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地窖温度较高,古代穷人为什么不挖地窖避寒,而在户外被冻死?

span style=\”font-weight: bold;.jpg”>古人在冬天不担心怎么避寒,只关心有没有足够食物!

首先,古人比我们现在要抗冻。

新闻上曾报道过贵州有孩子躲到大垃圾桶里,生活取暖导致死亡的案件。

其实古代就有半地下的房屋,为什么并没有流行呢,我想应该是与环境有关吧,在雨水多的地方,要住地窖,要是有雨雪,雨雪落地,地下可就不是干的了,那样会很麻烦的,要是那样的话,我宁愿盖稻草。

二,低调有安全隐患。

我们是从树上的猴子过来的,只是冬天的寒冷,是死不了人的。真正导致人死亡的,是缺少提供热量的食物!因此,古人更关心冬天吃什么。冬天万物萧条,挖野菜都没地方挖。所以,要提前储备食物。

地窖里面的空气不流通,容易产生细菌,虽然里面温暖,但是短时间待在里面还可以,不能作为房子来长久居住。

地窖比较潮,不适合冬天居住。

我家的地窖在前面的山坡上,山坡上有一个土坎,我家的地窖就在土坎下面。地窖口不大,是个不太规则的正方形,窖口边长一尺八左右,窖口太大,保暖性能不好。

别的答案提到窑洞,这东西的成本可不低,不信可以找个陕北、甘肃的朋友问问现在箍一口窑要多少钱。

寒冬来袭,他们为什么不挖个地窖子挡寒呢?

最后,冬天的地窖温度确实比较高,起码比白雪皑皑的室外温度要高一些。但是古人之所以不能挖掘地窖避寒,而要在户外被活活冻死,究其根本,还是因为能挖掘得出可以住人的地窖,那也是不会沦落到冬天还在室外生活。而挖掘不起地窖的人,您即使给他一把铁锹或锄头,他自己也是无法完成的。

所以,“古代穷人不挖地窖避寒,而在户外被冻死”的说法,是不准确的。不过,因后世有通风、通电、防水、防塌等现代化技术,地下室、酒窖等地窖形式,却成了人们生活中普遍使用的建筑形式。

但凡有点可能的人都不会被冻死,被冻死的人你让他去挖地窖,这就像在问一家破产的企业为啥不去贷款、申请政府补贴一样。

东北有人试过躲到雪窝里避寒的办法,那也只是极短时间内的权宜之计,作为固定手段显然不行。不然东北同胞还建房子干嘛,直接钻雪窝子好了。

人还是比较抗冻的,只是大家现在习惯暖气空调了,就觉得人并不怎么抗冻,其实并不是那样的,小时候,我家就是四川北部的,那些地方冬天可以结五厘米厚的冰的,也就到温度很低,那个时候,家在农村,根本就没有暖气,空调。房子还是透风的墙,当然也不是那么夸张的,反正多少有些透风。

冬季地窖里温度确实比外面温暖,能很好的御寒,但是地窖不易长久居住,如果人在地窖里长时间居住,会有很多不利之处。

虽然,地窖有所谓的“冬暖夏凉”之说,但这个“冬暖夏凉”也只是相对而言。

只是把打麦场搬进了地窖子而已。

穷人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冬天不怕干冷,就怕潮湿。

还有一点,夏天的时候,地窖很容易流进雨水,如果把窖口盖的太严,里面又不透空气,人在里面肯定不舒服,对身体有害。

过冬主要是围在火塘边烤火,火塘就是在地上挖一个像锅一样的坑,在坑里烧火。每天我都是提前进被窝睡觉,等我把被窝捂热了,我外婆也差不多过来了,然后我给外婆捂脚。

食方面,一年四季所食用的,大多数是粗鄙的食物。至于精米、白面,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能吃上一顿。这些粮食都是辛苦为地主辛苦工作一年,大部分收成都给地主了,自己只有很少一部分。

笔者自负也是走过我国将近五分之一的城市乡镇,而这些沿途的风景除了让笔者感慨我们的壮丽山河之外,也在感慨地区环境不同所带来的巨大差异。地窖,说句心里话,笔者在南方真的是很少看见,因为这里的水层较浅,且土质略微有些疏松,湿气也略微有些重。

图片来源网络

至于为什么不住地窖,地窖的温度要高一些,不过也容易缺氧啊,如果一家人都在不大的地窖,弄不好要出人命的。

上面所说的穷人虽然穷,没有能力拥着貂皮坐在火炉旁逍遥,但这些穷人身上还是有衣,家中有粮的,要应付的只是漫漫寒冷冬夜,当然有功夫挖地窖子了,甚至地窖子是穷快乐的好地方。

有一等穷人就不行了,他们是真穷,身上衣单,肚中无粮,兜里没钱,上无片瓦之遮,下无立锥之地,栖栖遑遑天当被,地当床。

小学五年级语文下册中的《科林的圣诞蜡烛》一文写到:“噢,用放在地窖里的那盏大油灯。”

也是因此,北方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储存食物的地窖。地窖的口很小(大户人家除外),只允许一个人进出,里面放着粮食和蔬菜。这种储存食物的习惯,一直到今天,也依然存在于北方农村之中。

前些年,因为下了大雪,我有一个月没去我家地窖,窖口封的很严实。雪化了以后,我去地窖拿白菜,打开地窖口我就下去了,下去以后,我感觉呼吸困难,头发晕。

同样地,如果挖掘出一个通风措施完全,生活措施齐备,且位于地下三米以上的地窖。那笔者觉得,有这个能力的人恐怕也不会住地窖了。如前文所说,地窖的价格随使用者的目的而有所不同,如果只是储备食物,那非常便宜,但要是为了住人为了御寒,那价格可就非常高昂了,也远非一把锄头或铁锹就能完成。

事实上类似蜀汉这样的沉重徭役负担,是古代社会的主流现象。农忙时为地主工作,而农闲时间则要为国家服劳役。一方面农民和佃农等阶层受其他阶层盘剥,一年劳作就只能果腹,还有向国家履行徭役,另一方面即便知道地窖暖和,也没有足够的生产时间和工具来准备地窖,更没有土地能用来挖地窖。

正常情况,冻不死人,只会饿死人!

长时间不打开窖口的地窖,里面会存在有毒气体。

冬日农闲,长夜漫漫,无家无妻的穷汉最是难熬。

宋朝时,棉花引入我国。等黄道婆改进纺织车、棉花大面积种植以后,棉衣才开始大面积使用。一直到上个世纪,棉衣也是我国主要的保暖衣物。那时候,一个棉袄就过冬了。换到现在,只穿棉袄可不敢出门。

在过去的年代,北方每一个村子几乎都有作为公共场所的地窖子,有的有一个,有的有两个,有的有好几个,全看村子大小,全看村子中的年轻人分为几伙。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又从国外引入了“秋裤”!从此以后,一到秋天,“你妈就开始逼你穿秋裤了。”立冬之后,人人都会穿上秋裤。进入21世纪后,比秋裤更保暖的保暖内衣开始流行,秋裤地位下降。

我家的地窖有两米多深,下地窖的时候,地窖口下面有梯子,人顺着梯子下到地窖里面。在里面储存大白菜和土豆,萝卜,能存放到第二年春天。

可是,以上都是百姓富裕的时候。真是要遇到饥荒,那就只能出去乞讨了。例如,1942大灾荒,一路走一路乞讨。顶不住了,半路一倒,就死了。你说他是冻死的吗?不是!这是饿死的!

此外,冬天万物萧条,外面连根野菜都没有,古人要想填饱肚子,可不得经常外出寻找食物。而这既没有保暖的衣服,又没有充足的食物,那倒在白雪皑皑的荒郊野外,以至于沦为冻死的尸骸,不也是很正常,很可惜的吗?

第二个,地窖也有局限性

不过,也有些家庭用地窖储藏粮食。如:茹志鹃《关大妈》记载:“新下来的谷子,早已安安稳稳地堆在那边竹篱下的地窖里了。”

有一把铁锹还不如换身棉衣穿呢!还不如换点粮食吃呢!

有一种穷是失去了生存能力的穷,悲惨至极,冻饿而死。

清代周亮工《书影·卷二》记载:“吾乡贫民,冬月操作,惧寒僵手,则为地窖以居。”

所以古代但凡有点灾荒、旱涝,对于普通老百姓都是灭顶之灾!

总之,古代住地窖的危害远远大于住房,所以地窖也就无法取代住房了。当然,陕北的窑洞除外。

我们想象一下那时候人们的日子,再看看我们现在的生活,真的有天壤之别啊。

地窖不是窑洞,窑洞可以长久住人,因为窑洞在地表上面,和房子没什么两样,有门有窗,空气干燥流通,人住在里面,没有压抑的感觉。

只要避风,有草垛基本上没问题。

不过在四川北面的陕西,住窑洞的就多,主要是气候比较干燥吧。反正在比较潮湿的地方,住在地窖里面,古人不懂的通风,死人的事情肯定是发生过不止一次,所以大家基本上没有住地窖的,两害权其轻,古人就不做地窖了。

关于地窖的使用,较早出现于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造神曲并酒等》的记载:“地窖着酒,令酒土气;唯连檐草屋中居之为佳。”

所以,在没有遮风挡雨的房屋,包括茅草屋的情况下,古人选择地窖暂住避寒,本就很正常。但是,在户外被冻死的穷人,却不一定和住不住地窖有关。

其实,当下一些弱势人群居住在古墓中、桥洞中的报道,在媒体上并不鲜见。

首先,普通的地窖,即只是单纯的一个土洞和一些必备的生活物品,那在避寒程度上其实与那些茅草屋也只是伯仲之间。

徭役方面。汉代诗歌中有《十五从军征》,讲的是一个十五岁汉朝少年被征发当兵后,八十多岁才得以回家。

现在的我们,不穿羽绒服,就没法出门。而在古代,就没这么好的御寒衣服了。

古人绝大多数都是在北京以南的地方。冬天最低气温也就是零下几度。而且时间不长。白天很暖和。

铁锹呢?

人在地窖下面住时间久了,地窖里面有潮凉之气,人在这种环境之下,身体容易生出各种疾病。

要想知道这个原因,我们先要了解一下地窖的特点。

还见过一种在地面上围着挖好的坑,再垒大约一米高的土墙的,我们这里称它半阴半阳的地窨子。

也是在建国初期,我国在苏联援助下开始安装集中供热系统。不过,当时的集中供暖只限制在机关单位。一直等到2003年(GBJ50019-2003)以后,北方城市才开始向普通家庭大面积收取暖费,普及集中供暖。。。

其次,说古人被冻死,不太准确。应该说是“冻饿而死”。

还有古代的人并不懂得通风的重要性,不说别的吧,就说做饭的灶台吧,我小时候可没有什么炉篦子的,也没有抽烟的烟囱,看着很可笑吧,不过事实就是如此,烧火做饭都是一件费力的事情。

一,地窖里的空气不好。

以今论古是不可取的,我们现在生活的环境和古人是完全不同的,而且我们现代的体质和古人也是完全不同的。根据笔者所知,我们现代御寒的主要手段是棉花,而棉花的大规模引进和使用应该是在宋朝以后。所以说在宋朝以前,古人可没什么御寒的好办法(衣服里填充杂草),尤其是那些“身无分文”的穷苦人家。

这个问题就好像问既然摩擦可以生热,为啥古代穷人不天天在一起摩擦或者自己搓身体来避寒一样扯淡。

此外,在地窖中储藏数十,或数百斤大白菜、土豆、大葱等蔬菜的场景,相信生活在上世纪六七十年的东北人印象应该非常深刻。

好人是不进这种地窖子的,好人另有基地,也是一个半地下的地窖子,领头的多数是一个会小手艺的老头子,比如是个卖麻绳的老头子,他会拿点钱出来生一个炉子,点上一个小油灯,每天晚上去守着炉子搓麻绳。人以群居,每天晚上要编草鞋的人也去了,出点油钱,两个人边聊天边干活,偶尔有一天干的累了烦了,也许弄点小酒,弄碟子小咸菜喝上几口也说不定。

东北地区零下30度。在1980年以前基本小孩穿开裆裤在外边能玩一天。大一点的孩子,就是棉袄棉裤没有内衣,连续几个小时都没事。大人也差不多,只是多了个背心裤衩。城里的工人有工作的能好一点。晚上睡觉家里茶缸子里的水都会结冰。室外零下30-40度,室内0度到零下10度。这个温度和北京以南的晚上差不多了。

例如:唐代白居易《卖碳翁》中写到:“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意为:可怜他身上只穿着单薄的衣服,心里却担心炭卖不出去,还希望天更寒冷。

这些地窖子一般并不是单属于某一家或者某一人的,多数是几个爱玩爱折腾事情的闲人出些免费劳动力挖一个大坑,上面再盖些稻草高粱秸什么的,留一个小门,再做一个柴门。

这种半地窖子等于是“公共客厅”。

由于大地具有良好的保温作用,地窖中确实能够冬暖夏凉,小时候还见过,在空地上竖直的挖一个方形的坑,大约一间房子大小,深度有两米多,上方蹬上椽子,椽子上在铺上植物的秸秆,如棒子(玉米)秸、高粱秸等,上面再用挖出来的土覆盖起来,我们这里叫地窨子,农村的妇女晚上在里面纺线。

我们举个例子,在七十八十年代,北方人家一到冬天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储备过冬用的大白菜,大萝卜之类的蔬菜(米面油盐倒不是很担心),而且这一屯起码上百斤。

那这意味着什么呢?这个其实就意味着,饶是以我们现代人,为了过冬都要储备如此多的食物,那千百年前的古人,难道说就不用吗?但说句比较凄凉的话,古人肯定是需要的,但大多数人应该都没有这个能力。所以说,在过冬的食物都无法保证的情况下,即使他们不会被冻死,那也是会被饿死。

之所以,古今的人们喜欢用地窖储藏食物,主要还是看重它“冬暖夏凉”的特性。毕竟,地窖中的温度较为恒温,有点像个“天然冰箱”,对于食物有一定的保鲜保质作用。同时,相对地窖来说,总比在封冻的雪地中挖取埋藏的食物要方便多了。所以,古人才比较喜欢在地窖中储藏食物。

亲自去里面感受过,确实冬暖夏凉,但也注意到,纺线的妇女都坐着厚厚的垫子(通常用植物的叶子编织而成),并且,天好时就拿到外面去晒,反映出一个问题,地窨子里比较潮湿,时间长了人就会感觉不适。所以,短时间使用,问题不大,但不适合长时间居住。要居住还是要盖房子,并且盖房子用的材料与挖地窨子差不多,墙体有用粘土加入麦秸和的泥,然后用铁叉子一下一下堆砌而成。也有用土坯(提前用粘土和成泥放入坯模中成形,脱膜后晒干)垒砌而成。也不用找专门的建筑队,农民朋友都很质朴,农闲时找几个人帮忙就能搞定。因为墙体较厚,一般都在50公分以上,保温效果很好,小时候住过,不仅冬暖夏凉,由于门窗通风,比地窨子干燥得多。

参考资料:《齐民要术》《书影》等。

这里之所以说没有单纯的冻死,是因为古代的冬天和现代的冬天是差不多一样冷的,而且在食物配给上甚至还不如冬天。

当时我觉得情况不对,急忙从梯子爬了上来。把窖口打开半天后,让里面的有毒气体排放出来,再进地窖的时候,就没有这种情况了。

人教版八年级语文上册中的《蜡烛》一文写到:“然而,在这堆瓦砾下边的地窖里,有一个叫作玛利·育乞西的老妇人住在那里。”

问这个问题的,冬天自己到郊外,找个大坑猫一宿就知道了。

有人说可以在里面放个火炉或火盆,但笔者想说,如果真的这么做了,那是无异于自杀。因为,这类普通的地窖根本没有完善的通风措施,火炉一旦烧起来,窒息不过是时间问题。而一旦打开窖门通风,那寒气就又会涌出来,所以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

宋朝之前,棉花还没引进中国。那时候一到冬天,家家户户捣麻絮,用这种松软的植物作为衣服填充物。说白了,就是把草一类东西捣软,加在衣服中间保暖。那时候,两层单衣加一堆草,就能过冬了。条件好的,能搞皮衣穿,这属于少数。

唐-李白《秋歌》曰:“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另外,地窖里经常会有一些老鼠出入,这些还不太严重,最主要的是地窖有安全隐患。如果地壳塌陷,人就会被掩埋在里面,有生命危险。所以,地窖不能作为房屋来长久居住,只能用来存放蔬菜和水果。

以此来看,不只是中国古人会用地窖避寒或居住,就连外国的一些人也会用地窖避寒或居住。但是,地窖只能作为临时,或应急的“避难所”,而不能当成长久的住所。

那么,古代穷人在什么情况下才会挖地窖避寒?

更何况古语有云:富者田连阡陌 贫者无立锥之地。地都没有,怎么挖地窖呢?



也就是说,无论古今,地窖多用于储藏食物,但并不是说古代穷人就想不到用地窖避寒。

那么,古代穷人真得不会挖地窖避寒吗?

我小时候家里囤白菜,最少囤几十颗,四五百斤。现在条件好了,市场经济发达了,囤的少了点。但是,也是二三十颗的囤。去年去超市买菜,市区里面很多老人还是整袋子的买白菜。买回去放楼道、阳台、地下室,囤着吃也方便。

(白菜放地窖的话,不容易冻坏。放在冬天的户外,外层的白菜叶会被冻烂。)

在那个时代,贫苦的百姓人家,经常吃不饱穿不暖,所以会被冻死在街头。那么,那些人为什么不住进地窖里呢?如果住在地窖里,就不会被在街头上冻死了。

此外,我们不要低估了地窖的价值或价格,因为我们讨论的主题是住人御寒而非储藏东西,所以这个地窖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土坑就能打发(能住人的地窖,起码得通风且够大)。笔者之前曾去过革命老区延安,在那里见过很多窑洞,虽然基本都是现代挖掘的,而且也都是只能居住一两个人的那种。但在问过价格后,笔者相信这要是到了古代,那也不是普通人能住得起的。

第三个,地窖不是万能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首先一点,所谓的地窖温度较高,也只是相对地表高一点而已,远不能达到寒夜里人体保温的需求。以前农村会有红薯窖、菜窖,包括部分地方的酒窖,进去之后阴冷异常。莫说避寒了,只怕冻死的会更快。

三国时代蜀汉多次北伐曹魏。蜀汉国小民少,但是又需要支持不断的战争,这就导致蜀汉的男丁都去当兵,妇女负责农业生产并缴纳农业赋税——在没有杂交水稻和化肥的古代,粮食亩产不能和现代相提并论,由此可想而知,蜀汉百姓可以用赤贫来形容。

他们的衣食住行,衣方面,佃农只能穿粗布做的衣服。乡下农民在耕作的时候,大多穿打了许多补丁的短褐。

首先要了解古代百姓社会地位及基本生活状况。古代封建社会,有着森严的等级分化,最基本的社会阶层及士、农、工、商,而要满足穷人的概念,只有在“农”这个阶层里找,就是部分有田地的农民。

所以,寒冬来临,在缺衣少食的情况下,就算躲在地窖也会出现因饿饿而死人的情况。

因此,并不是穷人不想躲在地窖中避寒,而是要外出谋生。也就是说,在户外被冻死的穷人基本都是在外讨生活的人,而单纯在家中冻死的穷人应该非常罕见,雪灾除外。

例如:冬天室外温度在零下20℃时,密闭较好的地窖(指地表深度4米左右)温度至少也会有零下5℃左右;若室外温度在零下10℃时,密闭较好的地窖温度至少也会有零下2℃左右。

再说,在地窖中避寒,总比在露天避寒强,古人又怎么不会选择在地窖中避寒呢?

那么,为何地窖不能成为古人长久的居所?

昨天笔者在查资料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一个评论上千条的热帖,打开一看才发现,这竟然是在讨论地窖,而且还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的额外讨论。比如说标题中提到的,为什么古人不挖地窖避寒,而要选择在寒冷的冬天强行忍受,以至于被活活冻死?因为笔者觉得这个话题还是很有意义的,所以今天就在这里跟大家一起探讨一下。

第一个,没有单纯的冻死

(文|勇战王聊历史)

挖是挖的,尤其那些喜欢夜生活的古代穷人。

对,过去年代,户外冻死的穷人其实是被饿死的,他如果还有能力填饱肚子,就会有力气找到御寒的地方了,也不一定就是地窖子的,别人家的门洞子,柴火垛子,都可以凑活的。

有田地的农民,勤勤恳恳的劳作,基本还是能满足一家基本生活,最惨的是被其他阶层占去土地大量的失地农民。这些失地农民又有一个称呼“佃农”。而佃农是给地主、士大夫、商人等阶层打工的。

同时,也多有史料记载,大明湖畔就是古代制冰的主要基地,而在冬天依靠地窖藏冰则是古代制冰的主要形式。对此,山东许多的老济南人都能如数家珍,讲出地窖藏冰的相关事迹。

特别是到了雨季,可就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了。

以上这些原因,就是古代穷人,为什么不住地窖被冻死在户外主要原因。

另外,挖地窖不是挖坑种树,这是技术活也是体力活,需要一定的门槛的。

在古代,确实有穷人被冻死的事情,我记得有一位诗人写过这样一首诗,“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因为这类普通的地窖基本都只有两三米深,而这种高度还是在寒风的打击之下,或许躲在里面不用吹风了,但那个阴寒无比的温度确实是无法改变的。

诚然,地窖相比寒风呼啸的室外和茅草堆积的小屋,那确实会暖和一些。但是,这并不代表地窖就真的可以长久作为冬天的避寒之地。

假使这样的环境还要强行挖掘地窖,先不说随时有可能垮塌,就是里面的环境也不适合储存物品或居住人。如果有在南方的朋友不相信,那可以问问村里的老人或亲自实践一下。但反观北方,因为整体气候干燥,且土质较为合适,所以地窖的使用非常频繁,这里以东北和西北地区为主要使用地。

地窖是在地表下面的,深度有两米多,不足两米深的是坑,不是地窖。地窖里面的空间很大,一般都会有五六平方米,大的有十多平方米。

也有那种就是闲聊天的地窖子,冬闲漫长家中父母妻儿姐弟一大群,说话是受拘谨的,几个要好的年轻朋友弄个地窖子逍遥也很正常,没有电视 ,没有手机,只好瞎聊胡聊打发时间了。

我老家那里的农村,家家都有一个地窖。

我们也从未听说过某地开放人防工程供人取暖的说法。如果地窖温度高,大家直接钻防空洞好了,省的供暖增加PM2.5.

住宿,只能住在茅草屋里面。更有甚者,很多人连茅草屋都住不上,甚至在当地主的长工。正所谓,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立锥之地都没有,又怎么去挖地窖呢?

读了这首诗,我的眼前浮现出这样一个画面,诗人路过豪门的时候,闻到从豪门里面传出来酒肉的香气,但是在离豪门不远的地方,却有贫苦人被冻死在那里。朱门,泛指过去有钱人家的大门,在过去,一般有钱人家都把大门染成朱红色。

灯油很费钱,有的地窖子是耍钱的窝点,去的一般都是些二流子,坏小子,他们不怕费油钱。

关键问题是,地窖中的空气流动性极差,生火取暖反而不如外面。同时,不但地窖中的潮气较大,容易产生霉变的难闻气味或有毒气体,而且空气流动不畅,则会对人的身体造成较大危害。

李白那时候,首都人民都要捣“草”填衣保暖!

所以,我们要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努力过好每一天。

展开阅读全文

买了起亚的车主以后还会买起亚吗,为什么?

上一篇

在银行存了钱,去银行取钱却被告知没有在此存钱,该怎么办?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冬季地窖温度较高,古代穷人为什么不挖地窖避寒,而在户外被冻死?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