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为什么协理宁国府这么得心应手?

原本荣国府的管事是王夫人,可她年龄渐渐大了,自己也不怎么去管理事情,邢夫人更是懒得去管,她也不是非常受待见,因此王熙凤变成为了府内的管事,她打理荣国府多年,在府内有着非常大的势力,不过她管理的时候,也是把荣府管得井井有条。

凤姐她治理宁府的目的还是不一样的,她不是真的为了要把宁府变得更好,毕竟这里不是她的家,她只是暂时过来帮着打理,因此她只要让丧礼正常举行,内部的这些人事一切正常,不失了体面这些就行了。

宝玉为他推荐了王熙凤,这个选择还是非常正确的,王熙凤自己也想要展示一下才干,因此才主动过来帮着料理丧事。

比如五七那天,下人里的一个小头目,办事出现疏漏,点卯迟到了。

一句话,王熙凤心里装着贾府的上千人,百件事,尽在她掌握中,一丝不乱。

王熙凤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把宁国府众人召集来开了一个训诫大会。
她向员工表明,现在我是老大,以后什么事都是我说了算,如果不听指挥,不管是多么有脸的下人,我都会按规矩处置。

这些大大小小的问题积累下来,造成王熙凤在工作中越来越多的掣肘,于是后期的荣国府管理,王熙凤反而不能“得心应手”了。

此外,凤姐从小就受过这方面的教育,很多人都非常好奇,王熙凤这么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居然不通诗文这些,没有什么文化,看起来确实是挺特别的。实际上古代对于女子的要求还是要持家,至于她们学习诗文这些,正如宝钗所说的,就当做一个爱好,不能以这个为主。

(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

她不会因为忙就少做一点,或者推托偷懒,她是爱面子的人,生怕一有闪失遭人嘲笑。
全书中的王熙凤,并非完人。因为她的贪婪和短视,造就了她的悲剧,甚至影响到了贾家。然而在这段协理宁国府的情节中,王熙凤的表现堪称完美。她收拾宁国府这个烂摊子的过程,当真是清晰、流畅、痛快,看得十分惬意。

曹公说得好,这便是: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非常时期,一位王熙凤,确实堪当大任。

凤姐在荣国府没有羁绊,可以自由发挥自己的才干,她不必顾及那些有脸面的奴才,赏罚分明,这也让下人们慑于她的威风而“俯首听命”。

至于,这场丧仪究竟为宁国府乃至整个贾家带来了什么,那就是后话了。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王熙凤作为荣国府的大管家,深谙宁府种种“陋弊”,提前归纳总结,既有利于统筹全局,更有利于有的放矢地制定解决办法。紧接着,便制定推行了“三严制度”:

作为管理人员,自身必须眼明心亮,才能做到对执行人员的有力监管。

须知对牌就是权力,有了宁国府当家人的这句放权的话,王熙凤施展起身手就再无障碍了。

管理张弛有度,恩威兼施

王熙凤管理宁国府只是一时之事,只需要应付好丧礼一件事情就可以了,并不是常驻,所以任务也并没有那么繁重,就像考试一般,只有一个考点,自然也会简单一点。

王熙凤也不敢掉以轻心

凤姐抓这个反面典型,从对象到时机再到处罚,都拿捏得相当到位,成功发挥了警示威吓作用,从此,众人“不敢偷安,兢兢业业,执事保守,不在话下”,切实强化了治丧队伍的作风建设。

综上所述,王熙凤协理宁国府,谋划周祥,能力突出,切实做到了财务保障、制度完善、队伍建设“三个到位”,占尽了天时、地理、人和,单就当时效果来看,可说是圆满完成任务,获得了空前成功!

管理的目的,并不是要讨人喜欢,或是博取什么“好名声”,而是为了使一个团队的劳动力分配利益最大化,产生最大的效益。

解释一下就是:

王熙凤接了协理宁国府的任务,其实也并不轻松,要不然她也不会半夜思考问题了,王熙凤对这件事情也比较上心,所以做起事情也更加谨慎。

除了合理分配工作,合理分配资源,做出正确的决策和质量把关,管理者还需要以身作则,这方面,王熙凤堪称典范。

王家的身份本身也是值得一提的,如果是一个家族没有依赖的人,也是无法得到众人的一致推崇的,王家的身份也是一个加分项。

其实这时候王熙凤未必是真“怒”了,而是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她表现出“恼怒”的姿态,才能更威慑众人。

王熙凤管理荣国府,对宁国府是“冷眼”旁观,比较客观冷静;而她行使权利,得到贾珍的全权委托:“妹妹爱怎样就怎样,要什么只管拿这个取去,也不必问我”;更重要的,她在宁府只是暂时协理,不必考虑从前的积弊,也不顾忌以后的长远。这,就使她能够放手去做,而不存在任何顾忌。

一是举行高规格祭奠。

这四十九日,单请一百零八众僧人在大厅上拜“大悲忏”,超度前亡后死鬼魂;另设一坛于天香楼,是九十九位全真道士,打十九日解冤洗业醮。然后停灵于会芳园中,灵前另外五十众高僧、五十位高道对坛,按七作好事。

参考文献:《红楼梦》

“何尝不是忘了。方才想起来,再迟一步也领不成了。”说罢,领牌而去。

王熙凤在接到这个任务后,就积极筹备管理的细节,可见王熙凤是早有准备的。

古代女子在出嫁之前是要学习理财管家等事务的,至于诗词歌赋这些东西反倒不是最重要的事情,甚至贾母都说“三春”的学问仅仅限于不做“睁眼瞎”罢了,可见王熙凤在诗词歌赋,针织女红上都不在行,唯一对理财管家比较感兴趣,如果说凤姐是突然就那么聪明的,好像也说不过去,她的这些才干,可能在闺中已经培养起来了。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之所以能令行禁止,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不管“有体面”“没体面”,一视同仁,公平公正。但在荣国府中,她这样重用、包庇、纵容一部分,势必打压另一部分人的积极性。比如彩霞及其父母,面对逼婚敢怒而不敢言;比如林之孝,虽然提拔重用了女儿小红,但对来旺之子颇多腹诽;比如……

凤姐能把这次任务完成得那么漂亮,也是她管理的范围有限,她只是协理,也就是管理宁国府那些下人们办事,而一些重要的事情,比如买棺材,买丧仪事物等等都是贾珍自己在负责。凤姐只是管理的内堂,而那些外面的事情,包括应酬之类的,王熙凤也是不会插手的。

二、分工不明确,容易的事谁都想干,烦难的事情谁都不干。

第二件,事无专执,临期推委,

首先,高度重视,财物保障到位。秦可卿辞世,贾府阖府哀痛,

那长一辈的想他素日孝顺,平一辈的想他素日和睦亲密,下一辈的想他素日慈爱,以及家中仆从老小想他素日怜贫惜贱、爱老慈幼之恩,莫不悲号痛哭。

虽然事情没有想象的复杂,可是也很考验应变能力,所以凤姐的才干也是值得肯定的。

这就要考验到她的应变能力,在处理宁府之前,王熙凤是特意来全盘考虑了一下宁府的问题以及相关的隐患,因此她在行事过程中心里还是有底的。那么王熙凤在处理荣府的事情,越往后就显得她有些力不从心,因为在宁府她只是空降过来的,不用承担那么大的压力,上面也没有人会在意,王夫人这些主管的人不会去看她做得怎么样,可在荣府,涉及的层面就有些多,相关的人员也很多。

“凤姐如此,心中倒十分欢喜。”

宁国府出殡前,寺里府里,各种准备,王熙凤处理的一连串事情,像电影的蒙太奇剪接,节奏越来越快,表示她越来越忙。

平儿说“旁观者清”是一句饱含哲理的俗话。只有置身事外,不受千丝万缕的关系缠绕,才能不被局势左右、不受感情影响。不管是王熙凤协理宁国府,还是探春理家,甚至宝钗、李纨,都有这样的因素。

别的因素不多分析,只说来旺儿一家,给王熙凤放高利贷、出名与张华一家打官司、替王熙凤杀害张华父子(未遂)……做这些事,他可能不要回报吗?除了银钱的赏赐之外,来旺儿夫妻看中彩霞给不成器的儿子作媳妇,王熙凤不是以势压人、促成这不般配、甚至不道德的婚姻了吗?

尤氏虽然生病了,但是并不是什么事情都不能干,王熙凤实在无法拿定主意的事情,还是有帮手的。

人,才是执行中最关键的一环。

第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

凤姐确实是非常有才干的女人,这点在她后面协同管理宁国府的时候被体现得更加全面,当时秦可卿突然死亡,尤氏也患了疾病,宁府内宅没有人来管,毕竟贾珍的媳妇与儿媳妇同时无法管事,因此他就只能是去想找其他人。

比如王熙凤安排的这八个单管各处灯油、蜡烛、纸札的人,这八个人就是管理者。具体操作的多,而管理的人就比较少。

第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

王熙凤很清楚,宁国府如今不成个体统,与尤氏的管理有很大关系——不是说她没有能力,而是尤氏魄力不足,她是贾珍的填房,家世一般,手段也不够,在贾珍面前就有些腰杆不硬,只能处处讨好。主管领导的软弱,导致了下属的得寸进尺,不懂恪守职责,混天熬晌,偷懒耍滑,最后,宁国府就成了我们看到的样子。

“并不偷安推托,恐落人褒贬,因此日夜不暇,筹划得十分的整肃。于是合族上下,无不称叹者。”

这五个问题,看起来涉及人、物、事、财好几层面,但归根结底,还在于人。

我认为最主要的因素,就是王熙凤在治理荣府的时候,也了解过宁府的一些情况,她与尤氏的关系非常好,因此尤氏在平时也会和她说一些事情,此外,尤氏或许会为了府中的事情来向凤姐讨教,她也就能了解到宁府的一些问题。

【欢迎关注点评,图片皆来源于网络,如侵权立删!每天更新,喜欢红楼梦的可以加关注,一起探讨!你还没有看红楼梦啊?再不看就落后啦!】

因为她向来喜欢抓权,喜欢管事,喜欢揽一些困难的事去挑战自己——王熙凤的个性就是喜欢表现。

这才是最难的事情,王熙凤她所承担的,只是让府内的人员各自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要在外人来的时候招待不周,或者是一些用度不够,以她的能力,管理好这些事情是没有问题的,估计她自己还觉得自己管得东西太少了,要是给她足够大的权力,可能她连外面的事情都想管了。

惹的一干众人不敢多言,赶快把那个犯事的拉下去打板子。

这就是立威——如果权威没有成功树立起来,反而被底下的人挟制,投鼠忌器,缩手缩脚,那就完啦,后面紧接着什么新政策都执行不下去。

当然,王熙凤她也有一些顾虑,比如府内尤氏并不是真的就死了,她只是由于疾病没有办法管事,王熙凤必须要顾及到尤氏的面子,自己在行事的时候也必须要小心,既不能丢了自己的脸,也不能丢了其他人的脸。

王熙凤严厉训话之后,拿花名册一个一个查看。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的得心应手,可以参照探春的改革。这里有几句话,特别能说明问题:

贾珍向邢夫人和王夫人请求借用王熙凤接管宁国府一个月的时候,对于这个建议,王熙凤是十分高兴的。

最后,培树典型,队伍建设到位。协理宁国府治丧,凤姐树立了两个典型,一正一反。正面典型是她自己,作为两府事务的直接负责人之人,时间上,她坚持每天卯正二刻亲到宁国府点名,戌初后还要亲到各处巡视一遍,换算成现在的时间,就是每天清晨六点到达工作地点,晚上七点还要到各处巡视。古时贵妇人服饰繁琐,饶是凤姐动作麻利,平儿伺候熟练,估计最晚每天5:30也得起床,一天工作13个小时,数天如一日,从无一天迟到早退,可说是勤勉准时的表率。

最伤心的就是贾珍(真实原因与问题无关,暂不深究),正值壮年之人哭到最后甚至柱上了拐棍儿……伤痛之余,对秦可卿的丧事是无与伦比的重视,决意要尽其所有操办后事。而宁国府的最高长官–贾敬,对贾珍又采取了放任不管的态度,更加助长了他的“恣意奢华”。由着性子干了几件“大事”,给秦可卿办了一个大大逾制、超级奢靡的丧礼。

王熙凤能在宁国府管理这么大的场面,也自是不容易,用度银钱方面如果出现纰漏,也难免会被人所诟病,所幸的是凤姐处理得还算得当。

作者在此安排这一段插曲,目的是为了透露王熙凤不在大庭广众之下表露的另一面。其实她不是永远板起脸来横眉怒目的模样,她也有可爱、温暖的时候。她知道分寸,也知道场合,该严格的严格,该轻松的轻松,因为绝对的严格也不是最好的管理方法。

明确安排分工,互不干涉

王熙凤一开始安排让来旺媳妇到宁国府去领纸,用来造宁国府下人的花名册,这一点就分得清清楚楚,她的管理就是从领纸这样的小事开始的。

反面典型是宁国府一位负责迎送客的仆役,这个倒霉蛋在凤姐清晨点卯时迟到了,听凤姐口风,此人在下人里面还是有些体面的,也因此而更加悲催,凤姐正愁找不到人立威呢。一下抓个正着,先是晾在旁边臊着,处理完正事后便拖出去打了二十大板,又革了一月银米,顺势撂下了一番狠话:

明儿他也睡迷了,后儿我也睡迷了,将来都没了人了。本来要饶你,只是我头一次宽了,下次人就难管,不如现开发的好。带出去,打二十板子!明日再有误的,打四十,后日的六十,有要挨打的,只管误!

王熙凤为何打理起宁国府那样顺手呢?一是因为她本身就具有管理才能,对于管理方面得心应手。二是因为凤姐本就熟悉宁国府的事情,虽然说两府不同,可并不是说两府没有来往,既然有来往,那两府之间也会互通有无。

必须先把自己的权威完全树立起来,训完话,再安排任务,分配东西,这样就会丝毫不乱。

“冷眼”一词,在八十回中多次出现。基本每次出现,就会带出冷静的、客观的、相对成熟的思考和方案。哪怕是王夫人自称“冷眼看”晴雯和宝玉,也得出了她自以为客观的结论。

这一招很厉害,一个个地到自己眼前,上上下下地打量,是要从心理上震慑她们,让这些下人产生敬畏。

凤姐协理宁国府只当练习,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如果做得好,自然能得上下夸赞,如果做得不好,她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人一旦没有心理压力,放手一搏的感觉其实是非常美好轻松的。

王熙凤在处理起来就有些束手束脚,因此荣府在她打理下,还是一点点走向衰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总得来说,能快速处理好宁府的事情,她确实配得上秦可卿等人的称赞,是脂粉堆里的女英雄。

凤姐她这样的身份,日后也必然要做大户人家管事的家主,那么她从小就要开始学着怎么去打理家族内部的事情。这些大户人家管事差别不大,况且凤姐在来到宁府前,已经在荣府管理了很长时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她的威严在宁府也早就传播开来,大家心里都非常畏惧她,因此她接手宁府十分顺利,也没有几个人敢和她对着干,这就是凤姐的优势。

王熙凤根本就没有治理过宁国府,却能一眼就看穿宁国府的弊端,分析的头头是道。足以证明王熙凤超强的管事能力,所以,当贾珍取了宁国府对牌出来,送与凤姐,又补充说:

卯正二刻我来点卯,巳正吃早饭,凡有领牌、回事的,只在午初刻。戌初烧过黄昏纸,我亲到各处查一遍,回来上夜的交明钥匙。
这是王熙凤在宁国府的工作时间表,每天的工作安排,众人回事给她的时间点,她都规定好了。卯正二刻是早上6点半,戌初是晚上7-8点。这样,王熙凤每天起码12小时工作时间,到了晚上离开之前,她还要“亲到各处查一遍”,事必躬亲。
这种工作强度,当真是夙兴夜寐,朝乾夕惕。
说起来,葬礼一切事宜不过就是按部就班,但王熙凤通过坐镇中央,指挥、监察和调度,将一个原本混乱的秩序有效地管理,调度起来,成功将一个主持张罗的角色做到极其突出,鲜明。

明察秋毫,掌握一切细则

探春在改革时,充分参考了李纨、宝钗、平儿的意见。可以说,这三个人的思想,并不比探春弱。之所以她们没有成为改革的主导人,是由于她的性格身份地位决定,而不是由于她们没有眼光。甚至连从不管事的黛玉,也对荣国府的财经有比较清晰的认识:“心里每常闲了,替你们一算计,出的多进的少,如今若不省俭,必致后手不接。”

我们看王熙凤下达处罚命令后的表情是:

王熙凤刚出场的时候,我们只知道这个凤辣子相貌艳丽,说话爽利,八面玲珑,滴水不漏;到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我们才真正领教了她的心机与狠毒,再到了第13回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我们又会看到一个杀伐决断、英明果敢,具有极其清晰的头脑与超高管理技巧的王熙凤。

曹公说,“裙钗一二可齐家”,像王熙凤这样的内宅女性,自然无法像男人一样驰骋疆场建功立业,也无法去朝堂之上指点江山,她们的“战场”就在这内堂之中,在那宅院之内。

再加上瑞珠殉葬、贾珠捧灵……还不尽兴,又去请了贾府上下公认能干的王熙凤来,正式成立了“秦可卿治丧委员会”,贾珍任主任、凤姐任常务副主任,手握“宁国府对牌”,负责总理具体工作,办公地点就设在宁国府一处抱厦内,一众媳妇、丫鬟、小厮随时待命。至此,机构有了,人有了,场所有了,软硬件全部配备齐全,经费无上限审批……一应保障全部到位,牢牢夯实了治丧工作基础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是为秦可卿治丧,放在现代,相当于组织领导了一场大型活动,为什么这么得心应手?这里从现代活动策划实施的角度进行分析,主要是做到了三个“到位”。

王熙凤精明的地方还在于,她把具体干活的人和管理财物的人分开来,负责本家亲戚茶饭的是一组人,负责酒饭器皿的却是另外一组人,不让倒茶的人同时管这些东西,因为二十个人太多,一旦东西少了,容易推诿,很难真正负起责来,这就最大限度地防止了监守自盗。

然后王熙凤将下人分成一个一个小组,每个小组单管一件事情。有的倒茶,有的管茶饭,有的管守灵,随起举哀……

一、员工素质良莠不齐,常有盗窃行为。

然而在杀伐决断以后,宁国府中的一个媳妇来领牌,为支取香灯事,只见王熙凤笑道:

凤姐她所执行的这些策略,也大部分都是围绕丧礼的事情,她自己是把这次的丧礼当做是一次练手的机会,毕竟她之前还没有打理过这样的大项目,有了这次历练,她在后面就有可能来处理贾府内的一些大事,这是她权力上升的一个重要过渡期。要维护一个月的时间,凤姐她就不需要去解决很多更深层次的问题,因此她在府内行事,受到的阻力确实是非常小。

王夫人懒理家中事务之后,王熙凤就从小辈中“脱颖而出”,王熙凤是有才干的,她打理荣国府多年,在实践中也总结出了很多经验,如果不是王熙凤在管理方面才能出众,贾珍也不会亲自去请她协理宁国府了。

王熙凤清楚,两府的管理模式不同,尤氏在管家理事方面肯定没有凤姐严格,但是凤姐自有自己的办法,正因为是生面孔,才没有了尤氏那么多顾及,该拿谁开刀绝对不手软,这也是“生”的好处,凤姐本来平时就有“威势”,宁国府的下人们也是有所耳闻的,在这方面,凤姐已经占据了心理上的优势。

王熙凤打理宁国府为何顺手

旁白叙述:“又共同斟酌出几个人来,俱是他四人素昔冷眼取中的,用笔圈出。”

其实宁荣两府本质上都差不多,在管理的时候大体的思路是不会有什么差别的,凤姐在治理宁府的时候,用得还是自己之前的那套手段,况且贾珍已经把所有的内宅权力给了她,自然就不会来管她的事情,没有上面的人拘束,凤姐当然可以放开了去处理,她原本就有这个能力,自己又只是暂时来管一个多月,她当然不用担心去得罪什么人,行事就没有顾忌。

王熙凤如此跃跃欲试,还因为,在没有上任之前,她就凭着自己敏锐的观察力,理清了宁国府的现存问题,总结出宁国府素有的五大弊端。

此三项制度推出后,效果立竿见影:

众人领了去,也都有了投奔,不似先时只拣便宜的做,剩下的苦差没个招揽。各房中也不能趁乱失迷东西。便是人来客往,也都安静了,不比先前一个正摆茶,又去端饭,正陪举哀,又顾接客。如这些无头绪,荒乱,推托,偷闲,窃取等弊,次日一概都蠲了。

从前文提及,就能看出,王熙凤既然要管理丧葬事宜,就必须掌握办大型白事的一切细则。

“我算着你们今儿该来支取,总不见来,想是忘了。这会子到底来取。要忘了,自然是你们包出来,都便宜了我。”

王熙凤的立威还体现在,杀一儆百,绝不姑息。

三、没有合理的财务规划,浪费钱财。

她顺利打理好宁府,还有一点就是府内的这些人非常配合,从她刚刚过来,宁府的这些人就配合她的命令来行动。是她真正改变了宁府吗?这肯定不是的,因为宁府的这些人也说了,先应付好这一个月,等结束之后大家该怎么干怎么干,这是宁府长期形成的规定,管理混乱,底下的这些人顽固不堪。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看似得心应手,实则如履薄冰

(“本来要饶你,只是我头一次宽了,下次人就难管,不如现开发的好。”登时放下脸来,喝命:“带出去,打二十板子!”一面又掷下宁国府对牌:“出去说与来升,革他一月银米!”)

三是斥巨资捐五品龙禁尉。

灵前供用执事等物俱按五品职例,灵牌疏上皆写“诰授贾门秦氏宜人之灵位”

至今仍记得八七版《红楼梦》里邓婕说这番话的赫赫威仪:两弯柳叶吊梢眉高挑,一双丹凤三角眼微睁,似笑非笑,缓缓扫视众人……当时年幼的我绝对是被震撼了,隔着荧屏都能感受到那股侧漏的霸气!

妹妹爱怎样,就怎样。要什么,只管拿这个取去,也不必问我。只求别存心替我省钱,只要好看为上;二则也要同那府里一样待人才好,不要存心怕人抱怨。只这两件外,我再没不放心的了。”

这是典型的杀鸡儆猴。一次处理之后,众人皆被她的威严震慑,不敢再出错。

王熙凤立刻严格执行规章制度。

兵荒马乱的宁国府变得井井有条,为其后圆满完成治丧任务提供了制度保障。

这里的“发怒”只是一种手段,要表现出领导者执行力强的一种姿态。

凤姐眉立,看上去是恼了,

王熙凤是王夫人的内侄女,金陵王家的势力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王夫人在进入荣国府之前,是绝对的当家人,而另外一位邢夫人更是没有那个能力管理一大家人。

所有人一视同仁,不搞特殊化,连对管家,王熙凤也已经把丑话说在前,丝毫不留情面。

以身作则,事必躬亲

二是寻了个帝王将相级的棺材。

说是铁网山上出的,作了棺材,万年不坏的。这还是当年先父带来的,原系忠义亲王老千岁要的,因他坏了事,就不曾用。

四、没有合理的考核制度,干什么都一样。

宁荣两府是不同的地方,宁府长期是尤氏来打理,管理肯定是没有王熙凤那么严格,她来打理宁府完全是突然的事件,王熙凤等于是空降过来的,专门来应对丧事,王熙凤长期待在荣府里面,虽然偶尔会来到宁府,但也不会真的去管宁府的这些事情,可凤姐接手开始,就立马摸清了宁府的这些问题,随后很快就把宁府给处理得非常好,这件事也是王熙凤生涯里面的代表作之一。

为何王熙凤打理宁府能这么顺利呢?

大家族和大公司一样,如果分工不明确,就会导致容易的事谁都想干,烦难的事情谁都不干。所以合理的分工制度和考核制度就显得非常重要。

这里的打趣,活跃气氛。总经理在跟她的员工开玩笑了,气氛一下子宽松了。

她也确实胜任:从人员调度安排,到日常所需物品,到具体事件事项,到钱物预算支出……等等,在她脑中,事无大小,安排得明明白白。
尤其是支出这一块,非常重要。她听人来要东西,都亲自跟账目上核对清楚,再当场发放。既准确,又快捷。
比如王兴媳妇领牌取线,打车轿网络。凤姐就先命彩明念,她听了数目相合,才命彩明登记,取对牌掷下。一旦出错,她能够立刻察觉、驳回。
她的巨细无遗,明察秋毫,对执行人员是巨大的震慑力。

办理秦氏的丧事,为王熙凤赢得了巨大的声誉,是她平生得意之事。回到荣国府,她在相当一段时间里,也照样“得心应手”发挥自如。但是时间长了,积弊渐多,问题也就越来越严重。比如邢夫人的由嫉生恨,比如王夫人的敌我不分,比如对得力心腹来旺儿宠爱与纵容——“仗势霸成亲”一回,林之孝就指出“我们看他是奶奶的人,也只见一半,不见一半罢了”。

这就是真正的女强人,她就喜欢忙,一旦让她闲下来她会很难过。有这么多难事让她处理,觉得无比快乐。

探春自己说的:“如今我冷眼看着……我就疑惑……不是……就是……”

那媳妇也笑道:

即便是两府的人员不同,性情不同,但是大致格局也是差不多的,更何况贾珍是彻底放权于凤姐,但凭她做主。凤姐在宁国府没有什么忌惮,所以管理起来也是得心应手的。

从这样的小细节开始一步一步深入,让人体会到王熙凤一丝不苟的作风。

五、有体面的人不服管束,无体面的人不求上进。

她怕自己是生面孔,宁国府中的人不给其面子,于是在“新官上任”之时就先烧了一把火,惩罚了迟到之人。

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子,具备这样的决断力,掌握大局,分配事务一清二楚。这些能力不见得是读书可以读出来的,多是历练的结果。当然,这与她的家世有关,王熙凤见识过大场面;另一方面和她的个性也有关。她协理宁国府如此得心应手,大致有以下五大原因。

贾珍放权,了如指掌

这就是现代管理学的“岗位分工制”,划分责任范围,并落实到每个人头上——你只要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地干完自己的活就可以了,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调起某些人的积极性,或是最大程度地压制某些人想要偷懒的欲望。

这次王熙凤是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况且她所承担的工作确实是有限的,她只是管理府内的这些下人,而丧礼真正的重点是贾珍这些人来负责,毕竟像贾府这样的人家,举办丧礼更多还是在外堂,这也是一次大规模的社交行动,与贾府有着关联的人们都会过来,趁机来增加一下联系,像在外应酬这些工作,或者是趁机收钱,都是让贾珍,贾蓉这些男人来负责。

她自己不拿册子,就坐在那里,进来一个,她或者问几句话,或者不问。

第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

其次,提前谋划,制度完善到位。凤姐本就是秦可卿的闺蜜,又得贾珍看重托付协理,于公于私都很愿意接下这个工作,态度可说是异常积极。应了贾珍后,等不及回荣国府就谋划上了:

这里凤姐来至三间一所抱厦中坐了。因想: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二件,事无专管,临期推委;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四件,任无大小, 苦乐不均;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能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此五件实是宁府中风俗。

可他们也清楚,要是在这件事上丢了贾珍的脸,那自己可就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了,贾珍是一个把面子看得非常重要的人,因此他才会让王熙凤过来去处理宁府的事情。在这种重大场合中,要是某个人出现差错,他在宁府的日子可能就会到头了,相反,要是整个丧礼都正常维持下去,后面大家还可以得到赏钱,王熙凤也是萝卜加大棒,告诉他们这些下人老老实实按着自己的规定去办,办好了后面贾珍自然会给这些人赏赐,在这种诱惑与律法的同时刺激下,宁府的这些人就和打了鸡血一样维持了这一个月的良好面貌。

虽然她在荣国府管事,但从来没有亲自料理过大家族的婚丧大事,如果秦可卿的丧事让她料理的风风光光,她便可“一战成名”,手里有了这样的“成功案例”,以后料理起荣国府的事情,就更加服众,更加得心应手。

工作上,坚持荣国府、宁国府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还要抽空打点预备缮国公、西安郡王妃、镇国公等往来红白事,料理王仁、迎春等人事项,经常“茶饭也没工夫吃得,坐卧不能清净”,且“从不偷安推脱,恐落人褒贬”……简直就是夙兴夜寐、废寝忘食。如此爱岗敬业、以身作则的凤姐,为荣、宁二府一众仆役做出了极为正面的表率,也为大家同心协力做好治丧工作树立了榜样,受到了贾氏一族的广泛好评(“于是合族上下,无不称赞者”)。

一是严格考勤。所有仆役皆登记造册,要求卯正二刻全部到岗点名,巳正吃早饭,午初刻令牌回事。二是严明责任。众仆役分作若干班,或单管本家亲戚茶饭、或单管监收祭礼、或单管各处灯火、蜡烛、纸扎,或轮流各处上夜、照管门户……各司其职,术业专攻,有效避免了拈轻怕重、推诿扯皮事故。三是严管财务。往来财务需要互相印证,相符则当场支取,譬如王兴家的和张材家的;不符则立即驳回,全面杜绝了浑水摸鱼、中饱私囊现象。

平儿说的:“俗语说‘旁观者清’。这几年姑娘冷眼看着,或有该添该减的去处……”

最后,凤姐才把监管这些人的重担交到赖升家的手上,并且表示,你若有包庇哪个人,经我查出,连你一块罚。

精明能干[ok]

展开阅读全文

不以书法家自居,仅写题跋的梁诗正,行楷书法比之启功如何?

上一篇

温瑞安武侠中,戚少商的武功很弱吗?为什么感觉人们不看好戚少商呢?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王熙凤为什么协理宁国府这么得心应手?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