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欢和费玉清论音乐才华,谁更高一筹?

刘欢费玉清之间,单论音乐才华,很明显刘欢更胜一筹。

  艺术里最大的两个方面确定了神韵为上的基调之后,作为次要艺术部门,音乐方面,中国最高等级的音乐,不可能是交响乐曲。 

费玉清演唱才华当然是音乐才华,但扩展到写曲作词的创作的音乐才华上,与刘欢相比真的差距很远。经过查找资料发现,刘欢在中国观众心中最耳熟能详的歌曲,基本不是刘欢创作。

《千万次的问》荣登北京音乐台排行榜连续十二周的榜首。而收录此曲的专辑唱片也突破了百万张的销量 。在这一年的抽样调查中,刘欢的知名度已达87%,此时已然登顶内地男歌手的顶峰。

先说刘欢,最早听他的好汉歌得知,感觉没什么好歌了,08年奥运会让他主唱是因为内地没什么拿的出手的正规歌手。其实他的唱片销量一般,这几年综艺节目露脸比较多,挣钱而已。再说费玉清,费玉清费玉清唱歌真好听,在八九十年代就红边港台东南亚了,那时候南方很少有知道刘欢的。95年跟他哥哥主持龙兄虎弟,很多港台歌星大咖,元老都去捧场,很多像王菲张雨生吴宗宪大小s,都是小弟小妹级别的。周杰伦以前还是靠他们吃饭呢,当时费家一句话就能把周杰伦封杀了,现在是互相提携而已谁没个老的时候,周杰伦还能红几年!在我心中费玉清的歌比刘欢强,他模仿很多歌星的小唱和主持的节目我都喜欢

  你,应该是世上最单纯歌者,从以前到现在,以致长远将来,无论唱了什么歌,你都不曾、不会,自诩担负引导大家精神任务,更不致,自以为是,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你,只是享受唱歌带来的快乐,更享受歌唱带给群众的快乐。 

  非常高兴这个世界上能够和他一起存在,也感谢现代媒体。我们可以享受到这样的可贵的珍品。 

费玉清能够在中国流行数十年,直到今天仍然有较大影响力。综艺主持节目“污妖王”的段子手不论。费玉清在音乐上面能火爆,主要是清澈的音色,过人的唱功,和背后音乐公司打造推动。

  你,苦练经年,踌躇满志,精雕细琢,不就是,为了货真价实,掏心掏肺,呈现你向往的黄金年代,让你心心念念的美好,不再是堆在卖场花车乏人问津的廉价历史,而是,一首首辉煌经典,一声声告诉所有人,故事,延续。 

  在于他的才情。也许你们会被我吓一跳,怎么说出这么抽象的名词?且听我说道理。 

  费玉清实在是这方面的天才。听他唱歌三分钟,你就不得不服:这种人,天生出来就是唱歌的。他那里是唱歌,其实是在熨音。被他唱过的歌,从某些方面来说,美感已经被发掘完了。 

一个音乐人到底应该怎么来衡量,本人认为一般分成歌手和创作人两种情况。歌手基本属于背后音乐公司,专门请最专业的作曲家,作词人量身打造歌曲,音乐公司将这作品交给歌手来演绎。

  这也是说:拥有善于观察的眼睛,可以成为画家,但是不能成为艺术家。艺术家必须同时拥有最敏感,善于想象和概括美的心灵。这是艺术家之所以成为艺术家的原因。 

  中国美学哲学不可能使中国产生交响乐风尚。尽管我们知道南朝时候我们已经掌握了合声技巧,然而那种形式对于中国审美情趣来说实在太遥远。我知道,如果在唐朝,那种浑雄的气魄,足够可以凝练出一种交响性质的东西,然而,一旦民族气魄衰落,后世只能被约束在已经约定俗称的标准里。 

大陆的名头多,称呼多,艺术家呀,大师,歌唱家,一大堆响亮的名头,至于实力和武术大师一样,上不了台面,没看到那方面出色,别跟我吹这也懂,那也懂,你倒是把成绩亮出来看一下,刘唱了几首歌,说实话很一般,声音也不怎么好听,只能在大陆唱唱,出了大陆,其他地方的人欣赏水平低可能欣赏不来他的东西,。其他方面也没什么多大个成就。我看都把他说成大师,这样家那样家的名头有一大堆。港台不爱称艺术家,歌唱家,像,黄沾,顾家辉,台湾,小哥,邓丽君都不称家,也不叫大师,。至于谁厉害,走出中国就知道了,在家里吹得再厉害是没用的,是在欺骗自己。

  每回论断你的音乐风格,终归无解,任何自变量及因变量,加减乘除,方程式无限架构,等号后面只有一个字,美。  

  他的歌唱是一种人文现象。分享这种现象,你我幸何如之。 

刘欢却写过非常多歌曲,而且大量影视剧创作了歌曲,甚至是影视剧的原声配乐,水准极高。

  因此,中国最高等的音乐,向来就是单声乐器。而且,丝不如竹,竹不如肉。也就是说:人声就是最高等的音乐。而且,那也并非讲究形式(任何艺术部门,讲究形式在中国就是下等之极)的艺术歌曲。  

及至今天,刘欢还在音乐领域里进行探索、提携后进,这些成绩,可不是段子手随随便便就能比拟的。

关注令狐伯光,带你了解影视娱乐大小事!

  真正的有才能的艺术家,他必须先在心里有那个所要表达的艺术之‘真实’,才调遣技巧把它表现出来。这个心中的‘胸有成竹’,才是艺术家的价值所在。高超的艺术家都先得心里有意境,才可以创造出美妙的作品来。  

费玉清的音乐才华主要体现在演唱方面,他的清澈歌声、演唱方式,以及充沛的情感,都给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可谓是华语乐坛独树一帜的“深情唱法王子”。

  那么,他的个人特点在那里?  

  他们拥有惊人的天赋。中国的最高等级的艺术,都必须由具备超人天赋的人来完成。学院派永远不可能产生最高级的艺术,至少在中国是这样。 

费玉清另外一首代表作品《梦驼铃》,词曲作者依然不是费玉清自己。除此之外,费玉清其它代表作品:《南屏晚钟》《真的好想你》《千里之外》等等,词曲作者都不是费玉清自己。

上图是费玉清在中国观众最耳熟能详的歌曲《一剪梅》,词曲创作同样不是费玉清。

更多关于华语音乐的问题,欢迎大家关注讨论!!!

刘欢的音乐才华非常高能,是集作词、作曲、编曲、制作、演唱和教育于一身的全能型人才。而且一出道,刘欢就肩负了“重任”,亚运会、奥运会、春晚,都有刘欢歌唱的身影。

刘欢算是踏着80年代内地流行歌坛起步春风的那一拨,最早开始扒带翻唱,比方说他翻唱齐秦作品,就是一段黑历史。

  「一朵睡莲开在我的身畔,阵阵风儿轻轻拂着你的笑靥」,人生相遇,或许只有轻轻一句「原来你也在这里」,但具像与神往是完全不同感受,亲临你演唱会现场,甚至近距离与你握手交谈,才感受温厚自在的你,真所谓不增不垢,若即若离,一尘不染,却亲切可人。 

  宏观形容,你的歌声,优雅、矜持、自傲、冷静、开朗、大气,左右逢源,四面八方,多采多姿,淋漓尽致,这也解释,为何你诠释每首歌曲,所呈现美感,是无法形容,无与评比,独一无二的费玉清风格。 

  丹纳《美术哲学》开宗明义说:MiguelAngel的典型是在他心中,是在他性格中找到的。  

  费玉清真正把唱歌作到了一种生存的方式。他的歌声里有一种任何其它歌手都无法拥有的真诚感,那种灵动如飞,直达真实的感觉,是绝对唯一的。他绝非一个形式主义者,虽然他是唱‘美声’,但是如果形式美丽,但是内涵缺乏,也只是空壳一块,何足道哉。其实,就纯技巧上,费玉清只是多了点黄梅调的底子。其实也并非遥不可及。戏剧演员唱流行歌曲的何止数百,但是只听到一片毫无内涵的‘转音’和‘拖腔’,亢龙无悔,往而不复,哀而伤,乐而淫,听了简直是受罪,那里有一点点灵味可言? 

狮子王以一句“你太累了,也该歇歇啦”彻底败坏了我的胃口,这等垃圾歌也能算创作?刘欢的歌我只听一首《弯弯的月亮》,这还是李海鹰的作品,其他都是垃圾!刘欢早就该歇歇啦!

上图为费玉清首次发表歌曲,作词写曲者皆为刘家昌。

费玉清代表作有:《梦驼铃》《一剪梅》《相思比梦长》《晚安曲》《长江水》《船歌》《水汪汪》《我在你左右》等等。

  唱盘悠悠轮转,我这一方斗室,掀起长江巨浪,传来沙漠驼铃,你,走过春天,走过四季,黑胶成为古董,光盘代之兴起,花花世界,鸳鸯蝴蝶,你,坚守本分,痴心只为,唱歌,是你最初与最终愿望与念想。 

  我赞成无名提到的,费玉清性格,兼具足够审美情趣和敏感审美心灵。 

仰脖儿唱歌的费玉清来自于“综艺家庭”,他的哥哥、姐姐都是台湾娱乐圈的名人。虽然后来姐姐出家,但还是提前把费玉清带进了“圈子”。

  不必多唱。来一句吧。音色不重要,曲调不要紧。你给我一点韵味。不要小看这一点,不是我狂妄,能够唱到使我感到有韵味的中国歌手,至今只有两个:邓丽君和费玉清。仅此两人而已。费玉清还稍微更胜一筹:他天生拥有庸懒的气质,比邓更加不带一丝俗气。 

刘欢还是“中国影视剧主题曲第一人”,他唱过的主题曲不仅传唱度高,而且几乎每一首都是经典。此外,刘欢在东西方音乐交流和音乐教育方面也颇具造诣。

 转一篇乐评人的文章

  所以我认为,费玉清是珍贵的。这样的歌者实在可遇不可求,华人世界里,只此一人而已。 


原因正在于,刘欢是一名会独立写曲,作词,演唱,甚至编曲和为影视曲配乐的大师级别人物!!!

近年来,费玉清还活跃在国内某些电视台,刘欢则热衷于音乐教学,培养音乐人才,为中国的音乐事业作出重大贡献!

  不经意在山林里听到的那么一两声声韵,足够可以使一个具有真正艺术心灵的中国文化人感受到任何一部交响乐巨作所蕴藏的美感和能量。在一个相信‘兴至而归’的民族,这并非是一种故作姿态的事情。能够随心所欲,悠然自得是中国人都向往的境界。 

刘欢的代表作有:《心中的太阳》《少年壮志不用愁》《我和你》《千万次的问》《弯弯的月亮》《从头再来》《好汉歌》《天地在我心》《这一拜》《过把瘾》《在路上》等等。

  这是说:最美的抽象典型只有存在于艺术家的心中,现实中的任何模特都是不完美的。艺术家必须提炼最所观察的物体和现象的突出的人文特征,赋予其美学意义。因此,美术艺术作品高于现实,却必须来源于现实。这是艺术之所以为艺术的原因。 

  费玉清的声音从技术上来说,比较高亢清脆,声线从下到上比较统一。转音,真假声结合,变调等等技巧都过硬。另外,乐感非常好,节奏和旋律都可以非常轻松的掌握。但是具备这些条件的,不要说浩瀚的大陆人才市场,就算台湾范围里,也可以说出好几个超过他的。比如说声音高这一特点,张雨声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小哥无论如何这点上不能和他相比。而声线更加完美的,有唱诗班出身的张信哲。其余真假声等特点,各种地方戏曲的二三流演员都可以达到或者超过费玉清了。 

  这句话,成为我浅薄的文艺理论(如果每个人都有权利拥有自己的文艺理论的话)的最核心思想。 

刘欢为中国影视剧所写的原创歌曲,数量还有很多。大多数还是中国影视剧史上水平很高,非常经典的影视剧。这些歌曲的质量到底如何,相信不用赘言。而且,一旦谈到刘欢为影视剧写歌,配乐,必然少不了这部剧。

《费玉清征服我的不是音乐技巧而是才情》

  音乐和绘画稍有不同。音乐不具备模仿自然的功能。美术作品展现一个自然物体,虽然是经过提炼和综合的物体。但是音乐本身不具备任何模仿对象可供参考。音乐是最特殊的艺术形势。比文学还要抽象。但是音乐依然是依靠表达一种关系来战线美感的。 

  不过,对你言之,这样叙述,实为不可承受之重。 

  费玉清把人的感情在心里捏合成一种活生生的典型。这种典型叫做空灵,叫做幽雅,叫做飞扬,叫做欢乐,叫做大漠明月,叫做晚春绿湖,叫做雨后空谷。这种典型才可以不朽,才是真正的音乐。 

以费玉清与叶瑷菱在「清音乐」合唱「最后的温柔」为例,作词李子恒,作曲陈小霞,两者均是流行歌坛名家,词曲架构简洁利落,但很有层次,歌者照本宣科、平铺直叙,就能博得掌声,但偏偏遇上费玉清,他就是要按自己牌理出牌,于是,温柔的愉悦展开序幕,短短二三小节,幽默的慵懒已经情趣盎然,副歌开始,「不要再编织借口,就让我潇洒的走,虽然你的眼神,说明了,你依然爱我..」,爵士节奏下,整段花腔美声,高而不尖,飘而不散,清而不薄,润而不浊,小试身手,风华无限。

  我同时也是一个交响乐爱好者。中国音乐在神韵上超过西方音乐实在不可计算。最高级的交响乐大师的最成熟的作品,都在试图达到一种抽象的神韵标准。然而他们用大幅篇章努力刻画的境界,远远不及费玉清唱三个字。三个字,仿佛一只白鹤从容从一只大象背上直冲青天。不相信?听花心的‘有几何’和‘几多愁’。你只能相信那是本来大自然就已经安排好的样子了。 

  如果光有技巧就能够有艺术的成功,那么我们只能承认世界上只存在好的照相机而没有好照片,有好的颜料而没有美术作品,只有好的乐谱而没有演奏,有好的歌曲而没有演唱。 

  「啊,我为你歌唱,我为你思量..」,余音袅袅悬宕,夜阑人静,万籁俱寂,我分外感觉,黄沙吹老了岁月,吹不老你的兴致,你,所有坚持,在在预告下次精采,谆谆提醒,美丽,尚未临界,风华。

  因此,音乐艺术家除了技巧之外,还必须具备足够的审美情趣和敏感的审美心灵。 

费玉清70年代出道,最早进入海山唱片,这可是华语乐坛上古董级的老唱片公司了。旗下代表姚苏蓉、尤雅、凤飞飞,费玉清基本上也是沿袭了这些老牌歌星的路数。代表作《一剪梅》《梦驼铃》《凤凰于飞》《在水一方》。

刘欢vs费玉清:如果问题指的音乐才华是音乐创作能力上面,那么刘欢几乎是吊打费玉清,因为,费玉清是成就很高的歌手,但刘欢却是成就非常高的创作人。

不用说:就是刘欢好的多!因为一个是承先启后的好!另一个是空前绝后的孬!因此没有存在可比性!乌鸦能与凤凰比?????

纵观小哥费玉清,始终都是四平八稳的小调楷模,不论容颜还是曲风,一辈子吃老本都没怎么变样,这点跟蔡琴阿姨比较像,要不是后来周杰伦在《千里之外》找他合作,千禧年之后能不能返春都是个未知数。

  自在平实的费玉清,很容易被人忽略,听懂费玉清,不难,却绝对在电光火石刹那点通灵犀,错过就错过,就当少开一扇窗。 

  一路写来费玉清,始终拿捏分寸,无意将费玉清无敌化,更避免将之神格化。 

  最近看了一个节目,里面有一位钢琴快手。此人演奏钢琴速度相当之快,但是我当时脑海里第一跳出来的,却是古龙小说里经典的场面:一个剑招很快很华丽的少年,被告诫说这种剑只能用来屠狗砍木头。  

只论音乐才华,刘欢险胜费玉清。

《弯弯的月亮》《好汉歌》(水浒传)《笑傲江湖》《年壮志不言愁》《从头再来》等等。

  有特殊天赋必然带来做这件事情时候的愉快心情。愉快的心情足以使感情流露。费玉清唱歌时候时时刻刻流露出来的从内心里喷发出的强烈情感,我认为这才是他最足以骄傲的地方。高音可以有更高的,但是感情的抒发,就立刻有真伪之别了。他唱歌时候,简直是人歌合一,你只听到喜悦,惆怅,悲哀,狂放,潇洒,迷惑。有时侯会沾沾自喜,有时侯还会悲天悯人。 

中国大陆因为历史的原因,流行音乐发展史晚于台湾。费玉清在70年代便已经出道,80年代就到了达巅峰期,90年代维持。中国改革开放是1978年,刘欢出道已经是1986年,巅峰期贯穿整个90年代。

费玉清对比刘欢的音乐才华,这“音乐才华”当然也包括演唱会演绎歌曲的才华。刘欢和费玉清的嗓音音声,相信双方歌迷和普通听众会觉得各有各的好。但如果将“音乐才华”拓展到能够自己独立写曲,作词,刘欢基本会吊打费玉清了。

  「美好的旅程,也藏着寂寞,到现在才懂得」,你,不禁叹息,过去东征西讨,南来北往,难不成日落西山,叶落滚地,大侠功力非凡,但玉树若不能临风,气韵再长不能游走全身,江湖虽然期待,断难继续笑傲,不若封刀挂剑,洗手归山。 

  对中国艺术稍微注意一点,就明白中国美学重抽象,重视综合,不耐烦分析。在意意境的表达,对于细节的描述就缺乏兴趣。这点审美情趣,在各个艺术部门都有显著表现:文学上,稳坐文学第一宝座的一直是语言之精的诗,而诗中,虽然抽象的神韵派传统上不如写实的‘现实派’来得正统–杜甫是头号大诗人–,然而那是唐朝,一个中华民族力度到达了鼎盛时期的时代,那个时代里,所有中国人吐露的,抒发的,塑造的,描绘的,感受的,都无不凝聚着一种无比的雄壮大度,但这却绝非野蛮的粗壮,而是精神深处所发的一种生命能量。力量大,神气完足,就可以使绚烂而不浮华,平淡不单调,奇巧不勉强,婉约不中空,深刻不造作,纯净不苍白。反正,各种感情色彩都调用到了尽,各种姿态声音都感受了个够。那种意气风发,风姿勃发的金色年代里,浪漫的更加惊世骇俗地瑰丽,而写实的风格也是那样的迷人。杜甫本就是浪漫无比的。然而,不幸的是,后世之中,中华民族力量衰落,就越来越拘泥在主义里了。浪漫的尚且不怎么有想象力,写实的就只是为了作诗而作诗了。这是文学。 

说句心里话,拿着刘欢跟费玉清比较,其实并不是一件多光彩的事,起码推几个台湾能创作的流行超巨来对打(齐秦、王杰、童安格),不管比不比得过,起码都在水平线上。

费玉清不擅长创作,但经他演绎的经典太多了《一剪梅》《梦驼铃》《原乡人》等数十上百,岂是刘欢能比的?!

  好吧,我直接说了吧:中国音乐,最高境界就四个字:一声,一韵。 

  看了一些网站上朋友们的文章,觉得还是有人没有能够领悟到费玉清的重要性。我想指出的是:费玉清已经达到了中国音乐的极端。而且可以好不夸张地代表上个世纪中国音乐的成就(中国音乐成就不可能从作品创造上来获得,只能从艺术创造者本身来获得。中国画的高峰是在等待线条天才的出现,而非任何新技巧和形式的引入。)从任何方面来看,都已经是尽善尽美了。他的唱歌已经上升到了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唱歌:那就是歌唱本身。反璞归真,他的境界已经一尘不染。所以我觉得他表示有交响乐团伴奏和去了几次大剧院就感到气质增加了,其实正好相反:他过那里,使那些地方蓬壁生辉了。但是费玉清自己也许并不知道自己的价值,本来:中国文化里这种例子太多了。 

  「乌溜溜的眼睛水汪汪,闪来闪去像那水荡漾」,好自然的生物链,你,有唱歌细胞,这世界被你丰盛点缀,你的歌声,与人类审美经验结合,因应而生欣赏与赞咏,是模仿,是继承,是传播,是生存方式沈淀,是共享价值观,是,文化建构与延展。 

  费玉清表现的美感,说不完的 

  我始知,红尘属你最痴心。 

费玉清,中国台湾知名男歌手,主持人。1973年开始歌唱事业,1977年推出首张专辑《我心生爱苗》,1984年以一首《梦驼铃》获台湾金钟奖最佳男歌星奖。接连有很多歌曲演唱获奖,如《一剪梅》《相思比梦长》《晚安曲》,有“金嗓歌王”之称。费玉清不仅歌艺好,演技和口才更是一流,他绕粱三日的清亮歌声,很受全球华人男女老少的喜爱!

  这种特殊的天赋决定了费玉清的不可模仿性。他好象最高层的学者,已经到了钱钟书所谓的‘性情和学问已经混为一体,你学也学不来的’的境界了。又好象王羲之的字,笔法层出不穷。所以模仿者可以模范一首歌到乱真的地步,却永远不能代替费玉清,是因为费玉清变幻莫测,他是以感情驾驭声音,看似不变,其实每首歌都在变化,音色只是次要的,可以信手拈来。真正需要表达的快乐和美感绝不重复。费玉清表面看起来千篇一律的歌曲,其实没有一首是类似的。你学得了那一声一韵,但是费玉清心里还有十万八千种变化,这种骨子里的底蕴,有谁学得了?有很多歌,根本没有不可及的高音,但是没有人可以学得好,道理就在这里。相对而言,张信哲的歌曲很好学。因为他几乎没才情,光靠技巧。音色来来去去那一种,好象书法里只有一种笔法,被模仿象了之后,立刻被抽干,没有一点价值了。真正的大师,又怎能如此?! 

  他的歌唱可以成为艺术珍品,相信在一百年后会被同任何最优秀的绘画线条相提并论 

  还需要指出,直到现在,费玉清最好的专辑还是晚安曲金曲集。这是上个世纪难得出现的中国文化产物里真正达到了唐诗境界的东西。当然那指费玉清的唱。鲍比达的编曲概念不错,但是操作太俗。稍微用点竹管加一点点敲击乐器和一点点丝就好了,弦乐和钢琴用得手法太滥。虽然我很讨厌给音乐配上图画,但是当你听多情总被无情伤的时候,很难不看到大漠圆月的图画。说费玉清唱歌只是使你想象到一个画面,那么他的水平就很糟。但是他的唱能够使你猜测那种沙漠是怎么的一种沙漠,月光是怎样的月光,而且你应该怎样站立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中,那就是他的高超了。你怎么能不承认费玉清是一个诗人?你念一念‘我的眼里有满天风沙’,念了就知道了。何况是唱?更何况是他唱过你就放弃所有其它可能性?再更何况他一唱,你就五体投地承认:必须用唱的(而不是念的)?九个字,费玉清超过柏林爱乐的马勒第九交响乐全部。(但绝非说中国音乐超过了西方音乐。这点很重要。) 

  「为何挥不去,为何抹不走,怀念故乡情,怀念故人愁」,历史大浪层层迭迭,淘尽多少英雄好汉,江山代出轰轰烈烈,转瞬留与后人评述,你,费玉清,再简单不过的爱歌人,因缘际会,水到渠成,炒热所有华人心头,凝聚所有华人意念。 

  通常人们这么介绍他:声音温润如玉,人似风中玉树等等。不错,这些的确是他的特点,但是如果仅次而已,也不值得使我费心去找他的CD来收藏。  

  我觉得真正的音乐,不是来自技巧上的。  

  「是爱是恨我不知道,过去的事,真是叫我忘不了」,只要是好歌,无所谓谁的,每个歌手都可以有自己的版本,而你,费玉清,更是拿的出,绝顶版本,从来显现独特审美观,饱含人文色彩,浓郁诗情画意,信手拈来,呼之欲出。 

刘欢,流行歌手,著名歌唱家,知名音乐人,大学音乐教授,集作词作曲,编曲,创作,演唱和音乐教育于一身。他演唱很多歌曲在中华大地广为流传,经久不衰,其创作演唱的很多歌曲都获奖。因在流行音乐方面的成就,被誉为大陆地区最具影响力的“音乐教父”超级巨星,在华语乐坛极具影响力。

  费玉清是一位歌唱艺术家。他对一首歌曲心里有那种不可言语的美感体会,而且拥有足够良好的物理条件表达出来。对于我来说,前者还更加重要一些。费玉清的唱歌,对于每个音符和歌词的处理,可以体现出他对于音乐关系的极端的敏感。处理的音乐中有内力,费玉清是一把高手。看似信手拈来,其实你却不能改动分毫其半分的结构。正如同最高超的书法一样。 

  「美丽的夜色多沉静,草原上只剩下我的琴声」,星光点点,清风徐来,你,收起年少高亢激昂,轻颂柔情蜜意,带来不问苍生宁静超然,愉悦恬适,几分恍惚。 

  听费玉清的歌,我只听到韵。他的歌唱可以成为艺术珍品,我相信在一百年后会被同任何最优秀的绘画线条相提并论。我相信费玉清真正拥有一颗艺术的心灵,还有,非常纯真的心。要描绘他的歌曲的境界,我觉得文字不可能。因为如果可以描述,那么就只需看文章好了。我自信可以写得一手好散文,但是那不过是一点文采的堆砌而已,离开费玉清的艺术境界还很远。(不,其实说很远不对,因为如果只是远,就努力还可以到达。问题是:费玉清恐怕是不可及的。不是通过上课,训练就可以超越。你要超过他,必须拥有更好的天赋,更好的领悟能力。但是我个人怀疑:这几乎不可能。)  

  所以费派唱腔,只次一人,不会有传人,因为无技可传。都是依靠心领神会,领悟的东西。费玉清本人大概也是位比较痴的人。他是一个天生的‘主流之外的人’。这样一来,又给他增添了很多神秘色彩。 

  「今天,今天,有我为你作伴,你会觉得每个梦儿值得留恋」,面对面的你,没有慑人架势,举止细致和绚,谈笑风生,织成锦绣无边,唱着歌的你,专注认真,从容不迫,当你直起脖颈,眼光抬高45度角,声音自胸膛,经过鼻腔,升至脑门,完成共鸣,穿入受众耳膜,敲开层层心扉,邀请所有人,陪你一起,了解并享受音乐简单与纯粹。 

  费玉清表现的美感,说不完的,浑然天成细镂风流潇洒,足以放进文化层次,与文学、美术、戏剧,等量齐观。这等层面,宏观时下其它歌者,难以解读。

《甄嬛传》作曲、制作人,主题歌《菩萨蛮》、《凤凰于飞》《采莲》《金缕衣》《惊鸿舞》三首插曲。

  绘画方面,线条成为我们的拿手好戏。抽象概念的最好媒体就是线条。因此中国画就是线条宝库。色彩和形状是下等的技巧。 

最后,如果将十年时间差距给拉平,中国大陆的创作人对应的是台湾的创作人。大陆的崔健对应的是罗大佑,那么刘欢对应的应该是李宗盛,而非纯粹歌手的费玉清!!

90年代差不多成了各种官方活动和大事件的御用歌手,华东水灾、全运会、东亚运会、亚运会。。。简直不计其数。刘欢自己创作的《千万次的问》,随着《北京人在纽约》的热播,简直不要太火。

  纯真的艺术心灵,是无穷魅力和能量的发源地。宗百华的话里,有一句最好:忘我的一刹那间,艺术心灵的诞生,也就是静照的境界。 

刘欢以其独特浑厚的嗓音,不但声音洪亮,也不乏柔情,是一个重量级,大师级的音乐人才。费玉清则以其独特的45度角演唱风格,歌声细腻空灵,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费玉清比刘欢年长八岁,但看上去依然那么年轻帅气,被人冠以“帅气小哥”美称。

刘欢老师为许多影视创作音乐,并演唱了很多主题曲,并参与了亚运会和奥运会的主题曲演唱,且广为流传!

但刘欢老师底子好、点子正,很快熬出头。他自己会写歌、还会唱英语法语歌,放在哪个年代这可就不得了了,1987年被相中唱电视剧主题曲,《雪城》主题曲《心中的太阳》、《便衣警察》主题曲《少年壮志不言愁》轮番轰炸,扬名立万的开始。

综上所述,虽然费玉清获奖很多,音乐才华也相当高,但是刘欢的音乐才华显然要比费玉清更高一筹!💝🎵💝

  费玉清真正把唱歌作到了一种生存的方式 

  甚至可以这样观察,你,看似无意却有意,以画家、诗人、收藏家手法与意念,建构绝对音乐美学,无论现代流行歌曲、十几二十年前、甚至大半世纪前人物与轮廓,透过你,工笔细镂风流潇洒,所有人得以感受具体形象与质感。 

作为我唯一购买CD的华语歌手,他一定有吸引我的地方。我想我的原因和一般的说法不一样,很想同大家分享。 

所以,结果非常明显了。提问者的音乐才华,如果单指演唱的音色和演绎歌曲能力上,两名前辈级歌手各有特点,不同观众有不同的喜好。但一旦扩展讲到创作能力的音乐才华上,刘欢胜过费玉清则不止一筹。

  凭栏远眺,英雄怎能气短,于是,你,驱策自己,更走千里,千里再远,知音还在,承诺就在,只为,再现风华,再续生命。 

总体来看,费玉清的音乐才华只是不及刘欢的丰富,但两人都是极具音乐才华的大咖,不能以高低来区分。

但费玉清仅限于唱,属于优质歌手。相比之下,刘欢则是一位综合型的音乐人。

90年代以降,刘欢就是领军内地歌坛的大哥大,虽然内地歌坛到现在都跟港台有差距,但把大哥搬出来跟唱小调起家、兼职段子手的费玉清对打,在抗不过人家的话,内地乐坛干脆结业算了。

刘欢和费玉清都是顶尖级的音乐人才,更有千秋!

  歌曲风格评断,理当没有高下之分,乐谱与歌词仅为骨架,加入歌者声音,音乐表现因此有骨有肉,但进而秾纤合度,无限美感能够有凭有据,决定关键在歌者经营。

音乐创作人,那则是能够自己独立写曲,作词,演唱,有的全能者甚至会编曲,为影视剧配乐。

刘欢是中国第一歌王,费玉清差远啦。无论是创作还是唱功都差很多。台湾的歌唱不专业,台湾只有一个专业的就是邓丽丽君。蔡琴勉强算专业。文艺评论家潘龙江回答完毕。

展开阅读全文

目前发展的最好的戏剧是哪个剧种?

上一篇

不近女色的人是不是更容易成功?有哪些例子?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刘欢和费玉清论音乐才华,谁更高一筹?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