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理解“不懂抑郁症的家人是杀死患者的凶手”这句话?

抑郁症是一种自限性疾病。就是说,即使不治疗,尽管很痛苦,如果患者能够坚持下去,熬一段时间,病情也会自然缓解。

这句话本身有很大的迷惑性,迷惑性在哪里呢?就是大家会拿抑郁症和一般性的疾病去类比,如果一个人得了阑尾炎,及时治疗就能恢复健康,家人的忽视导致病情拖延,确实很可能导致引发其他疾病而死亡,在这种情况下,家人就要为他的死亡负主要责任,但是阑尾炎这样的一般性疾病是一次治疗即可治愈的,而心理疾病的共同特点就是,终生难以治愈,只能通过药物控制和维持。

3-5岁学龄前儿童抑郁症会对游戏失去兴趣,在游戏中不断有自卑自责、自残和自杀表现;

如果一个人得了癌症,没能及时治疗确实会加速他死亡的进程,但是即便积极治疗,其存活期依然难以保证,所以真正致死的决定性因素是绝症,而非外部环境。

“不懂抑郁症的家人是杀死患者的凶手”,这句话看起来有些偏颇,但考虑到这句话讲的是患者已经弃世的情况,所以对家人的审视就显得颇有道理。

我很快撑不住了,决定在清醒地焦虑,和浑浑噩噩地嗜睡之间做出选择,很快我就选择了前者。停药后,头皮发麻了至少一个星期,而这只是我吃下去的那些精神管制类药品的最小的副作用。

那时候我看到了老公眼神中的绝望。是啊,在婆婆的眼里我的老公就是太矫情了,根本没有什么病。

理解是抑郁症患者的救星,不理解情况下的“帮助”,往往事与愿违、雪上加霜。

大部分人都知道我们要学会克制,包括情绪。与此同时,我们也要让孩子知道有情绪是正常的,不能过度压抑。我们要教给孩子的,不应该是如何强迫自己压抑情绪,而是要更合理地处理情绪

一是理解和包容,用亲情的真爱感动他,得到他的信任。

的确,在疾病中,抑郁症患者是委屈而无助的。在周围很多人眼中,抑郁症患者是缺乏毅力,不愿意承担责任,这是天大的误解。他们不了解,抑郁症患者不是无病呻吟,而确实是病了。一点点小事都会牵动他的神经,消耗大量能量,无法承受正常人能做的大多数事情。

1、重视孩子业余兴趣的培养

今天的阳光好暖🌻🌻

后来,病愈后,她想起这一段往事,回想当时她最希望听到的,就是家人说一句:“我们知道你这些年也很不容易,累了就歇歇,别勉强自己。”这样一句话,或许能让当时的她放松下来,大哭一场,然后原谅自己。

一个抑郁症的病人每一天都好比我们人生最黑暗的时刻,在这样的日子里坚持下去本身就是一种勇气,这种勇气同时需要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也许你的一句关心的话,就是患者此时此刻坚持下去的唯一理由!拉她一把,她会感受到温暖;推她一把可能就是诀别。

而对于科学上尚无明确结论的事情,不宜盲目进行归因,特别是这种不懂抑郁症的家人是杀死患者的凶手的说法,属于单方面强加责任,制造分裂,对于病人和家属合作治疗疾病,有害无益,从逻辑的角度来讲,这和抑郁症病人自杀都怪他们自己是一样的,极端化的观点可能更容易得到屁股的认可,但是有脑子的人,需要保持谨慎和清醒。

所以,在节假日,爸爸妈妈应尽量多带孩子走进大自然、走进人群、走进生活,可以爬树、爬山、攀岩、游泳、露营等等,带孩子多折腾,放手给孩子锻炼体力、意志和思维的机会,折腾得多了,孩子对人对事的适应能力也就会更强。

抑郁症是一种自限性疾病。所谓“自限性”,是指疾病发生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患者免疫系统发挥作用,病程可自动停止,渐渐好转。因此,尽管抑郁症很痛苦,但只要患者能够保持信心,坚持下去,熬过最艰难的时期,病情也会慢慢好转。

正如不少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当自己情绪低落的时候,都会回到让自己感到最舒适、让自己最放松的地方走走,回想曾经快乐的时光,给自己打打气;或者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将烦恼抛之脑后,让自己在安心和愉悦中抚平激动的情绪。我们所热衷的事情、所喜欢的地方,就是能让我们心安的栖息站。

在现实生活中,击败一个人的往往是一件微不足道、小的不能再小的事,为人父母的我们总是想方设法给予孩子更多的保护,那孩子自己呢?世界那么大,总要他们自己闯,在保护孩子之余,我们更应该逐渐帮助孩子建立起“自我保护”机制,从小增强免疫能力与抵抗力才是更长远的守护之道。

对抑郁症病友,我最想提的建议是:我们必须学会将直觉与现实做个区隔,要训练自己变得更加理性,服从逻辑而非本能,不能被情绪颐指气使。时间一长,就会习得与焦虑和抑郁和平相处的能力,拥有继续活下去,活得更好的信心。

一位抑郁症患者曾经告诉我,她病情最严重的时候,她的母亲曾经问她:“你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你说出来,只要是我们能给的,都给你。”她说,她当时无言以对,还很愧疚,连死的心都有。

家人应该做的,就是服从科学,学习知识,向专业人士求助。对这种病症的耻感,经常会让家人尤其是患者的家长讳疾忌医,坐误诊疗的良机,导致事态到最后无法收场。最后重申一次,抑郁症是一种并不可耻的病。太多病友不是死于这种,而是死于这种病的并发症,比如亲人的误解和指责,以及自己早已没有心力去克服的耻感和挫败感。

现在想想婆婆封建思想特别严重,总觉得棍棒之下,谩骂之下出孝子。当时她心里脆弱,到了根本接受不了自己儿子的脆弱。所以婆婆只能用浅薄无力的不理解的语言去回应。

我觉得这句话不对。讲个真实的故事有一天门诊来了一个中年妇女给自己的女儿买舍曲林(一种抗抑郁的药),这个女人的的双手都是老茧,指甲里面也全是土,在农村干活的女人都这样,这个女人大大咧咧的,说话的时候感觉像在喊话,我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女人真是一个朴实的女人。也不知道这是她第几次来医院买药了,流程相当的熟悉,登记挂号开处方取药,取完药以后这个女人又回来了找到医生,她问医生:“这个药还要吃多久”医生告诉她,可能要长期服用,听到医生的话女人有点失望,还是不死心的问:“那我女儿能彻底治愈吗?能结婚吗?她都19岁了”。医生说结婚肯定是可以的,但是药还是先吃着,等病情相对稳定了再慢慢减量。听到这里女人就走了。过了几个月,这个女人又来了,说女儿已经订婚了,想一次多拿几个月的药,不然让婆家知道孩子的病不太好,医生拒绝了,因为这类药物都是有严格的规定,女人不依不挠的闹了好久,最后在医生的回避下才消停。又过了好久,我终于见到女人的女儿了,女儿叫小美,见到小美是因为小美病情严重,在家不吃不喝被送来医院的,原来那天医生给开了一个月的药,药完了以后女人想着小美以后也要嫁人,总不能一辈子吃药吧,那婆家早晚要知道的呀,当时小美的情况还算好,于是女人就想着停药试试。小美在停了药物后的半个月都还算正常,可是渐渐的出现了情绪低落的情况,女人也没在意,依旧大大咧咧的规划着女儿出嫁以后的事情,女人觉得女儿嫁出去以后自己的负担也会减轻一点,没心没肺的女人就当着小美的面说出期待小美出嫁,这几年小美也把自己折磨坏了之类的。小美就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在家生活懒散不吃不喝,女人一看小美这样不行呀,谁会取一个懒到极点的人呢?再说再不吃饭就要饿死了,还怎么嫁人?就把小美送到医院来治疗,女人给医生说,想长期住院一次性把小美治疗好,女人觉得住院了总不能治疗彻底吧。医生告诉女人,这个病是慢性病,就像人要吃饭一样,不可能一顿吃饱一辈子就不吃了,需要每天都吃才能不被饿死,还希望女人能重视小美的心理健康,什么话不该说就不要说,小美万一想不开走了极端,后果才叫严重。女人不理解,她觉得患病了就应该彻底根治呀,自己的孩子怎么能不心疼呢?想把日子过的更好一点难道有错吗?她的想法没错,只是她不明白抑郁症是个什么样的病,她也理解不了,明明为了把日子过的更好就已经不容易了,那还有什么时间去抑郁呢?“不懂抑郁症的家人是杀死患者的凶手”这句话太过片面,杀死患者的凶手本就是抑郁症本身,家人也都在拼了命的想要挽救患者,只是没找到正确的方法,一不小心让病症钻了空子。

这句话本身是错的,用不着强行去理解。

所以,我们要鼓励孩子寻找并坚持他所热爱的事情,不要随意扼杀孩子的才气。孩子喜欢做的事情很可能是他的潜能所在,而且因为是他所喜欢的,他会非常投入、自主积极、充满热情地去做,一个有自己所热衷和兴趣的孩子,他就很容易成为一个健康的孩子。

看到这个问题,一下子触发了我的痛点。对于抑郁症无知的家人,真的有可能造成对抑郁症患者的最致命的伤害。

  • 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
  • 我的一个同事,儿子因为恋爱的事情受到家人阻碍,导致心情长期郁闷,长时间下来,就抑郁了,而他的妈妈对于抑郁一无所知,她总是认为孩子是在简单的闹情绪,不仅没有给孩子治疗,而且还每天不停地抱怨孩子,讥讽嘲笑孩子,以至于病情加重,从原来的不愿和人交流,不说话,到后来的打骂人,摔东西,再到后来的失去理智,失去记忆…………,

本来他的病情是轻微的,要是及时治疗,也许很轻松就会治好。结果就是因为妈妈的无知,彻底改变了孩子的命运。对孩子造成了严重的伤害。等他妈妈明白了,了解了,后悔不已,但为时已晚了。

  • 所以作为抑郁症患者的家人,无论是出于对科学的愚昧还是人性的偏见,都很容易伤害患者,直至成为压垮他们生活的最后一根稻草。家人们必须清楚:抑郁症患者是病人,就像癌症患者和心脏病患者一样。如果你觉得用鞭子抽打一个偏瘫病人或者是失去双腿的残疾人,强迫他们马上站起来跑步很不人道,那么你就得清楚,以“鼓励”的面孔强迫一个抑郁症患者开心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质问他们“你为什么这么软弱没用”……等等,同样很愚昧很不人道。
  • 家人应该做的,就是服从科学,学习知识,向专业人士求助。对这种病症的耻感,经常会让家人尤其是患者的家长讳疾忌医,坐误诊疗的良机,导致事态到最后无法收场。
  • 最后重申一次,抑郁症是一种并不可耻的病。也不是什么绝症,只要正确认识,科学对待,大多数人都能康复的。

  • 一位心理学家曾说过,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抑郁症很可能是一种生活习惯,如果你无法短时间内消灭它,就要试着跟它和平相处。人的一生,就是和各种自己无法控制的东西相处的一段旅程。
  • 对抑郁症病友,我最想提的建议是:我们必须学会将直觉与现实做个区隔,要训练自己变得更加理性,服从逻辑而非本能,不能被情绪颐指气使。时间一长,就会习得与焦虑和抑郁和平相处的能力,拥有继续活下去,活得更好的信心。
  • 抑郁症现在成了一个比较普遍的疾病,这几年人们对这种病有了一定的了解,所以这几年人们身边有人如果感觉情绪不太好,就会马上调理一下,甚至会及时主动地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但是由于现在人们承受的压力太大太多,尤其是大学生,脑力劳动者,竞争激烈的行业,还是有许多抑郁症患者出现。所以作为普通人都应该多了解一些这方面的知识,当身边有人得了这种病,要能科学处理,正确对待,别再出现因为身边人的无知,对患者造成二次伤害啊!我是@听悠的时光

对于抑郁症的成因,目前精神医学界认为

迄今,抑郁症的病因并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生物、心理与社会环境诸多方面因素参与了抑郁症的发病过程。生物学因素主要涉及遗传、神经生化、神经内分泌、神经再生等方面;与抑郁症关系密切的心理学易患素质是病前性格特征,如抑郁气质。成年期遭遇应激性的生活事件,是导致出现具有临床意义的抑郁发作的重要触发条件。然而,以上这些因素并不是单独起作用的,目前强调遗传与环境或应激因素之间的交互作用、以及这种交互作用的出现时点在抑郁症发生过程中具有重要的影响。——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 精神科副主任医师王勇

而在现实生活中适度的忙碌,是能让人有一种强烈的充实感和满足感的,因为在忙碌中发现原来自己可以把事情做的井井有条(自信由此而来)、自己认为不可能完成的繁琐事都被攻克了(这是纯度最高的鸡血)。

二是想办法劝说他到相关机构做心理测评,由专业人士评断确定一下。

为什么说这句话是错误的,这就像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我们知道骆驼只能驮五百斤,那么显然给他强加上最后的一根稻草,会导致他的死亡,但是对于抑郁症患者而言,没有人能够准确的知道,他们精神的负荷量到底是多少。对于抑郁症患者的不理解,确实影响到他们病情的发展,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更多见到的,是家属积极治疗,病人却不积极配合的事情。

现代医学观表明,对待抑郁症,要从“生物-心理-社会”三方面来加以考察。其中,“社会”层面的支持必不可少。如果患者缺乏社会支持,觉得不被理解,就会产生被隔绝、被抛弃感。假如这个时候,患者又身心痛苦,对治疗缺乏信心,就会对未来绝望。自杀的意图和行动,往往就会在这个时候产生。

有情绪,首先要理智;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必需有效解决;情绪解决完毕,生活工作常规继续。想要孩子健康接地气,首先爸爸妈妈也要身体力行,我们宁愿要一个拥有正常喜怒哀乐的孩子,也不希望孩子长期自我压抑。

熟不知,亲人不理解的言行,甚至一个轻视的眼神都可能成为杀人不见血的刀。因为抑郁症人,他们平时内心常常是自责,负罪感特别强烈。他们没有了任何的存在感和幸福感,如果抑郁症者亲人不理解,只能加重他们行进行回避,所有的社交活动,甚至有轻生的想法。

世界上没有家人有能力理解抑郁症患者,如果家人有能力理解抑郁症患者,抑郁症患者就不会成为抑郁症患者。为什么有人成为了抑郁症患者?一定是没有人理解当事人,包括当事人自己,没有能力理解自己。

人生几十年,不长不短,在每个节点我们都有可能要面对突如其来的考验,这些考验不仅任性随意,还有可能是“润物细无声”地出现,让人防不胜防。

对于具体的某一次发病,很难讲到底是自身因素还是环境因素影响更大,非常典型的是产后抑郁症,相当数量的产妇会出现抑郁症状,但是真正发展成抑郁症的,在产妇群体中所占比例又不是很大,这就导致我们聚焦于某一起单独的案例,会认为环境因素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但是放到整个群体来看,却又发现自身因素所起作用更大,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大家都抑郁,真正发病的人又不多,毕竟在产后这一特定的阶段,产妇们的经历具有共通性。

一项对抑郁症患者长达十年的跟踪调查表明,有75%~80%的患者多次复发,一些暂时摆脱了抑郁症状的患者往往以为自己治愈了,实际上只是进入了潜伏期,我接触过一些精神分裂症患者杀人的案件,医生和家属都认为他们已经治愈,可以回归正常社会生活,最终却引发了血案和悲剧,抑郁症患者同样如此,在心理疾病的治疗上,外部环境虽然有一定的影响,但是真正决定性的,还是自身的精神问题。

正是因为婆婆的不理解和习惯性的责备,老公当时有过多次轻生的想法。婆婆险些成为间接“凶手”。

9-12岁的孩子表现为空虚无聊、自信心低下、自责自罪、无助无望、离家出走、恐惧死亡;

12-18岁青少年表现为冲动、易激惹、行为改变、鲁莽不计后果、学习成绩下降、食欲改变和拒绝上学。

为什么绝望?一个因素是因为缺乏对疾病的认知,对治疗失去信心;另一个原因,也许更为重要,就是社会支持系统的崩塌。

所以,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家人的理解和包容真的很重要。那并不意味着治愈,但至少能让的内心好受一些,能够多一些能量、多一些信心,来接受病魔的考验,从而能够坚持下去,终获治愈。

婆婆请“刀”下留人!还记得三年前抑郁症老公发病最严重的情景,他流着泪说:“咱们不要再和妈妈说我得抑郁症的问题了,她永远都不会懂我的痛苦。什么东西我们都可以再次选择,但是妈妈是我不能再次选择的,我认命了。”

3、让孩子知道有情绪是正常的

我们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上,走一遭都是很不容易的,无论是抑郁症还是抑郁症的家属,都是深深陷入痛苦之中,但想一想,生而为人就无比珍贵,这句话为了亲情,我们都应该努力的活着,或者是努力的帮助别人活着。

6-8岁的儿童主要有躯体化症状,如腹部疼痛、头痛、不舒服,或者痛哭流涕、大声喊叫、无法解释的激惹和冲动;

这个世界有一种人最可怕,就是无所求的人,有欲望就有动力、有所求就能找到切入口,如果一个人对任何事情都无感,那就危险了。

对于在自己可控制范围内的情绪,我们尽量理智对待,包括转移注意力、自我鼓励暗示等,毕竟问题宜解不宜结。但是,一旦遇到真的怒不可歇的事情了、或者是负面情绪去到了临爆点,我们就要采取有效的排解方式。

我想通了,焦虑就焦虑吧。就像一位心理学家说的,抑郁症很可能是一种生活习惯,如果你无法短时间内消灭它,就要试着跟它和平相处。人的一生,就是和各种自己无法控制的东西相处的一段旅程。后来,我在生活中遭遇过空前的麻烦,也焦虑到去网上搜索“更好的”自杀方式,但最后还是撑了过来。

但事实上,抑郁症的自杀风险又非常高,每年因抑郁症而自杀的患者有数十万人。究其原因,抑郁症患者自杀,其实不是死于病情,而是死于绝望。

所以,爸爸妈妈在自己遇到情绪临爆点的时候,不需要以“为了孩子好”而强迫自己压抑到内伤,反而应该找合适的方式释放负能量。例如:对着录音器将所有的情绪毫无顾忌地发泄出来、将情绪尽情写到白纸上然后狠狠地扔进垃圾桶、对着高山大海将情绪大喊出来等等,都行。等情绪稍微回落,我们再看回这些“爆发的痕迹”,可能那时我们会释然地更自己说:“其实也没多大事。”

综上,患者的社会支持系统在其治疗和康复中占据重要地位;而社会支持系统分成很多层,最近的一层,是亲情支持系统。一位患者,如果处于身心痛苦中,而其最重要的至亲也不能理解他,缺乏耐心和包容,甚至出言不逊、恶言相向,那么,他最后的保护层宣告解体,就很可能生无所恋,走上自杀的不归路。

不懂装懂是抑郁症患者感性与理性、理想与现实相互产生激烈冲突的根源,也是抑郁症患者周围人最容易犯的错误、好心办坏事,也是抑郁症患者自己非常容易犯的错误。他们常常将自己看到的表象、皮毛误以为是本质。绘心桥提醒:眼睛能够看到的永远是冰山一角。关注心理,关注我。

抑郁症者的家人应该做的

我本人就是一个长期的抑郁症患者,我的主要症状就是焦虑,具体说来就是大部分时间都有惶惶不可终日之感,总是抑制不住去考虑那些我认为会越来越糟糕的事情。大部分精力被无端消耗之后,人就无法自如地运用注意力和意志力去做事,或者说,我可能要耗费更多的精力,去做别人看起来很轻松就能完成的任务,比如参加一场交际,比如写一篇文章。情绪和工作效率的问题一旦形成习惯,又会强化自我的负面评价,然后形成恶性循环,由生而起,至死方休。

至于家人,无论是出于对科学的愚昧还是人性的偏见,都很容易伤害患者,直至成为压垮他们生活的最后一根稻草。家人们必须清楚:抑郁症患者是病人,就像癌症患者和心脏病患者一样。如果你觉得用鞭子抽打一个偏瘫病人或者是失去双腿的残疾人,强迫他们马上站起来跑步很不人道,那么你就得清楚,以“鼓励”的面孔强迫一个抑郁症患者开心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质问他们“你为什么这么软弱没用”……等等,同样很愚昧很不人道。

因为年纪尚小,儿童和青少年的自我表达能力和情绪排解能力处于较弱的阶段,导致患上抑郁症的识别率非常低,这就必须要家长多加留意孩子的行为变化。如果突然出现情绪波动大、行为冲动、易发脾气、离家出走、学习成绩下降和拒绝上学等行为,家长就要引起警惕。

这句话在一定程度讲是对的。前段时间,曾有家人在平台上抱怨患有抑郁症的孩子。
抑郁症是心理性疾病,思想沉闷,郁郁寡欢,生活情趣几尽丧失,有的人自杀倾向明显。应该得到各方面的关怀,应该有一个很好的生存环境。生活上照顾,心理上关心,开解心中郁结,做好安慰和引导,切莫语言,行为等精神刺激。病人局限在狭隘的心理境况之中,很难自我解脱。所以,家人应认清抑郁症的严重性,帮助病人康复。若不计后果的刺激病人,不把病人当病人,或误认为病人无病呻吟,不予重视,则害死病人的不是疾病,而与家人有关。

这句言重的话有一定它的道理。我们都知道抑郁症的患者会出现思维迟缓、情感低落、意志减退的三大核心症状。这时的患者往往无法胜任工作,社会功能受损严重,整日宅在家中什么都不想做,其实也做不了什么,这种退化般的感觉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患者,如果这个时候你的家人还说你是装的、懒的,整天在家躺着不工作是故意的……你是一个什么心态?你能承受的了来自心灵的无助感吗?于是悲观厌世的情绪会逐渐滋生,患者认为没人能理解自己,没人知道自己有多孤独、多痛苦,也许真的倦了,就走出了那最后一步。

你好,我是精神科医生,说一下我的看法。

三是家人一定要做好陪伴。做一个合格的倾听者,让他们学会通过和家人聊天,释放压力。

“不懂抑郁症的家人是杀死患者的凶手”是想表达不理解是抑郁症患者的杀手、推手。的的确确不理解是抑郁症的天敌,理解才是抑郁症患者的福音、救星。 怎么理解“不懂抑郁症的家人是杀死患者的凶手”这句话?抑郁症的本质是抑郁症患者被许许多多的心结、抑郁情绪所压垮。解开心结、消化抑郁情绪的前提是理解,家人都有强烈想向抑郁症患者提供帮助的愿望,家人往往不具备提供有效帮助的能力,不理解情况下的帮助往往事与愿违,不理解情况下的帮助往往给抑郁症患者的心理雪上加霜。所以就有了“不懂抑郁症的家人是杀死患者的凶手”的提法。

当一个人不喜欢做某件事,就算他才华横溢,也无法发挥;当一个人喜欢上了某件事,他发挥出来的能力会让你大吃一惊。所以我们要像培植幼苗一样地去培养孩子的兴趣,陪他们做喜欢的事情、支持他发展自己的兴趣,让孩子更自信、快乐。

劳逸结合,是最好的生活方式;“静若次子 动如脱兔”的孩子更显张力。

抑郁症的形成,一般需要一定因素的长期影响,例如家庭因素、人际因素以及学习生活的压力等,其中家庭因素是最常见的原因;其次就是人际因素,所谓的人际因素就是指孩子是否能够在社会群体中感受到自我价值,不少孩子抑郁的源头是遇上了无德的老师,老师的歧视和不信任往往会对孩子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

为什么现代人都容易焦虑、急躁、忧郁?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太依赖电子产品从互联网的虚拟场景中了解生活,不接地气。不少人在玩游戏、看段子的时候还是蛮开心的,总是被逗得乐呵呵,但是过后呢?离开屏幕,迎面而来的却是无限的空虚感。因为真的啥事都没做,严重缺乏存在感和价值感。

2、带孩子走出家门多折腾

所以,既然考验主要来自生活,那么我们就从实际的生活场景锻炼和提升孩子的抵抗能力,要见惯才能不怪。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我曾去北京安定医院就医,向国内知名的抑郁症专家姜涛求助,被诊断为焦虑症,开了一大堆药,让我服药后逐步加大药量。我记得其中还有中成药,取药之后我就直接丢进了医院的垃圾桶——我根本不信中医。还有一味西药叫帕罗西汀,上网一查副作用很大。当时,我直接从北京到河南驻马店出差采访,吃了两天药,每天昏昏沉沉,确实不焦虑了,因为走路都困难,用肘支起脑袋都能在餐桌上睡着,哪有力气焦虑呀?

展开阅读全文

为什么总说河南是中国的地理中心?

上一篇

在紧急情况下打110报警,不知道自己的位置怎么办?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怎么理解“不懂抑郁症的家人是杀死患者的凶手”这句话?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