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清慈禧垂帘听政以后怀孕了是真的吗?是谁的?

这都是以讹传讹,满足一些人心中的畸念罢了。

慈禧的身份地位,她要养男宠也不是一件难事,但清朝虽然是少数民族政权,其后宫规矩也多承袭明朝,十分严苛,整个清朝两百多年的时间,养男宠一事除了慈禧有些捕风捉影之外,就只有一个孝庄太后,说她和睿亲王多尔衮之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而已。

慈禧一手遮天后,开始感到深闺寂寞,于是暗中招揽男宠入宫淫乱,终于引致身孕,慈禧害怕怀孕之事影响到自己,于是让太医入宫诊治,并将其流掉,对外宣称太后只是感了风寒,所以茶饭不思而已,在太医的治疗下,慈禧没了腹中骨血,保住了其垂帘地位。

荣禄在辛酉政变后,由于护主有功而深受慈禧宠爱,史书称其“得太后信仗眷顾之隆,一时无比,事无巨细,常待一言决焉”,可见荣禄在慈禧心中的地位,此外慈禧还将其女收入后宫为养女,为后来宣统皇帝之生母,所以说荣禄和慈禧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也并非是空穴来风,可是荣禄在慈安死后,慈禧无人可制的时候也已经四十五岁了,很难想象慈禧对这样一个中年男子还能提起什么兴致。

这四人中,安德海和李莲英都是慈禧身边的红人,但也脱离不出“太监”这个框架,安德海因为辛酉政变而得势,仗着慈禧的疼爱肆意妄为,传言还是男子之身,是太后的男宠,让大臣们深恶痛绝,最后在一次越制出宫时,在山东被丁宝祯斩首示众,并脱光衣服曝尸三日,以便洗清其假太监的身份,给慈禧洗白。

咸丰皇帝死后,正值青春年华的慈禧虽说寂寞难耐,偶尔会弄出些风流韵事,但因为有御医的细心照料,倒也一直没闹出啥笑话。后来光绪皇帝即位,已到虎狼之年的慈禧大权在握,便开始更加的为所欲为了。

有道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终于在她46岁那年闹出了事儿。

这一年,慈禧突然就患上了一种怪病,不但浑身不适,懒散犯困,而且茶饭不思,恶心呕吐。慈禧毕竟是过来人,自己身体向来都很好,而且一直也都保养得很好,这次的突发情况让她心中一惊,莫不是自己不慎怀上了?于是就找来御医为自己诊治。御医们对慈禧的风流韵事多少有些耳闻,虽说隔着好几层纱帘,但在为其把过脉之后,啥都明白了,可又不敢明言,只好开些滋补养颜的方子以求自保。这样一来的结果自然也就可想而知了。

见自己久治不愈,慈禧又下令各省举荐名医前来为自己诊治,这其中就有直隶总督李鸿章举荐的一位无锡名医,薛福辰。

有道是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薛福辰来到京城为慈禧搭过脉之后,心中瞬间就明白了,慈禧是真的有喜了。但他为人精明,心想慈禧的丈夫咸丰皇帝早就死了,怎么说她有喜呢,于是就编了套说辞:“太后为国操劳,心力交瘁,气血阻滞,积于腹中,只需清淤活血,凤体自然会康健无恙。”

听到薛福辰这般说道,慈禧多日来的愁容立马就散去了一半,让他赶紧给开方下药。薛福辰是真精明,立马双膝跪地说:“启禀太后,臣有个不情之请,我们祖上曾立下个规矩,但凡为王公大臣诊病,一律只配药不留方。太后贵为老佛爷,自然例外,但药方也只能您一人亲览。而且太后此病当用臣的祖传秘方,需臣回去亲自配药煎熬,三十六个时辰之后再亲自奉上。”

薛福辰的这番话正好说到了慈禧的心坎里,再看其所开的药方,更是不由得暗自夸奖其良苦用心。

就这样,慈禧最后吃了薛福辰给配制的药,浑身上下虽是香汗淋淋,心中的一块石头却是终于落了地。薛福辰这才松了一口气,在得到慈禧的恩准后,赶紧连夜赶回了老家,一到家立马就装死,并叫家人大办丧事。

慈禧原本就是生性多疑的人,过了几天这才缓过神来,这才开始担心薛福辰会将自己的丑事给传出去,所以立马就派人追杀薛福辰。当几大大内高手赶到无锡,得知薛福辰从京城回来后就暴病而亡,且又寻到了他的新坟时,只好回京交旨。慈禧听闻后,也就不再追究了。

其实啊,这个故事只不过是来自野史的民间传说,实际上薛福辰从未为慈禧打过胎。那既然如此,民间又怎会有这样的传说呢?大家总不可能凭空臆想出来吧?其实,这不过是以讹传讹的结果罢了。

薛福辰,祖居无锡县西漳寺头,清末外交官薛福成的长兄,幼年聪慧过人,7岁能试作文章,曾在李鸿章幕府供职。他在办公之余自习医书,历时五六载,竟精通诸家医书。

公元1880年,慈禧身患重病,下诏遍征名医,薛福辰由李鸿章等举荐,入宫为慈禧治病。此时,宫廷内外皆知慈禧所患的是“血蛊”症,医者仅以治血蛊剂进,久不得愈。而薛福辰在把脉过后,也认为是“血蛊”,而所用药物皆是疏通 补养之品,故能奏效。

血蛊,也称血鼓,因跌仆坠堕后误用补涩所致腹胀膨满之证。《证治汇补》中说:“坠堕闭锉、气逆、气郁,误行补涩则瘀蓄于胃,心下胀满,食入即吐,名曰血逆;瘀蓄于脾,大腹膨胀,渐成鼓满,名曰血蛊。”

因血蛊病症所引起的腹胀,形似怀孕,民间联想丰富,于是便以讹传讹,薛福辰为慈禧打胎的传说便不胫而走,以致成为流传至今的茶余饭后的谈资。

事实上在慈禧以前,有过养男宠经历的皇太后也不在少数,秦始皇母亲赵姬、吕后、武则天、北魏冯太后等等,慈禧不是独一份的,但除了赵姬之外,似乎也没什么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搞到珠胎暗结,就算有,那保密工作也要做得相当好。

但安德海死时慈安太后、同治尚在,慈禧还达不到一手遮天的程度,公然养面首似乎并不合理,至于李莲英,此人虽然也是慈禧的心腹,两人之间有越过君臣之交的亲近关系,但也多是一对夕阳老人的相助相持而已,加上李莲英为人谨慎,处事八面玲珑,不太可能会冒着抄家灭族的风险去迎合慈禧的。

据说同治皇帝死后,慈禧强行立了还不到五岁的外甥载湉为皇帝,也就是后来一生悲剧的光绪皇帝,当时执掌大权的是慈安和慈禧两位太后,史称“两宫垂帘”,十年后慈安病逝,慈禧独揽大权,学界则普遍认为慈禧毒害慈安。

在小品王陈佩斯主演的电影《太后吉祥》之中,就有一个叫“洪禄”的大臣和太后私通,太后怀了身孕,无奈之下之后找了一个精通医术又好吃的江湖郎中汤元元(陈佩斯饰演),入宫为太后打胎,引出了一桩桩啼笑皆非的故事,电影中的“洪禄”,影射的就是荣禄了。

坠堕闭锉、气逆、气郁,误行补涩则瘀蓄于胃,心下涨满,食入即吐,名曰“血逆”;瘀蓄于脾,大腹膨胀,渐成鼓满,名曰“血蛊”。

其实慈禧怀孕一事的源头,主要是因为她得了一种病,其病症表现为肚子肿胀,茶饭不思,吃东西会呕吐,称之为“血逆”、“血蛊”,和怀孕的迹象很类似:

慈禧作为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手握实权的皇太后,因其执政时整个清朝陷入了无法控制的乱局,加上之后民国为了彰显其取代的正当性,所以对慈禧这位老太太也多有抹黑之处,是千古难遇的老妖婆,西山十戾中唯一的女性。

而围绕在清末地位最高,最受文人痛恨的慈禧太后身上,也有着不少奇闻逸事,其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慈禧怀孕”一说了。

在慈禧的男宠中,传得比较的热闹的有三人,分别是太监安德海、李莲英,以及相传是慈禧少年情人的荣禄三位,此外据清人笔记《闻尘偶记》所写,一名长相俊美的白姓古董商人,也是慈禧的面首之一。

而说到白姓古董商就更加有点离奇了,且不说后宫禁卫森严,要一个外来者入宫,还和太后做出苟且之事,如何能挡住后宫的悠悠众口,所以这人和慈禧的关系更多是小说野史,不提也罢,倒是大臣荣禄,他才有可能是慈禧的面首。

由于血逆、血蛊和女人害喜时的症状差不多,所以也就出了“太后怀孕”的传闻出来,再加上一些文人为了小说的销量,于是大肆编造慈禧怀孕的故事,毕竟这事自古有之,又能吸引眼球,很容易就爆文,大卖特卖,古代的自媒体的想象力也是不输现代的。

作者/一贰一橙:天文地理,一概不懂;古今中外,都靠瞎掰,主要百度,然后乱编,喜欢点赞!

展开阅读全文

顺治有八个儿子,却让一个不得宠的庶子成为了新君,原因为何?

上一篇

王莽建立新朝后,当了15年的皇帝,这15年里,他都在干什么?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满清慈禧垂帘听政以后怀孕了是真的吗?是谁的?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