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张自忠将军以死明志,为国献身一事?

提到张自忠,相信大家一定非常熟悉,因为他是抗战期间最具争议和最具话题的军事将领。抗战之初,他执行妥协政策而被民众认为是“民族败类”;枣宜会战,他誓死抵抗日军而被民众认为是“民族英雄”

无论作好作坏,一定求良心得到安慰,以后公私均得请我弟负责。由现在起,以后或暂别,或永离,不得而知,专此布达。

这是张将军当年写给部下的绝笔信。

当年12月7日,在同僚的帮助下,张自忠终于披挂上阵,代理河南道口李源屯59军军长,在欢迎宴会上,他扔下一句话:此次回来,就是要去死的。

1940年5月28日,当张自忠的灵柩抵达重庆朝天门码头时,老蒋亲率要员臂裹黑纱迎接英灵,甚至还“抚棺大恸”。之后,沿途十万军民目送灵柩进行国葬,他用自己的生命谱写了中国人民抗日的决心和意志。周恩来这样评价张自忠:

另外,蒋介石方面的参谋次长熊斌在7月26日汇报了29军的情况,他对29军内部是这么描述的:“张自忠自赴日本已还,似害有二种病,即因日人给以许多新式武器之参观,以致畏日。因日人对其优待而亲日,但廿九军将领一致主张,则张亦不至独持异议。”

而宋哲元以下的二十九军高层,也对日本对华野心认识不深,还认为“只要大权能归我们所有,地方上的小利即或为日方稍微染指,为顾全大局计,亦未尝不可”。

1938年2月,张自忠率军向南开进,两个月内取得三场战役胜利。从1938年到次年4月,又在4次小规模战役中,歼灭日军4000余人,他开始得到日军尊敬,被冠以“活关公”的称号。

因此,当长城抗战后,原来隶属于西北军系统的二十九军意外获得华北地盘后,二十九军这个军官团体想利用日本与蒋介石左右逢源,保存“团体”势力是可以理解的。

首先,抗战爆发前,国家观念在很多军人心目中是让位于团体观念的,不少军人忠于的是“团体”,而非国家。

新中国成立后,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为抗击外辱而牺牲的先驱们,不论他们的党派或者信仰,全部予以了高度的评价和认可。

而当七七事变正式爆发后,张自忠将军依然在代表宋哲元将军与二十九军和日本在谈判,完全无视蒋介石的命令。到7月19日,依据7月11日在天津订立的条件,张自忠、张允荣等二十九军代表与日方代表桥本群,终于达成了协议,其核心内容是:“彻底弹压the Communist Party的策动;对双方合作不适宜的职员,冀察方面主动予以罢免;在冀察范围内,对其它各方面设置的机关中有排日色彩的职员予以取缔;撤去在冀察的蓝衣社等排日团体;取缔排日言论及排日的宣传机关、以及学生、群众的排日运动;取缔冀察所属各部队、各学校的排日教育及排日运动;撤去在北平城内的37师,由冀察主动实行之。”这个文件,史称“香月细目”。

可以看出,张自忠将军本不会死,但是国人的谴责、同僚的讥讽,让他对于汉奸的骂名不堪其辱。他并没有拿国民政府早期的不抵抗政策作挡箭牌,而是在抗日战争全面开打后,抱定决心:杀身成仁,舍身报国。

(张自忠)

一、汉奸骂名相随半生。

当时国内有张将军以死明志的说法。只因1937年4月,他曾率冀察旅行团出访日本。又在七七事变爆发后,听从国民政府不抵抗之命令,放日军进入北平,还继续代理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及北平市长等职留守北平,落下抗战第一位汉奸的骂名。

在上任北平市长仅8天,清醒认识到日本侵华野心后,张自忠不再对和平抱有幻想,当即辞去所有职务,转而南下南京。可口诛笔伐仍有增无减,这时他发现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七·七事变”后,日军向平津大举进攻,二十九军三十七师奋起反击。但对与日寇和平相处抱有幻想的张自忠却表示反对,认为尚有和平解决的可能,对日反击是愚蠢的,还命令所部三十八师按兵不动。此举彻底坐实了他的汉奸骂名,此后半生遭到国人谴责。

而当时二十九军高层比较信任的一名德国籍的日本医生在自己回忆录里还记载了二十九军高层劝宋哲元联日的事情,“萧振瀛复逞其满腹‘三国水浒征东征西’之知识,力劝宋(哲元)学刘备借赵云故事,挟日本以自重,再进而席卷中原。”

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张自忠在日军已经兵临城下的情况下却没有与之死战到底,导致北平轻易沦陷。事后,国内民众哗然,张自忠被骂成是卑躬屈膝的汉奸,成为千夫所指的对象,报纸甚至还刊登了这样的标题——“自忠者是自以为忠也”。

在火车停靠徐州站时,更是有多名青年学生挤在车厢旁,要求上车搜查“汉奸”张自忠。

而湘系军阀何键也曾在九一八事变后,一再向日本举报蒋介石准备联苏抗日;日本驻汉口总领事向广田外相发出的绝密电报“长沙致本官并转大臣电:17日何键派顾问唐炳初向本官转告以下消息:陈果夫最近在绝密状态下抵达莫斯科,现在正暗中策划中苏合作。综合本人(何键)所获各方情报,陈果夫的使命具有下述重大性质,随形势发展,将来必给中日两国带来恶果,故以个人名义通报之……”

在抗战爆发前想利用日本势力牵制蒋介石,甚至依靠日本势力打倒蒋介石的又何止一个张自忠。

当时粤系将领普遍不愿意暗中联络日本反蒋,士气不高,白崇禧还给粤系将领将领打气“至于友邦(指日本)方面,我们可再派人去联络。”

当途经济南时,韩复榘态度也极其冷淡,不仅没有派人迎接,还扯着嗓门说:他当他的汉奸,我救我的国,道不同不足与谋。

在2009年,为了推动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的深入开展,也为了迎接建国60周年,由中宣部、中组部和民政部等11个部门联合评选出了“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其中,就包括了张自忠将军,再次大力彰显了他的英雄事迹。@文史不假

宋哲元将军

(枣宜战役)

三、视死如归以身殉国。

抗战相持阶段,日军统帅部为了改变中国的战场局势,决心打通连接重庆的陆上交通而发起了“随枣会战”。在这场战役中,张自忠先后取得鄂北大捷和襄东大捷,给日寇造成了沉重的打击,被其惊为“在世关公”。

1936年粤系陈济棠和桂系李宗仁、白崇禧打着“抗日”招牌反蒋,其实私底下都半公开表示自己此举得到了日方的默许,白崇禧说就曾半公开说过:“基于过去几年日本方面曾与我们有过联系,我们此次举事,相信他们一定会同情和支持我们的。”;与此同时,李宗仁公开发表“焦土抗战论”,攻击蒋介石“不作为”,并声称全国必须“焦土抗战”。

当时宋哲元派去去日军谈判的就是张自忠将军。

1940年5月,日军为了彻底控制长江流域地区,将中国军队分割开来,同时也为了切断重庆和长江中下游地区的补给线,集结了三十万部队发起“枣宜会战”

在途中他遇到早年的老部下,第二十九师师李汉章。结果李不仅没有以礼相待,还讥讽地说:我以前见你尽读圣贤书,你都学了些什么呀。

等到二十九军入驻冀察平津之后,日本人知道这支曾属于冯玉祥的西北军,和南京国民政府貌合神离。所以软硬兼施,一边在军事上挑起事端,一边邀请冀察当局派员访日。意图把这支队伍拉离中央政府,实现华北独立,成立第二个伪满洲国。

战斗结束后,日军找到他的尸体后,先是发出了胜利的欢呼,但立刻化为鸦雀无声的肃穆。师团长村上启作下令军医将其遗体清洗干净,收殓入棺葬于陈家祠堂后的山坡上。

从种种迹象看,我们不得不承认,张自忠将军在七七事变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日本侵华的野心和决心,犯了九一八事变时和张学良一样的错误,试图以“对日妥协”来换取二十九军这个军人团体继续执政华北。

(宋哲元)

二、备受屈辱枕戈待旦。

这一叙述还得到了宋哲元长女宋景昭、秦德纯之侄秦寄云、宋哲元好友齐协民的目睹以及何基沣、张克侠等人的回忆文章的佐证。

1933年时,二十九军在宋哲元率领下,在长城抗战中取得喜峰口和罗文峪两次胜利,张自忠也参与其中。但1935年日本通过“何梅协定”,将河北、察哈尔和平津大半主权据为己有,国民政府在华北难以立足。

日军第39师团长村上启作下令将张自忠的遗体收殓入棺,施以最高的军人礼仪后用专机运往汉口安葬,还立下了“支那大将张自忠之墓”的墓碑。

当时,张自忠率领的第33集团军只有两个团驻守在襄河西岸。但是,为了激励全国人民和全军士兵,张自忠坚持要自己渡河作战,下令副总司令兼77军军长冯治安负责留守。在信中这样写道:

1937年4月,在宋哲元指派下,张自忠率团出访日本,根据史学家李云汉的研究,此次出访,张将军并没有做出任何有失体面和职守的行为。

经过一天一夜的血战,第33集团军残部全军覆没,从张自忠以下全部都为国捐躯,没有一人投降或者变节。战斗结束后,日军对这支中国军队充满敬意,在发现张自忠将军的遗体后纷纷肃穆行礼。

虽然张自忠表示,自己留在被日本占领的北平,只是仍然想和平解决中日争端,避免日军伤民扰民,至于个人名誉并不计较。但是“汉奸”的帽子和大量鄙夷唾弃随之铺天盖地,诸如《自以为忠》《张邦昌之后》等大字标题新闻纷纷跃然纸上,让他十分压抑和委屈。

而张自忠将军自述中也谈到了日本要求张自忠取代宋哲元这一件事“日本认为军队不听宋命令,故要余代之。”

随着佟麟阁、赵登禹殉国后,宋哲元决定率部队撤退到保定,留下张自忠和日本人周旋。临行前,张自忠对秦德纯说,你和宋先生成了民族英雄,我怕是要背上汉奸骂名了。

长城抗战失败后,张自忠率军退守平津地区,接收了华北的这片烂摊子,继续与小日本周旋。由于他见识过日军的战斗力,所以转而主张不再与敌人进行硬拼,顺应国民政府的主张进行国际斡旋和外交谈判,以迟滞和减缓日军的攻势。

当时,张自忠苦闷极了,一度想到过要跳楼自杀。痛定思痛后,他决心不能背负汉奸的骂名去死,而要主动请缨奔赴前线去血洒疆场,以洗刷自己的耻辱。

因此,他在抗战初期一些言行被国人骂为“汉奸”,并不是污蔑,而是确实张将军当时想错了,做错了。

其忠义之志,壮烈之气,可以为所有中国抗战军人之魂。

可见,在他心中,已抱定以身殉国的决心。

张自忠生于“孔子故里”山东,家境比较殷实,后考入天津的北洋政法学堂学习,期间第一次接触和认识了“三民主义”。毕业后,他选择投笔从戎报国,参加了冯玉祥的部队并担任了排长的职务,开始在军中屡屡建功。

数次请命之下,国民政府终于起用他担任了第33集团军司令。面对日军对徐州的进犯,张自忠率部奉调增援,相继收复了蒙阴和苔县等地,强有力的保证了台儿庄战役的胜利。

而之后日军更加得寸进尺,不断提出更多的要求,最后提出用张自忠取代宋哲元。

事实上在七七事变爆发前夕,从张自忠将军、宋哲元将军表现看,当时确实对日本野心认识不深,也确实存着息事宁人,保全二十九军这个“团体”的心思。

通过谈判,张自忠代表二十九军与宋哲元将军与日方代表松井等人草签了《卢沟桥事件现地协定》,答应了日方要求二十九军道歉;处分责任者;37师撤出卢沟桥,改由保安队维持治安;取缔抗日团体等要求。而当日本方面变本加厉要求宋哲元“谢罪”时,又是张自忠代表宋哲元答应了日方要求由宋哲元亲自出面道歉的要求。

张自忠的妻子李敏慧听闻丈夫殉国的消息数度昏厥,之后绝食七日而亡。最后,冯玉祥将军将夫妻二人合葬于重庆的梅花山麓,下葬当日社会各界纷纷祭奠,毛伟人也献上了“尽忠报国”挽联。

宋哲元留用的原东北军将领,天津保安司令刘家鸾在回忆录中,就曾谈到这一点:“日寇乃将求诸于学忠而不得的‘华北独立’转而求诸宋,宋哲元则想乘机在华北打开一个局面,甚至实现‘南蒋北宋’。萧振瀛建议鲍文樾调二十九军拱卫北平的作法,是全部计划的头一着棋,目的在于造成既成事实。蒋发表宋为平津卫戍司令,亦系不得已而为之。”

这两件事使民间对张自忠产生了极大误解,连上海的抗战民主人士都纷纷联名致电国民政府,要求将他明正典刑,以儆效尤。

1934年蒋介石派清华大学教授蒋廷黻访问莫斯科,实际是想寻求苏联支持蒋介石抗日,结果胡汉民在广东就向日军情报官透露:蒋介石已同苏联合作。他还建议日本对此多作宣传,还提醒日方,当心蒋介石与苏联、英美势力合流反日。

面对这些口诛笔伐,张自忠百口莫辩,国民政府为了平息舆情只好将他撤职,派往军政部担任了一个闲职。笔者个人平心而论,张自忠确有背锅之嫌,但也并非毫无过错。

东渡襄河后,张自忠继续奋勇进攻,日军以优势兵力对其部展开围攻。在其部下几乎被全歼的最后关头,他率领亲随亲自迎战,坚决不退,最后身中七弹。为不被日军俘获,拔佩剑自戕,壮烈殉国,时年仅49岁。

早在“一·二八”抗战时,国民党反蒋介石的西南派大将邓泽如就派人秘密前往日本驻广东总领事馆,向日方通报了西南派关于“广东独立”的计划,想以此获得日本方面支持。

之后,张自忠亲率两千余人东渡襄河作战,很快就被日军的优势兵力包围。由于敌我力量的过度悬殊,战斗进行得异常惨烈,张自忠身边的士兵越来越少,连他本人也被炮弹炸伤了右腿。

接下来,我们一起还原那段历史,走近张自忠将军。

然而,张自忠将军比张学良将军幸运在于,张自忠将军有机会用实际行动证明,当时他只是被蒙蔽,是一念之差,而不是汪精卫那样的投降派。

我看很多答主说张自忠将军是被国人流言蜚语逼死的,并且认为是给张自忠将军“扣帽子”。

张自忠(1891年8月——1940年5月),字荩臣,山东临清人,国民革命军陆军二级上将。抗战期间,他先后参加了临沂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随枣会战和枣宜会战等战役,成为战场牺牲军衔最高的国军将领。

“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军人战死,毫无其他办法。相信如人人抱此决心,国家及五千年之民族,决不致于亡于区区三岛倭奴之手。为国死之决心决不改变,愿与诸弟共勉。”

说到张自忠将军,人们都知道他是为国捐躯的抗日名将,也是二战盟军牺牲的最高级别将领,按说以他当时集团军总司令的职务,完全没有必要和普通战士一样冲锋陷阵战死沙场,可他却身先士卒,置自身于险境,最终以身殉国。

于是在张自忠在枣宜战役战死后,人们纷纷将他的死,理解为其洗刷半生汉奸骂名的壮举,事实上真是如此吗?

到南京后,虽然冯玉祥、李宗仁为他担保,多名老部下替他请命,但蒋中正面对舆论压力,不敢让他回军营参战,而是在军部安排了一个闲职。他只得困处南京,度日如年。


这一点我不能同意,张自忠将军为国献身自然是忠烈千秋,但是不可否认在抗战爆发初期,张自忠将军本人没有洞察日本侵华的野心和决心,还寄希望在蒋介石与日本人之间左右逢源,希望用对日妥协换取二十九军的地位也是不争的事实。

宋哲元将军以下二十九军高层对日这种态度,当然不可能不影响到张自忠将军。

在这种形势下,二十九军成立了冀察政务委员会,以处理对日关系。虽然名义上仍隶属于国民政府,但拥有高度自治权,这种类似分裂的行径自然招致国民反对,为此引发了轰轰烈烈的“一二·九学生运动”,矛头所指,就是代理委会员委员长张自忠。

1931年,张自忠担任了第38师的师长,后来扩编为第29军。“九一八事变”后,张自忠亲率部队奔赴喜峰口阻击日军,虽然多次击退了日军攻势,但终因寡不敌众导致长城防线失守,河北承德也失陷。

按照宋哲元事后回忆:“如此巨变,非所预料,本正与日方谈判中,潘毓桂、齐协民二贼忽然变脸恫吓,云日寇松井令其等转告,由张自忠代余,可了此局,我斥之。”“不料下午三点荩忱(张自忠字)突然来平至余处,威胁要我离开,他有办法。余与绍文遂即出走,家人均未得携带一同离平。幸仰之归拢部队南下。”叹曰:“荩忱何至如是”。

惊闻张自忠殉国的噩耗后,老蒋表现得无比悲恸,下令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要不惜一切代价夺回遗骸。一番激战后,中国军队终于抢回了遗骸并立即组织运往陪都重庆。

(参考资料:《张自忠传论》等)

展开阅读全文

有哪些令人发指的案件?

上一篇

人口普查为什么不直接按户口簿来呢?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如何看待张自忠将军以死明志,为国献身一事?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