有哪些失传的神技,是过去真实存在,现代人却不相信的?

h1 class=\”pgc-h-arrow-right.jpg”>我小时候村子里有个老人,有一手画符咒的本事

4;还有很多次他的故事,我经历的太多了,我是真心不相信他那一套,但同时我还在受益他那一套,就那么数数手指头,给你个结果,让你如何相信呢,但结果却出自他嘴,也不给你原因和理由(估计他也不知道),有点童言无忌的感觉,但却就实实在在的在我眼前和我身上发生着,这个老人有4个孩子,2男2女,都过得算是中上游,他的孩子也不信他那一套,没有一个听他的,老人什么都会,推拿,看病,叫魂,捉邪,看风水,阴阳宅,还做过几年的赤脚医生(后来被人抢走了),晚年自己选的墓地(市里最好的高档公募),自己刻了墓碑,临终前骑自行车回家,患感冒,突发肺栓塞,死在救护车去医院的车上。他是一个95岁还骑自行车锻炼身体的老人,去世于2019年5月19日深夜。

我记事时,村子里的武把式们在春节都要亮出各自的绝活,表演一番的,一者是给节日添些快乐的气氛,二者也有相互比试的味道。鲁西南一带民风尚武,当时的青壮年,几乎人人都能耍几套。吕爷爷玩的更是别致:在夹道里甩流星。所谓流星,就是一根绳子的末端,系了个椰圆形的铁锤。这流星在玩家手里,舞动起来,呼呼生风,可伸可缩。那铁锤上下翻飞,连成一片,煞是好看。不过,这时围观的的人群便会潮水般向后退去,那铁玩意,碰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一般跑江湖打把戏卖艺的,开场子都是先耍一通流星。吕爷爷另辟蹊径,在夹道里耍。但听得一阵噼里啪啦,两边的石墙上火星闪烁,但见那流星锤,反弹过来,不时撞到他的头上或是身上,又弹跳起来,撞到墙上,又是一溜火星。围观的人群不由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惊呼。约有十几分钟的光景,吕爷爷一个收式,一个花哨的抖腕,收了流星锤,光着脊背,笑呵呵的走出来,朝四周行一个罗圈揖。呼的一声,人们围了上来,有人还伸手摸摸吕爷爷的脊背,大意是看看伤着了那儿没有。但见爷爷毫发无损,只是身上、头上有无数的白点而已。

第三种是《鲁班经》,《鲁班经》上卷是木工技术,下卷则是玄妙之术。此下卷号称非一般人能学习练成,古往今来被称之为玄术。

怎么说呢?在当时的工业技术水平相当落后的情况下,我们的机床车床也都非常落后,发展大型工业又离不开精密零部件的加工,尤其是一些航天工业、军事工业以及大型机械核心部件,零部件的精密程度决定了产品的研发能力。没有数字化车床怎么办?靠八级工!

1;我做生意出门远行去卖货,前几次不理想,我们闲聊,他告诉我去西北方向,我不信,因为前几次从没去过,那个方向连个县城都没有,只有一些大型的乡镇市场,和那些省级市、地级市比起来,根本就没法比,他就再三的说你去试一试,万一找到出路呢,结果我少带了货就去了,西北方向(100公里半径),3天后我回来了,他在我家里等着我呢,笑呵呵的问我怎么样,我买了好菜伺候了他老,那一次我赚回了前几次的总和。后来我在这个方向做了3年。

3;2012年;我一朋友的儿子(15岁)和老子闹翻了,跑了,全家疯了似的到处找,几十号人四面八方到处找,无果。我问老人,如何找,他说不用找。找也白找,找不见。我说咋办,他说等,6天后孩子会自己回家来。我不敢告诉我那朋友,因为任何人都受不了不找的心理压力,我还是照样帮着到处找,只是婉转的告诉他,第6天孩子会自己回家,也算是给朋友一个宽心安慰吧,一直找到第六天,傍晚,孩子被村里一个骑着摩托车去市里的人带回家来了,他是在回家的路上遇到孩子的,他知道孩子出走的事,看到后就带回家来了,后来孩子自述,6天他自己步行了100多公里,想去省城,半路没钱,饿得慌,就回头搭了个货车回来了,还吃了货车司机2个面包,下了车就徘徊在10里外回家的路上,不好意思回家,觉得丢人,正好村人路过,看到后,劝了几句就带回家来了,后来孩子父亲设宴款待了所有帮助找孩子的人,6天花销近5万,算是有惊无险吧,后来我们们闲聊这事,老人家微微一笑而已。

杨德贵是重庆万州人,他号称自己精通茅山搬运术,能搬运金银钱财,人们称他为万州奇人。

八级工有什么神技

和我爷爷同在一个车间,有一个老技术员,姓陈!因为成分问题长期得不到正确的评级,实际他的技术能力早就达到了八级工的水平,加上他为人脾气暴躁,从不迎合别人,也没得到领导的重视!

他还会找包骨折的草药,不用打钢钉,固定一下就行了。

(原创)我幼时确是见过一个身怀绝技的老人,姓吕。我记事时,已是八十多岁的高龄,一年四季,穿一件青灰的袍子,腰杆挺拔,步履矫健,与其年纪很不相称。按街坊称呼,我喊他爷爷。

时间不等人,十万火急,王三以外出购柴火的名义,迅速出王麻子家,拐个大弯后便直奔妙云住处。

觉得这就是那种原来就有,现在的人无法相信的神技!因为现在电子信息化的发达,现在的人很难手工达到那种操作精度了!这是中国工业史上的传奇和奇迹!是大国工匠精神!向他们致敬!

几天后我去了蔬菜批发市场,转了一圈,看不到门路,回来后我问他我该怎么做,他说还是去西北方向,那时我真不知道啥动机,压根就不知道西北方向有啥,半月后,我找到了一个好朋友,问起了蔬菜贩运的事,他告诉我西北方向除了土豆还是土豆,我又去了批发市场看土豆,琳琅满目,市场不缺,我就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大西北,到了四子王旗,武川县,那时电话不畅通,我就瞎胡乱转(也有目的性),被一个经纪人看中了(算是拉买卖吧),于是就毛毛楞楞的收了12吨(一小车),运了回来,刚进到批发市场,因为我是外来户,都挤兑我,砍我价,砸我价,我也心虚,觉得自己外来的,惹不起人家,算来算去想够本就卖了,这时过来一对小两口,一车全要,给我出价,我也满意,出手后赚了3000多,那可是1998年呢,那是我平生第一次一手就赚这么多,我都乐疯了,回家又犒劳了那老人家。从此我在批发市场一干就是10年。

谈起很多失传神技,过去应该真实存在,而现在说起来很多人不信,我也听过很多,但按科学解释不清楚的事件,但我的理解应该和失传的祝由科有关,下面我就为大家分享一下我身边现在还在经常被老人当做茶余饭后吹牛的已过真实故事:

这个听说的人应该不少,我们村以前有个老人就会。他是二婚,来上门我们村一个死了老公的婶婶。

在那时候,因为上省城昆明徒步行走必须四天才能到达,如果在背着货物行走,至少要五六天才能反回,所以在婚期半月前出门,去的时候就用了四天,在昆明买那些东西又买了五天,把那些东西准备好,张家家主便约李氏转回,可李氏因为还没玩够,就叫张家家主等他,因为是张家请出来的,吃住都有张家负责,有钱人都有一个通病—–小气。李氏为了多让他多花点钱,总这样推那样,一耽搁就又是三天,张家家主急得热锅上蚂蚁,而李氏还叫他在等两天,便保证让他在女儿出嫁前到家。

后面他把蛇放到林子里去了。

这还得了,王麻子的下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死了一个和尚!几个前来的伪军面对突发变故也面面相觑,束手无策。民国的刑法,百姓打死人也要偿命严惩的,尤其像这种仗势欺人的王三。当地的甲长,保长及妙云闻讯赶到的亲属和民众,用门板抬着妙云的尸体并一起扭送王三至王麻子家讨要说法。

打兔子

李氏有次出门,到一家留宿,问东家讨点柴火烧饭,东家不同意,说:“柴火难背,自己去找吧。”李氏说:“借把刀,砍脚烧。”东家不信,就借给他一把砍刀,只见他砍小腿,就下来片柴。等李氏吃过饭走了,东家中柱子被李氏砍了半边做饭了。

时至今日,我们还能找到当年的那个GPS定位的器材。一些人怀疑杨德贵有一个团队一起行骗,但也有人对此深信不疑。后来,日本东京电视台对杨德贵进行采访,用倍数摄像机对他的搬运术进行监控。结果日本东京电视台发现,杨德贵的搬运术不过是一种障眼法而已。

经过这次事,邓某再也不敢偷鸡摸狗了,从此改过自新,从新做人!

第一种是祝由术,又称之为祝由科,相传有十三科,为古代巫术。能够用符咒禁禳来治疗疾病,此法在民间流传很广,至今在民间还有很大影响。

祝由科

说来也奇怪,正疼得哭闹的孩子,竟然象没事了一样,不哭了,这老人赶紧让孩子的父母,把孩子送医院去,老人说这符咒,只能止疼二个小时,二个小时一过,这孩子还会疼,这孩子的父母赶紧领着孩子去医院了,这孩子后来在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也恢复好了,只是手上了留了一个疤痕

而张家家主也没法子,就只有等两天,其实那个时候离女儿婚期也只有三天了,按正常时候,就算空行赶路,也很难赶到家。

这是我亲自遇到的一些事,我有一个忘年交老人,他比我大40多岁,去年刚去世(95岁),我们交往了有40多年,他有一套算法,简单到数数手指头就出结果,他说那叫诸葛亮的马前客(我不懂)。他教过我,我没学会,用到天干地支纪年。但是他的结果神奇的很,我根据他说的做过很多次,都有收获;

大家一定很好奇,究竟什么样的神迹可以达到让所有人顶礼膜拜的高度?

老八级工虽然文化知识不高,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却极强!比如当年“两弹一星”,很多关键零部件都是八级工纯手工做出来的!

妙云入殓后停棺三天再出殡,葬在一个偏荒的山坡上。

不说古代人如何神技,且说一个活在当下的大神。

当时八级工是什么地位?

王麻子做梦都没想到妙云就这么给人打死了。虽没那么如意却也总算清除了一个隐患。细看妙云却面色红润,尸身直挺。王麻子与保长商议的结果是,两人是因算八字争吵至互殴致死,都有责任……最后,王麻子出副棺材还赔三个大洋给亲属了事。

拘魂码。我小时经常被吓到,每次被吓到各种发烧哭闹,我父亲就找草纸和墨水,用毛笔写了满满一纸的字,然后就会把我哄睡,一般这个时候我都是清醒的,只是假装睡了,但每次听到妈妈说烧好了,我就肯定睡过去听不到后面了。只是知道父亲这样做之后,就会连续几天耳鸣,很难过。但一般我第二天就会好的。后来大概到上学了,就很少有了,有一次,我姨的孩子也被吓到了,求父亲给写那个的东西,我才知道叫拘魂码。我问父亲怎么写,他不教我,就说以前有个和尚看到他就交给他了,但没说让他教别人所以不能教。我家人都很奇怪的,我自小就不招人喜欢,所以很多事都不知道。前些年,我奶奶过世时,听到我哥说奶奶会掌上雷还是什么的,就是驱邪很好用的,我居然不知道,我哥竟然会了。我听过的,最神奇也觉得最牛的是鬼魔十三针。一个朋友他会根据耳朵👂看人的命运,因为他听我朋友说我很奇怪,所以做为交换就跟我说了他祖父用那个针治病的事儿,其中最诡异的是一个妇女生了一窝豆杵子,具体是什么也清楚,但这些都是真的。我生活在东北,而我小时深受母亲影响,总跟她去盲人那算卦,所以这些事情我不排斥但也不接受,长大后,感觉好奇就接触了很多。前些年,我老公总让我写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无法提笔,可能是太过荒诞了吧。但是真的都存在。只是人们不信而已。

张家女儿要出嫁,因为有钱,张家嫁女就许口,只要你能说出名的,就必须陪嫁女儿,所以,很多东西在乡下也准备不齐全,便决定到省城为女儿准备嫁装,因为李氏会法术人经常奔走各地,见多识广,张家家主就相约李氏一起帮他出门备办。

不过他不愿意外传,很多村里的年轻人想学,他不愿意教。其实他是个很和蔼的人,不知道为啥对这件事那么执着。

2011年,杨德贵的“逃遁术”申请了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当地还给他颁发了一个证书。2017年,武汉某大学用GPS定位杨德贵的搬运术,结果发现他搬运的东西在长江中停留了一段时间后,又返回到了脸盆之中。

缩路

三是杨德贵所说的搬运之财不能用,是否是掩饰自己魔术伎俩的借口?

时至今日,杨德贵的搬运术是否真实存在,是否是真的障眼法和魔术,人们还在争论不休。

杨德贵的搬运术有三点问题:

解放后,妙云在当地公安部门工作,直到七十年代去世,活了八十五岁。

老人还会找蛇药,我们哪里一个被竹叶青咬到的妇女都是他找的草药包好的。

杨德贵的“逃遁术”,就是用一个洗脸盆,拿一张报纸盖住。他把上身脱光,伸手到脸盆里去取钱,当他手伸出来时手里就抓出了不少现金来。捞现金是最常用的手法,很多时候还能捞到戒指、手镯、项链等这些小东西。

邻居王伯伯的姨外公原本姓张,后在金轮寺出家,取法号妙云。寺庙后来在战乱时毁于一旦,他便在民国三十年的时候下山化缘云游四海。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什么时候加入了新四军的地下交通员。他利用和尚化缘,看相,算八字的身份,将搜集到的日伪情报,都及时传送给了新四军。新四军根据他的情报对日伪进行了沉重的打击和围歼,接二连三的损兵折将,使伪团长王麻子恼羞成怒,发誓要抓住泄露情报的人,剥他的皮,吃他的肉,方解心头之恨。王麻子手段极其残忍,利用活埋,刀砍,水淹屠杀了我无数的抗日军民。

一是搬运术与隔空取物如出一辙,杨德贵莫不是第二个王林?

我爷爷是五六十年代那批八级工,八级工是什么概念?现在很多人不知道更无法理解!给大家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五六十年代,技术工在四五级就可以在厂子里横着走路了!八级工属于稀有品种,工人中的大熊猫!十几万人的大厂拥有八级工证书的人不会超过十个!

我上中学时,吕爷爷忽而得了一种怪病,疼得满地打滚,终于不治而亡。我想,人毕竟是血肉之躯,练成那样的功夫,到老定会留下病根的。

妙云后来在反敌特的斗争中,被两个凶残的的敌特份子先下手为强绑架了,为秘密杀害他,用湿的宣纸在他脸上贴了二十张。不想妙云当天就复活了,采用欲擒故纵计,最终将敌特份子一网打尽。

据说他年轻时,练过硬功夫,已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在当地无人能比。解放前,国民党抓壮丁,保长便将他的名字报了上去。抓兵的一个营长带了几个人,找上了他。他当时正在浇园。那时浇园的工具,是辘轳,一个竹筒用绳绕了,下面拴个大科斗。一科斗水少说也有六七十斤,摇上来,一倒,水便流进了事先挖好的沟渠中。国民党的营长找上他时,吕爷爷一科斗水正摇到半截。营长说明原委后,吕爷爷微微一笑,说是现在就走吧,手一松,科斗下坠,辘轳急速旋转,哒哒哒,但见那吕爷爷用头一顶,高速旋转的辘轳把儿,一下一下的重重的打在了他的头上。到得辘轳停下来,吕爷爷竟然没事人一样,对了那营长说道:“不用抓,我跟你走!”那营长此时己是呆若木鸡,舌头伸出半截,都忘了收回去。等他缓过神来,一挥手,“撤!”那营长清楚遇上高人了。就那一手,若是平常之人,早就头破血流,不死也会丢了半条命。这个兵抓不得。自此,吕爷爷便名声大噪。

我们壮着胆子摸了下,现在想想挺吓人。不过他千叮咛万嘱咐的叫我们以后遇到不能随便抓,这条蛇是被他锁住了。

李氏有一次又去到一个村子,又留宿于一家,叫东家给棵白菜烧菜下饭,而东家说没有,第二天早上起来,李氏把汗帊掏出,几口咒语一念,小白兔就在菜地,李氏大叫:“主人家,你家菜地有兔儿偷菜吃。”主人一看,抬起一根竹杆就去打兔子,兔子这打跳那儿,就是不跑,东一竹杆,西一竹杆,等把白菜全部打烂,李氏收了法术,兔子不见了。

是一种咒语,和影视作品里的茅山道士的那种差不多,我们小时候看他做过一次。

邓某,由于在村里有三只手,专门偷鸡摸狗,有一天晚上看李氏家大哥家几只肥鸡,那天晚上月黑风高,就去下手了,刚把六只老母鸡抓好,背起走,刚好遇到李氏回家,就被李氏用了法术:千斤堑定住,一夜就站在李家门口大路上,第二天早上天亮,全村人都起来出早工了,他还肯着那几只鸡一只站在那里,人越来越多,不大一会儿,男女老少就围着几十人看。

远的不说,说近的!加工精密零件,完全靠感觉你信吗?

用两个字来形容,就是:崇高!在社会中有近乎明星的口碑,在职工心中是神话般的膜拜,在福利待遇上是超越常人的丰厚!当时爷爷家有七八口人,完全靠爷爷一个人的工资养活,顿顿大米,白面,猪肉炖粉条,各种副食品随便吃!哪怕是厂长,副厂长见面也要敬三分!

半个月后,有人向王麻子密报,发现妙云带着新四军在围歼他们。王麻子说什么也不肯信,直到在一次战斗中,妙云手持驳壳枪,朝他连开两枪,他才敢相信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的神人。可惜他知道得太晚了,随着两声震耳的枪响,王麻子这个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狗汉奸,终于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杨德贵的绝技号称“逃遁术”,能搬运金银财物,能搬运一些小东西。此手法在古代被称为隔空取物,杨德贵称自己的逃遁术小有成就,只能搬运钱财和一些小件东西,算不得上是最顶级的高手。

杨德贵能空手搬运钱财金银和一些小东西,有人称赞他有神通,有人说他的是“神技”只是魔术。杨德贵说,他的是真正的茅山道术,不是魔术也不是杂技。

突然,屋内传来了争吵声怒骂声继尔又传来扭打和砸东西声音。只听王三恶狠狠地说,你这秃驴,敢叫老子死!老子让你先死!只听木棍重重击打人的声音。救命,杀人救命啊!妙云夺门而出并高呼。王三满脸是血手持木棍随后赶到,手起一棍正砸在妙云顶上,妙云一声闷哼,一头栽倒在地,双脚蹬了几蹬,指着王三说,你……你……,便头一歪气绝身亡。

这里是《身边的财经生活解读》,后续会推出更多相关文章,欢迎你的关注!

第二种是寻龙点穴,搬山摸金的风水术,风水术从科学的角度来说还是有点道理的。但是有些内容过于玄幻,很多人认为里面的东西很不科学。至今仍然有不少人在学习,真真假假难辨。

妙云经常到王麻子家替他家人看相,算八子,不料被叛徒供出他就是地下党,并且叛徒亦供出他家隐藏了另外的地下党。王麻子宁肯错杀一千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怀疑者。诱捕是最好也是最隐蔽的办法,人不知鬼不觉。他于是派了个下人去请妙云到他家来算八字。不想王麻子的毒辣诡计被我潜伏在他身边的地下党获知,地下党王三必须赶在下人到达妙云住处之前,将危险信息传递给他。

李家一家也起来了,把鸡取了,李氏才说:“你还不走,还站在这干什么?”邓某才能活动,才灰遛遛走了。

但是杨德贵一直不承认这个结果,他认为日本东京电视台为了节目效果,不得不对观众做一个解释,所以只能以这种方式解读他的搬运术。

就跟这孩子父母说,我可以给这孩子止住疼痛,能止住二个多小时,趁孩子不疼的这段时间,你赶紧抱孩子去医院,这个老人回家拿来了,那种红色猪砂兑的颜料,拿出了黄纸,用笔画上了奇怪的文字,把这符咒缠在了孩子的手腕上

这时,不远处屋后探头探脑出现几个荷枪的伪军,他们交换一下眼神,打个手势便向妙云的房子包抄过来。原来王麻子故意向身边人泄露消息,好让隐藏在他身边的人去通风报信,以期一网打尽。

据邻居王伯伯讲,他姨外公的龟息功可七天七晚不吃喝也无须换气,并且心脉俱无与死人无异。他唯一进气的地方是屁眼,即使不进气,棺材内的稀薄空气也够他维持七天。但七天后必须挖棺出土,妙云其实早就告知了王三他的龟息功才上演了一出苦肉计。

古人的确留下了很多关于绝技的传说,在民间最流行的不外乎三种。

考核小组的组长直接说:“你不用考试了” ,当场定级!

吕爷爷在当时我的眼里,简直成了神。

而李氏告诉他,我们走路不能休息,不能停下来,李氏画了一个符,几句咒语一念上路,当天下午四点多就到村口,已经看到家了,张家家主觉得现在不愁了,不说话就坐下休息,一坐下,就起不来了,最后是李氏到张家叫人把张家家主抬回家。

后来有一次评级小组来他们厂评级的时候,由于八级工难度太高,根本无人报名,这可是十几万人的大厂啊!我爷爷直接把评审小组的人拉到车间,请他们为陈师傅评级!陈师傅根本不屑,尤其是评审小组问他是什么文化程度,是否科班出身等问题时。

砍脚烧

锁蛇

他和我爷爷是老伙计,年幼时,我常跟了我爷爷去他家串门。他家院子里有两棵高大的臭椿树,不过,早已枯死。我爷爷指着对我说,这是你吕爷爷,练胳膊,碰死的。我见过吕爷爷的胳膊,又扁又平,黝黑黝黑的,犹如扁担的模样,我曾好奇地伸手摸过,生铁一样的感觉。

原来妙云与王三机警的觉察到王麻子阴毒计谋,于是将计就计,以算八字名义打死练有龟息功的妙云,瞒天过海,俩人才安全逃过一劫。

这老人会画止疼符咒的事,就传开了,这个老人后来活到了80多岁去世了,老人会画符咒的绝活,也没听说传下来。

二是人如何不借助外力搬来东西,而且还是现金首饰这种特殊东西?

杨德贵是否真是隔空取物的真大师?这个现在既没有公开被否定,也没有公开被肯定,不过每个人心里应该都有一个答案。

妙云和尚,请帮我算个八子!王三在屋外大喊。好好,来屋里坐。妙云起身招呼……

千斤坠

2;1998年。我搞养殖干不下去了,要改行,我想改行搞电子维修,他经常来我家和我聊天,谈古论今无所不谈。我说你给我算一下,电子维修行不行(我从不相信这种五迷三道的迷信思想,纯一种娱乐瞎侃),他伸出手,10秒钟就做了回答,不行,赚不到钱,你愿意做就是浪费时间。我问为啥,他说不出来。我问,那我干啥呢,他说你去卖菜,去批发市场,你有出远门的能力,去贩运蔬菜能赚大钱。

杨德贵每次表演,出场费从1000—3000元不等,人们以为他能靠此致富。但他说这些搬运来的钱不能用,此法能搬运钱却不能花,这些钱花了之后会带来不好后果。到底会带来什么不好的后果,杨德贵自己不愿意多谈。

那是挖土豆的季节,我们在荒地里放牲口,看到一条赤练蛇,还不小,我们几个小孩子争吵着要打死。他就在旁边挖土豆,他就那么弄了下,蛇不爬了,他抓起来就像玩弄一根草绳,怎么弄都不会咬人。

八级工是长期的操作经验积累和特殊的天赋汇聚而成,用人的一双眼和手达到数控机床的精密程度,单位以百分之一毫米计量,在一根头发丝都嫌粗的精密零部件加工领域,只靠眼和手,加上经验和手感就能达到合格算神技吗?

神技,我妈妈也会一样。以前在东北住,家里没有蝎子,所以也没用上过,等我父亲退休后,一家子搬回沧州来了,住在村里。偶然间有人被蝎子蛰了,胳膊肿老高,血线往上走,疼的难受,大夫也没好办法,说给打止疼针,让我妈妈看见了,我妈妈竟然用手画圈圈,嘴里念念有词,一会儿工夫就治好了。我一问竟然是祖传,一辈传一人。问我学不,我没被蛰过,感觉用处不大,不学。后来陆续治好了好几个人,老人家觉得不能让这手艺失传,教给了村里的大夫。真的不吃药,不打针,光念咒,这绝对是神技吧。

我们村有个当了七年侦察兵的复员军人,牛高马大,壮得象头牛,对吕爷爷颇不服气。一次,趁着吕爷爷不注意,使了个捆牛绳的手法,从后背连胳膊带腰一把抱住,口中喊道:“吕爷教点玩艺!”吕爷爷扎住马步,口中应道:“小子看好了!”一抖身子,但听咔嚓一声,那复员兵立马蹲在了地上,豆大的汗珠,顺颊而下。吕爷爷一用劲,复员兵的两个胳膊脱臼了。

陈师傅直接摘下了腕子上的手表,说这是我自己做的,直接扔在了气锤操作台上,几吨重的气锤直接从几米高的地方砸到手表上,再把气锤升上去,手表的玻璃盖碎了,表壳安然无恙,更吓人的是,表针还在正常走!震惊全场!

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吧!

这孩子疼得又哭又闹的,那个年代村子里没有卫生所,去医院得走好几十里的路,这孩子疼得脸色苍白,哭闹不止,看着要昏迷了,很可能在去医院的路上出意外

这个时候村子里会画符咒的老人,也在围观,看见这孩子疼得要昏过去了,于心不忍

这个老人脾气挺古怪的,平时也不太愿意和别人打交道,但是村子里的人,都特别尊敬这位老人,这位老人年逾古稀,但神采奕奕的,看不出老态龙钟的,腰板笔直,老人会画符咒的事,是偶然之间,被村子里的人发现的,过年的时候,村子里有个小孩子放鞭炮,不小心把手炸伤了,伤得挺严重,手上裂开了个口子

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初,我们这里张家家主和李氏法术人,他们两个人是相处很好的朋友,张家在我们当地是一个大家族,家大业大,在地方很有名气,而李氏法术人就一个独人,无妻无儿女。

算是通病吧。中国以前很多技能都是很牛叉,但什么传男不传女啊啥的一堆规矩,最后慢慢失传了,想想很可惜。

其实,关于李氏的故事还有很多,比如:系腰带变蛇,驾雪山水,犁华用火烧红用手举,自涨灌等很多,就不一一给大家解说了,但确实是真实发生而又让人置信的事,不知道大家听说过没有?大家在评论区留言评论交流!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在那个“神人”辈出的年代里。杨德贵还是一个流动在农贸市场给人表演搬运术的普通农民。

信不信由你,这是我幼时耳闻目睹的。

展开阅读全文

请问交通厅的下属事业单位公路局怎么样呢?

上一篇

九阴真经的创始者黄裳,最后去哪儿了?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有哪些失传的神技,是过去真实存在,现代人却不相信的?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