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所谓的一将无能累死三军最典型人物是谁?

strong>非张学良莫属,跟随张学良退守关内的25万东北军,最后回到故乡的只有2000人

崇祯想的是内外两头都要灭,可实际两边都吃了大亏。

崇祯十七年,当李自成大军进抵山西时,没有一个明朝统兵大将再愿意为崇祯出战。吴三桂在山海关观望,左良玉在武昌观望。崇祯给他们封侯,特准他们可以世镇山海关和武昌。可他们犹豫不决。生怕为崇祯背黑锅。

随后,即便大陆官媒战史,也提到日军第68师团和第116师团继续向南猛攻。

这道命令被军委会副参谋总长白崇禧驳回了,为应对日军在豫湘桂战役中的大规模攻势,此时他代表军事委员会坐镇桂林,有权督导第四、第六、第七和第九战区的作战。白崇禧认为日军兵力空前,盲目迎击无异羊入虎口,请示重庆之后重新下达命令:方先觉第10军加固衡阳工事,以备不测;沈发藻暂编第2军进至株洲,保障长沙的南翼安全,防止遭到日军迂回。

此时此刻,起义军几乎是要完犊子了,但就在这个时候,清军杀入关内,洗劫河北。而崇祯皇帝也因此被激怒。他从南方火速抽调正在进剿农民军的明军主力,如卢象升等部北上。这导致李自成、张献忠获得了千载难逢的喘息之机。

淮海战役开始之前,国军也在准备徐蚌会战计划。

李自成在反围剿的过程中,连续打死两任明朝三边总督,兵力越打越多。早先投降明朝的张献忠等人亦也复叛。负责围剿的杨嗣昌因此而气死(一说是自杀)。为他两年前与孙传庭抬杠的愚蠢买了单。

在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军40万军队,可以说是死伤过半,并且丢掉了东北这块土地。

然而农民军此时鸟枪换炮,早已不是当年的流寇部队。孙传庭还没到,驻守河南的最后十八万明军即被李自成歼灭。

面对日军的战斗力优势,长沙会战必败无疑,绝非哪个人的问题,更别说区区一个小军张沈发藻了。

在1943年11月,暂编第2军刚刚参加了常德会战,伤亡惨重,此时尚且没有恢复元气。

而沈发藻的暂编第2军在45公里正面奋力抵抗,节节抵抗,在中美联合空军帮助下给第68师团造成不小的伤亡,后来严重影响了该师团对衡阳的攻势。

实际上,刘镇湘并不是真打算杀身成仁,报效党国。作为广东人,他对南京政权的忠诚度没那么高,没有这个必要去送死。他拒绝继续撤退,只是因为他听说,撤退到大许家之后,给他分配的防御阵地有个土山,相传是当年关二爷被迫降曹的地方,他觉得不吉利。

为什么呢?因为前面不是说了吗,崇祯留着中原精锐要打大仗。

张献忠、罗汝才、刘国能等人打不过,投降了明朝。

1.九一八事件。

1944年5月27日,日寇第11军以七个师团的强大兵力,第四次攻向长沙,敌酋横山勇为什么选择这一天发起“一号作战”的湘桂段作战呢?因为当天是日本海军干掉沙俄舰队的“对马海战”纪念日。薛岳起初认为日军的进攻不过是前三次的翻版,所以有些轻敌,而当他发现战场中央和两翼出现日军七个师团外加两个独混旅团的番号时,已知情况不对,只好仓猝调整部署,急令方先觉第10军和沈发藻暂2军北上增援,拟在长沙和浏阳之间与敌决战。

陈赓兵团不为所动,按计划先取南昌,此时顾祝同亦来电安抚,沈发藻于是变卦,以我军“没有诚意”为由,率部南逃,确实是一个三出八变欠扁的家伙。并且逃台以后,在顾祝同的提携下还能晋升为陆军副总司令,话说回来,老蒋一味重用此等将领,又焉能不败?

虽然最后平息了下来,但是东北军从此一分为二,有一部分人投靠了中央军,有一部分人依然保持东北军的称号,因为群龙无首,而且老蒋也想打压这批不属于自己部队的东北军,就进行降额压制,虽然依旧保持五个军的编制,但是每军仅辖两个师,军队规模大幅缩水。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当时的东北还有二十多万部队,当时的日本人进攻东北时,上面不断传来“不许抵抗”的命令。

这一来,黄百韬兵团除了他自己的25军,100军,加上战前编入的63军和64军,就一下子达到了五个军,看起来人数不少,算得上兵强马壮,人多势众。但实际上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因为各军驻地分散,所以无法统一行动。

一派人想要先救出张学良,然后抗日打回家乡去,有的主张一切服从命令,是继续和红军内战还是抗日,全看上级的安排,两派人内乱打了起来,部分少壮派军官发动“二二事件”(1937.2.2)杀害了东北军大将67军军长王以哲,而部分东北军则以复仇为名杀害了105师师长高福源。

这样算下来,渡过运河之后,黄百韬兵团的五个军,一个军被全歼,25军和100军被打残,44军拖后腿,战斗力弱,剩下能靠得住的部队,就只有刘镇湘的64军了。黄百韬要求继续向徐州方向撤退,但刘镇湘坚决不肯,要求就在这里决战,不必走来走去。

长衡会战,沈发藻并没有什么问题。

从武汉会战后坚守了将近六年的长沙城,终于在1944年6月17日沦陷,而沿湘江两岸南下的日军第116师团和第68师团,已经完全不需要参加长沙的攻城作战,遂马不停蹄直奔衡阳。奉命阻挡日军兵锋的沈发藻暂2军和罗奇第37军,根本未组织起像样的抵抗,就向两翼溃散,给日军露出一个长达45公里的正面缺口。6月22日夜间,日军先头部队已经进至衡阳城郊,导致方先觉的守城准备未能全部完成,这就是一将无累死三军呐!

除了常凯申,谁还能配得上这个评价?

(注意株州的位置)

结果修整补充还不到半年,长衡会战就爆发。

留在关外的二十多万东北军,很多人就是赤手空拳地被日本兵杀死当然也有怕死的投降了日本人,也有部分星散军队之后转入民间,建立抗日坚持抵抗日本人。

崇祯后期的内阁,几乎就是一年换一茬,所谓首辅,就是给皇帝背锅的。

二十多万还在东北的军队,最后的结局就是三种,一种是拼死抵抗被全歼,一种是怕死的投降日本人做了汉奸,一种是跟随张学良撤出东北。

对此,孙传庭气的要死。他心里对崇祯的瞎指挥很不爽,但他又不能说,便只能以引病告休的形式表达自己对崇祯的不满心情。

在中山门外拼死作战的陈颐鼎和刘启雄两个旅长,直到12月13日零点才知道南京“可能已经弃城”,但是却无论如何联系不上师长和副师长了,德械精锐第87师登时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于是各部乱糟糟涌向下关,却发现没有一条船可用,大部分官兵再折回城内,惨遭日军屠戮。据战后统计,在36师、87师和88师之中,以第87师损失最为严重,成建制逃到长江北岸的仅有师直属队300余人,王敬久固然难辞其咎,沈发藻难道就不该军法处置吗?无能之辈。

2.内斗

李自成部七八万人被孙传庭与洪承畴在潼关南原以重兵埋伏,死伤惨重,最后仅有18骑突围而出。

可孙传庭的合理建议,却遭到了崇祯的无端揣摩。崇祯就像前一年前逼洪承畴一样,逼迫孙传庭率编练未成的军队出战。孙被迫无奈之下,只好出战。

这次,由于日军兵力雄厚,他们放弃这种打法,派遣主力部队进行大迂回,连续占领长沙以南的株洲、湘潭了两大重镇。

这一年,皇太极命令济尔哈朗和多铎包围锦州城,关外告急。崇祯念兹在兹,一直等着的大仗正好来了。

此战中,沈发藻没有什么问题,也不存在临阵畏敌擅自撤退部队的事情。不然,张德能放弃长沙被枪毙的例子在前,沈发藻也绝对保不住性命。

因为不抵抗的缘故,二十多万东北军就在那里等死,据率军自卫抵抗的620团团长王铁汉的回忆,当时上面的命令是,对进入营房的日军,任何人不准开枪还击,谁惹事,谁负责。北大营逾万名守军被只有500多人的日军击溃。

曹文诏仅以两三万人就把六倍于己的农民军杀得鸡飞狗跳,五战五捷。

但是,崇祯在杨嗣昌的影响下,对此提议拒不理会。他依旧认为闯贼不足为患,朝廷花点钱安抚就好了,清军才是大敌,他要留着中原精锐出关打大仗。

由于江西省主席是土木系的大将方天,所以第12兵团在方方面面都受到照顾,沈发藻大为不满。在我二野四兵团挺进江西之际,沈发藻眼见蒋军大势已去,再加上派系倾轧心中不爽,一气之下派手下一个师长去香港联络地下党,声称准备起义。但是同时又提了个条件,希望解放军先进攻他所在的吉安,这样他才有“借口”北撤,回师南昌干掉省主席方天,败军之将还想指挥起我军来了!

仅数月时间,洪承畴便把陕甘农民军剿灭。

东北军先是来到抗日战场上,后来解放后又来到朝鲜战场上,最终能回到东北的老东北军,不到2000人。

这也就是一般所说的,粟裕提出的小淮海战役的计划。这个计划以消灭黄百韬兵团为目标,收复淮阴、淮安地区,但还不是进行战略决战的计划。但在和中央电报往返,商量下一步作战计划的时候,国军这边也开始调动了,全线向徐州方向撤退。

没过几年,各地农民军的规模已经达到了十几万人规模,不可小视。

自从他们踏入山海关,几十万的东北军中很多人都是至死再没踏足家乡东北。

然而,这一次又是崇祯九年两头空的复演。

日军在长衡会战的第四次长沙会战中,使用了高达6个满员师团,共17万兵力。

即便当时战斗力最强的国军74军58师,面对日军第40师团进攻宁乡,也不过坚持了4天就被迫撤退。

崇祯九年,多次从明军包围圈中漏网的高迎祥终于在子午谷阴沟里翻船了。其部十几万人被陕西巡抚孙传庭设伏歼灭大部。

明朝的崇祯皇帝。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之后,张学良作为东北军领导人被蒋介石软禁,群龙无首的东北军内部出现分化,当时的东北军分为两派人。

而国军拼凑了24万兵力,对抗日军的进攻。

结果,崇祯十六年七月,孙传庭惨败,北方明军最后的四万精锐全军覆没。连孙传庭本人也身死战场。

从淞沪会战到南京战役,沈发藻一直表现的不咋地,南京保卫战期间,第88师的260旅、261旅奉命在中山门外抗击日寇的进攻,战至1937年12月12日下午,唐生智接顾祝同转来的老蒋指示,言及南京守军可以相机撤退,遂于傍晚5时在卫戍总司令部招开部队长会议,下达了分头突围的命令。而王敬久和沈发藻这俩正副师长接令后,干脆连师部都没有返回,第一时间渡江跑路,完全没有军人应有的气节。

参加淞沪会战的东北军六十七军,该军几乎全军殉国,在抗日战争中,东北军损失惨重。

崇祯听说孙传庭跟自己叫板,大怒,直接将孙贬为平民,丢进了死牢。

事实上,蒋介石并没有处分他,说明沈发藻没什么问题。

再看,日军以往是采用主力迎头猛攻的方式,从北向南逐步碾压式前进。

之后三个月,河北的杨文岳部和湖广的左良玉部又先后被李自成击败,中原战事糜烂到了极点,已无可救药。崇祯大怒,把火气撒在孙传庭身上,他又一次逼迫孙传庭尽快出战(因为已经没人了),并严厉训斥了孙传庭的整军备战请求。

说起刘镇湘这个名字,可能很多人不熟悉,但说到“小煤山大捷”,估计知道的人就比较多了,其中挑头打架的就是刘镇湘。刘镇湘穿起将官礼服,表示就在碾庄和解放军决一死战,杀身成仁。刘镇湘话说得慷慨激昂,黄百韬也没办法,只好命令部队,就地建立防御阵地。

而正是崇祯皇帝的判断错误,最终导致了明朝后来对中原时局的掌控。

而且,这时候黄百韬兵团其他部队都已经残破不全,战斗力不完整,只有64军完整的撤下来了,如果要撤退,那么最有可能被留在后面断后的,也有可能是他。而且,国军运动中被包围,更容易全军崩溃,不如就地坚守待援,活下来的希望还大一点。

这种情况下,国军以区区沈发藻的暂编第7师防御株洲,丁治磐的第32师防御湘潭,面对日军攻击力强大的第68师团,又如何挡得住。

崇祯十五年,在连续击败明军,李自成在河南和湖北一带形成了比较稳固的根据地,可谓今非昔比,鸟枪换炮。而崇祯至此,也失去了对中原时局的掌控。

将帅无能累死三军

于是崇祯紧急从各地抽调精锐进京勤王。而正在围剿李自成的孙传庭和洪承畴,都在被征招之列。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大家肯定会问,以薛岳的火爆脾气,难道就不会严厉查办沈军长发藻吗?此一时彼一时啊,长沙失守后,第九战区各部被日军冲得七零八落,战区长官部也逃往湘东,薛岳的威名和权势已经一落千丈,再加上暂2军本就不是战区所属部队,所以已经无可奈何了。长衡会战失败后,沈发藻在老长官顾祝同的庇佑下,被调离野战部队前往中央训练团干部总队担任中将总队长,朝中有人好做官呐。

大家应该知道,当时由于武器装备和训练的巨大差距,尤其国军极度缺乏重武器。

在当时,陕西境内的农民军基本被扑灭,其它各地的农民军也是偃旗息鼓。如果明军再加一把劲,不说彻底消灭农民军,起码逮住李自成不是问题。

半年后,河南大旱,流民高达百万,李自成见机,从陕西杀向河南,很快就拉起了一支十多万人的部队。孙传庭此前的预言,果然得到了应验。

有时候萨沙真的怀疑,我和有些作者是不是看的是同一个抗战历史。

最后,北京城破,崇祯上吊时,身边除了一个叫王承恩的老太监外,没有第二个人陪在他身边了。可谓真正意义的孤家寡人。

位于长沙东南140余里的株州,战略位置非常重要,它既可以掩护长沙的侧后,又卡在日军可能陷长沙后直取衡阳的路上,是长衡之间的要点所在,日军左路兵团渡过汨罗江后,立即取道浏阳准备袭占株州,从而完成对长沙的合围。在浏阳城,川军第20军和滇军第58军与日军精锐第13师团血战经日,伤亡极为惨重,从第三战区紧急调来的第26军随即也加入战团,而日军再投入第3师团助战,那么结果可想而知,三个军仍然不敌鬼子。

很多士兵想到父老乡亲在日军的铁骑下的悲惨命运,父母姐妹惨遭凌辱,热血军人要求打回老家去,收复失地等。

对于这次进京勤王,孙传庭没意见,但是他认为清军撤走后,陕西明军应该撤回,继续围剿李自成,避免李自成再次死灰复燃。所以他旗帜鲜明的坚决反对把陕西精锐留在京师。

东北军巅峰时期40万的军队,最后变成了这么点人,张学良可以说是背了大锅

秦赵长平之战,是我国古代规模较大、取胜彻底的歼灭战。古今流传白起是战神。赵括是无能的将军。

即便如此,以沈发藻暂编第2军的实力,是绝对挡不住第68师团的,最终还是被打退。

例子:1986年8月,在阿富汗潘杰谢尔山谷地区,苏军一个营被分配了道路安全任务。为了完成这个任务,这个营把部队分成了移动安全巡逻队和安全哨所,并沿路配置。其中13号安全哨所由一个中尉指挥。他的部队准备实施环形防御,于是组织挖掘工事,利用就便资源加强了防御,并制定了一个相互关联、密切协调的火力计划,在13号哨所附近及其接近路上埋设了地雷。他的移动安全巡逻队共有13人,本来应该有2辆BMP步战车,但是被调走给了装甲突击队。通过侦察,阿富汗游击队知道,这个哨所只由一小群士兵组成,因此他们决定抓住机会给苏联人点颜色看看。8月4日17时15分,阿富汗游击队突然对13号哨所展开迫击炮袭击。他们的炮火精准地摧毁了苏军一门82mm迫击炮和一挺12.7毫米“CLIFF”重机枪,以及一个AGS-17自动枪榴弹发射器。来自周围高地的猛烈火力打得这支苏军头都抬不起,这支小分队逃跑的道路被彻底封锁。在苏军火力被压制的情况下,游击队甚至把无后座力炮抵近射击,苏军小分队的完蛋就在眼前。一个上尉指挥的榴弹炮兵连,加强一个自行榴弹炮排,为苏军小分队提供火力支援。但是,由于雾和黄昏限制了观察效果,他们的支援火力变得不那么有效了。13号哨所彻底没有了希望,所有人员全部战死。这是苏军在阿富汗战争中排以下规模战斗中,最大的一次损失。很明显,13号哨所的问题并不在于自身,这个哨所是最为孤立突出的,容易受到游击队打击。他们的上级指挥官显然没有很好的兵力、火力支援计划。而且他们自己的BMP步战车给了一个装甲突击群,这使得他们在占领防御阵地后,没有装甲车辆被纳入防御系统。这支部队就成了彻底固定的哨所,失去了机动能力。当敌人的火力将他们彻底封锁后,他们就成了待宰的羔羊。

暂编第7师虽顽强作战,然而完全不是日军对手,被击败,暂编第2军只得放弃株洲撤退。

唉,只能说他活该!

后来他想与皇太极议和,让兵部尚书陈新甲负责,结果事机泄露,他不想担责,又把屎盆子扣在了陈新甲头上。

绝对是春秋战国时,长平之战赵军统帅赵括。

张学良可以说是近代历史上最无能的将领之一,跟随他的军队,除了投降日寇当汉奸之外,退守关内的军队,不是死于内斗,就是当了炮灰,几十万人最后活着回到家乡的才2000人。

洪承畴、曹文诏的连番胜利,让崇祯皇帝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错觉,高迎祥、李自成之流不过就是一群流寇而已,人再多,也不足为虑。女真鞑子才是大明的真正死敌。

徐蚌会战的计划是杜聿明在1948年初就已经提出的,就是放弃陇海路,将沿线的机动兵力全部集中到徐州附近,依托徐州到蚌埠的铁路进行补给,再加上徐州的永备国防工事,让解放军来攻,等到解放军攻击顿挫,再展开反击。

对于崇祯的不合理出战命令,孙传庭派人飞鸽传书,言辞恳切的说:李自成势大,但他极度缺粮。只要我们坚守不出战,李自成的百万大军用不了五个月,就会断粮。而断粮后,必然是军心涣散。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坚守不出,待他们军心涣散后,再出击摘桃子。

事情还没完,解放战争后期蒋军兵败如山倒之际,沈发藻于1949年2月再被任命为第3编练司令部司令,负责在江西编练和组建新军,并且弄出来一个第23军和一个第70军。我军发起渡江战役后,该编练司令部所属部队再扩编为第13兵团,沈发藻出任中将兵团司令(这回是职务军衔和铨叙军衔统一了),当时同在江西的还有个第12兵团,也就是我们熟悉的那个狐狸重建的部队。

九一八事变之前,东北军陆海空各兵种齐备,兵力大致在有40万上下,1930年为了调停中原大战,调拨两个主力军九个旅进入河北,次年六月,为了对付石友三叛乱,东北军又有十个旅进入关内,在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前,东北军有11.5万主力驻扎于关内。

农民军则趁着明军无暇顾及之际,总计又恢复到了20万人的规模。

1935年,红军完成了两万五千里长征,顺利到达陕北,蒋介石任张学良为副总司令,自任总司令,并征召东北军进入陕西参加对红军的围剿,张学良顺利恢复对东北军的领导权。

实际上,暂编第7师被日军花费1天就击败,这也并不稀奇。

而与此同时,日军已经占领了汨罗、平江、浏阳、宁乡、湘阴,从东西北三个方向将长沙包围。

黄百韬倒是不含糊,这时候也顾不上63军了,只能带着其他四个军撤退。25军掩护,64军先渡过运河占领阵地,44军在64军之后渡河,100军周志道表示来不及了,他要单独行动,于是另外找地方渡河,也被华野追上一顿揍,损失严重。

现在只有24万,少了整整10万,双方战斗力差距明显,难免失败了。

这一而再,再而三的自欺欺人,崇祯的人品可谓败得是一干二净。

萨沙第8482条回答。

浏阳激战期间,沈发藻一直呆在株州看热闹,及至发现浏阳可能不守时,居然跟七年前在南京一样,不打招呼率领暂2军擅自撤离株州,日寇中路兵团之第116师团于是不战而取株州,随即奔袭湘潭得手,至6月14日完成了从南面包围长沙的战术目标,长沙地区的整体军事形势因此急剧恶化。当天,薛岳不得不率指挥机关撤离长沙,否则战区长官部就有被日军扣在锅里的可能,唯一留下守城的,只剩下张德能的第4军。

崇祯在审时度势后,认为先救锦州要紧。于是他就令洪承畴为援锦统帅,领王朴、曹变蛟和吴三桂等八位总兵,及步骑兵十三万出关,会兵于宁远,先解锦州之围,再与清军决战。

据史料记载,日本兵对待东北军一开始都是用刺刀扎,东北军士兵赤手空拳,被扎死的很多,钻到床下的士兵都被机关枪扫射而死。

出自《岳飞传》中陆登的话。“城中的民房拆毁了一半,砖瓦木料全运城上,百姓们bai露宿街头,实是我陆登一人之过。一将无能,累死千军!”——《岳飞传》。译文:城中百姓的房屋被拆毁了一大半,砖瓦和建房子的木料都没运过来,百姓们都露宿街头,这是我陆登的过错啊,我一个将领无能,连累的所有的军队!陆登,字子敬,乃宋朝名将,人称“小诸葛”。官拜北关镇守节度使,驻守潞州,后金兵大举南侵,陆登死守城池,与金人血战,城破后,自刎殉国。陆登坚守潞州为国尽忠的故事,在百姓中流传了数百年。

这种情况下,区区沈发藻两个师数千人,哪里是第68师团的对手。

为什么崇祯要朝孙传庭发火呢?

至于株洲战斗,除了大陆的抗战历史官方资料以外,其余所有资料均认为:日军第68师团的先头部队3000余人进抵株洲东南一线,同沈发藻暂编第7师发生激战。

张学良一看,老蒋这是想让东北军全部损失在内斗中,这样下去不行,而且手底下的士兵,都想打回去,不想打内战。

谢谢邀请!历史上所谓的一将无能,累死三军,最典型的人物,我认为赵括能数上。

可是,崇祯死活不听劝,坚决逼迫孙传庭在没做好准备工作的情况下去送死。

崇祯元年,陕甘民变四起,活下不下去的老百姓杀知县,杀知府,杀巡抚,形成了一股四处流窜,逃到哪就杀哪的流寇组织。

南京战后追责,王敬久、孙元良等人皆遭扣押审查,沈发藻由于只是副职,并且还是顾祝同的亲信将领,所以安然过关毫发无损,于是按部就班继续升官,到1944年2月调任暂编第2军中将军长,下辖预备第6师、暂编第7师和暂编第8师。暂2军原属张发奎第四战区,长衡会战打响后紧急调往第九战区作战地域,沈发藻一万个不情愿,但还是奉命来了,1944年6月初进驻株州。

这次日军出兵17万,原则上国军至少要拿出34万部队。

将相无能累死三军, 常用俗语。多用来埋怨领导软弱无能,群众受牵累。将帅,军队中的高级指挥官。累,连累,牵连。三军。古代指上中下三军,现代指陆、海、空三军,此处泛指军队。整条意思是:高级指挥官没有能力,会连累全军作战失败,战士牺牲。这词组以\”将熊熊一窝\”为近义词。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些都是讲领导的重要性。

前面不是说了吗,崇祯不给钱,孙传庭只能在地方上自筹军费。而谁有钱呢?当然是地方上的士绅了。孙传庭拿士绅开刀,逼他们捐钱捐物。士绅们通过关系网把状告到了崇祯那里。

后来抗战开始后,爷爷不疼姥姥不爱的东北军就作为了炮灰,在历时八年的全面抗战中,东北军各部先后参加了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与徐州会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长沙会战基本上这些主要战场的战争,东北军都有参加,而且是哪里打得惨烈,就把东北军往哪里派。

崇祯十年,针对农民军,明朝方面又进行新一轮会剿。这一次绞杀战,农民军又一次被明军杀得鸡飞狗跳。

公元前260年5月,秦国王龁带兵攻打韩国,韩国的上党危急,上党首领就把上党献给赵国,以此换取赵国的支持。赵国得到上党,引起了秦国的不满,于是秦、赵两国在赵国的长平展开决战。由于赵国的失利,赵国的主帅廉颇采取坚守不出的方法,使秦国无法进攻。相持一段时间,于是秦国散步谣言,说什么廉颇要投降了,秦军不怕廉颇,就怕赵括。赵王听到这个谣言,还真的相信了,想到廉颇不主动出击,就想把廉颇换掉,蔺相如和一些大臣就劝赵王不要临阵换将,赵王执意不肯,就用赵括取代廉颇。

结果以新兵为主的明军在柿园之役,被李自成打的惨败。(当时孙传庭的指挥没有问题,明军战败完全是因为训练不足,军纪不严,在战场上抢夺战利品,导致队列混乱,被农民军顺势反杀)

秦军不可留也。留则贼势张,无益于边,是代贼撤兵也。

国军之前是一字长蛇阵,让中央和粟裕很犯难,到底是先打头部的黄百韬呢,还是先打尾巴上的孙元良呢?结果国军自己先动起来了,开始进行战略收缩,于是粟裕和中央迅速决定,直接打黄百韬兵团。淮海战役就这么戏剧化的开始了。

黄百韬兵团在东边,如果按照南京统帅部确定的作战计划,直接撤退,其实是没有问题的,但这时候临时给他派了个任务,等一下在海州的44军,带着44军一起撤退。原计划44军是要走海路南撤的,这时候突然变了,跟着黄百韬兵团撤退,并且计划到徐州之后交给邱清泉兵团。

但对于农民军,崇祯皇帝很不屑一顾。他把主要精力放在关外,也就是女真。而对陕甘后院起火的问题,则不太当回事。

崇祯这一骚操作的结果,就是中原各省精锐全部留在了京城。各部农民军,尤其是东躲西藏的李自成,又因此获得了喘息之机。

我们单位领导

然而,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清军又来了。

1933年,当时的日本人都打了长城下,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军刚好驻扎在此,南京国民政府将华北东北军设立为两个集团军,以张学良与张作相为集团军司令指挥长城抗战。

(第10军李玉堂剧照)

所以此时,他既无精力理会农民军,手上也无兵可派去围剿农民军了。

但是热河省主席汤玉麟(张作霖四哥)不战而逃,将热河拱手让于日军,蒋介石趁机派遣何应钦夺其兵权,将东北军改编为五个军,总兵力依旧有26万之多。

按道理说,农民军死灰复燃,朝廷自然就得精锐去剿。然而,崇祯此时却没兵可派。

即便在防御中,国军中央军主力部队,也要有一倍兵力优势,才能保证守住阵地。

师长彭士量中将力战殉国,该师战后差点需要重建。

说起这个沈发藻吧,资历还挺老,黄埔二期工兵科毕业生,还曾经入陆军大学第九期进修,属于黄马卦和绿袍子的双重嫡系,全面抗战爆发时已经是德械第87师的少将副师长,也就是王敬久的副手。正好借他科普下职务军衔和铨叙军衔的区别,1934年沈发藻已调升第87师259旅少将旅长(兼福建闽南保安分处处长),然而1935年军事委员会首次铨叙军衔时,沈旅长的正式军衔仅仅是陆军工兵上校、

关外的洪承畴在崇祯的反复催促下,率领援锦大军在松山被皇太极打得大败亏输,约五万人战死,数万人被俘。13万精锐仅有吴三桂部一万多人保存了下来。

华野这边一听黄百韬兵团度过运河之后并没有继续撤退,而是在碾庄地区就地组织防御,大喜过望,粟裕马上调整部署,只留下叶飞的一纵继续歼灭63军,其他部队都赶过去包围黄百韬兵团去了,黄百韬兵团残部大约七万人,就这样死死的被包围在了碾庄。

(沈发藻)

这种事,崇祯干过不止一次。当年卢象升被自己人坑死,他和杨嗣昌不想担责任,便把屎盆子扣在了卢象升头上。直到杨嗣昌自杀后,他才替卢象升平反。

反正在他看来,李自成之流不成气候。随便派个人去镇压,都能把场面控制住。所以他就派了杨嗣昌去围剿李自成。

崇祯十一年八月,多尔衮率清军从密云突破长城进入关内,由于崇祯的瞎指挥(派一个太监去监军),宣大总督卢象升战死,以致京城戒严,再无人能迎战清军。

以该军下属的暂编第5师为例,该师坚守石门要隘,同日军血战多时,伤亡非常大,仅剩400多人。

黄百韬先等着44军,然后让25军掩护44军撤退,最后变成了25军断后,另外的63军接到命令之后,还没来得及行动,就被华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了,黄百韬此时想让他身后的李弥兵团暂缓撤退,等一等他的兵团,但李弥表示拒绝,上面有命令,我不能违反啊!

济南战役结束后,津浦路被切断,山东全境解放,华野全面威胁陇海路沿线的国军各集团。按照粟裕的计划,首选的打击目标,就是在豫东战役中增援积极的黄百韬兵团,因为这时候黄百韬兵团驻地在新安镇,处在陇海路沿线国军的头部位置。

高死后,张献忠单干,高的余部人马复推李自成为老大,对外号称“闯王”。

杜聿明,王耀武,孙立人,薛岳,黄伯韬,黄维,廖耀湘,邱清泉….

崇祯四年,农民起义军中最大的三大势力王左桂、王嘉胤、神一魁形成规模。崇祯皇帝派洪承畴去镇压。

东北军普遍厌倦内战,要求停止内战,团结抗日,并且呼声日益高涨,当时的张学良如果再继续打内战,不抗日,东北军都要哗变了,后来就和本地的杨虎城发动了西安政变。

以往日军用10万大军进攻,国军一般至少用二三十万军队对付,才有了之前长沙会战的胜利。

赵括担任了三军统帅,立即改变廉颇的战略部署,带领三军,全力攻打秦军。秦国又暗中换白起为主帅,白起利用赵括急于取胜的心理,边战边退,诱敌深入。赵括认为秦军败了,更增加进攻的信心。等到赵军进入了秦国的包围圈,白起立即切断了赵军的粮道,等到赵括知道上当,想突围,已经晚了,秦国的军队把赵国的军队团团围住,挣扎到了10月,粮草殆尽,赵军慌了,溃不成军,战死的,饿死的,投降活埋的,共消灭赵军大约45万人。败得太惨了。

这样的部队在会战中第一次作战就遭遇极为强大的敌人,坚持不住也可以理解。

后来,清军把山东洗劫一番后,返回关外。

对此,崇祯很是懊恼。他在环顾四周,发现无人可派后,便放出了囚禁中的孙传庭,重新启用他,在不给钱粮的情况下,让他率几千兵马南下河南镇压李自成。

这些哪个不是人中龙凤?哪个不是将帅之才?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这种攻心之歌,很多的东北将士听到后都是泪流满面,思乡心切。

崇祯五年,漏网的农民军在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罗汝才、王自用等人的率领下流窜到山西,又死灰复燃,聚众规模一度达到20万人之巨。崇祯皇帝委派曹文诏进剿。

更要命的是,在长衡会战爆发前2个月,军长古鼎华调任粤桂边区总指挥,沈发藻临时继任军人。沈发藻上任才2个月,突然就爆发了大规模战争,指挥起来不可能得心应手。

崇祯原本就多疑,不信任孙传庭,所以当士绅们一起造谣,说孙传庭养寇自重后,崇祯怕孙传庭不受节制,可能会叛降,便把火气撒在了孙的身上。多次下手敕催战。

当时沈发藻的暂编第2军,只有暂编第7、暂编第8师。这两个师本来就是杂牌,是广东地方部队和保安团编组而来。

事后,崇祯第N次懊悔不已,但他本人又不愿意承担催战失利的责任。于是他就下了一道败人品的圣旨——说孙传庭“诈死潜逃”,把战败的责任都扣在了殉国的孙传庭头上。

至于暂编第2军为什么战斗力不强?

所有资料中,均没有说沈发藻的暂编第2军是不战而逃放弃株洲。

说来说去,无论在株洲还是衡阳以北,沈发藻并没有指挥暂编第2军胡乱撤退躲避,都进行了激战。只是在挡不住敌人,又唯恐被敌人合围的情况,该军才有计划撤退。

怎么南辕北辙,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暂编第5师老兵只有一二成,新兵占到七八成。

对此,日本方面也心知肚明,仍然长沙肯定会被占领,因为这次试用兵力几乎是以前的一倍。

当年11月,东北军在劳山战役与直罗镇战役中连遭惨败,三个建制师几乎全军覆灭,而蒋介石竟然直接撤销了其中两师的番号,其削弱东北军的意图十分明显。

孙传庭眼见不妙,立即向崇祯打报告,希望崇祯能给钱给人,并宽限他一段时间,让他练出精兵后再去迎战李自成。

而在中原战场,被抽调了精锐后,地方明军根本打不过农民军。

手底下能人也挺多,偏偏自己喜欢遥控指挥。

直到最后被全歼,也没等来国军的援兵。刘镇湘也并没有杀身成仁,反而是黄百韬一个杂牌出身的将领,真的报效党国了。只是这次他连写遗书都没来得及,只有他身边的副官帮他留下了著名的三个后悔。

展开阅读全文

姜维既然当年是“不得已”而降蜀,为什么后来三十多年岁月里,会誓死不回头地效忠于季汉、攻打从前的母国?

上一篇

什么样的人像摄影作品值得学习?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历史上所谓的一将无能累死三军最典型人物是谁?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