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门坎战役当时日本是怎么个惨状?

诺门坎战役日军输得很惨。这场战役一开始双方都没当回事,没想到越打越大,日本把能用的兵力无乎用了个遍,最后,打光了关东军的精锐,输掉了战役;这场战役还有个吊诡的地方,就是双方都没有宣战,但却打得难解难分,让美国人乐开了花、笑歪了嘴;也正是这场战役,让日本下决心调整战略方向,转过头和美国人在太平洋上死磕,让苏联人高兴了许多年。这场战役的时间是1939年5月11日—1939年9月16日。

此役日军一共集结了约38000人,而苏蒙军队约有12000余人,兵力上日军处于绝对优势。但日本人不知道的是,苏军很早就在诺门坎地区的哈拉哈河西岸布置了强大的远程火炮阵地,而且苏军还拥有186辆坦克和225辆装甲车。


需要说明的是,日军当时没有坦克师团,两年后才开始组建。

1938年7月29日,日军以苏军占领张鼓峰一带“界限不明地区”为由,对苏联红军展开了小规模攻击。当时日军大本营不希望早早就和苏联开战,但是,到7月31日,日军已经把占领张鼓峰的苏军打跑了,这一战,苏军伤亡超过400人,日军伤亡不到200人。日军大本营看到事情既然闹到这个地步,只好下指示要求:“望前线将士坚守边界,切忌越轨行动。”实际上大本营还是不希望把事闹大,免得影响其它方面的行动。

在遭遇到了这场自“明治维新”后日军对外作战中史无前例的惨败后,策划这场战役的日本日本平沼内阁迅速倒台,关东军司令官及参谋长被撤职;此后直到日本再也不敢对苏联主动发动战争。

所以北上南下就成了日本人的一个选择题,北上由日本陆军马鹿这帮人提出,因为这嘎达基本上是陆战和海战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而且历史上多次日俄战争似乎让日本人那小心肝膨胀了不少。

苏军第57集团军,有第36摩步师,第82步兵师,机械化步兵第5旅,装甲第7,8,9旅,坦克第11旅,坦克第6,7旅,空降第212旅,外蒙骑兵第6,8师,以及空军一部总兵力10万左右,是苏军中的精锐。

苏军统帅部为早日解决诺门坎战事,决定将第57特别军扩编成第1集团军,朱可夫被任命为集团军司令员。苏军总参谋部决定8月20日对日军阵地发动总攻。8月20日凌晨,苏蒙军以3个步兵师,2个骑兵师,5个装甲旅,1个机枪旅,1个空降旅以及大量的飞机、大炮,开始举行大规模的反攻。

日军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战要拖到来年,而实际上,朱可夫在谋划着发动一场排山倒海的大反攻,他要把反攻打得完美无缺,这样,斯大林同志才能安心谋划欧洲的事情。为此,朱可夫准备了充足的兵力、武器,所有方面都几倍于日军。他的反攻兵力为南、北、中三个机械化装甲集群,中央集群从中间突破,南北集群从两翼包抄,围歼日军。反攻的日子选在8月20日,这天是星期天,日军军官有周末逛海拉尔的爱好,那里有他们喜欢的快乐世界。

为小弟出头,关东军和苏联干上了

日军在诺门坎战役投入的弹药是南京保卫战的30分之一,如果是蓄谋已久,怎么会把一个乙级警备师团派去送死?

实际上苏联一直没把远东的情况当回事,他们的重心在欧洲,所以这些防范工作也做得漫不经心,增加的人员也不过几十个而已。他们一方面觉得在远东不会发生大的战争,另一方面,他们一直在追求和日本和平相处,减轻东边的压力。

日本的对手是苏联赫赫有名的第一集团军,总指挥为朱可夫元帅第一集团军总兵力达11万人之多,飞机500余架、坦克500余辆、火炮500余门、装甲车近400辆。

那么他的上层呢?日本那参谋本部炸了锅,支持这场战役的参谋次长,参谋总长,作战部长,全转入了预备役,蹲在中间的关东军司令官也和这几位一起吃了挂劳转入了预备役。

就此,日本人开始了他们的北上计划,诺门坎战役由此爆发。

日本人的落魄

咱是马后炮,这可是真正的聪明人啊!

日军前期投入一个兵团(23兵师团)还是乙级的,是个“三单位”建制的警备师团;后期投入的第6军,是临时组建的。

这种越境攻击是违反国际法的,抗议是外交官的事,朱可夫面对着瘫痪的机场和满地狼藉的飞机,除了大骂手下军官无能、不警惕之外,只能想办法让国内再运来飞机,好在苏联还真的不缺飞机。在日本,他们因为美国的封锁,飞机、坦克这些大家伙非常稀缺,因为国内材料紧缺、产能有限,越打越少。

耐人寻味的是,在日本军史中,诺门坎战斗不叫战役而是叫诺门坎事件。

苏军坦克被击毁280多辆,装甲车损失90辆,日军只损失了30多辆战车装甲车。

而战场爆发地,是日本关东军的控制区域,东北是日军苦心经营多年的大后粮草充足。

这意味着关东军在这一地区的行动不要指望得到国内大本营的支持。至此已近绝望的关东军使出了最后的杀招:众所周知关东军旗下有一个臭名昭著的研究细菌战的731部队,这支部队也被编入诺门坎战役的战斗序列。当关东军发现无法在正面战场战胜苏军后这支从事细菌战的部队随即携带装有细菌的容器潜入苏军防守地区,在苏军一侧的几条河流中投放了伤寒、霍乱、鼠疫等烈性病菌感染溶液22.5公斤。

五、日军做事从不改小人作风,干了再说,说了也不一定算

最惨的当然是前线军官,因为按照日本人动不动就喜欢剖腹的自杀传统,中下级军官必须要死人了,所有被苏军俘虏的官兵释放回来以后,先进行严格的审查,然后士兵被调出原部队下放到要塞区干脏活修碉堡,军官则一律要求自杀。在大小鬼子看来,军官被俘是有损“皇军形象”的污点,不死都不行,这帮军官死得悲催:朱可夫都没有枪毙我们,咋还死自己人手里了?

日本决定强硬以对

日本人那大本营为这事都快把屋顶给掀翻了。

就在日军被苏军坦克打得晕头转向之际,哈拉哈河西岸的苏军152毫米口径火炮也开始轰鸣,大量炮弹如狂风暴雨般砸向日军,大量日军被炸得血肉横飞、尸骨无存。苏军将偷渡过河的关东军步兵主力彻底击溃。7月4日,苏军将进攻方向对准了正面的日军坦克第1师团,苏日之间开始了一场坦克大会战。日本89式坦克装甲薄,火炮口径小,吨位小,很快就被苏联的T-26坦克、T-28坦克打成了废铁。日军大败亏输。


苏联方面识破了日本的企图,高度重视诺门坎一战,在指挥员配置、兵力调配、重型武器部署、物资保障等都全力支持。因此在诺门坎战役中,苏军在兵力、武备、火力等各方面都对日本关东军呈现压倒性优势。诺门坎战役以日本关东军的惨败而告终,虽然后人们在总结这场战役的损失时众说纷纭,但是日本关东军的惨败是铁的事实。至于日本惨败的惨状到什么程度,我们就不详细描述了,只讲几个铁的事实:

麦金德的地缘政治学说中提到俄罗斯是占据国际地缘政治心脏地带的国家。欧亚大陆心脏地带三面为山系环绕,河流都流向内陆湖或北冰洋,是海上无法到达之处,是天然的巨大堡垒。无论是在沙俄时代或苏联时代这种地缘优势是一直存在的,然而在机器化大工业时代到来之前人类对高寒冻土地带的开发能力是相当有限的,所以在沙皇时代两千多万平方公里领土潜藏的地缘能量并未得到充分释放。

1939年5月11日至9月16日,在中蒙边界秘而不宣发生的诺门坎战役,属于世界战争史上的又一奇葩。

这个代表日军的红色星状标志,在战场很容易就被敌军发现,于是钢盔就成了移动的靶子;再加上苏军所使用的步枪穿透力大,苏军就专门瞄着红色星状标志打,一打一个准。

参谋总长载仁亲王那是已经74岁的皇叔,所以逃过一劫(次年也主动辞职了),而参谋次长中岛铁藏、参谋本部作战部长桥本群、作战部作战课长稻田正纯同时“下课”,也就是说,日本陆军最高军令机关负责实际作战指挥的几个关键人物,被一扫而光,这是日军历史上罕见的情况。因为根据战后的统计,日军真实的阵亡数字不低于18000人,同时被消灭的,还有北上进攻苏联的信心,日本人确实被打疼了,进而也深刻地影响了二战进程。

您要知道这事结束以后,日本人和苏联人达成一致意见之后,有很多日本俘虏被放了回来,继续抗三八大盖是不可能了,集体去挖地堡去了,当苦力去了。

7月11日,关东军司令部命令停止攻势,进行战线整顿,决定向诺门坎前线调兵和增加装备。经过半个月的补充和休整后,7月23日,日军发动全线总攻击,无果。25日,关东军司令部下达\”停止进攻,构筑阵地\”的指示。

南下由日本海军这帮马鹿提出,这嘎达都是海,这就可以让小日本那海军伸伸小胳膊小腿嘚瑟一二。

在诺门坎战役之前日军方面是相当自信的。日本的后勤补给从海拉尔到诺门罕只有180公里,而苏联最近的铁路距离诺门罕也有750公里。此时刚经历过大清洗的苏军正处于指挥系统较为混乱的时期。况且此时希特勒已在欧洲磨刀霍霍,尽管此时距离苏德战争的爆发还有两年时间,可苏联的国防重点已向欧洲方向倾斜,因此日本方面认为苏联根本不具备应对远东地区战事的能力。

尽管从表面上看日军的伤亡低于苏军,然而这种巨大的心理震慑作用是极其强烈的。另一方面日军在后勤运力上的缺陷也是使其丧失战斗意志的重要原因:凭借畜力运输的日军愣是在家门口出现了给养不继的问题,而苏联方面仍源源不断通过西伯利亚大铁路将部队及后勤补给物资运往前线。苏军在兵力、火力及后勤补给上都实现了对日军的完全压制。

这个重任就交给了一帮子中下级军官了,只要部队被认定为伤亡惨重的,你也不要有太多的想法,找个安静的地,吃点好的喝点好的,把自己弄死就完事了。

堵这个字其实贯穿了日本人整个军国主义思想,您也别太认真,他们家天皇赌国运,小日本不就只剩下堵命了吗?

偷袭是日军的法宝

同意某网民的说法,现有回答多不准确,其中还有些所谓“优质~创作者”。先说苏联,红军此战确实惨胜,但同时意义重大。因为,战役伤亡损失大于日军。现在经确认的数据如下:日军(含陆航)死8345,伤9064,病2333,失踪1043(被俘居多),总计2万千把人。苏军:战死(含因伤病死和失踪)9703人,伤(含病)15952人,总计25655。不知有答案说鬼子死就一万八哪儿来的?去靖国神社一个个点数?然后,皇军此战之惨不仅仅在于北进方针落空,野心被遏制。少说了二个重要原因。一是陆航被打垮打没信心了。当时鬼子没有独立空军,而陆航只有二个飞行师团的实际战斗力,而关东军是其中一个,诺门坎战役先胜后败,损失严重,特别是精英飞行员,让鬼子无法接受,缓了许久还对苏联空军耿耿于怀不敢轻易惹事儿。二是坦克装甲部分,鬼子战前省吃俭用苦苦熬出点资本,全国总共二个大单位,关东军在诺门坎又被折腾调大半个。穷鬼就是这种下场,那真是心痛吖!于是,下决心关东军没个千八百辆不开战。可惜,历史没有给鬼子这种机会。

苏军和日军坦克比7:1.

其实苏军方面也是惨胜,甚至苏军方面的损失还大于日军。1905年日本作为新兴的帝国主义国家打败了老牌列强沙皇俄国,日本由此成为世界近代史上第一个打败欧洲白人列强的亚洲国家。苏联在日本人眼中是继承了沙俄的国土和国民,而且还因为意识形态原因而遭到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抵制。日本根本没尝试真正去了解苏联的实力,而是自以为苏联还像当年的沙俄一样腐朽。

四、朱可夫出场

朱可夫也没闲着,他看出日军没有罢手的意思,就把情况汇报给莫斯科。斯大林决定狠狠打掉日军的几个师团,这样东线才能安稳,他好安心进行西线的准备。于是,朱可夫的部队升格为第一集团军,朱可夫任司令。又从国内给朱可夫调派了大批援兵,仅陆军就增加了两个摩托化步兵旅、一个机枪旅、一个坦克旅;空军从欧洲调来了六个飞行团,使得诺门坎前线的参战战机达到了581架。朱可夫的总兵力达到12万。

意思很明确,干死他!要让他知道爸爸的爸爸是谁?爷爷,不对,是祖宗!

好吧,指头大个勋章压根就当不了啥遮羞布,面积太小了,死的人太多了,一万多人应该是有的。

日军的阵亡人数为7696人,负伤人数为8647人,下落不明的人数为1021人,合计17364人。

1939年5月11日蒙军第24国境警备队进入伪满洲国声称拥有主权的哈拉哈河以东地区放牧,遭到伪兴安警备骑兵第3连驻锡林陶拉盖哨所的一班士兵开枪阻截,蒙军第7国境哨所50余名骑兵随即攻占设在双方争议地区的伪满锡林陶拉盖哨所。正是这一事件引发了日本关东军及伪满军队同苏蒙联军的诺门坎战役(又名诺门罕战役或哈拉哈河战役)。最终这场战役以日本方面战败退兵告终。

没道德底线的生物战

朱可夫的命令得到忠实地执行。日军见浮桥被炸,指挥所立刻慌了;战场上刚歼灭苏军阻击部队的日军还没来得及高兴,突然下起了炮弹雨,各种口径的炮弹把日军炸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不容易,炮击停止了,远处又出现了大批苏军坦克,这些坦克又大又结实,没什么能阻击它们进击、碾压。这些坦克在日军阵地横冲直撞,一度距离小松原的指挥所只有八百米,小松原及一帮军官都抱着指挥刀准备随时自尽。

8月24日,日军第一军被围;

怀着忐忑的心情,朱可夫来到莫斯科。接见他的是伏罗希洛夫元帅。没有任何套话,简单介绍完诺门坎的情况,伏罗希洛夫元帅就问朱可夫:“你能立即动身飞到那里,并在必要时接管部队的指挥吗?”这当然行,朱可夫立刻答应,并坚决服从。最让朱可夫高兴的是伏罗希洛夫说:你将得到你想要的任何东西。朱可夫明白,前线的战事没有止境,可以无限制地扩大。有哪一个想建功立业的将军不愿意打这样的战呢?

苏联红军当然不愿意吃这个亏,他们马上调来是个三个步兵营、坦克战车150辆、火炮60门、飞机130架;而日军在前线只有四个步兵大队。8月6日起,苏联红军对张鼓峰的日军展开了三天的猛攻,夺回了以前的阵地。由于担心补给线太长和预备兵力太少,苏军也没有再把事态扩大;而日军因为要打武汉会战,实在不愿意北边再出幺蛾子。所以两家都撤离了张鼓峰,就这么草草收兵了。一直关注张鼓峰战事的蒋介石看到这一战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气得直骂:老毛子真是孬种!他还指望北边大打起来,减轻武汉的压力。

所以参与诺门坎战役的日本人军官就没有个好的,他们要是真如一帮子人说的,苏联人伤亡惨重,苏联人只是惨胜的话,会是这么个处理结果?

这货已经被日本人抛弃了。

苏联方面在战后公布的战果是:苏军仅以6千人的损失就摧枯拉朽般歼灭了6万日军,打破了日军北上的想法,从而迫使日本转而南进与美、英等国在东南亚、太平洋交锋。照此看来日本的确是惨败无疑了。然而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俄罗斯大量战争时期的档案资料的解密才使人们发现:原来在这场战役中日军和苏军打得都很艰苦,最终决定战争胜负的因素更多的是谁具备坚持到最后一刻的顽强意志。

苏军日军兵力比2:1.

当然,对于整个诺门坎战役来讲,日军钢盔设计的失败只是其中的小细节,但是整个战役中,日军无疑是惨败的一方、伤亡惨重。

根据诺门坎战后的统计,日军主力第23师团几乎全军覆没,伤亡率超过了80%,超过6万名日军被苏、蒙军击毙击伤或被俘获,战机损失接近700架飞机,1.2万支步枪被苏军缴获,大炮、机枪、汽车等军用物资损失不计其数。而苏、蒙军共伤亡1.8万人。

但日军不甘心失败,又纠结了7.5万人的部队,以第6军为主力,带着飞机300余架、坦克190余辆、火炮500余门再次与苏联、外蒙古军队决战。

当时的苏联红军客观上的确存在上述诸多不利因素,然而日军却没留意到苏军的优势所在:日本方面对苏军的认识在某种程度上还停留在日俄战争时期的沙俄军队的水平上,他们完全忽视了苏联在经历两个五年计划后已基本实现工业化的客观事实。苏联继承了沙俄除波兰和芬兰之外的全部领土。苏联广袤的国土为其提供了辽阔的战略纵深和丰富的自然资源。

除了死,他们是别无选择的。

日本人在中国战场上的无所作为,造成了日益消耗,就算是给他俩大腰子,塞上庚子赔款那点钱都要搭进去了。

在诺门坎战役中,苏军的后勤能力已经到达了极限,战场的消耗极大,铁路难以承受。

然而苏联不同于沙俄:沙俄是一个封建农奴制国家,苏联却通过两个五年计划建立了强大的工业体系。随着技术进步就使其地缘潜力得到了充分释放。技术的进步已弥补了苏联在战线距离过长这点上的劣势。日俄战争时西伯利亚大铁路尚未竣工,所以要将俄军主力和战略物资从欧洲部分调往远东的效率其实是极低的。然而到了1939年的诺门罕战役之时苏军的兵力和物资补给都是通过铁路线完成的。

确切地说,是日军下层以下犯上,自作主张将冲突扩大化引发的战争。

日军只投入一个旅的坦克部队,在空旷的诺门坎地区作战,日军根本占不了便宜。

调侃的意味冲刺的味蕾一股股腐朽酸臭味,算是诚意满满的。

日军大本营认为:诺门坎战役是日军建军以来最大的失败。日军战死官兵超过18000人。苏军战死官兵7974人、受伤15251人。9月24日,日军在火葬从战场收集到的尸体时,不小心引爆了尸体口袋里的手雷,两名负责火葬的士兵又被炸死。

战至8月26日,日军第23师团已经被完全合围,23师团损失惨重。8月31日,在被上万吨炮弹轰击11天后,弹尽粮绝的日军第23师团决定突围。2000多名第23师团士兵用手榴弹近战杀出一条路,突出重围。日军各部队亦随之突围。


被日本方面邀请前来观战的德国军官就认定日军的水平还处于一战时期。一战时期欧洲国家基本上就已全面进入机械化战争时代,骑兵不仅在第一线的战斗中乃至在后勤补给方面也被日渐淘汰。当然同样是在1939年欧洲的波兰曾用自己的骑兵对抗德国的坦克,不过这件事在欧洲被视为笑谈,由此可见欧洲绝大部分国家无论战斗或是后勤运输都已基本实现机械化而不再依赖畜力。

话说诺门罕战役,就这事在二战历史上,算是比小指头还要小的一场战役。按照当年《纽约时报》美国人的说法,这就是俩家伙趁着大家伙不注意,蹲在世界角落里头的狂怒发泄。

后来日军还想打,他们气势汹汹地从各地调兵到诺门坎,没想到苏联和德国在8月23日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这一下把日军给闪的,心里对德国一万匹“XXX”掠过。没法子,他们也只好和苏联互不侵犯一下了。接着他们的大本营把梅津美治郎调到关东军任司令,然后,专心致志地到南太平洋打美国人去了。

先讲一个日苏诺门坎战役的小故事。

一、日、俄这俩货怎么在诺门坎这个没人知道的地方打起来了

从1934年开始,苏联在内部开始了大规模的“肃反运动”,这场运动波及苏联全境,远东地区当然不能幸免,几乎是人人自危。当时的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远东局局长留希科夫陆军大将就因为怀疑自己马上要遭到“清洗”,提前脚底抹油开溜了,他跑到中国东北投靠了日本。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远东局局长、陆军大将,这可是不得了的头衔,掌握的秘密更是难以想象。莫斯科为了以防万一,决定加强边境的防卫,他们在张鼓峰一带挖战壕,拉电线,加人员。

六、小松原的进攻

打不下去了,几天下来,炮兵打没了,陆军死伤一片。植田看出不妙来,他知道失败是迟早的事,现在就是希望把战争的烈度降下来,也许可以拖得久一点,说不定形势有什么变化。于是关东军司令部下令:“立即停止进攻,占领东岸战线,构筑阵地,准备持久战。”一开始信心满满的小松原也看到失败的前景,他更理解上级的意图。先停下来吧。

日军没有什么招数,只能用刺刀和血肉之躯去迎击。

当然这种哗众取宠的刁侃,却掩盖不了聪明人敏锐的直觉,当年麻省理工学院的洛伦兹教授,这位混沌学派的创始人,敏锐的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妥:“亚洲一只小蝴蝶扇动了翅膀,也许几个星期之后,南太平洋将掀起滔天巨浪。”

(荻州立兵中将)

主攻部队被打回老家

偷袭的计划如果上报大本营,一定不会被批准,关东军决定先斩后奏。为了不出意外,他们把原计划轰炸时间从6月30日提前到6月27日,把生米做成熟饭。偷袭是成功的,6月27日凌晨,57架轰炸机和80架战斗机把外蒙古境内的塔木察格布拉格机场炸了个底朝天,停机坪上苏军的飞机全部报销,机场弹药库、油库也中弹爆炸,整个机场一片火海,地面上到处都是飞机残骸,油库的大火直冲云霄!

(2)日本关东军是日本陆军的精锐,在中国的东北是横行天下。自诺门坎战役遭到惨败以后,日本关东军再也未敢越过中苏边界挑衅苏联红军。遇到抗联部队越界苏联时,关东军追剿到边界时就停止了追剿,不敢越界作战。

亚洲历史上的坦克大战

作为预备队的第7师团,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其第26联队被包抄过来的蒙军装甲营死死缠住,第26联队进退两难。苏军的一个坦克连直扑日军第23师团指挥部,师团参谋长大内孜大佐中弹阵亡。师团长小松原命悬一线,恰巧一个日军速射炮中队此时赶到,救了小松原一命。

为了取得战场上兵力优势,日军还动用了“731”部队,他们在哈拉哈河里投进大量炭疽、伤寒、霍乱菌等生物病毒。但这一次苏军提前知道了消息,他们严令部队不得喝战场的水,为了解决饮水问题,专门做了个饮水暗渠。反倒是日军自己,因为要保密,许多下层军官都不知道这回事,何况士兵。许多士兵就这样被自己给毒死了,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包抄部队无功而返

日军信心满满,他们觉得这次一定能打个漂亮的翻身仗。为此,他们还邀请了德国和意大利的军事专家来观战,好让盟友看看自己是怎么收拾老毛子的。这时最兴奋的应该是第二十三师团长小松原了,他只是一个师团长,加上飞行集团,现在他指挥的可是一个集团军的兵力啊,能不兴奋吗。而这时最清醒的是第七师团师团长园部和一郎陆军中将,他在出发前告诉各联队都把军旗留下,因为日军军旗都是天皇亲自授予,军旗在则编制在,军旗亡则编制亡。后来事实证明,也只有第七师团,虽然人打光了,编制还是留了下来。

8月31日,苏、蒙联军发动总攻,日军绝大部分被歼灭,只有不到2000人逃命。

遭遇惨败后,日本被迫向苏联求和。

从这事上,您就能吧嗒出味道,日本人输成了啥德性了,不然也不会有俩魔障的士兵,去干这事,这不是疯了,就是疯了。

如果日本军部处心积虑北进,苏军很难取胜;因为苏军战线拉得太长。

但是整个事件也是日本蓄谋已久并首先挑起的,日本低估了苏联的实力,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双方的武器装备、参战人数苏联人占优,战场损失苏联伤亡二万四,日本鬼子伤亡一万八。

当时的明眼人其实已经看出来了,日本人打不动了,咱这嘎达的战场,已经变成了泥潭把日本人的俩脚丫子给狠狠的拉住了。

日俄战争中的俄国如果不是因为内部问题也未必会败给日本,但这点却被日本高层不知是有意或是无意地忽视了。《孙子兵法》曾提到:“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日俄战争中日本完全做到了知己知彼,而沙俄却完全没把日本当成是一个足以挑战自己的对手。然而若干年后日本还把苏联当成是当年腐朽的沙俄,相比之下苏联方面却对日本的威胁有着清醒的认识。

所有的准备都为了反攻

作为日军特殊参谋体系的一部分,关东军直接负责作战指挥的参谋们也在劫难逃,副参谋长矢野因三郎、作战课长寺田雅雄、作战主任参谋服部卓四郎、作战参谋辻政信均被免职,其中副参谋长以上需要“负领导责任”全部转入预备役。参谋们则被东调西派彻底打乱打散,比如辻政信就被打发去了武汉的第11军。

山县武光的联队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5月23日清晨出发,到28日才来到预定阵地,抢占了一个地图上标为“742”的小高地,还没有喘口气,就招来一顿炮击,苏军的所有火炮都对着这个小高地轰。这个高地还一点水都没有,可怜的山县联队士兵,一个个渴得嗓子冒烟,还不停的挨炸。5月29日上午,终于看见了苏军和外蒙骑兵,两方开打。山县武光苦恼地发现,这哪里是400人,十倍也不止啊。到5月31日上午,小松原电令山县武光撤回,山县武光赶紧乘着黑夜带着残部跑了回来。出发时还是浩浩荡荡的1600多人,回来是连伤病一共不到400。

诺门坎西边的河是哈拉哈河,南北走向,河西边基本是沙漠和石头山,河东岸是水草肥美的草原。西岸的蒙古牧民到东岸放牧,常常会和东岸牧民发生冲突;因为两岸都是中国的地盘,所以在清朝时,为了平息这个蒙古部落间的小矛盾,雍正皇帝把东边的一小块草原划给西岸部落。矛盾就这样解决了,问题是1924年苏联用阴谋诡计把外蒙古给弄出去了,于是哈拉哈河两岸的归属矛盾又出现了。

9月16日,战役结束,苏军也没有继续猛打,他们撤了回去。因为日本和苏联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再说日军真的没有力量再打了,他们的陆军的确很不怕死,但是武器差远了,尤其是重武器和装甲武器。

吃了这么大一个败仗,小松原中将简直气得要死,他给关东军的报告主要意思就是自己轻敌了,想再打一次扳回来。关东军司令植田谦吉大将也觉得是轻敌造成的,一开始他也没太当回事。虽然败了,好在损失不大,再打回来就是。这一次,他要好好地排兵布阵,一举拿下胜利。考虑到小松原不很服气,为了照顾小松原的面子,也为了利用小松原不服气的劲头,植田还是以小松原的第二十三师团为主进行下一步兵力的调遣。

按照当年朱可夫想要碾死日本人的想法,他向莫斯科提出了这么几个条件,步兵1.5:1,炮兵2:1,飞机2:1,坦克和装甲车4:1。

二、一个小小的近似民间的械斗,把“诺门坎”搞得举世闻名

事实上日本人这一把梭哈,堵错了对象,因为对方有着更加丰厚的身价,他不怕你梭哈。

至此日军已是黔驴技穷,只得按大本营的指示通过外交途径与苏联方面接触。1939年8月日、苏双方开始进行外交谈判,此时欧洲局势也正处于波橘云诡之时,因此苏联方面无意在远东地区进一步扩大战果,最终经过双方商谈之后于9月16日实现停火,至此诺门坎战役以日本的退让告终。诺门坎战役相对于二战的其它战役是一场较少被后人提及的战事,以致于被形容为是一场被人遗忘的战役。

而且无论胜负,弹药总是要准备充分的,可日军最后是在弹药用尽的情况下撤兵的,可见日军根本就没有提前准备。

首先,苏日双方实力太悬殊。

尽管如此苏军事实上赢得也并不轻松,这从战后朱可夫的日记中可以看出端倪“日军训练不错,特别是近战。他们守纪律,执行命令坚决,作战顽强,特别是防御战”。从双方的伤亡数据来看:其实苏联还更大。然而这时一直片面强调士兵作战意志的日本方面却丧失了继续战斗下去的意志:苏军的绝对火力压制使日军见识到了现代工业化状态下战争的威力。

转入预备役对于这帮人来说,结果还算不错,起码人还活着,但下边这帮子负责进攻,被包围,然后被苏联人屠杀,接着再逃出来的家伙们,就及其不友好。

人家苏军战后一口气授予了70个“苏联英雄”称号,如此的反差还不明显吗?

根据战后的统计:在这场军事冲突中苏军方面仅仅炮弹就消耗了31000吨,而日军的物资总消耗还不到2000吨。单纯片面强调士兵战斗意志的万岁冲锋在苏军的绝对火力优势下难以发挥作用。这时还停留在半机械化水平的日军如果在地形复杂的地区还可以通过对地形的利用弥补机械化水平的不足。然而诺门坎地区却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正适合于苏军大规模的机械化兵团作战。

咋疯的?您自己个琢磨琢磨。

1939年11月6日,根据日本军部的命令,第六军司令官荻洲立兵和第23师团长小松原道太郎同时被撤职转入预备役,这俩原本希望“建功立业”的中将从此告别了自行车,直到二战结束也没能起复。而这仅仅是日军高层被大清洗的一部分,对苏作战的惨败,让裕仁大为丢脸和光火,上到负责作战指挥的参谋本部、中到经常抗命不遵的关东军、下到死去活来的前线军官,通通遭到修理。

当时西伯利亚铁路与博尔集亚-桑贝斯铁路满负荷运行了2个月,战争拖下去,苏联就会撑不下去;因为苏军的后期补给线太长了,差不多是要绕了半个地球来作战。

诺门坎战役是发生于1939年日本关东军与苏蒙联军之间的一场局部战争,战场位于中国与外蒙古交界处外蒙古一侧哈拉哈河沿岸的诺门坎。战役历时约四个月,双方均投入了数万人的参战兵力以及飞机、坦克、火炮等重型武器装备。

因为他们必须谢罪,毕竟这么大一口锅,总得有人来背才成,这档子破事就是他们这帮人以下克上才犯下了的。

另外日本人也知道苏联刚经历了大清洗,许多优秀的军事指挥员被杀了。苏联红军以前是五位元帅,现在只有两位,十五个集团军司令也只剩下两个,八十五个军长杀了五十七个,师长、旅长被捕或被杀的占七成,现在是苏联军队战斗力最低的时期。所以日本人坚信,这一次可以狠狠地教训一下苏联军队,为马上要开始的武汉会战减少北方的顾虑。

立功心切,两家在张鼓峰打了一场糊涂战

日军在兵力和装备都处于明显劣势的情况下,死亡人数明显少于苏军,怎么也说不上是惨败。

不过日军士兵在这场战役中死的确实够惨的;因为天上飞机轰炸,地上万炮齐发,骑兵排山倒海,钢铁洪流滚滚而来。

已基本实现机械化的苏军在战役爆发后集中了第36摩步师、第82步兵师、机械化步兵第5旅、装甲第7,8,9旅、坦克第6,7旅,空降第212旅、外蒙骑兵第6,8师以及空军一部。此后还不断有苏联部队、武器、给养通过西伯利亚铁路运来。苏联在运力上的优势完全压倒了主要通过畜力进行后勤补给的日军,从而得以在相当程度上弥补了自己补给线过长的缺陷。

经过调查研究,原来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是日军的钢盔由于质量原因,是可以被正面击穿的;二是日军所佩戴的钢盔正中央有一个醒目的红色星状标志。

这个问题老梁来回答。

5月15日,驻海拉尔的日军第23师团向外蒙军发动进攻,冲突规模逐渐升级。驻外蒙的苏军第57军也介入了战斗。诺门罕战役由此展开。


如果日本人有那一丝胜利的希望,就不会这样了,如果真要是日本人努把力就可以把朱可夫掀翻的话,您感觉日本人不会准备第二次诺门罕战役?日本人可没有集体秀逗了,不开窍。

不仅如此,关东军直接负责作战指挥的参谋们也受到惩罚:副参谋长矢野因三郎、作战课长寺田雅雄、作战主任参谋服部卓四郎、作战参谋辻政信均被免职,其中副参谋长以上需要“负领导责任”全部转入预备役。

三、为了大干一场,日军关东军亮出来家底,要毕其功于一役

关东军试图用这种方式使苏军官兵染病中毒,从而丧失战斗能力。不能不说这是极其丧心病狂的歹毒之计,然而这条毒计却没发挥任何作用:原来苏军饮水、做饭用的都是取自后方铺设的输水管道的自来水,他们根本就不喝当地的河水。更具讽刺性的是:日军由于没建立像苏军一样完善的供水系统,所以日军士兵实际上是要饮用当地河水的。日军d投毒之的举不仅无效,反而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诺门坎战役中日军阵亡失踪8440人、受伤8766人 ,日军的参战克几乎全军覆没。在战斗中日军的重炮群在苏联大口径火炮的压制下毫无还手之力,在经过两个多月的战斗后日军被苏蒙联军赶出了蒙古方面主张的国境线。如果按传统的苏军只有6千人的损失,那么日军这次战败可谓是十足的惨败,然而根据上世纪90年代后解密的俄罗斯档案的记载:苏军的实际损失是阵亡失踪9703人、受伤15251人。

(1)诺门坎战役以后,日本政府和日本陆军对苏联红军心有余悸、畏若寒噤,在1940年之后的是“北进”、还是“南进”的长时间讨论和犹豫不决中,最终日本政府和军部还是下决心南进,发动太平洋战争。日本放弃“北进”,固然有它的许多战略考虑,但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是日本在诺门坎战役中被苏联给打怕了,日本陆军患上了“恐苏症”,不愿意“北进”,与苏军交战。

日本人可不这么想。他们一直看不起苏联军队,因为他们在日俄战争中取得了胜利,所以在他们眼里,这些沙俄白人看着凶巴巴的,实际都是纸老虎。关东军司令植田谦吉就参加过日俄战争,他更是这样认为,在他眼里,日军一个师团能打三个苏军师,日军士兵一人能打十个老毛子。植田谦吉在日俄战争中断了一条腿,这是个标准的军人,一生为了打仗,连老婆都没娶,他马上要退休了,非常想在离开前大干一场,来个青史留名。

在此之前第一阶段的进攻中,第72联队投入作战的2295人伤亡高达2200人(前述联队长酒井战后自杀),而搜索联队更是作为先头部队死光光,联队长东八百藏本人也被击毙,什么意思呢?就是第23师团所属的第64、第71、第72共三个步兵联队,一个搜索联队和一个炮兵联队,五个联队长无一活口,焚烧联队旗两面,后面其他师团增援上来的部队干脆不敢带联队旗了,其惨象可见一斑。

粗鲁暴躁向来就是苏联人的个性,显然斯大林很满意朱可夫的想法,提供了比他想要的还要多的东西。

苏日火炮比例是6:1;

日军主攻的坦克战车部队引起了朱可夫的注意,他命令雅可夫列夫少将的第十一坦克旅前往迎击,又命令索维伊少将的装甲第七旅迂回包抄切断日军坦克的退路。就这样,亚洲史上最大的坦克对决发生了。说他们是坦克对决不确切,应该是苏军的坦克在碾压撞击日军的小坦克。因为日军的坦克都是10吨以下的,装甲最厚也就1公分,最强的指挥车八九式中型坦克也只有13吨,这已经是日本坦克的极限了;苏军的坦克都是30吨的T-28重型,刚一交手,日军指挥官吉丸清武大佐的八九式指挥坦克就被苏军一辆T-28坦克咬住,T-28上的76毫米坦克炮一下就打炸了吉丸清武大佐和他那牛逼的八九式坦克。

日本人整一发炮弹过去,苏联人就能丢过来十发,这玩意还有这么还价的?没见过!

朱可夫借此一战扬名立万,开始了他开挂人生。一将成名万骨枯,从来如此!

当初日本能战胜俄国是充分利用了沙俄自身的内部问题以及沙俄和其他帝国主义列强之间的矛盾才得以实现的。日俄战争中日本在军事、经济、外交、谍报等各方面都进行了充分的准备:日本利用沙俄与英、美之间的矛盾实际上得到了英、美等列强的支持,日本的特工天才明石元二郎在俄国国内、国外策动沙皇政府的反对派把俄国闹得天翻地覆……这一切都极大牵制消耗了俄国的精力。

诺门坎战后,日军被迫对钢盔进行了改进,缩小了红色星状标志的大小,让它不那么醒目

日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飞机、坦克、装甲车被苏蒙联军的猛烈炮火击毁,完全无法阻止有效的回击。

(3)诺门坎战役后,日本关东军在中国东北地区沿中苏边境线东、北、西三个方向构筑了大量的永久性坚固的防御工事,主要是防御苏联红军的坦克装甲集群和炮兵集群的攻击。

万般不是那么回事!就这破事俺起码写了两三次了,要不今个咱借用题主这一亩三分地给大家伙从另一个角度解读一下。

咱瞅瞅小鬼子这大背景

最大规模的炮战

您自己吧嗒吧嗒其中的味道,好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喜欢的朋友加个关注,顺手点个赞呦!

1939年5月27日午夜,进攻的日军就迫不及待地出发了,东八百藏中佐率领着他的一个骑兵中队和装甲车中队开往哈拉哈河,执行迂回包抄任务。开始还比较顺利,没有什么能挡得住他的,当他突进到苏军核心阵地时,一下子惊呆了,面前是一堆堆苏军的坦克和一排排的大炮,而苏军的坦克都特别厚实,和他们一比,日军的坦克就如同纸糊的一样。东八百藏后悔了,但是都到这个地步,不打也不行,他硬着头皮发起了进攻。苏军的大炮和坦克一起开火,不一会工夫,日军的坦克全部成了废铁,骑兵的马要么被打死,要么被惊跑,到第二天上午, 东八百藏的联队差不多1000人,只剩下不到50人。午饭时间,这50人也没有饭吃,他们在东八百藏的带领下发起了最后一次冲锋,结果是全军覆没,东八百藏阵亡。

抱歉说了一个虚数,毕竟日本人那注水的报告,你也不能太相信不是,这就是他们的传统。

不然的话,就不会有下边的处理结果。

实事求是地说,诺门坎战役日军并非惨败。

要干一仗的态势已经非常明显,苏联远东军的空军部队决定出去看看,他们在5月22日出动150架飞机来到诺门坎,打算扔几颗炸弹玩玩,没想到日军关东军的空军更猛,他们的飞行员基本都身经百战,早就憋得不耐烦了,加上日军的飞机明显比苏军部老旧的伊尔15先进,一顿空战,苏军的飞机全部报销。这更加让小松原放心,他确信马上开始的战斗将是一场轻松愉快的胜利。

假如当时的诺门坎不是苏联惨胜,而是日本鬼子笑到最后,第二次世界大战有可能存在更多的不确定性。

就拿这次挑起事端的小松原道太郎,好不容易带着二百来人打苏联人的碾压中突围了出来,就被踢入了预备役,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战没法打。苏军不用开炮,他们就这么横冲直撞就把日军那些在中国战场所向披靡的小坦克撞成废铁。有的坦克被撞变形了,里面的成员还没死,但也出不了这变形的废铁堆,他们就眼睁睁地瘫在地上看着,那些还能动的坦克只是在四处躲苏军的坦克,整个战场上,就像猫捉耗子一般:苏军的T-28坦克忙着把日军坦克一辆一辆掀翻在地,然后冲上去把它们碾压成铁皮。

瞅见没就是这个结果,这也是为什么,小日本一旦上了大佐这个军衔的家伙,总是在战场上悍不畏死,因为如果战争失败了,他就只有一个结果,去死。

为了打掉苏军这些让人头疼的火炮,晚上,第四坦克联队指挥官玉田美郎大佐带领一部分战车绕过苏军正面,从边上偷偷地摸到苏军火炮阵地。一顿猛攻加突击,把苏军整个打蒙了,许多还在帐篷里睡觉的苏军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报销了,那些白天威风无比的122毫米榴弹炮、152毫米榴弹炮全部被毁,偷袭取得圆满成功。

其实苏军高层早就得知诺门坎出现的小战斗,他们在犹豫要不要真的打一战,但是必要的防备还是要做的,看看事情的发展吧。莫斯科下令距离战场最近的第十一坦克旅、摩托化步兵第三十六师秘密开拔到哈拉哈河地区,第五十七特别军司令部也前移到距哈拉哈河125公里的塔木察格布拉格。前线兵力加强到三千人左右。这些都是日军不掌握的,他们还是相信以前的侦察:苏军只有不到四百人。所以,他们这一次派出的两个联队共2300人是足够多的了,日军把攻击日期选在5月28日;打法是:山县武光大佐率领主力部队实施正面进攻,东八百藏中佐率领骑兵中队和战车中队进行侧后包抄。

诺门坎战役无论如何苏联取胜了,得以一雪前耻,苏联举国欢腾。

因为20世纪初的日俄战争败给日本,战斗民族心里憋着一口气。

(后来写书的服部卓四郎)

日军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至于怎么谢罪?对,没毛病,哈哈,让他们一块去自杀,切腹也好,朝自己脑门来一枪也罢,去死就好了。

咋整?呦西!日本人又发挥了他们的长处,以下克上,成功了就是乌鸦(在日本人的眼珠子里乌鸦是精英的意思),至于不成功?呵呵,日本人从来都不缺那种想要搏一搏的家伙,在他们的眼里万一博出个一二三四五,这不就上去了吗?

大家都知道,日本军人作战的时候,头戴的要么是屁帘式的战斗帽,要么是钢盔,这是日军二战的标配;而在诺门坎战役中,这种本来是为了保护士兵头部的钢盔,反而让日军伤亡大大增加。

日军成了待宰的羔羊

然而这场”被遗忘的战役“却对二战的局势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诺门坎战役之前日本国内就扩张方向有北进和南进两种路线。所谓北进是指北上入侵苏联西伯利亚地区;所谓南进是指南下与美、英争夺太平洋地区。诺门坎战役之后日军放弃了北进政策,转而开始实施南进政策:偷袭珍珠港引发了与美、英等国的太平洋战争,最终导致了日本法西斯的完全覆灭。

战争已经打了两个多月,一直都是日军进攻,苏军防守。现在日军停了下来,朱可夫却不这么想,他理解斯大林的意图,要狠狠教训一下狂妄的关东军。为了麻痹敌人,他一面经常派出部队和日军打一些小的战斗,一面做出一副坚持到明年的样子。日本大本营也上当了,他们看到苏军不断地进行过冬的准备,还给士兵发小册子教怎么度过寒冷的冬天,断定苏军暂时不会发动大的战斗,那就明年再说。东京的大本营决定从前线抽调兵力补充到诺门坎前线,前线部队也扩编为第六军,任命原来在宜昌的第十三师团师团长荻洲立兵中将为第六军司令官,司令部就设在离诺门坎最近的海拉尔。

到了诺门坎,朱可夫立即接管了第五十七特别军,他对部署做了调整:军部设在哈拉哈河西岸,东岸建设大量永久性防御工事。他要以河东阵地为基础对日军纵深进行歼灭性打击。同时,各种重武器、飞机源源不断地从各地运了过来。本来,在诺门坎作战,补给线过长是苏军的问题,现在他们用铁路和汽车解决了这个问题。日军所依赖的补给方便,却因为运输困难,似乎成了他们的弱点。6月下旬,零星的小的战斗就不断打开了。

参与实战的一波日本将领,包括他们那日本高层都被愤怒的日本天皇给洗了一遍,乌鸦没有变成,结果变垃圾了。

7月2日夜间,日军向外蒙军骑兵第6师驻守的巴音查岗高地发动猛攻。2小时后日军冲上了外蒙军的阵地,外蒙军骑6师15团被歼灭,日军占领了巴音查岗。就在此时,增援的苏军坦克第11旅火速赶到。增援的苏军有1000多人,日军有8000多人,日军人数占优。但苏军有300辆装甲车,在装甲火力上占有绝对优势。

诺门坎战役之前日本和苏联尽管并未正式开战,然而日本关东军与苏联红军时不时就会爆发摩擦。1939年的诺门坎战役之后双方的摩擦逐渐平息。1941年日本和苏联还签订了《苏日中立条约》。苏德战争爆发后日本并没配合德国入侵苏联,这使苏联得以从容把远东地区用于防备日军的部队调往欧洲战场,从而扭转了欧洲战场乃至世界反法西斯战场的形势。

陆军参谋本部之所以这样做,一来说明对于关东军在诺门坎的军事行动,上级是不赞成的;二来是为了根治关东军以下犯上的恶习。

苏军投入了10万兵力,基本上是包括坦克、装甲车、骑兵在内的机械化部队。

斯大林下令嘉奖作战部队,有70名将领立功受奖。

相比之下日军中仍大规模保留着骑兵建制,同时日军的战术思维也停留在以步骑兵作战为主而炮兵、坦克为辅的状态。在这种战术思维指导下日军让坦克用于正面攻坚作战,而让行动迟缓的步兵进行侧翼迂回。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装甲薄弱的日军坦克在苏军阵地的重火力打击被压制,而用于侧翼迂回的步兵部队也无法及时有效地快速穿插至苏军后方。日本陆军的战术基本还停留在一战时期拼刺刀的肉搏战为主的层面。

斯大林格勒战役,苏军消耗弹药8万吨(18000吨炮弹,6500吨炸弹,7000吨燃料),对付200万德军,平均每名德军承受弹药是0.04吨。

伪满洲国的兵是个什么东西大家都知道,他们鼻青脸肿地找负责海拉尔地区防御的是关东军第二十三师团长小松原道太郎中将告状。小松原道太郎当过日本驻苏联使馆武官,当年就是刺探苏联军队情报的,对苏联军队很了解。他知道苏联在远东的军事力量一般,也知道苏联没把远东当作什么不得了的战略要地,所以,小松原立即派出200名日本骑兵和几辆九五式轻型坦克,在骑兵联队联队长东八百藏中佐带领下,向哈拉哈河东岸杀了过来。为了镇住苏联人,小松原还派了几架轰炸机简单地炸了一下阵地。结果当然很美好,几个小时就把河东岸的敌人打跑了。

尽管对诺门坎战役中日军具体伤亡人数分歧很大,但是在1939年的诺门坎战役中,日本关东军遭遇到了惨败,是不争的事实。连日本陆军省都承认“诺门坎之战是日本陆军自成军以来首次惨败”。


1939年8月20日,苏、蒙联军率先向日军发动猛烈进攻。

第71步兵联队在日军有限的火炮被苏军炸毁,没有坦克掩护的情况下,高举刺刀冲向苏军坦克群,瞬时间血肉之躯变成肉泥,血流成河。

小日本为苏联人装备了八十三门火炮,嗯,他们连旅顺的重炮都拉来了,压箱底的东西都拉出来了,为此日本天皇还派了他亲爱的女婿把这批重炮押了过去,其实另一层的意思就是让他这个驸马爷贴点金。

武汉的铜墙铁壁,将日本人拦了下来,三次长沙会战的失败,让日本人丢掉了十一万鬼子的性命,这意味着在中国的对峙阶段已经成型。

进攻的日军陷入了进退两难、被动挨打的地步。不得已,在1939年7月12日,植田命令小松原停止进攻,原地休整。对最近的战斗进行阶段性分析,植田得出结论:苏军炮兵太厉害。于是他把整个东北能找到的大口径炮全部拉到诺门坎,连旅顺要塞的大炮都弄来了,想和苏军对轰。单是运这些大炮和弹药,就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他们可不像苏军有大量的汽车、火车,他们全靠牛拉马拽加人推。折腾好几天,终于在前线集结了82门大炮。植田又从各地把剩余的兵力调来,前线人员再次达到八万。

(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

诺门坎,位于现今中国内蒙古呼伦贝尔市西南部,西面为哈拉哈河及外蒙古,东面为阿尔山市,距海拉尔以南约200公里。诺门坎战役表面上是因为诺门坎以西,直至哈拉哈河这块呈三角形地区的归属问题引起的,所以又叫哈拉哈河战役;实际上我认为这是双方在投石问路,互探底线。苏联参战的主力是第五十七特别军,后来升格为第一集团军,总指挥是朱可夫上将;日军参战的主力是日本关东军,指挥官是植田谦吉大将、荻洲立兵中将、小松原中将。

(苏军缴获的火炮)

8月30日,日军前线指挥所的小松原中将带着500名疲惫不堪的士兵杀出了一条血路。小松原中将活了下来,但他后来又到自己师团墓地自杀了。

日军的地面进攻定在7月2日。计划是安岗支队(约2500人,坦克装甲车辆93辆)攻击哈拉哈河东岸苏军。小林支队(约8000人,火炮38门)渡过哈拉哈河攻击西岸苏军。采取步兵迂回包抄,坦克师团正面强攻,最后协同围歼苏蒙军的战术。

日军军事专家很奇怪,怎么钢盔还起到了反作用?

诺门坎战役中,苏军还有207架战机被击落,占苏军投入的战机数量的将近一半。

总而言之,虽然诺门坎战役日军战败了;但最后是军部叫停的,是前线部队是乏补给主动后撤的,并不算是惨败。

凌晨5时45分、上午9时,苏军两次分别出动数百架次战机对日军阵地发动空袭,之后坦克、装甲车轮番向日军阵地发动共计。

两个伪军先打了一架

“你有糖尿病,身上还有枪伤,总之是治不好了,早死一点,迟死一点对你来说,没啥大不了的!”逼急眼的日本人让军医送来了一句话。

别看他们喊着玉碎,玉碎的,脑瓜蛋裹着白布条写着努力俩字,就敢挥舞军刀,去砍敌人的坦克,然后被顺顺利利的压成肉酱。

诺门坎战役的结果,苏联惨胜日本人惨败。

准备得差不多了,小松原决定:安冈正臣中将率领战车、坦克部队正面进攻,他自己带领主力第二十三师团、第七师团的几个步兵联队渡河到西岸,进行两翼包抄,一举打垮朱可夫的军队。观战的德国顾问不理解,为什么机动能力强的部队强攻,行动慢的步兵联队长途运动去包抄。日本人告诉他们:你们不了解皇军的能力。7月1日黄昏,小松原的进攻开始了,由于保密工作做得不错,苏军没有觉察出来。

6月20日,他下令:第二十三师团和第七师团第二十六联队、第二十八联队一个加强大队调往诺门坎一线;第二飞行集团前出海拉尔一线;驻扎在公主岭的第一战车团调往诺门坎一线,以对付苏联的装甲部队。此时在诺门坎前线的日军兵力为:四个步兵联队外加一个加强大队、东八百藏骑兵联队剩下的大半个骑兵联队;两个坦克联队;两个炮兵联队;两个工兵联队;一个汽车联队;一个飞行集团。总计:步兵36000人、坦克182辆、装甲车51辆、大炮112门、汽车400辆、飞机180架。可以说除了步兵,关东军的其他家底基本都在这里了。

植田想尽快结束战斗,他不想攻到河西了,只想把河东岸的苏军打跑。从7月23日开始,炮兵开始了对苏军的炮击,但是他们的射程不够,效果并不好;苏军当然没有这些问题,他们的150大炮射程30多公里。几天炮战下来,日军消耗了全东北所有的炮弹,所有的火炮被炸的、坏的、炸膛的达到五分之四。苏军的火炮又大、打得又远、弹药又充足,日军只要打一发炮弹,苏军十几发炮弹就打了过来,日军的炮兵指挥畑勇少将都被炸死在前线。

(清点日军钢盔)

8月20日5时45分,苏军的反攻开始,几百门大炮一起开火,所有飞机全部出动,一时间日军阵地成了阿鼻地狱,炸弹与炮弹齐飞、硝烟与晨曦一色。整整三个小时的火力准备,基本把日军阵地的防御摧毁,接着就是装甲集群出击,其实他们早就进入了出击阵地,到达阵地也就是一支烟的功夫。八万日军根本就没有还击能力,他们很快就被苏军分割在一个个的包围圈中,陷入了即无外援、有无补给的境地。就是能补给,日军也没有东西补给,因为朱可夫把日军的后勤基地给炸了,现在日军的后勤基地连一发子弹都没有。

当然这其中也有不愿意自杀的,您比方说负责搜索的一个联队长井置荣一,他被逼自杀的理由是,擅自下令部队撤退,让大日本帝国感觉很没有面子。

这还不算,第23师团的步兵团长小林少将战场重伤、师团参谋长冈本大佐在野战医院被两个神经质的伤兵砍了脑袋,再加上被撤职的师团长小松原,这个第23师团其实已经全军覆灭了,因为期间还进行了多次兵员补充,日军没有承认整个师团被歼,无非是硬撑着架子而已。深入研究完日军在诺门坎战场和战后的惨状,你会发现什么日军伤亡小于苏军、朱可夫并未完胜的说法纯粹是胡说八道。

娘呀,这嘎达太不安全了,说好的镀金,变成了喷血,不厚道啊!日本人魂都被打没了。

1939年5月,日军组成了3.8万人的先锋军,装备飞机200余架、坦克130余辆、火炮300余门,向位于哈勒欣河以东、诺门坎以西、海拉斯台音河两岸的蒙古及苏联军队发对突袭。

结果,好吧,大家伙可以一起笑着捂额头了,这货被苏联人密集的火炮炸伤了。

挑起诺门坎战事的第23师团是个三联队建制的警备师团,也就是后来组建的第六军(23师团加第八守备队)主力,该师团三个主力步兵联队均遭毁灭性打击,其中第71联队长森田彻大佐在战斗进行到绝望时,下令焚烧联队旗和密码本,脑袋缠着白布条率领残部向苏军装甲部队发起“玉碎冲锋”,如其所愿最终被碾成了肉泥。

战争首先是由日本关东军挑起并率先扩大的。日本自1905年取得日俄战争全面胜利后,进入了世界列强的行列,同时,对俄国和苏联也保持着心理上的优势。他主动挑起诺门坎战役,也是意在试探苏联红军远东部队的虚实,妄图日后向苏联远东地区扩张,并配合德军向西夹击苏联。

尽管这些小坦克在苏军那里不堪一击,可是在日军这儿都是宝贝,他们国内为造这东西,几乎掏空家底。一顿乱战,成立才半年的第一战车团就被消灭了一半,吓得日军参谋本部赶快下令:战车部队立刻撤出诺门坎。主攻部队就这样打了一仗就撤回老家了。战后,朱可夫说日军坦克只有一个词:落后。

苏联的最高统帅部对前期诺门坎的战事非常不满,尤其是在兵力和火力都明显优势的情况下,还损失惨重。他们预计日军会卷土重来,所以谁去诺门坎指挥这场战役就是个重要的问题。统帅部想到了正在明斯克军区任副司令的朱可夫。6月1日,一份命令朱可夫上将立即到国防人民委员会报到的电报传到朱可夫手中,把朱可夫吓了一跳,因为太多的高级将领就是这样消失的。

空战、夜袭加集团冲锋,小松原想尽了办法

日军很看不起苏联军队

客观而实事求是分析,二战时期的日本人是最能打的,武器装备虽然差一些,战斗力无人能及,野蛮和野心更是天下无敌。

小松原的包抄部队渡过河后,朱可夫为了加强西岸的防御,下令把东岸的部分部队撤回西岸。7月2日,担任主攻的安冈正臣中将一看,这是包抄得手了啊,不然苏军怎么后撤呢?他立即下令所有战车、坦克部队全速前进,向东岸的苏军阵地发起进攻。战车、坦克炮得快,可苦了跟在后面的山县联队和工兵联队,他们一路猛跑也赶不上战车。

8月24日至27日,企图增援的日本援军遭到苏军的强力拦截,根本无法接近被困的第一军;

日本关东军被称为“皇军之花”,人员素质、装备水平均属国内一流,却遭此惨败,日军从此惧怕苏军。诺门坎战役中苏联远东军取得丰硕战果,远东军总司令朱可夫得到斯大林亲自褒奖,而关东军则开始处处受制于苏联远东军。


苏军在诺门坎战役中死亡9703,受伤15251人,生病死亡701人,合计25655人。

为了一个叛徒,苏联加强了防卫

没办法,吃尽了苦头、受尽了惊吓的小松原连夜修好浮桥,撂下数千日军尸体逃回了东岸。

日本关东军为了扩大诺门坎战事而火线组建的第六军,军司令官是由在中国战场横行一时的第13师团长荻洲立兵中将升任的,结果这厮流年不利,刚升官就赶上了倒霉的大败。在荻洲注完水的战报里羞嗒嗒承认战死7000余人,其中战场寻尸4000余具,结果在进行火葬时还引爆了尸体身上挂着的手雷,又被炸死炸伤若干负责火葬的鬼子兵,关东军是霉到家了。

苏军精心布置的防御还是很有预见性的,他们在3000米纵深里布下许多的拦截钢网,日军的坦克战车一进去,履带就被卡住,没法动弹。坦克兵出来人工解钢丝网,又被苏军的迫击炮轰得鬼哭狼嚎,吓得蜷缩在坦克里。好不容易赶上来的工兵分队累得要死,正好摊上给坦克解困的活,又被打死不少。就这样折腾到天黑,战车坦克就是没法突破防线到达对岸,和包抄部队汇合。

诺门坎战役本是日军第23师团小松原道太郎 擅自作主挑起的,因此在战后他在压力下引咎自杀。

1939年5月,日本关东军和伪满军队多次侵犯外蒙古边境,并在边境军事碉堡等永久性建筑,挑衅外蒙古及苏联。

苏日飞机比是3:1。

诺门罕是位于内蒙与外蒙之间的一片荒原,旧译“诺门坎”。1939年5月11日,近百名蒙古骑兵在诺门坎附近放牧。日本及伪满洲国认为蒙古骑兵放牧地点属伪满洲国国土,于是将蒙古骑兵驱逐。可两天后蒙古骑兵叫来了援兵,再次来到该地并驻扎下来,伪满洲兵驱赶未果,日本关东军决定干涉。

自作主张挑起冲突的23师团所属的5个联队,联队长全部战死。第71联队长森田彻大佐在大势已去的时候,下令焚烧联队旗和密码本,他脑袋缠着白布条率领残兵败将冲向苏军坦克,全部被碾压在地。

大家伙都知道这俩马鹿向来不对付,你扯个东,另一个非要扯个西,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

朱可夫这么大张旗鼓地进行部署,日本人当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们想到了偷袭,这是他们打赢日俄战争的法宝。说干就干,关东军司令部下令嵯峨彻二中将指挥的第二飞行集团偷袭苏军的塔木察格布拉格空军基地,这个基地里苏军的飞机最多。如果一举打掉苏军的空军,将来作战日军就有空军优势。但问题是两家都没有宣战,还有外交关系呢,理论上来说,他们俩在为各自的小弟干战。

然而激战三天三夜后,日军偷鸡不成蚀把米,架不住苏联军队的强大火力,以伤亡万余名士兵、损失飞机50架、绝大部分火炮和全部坦克的惨痛失败结束了战斗。

诺门坎战役?一说这疙瘩,很多人都扯什么,苏联怎么怎么的,似乎小鬼子深吸一口气憋着脸蛋子,肚子里存点气,一家伙就能一飞冲天似的。

1939年5月27日,日军派出快速部队向苏蒙军发起攻击,快速部队由第23师团骑兵联队和装甲车部队组成。日军深入外蒙军阵地后方,奇袭蒙军指挥部得手。但得胜后的日军并没有及时撤离,结果反被前来增援的苏军坦克部队包围,日军的装甲车根本不是苏军坦克的对手,日军这股快速部队被苏蒙军全歼,只有部分日军骑兵突围逃脱。

过程和结果都与预料的一样,小松原有点飘飘然了,他想起《纲要》里的规定:在国境线不明确的地区,防卫司令官有权自主进行国境线的认定。不论兵力多寡,在冲突过程中必求胜利。现在就是这种状况啊,就是说自己是可以做主要不要狠狠打一战。日军内部向来有以下克上的传统,上级从战略上考虑,觉得不能干的事,下级从升迁立功方面考虑,要把事搞大,再由宣传舆论一吵,最后指挥的军官还加官进爵。“九一八”事变后,石原莞尔升官就是例子。小松原决定,派出师团的绝对主力、山县武光大佐任联队长的第六十四步兵联队和东八百藏骑兵联队一起出击,一举消灭哈拉哈河东岸的苏联红军和外蒙古联军。

战斗打响了,苏军保卫指挥所的兵力加上外蒙的一个分队,不到五百人,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寸土不让,死守待援!这五百人依靠巴音查山,拼死坚持了两个小时,全军覆没。也正是这两个小时,给了苏军宝贵的组织反攻的时间。朱可夫下了四道命令:第一是空军不惜代价炸毁日军渡河的浮桥,这样就断了河西岸日军的补给,也断了他们的后路;第二是炮兵向巴音查高地无差别炮击,反正在那里打阻击的几百人己全部牺牲;第三是后方各地的装甲部队全部出击,反攻河西岸的日军;第四是河东部分部队撤回抗击。

这仗怎么打?这仗没法打。日军只能一次次在各自的包围圈中做决死冲击,他们的军长荻洲立兵枯坐在海拉尔的指挥所一言不发,关东军司令官植田大将还召集参谋讨论怎么办,讨论半天,只有死命冲击一条路,能活几个算几个。战场上,日军那些将军大佐们都头缠白布和士兵一起往外冲。一直到8月26日,日军再也组织不了大的冲锋,已经冲出去的就冲出去,没有冲出去的只能等死,他们也没有弹药了。但是实事求是地说,没有一个日军投降,这或许让日军大本营稍微有点面子。

张鼓峰地区的冲突实际上以日军失败收场,这让日本关东军怎么受得了,他们觉得“堂堂大日本皇军”怎么能输给没有战斗力的苏联红军呢?他们总结经验,得出的结论是:打这场仗的第十九师团是驻朝鲜的军队,要是关东军打,结果就不一样。于是,在1939年4月,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签发了一个题为“满苏国境纠纷处理纲要”的重要文件,在其中第四条中明确规定:“各部队在执行边境侦察、巡逻任务时,为达目的可攻入苏联境内。在国境线不明确的地区,防卫司令官有权自主进行国境线的认定。不论兵力多寡,在冲突过程中必求胜利。”这是明目张胆地要把事情弄大,关东军准备随时出手。

正因为诺门坎之战是关东军将领擅自挑起的,很多高级军官无一例外都遭到了清洗

日本人吃了亏,咽不下这口气,6月20日,2万多人的第23师团全体出动,师团长小松原亲自带队。双料王牌第7师团主力,作为战略预备队同时出动。全日本当时仅有的一个坦克师团第1坦克师团也上了前线。


9月9日,日本驻苏大使向苏联提出诺门坎停战请求。9月15日,日本驻苏大使东乡与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签订停战协定,双方于9月16日凌晨2时停止一切实际军事行动。诺门坎战役以日本惨败而告终。诺门坎也成了日本永远的痛。


为此这个驸马爷还得到了一块一级武功勋章,接受了勋章之后这位驸马爷就着急忙慌的坐着给他颁发勋章的飞机回去了。

诺门坎战役虽然没有引起世界足够关注,但战争的结果极大地影响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走向和世界格局。

面对苏军顽强的防御,小松原只好祭起空战、夜战加集团冲锋的战术。本以为打掉了老毛子的飞机,没想到他们立刻补充了二百多架更先进的战斗机。几次空战下来,第二飞行集团一大半兵力就没了。嵯峨彻二中将说什么也不干了,飞机损失是小,那些飞行员可是宝贝,死一个少一个,没法补充。

日军失败在两个方面,最重要的是他们的重武器比不过苏军,火炮射程不远、装甲如同玩具,不过就是这些破铜烂铁,他们在中国大地上却顺风顺水,可见当时我们的工业有多差;另外一个原因,是日军太轻敌了,他们总是拿日俄战争来类比这次战役,他们对这场战役的重视程度直到最后都没有上升到必要的高度。

苏联方面对日本可能的挑衅行为其实早有预料。为防止在未来随时可能爆发的苏德战争来临之际遭受东西两线夹击的命运就有必要给予日本人一次教训,为此苏联方面强化了在外蒙的兵力配置。在诺门坎战役之前外蒙就曾多次与日本关东军及其扶植的伪满军队爆发过冲突:从1935年1月至1938年10月双方的军事冲突就几乎没停止过。苏联方面早对随时可能爆发的冲突有着充分的准备。

当然被逼着自杀也不是只有这一个,什么72联队的连队长酒井美喜雄,什么第八独立守备队队长。

1939年5月4日。一支外蒙古的马队渡过哈拉哈河来到东岸,恰好遇到伪满洲国兴安北警备军第七团第三骑兵连,他们也是蒙古族,但是他们有责任守护自己的牧场。连长贡布扎布中尉还是警备军总司令乌尔金中将的女婿,胆大的不得了,他下令开枪。一顿乱枪,把河西外蒙的马队打回去了。这些外蒙人都是苏联人保护的,当然要回去告状,于是外蒙人的苏联老大哥开来了装甲车,一通乱轰,把伪满洲国骑兵连打跑了。

夜袭加集团冲锋更没有取得任何战果。苏军弄来了许多照明设备,只要日军夜晚一来,他们就打开照明设备,把战场搞得如同白昼;他们借着亮光抗击一会就撤,天一亮就是炮击,把阵地上的日军全部轰下去。如果白天冲锋,苏军新装备的“波波沙”冲锋枪就是小型机枪,人手一把,把冲锋的日军打得尸横遍野。苏军还安排了大量狙击手,他们时不时一声冷枪就报销一个日军,搞得阵地上的日军躲在地下不敢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关东军不得不向日军大本营要求增加兵力,然而这时日本国内陆海军之间围绕北上和南进两种侵略路线正激烈博弈着,最终大本营回复:对此一事件本着局部就地解决的方针,至迟于今年冬季处理完毕。通过外交途径解决,然后部队撤离该地,如苏军再侵入争议区视情况进行反击。大本营的这一回复相当于明白无误地告诉关东军:诺门坎地区暂时不是日本主要的扩张方向。

诺门坎战役,苏军用了31000吨弹药,对付6万多日军,平均每个日军要承受将近0.5吨弹药,是德军的10倍还多。

既然苏军火力、兵力都处于绝对优势,战果如何?

因为诺门坎战役完全是由陆军负责的,向来与陆军不合的海军大肆幸灾乐祸,让主张‘北进’的昭和军阀们非常难堪,清洗实际是一种变相的发泄。尤其是关东军从1931年起的骄横跋扈,终于栽了大跟头颜面尽失,所以司令官植田谦吉和参谋长矶谷廉介(台儿庄那个第10师团长)也同时被拿下,比较听话的稳健派梅津美治郎从第一军调升关东军司令官。

第71步兵联队的阵地后面是配属该师团的野战重炮兵联队,失去步兵掩护后遭到苏军坦克集群碾压,所有大炮全部被毁,联队长染谷义雄中佐当场自杀,这是荻州立兵组织的“南部作战集群”之惨状。而在北部集群编成中,第23师团的第64联队和野炮第13联队基本全军覆灭,直到9月24日停战以后,日军收容队才发现步兵第64联队长山县武光大佐和炮兵联队长伊势高秀大佐的尸体,以及尚未烧掉的联队旗。

虽然行动有些磕磕碰碰,好歹日军按计划到了西岸。当他们7月2日出现在苏军后方阵地时,真的把苏军吓的要死,因为他们在河西岸只有3000人左右,明显不是这将近2万人的日军对手。苏军主力部队都在河东岸,本打算向纵深打击,鬼知道这些日本人怎么就偷偷摸摸跑到了距离朱可夫的指挥所只有几公里远的地方。

八、总结一下

其实整个战役结束以后,小日本那第23师团基本上是被爆掉了,裤衩子都不剩下一条了,要不然这个师团的步兵团长和师团参谋长也不会在医院疗伤的时候,被俩魔障了的士兵给剁了脑瓜。

日军投入兵力5万余人:

二战前日本的工业水平同欧美国家比起来属于二流:当时工业生产能力最强的是美国,德国可以排到第二,第三就是苏联,后面就是英国和法国,日本只能排在这些国家的后面。日本的工业水平决定了日本陆军实际上只是一支半机械化部队。由于当时中国军队的武器装备较差,所以日本的半机械化部队还能在中国战场发挥一定作用,然而如果要把日本陆军放到同一时期的欧洲战场就完全不是一个量级了。

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侵权删

苏军以T-28坦克群为首,组成多个梯形方阵快速逼近了巴音查岗高地。日军在高地上有16门37mm反坦克速射炮,拼命射击,可根本阻止不了这么庞大的坦克集团冲锋 ,反坦克炮迅速被击毁。日军只得组织敢死队进行自杀性攻击。日军士兵抱着反坦克雷、炸药包、集束手榴弹、燃烧瓶甚至绑上迫击炮弹,冲向了坦克,一些苏军的坦克被击毁。 尽管如此,但在苏军坦克的扫射和碾压下,日军终于坚持不住了,开始溃退。


基本上,日军和苏军的最精锐的机械化部队都部署到了诺门坎,这场战斗的激烈程度极高。

实事求是地说,这场战役并不是日军事先制定好计划,打算向苏联发动试探性进攻;而是一次擦枪走火引发的冲突。

而且苏军装备的是30多吨重的重型坦克,日军是13吨重的轻型坦克,装甲像核桃皮一样。

“不!撤退才是正确的选择!”

七、朱可夫的反攻

当然日本人也不甘示弱,吆西,堵了!您别介意日本人单调的回答,因为他们就这点能耐。

然而日本人从一开始就错误估计了自己和对手的实力。事实上日俄战争时期沙俄的实力远在日本之上:当时日本本土及殖民地的总面积不到俄国的2%,当时日本的人口大约相当于俄国的31.2%,当时日本的钢产量相当于俄国的2.2%,煤产量相当于俄国的58%左右,财政收入相当于俄国的1/9……日军无论在战争前、战争中的兵力和武器装备都处于劣势,在疆域、人口、经济等支撑战争的潜力因素上也处于劣势。

经此战,日本被迫与苏联在莫斯科签订《诺门坎协定》,规定双方立即停战。而且为追究责任,日军大本营在战役后期撤换了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陆军大将、参谋长矶谷廉介陆军中将;战后一个月内又陆续免去了参谋本部次长中岛铁藏陆军中将、作战部长桥本群陆军中将及关东军司令部作战部长和所有作战参谋等将佐的职务,关东军内的对苏“强硬派”几乎被一扫而光。这直接导致日本的“北进战略”失去了支持。

就算没有被俘的军官,只要所部在战场上大败而归并且伤亡惨重的,也必须自杀“谢罪”,伤亡高达95%第23师团第72联队长酒井美喜雄大佐自杀,第7师团搜索联队长井置荣一中佐自杀、第八国境守备队长谷部理睿大佐自杀,其中井置荣一感觉自己没啥错误不肯就范,结果关东军司令部派了俩军官做了他一晚上思想工作:死吧,早死早脱生。

由此可以看出,如果不是在诺门坎战役中将日本打成悲惨境况,日本人内心中不会产生对苏联的畏惧感,日后它还会不会经常越界发起挑衅,甚至于大举北进,配合希特勒德国向西夹击苏联,都是很难讲的。

展开阅读全文

韩国不是朝鲜族吗?

上一篇

先玉1619亩产能达到3000斤吗?要注意什么?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诺门坎战役当时日本是怎么个惨状?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