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情》中的情节在1991年,怎么会这么穷?是否电视剧过于渲染了?

大概98年前后,我坐车去甘肃兰州路过兴仁(就是那个种出宁夏硒砂瓜最早最好的原产地),当时兴仁好像是属于西海固的海原县管吧,正是开春时节漫天黄沙公路两旁都是戈壁滩,光秃秃不见绿色眼望处都是石头。在路上可能水土不服早早和开车师傅打过招呼就在公路边停了车准备方便一下,车停的地方没有啥遮挡感觉不太礼貌抬头看到稍远的地方有间类似窝棚的泥草建筑就走过去了,草房子很小大概几个平米,工艺极度粗糙就是土坷垃磊起来顶子用草苫土凑活起来的(按着我的看法),男人方便小解速度快,我整好了衣服快转身的时候听到了身后草房子里传来的响动,感觉很奇怪,转过身往回走的时候看到草房子有个小门就推开门往里面瞅了瞅,房子里是有人的,很小的空间里大半拉是个土坑,土炕旁边有个简单的锅灶,一个年龄不大的回族妇女带着三个孩子窝在土炕……南部山区的口音我基本都听的懂,这是从刚刚从海原山里自己搬出来的一家人,她男人在水利工地上打工,公路旁边的戈壁滩是她掌柜的(对自己老公的称呼)从某个个村里承包来的,石头挖掉就可以种玉米,……回到车上和同事们说了不太相信,有个同事也下车去看了一次。大家凑了凑大概凑了几百块钱,几包熊毅武方便面,几件车上预备的天气冷穿的大衣,有个女同事自己的棉披肩和大宝蜜,让那个女同事送了去。

多少年过去了,不经意间老能想起那一幕:简陋的房子,黑乎乎的土炕,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泥土锅灶上的一个没有锅盖的锅和几个豁牙子碗,还有那个女人说起话来眉眼间的光彩“这地方比老家好,能拉上吃的水,雨水也狂”……

90年我一个同学来自西海固,是他姐姐把自己嫁掉(和电视剧演的一样,其实相当于卖掉)换的钱供他上学出来的。有一个情节给我印象太深了,刚到学校里,大家集体大扫除,给他一个拖把让他去水房接点水拖一下地,他拿着拖把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后来才知道西海固很贫困,家里是土坯房家里的地板是泥地就不拖地,加上极度缺水,喝的都得省着,哪来的水拖地,他从小到大根本就没见过拖把,更不会拖地。虽然穷,西海固人文化底蕴丰厚,同学写的一手好毛笔字,写古诗词也写得很棒,其他同学自愧不如。别说90年代,都2000年了,一次出差从当地的中卫坐大巴车到银川,当时的车窗户没有密闭,是那种可以推拉的窗户,破破烂烂都扣不严实,更没有空调,当时我记得高速都没有通,路况不好,遇到沙尘暴,大巴车一路颠到银川,窗户里灌进来的沙子把腿都遮了半截,乘客头上衣服上脸上全是沙子,灰头土脸,就像刚出土的兵马俑,那个场景到现在都记忆深刻。当时的宁夏比南方经济发展落后很多,西海固更是宁夏最穷的地方,有的人家只有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真不是瞎说的,电视剧拍的真实感人,提问渲染的都是没经历过那个年代的幸福宝宝,希望我们的日子都越过越好。

该剧已经把当年的穷淡化了许多。宁夏人为了挣钱,跑到内蒙古草原上和戈壁滩上搂发菜的历史了解下。甚至部分地区因挺而走险去贩毒而产生寡妇村了解下。91年别说宁夏,周边的甘肃、内蒙古也有一些地区住地窨子,一家人只有一条裤子一点都没夸张。

看《山海情》引起共鸣的还有一个地方,就是黄沙,记得小时候一到过了年开春,黄沙肆虐,常常早上起来一看,天黄黄、地黄黄,吹得人睁不开眼睛,即使在屋子不出去,也会满鼻孔满嘴的沙子。真的感谢国家在防风治沙及绿化方面所付出的努力,才让我们有了现在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

我就是宁夏川区的,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电视剧已经经过了艺术加工,当时的现实情况远比电视剧里的更艰苦,更落后,条件更差。西海固地区处于干旱少雨的宁夏南部山区,土地贫瘠,多为无法正常耕种的山地丘陵,当地没有任何工业基础,所有的收入都来自于农业。可最大的问题就是当地农业是靠天吃饭,所谓的靠天吃饭就是正好赶上某种农作物的生长周期而又正好下雨且雨不是太小,此时大家采用粗放式的播种方式抢种上种子,然后如果今后的作物生长周期内天气不是太干旱,只有这些条件都达成最终才能收获一点农作物,虽然产量很低但终归有所收获。而我说的这些条件在一个全年降水量只有几毫米的地方基本很难实现,所以也就意味着大多数年份这里的人们收获都很少甚至全年颗粒无收。所以,91年的时候这里人民的温饱都没有解决并不是夸大其词,是真实发生的,不只是吃饭问题,更严重的是喝水问题,如果一个地方的人连混着羊粪、杂草及树叶的雨雪水窖里的水都不够喝,你还觉得当时的穷困是夸大其词吗

其实剧里还有很多内容不能加进去的,比如说少数民族的矛盾,固执,个别人的蛮不讲理,这些都没法演,移民现实比电视剧演的严峻的多。

一看你就没来过西北。我是陕西人,我老公更是是陕西宝鸡农村人,80年人。他看这个片的时候就特别有感触,说他小时候到上小学不记得是几年级以后,家里才有电,之前都是点煤油灯。小时候也要拉着水车去买水,为地里放水大人打架闹事是常事,小时候一年到头能吃上一两顿肉就算好生活!我婆婆昨天和我们一起看这片,更是都流眼泪,说想起那会的穷日子都害怕。所以到现在我公婆生活还特别节约!

我是西海固人,我有发言权,别说91年,剧里的场景可以说一点也没有夸张的地方,甚至比现实好的多,确切来说背景更像90年代末期,而且有些情节我知道是真实存在的,比如只有一条裤子的事。到2000年还有进门家徒四壁,坐的地方都没有的家庭。

我是74年的,家在陕西关中农村,我们这里比宁夏好点,电通得很早,从我记事起家里就有电,但是限电,白天没有,晚上才来一两个小时。印象最深的还是缺水,我们村最初没有机井,吃水要到邻村去拉,我最害怕拉水,因为要走很长一段很陡的上坡路,父亲在前面拉着架子车,我和哥哥拼着全力在后面推,拉一趟水下来真的累个半死。后来村子打了机井,离我家不远,一到放水的时候,用架子车拉水的,拿桶担水的,队排的很长,一般下午三点放水,十二点都开始排队了,为拉水吵架打架是常事。水来的不容易,所以用起来也就格外珍惜,记得小时候,早上洗脸一家人只用一脸盆底的水,洗的晚时水都成黑脏的了。洗衣服只能用平时接的雨水洗,夏天时就去涝池洗,就是下雨的水形成的一个大池子,大家都在那里洗衣服,尿布、内衣、外衣、鞋子通通都在那里洗衣服。直到88年家里才通上了自来水。

我就是西海固人,85年出生,九几年没电很正常,用的煤油灯,吃白面只有过节才有得吃,平时就是土豆,及其他杂粮,印象最深刻的是吃黄米饭,上顿下顿都吃黄米饭,量不够,里面加土豆,那玩意吃着扎嗓子[捂脸],现在有些人还怀念那时的黄米饭,我是一点都不怀念,穿的衣服补丁满身,剧情中把这点好像没体现出来,可能道具不好找吧,一条裤子几个人穿确有其事,家里兄弟姐妹四个,早上起来吃馍馍(解释一下,馍馍就是饼子,馒头之类的,当然白面馍馍很少见),吃那玩意不想现在你想怎么样吃就怎样吃,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兄弟姐妹几个洗完脸(洗脸的细说一下:脸盆里面倒上水一家人挨着洗,因为缺水,顺便说说怎么个缺水,那个时候老天吃饭,靠天喝水,只有下雨了才有水,所以平时下雨就把雨水收集起来,当然光用盆子,罐子肯定不行,在地上挖水窖储存雨水),由妈妈把馍馍篮子,(从高处取下来,为什么放在高处呢,怕我们偷吃,因为缺吃的),一人分一块馍馍吃,回忆起来太多太多了说不完,上班去了[捂脸]

2016年还是开车去兰州,也是老路线,公路两旁都是漫山遍野的硒砂瓜,当年看到小草房的那个地方已经是几十户人家的居民点了都是一砖到顶的大瓦房!我想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中国人还能吃苦耐劳逆来顺受的人了,只要有一点点希望这些普通再不能普通的人就会活出精彩来!

要知道陕西还是西北几省里条件算最好的,其他甘肃宁夏青海比起来肯定更苦,何况是贫瘠甲天下的西海固地区!

后来几乎隔一年去一次西北,每次经过那里,都会搬一些东部的干粮火腿肠之类的下去。

我觉得应该是真穷,没有过于渲染。91年我在新疆当兵,已经军校毕业提干了,战友同事好多都是陕甘宁一代农村人,提起家乡,那是一个字“穷”,我们科室有一个战士,他每天都注意关那个水龙头,如果谁要关不紧他都要给它拧紧了,他常说“太浪费了,我们老家吃水都成问题,一年才洗一次澡”,他是甘肃人,还有任医生,山西人,老家也是吃水窖水,还有一个姑娘嫁了我宁夏藉同事,回了一趟老家,感慨万千,“没想到他家能穷成那样?一家人都穿着部队的旧军装”。他们从部队复员转业基本上都是就地转业不回老家,除非级别高的按政策可以进省会城市。直到现在还有我同学,号称“新疆第一扶贫书记”,长期在南疆扶贫,提起穷他跟我们说“你们无法想象”,我弟媳也是机关的,经常被派下去扶贫驻村,一去就是几个月,工作太难做,现在就盼着早点退休了,扶贫工作太难做……

这个穷,应该是已经刻意处理过了的。我记得第一次去大西北是2003年,第一次带队去西北执行训练发射任务,因为带有超级超限的重型车辆,专列要走固原中卫一线绕道去兰州,一路上只有中卫一个车站可以加水,在一个无名小站停的时候,我们下来到村里买点东西(方便面吃多了),唯一的商店里只有几瓶酱油和醋,糖果,啤酒只有一扎(那个时候部队还没有禁酒)。因为涨袋(大气压的原因),方便面都鼓起来了,箱里放不下,就拿去和老百姓换黄瓜西红柿,那里的老百姓也朴实,真的就和电视里演的那样,有个一包方便面换了一篮子西红柿,觉得过意不去,回来抱了一箱方便面去给村民。村里的大嫂竟然从来没有吃过方便面,连连感谢,非要把家里所有的黄瓜西红柿都给我们。唉!那场面,至今想起来都想哭,那可已经是新世纪了啊。

退役好几年了,真的再想过去看看

展开阅读全文

红辣椒突破64元,白菜成“贵族”,为什么土豆价格不涨呢?

上一篇

心脏病的患者,在生活中需要注意什么?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山海情》中的情节在1991年,怎么会这么穷?是否电视剧过于渲染了?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