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人发明火药1000多年的时间,却迟迟找不到黑火药的精确配比?

如果抛开原理,中国古代黑火药和西方近代黑火药,完全是两个东西。火药,是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火药也是推动世界历史进程的一项重要发明。不过,尽管中国人首先发明火药,但在火药的应用领域却乏善可陈。火药是中国古代化学家(划掉,是道士们)炼制丹药的副产品。早在唐朝时期,孙思邈老神仙就有硫磺伏火法的原始火药的明确记载,这是世界历史上有关火药的最早论著。

为何火药一直无法发展呢,其实就是因为中国的儒家治国制度,可以看到宋代开始发展的火器,但是宋代恰好就是一个士大夫的乐土,当时基本是文人当政,当然宋代的文学确实是盛世,但是武备上并没有得到太大支持,虽然宋代出现了中国很多新武器,并且还有让西夏望而生畏的神臂弓,但是这些无法改变宋朝文强武弱的格局,也无法让宋朝强大起来。而发展到了明代,由于理学的发展,儒家对于社会的管理更加严格,可以说除了四书五经以外,其他的知识都是一种偏科,一种技巧学科,士大夫们是不回去做这些研究的,而搞这些研究的更多是工匠,但是明朝的工匠地位不高,最后导致就算有新的科技出现,也会被士大夫们扼杀于摇篮。当然到了清代,我们就更不用提了。

黑火药和炸药是两回事,中日甲午战争就输在火药上,日本用的炸药。

中国火药的发明和利用原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至于元清两代蒙古人和满人也都被迅速的汉化了。

如果火药不经过蒙古传递到欧洲,其实欧洲也会自己研制出火药的。毕竟在欧洲炼金术比咱们的炼丹术更有基础。

而西方很多国家的发家就是靠战争、杀戮、掠夺。他们更注重靠武装实力取胜,所以更重视杀伤性武器的发展和研究。

中国火药的发明其实是在炼丹道士们,无意中偶尔利用了不同的配方发现的,当然这里面也经理过反复的尝试,在不断的试验中,最后大家都将配方稳定在一个比例上。就此中国的火药出现,不过当时的火药出来,大家并没有考虑到战争用途,更多也就是放个鞭炮图个开心,因为这样的火药确实性能和杀伤力非常一般。

火药是我国古代的四大发明之一,早在明朝时期就已经开始大量使用。到明末时期,我国的黑火药和西方相差不大,而且质量也比较接近。可惜,随后清朝200年,中国黑火药发展基本停滞。相反,西洋各国都在进行激烈的火器战争,火药成为最为重要的西。他们对此做过长达一百多年的深入研究。

而用竹子,一头切开,一掰开,自动变成两根扁担。

明朝最有威力的火器是红夷大炮,也是从葡萄牙进口的,然后才能自己仿造。而近战速射炮弗朗机,听听这名字就知道是从哪来的技术了。而在清代,火器和火药甚至有了退步,更加原始。

谢邀

西方战争环境的需求

有了西方近代科学,才有了材料纯度很高的机制颗粒黑火药,这种黑火药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军用火药。西式机制火药优点极多,耐储存,运输方便,威力提高了几倍。到了鸦片战争时期,中国人才认识到西方颗粒黑火药的威力。在鸦片战争中,清朝军队发现,“逆夷炮无虚发,我炮虽发无准,火药半杂泥沙,轰击不能致远”。鸦片战争时,英军用舰炮轰击,然后刺刀白刃战打垮了守备的清军,攻占了虎门炮台。在虎门炮台,英军缴获了几万斤清军没来得及销毁的黑火药,最后都直接倒海里了。

“居安思危”这种话实际上是说给中国人来听的,这句话出自《左传》是公元前772年的东西。原话是“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到现在已经快3000年了。只不过我们太过于满足文化上的成就3000多年来很少“思危”。总觉得天恩浩荡,甚至觉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在这种大环境下如果研制武器科技其实真的是完全没有生存上的必要的。

其实,说火药是中国的四大发明,这件事本身是咱们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段子而已。

历史的发展很有偶然性。

正是这种乱世和森林法则的体系,谁胜利谁为王的思想推动下,欧洲的火药才能发展到一个新高度,而中国就是因为当时缺乏这种环境,在安逸之中没有居安思危,自认为天朝第一大国,特别是清代的300年,让领先了数千年的中国,在科技上停滞不前,由此东西方互换了角色。

中国的传统火药实际只能:爆燃。燃烧波慢于冲击波速度(火药会被冲散)

可以说,明初一直到清末,大约500年时间里,中国乃至英国,火药配方基本上就是“一硫二木三硝”,中国很多地方的火药用的“硝”,还都是从“猪圈”墙壁里刮下来的,但英国在鸦片战争前,它的现代化学工业已经开始“雏形”,黑火药配方不但已经标准化,而且已经可以用水利研磨机,把火药精细研磨成“颗粒状”,更能充分燃烧,这要比中国几百年来一成不变完全靠经验的“粉末状”火药先进多了(这个情况和中国中药一模一样),到了第二次鸦片战争,英国“黑火药+”的无烟火药定装弹开始应用,配合刻有膛线的来福枪,战壕都不挖,直接轻松击溃7000蒙古骑兵……但无论如何,由于火药的爆速太低,只有200-500,属于爆燃性质,仍然不是炸药,一直到诺贝尔发明了“硝化甘油”后(爆速至少3000),人类才真正意义上进入了“炸药时代”,但制造炸药需要现代化学工业支撑,中国在抗日战争中民间武装的地雷战,90%使用的都不是炸药,还是土法“黑火药”,致死率很低,基本上只有惊吓作用,,

有人说,木头也可以做扁担呀!

中国是个文明古国,很多西方国家的发明早在我国古代就已经有了,只是因为没有深入研究导致没有将其发扬光大。比如火药就是其中一个。

便于大量传播和推广的书写文字在中国出现得比较早,因为中国盛产竹子。也因为竹子,中国很早发明了扁担,从而改写了人类的搬运作业方式,使得中国人工运输能力远远超出了其他地区,也因此中国人发展出了无以伦比的基建能力。(很多其他地区都是用头顶物品搞运输的)

反观西方。

想象一下在古代,文明早期,用一根圆木头加工出一根扁担,得付出多大的代价!如果不加工的话,圆木既重且革肩膀,人吃不消。

所以,没有竹子的地区很难想象“挑”这个动作。

英军认为,清军使用的这些黑火药,劣质超出想象,完全不能复用。有人说,这应该是清朝腐败的问题。其实,就是没有腐败,清朝也造不出合格的近代颗粒黑火药,只是一个蒸汽压紧、机械制粒和磨光工艺,就直接跪了,没有近代工业基础,就是有了配方也造不出来,这玩意可不是糖炒栗子。

这件事的原因如果说起来还是很自豪的——中国国土广阔文化渊远。

同样是黑火药,爆炸威力要相差数倍,我们古代那种黑火药,只是简单的将木炭、硫磺和硝混合,配比五花八门,是一种松散的混合物,很不耐储存和运输,而且易受潮、杂质多,威力小。不过,这种原始火药很适合做烟花。

但是宋被金灭,金被蒙古灭,蒙古又西征欧洲,最后将这个先进的技术和人才带到了欧洲,而当时的欧洲和中国最大不同,就是混乱,这里先不提,等一下后面再说。

中国在宋代以后,其后的元明清,都是大一统的帝国,当然也会出现一些起义短期的混乱,但是在很短时间内,社会的秩序恢复在大一统的江山里面。与中国不同,西方这个时候,进入了新的时代,中世纪的黑暗过去以后,欧洲首先在意大利开始推广了新的贸易和经济模式,随后欧洲各国英国,法国,西班牙,葡萄牙,等纷纷开始走向强国练兵之路,并且整个欧洲进入了争雄的年代,战争频繁迭起,这样的情况给火药的发展提供了一个重足的空间,许多国家纷纷都深入投入的了火器的发展上来,并且欧洲对于火器的依赖度远远大于当时的中国,就是在这纷乱的乱世中,火药的发展,火器,还是战术逐渐成型,并且由于不断的测试和使用,很多火器被淘汰,又有很多火器又保留了下来,优秀的火器再次推动了火药的需求,在市场的刺激推动下,欧洲成功的研发出了威力巨大的黑火药。

压根没有往那方面想!作为中央帝国收枪治爆工作做好了没有安全隐患没有边防压力当然没有推动武器研发动力。民间谈枪色边谁也不敢有那心思!你一个平头百姓研究火药想用于杀伤对方你想造反吗?知道保甲连坐诛九族是什么意思嘛?而官僚办的作坊由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书呆子掌握他们研究的方向是如何升官发财!真正天天鼓捣武器的都是社会地位只比奴隶强一点的匠户,古时候阶级划分是士农工商妓匠奴…..你觉得这些吃不饱饭的匠户搞研发可以吗?研发是很耗钱的!都是混日子得过且过,而且心怀怨恨巴不得这朝廷早日垮掉!你能指望中国能有什么高科技?

为什么有人说中国人发明火药1000多年的时间,却迟迟找不到黑火药的精确配比?

只有到了十七和十八世纪,西方有了近代科学,尤其是物理学、化学、机械工程学的进步,才有了黑火药的最佳组配比率,也就是硫磺10%,木炭15%,硝石75%。有人提出疑问,为何明朝的很多典籍里就已经有了这个科学配比的记载呢?要注意,黑火药这个最佳配比,并不是中国人发明的。而是在明代从西方传入中国的,我们记载的只是欧洲人的研究成果。

欧洲那边有几何学传承得比较好,犹太人以钟表为代表的机械一直在不断向前发展和改良,最终在冶金技术水平上达到了枪炮所需的技术高度。

分裂、战争和动荡实际上是欧洲在历史上的常态。别看现在欧盟这些国家和和睦睦的,其实其实任意的国家之间也都是有世仇的。

究其缘由归根到底在于中西方的文化差异。中国有着几千年的历史文化,其中不乏盛世和战争。不管是在盛世还是战争中,我们的祖先普遍讲究以智取胜,在传统儒家思想的影响下他们更注重精神上的胜利,上兵伐谋,不重视术。就是靠术赢了,也要找个理由,是因为顺天承命,不是因为甲马剑盾。所以不重视科学技术的延续性。

在这种环境下的国家,可以不要文化、不要艺术完全只考了如何自保。久而久之就成了欧洲人所固定的思维形态,所谓的崇尚科学只不过是被逼出来的罢了。

中国人早在宋代就发明了以火药为发射能量和杀伤动力的武器,但中国古人比较文艺,很多伟大发明只是名字挺好听,实际效果要靠情怀。宋代到明代的火药武器都相当原始,原理很无厘头,效果一厢情愿。当然,你硬要说《武备志》的火龙出水和神火飞鸦是多级多管火箭炮,好吧,算你赢。明代的火绳枪就是葡萄牙和日本人做生意,传入日本后再次传入大明(很有可能已经是山寨货了),之后大明才开始批量装备这种洋铳。

后来到了宋代,因为宋代缺少了骑兵的原因,需要更多的新科技去针对北方还有西夏的骑兵,战术上考虑到更多的科技运用,而火药能够吓唬马和人的用途被再次利用,由此全世界出现了第一款的枪,火突枪,其实类似现在的手统,不过就是一个点燃了的大爆竹而已,当然杀伤力就不说,但是在冷兵器时代,这是新鲜创意了,应该起到了一定作用,后来不断研发中,还出现了火炮等武器,不过当时这些的武器装填的就是土火药,当然可想而知的效果。

大概古人把这些东西当做奇技淫巧吧!并不不重视。

但中国从唐代以后就一直不是一个以军事见长的国家,我们最有力的武器也就是文化了。

在相关资料中有记录:在火药的配比方面,英国化学家歇夫列里在1825年经过多次实验后,提出了黑色火药的最佳化学反应方程式:2KNO3+3C+S—K2↓+N2↑+3CO2↑。而我国满清黑火药则仍然保持着“一硝二磺三木炭”的时代,也就是硝、硫、炭配比大体在80%、10%、10%。再加上当时的加工技术粗劣,主要都是小作坊手工完成,配比会有很大差异。

而欧洲人因为欧几里得、阿基米德等人的突出贡献,在几何上独树一帜,从而为机械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机械的要求又推动了材料学的发展,并且为天文学的发展提供了坚实基础。最后在中国前面出现了工业化。

虽然有一段时间有了法家。但是在国家统一之后还是以儒家思想为主教诲世人。长幼尊卑,天地君亲,崇尚儒家的内心修养。而法家思想只能被视为末端,奇技淫巧。所以只有暂时的匠人,没有大科学家。政府平时不需要,官方意识形态也不需要。直到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才有重新的认识。

貌似英文里没有与“挑”对应的单词。不知道的不妨告诉一声。

再一个,中国的冶金从汉代后一直没有大的突破(拜儒家一家独大后所赐,搞技术的被视为旁门左道)。

真正用于枪炮的火药需要:爆轰。燃烧波快于冲击波速度(能量集中爆发)

中国的四大发明之一,其中之一是火药。火药在中国穿越了千年时间,不但成为了日常生活中的娱乐和礼仪,还是历朝历代的战略资源,不过其后西方的崛起,在文艺复兴以后的欧洲经过了技术的发展对于火药进行了更深的研究和发展,最后研发出了比中国原始火药配方更稳定,更有杀伤力的黑火药,就此欧洲的火药超越了其发源地中国,并且在清朝末期,曾经不可一世的八旗军,终于领略到了欧洲人火药的威力,那么为何我国的火药会一直停滞不前呢?其中原因是什么?

这方面严谨的懂得数学和逻辑学的欧洲人做得比较好。到了15世纪,欧洲就开始出现了装填黑火药的手掷弹药,以及各种火炮和火枪。到了明代,中国的火药技术就被欧洲超过,到了18世纪和19世纪,在近代火炸药技术领域,中国更是被洋人远远抛在后面。当我们在玩烟花和二踢脚的时候,蛮夷们开发了火绳枪,燧发枪,雷击枪,开发出了无烟火药与高爆炸药,开发出了线膛枪炮。

人们平常对黑火药威力的理解,只是理论上的当量,例如爆速为TNT炸药的八分之一,但没有什么意义。黑火药爆炸时的实际威力,跟原料纯净度、制备工艺,压紧和密封条件有很大关系。中国古代的原始黑火药爆速很低的,近似于爆竹呲花。

于是在真正的基础科学上就拉下了很多。这是民族特性造成的,3000年来所谓的赛先生,真的是没有“潦倒新停浊酒杯”更有韵味。

蒙古随后也没进行多大改动,到了明代火器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步,但是都是在武器上考虑,很少考虑到火药的配方更改,最后到了清朝,由于满清是马上治国,对于火器由于不热衷,不要说研发,就是连传承都断绝了。所以导致我们清末的时候,很多地方用的还是土火药。

中国儒家治国和礼教的控制

因为中国在1000多年以前发明火药的时候,是为了追求长寿的灵丹妙药炼丹时而偶然发现的。后来在其他国家比如说在英国得到了发扬光大,并在战争方面发挥了他不可估量的作用。所以说方向不一样,结果也会相去甚远。清华北大的学子有很大一部分学业有成之后去了或留在了美国效力,是不是和这个火药发明有着异曲同工的效应呢?

展开阅读全文

三个校长谈话都无动于衷,难道老师一定要跟班早晚自习吗?

上一篇

蟾蜍为什么会抱住鱼的眼睛?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为什么中国人发明火药1000多年的时间,却迟迟找不到黑火药的精确配比?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