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史上都出现过哪些严重的放水事件?

strong>红军长征期间,割据西南的地方军阀中有不少人为了自身利益,就在一路放水,把老蒋气得够呛。

1937年10月打响的忻口战役,是抗战初期国共合作抗日的典范战例,28万中央军、晋绥军和八路军,在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的统一指挥下,将板垣和东条两个侵华日酋的部队死死挡在了忻口以北,中国军人以血肉之躯,跟鬼子的飞机大炮誓死相搏,战事胶着而激烈。然而忻口血战21天最终失利的重要原因,不是忻口阵地没顶住,而是太原东边的娘子关开了口子。

战局倾刻间就恶化了,日军在娘子关正面防线猛攻一点,重点打击赵寿山的第17师,而在战线后方,曾万钟的第3军经过反复争夺,也未能克复旧关,至于冯钦哉的第27路军,自169师溃散后干脆无所作为,说该部放水一点都不冤枉。陕军第17师独自硬抗日军第20师团主力,营以下军官阵亡27人,全师13000余人拼得只剩下3000,娘子关危矣。

要么说陈济棠的名字取得好:济棠,棠,一种红色的花。

娘子关有“万里长城第九关”之称,位于山西阳泉市平定县东北的绵山山麓,是由河北进入山西的必经之路和重要关隘,相传是因唐朝平阳公主(李世民胞姐)曾率兵驻守于此,而平阳公主的部队当时人称“娘子军”, 遂有此名。娘子关西去太原仅有300多华里,一旦此处有失,则太原必然不保,所以也被称为“三晋门户”。

“南天王”陈济棠

何健一时间哪可能堵上这么大的缺口,只能一面仓促调兵南下,一面电告老蒋请求援兵。只是可惜桂系和红军之间没有粤系那么紧密的联系,红军并未能完全抓住这个机会渡过湘江。最后桂系在老蒋严令下调回部队,红军还是付出了相当的损失,不过还是躲过了被围歼的命运。

在这种情况下,粤系自然不愿意和红军死拼,白白给老蒋做嫁衣。早在1934年7月,红军就和粤系领导人陈济棠达成秘密协议互相停战,并设立了联络电台,随时交换情报。

到朱允炆给了他五十万人马让他北伐燕王朱棣,他率大军过了黄河之后,慢悠悠到德州停了一下,又进至河间。

而在红军转移前,双方更是就借道一事达成协议:红军事先把行军路线告知粤军,粤军即刻后撤20公里,以便红军通过,而红军则保证不追击和攻击粤军,也不乘机进入广东腹地。

朱元璋时期的左军都督府管辖的是保卫南京的部队,浙江的部队,辽东的部队,山东的部队。这个时候,南京是大明的都城。

朱元璋怎么要算识人知兵的吧!可见李景隆并不是绣花枕头。

当然是朱棣的最大对手李景隆给朱棣放水了,放了一次不算完,连放三次。

(陕军第17师赵寿山)

1933年9月,老蒋调动百万大军,采取步步为营的“堡垒”战术对中央苏区发动了第五次围剿。由于双方实力差距太大, 加上应对战术不当,最终经过一年奋战,红军未能挡住敌人攻势,不得不退出根据地,开始转移。

然而红军选择的突破口时粤军驻守的防线。中原大战以后,粤系领导人陈济棠一直就是最重要的反蒋势力之一。他不仅和老蒋的宿敌桂系组成联盟,还拉来了老蒋政治上的对手胡汉民作为两广的政治领袖,和南京政府唱对台戏。

陈济棠当然不甘心亲手打下的江山被蒋介石的夺取,所以经过左思右想,他决定和迷途中的红军合作。那么怎样合作呢?陈济棠一边吩咐手下在红军必经之地修建工事,一边暗渡陈仓,给红军开放一条西进的道路,这样一来,即服从了蒋介石的命令,又收获了红军的友谊,何乐而不为呢!

阎锡山战略上的短视,以及一心消耗其他派系军队的小心眼,终于让太原会战功败垂成,他曾在日记中无不惋惜地写道:“假使娘关不失败,岂只念三任敌攻”,可是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

然而湘江防线的主力是湘军和桂系。桂系领导人李宗仁、白崇禧那也是资深的反蒋势力,和老蒋斗的时间比陈济棠还长。老蒋也深知这一点,因此竭力拉拢桂系,表示“所需饷弹,中正不敢吝与”,还预发了100万元的开拔费,希望桂系能好好出力。

仔细回溯这段历史,或许会发现,长征进军往往伴随着对手一方的“放水”,而陈济棠的“放水”正是其中最为显著的案例。

陈济棠见多识广,老谋深算。对于朱老总的这封信,他看进去的只是“谈判”是完全有可能的;至于其余的,他和了解老蒋一样也了解共产党人。
1934年10月5日,粤赣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何长工和赣南省委宣传部部长潘汉年化装成江西老表到达了筠门岭附近一个村里,粤共双方开始密谈判。双方态度都很诚恳,因此一直气氛融洽。

1936年7月,老蒋的报复来了:他通过过收买、兵谏、胁迫等各种手段分化瓦解了粤军的高层将领和广东的高层政客,成功平息“两广事变”,陈济棠众叛亲离。

在中国工农红军的历史上,存在这样一个谜团:为什么长征期间红军会顺利突破蒋介石的粤北封锁线?广东军阀陈济棠又为何会心甘情愿地为红军让道?

然而老蒋也知道陈济棠是不用指望了,“决不宽假”对于陈济棠这样的地方实力派来说也就是一句空话。于是只能派和何键私交甚好的刘文岛为说客,极力拉拢何健围堵红军。

李景隆并非不知兵,他爹是朱元璋亲外甥李文忠,李文忠自十四岁开始跟着朱元璋南征百战,有勇有谋,战功卓著,深得朱元璋喜欢。

(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竑)

说得够清楚的了吧?因为娘子关若失,则山西北部的日军板垣、东条兵团(第5师团和蒙疆兵团)将与河北日军的第一军合流,届时山西东部的屏障将彻底不存,而忻口前线的20多万中国军队也将面临后路被抄的腹背受敌险境。这种对全局判断的战略眼光,那不是盖的,可惜老蒋和老阎真的差了一个段位,他们好像听进去了,但是并没有引起真正的重视。

1934年9月,罗炳辉的内弟到达红军驻地,将密信交给红军保密局长李克农。

老蒋让他出兵参加“围剿”作战的命令,他采取的是口头坚决执行的办法。至于具体怎么打,他给粤军下达的作战原则是:修碉堡,守阵地,决不主动进攻;即使发生了战斗,也不求有功,但求少受损失。部队每天的前进行程绝不能超过二十公里。

1934年10月22月,红军突破国民党军设置的第二道封锁线就是从袭击城口镇开始的。

(第27路军总指挥冯钦哉)

老蒋看见南天王和红军这么接触,一定是要气炸了。

1934年10月,老蒋已经判断红军主力即将向西转移,下达了“应侧重堵截其西窜”的指令,要求西线各军抓紧时间加强工事,并调动部队增加防御。同时命薛岳率9个师进行追剿,打算彻底解决红军。

朱棣得以入南京,终于夺得大位。

北平城倒也不难打,一度李景隆手下大将翟能几乎就攻破了北平城,就差最后一个冲锋了,北平城眼看不守。

可是李景隆忽然传令,“暂停进攻”。

李克农得知来意后,立即将有关情况汇报给周总理。最后经过中央的磋商,决定选派何长工、潘汉年作为红军全权代表,负责和粤军谈判。

国民党军对中央红军布防的第二道封锁线由粤军和湘军共同构成。这是粤军和湘军的头一次“互相协同”,按照双方总司令的话讲,简直是“珠联璧合”。但是,只要红军一出现,粤军就往后缩,希望湘军快点上来;而湘军因为红军还在广东境内,不肯耗费兵力冒险出击。结果,红军在敌人混乱而单薄的防守中通过了国民党军的第二道封锁线。

由于此前国民党军已经在苏区西面修筑了多道防线,老蒋对于此战信心还是蛮大的,认为战斗一旦爆发,那么主要战斗会爆发在第一条防线。届时一定能将红军歼灭在第一道防线以东地区。

1937年10月11日,隶属于华北日军第一军的第20师团,在师团长川岸的指挥下向娘子关发起进攻,这虽然是个常设师团,但是在华北作战的损失尚未得到补充,并且还在石家庄留驻了一部,真正叩关攻击的仅有万人左右,在20师团一份报告中,记载当时师团动用兵力只有9804人。按理说,黄绍竑的五个师据险顶住一万日军的进攻,应该问题不大吧?麻烦大了。

朱棣怎么应付的呢?

最后多少人诬告他谋反,朱棣只是了 来了个一概不问,以“国公”之爵位闲养了他一生。

因为这五个师全部被顶在北至龙泉关、南到九龙关150里宽的第一线,后面既无战略纵深也没有预备队,这样的一字马平摊部署倘若日军捅破一个地方,以国军的战术素养,立马就会全线崩溃。果然,日军分头钻隙发起进攻后,整个娘子关防线一片混乱,一股日军甚至从曾万钟和赵寿山两部之间,直接钻过去攻陷了旧关。

对于第五项条款,当时粤军代表并不知道红军方面的真实用意。谈判期间,何长工曾接到周恩来用密语发来的电报:“长工,你喂的鸽子飞了。”何长工和潘汉年心里明白,周恩来的意思是:中央红军要出发了。因此,协议的其他条款对于红军来讲已经没有意义,红军此时不惜一切与粤军谈判的唯一目的是:借道。即在红军“有行动”时“事先告诉粤军”以便粤军撤出一条二十公里的通道。周恩来的电报显然是在提醒和催促。

只能是拖了。

不,李景隆丢弃了全部辎重逃跑了,简直是朱棣的“运输大队长”啊!

那么是不是朱允炆的明军不能打呢?是不是部队素质不行耽误李景隆发挥呢?

虎父无犬子,朱元璋同样也喜欢李景隆,认为他是可造之才,加意培养,曾多次派他到湖广、陕西、河南等地方练兵,练兵之外,还让他管过一段时间的边境茶马贸易,最后更是了不得,朱元璋让他掌管了左军都督府。

(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前敌总指挥卫立煌)

当蒋介石对中央苏区发动第五次“围剿”时,广东军阀陈济棠被任命为赣粤闽边区“剿匪”副总司令兼赣粤闽湘鄂南路军总司令。

11月7日,中革军委部署了红军主力部队通过“第三道封锁线”的具体行动计划。红一军团受命抢占乐昌以北的制高点九峰山,以掩护军委纵队从九峰山脚下通过。

1934年10月6日,潘汉年、何长工在黄昏时分抵达双方汇合地点会昌县白埠镇,之后在陈济棠派出的特务连护送下,到达谈判地点—江西省寻乌县罗塘镇。当红军代表到达后,陈济棠立即命令心腹封锁消息,严格确保红军谈判代表的安全。

虽然红军与粤军事先达成了那份“粤军撤退二十公里”协议,虽然在总攻击发起前红一、红三军团都收到了中革军委“如粤军自愿撤退,应勿追击和俘其官兵”的电报,但是,红军与粤军的协议有一个重要的前提,即“红军有行动事先告诉粤军”,但是长征行动事关红军生死,红军不可能会通知粤军。

这个时候李景隆早已回到了南京。

恰巧,他的卫兵中有人和红九军团军团长罗炳辉的内弟相识,于是陈济棠马上派人和罗炳辉的内弟联系,希望其给红军领导人带封密信,表明他的友好态度。

秘密谈判

所以这红军能顺利突围,还是要感谢粤系和桂系一路放水。从事后老蒋借着红军过境的机会一举拿下盘踞贵州的王家烈看,粤系和桂系对老蒋的提防是绝对有必要的,放水之举一点都不过分。

经过三天的密谈,红军与粤军达成以下五项协议:一、就地停战,取消敌对局面;二、互通情报,用有线电通报;三、解除封锁;四、互相通商,必要时红军可在粤军的防区后方建立医院;五、必要时可以互相借道,红军有行动事先告诉粤军,粤军撤离二十公里。红军人员进入粤军防区用陈部护照。

在忻口一线打得如火如荼时,阎锡山决定派遣新任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竑,赶赴娘子关统一指挥守军,然给这位原桂系大佬拨了多少兵呢?计有中央军曾万钟第3军的两个师、陕军冯钦哉第27路军的两个师、陕军第38军的赵寿山一个师,拢共五个师不到6万人,由一位桂系将领指挥中央军和陕军部队,并且还没有晋绥军一个兵,简直有点玩笑。

九峰山,位于广东与湖南边界,是从广东进入湖南的咽喉之地。红军没怎么费劲,就打跑了粤军。

老蒋给南天王发了一封电报,声称要对陈济棠动用刑法:“……平时请饷请械备至,一旦有事,则拥兵自重……此次按兵不动,任由共匪西窜,贻我国民革命军千秋万世莫大之污点。着即集中兵力二十七个团,位于蓝山、嘉禾、临武之间阻截,以赎前愆。否则本委员长将执法以绳……”

娘子关保卫战的失利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先后以“添油战术”上阵的10万中国守军,未能挡住15000多鬼子的突破,实在可叹!倘若娘子关在手,那么日军第20师团就无法与北面板垣师团遥相呼应,进而对太原形成夹击之势。结果是日寇东路第20师团11月5日占领榆次,11月6日北路第5师团兵临太原城下,11月7日起两路日军对太原发动总攻,11月9日太原沦陷

会谈期间,何长工、潘汉年遵照周总理的指示,与陈济棠方达成“五项协议”。即就地停战、取消敌对局面;互通情报,必要时红军可以在陈济棠防区建立医院。至于借道问题,双方都心照不宣。

广东仁化县城口镇是个隘口,南面的粤军严阵以待,北面是无路的大山,这里是红军西进湖南的唯一通道。

对此李宗仁、白崇禧一面口头答应,表示桂系可以独力完成任务,中央军不用前来协助,还大张旗鼓修筑工事,摆出了死守的架势。但是实际上桂系却认为老蒋才是主要敌人,其他人都是可以争取的对象。如果自己和红军拼一个两败俱伤,老蒋肯定会落井下石,给自己背后来一刀。因此最后制定出了一个“送客”方针,决定“不拦头,不斩腰,只击尾”,放红军过去,避免红军进入广西即可。

长征:漫漫“放水”路

红军全部通过九峰山一线的消息传到了南昌,老蒋这才知道粤军在和他耍滑头,其“通共”程度比想象的还要严重而恶劣。

那还有个好吗?

1934年初,红军主力因第五次反围剿失败,被迫进行战略转移。但是面对前有围堵、后有追兵的困境,从哪个方向突围又成了大问题。

   

事后双方遵守了协议,粤军让开一条路,红军轻松越过了第一道防线。老蒋事后气得大骂陈济棠,还给陈济棠、顾祝同、何健三人去电,要求不得再让红军脱逃,务必要将红军消灭在湘江以东地区,各军不得“以邻为壑”,坐视红军通过,如有违背,必当“令出法随,决不宽假”,可谓杀气腾腾。

而陈济棠在蒋介石的电报上只草草地写下了几个字:“本电报转发至团长为止。”

李景隆果然不负朱棣,他打开了南京“金川门”。

李景隆大败,丢弃粮草武器无数 ,肥了朱棣。

1934年10月21日,红军第一、第三军团的先头部队向粤军的封锁线开始了强行突击,在防线南部撕开了一个口子。

(第一军团长孙连仲)

经过再三考虑,中央再一次把目光投向了粤北地区。当时主政广东的是军阀陈济棠。在其主政期间,陈济棠一步步将广东经营成了他的天下,时人称之为“南天王”。

两个人商量好了似的,朱棣反而带着精锐主力跑出北平到河北永平转了一圈,得粮草无数,紧接着又远程奔袭内蒙古宁城,挟持了宁王朱权一大家子人,夺了宁王的精兵“朵颜三卫”归于麾下,把北平城留给了朱高炽领着老弱兵将守卫。

红军突围期间,陈济棠严令部队“保境安民”,一线部队一律不准向红军射击。除此之外,为确保协议进行,陈济棠专门将郭士槐等与红军有仇的军官留在了后方。从10月14日到18日傍晚,中央红军主力顺利渡过于都河,陈济棠按照秘密协议,给红军让出了一条宽40华里的通道。这样一来,红军趁势进入粤北境内。

粤军的防御阵地虽没有最后修完,但毕竟修筑了多年,不但有坚固的碉堡,碉堡的前面还加设了两层由铁丝网、竹桩、地雷和深沟组成的工事。战斗打响时,面对粤军坚固的防御工事,手中只有步枪和手榴弹的红军拼死冲击。

黄绍竑一看情况不妙,急电阎锡山请援,阎老西还是没有派晋绥军主力前来,而是将原拟增援忻口的孙连仲第26路军(番号已改为第一军团)调往娘子关,于是黄绍竑的大杂烩里又多了西北军。在第17师的拼死阻击下,终于坚持到了第26路军到来,然而到了10月19日,日军第20师团全部开抵前线,同时还增援了第109师团的一个旅团,人马不足20000的孙连仲部队,仍然改变不了被动局面。

送行式“追击”

由于沿途没有遭遇重大阻击,11月下旬,红军很快突破国民党军的范围内宫缩新闻,一路抵近湘、桂边境。

所以南京和广州之间的关系一直非常紧张。对于粤系来说,苏区一定程度上是宁粤之间的一个缓冲区,存在对其有利。实际上此前双方一直有所接触,在经贸上也有往来。

战至10月26日,娘子关终于全面失守,这等于给整个忻口前线的侧后放了水,阎锡山试图做最后一搏,再命令川军第41军、八路军第129师前往堵截,可惜已经晚了,到11月1日日军已经通过山岳地带攻陷晋东的寿阳,兵锋迅速进逼重镇榆次,太原已危在旦夕。1937年11月2日上午10时,鉴于娘子关保卫战已然失利,忻口前线部队有被包抄的巨大危险,卫立煌下令全军撤出阵地,忻口会战遗憾落幕。

粤军与红军谈判,事关重大,当蒋介石知道的时候,红军已经越过粤军的防线进入了湖南。怒火万丈的老蒋发电谴责陈济棠“通共”。

大势已去的陈济棠被要求在二十四小时内离任,“南天王”只有“声言”下野从而彻底结束了他对广东的割据。

但是陈济棠态度消极,何健自然也不肯自己一个人白白损耗实力,所以行动迟缓。最终第二、第三道防线也没能挡住红军。红军抵达了湘桂边境。

燕军得以修城固守,守了两个月,李景隆慢悠悠继续围着北平城,结果等回来了带着“朵颜三卫”回来的朱棣。

这个头衔看着很大,似乎蒋委员长格外垂青陈济棠,但是从这个头衔就可以看出端倪:老蒋又要借刀杀人了。

转过年,李景隆又领了六十万大军和朱棣战于白沟河,李景隆又败,败则败矣,撤退撤的 好看点也行啊!

当红军接连突破三道封锁线之后,蒋介石明显感到不对劲,他明白是陈济棠这一环出了问题。为此,他亲自给陈济棠拟写了一份措辞严厉的电报,指责其“作壁上观”。陈济棠接到电报后,害怕秘密协议暴露,立即派兵追击红军,但此时红军早就已经进入湖南地区了。

长征前夕,陈济棠派来的代表秘密进入了苏区,带走了一封朱德的亲笔信。朱德在给陈济棠的信中除了陈述了“建立抗日统一战线”的道理外,更重要的是用毫不掩饰的措辞指出了红军与粤军应该协同作战以消灭蒋介石的军队,朱德在信的最后特别强调:“为顺畅通讯联络,务望约定专门密码、无线电呼号波长,且可接通会昌、门岭之电话。”

朱棣一不做二不休,绕过了济南盛庸和铁铉,直追李景隆往南京而去。

尤其是冯钦哉的部队表现最为糟糕,黄绍竑得知旧关失守后,急令第27路军派出一个师回救,然而冯部第169师却在路上被遭遇的日军一个加强大队“包围”,拼死突围后全师基本溃散。该路军另外一个第42师,因为阵地没有遭到日军进攻,就在山上干呆着,既不增援其他阵地,也不琢磨怎么去帮助169师,反正就是“遵令防御”。

李景隆白沟河失败之后,朱棣南追,追到了济南,遇到了之前名不见经传的盛庸和铁铉,这两个人领着不多的明军反而把朱棣打的狼奔豕突,朱棣爱将张玉战死,朱棣仅以百骑得以逃脱,不得已回师北平。

早在忻口战役前哨战刚刚打响时,延安方面就已经敏锐地意识到娘子关的重要性,主席专电已经到达太原的周、朱、彭等八路军首长,建议敦促蒋、阎重视娘子关的防御,同时指出:“娘子关不失则太原虽失仍可坚持,如娘子关失守则华北战局立即变为局部战,失掉了全局的意义,须知华北战局重点并不在太原,而在娘子关、龙泉关一带之太行山脉”!

在与粤军的战斗中,红三军团三师师长洪超牺牲。

粤军和其他地方实力派军阀一样,和老蒋有着很深的隔阂,帮老蒋打仗卖不到好是必须的,所以粤军只是慢腾腾的上路了。

1934年10月21日,两军刚一接触,枪声即刻响起,双方展开的竟是激烈的生死之战。

虽然陈济棠对自己的“送客”妙计颇为自得,但还有一个心事令他寝食难安:红军真的要乘胜追击,趁势夺取广东怎么办?他思来想去,还是有必要和红军进行一次秘密会谈。

李景隆将五十万精兵在河间不去寻找朱棣主力决战,反而大张旗鼓调兵谴将围打北平城。

无法想象陈济棠当时的心情,红军转移了,老蒋怒了,他应该不好受吧。

在对红军的“封锁”岁月中,陈济棠是这么想的:自己不是时刻担心蒋介石的中央军会开进广东吗?而中央军要想进入广东只能从北面来,那么红军就是屏障。而在1934年4月的筠门岭战役,红军面对粤军主动撤退了,为此陈济棠还在老蒋面前装腔作势地狠狠吹嘘了一下自己的战绩,这表明红军并不想和自己的粤军过不去。

25日,驻江西吉安的蒋军空军第五中队飞行员报告说,他们在粤赣湘边界地带的大山中发现了“从来没有过的大部队红军”,“数量约数万人正向湖南方向行进”。航空照片和情报分析立即被送到老蒋那里,老蒋确信红军从广东突围了。而且轻而易举。

本来就是军阀,一方平安是最好的,但是现在陈济棠深陷于蒋介石与红军对抗的夹缝中,他觉得必须为自己的生存安全寻找出一种最有利的策略。

老蒋从北向南围剿红军,意图也很明显,就是要把红军赶到广东,这样不光红军进来了,中央军也进来了,请进来两尊佛,到时候还叫什么“南天王”,成卷帘大将了,自己苦心经营的广东底盘也就完了,所以,陈济棠认为,红军最好永远存在,物资接济红军都行。

(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

朱棣感激至极,李景隆虽然是令人不齿的降将,朱棣也拜他为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子太师。极品至极 ,官大的不能再大了。每次朝廷开会,他都坐在百官之首,朱棣的一班子文臣武将皆愤愤不平。

1934年10月25日,老蒋召集军事会议,发布了把中央红军消灭在第二道封锁线的作战命令。

此时老蒋紧急决定加强湘江防线,以便在第四道防线上堵住红军,要求“务歼灭窜匪于湘水以东”,“阻其入黔”。

自红军出现在江西后,老蒋就不厌其烦地要求他在苏区边界修碉堡。但是直到红军诚征,碉堡还是没有修完,两方甚至还做着生意,场面甚是温馨和谐。

于是当红军向入桂要隘龙虎关发起佯攻时,桂系立即以此为借口,将湘江沿线的全州、兴安一线所部桂系大部撤到龙虎关看守老家,只留下三个团在全州、兴安、灌阳据城死守,湘江防线出现了一个100多里的大口子。李宗仁表示这个口子就麻烦湘军帮忙防守吧。

把两拨陕军分开说是有原因的,杨虎城将军的第17路军原辖第7军和第38军约60000余人,“西安事变”后第7军军长冯钦哉投蒋,被扩编为第27路军(仍然只辖第42和第169两个师),其实属于陕军的“叛徒”,而第38军才是真正忠诚的部队,故而也就被分拆使用。所以这五个师当中,真正敢战并且善战的只有赵寿山的第38军第17师。

这个时候红军已经开始长征,粤军与红军一接触,就被干掉了两个营,当时粤军总共才四个军两个旅,其实家底不是很厚,一下子损失了两个营,还是对红军,这令陈济棠心都疼了,因为粤军和红军本无太大瓜葛。

当然不是。

陈济棠对于老蒋的小心思早就心知肚明,因此他在接到蒋介石命令后很快召开会议密谋反抗。他明白,如果输了,只有一个结局:广东被蒋介石夺取或者成为红军根据地。

1931年,“宁粤分裂”事件爆发,蒋介石随后被弹劾下野,陈济棠在其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因此,蒋介石对陈济棠恨之入骨,总想找机会收拾这个“反骨仔”。而第五次反围剿的开始,正好为蒋介石收拾陈济棠提供了机会,之后蒋介石一步步将红军逼进广东,希望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

1934年10月10日傍晚,中央红军在军委的统一部署下,踏上了突围转移之路。

三十万奉军跑路放一万日本军进关算不算

展开阅读全文

企业通知称员工一律提前五年内退,是否违反《劳动法》?

上一篇

为什么养老保险不给补?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战争史上都出现过哪些严重的放水事件?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