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里有哪些奇人奇事?

我舅舅是一名猎人,但他会制作一些神奇的药水,他有这个能力,村里老一辈的人懂,但像我们这种晚辈,基本没人知道我舅舅会制作药水,因为他不靠制作药水挣钱维持生计。

约摸近十点来钟,就有人打电话到战友家里,出事咧!老爷子在离村约四里地的地方和邻村“四歪嘴子”开的拉砖的四轮拖拉机结结实实碰在了一起,然后连人带自行车翻滚到路边的沟子里了!人已经送到镇子里的卫生院了。

某日,我那战友(当时还没入伍)在村头看见那哥围着一棵老枣树做圆周运动,表情专注凝重若有所思、还有几分的虔诚。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战友问他围着那老枣树兜圈子弄甚尼?大冬天的也没枣子咧!看他那模样也不是研究植物学的范儿。那哥一本正经地说:“地球是围绕太阳公转和自传的,所以才有了四季分明、有了昼夜更替、有了寒暑易节……”

还没有喝,就有一股非常难闻的味道扑鼻而来,那种味道不是一般的臭,细闻就感觉有一股浓浓的腥味。

二爷爷一生没有娶妻,却有一段让他铭记一生的感情,在二爷爷的心里,那个女人他一辈子不敢忘,也不会忘。这是二爷爷年轻的时候去临县当知青的时候的故事。

故事还没结束。

确诊率百分百,即积食的是什么食物,如肉的、素的,什么肉、多长时间了、几天、几个月、几十年,准确无误,这都经无数患者验证了的。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们这边四邻八乡都相信。

农村我家旁边有个小乡村,有个小孩生病,高烧不退,医院看了好多,都说沒办法了,拿回家,父毋回家后很伤心,弄块板子躺在晒场旁,开始做小棺材,母亲在旁边哭,亲戚朋友也来了,这时候来了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老头,那时,小孩还设断气,他走过去看了看说可能还有救,父母马上过去拉住他,恳求他,只要能救小孩一定重重谢你,那老头笑了笑说,我不要你一分钱,如果好了,你给我喝自做的老酒就可以了,父母说那最简单了,一定,一定,马上回屋拿了一壶酒,一盘花生米放在卓子上,请他喝酒,老头说等一下,我去拿点草药,到旁边沲塘边抓了一把青胎,过来放在小孩的肚脐眼上,拿出一把锋利的小刀在脚上放血,过后坐在卓子上花生米过老酒,喝起酒来,过了半小时那小孩有了反应,一动一动。再过了半小时小孩慢慢醒了,开口说妈妈我要暍水,父母高兴啊。那老头一壶酒吃光了,说你们再拿青胎贴三天就好了,我也要回家了,父母千恩万谢,一定要拿钱谢他,老头笑着说钱我不要,有酒给我一点就好了,他们赶快准备二坛酒,那老头挑着二坛酒一晃一晃回家了。

她不行医不收费,与普通农妇无二,却颇受人尊敬。

后来她去到死者的家里,经过观看一番,并指着他们家高堂下的土墙说钱就藏在土墙里。死者的妻子当场拿着一把铁镐,把她指的位置挖开,结果钱真的在里面。

战友父亲哀叹:“四?!奶奶个嘴儿了!早听他的何至于此啊!还真是个奇人咧!”

事后一个月有余,天渐渐冷了。我战友的父亲起了个大早,骑自行车赶集,得把家里小型养鸡场的产值弄到集市上给折现了。

一次我与小伙伴在他家嬉戏打闹,突然他哭喊起来——脚崴了!

眼看绳子不但上升,越升越高,好像挂到了云彩里面,手中的绳子也快用完了。

舅舅拿着一个一次性的杯子,翻开中堂下的纱布,从里面拉出来一个大缸。当时他还故意背着我,不让我看到里面是什么东西,可是我毕竟是他的亲外甥。

正哭得伤心,天上又掉下一只脚,不一会儿肢体、躯干也纷纷掉下来。

“这瓜娃子,你脑瓜子让驴子给踢了吧!书都念到驴肚子里了啊?地球转了上亿年了,那轴子磨损太厉害了,对不?我准备给它换个新的,这枣树挺合适!我得拯救世界和全人类,你个屁娃子懂个茄子啊!”

老头叼着烟卷儿、蹬着单车哼着昨个在邻村庙会戏台前刚学会的戏曲桥段,飙倍爽美滋滋好不惬意。到了村头(离那前文那老枣树就几步远)遇到一人兀自站在初冬的冷雾寒烟里,气势宛如君临天下、又好似道骨仙风的得道高人在吐故纳新。战友老爸出于礼貌打个招呼:“早啊!弟咧。”

我当时就觉得我舅舅是在骗我,因为这种就是很普通的药水。我问他:村口开商店的大爷他说,以前他牙痛也用过的药呢?也是这些吗?

护士进来了,四号床换药!

那孩子说:父亲海口已经夸下了,又怎么好推辞呢?

那个挑担的人走过来,抱拳对大家说:初来宝地,人生地不熟,今天我和儿子给大家变个戏法,供大家一乐,大家看得开心,还希望大家赏口饭吃。

过了一会儿,天上掉下来一个东西,一看原来是他儿子的头,上面还有长头发!

之所以被人冠以“奇人”头衔,还真不是空穴来风。

给人算名特别准,方圆几十里的父老乡亲都去哪儿看。每天都要排长队。而且只收香火钱。

这是绳子忽然从天上落下来,变戏法的惊慌失措地喊道:糟了,天上有人把我的绳子割断了,我儿子可怎么下来呀?

老太婆就这么牛!

注意:食物也不需多少,比如积食的饺子,取一个饺子足可,在炉子上烤成黑煳状即可。擀面杖擀的时候特别记住,只往前擀,拿起擀面杖再从后往前擀,千万不可来回擀,否则无效。

二爷爷一共资助过9个人,其中临县的有5人,当地的有4人,他们的情况无一不是家境贫寒,有些甚至是父母不在的。

有一年冬天,刚过完年不久,村里来了一个人,挑了一副担子,领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孩子。

那个时候我的爷爷也劝过二爷爷说:“你那么喜欢小孩,自己取个婆娘生几个啊。”

眼看两人要走到一起,奈何上苍无眼。那是筑堤坝的时候,当时两人都在,二爷爷当时不小心一脚踩空了,掉到了湖里,眼看就要沉下去的时候,女子一个扑通跳了下去,去拉二爷爷,由于两人都不识水性,两人很快被水冲走了,二爷爷幸运的被人救了起来,而女子却走了!

“打住!打住!切!这地球人都知道啊!这和枣树有甚瓜葛咧?”战友一面蒙圈。

走的时候,大家问他有什么后事要交代,二爷爷对其中一个资助过的男生说,每年的7月份去临县的堤坝上上柱香。

儿子接过绳子,显出很为难的样子,埋怨说:爹爹可真是老糊涂了,这样一条细细的绳子,叫我顺着他爬上万丈高的天,如果中途绳子断了,掉下来就是粉身碎骨,你就没有儿子了,谁给你养老送终啊?

我说:村头开商店的大爷说,你有一种神奇的药能治很多病,他还说你的药能治我这个牙痛病。

那年我13岁,邻村的庙会上,一个中年男子领着大概10来岁的女儿。女儿一付痴呆相,男子骂骂咧咧在打孩子,这时来了一位走方的和尚拦住了他说,女不关心她怎么还打她啊。男子说,我为她花了所有的积蓄,还是这个样子,和尚说她是有病我来看看吧吧,说着一只手摸着孩子的头,一只手摸着孩子的背,,,,,孩子吐出来一个血疙瘩。男子播开一看里边有一个顶针。和尚念了一句佛号说,多行善事。转身走了。

战友父亲懵圈了,细思他平日没个正行神神道道滴,寻思一定是他又走火入魔、某根筋搭错了、神经短路了说疯话呢。脸拉得比村子通往镇子里的水泥路都长,暗自骂到:“大爷的,大早上,晦气我恶心我呢!老子信你个鬼!呸!你全家今个儿都有一劫。”于是一声不吭,怏怏地骑车上路了。身后听到一声长叹:“惜哉,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偏去,且看造化啊……”

众人不信,都说是汉子牛皮吹破天了,这时有个声音说:你要真牛逼,你给我变个大桃子!

这件事对二爷爷影响很大,甚至为了怀念女子,决定了一辈子不娶。

她也因此事而名声大震,后来村里人都信任她的能力了,开始陆续的会找她治病。有的人甚至连过生日,或者家里办丧事都会去请她做法,但是都被她拒绝了,她说自己不会巫术。

而二爷爷每次都是笑着摇摇头,对爷爷说:“他们都是可怜人,我不照顾他们,他们要去流浪了。”

大爷说:你的大舅舅,他有药水能治你这个牙疼病。

这哥平时除了打理那二亩三分地、放羊之外,他还有相当高逼格的爱好——研究“奇门遁甲”(乖乖嘞,我连天干地支都云里雾里呢,这爱好高层次)。痴迷至极啊,以致于到了“走火入魔”的境界。但凡提到“走火入魔”,各位看官一定第一感觉会意识到不是好现象,的确如此,您的判断是一等的正确。且听下文细细道来。

战友嗔怪道:“您没事儿就好!安心养伤吧啊。”

刚开始村里人对她会占卜和治病是完全不相信的,因为以前也没见她家里有谁是医生,她又发疯了一段时间,而且一直都是在村子里居住,也没见她去哪学习。

“是啊!弟咧。”

我村一老太婆,实为普通农妇,干活吃饭相夫教子。唯有一技,无人能及,叹为观止——专治崴脚之类的急症。

当时我捂住鼻子,喝了一小口,感觉辣得不得了。我舅舅说,要拌白酒喝,没几个人能这样直接喝的,度数太高了。

还好,或许是列祖列宗保佑各路神仙显灵,老爷子除了胳膊和腿有擦伤、脸破了点相(缝了四针)、自行车报废外没有大恙。还有,那四百枚鸡蛋全部孝敬了土地爷。

都说高手在民间,此话不假。其实农村有很多奇人。只是被埋没了,在我的老家,有一座小庙。里面有一个神婆,四十多岁,没结婚。

过了一会儿,从天上掉下来一个桃子,有碗口那么大。

乖乖嘞!出大事了!那战友就撒丫子骑摩托车飞驰到镇卫生所。

但是由于找她的人太多了,她便把随意替人占卜改成初一或者十五的时候才占卜,而且名额有限制。我原本也是不信任她会占卜的,但是有一次,她算得很准,令我对她夸目相看。

那汉子嚎啕大哭,老泪纵横,非常伤心,一件一件的都捡起来装进箱子,然后盖好盖子,对大人们说:老汉只有这么个儿子,每天跟我走南闯北,一天福都没有享过,今天为了满足各位乡亲们的愿望,没想到会遭到这样的惨祸,只好把他背回去安葬。

那汉子说:不是我妄自夸大,只要是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奇珍异兽,花鸟虫鱼,没有我变不出来的!

我答:牙齿痛得厉害。

不吃药💊不打针不花钱,连一支香烟也不用!

接着就把绳子头交给儿子嘱咐道:顺着这根绳子爬上去,就可以到王母娘娘的蟠桃园里,偷个桃子回来,到时候机灵点,别被人发现了。

我战友被诋毁了智商和尊严、还有这奇葩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说辞,当时就眼前飞星乱转无语了……拜拜您的吧。具体把这哥们儿定义为啥类型就不言而喻了。疯了,彻底是疯了……

有一段时间,寒假的时候,二爷爷更是带着3、4个小孩一起生活,照顾他们,既当爹,又当娘,还当老师!

一直到现在,我怀疑她那所谓的占卜术,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奇门遁甲或者是六大任。她家里或者可能有人送她书本,她有学习玄学的天赋。而她的医术来历,就是个谜了。

看来这缸药水是有些年头的,于是我便想把它弄走,因为这种好东西,留在我舅舅家简直是暴遣天物,但我没有找到合适的借口。

而今,老人家早已不在,此技却未能流传于世(她有两儿一女),甚是遗憾。

舅舅说:这缸药里面,不光是有我打猎所得的,一些珍贵的野生动物泡成药酒。我三伯伯以前是一名中医,这缸药水里还有我三伯伯配置的中草药,和山上的某一种野果。

“早啊!哥哥,大冷天的起嫩早赶集啊?”

为什么说“医生”还带引号呢!因为他看“积食”从祖上传来的规矩就是不收取费用,免费的。患者或家人不落忍,硬给丢合烟的事挡不住有,原则上也是不要的。因为他单单就是看积食这一项医术,其它疾病一概不看也不懂。他诊断的方法,不把脉,只是看头顶旋部的发根变化诊断。

我当时不信,便把舅舅家里里外外都翻了一遍,舅妈告诉我,在整个家中就这缸属于药,了。我舅妈发话,我才相信他,之后我用一个一次性杯子捞了一点上来。

我拿了这缸药水回家之后,就不断有村民来找我拿药水,我也不知道是谁走漏消息。药是拿来治病救人的,别人又需要,我也不好意思不给。

我问:哪个舅舅?

我对她说:大姐你没搞错吧,我是牙痛,来找你拿药的,不是来你这里讨酒喝的。她说:你既然来找我,就应该相信我,我既然让你喝这杯白酒,自然有我的道理,你喝就是了。

奇人若有所思,手指来回掐动。开口曰“哥哥,我刚才推算了,您还是回去吧,今日哥哥不宜出行,今天日子逢四和哥哥运势对冲,今日您有一劫,回去吧,听话啊!”

他儿子笑着说:要是有台阶就好了,顺着台阶就可以爬上天了。

在她27岁的时候她丈夫因病去世,之后她就神志不清,发疯了一段时间。后来自然而然的就又恢复了正常,自从她恢复正常之后她自己就对村里人说,她会占卜和治病。

他们是劳作的时候认识的,女子是当地人,二爷爷身上的书卷气息吸引了她,据二爷爷说,当时女子每天都会给她送水、送饭,甚至会帮二爷爷缝补衣服。

我说:怎么可能,你记错了吧。我舅舅白天睡觉,晚上外出打猎的人,他什么时候懂医术了?我怎么不知道。

我的二爷爷是爷爷的亲兄弟,他的一辈子就是一个传奇,深受我们当地人民的爱戴。他无儿无女,临终的时候却有九位陌生男女为其送终。立碑时,他们更是要求把他们写在二爷爷子女的一列。

很奇人奇事倒不是很多,有两件事,反正我觉得有点奇。第一件事,是个“医生”,专看积食,独门绝技,百看百中,“食”到病除。第二个奇人奇事,今年84岁的张老汉一辈子喝酒无数,没有醉过酒,不知道啥叫醉酒。

他一辈子没有醉过酒的原因是,喝酒后出酒迅速,只要喝几杯就开始出汗,头上、咯吱窝及其它部位,出汗不停,加上解手。即是57度的高度数白酒也是如此,啤酒更甭提了不醉。因此,每逢酒局,喝几杯白酒,觉得身上有热意了就不喝了,他说不能瞎浪费,那成了糟蹋年景了,没有半点意义。

这就是我的二爷爷,一个奇人,做着奇事!

说完他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冲亲们抱拳儿:老汉为了给大家变桃子,我儿子被杀害了,各位乡亲们可怜小人,请赏我几个钱,也好收拾儿子尸骨回去安葬,以后我死了也必定报答各位乡亲的恩情。

印象上,二爷爷似乎总是那么几件衣服,一个青色的西装裤,一个黑色的马甲,虽说穿的很随意,但二爷爷总是让人那么的舒服。

忽然,一个披头散发的小孩,用头顶开箱盖走出来,朝乡亲们抱拳感谢!

大爷说:你去找你舅舅拿点药水喝就好了。

走后,二爷爷帮助过的9位男女更是执“子女礼”送别了二爷爷。这件事在当时也引起了不少的轰动!

……

大爷说:你去到他家,你就问他拿药水,他若是说没有,你就说是我告诉你的。以前我牙痛,我也问他拿过药水,效果很好的。

那汉子脱下衣服盖在竹箱上,装出一副埋怨的样子:各位乡亲好叫人为难,眼下冰还没化,叫我哪里去取桃子?不去取吧,又怕各位相亲生气,这可叫我怎么办?

后来我拿了一小杯回家拌白酒喝,我牙痛竟然当天晚上就好了,睡一觉起来我的脸肿也消失了。我对舅舅的那缸药产生的兴趣,我又去找他,问他那缸药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他把儿子叫到身边说:儿子你来,我老了,身体疲乏无力爬不上去,你替我走一趟吧。

我们村里有一对夫妇,他们依靠种菜卖菜为生,他们十几年过来攒下了两万多块钱,而钱一直都是由男的负责保管。但是那男的喝酒醉不慎掉到鱼塘里,结果死掉了。

舅舅说:牙疼应该去医院,怎么来找我拿药?

外村人找她治病或者来占卜,她是收费的。但是我们村里人找她治病或者占卜,她是不收费的,我们村里人找她帮忙,她只要求我们带一两斤大米去给她即可。

我战友村子里有这么一个“奇人”,无儿无女,属于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平素邋里邋遢、举止怪异,行为举止与他人格格不入,引用电影里的话“一朵奇葩”。总之就是人们茶余饭后谈资的最佳人选。但凡坊间侃八卦绝对是话题的中心思想。

儿子无奈,用手拉住绳子,盘旋着向上攀去,脚随着手向上移动,就像猴子爬竹竿一样,渐渐爬入云端,看不见了。

汉子接过钱,接过吃的,擦干眼泪,装好以后,用手拍打箱子:儿子啊,还不赶快出来谢谢各位乡亲们的恩情,还等到什么时候?

刚到她家门口,就会发现她家的墙上贴满了奇怪的文字,那天我看了很多幅她写的字,但是我一个字都看不懂。我好奇的问她,这些是哪一个国家的文字。

只见他打开竹箱,从里面拿出一团绳子,看样子有几十丈长,从中理出一个绳头,向空中一抛,绳子竟然挂在半空,好像有什么东西牵着似的,竟然没掉下来。

一、专看“积食”的“医生”,是我本家族的一个叔叔辈分的,现年84岁,原先是他父亲传授给他的独门绝技,他父亲去世后他接过了父亲的“医术”,继续为乡邻服务。

不论儿童或成人,谁都可能患得积食,尤其是儿童居多。我叔看积食从不用药物治疗,完全以食消食。即患者积的什么食物,治疗方法是仍用同样的食物,在炉子上焙烧煳殴,然后放面板上用小擀面杖擀成细粉面状,每天取少许分三次温开水送服。一般1~3天痊愈,肚子里不舒服症状消失,开胃大吃。

我对她说的话是半信半疑,因为她以前一直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而她疯的那段时间就一直没离开过村里,我们村里又没有会占卜和医术的高人。她没出过村,她能去哪学呢?

时至傍晚,阿婆放下做饭的活,大概问了一下,让小朋友坐好,脱了鞋,把脚端在手中,轻点试压,问哪疼哪不疼,逮住机会,揪住一个脚趾头一扯,只听嘣的一声脆响,小伙伴立马破涕为笑——好了!不疼了!

那时候大部分轻力壮的人没有还没有外出,孩子们也没开学,人们经常聚在院子里面,围着火炉打牌,聊天,嗑瓜子儿。

她自己竟然也答不出来,她告诉我,她就爱写,至于是什么字,怎么读,她自己也不知道。后来我向她表明来意,她便进房间里拿了一杯白酒给我。

众乡亲仔细一看,原来真是他儿子!

那汉子为难了一阵,说道:我认真想过了,眼下还是初春天气,冰雪还未融化,在人间哪能找到桃子啊,只有王母娘娘的蟠桃园里四季如春,兴许会有桃子,可是必须到天上去偷啊,怎么办?

虽然他走了,但他把善良,把爱留在了我们心中!

众人哈哈大笑,这十冬腊月,桃树都没开花,去哪儿找桃子?众人起哄,好好好!赶紧给我们变桃子。

农村人最爱看热闹,大家一听就兴奋了,赶紧说好好好,赶紧变吧!

对于治病开药的问题,我们村里人是不敢给她治,毕竟开药治病不是能随便拿来开玩笑的事情。但是我们村里的一些年轻人,闲得无聊的时候会找她替自己占卜。

乡亲们又惊讶又疑惑,纷纷慷慨解囊,没有钱的,回家拿了几个大馒头塞给那汉子。

在他死后,他的妻子在家里翻箱倒柜,就是找不到他们攒下的钱。后来她来找村里会占卜的那位大姐,那位大姐要求她拿她老公的衣服和生辰八字来给她,然后替她分析。

就这样,每人半杯,每人一杯的分出去,不到一年的时间,舅舅那缸20多斤的神奇药水,就被我全分给村里人了。

凡妇与神医

可是那天我逛遍她的家,并未发现有任何一尊神的雕像和画像。于是我好奇的问她,是怎么突然就学会了占卜和医术的,她告诉我说有人教她,但是不方便透露师傅姓名。

有一次,我叔叔腰痛,我就想起了我舅舅的那缸子药水。那时候我带着一条烟,用我的三寸不烂之舌,把我舅舅那缸宝贝药水给哄了过来。

我也亲身领教过她的能力,我每次遇到阴雨天气都会牙齿痛,每次都是依靠吃止痛药来缓解。但是那次下大雨,我家里的止痛药又没有了,于是我拿着两斤大米去找她。

战友父亲伤痕累累地躺病床上汪然出涕:“奶奶个腿儿了,咋这么晦气啊!可惜了那四百个蛋蛋了!”

我的二爷爷就像一根蜡烛,燃烧了自己,点亮了别人。

我也是在一次意外中发现,我舅舅会制作这些能治病的药水的。那次我牙齿痛,痛得脸都肿了,吃不下东西,然后去村里的商店买饮料喝。开商店的大爷见我脸肿,就问我:你脸怎么回事,肿那么大一块。

舅舅家和我家的距离也就100多米远,那天我半信半疑的来到舅舅家,刚进门我就跟我舅舅说:舅我牙痛,拿点药给我吃。

二爷爷走的时候,才52岁,我们村的人都说二爷爷是过劳导致的,爷爷总是埋怨二爷爷不懂得珍惜身体,而二爷爷每次都是笑一笑。

她说完那番话之后,我便一口把那杯酒给喝了。然后在她家里坐着跟她聊天,等待雨停在回家。我喝下她给我的那杯白酒之后,大概5分分钟左右我的牙就不疼了,跟止痛药一样的效果。

二爷爷是一个严肃又古板的老师,对待学生从来都是不苟言笑,但他却让无数的学生感受到了阳光,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二爷爷就像父亲一样对待他们。

舅舅:那是药水,治疗外伤,比如腰痛,扭伤之类的药,不是拿来吃的。

这个戏法,估计现在的魔术大师也变不出来吧?但是早在几百年前,就有人亲眼目睹了这个魔术,作者也认为这个戏法耍的神乎其神,有人知道这是谁写的吗?

汉子严肃地说:那也没办法!我已经答应人家了,后悔也来不及了!还是麻烦你走一趟,不要怕苦,万一能偷到蟠桃,一定能得到各位乡亲的奖赏,日积月累,集腋成裘,等你长大了,我一定会给你娶个漂亮的媳妇儿。

她给人看宅子,不用去现场,只让你在庙里买三根香。在她面前点燃,等香燃完。看香灰就能知道你家里哪里不对。

这故事是在部队时战友讲给我听的:

村里很少有人能用得到他制作的药水,听说以前只有个别亲戚能用到一些。而以前村里有人需要时,但又跟我舅舅没有关系的人,都是先经过我们的亲戚,然后在去向我舅舅拿药水的。

我跟她虽然同村,也是老熟人,但是我还是第一次来她家里。在我的印象中巫婆和道士的家里,都会供着一些神人的雕像或者画像的。我认为她会占卜,应该也会供着神的雕像或者画像。

听人说,一看一个准,不知道朋友们有没有听说过这样的看法?

其母背上他匆忙往“神医”家赶,直线距离约有200多米,边走边责备。我紧随其后,十分担心自责,同时也对老太婆的神技充满期待,据说方圆三、五里都来“拜访”。

我们村里有一位大姐,今年仅35岁左右,她能掐会算,会写一些我们都看不懂的文字,而且还会治病救人。很多人都慕名而来,找她占卜或者治病。有人说她会巫术,但是她自己却说自己会的那些占卜术并非巫婆使用的巫术。

我的二爷爷是一位奇人,一辈子没有娶妻生子,临终时却有九个陌生男女执“子女礼”为其送终!

16个小孩当中,有一个是二爷爷从死神中救来的,是我们当地的一个女孩,小孩父亲去世的早,父亲改了嫁,是跟着奶奶相依为命,二爷爷见到她时,她已经9岁了,没有读书,当时她是在一次干农活时候被蛇咬了,小女孩不懂事,也没有告诉她的奶奶,是二爷爷发现她的脚肿的不行,背着她走了2、3里路找的医生。

汉子说:我虽没有台阶,但是我有办法。

当时我看到大缸里面,有眼镜蛇,蜈蚣,变色龙,等等野生的动物,在缸里面泡着。我就突然不觉得是什么神奇的药了,因为这种属于药水,就是很普通的药水,很多人都会制作。

我跟他撒娇的次数都比跟我爹撒娇的次数还多,他怎么可能瞒得住我呢。后来我执意要自己拿,并且看看药,他也没有阻拦我。

村里的年轻人去找她替自己占卜之后,觉得她占卜术还是蛮准的,便开始在村里传,后来在村里一传十十传百的传,结果引来了很多外村人和城里人都慕名而来,找她占卜。

汉子非常高兴,用手捧着桃子拿给乡亲们看,乡亲们满是疑惑,看着桃子不知道是真是假。

二、这个喝酒没有醉过的人,倒没啥说头,也没有什么意义。他今年也80多岁了,身体健康,精神矍铄,每天蹬着脚踏三轮车收买废品。

后来,当地政府调剂,二爷爷回到我们当地,当起了一名伟大的人民教师。而之后的事情就是在二爷爷当老师的时候发生的。

他捧着儿子的头哭着说:这一定是偷蟠桃时,被那看守人发现了,我的儿子算是完了!

舅舅说:就是这些。

变戏法的眉头皱了起来,装作好生为难的样子。

我说:你先给我看看再说吧,我现在牙痛,你把药给我,至于怎么弄那是我的事。

展开阅读全文

宋江被毒死后,吴用为何自杀,为何不重新集结力量造反?

上一篇

现在比特币35000,以太坊1100,哪个翻倍的可能性更大?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农村里有哪些奇人奇事?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