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回检察组》张友成和冯森是清官,为什么一个儿子是狱警一个是老板?

老子是清官,儿子就不能是狱警或老板了吗?这是什么逻辑?难道他两个儿子应该成为待业青年才正常?!

咋啦这有啥奇怪的了?难道就应该是学习不的?人家种子聪明…

三年清知府,百万雪花银!能清吗?

张友成和郑双雪的儿子张一苇从小是在冯森家和郑锐一起由郑伟丽带大的,最喜欢吃的是海米冬瓜汤。张一苇对家庭、对爱的感知不是来自于张友成和郑双雪,而是来自于郑伟丽。这也就是为什么张一苇和他的父亲关系那么差的原因之一。

偷偷告诉你,皇帝的儿子也有犯法杀父的,吃丐也有当皇帝的。这就是真正的人生!

而冯森主动放弃了晋升的机会,张友成则不断晋升,一直做到了市政法委书记。郑双雪的生意也越做越大,成为了无双集团的董事会主席。而“回归原生家庭”的张一苇在郑双雪的事业扶持下,也很快打开了局面,事业也算有成,但是和张友成的关系岌岌可危。

而郑伟丽和郑双雪这姐俩,一个是家庭主妇,一个是事业型女强人。

上世纪90年代,官员停薪留职下海潮是非常流行的。但凡像郑双雪这样勇于踏入商海的,手里有资源,政治有依靠,比普通个体工商户和一般民营企业的发展空间要大得很多。

龙尚有九子且各不相同,历史告诉我们这是正常的!

所以郑双雪也就成了张友成事业不断进步背后的经济支持。张友成因为郑双雪有事业有钱,所以他更有底气刚正不阿,更有底气杜绝贪腐,在关键时刻不会因为钱的事儿犯错。

但是请注意,这个阶段资源主导,弃官经商是国家鼓励的,主要利用的是各种政策便利搞活经济。但是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这种官商关系在逐步脱钩。

这样的问题也提出来,还指名道姓,好象有点不妥。

郑伟丽的死影响的不单单是冯森的仕途,更加影响了两个孩子性格和事业的发展。

首先是家庭的环境,父母的言传身教,还有其接触的社会环境与人都是密不可分的。再有,无论什么样的清官,只要是官都会存在潜移默化的影响,当然管的大小决定着影响力的大小!冯森的儿子当警察与与之前提到的,和儿子的妈妈被害应该有关。张友成的儿子因为受他和妻子的环境影响与父母教育就注定了他接触的人,以至于到所谓的平成四少还有他妈妈背后也有张的影响以及教育方式……。

冯森做梦都没想到,因为在一起因拆迁引发的人命案中,自己坚持了原则,并没有因为同情相对弱者,而是坚持了法律的公正,认定李美娟是碰瓷导致的意外身亡。导致了自己妻子莫名其妙的死亡。为此他放弃了晋升的机会,一心破案为妻子报仇,找出真凶。

话说二十多年前,也就是上世纪90年代,在波力县,张友成和冯森两个人本来就是连桥关系(电视剧里怕引起不必要的联想,刻意弱化了这层关系)。冯森的妻子郑伟丽是张友成妻子郑双雪的姐姐。两家的关系也非常的近。

而郑锐由于失去了母亲,所以记恨父亲冯森,自己开始从武,成为了市里的武术冠军,后来通过公考成为了一名狱警。从始至终完全是凭借社会底层的角色无资源地往上掘进。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得到父亲冯森和姨父张友成的任何政治上的帮助,也没有得到姨母郑双雪经济上的帮助。

其实如果张一苇没有郑双雪的各种“呵护”,虽然有灵性,但是开创事业其实很难的。比如他对黄雨虹的巴结,其实就是站在一个小生意人的角度,希望不靠父亲的影响,而通过自己努力来实现成功。但是他却并不知道,没有他父亲张友成,在那些生意人的眼里,他什么都不是。

真的好无语,请问能不能提一些有质量的问题?看来提问的人的意思是,老爸是清官,然后清官的后人就应该流放到偏远的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呗[捂脸][捂脸][捂脸]

谁还没年轻过?张一苇躺在各种政治经济资源堆起的窝里面,拼命的想证明自己的存在;而郑锐在失去母亲的伤痛中,慢慢成长。

姐姐郑伟丽则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她承担起了对两个家庭的孩子的照顾。

张友成和冯森这对连襟,一个更侧重于政治,一个更侧重于业务。可以说是波力县政法系统里最有前途的两个人。当时冯森是正职,张友成是副职。

老子英雄儿好汉吗!在看看现实,有没有处级干部的子女做装卸工、扫大街、或者摆地摊卖菜?为真实点赞。

故事的结局很圆满,张友成坐稳了政法委书记位子,兑现了“人民的正义”;郑双雪退出了无双集团,在家相夫教子;冯森又回了波力县;郑锐和父亲和好之后继续担任狱警;可是张一苇出狱之后会干什么呢?

看过印度电影流浪者的里面有一句精典的台词就清楚了。

展开阅读全文

退休公安副局长骂防疫人员“你算什么东西!”,反映出什么社会问题?

上一篇

六十甲子为什么有人觉得很难背?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巡回检察组》张友成和冯森是清官,为什么一个儿子是狱警一个是老板?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