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香菱换上了袭人的裙子,有什么深意吗?

strong>“红楼梦中无闲笔”香菱换了袭人的石榴裙,确实是红楼梦作者刻意的安排。是影射香菱本身的人物形象,以及香菱的命运。

长期面对粗暴的薛蟠的香菱,何曾得到过异性的这种体贴入微?反倒有点高兴,笑称如果有一样的裙子先换过去就好了。

香菱是过了明路的通房,这个身份就是袭人孜孜不倦,梦寐以求的东西。

二,间接证明了警幻仙子所说的宝玉是\”天下第一淫人”的说法。香菱是表兄薛蟠的小妾,并不是贾家的小丫头,宝玉对她不可能有别的想法,但对她仍然温柔以待,细心周到的对她关心照顾。正是警幻仙子所言,他所追求的不是俗世之人所追求的皮肤滥淫,而是心中对女孩的温柔之心。

在这里,曹大师随便那么一写,我们也只那么一看。不必要猜测有什么暗示。正象我们穿着一件名牌时装,出去碰见穿同一品牌衣服的大哥,难道还非要找出与其人有什么缘份与联系么?

贾宝玉的性格喜聚不喜散,自号“怡红公子”,住在“怡红院”,平生爱好:吃女儿唇上的胭脂,为姐妹丫头等淘制胭脂……

第八回黛玉“罩着大红羽锻对衿褂子”。

香菱临行前曾嘱咐宝玉:

这样一条裙子,按理说送给姨娘穿,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是薛宝琴却同时送给了薛宝钗,这实在是有意思,要知道宝钗是堂堂大小姐,而香菱不过一个买来的苦命姨娘,两人收到一样的礼物,而且不大适合未嫁姑娘的礼物,实在有些膈应。

这一说提醒了贾宝玉,他想起袭人有这么一条,遂让香菱站在原地不动,自己去找袭人帮忙。

明白了这个前提,我们再来看看拥有过石榴红绫裙子的宝钗、袭人和香菱。

袭人也是个散漫者。此外,她和香菱关系很好。当她听到这件事时,她打开包装,把它折叠起来。她跟着宝玉去找香菱。她还在那里等着。

以上尽是个人意见。如有不同观点,欢迎在评论区留言指教。鄙人定当虚心以待,更深入地学习和领会。

从周瑞家的,在薛姨妈处见到香菱第一面起,她每次出场就一直是笑嘻嘻的。

见香菱裙子脏了,要叫袭人的裙子给香菱换。香菱允诺。宝玉这时做了一个动作,即:埋葬了香菱手上的“夫妻蕙”,以及宝玉拿来的“并蒂莲”。

也不知薛宝琴是不是故意的,反正后来,薛宝钗将它偷偷塞给就花袭人。

【三】一条裙子也预示着薛宝钗和袭人的结局,机关算尽,最终不过落得一场空

果然不一会,因为受不住豆官的打趣,香菱要上去拧她,打闹中滚进了一个水洼。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夏金桂心中所想,就是薛宝钗未来出嫁后心中所想。

首先,看看这条裙子。香菱的脏裙子和袭人的完全一样。巧合吗?所谓的:

宝玉道:“你快休动,只站着方好,不然连小衣儿膝裤鞋面都要拖脏。我有个主意:袭人上月做了一条和这个一模一样的,他因有孝,如今也不穿。竟送了你换下这个来,如何?”

而宝玉为香菱思虑周全,叫她换上了香菱的石榴裙,看似小事一桩,不过宝玉怜香惜玉之人,常干的痴事。他能为受委屈的平儿理妆一回都觉得幸福,那么作为生活在暴力阴影下,最苦命的女子香菱,体会到来自异性的爱——有同情,有关爱,也有隐约的心动,这便开启了身陷不幸的呆香菱的情结阀门。

后来我们都知道了,袭人带着她的石榴裙和贾宝玉赶来,香菱换上来袭人的新裙子,而那条泥污的裙子则被袭人带了回去。

其次,香菱其实是体会到了宝玉穿裙子的苦心。 所谓的:

所以最终留给袭人的只有两条路,要么被安上罪名撵出贾府,要么把她送给已被打成残疾的下九流蒋玉涵,伺候蒋玉涵以减轻宝玉的内心不安。袭人只能选择后者。

第六十二回,是香菱在和豆官玩的时候弄脏了她的新裙子,换上了袭人的裙子。 这件事的重要性实际上是在这一回的标题中指出的,所谓“呆香菱情解石榴裙” 如果像以前一样,只理解宝玉和袭人对香菱的朋友关爱的话,那就太肤浅了。

而在古诗词里面,石榴裙也可以影射美女,寓意情人,寄语青春等等。

这红绫裙子是琴姑娘进京时带来的,她和宝钗各有一条。宝琴是个热情的女子,送石榴红绫符合她的性格。可宝钗是不喜欢富丽闲妆的,平时穿衣很淡雅,都是半新不旧的。屋里更是朴素的像雪洞,读者可以想象,宝钗的色调的清冷的,寡淡的,是绝对不饱和的。面对这么一条热情似火的石榴红绫裙子,宝钗是不会穿的。自己不穿要送人,当然要送对自己有用或需要拉拢之人,送给袭人可不就顺理成章了。宝钗是给人送过衣服的,比如金钏。

那么袭人拥有了这条红裙子,但最后也没有守住红裙子,冥冥之中袭人也把这条裙子送人了,而且是在贾宝玉的授意下送走的。

”说着,接过裙子,一看,果然跟自己的一样 她叫宝玉背对着脸,用手把它解开,系上。 袭人道:“把脏的给我,洗干净了还你。如果你把它拿回来,也会问你是否看到它。 香菱道:“好姐姐,你拿去给那个妹妹吧。\” 我有这个,不想要他了。“ 袭人道:“你真大方。” ”香菱忙道谢,袭人接过脏裙子走了 。

香菱本身出自富贵家庭,父亲甄士隐淡泊名利,醉心诗书,神仙一般的人物。母亲封氏温柔贤淑,典雅佳人。

贾宝玉生日那天,家里的长辈们都不在家,当家人凤姐病着,虽有李纨和探春代理家事,但大观园的环境却宽松得多,又恰逢薛宝琴、邢岫烟、平儿的生日和贾宝玉也在同一天,这一天热闹非凡,不仅小姐们无拘束地喝酒取乐,就连丫头们也开启了狂欢节。

在宝玉心中,林黛玉是灵魂伴侣,而袭人则是解决皮肤之欲的首选,袭人用于满足世俗需要,黛玉是精神粮食。

贾政让贾宝玉题一个匾额,贾宝玉说:“此处蕉棠两植,其意暗蓄‘红’、‘绿’二字在内。若只说蕉,则棠无着落,若只说棠,蕉亦无着落。固有蕉无棠不可,有棠无蕉更不可。”故题名匾额为“红香绿玉”。元春省亲,把“红香绿玉”改作“怡红快绿”,赐名曰“怡红院”。

贾宝玉住的地方,名“怡红院”,怡红院的牌匾上写的是“怡红快绿”四个字。怡红院子里是这样的:

香菱之为人,无人不怜爱的。宝黛二对香菱不同的帮助,皆为有爱心之人,志同道合可见一斑了

不得不承认,曹雪芹确实有两把刷子,能够用精美的词语,完整的故事情节,细致的人物描写等手法把一部反映封建家庭兴亡衰落的《红楼梦》演绎得淋漓尽致,实属难得。自古至今,也确实没有几人能够达到这个水平。

这首诗,是女皇帝武则天的诗。是相思之意。文本内说香菱长得像秦可卿,又说秦可卿婉转袅娜似黛玉,所以,香菱其实也是影射黛玉的意思。

再联想薛宝钗看到宝琴受宠而说出“不信我哪里不如你”这句话时,不免令人一笑。

其次,暗示袭人将来被薛宝钗撵走

宝玉要为香菱排解繁难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姨妈老人家嘴碎,常常听见说你们不知过日子,只会糟蹋东西,不知惜福,要说让姨妈看见了,又一个说不清。还有就是这裙子是琴姑娘带来的,这一弄脏,岂不是辜负了她的心。刚好袭人有条一模一样的,拿来给你换上,省多少事。

所以,香菱的石榴裙与花袭人互换,必是有特殊的含义的。那么究竟是什么?

揭开了薛宝琴和薛宝钗微妙的姐妹情谊

“少妇石榴裙,新妆白玉面。能迷张公子,不许时相见。”

用“红”的多寡是曹雪芹对一个人物钟爱程度的重要标志,也可以说,贾宝玉对一个人是什么态度,对其怡红到什么程度,用“红”的多少是重要的衡量工具。

贾宝玉最喜欢“红妆”的女儿。去袭人哥哥家,他看到穿红衣的袭人两姨妹子,心驰神往。


贾宝玉喜欢红色,喜欢穿红的女子。

有可能是这样的。也许曹公的后四十回里,香菱代替了袭人成为宝玉身边人,而非金桂死后被扶正了。因为香菱太苦了,曹公虽让受尽不幸,也要让她尝一尝甜的滋味。

在前人的诗词中,石榴裙多有亮相,譬如唐人卢象《戏赠邵使君张郎》中的:

这一段情节,被作者作为了回目,谓之“呆香菱情解石榴裙”,与“憨湘云醉卧芍药茵”分庭抗礼,可见其在作者心目中的位置。

好了,暂时说到这里,再会!

已经进了怡红院的“石榴裙”,最终又被拿走。就像是来得早,与宝玉同吃同住,同至同息的黛玉,最终还是会离开一样。而背后的推动者,就是把石榴裙送出去的袭人。

可是,湘云醉卧向我们展示了大观园闲雅之盛景,湘云之疏爽。香菱解裙除了写尽她的呆,还有什么寓意呢?

之前香菱对于薛蟠,当作丈夫恭顺,她自以为是爱情,其实并不是。石榴裙其实并非特别的款式的裙子,而是泛指石榴红的长裙,一般为年轻女子穿着,因此代常用来代指青年女性,\”拜倒在她石榴裙下\”,\”裙下之臣”也成为为伊人倾倒的说辞。

宝玉更有诗:

那么,让我们来看看宝玉和香菱之间的对话。这三个句子非常模糊暧昧的,第一句话是别辜负了你的心,这是香玲答应换裙子。 第二句话是香菱换上裙子后,看到宝玉埋夫妻穗和并蒂菱说的,所谓:

《红楼梦》六十二回回目是:“憨湘云醉眠芍药裀,呆香菱情解石榴裙”。前半回写湘云喝醉酒躺在石板上睡着了,芍药花落满一身;后半回写香菱的石榴红的裙子被水污了,贾宝玉很怜香惜玉,让袭人把还没有穿过的一条一模一样的红裙子送给了香菱。

是的,您没看错。花袭人那一件正是薛宝钗塞给她的。为何?

贾政与众人进去,一入门,两边都是游廊相接。院中点衬几块山石,一边种着数本芭蕉;那一边乃是一颗西府海棠,其势若伞,丝垂翠缕,葩吐丹砂

第四十九回:“黛玉换上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罩了一件大红羽纱面白狐皮的鹤氅……”

但细思,香菱换上了袭人的裙子,却大有深意。

宝玉:住怡红院,号怡红公子,怡红院里栽种着火红的女儿棠,穿的是大红箭袖,带的是灿若明霞的美玉,别号绛洞花王,就连前身住的也是赤霞宫。

家庭给了他一段婚姻,给他娶了爱穿淡黄白色青色的女子,但是他不喜欢她,最终丢下了她。

小丫头们见状,赶紧笑着一哄而散,只剩下那香菱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怎样才好。

袭人从怡红院里,拿出石榴裙,说明袭人和宝钗,都是无法穿石榴裙的人,只有像黛玉的香菱能穿,这是爱的肯定,以及最终的失去。

打动了唐高宗念起旧情,得以离开荒芜生命的感业寺,重获恩宠进而谋取江山的征程。

石榴裙都被用指年轻女子,同时多报以玩弄的态度。即便在今天,一句“拜倒在石榴裙下”也未见庄重。

伺候一个被阉割的残疾人,这就是所谓“优伶有福”的含义!



玄机很深,信息量很大。主要有三点:一是为茜香国作注脚,二是交代袭人的遭遇,三是为秦可卿洗污正名。

“不要教你哥哥知道”。

贾琏第一次见到香菱时,曾经说过一句话:“好个齐整模样儿,不该!薛大傻子玷污了她”。

作者曹雪芹关于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写作手法。贾宝玉把薛宝钗送袭人的红裙子,送回给薛家人,或者映射如愿嫁入荣国府的薛宝钗,在贾宝玉出家后,可能像香菱妈妈似的,一个人的薛宝钗最后不得不依附娘家度日,吃尽白眼,在孤独中苦挨岁月。

贾宝玉说过,袭人还在热孝中,但是却在“前个月”做了这么件不能穿的红裙子,这简直不合乎常理啊。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这裙子不是袭人自己买的,而是别人送的。

香菱未被拐卖之前,其父甄士隐就时常把她抱在怀里,教她念诵诗词。

“绿蜡春犹卷,红妆夜未眠。凭栏垂绛袖,倚石护青烟。”

而此番易主,绝非花袭人主动,要知道当初花袭人可是口口声声说“刀架脖子上我也不出去的了”。

红楼梦第六十二回:

“我可不疯了,往虎口里探头去”。

而香菱在被拐之后,又被薛蟠抢来做妾,但她似乎骨子里,天生有一种快乐明媚的天性,在屡经风雨后,依然未改分毫。这一点也很像红石榴裙,热情洋溢的气质。

玉环所经之处,唯见石榴裙飘动,这就是“拜倒在石榴群下”的由来。

故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宝玉便依从此话。可见袭人虽去实未去也。

香菱一句别辜负了你的心,说明也是痴人。呆香菱,呆者,痴也。痴人遇着痴人,如何不怡然自得?

宝钗和袭人,一内一外,配合紧密,机关算尽,终究是双双被遗弃了。

巧的是质地和样式都一样,过去大家小姐的衣服都是自家手工制作,还不走现在批量生产市卖的渠道,况且袭人正在孝中,断不会自己做这样一条红裙子,那这条裙子一定是宝钗送袭人的。

“烛泪夜粘桃叶袖,酒痕春污石榴裙”。

香菱弄脏了石榴裙。换了袭人的裙子去,这是在隐隐告诉读者,袭人此时已经和宝钗私下结成联盟。

香菱笑着摇头说:“不好。他们倘或听见了倒不好。”宝玉道:“这怕什么。等他们孝满了,他爱什么难道不许你送他别的不成。你若这样,还是你素日为人了!况且不是瞒人的事,只这告诉宝姐姐也可,只不过怕姨妈老人家生气罢了。”香菱想了一想有理,便点头笑道:“就是这样罢了,别辜负了你的心。我等着你,千万叫他亲自送来才好。”

关于茜香国,人们有很多猜测,但大多误以为是中国之外的某个外国。其实不然,茜香国是指一个属性相同的群体。这里的石榴裙实际指的就是茜香国的茜裙。有何根据呢?我们知道,石榴花和石榴果都呈黄红色,而茜草的根也是黄红色,可作染料,这是两者一致的根本属性。在书中,黄取其谐音皇,红取其同义字朱,代表汉,那么,具有黄红色也就是具有茜裙这个符码的人都是汉族女子和满清皇族皇亲有婚姻关系的人。比如宝琴,她的母亲原型是曹寅的女儿,父亲是傳鼐的侄子,满族人,宝琴和黛玉原型是亲两姨姐妹。此其一。其二、袭人拥有石榴裙,同时又拥有茜香罗,就是蒋玉菡送给宝玉的红汗巾子,你看,茜又和石榴裙联在了一起。其三,黛玉的桃花行有一句是,“茜裙偷傍桃花立”,元春判词有一句是,“榴花开处照宫闱”,两人是母女关系(根据另论),这又将茜和石榴联在一起。可见,石榴裙和茜裙是同一概念,凡是拥有茜裙也就是石榴裙的人都是茜香国的国民。湘云和翠缕论阴阳时交代,史家有石榴花,只一株,指的是李香玉,贾家则是楼子上起楼子,四五层,这指的是元春、迎春、探春原型和曹寅的妹妹,还有就是前面提到的宝琴的母亲。当然,平安宁静四王府里都有茜裙,包括茜雪,而北静太妃更有石榴裙了,因为她就是茜香国女王。

袭人失了红裙子,说明袭人最终也是和贾宝玉无缘。

谢邀@悟空问答。

夏金桂能把香菱逼死,宝钗一样能把袭人逼死。袭人到了为保小命的时候,自然什么条件都接受。

问题并不在裙子,而是其中所含深意。

博而化易,原创精品!(纯技术分析文。)

贾宝玉喜欢穿红衣服的女子,但却有缘无份,不能娶她,但却一直怀念她、牵挂她,并且愿意为她丢弃家庭,遁入空门。

那么,跟香菱一模一样的石榴裙,除了是薛宝钗的那一件,还能有谁?

表面上看,这一细节写的是贾宝玉的多情,以能在香菱跟前尽心而欣喜,也写了香菱的娇憨:这事情你不要和你哥哥说。

若实在要说出点深意来,还真能挖掘一二。

宝钗也是有过红妆的。

但不妨请看书中,不仅有埋夫妻蕙之举,宝玉的赞同她夫妻蕙之说,这是理解,换石榴裙是体贴和怜惜,碰在心坎儿上,反倒喜欢起来了。当后来关于讨论薜蟠娶夏金桂为妻时,香菱对宝玉的提醒不以为然,说他果然亲近不得。

另外,香菱已经照顾好宝玉了吗?你的手太脏了,为什么不洗干净呢?

香菱的裙子是脏的,这个脏是别人强加上去的。脏代表不守节操,但香菱并没有失贞,失贞的是她演绎的那个人物,也就是秦可卿扮演的角色。香菱和秦可卿是同一原型(根据前面已讨论,这里省略),那么换裙子表示作者就为秦可卿正名了,所谓的让公公爬灰和养小叔子,并不是秦可卿原型,而是她演绎的那个人。那个女子也是汉族人,和贾家有故旧,嫁给了一个皇子,应该说也是拥有石榴裙的。

像题主提出的问题,即花袭人与香菱换衣一事也提出置疑,认为作者在这里这样描述有什么暗示,确实有点无中生有,或小题大作。

夏金桂和薛宝钗都是商户之女,出身一毛一样。甚至俩人还有血缘关系。书中描写夏金桂出嫁前的情况,又美,又通诗书,又有心计。丧父寡母,掌上明珠,有做当家奶奶的心胸抱负,所有的经历和特点,都跟薛宝钗一毛一样。

至于最后,香菱和宝玉说得更暧昧了:

本来拥有红裙子的袭人,也丢失了红裙子,最后被迫别嫁给蒋玉菡。

而两次对比,宝钗的穿着则比较素雅,第八回宝钗的穿着“蜜合色绵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绵裙,一色半新不旧”,清代李斗《扬州画舫录》中有这样的记载:“浅黄白色曰蜜合”。这次薛宝钗穿的是浅黄白色系。第四十九回薛宝钗穿一件“莲青斗纹锦上添花洋线番羓丝的鹤氅”,这次穿的是青色系。

所以,薛宝钗是没跟薛宝琴打招呼的情况下,将她送的东西塞给了花袭人。

此番语气,无不透露着无奈,袭人是不得不离开。而在贾府,奴才、尤其是婢女去留,是由管家奶奶拍板的,再缩小范围,爷们身边的婢女、姨娘都是主母决定的。所以,袭人是薛宝钗撵走无疑。正因此,袭人临走前没有求薛宝钗留下麝月,而是找了贾宝玉,遥想当初袭人和薛宝钗蜜里调油的样子,若不是两人出了嫌隙,是不会如此的。

红楼梦作者夸赞秦可卿的美,是兼具了黛玉之袅娜婉转,又兼具了宝钗之鲜艳妩媚,可谓是红楼梦第一绝色。

可见,此处香菱的石榴裙,其实影射是香菱是个绝色美女,而且还有着跟石榴裙一样,热情洋溢,烂漫的个性。

2:弄脏的石榴裙,是影射香菱被薛蟠玷污了,是惋惜香菱不幸的命运。

如意娘

是以,后来晴雯被撵走,宝玉有过这么段心理活动:

略谙《红楼梦》者,都该知道,书中凡涉及小巧玩物、衣物饰品的描写,总是埋有深意的。正如当初林黛玉忌惮史湘云时所想的:

为什么不告诉薛潘?因为害怕薛潘吃醋 薛大傻瓜是吃醋了,想当年大闹学堂的时候,蒋玉菡换汗巾的时候,柳湘莲唱戏的时候,那样他不拈酸吃醋?这正好表明,这一段,宝玉和香菱,是极其暧昧的 。

周瑞家的感叹,香菱的姿容,很有些像东府里的小蓉奶奶—秦可卿。

一,薛家的里子已不如外在表现的那么风光。薛宝钗帮湘云出银子办螃蟹宴,替邢岫烟赎锦袄,帮林黛玉送燕窝,看起来仍然气大财粗,但实际上内囊已经上来了,正如贾宝玉劝香菱换裙子时说,要是让薛姨妈见了,她又该唠叨着说香菱不会过日子了。

别人好心送的礼物,转眼就弄脏了,多少有糟蹋他人心意的嫌疑。最主要是宝琴同时送了她和宝钗各一件,人家宝钗的还是完好无损的,自己反倒弄成这样,相较之下,实在无法解释。

宝玉的前身是赤霞宫神瑛侍者。赤是红色,赤霞就是红色的霞光。宝玉出生时衔的宝玉,“灿若明霞”,璀璨似明亮的晚霞。

这时候应当想到,假如当年被拐的不是甄英莲,而是林黛玉,一样会被拐子打得忘了爹娘,变得呆呆的,只是天性未泯的颖悟,迟早都会散发出灵魂的香气来。

第六十二回,香菱说,这是前儿薛宝琴刚带来的,宝钗做了一条,她做了一条,那天才第一次穿,没想到就被豆官将她推倒积水污了。贾宝玉说袭人有一条和她一模一样的红裙子。

宝钗把红裙子送给了袭人,袭人也丢失了红裙子

《红楼梦》六十二回,贾宝玉过生日,一整天都很热闹,大小活动也有一二十件,可回目是:憨湘云醉眠芍药裀,呆香菱情解石榴裙。湘云醉卧名气之大,情景之美,是湘云正传,读者都知道。可香菱弄脏了一条新裙子,不过芥豆小事,值得上回目这么煞有其事吗?

黛玉:唯一的两次服装描写,一次是大红羽纱,一次是大红羽缎。脚上穿的地掐金挖云的红香小靴。糊窗子的叫做霞影纱,黛玉前身又叫绛珠仙子。

《红楼梦》中,小到戴在身上的金锁、鹡鸰串,大到穿戴在腰间汗巾、衣服。都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

一直以来,众说纷纭。各种溢美之词不胜言表,各种猜测纷纷出炉。好象曹雪芹是什么政治大师,文学大师,甚至社会,伦理学大师。

宝钗和袭人统统失了石榴红绫裙,正是贾宝玉在她们身上不可能停留的一种象征。

最著名一句莫过于武则天的那首情书诗: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幸比来常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作者暗示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告诉读者们:夏金桂如何容不下香菱,未来薛宝钗就会如何容不下袭人。

如此,薛宝钗再优秀,也没有她的位置了啊。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袭人不撵,更待何时?

而在第二十回,脂批道:

红石榴裙的典故是出自唐代李隆基之宠妃杨玉环。

香菱竟然长得像秦可卿,可见香菱的容颜是极美的。

香菱是薛蟠的姨娘,花袭人也早早被王夫人暗中提拔为宝玉姨娘。彼时两人却互换了裙子,预示两人命运将有共通之处。

和“惯会鬼鬼祟祟使人肉麻的事”这句话,为什么香菱觉得肉麻呢?

众丫鬟见香菱弄脏了裙子,怕香菱迁怒她们,于是一哄而散。这时宝玉正好来了,并且手上也拿了一枝“并蒂莲”。

薛宝钗本来有一条红裙子,她也想把这条红裙子留在怡红院,但是却被贾宝玉送走了,而且还送给了薛家人,也就是说把薛宝钗的红裙子退回了薛家。

宝玉将香菱手中的夫妻蕙和自己的并蒂菱合葬,其实并非二人有感情之意,而是暗喻二人的爱情都悲亡了。同时宝玉如此,不过作为效仿黛玉葬花之举,说明二人精神世界已然同步。

玉环貌美,李隆基宠爱有加。但是众臣子却不买她的帐,见到玉环不下拜。后来李隆基下令,若见贵妃不拜者格杀勿论,所以从那以后,众臣子见到玉环才纷纷下拜。

大约园中之人不久都要散的了。纵生烦恼,也无济于事。不如还是找黛玉去相伴一日,回来还是和袭人厮混,只这两三个人,只怕还是同死同归的。

香菱的裙子,说明了,“这是前儿琴姑娘带来的。那个女孩做了一个,我做了一个,今天第一次穿。“薛家做裙子,宝琴拿来材料,宝钗香菱各做一件, 和袭人没什么关系,然而,碰巧袭人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多巧啊,也来自袭人和香菱的裙子。 事实上,这个巧不仅仅是裙子的巧合,还意味着另一个巧合。

具有很深的含义。

香菱对宝玉说:“别把裙子的事告诉你哥哥。” “就是转身走开了,宝玉笑了。“我没疯。往虎口里探头儿去呢。。” ”说着,也回去洗手了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

如果你有丰富的想象力,又有一手象样的写作能力。也可以借此为由,撰写出另一部《青楼梦》,让后世名流也去研究探讨,也是可以的。

香菱穿了袭人的裙子,意味着香菱的命运,将来也就是袭人的命运。

袭人既然是在给亲妈戴孝,干嘛要做一条穿不着的石榴红绫裙子呢?所以,这条裙子恐怕不是袭人做的,而是别人送给她的。送她裙子的人,是薛宝钗。

花袭人是贾宝玉初试云雨的对象,最早被贾宝玉视为“与别个不同”的丫头,她也最早借此辖制贾宝玉。与他“约法三章”,对其进行冷暴力等等,足见袭人在宝玉心中的地位。

《红楼梦》里,要说木石姻缘最大的对手当然是金玉良缘,而金玉良缘最重要的两个当事人就是宝钗和袭人。在婚姻的较量里,宝钗赢了黛玉,成为荣国府的宝二奶奶。袭人也一样,她完胜晴雯,早早的就被当权的王夫人确定为宝玉的姨娘,而晴雯,则被逐而死亡。在《红楼梦》整体社会背景下,在封建正统价值观下,宝钗和袭人赢得彻底,黛玉和晴雯,输得干净。可是在贾宝玉这里,他最真挚的爱,都给了黛玉,他最真诚的情谊,给了晴雯。她们的生命亡故了,身体湮灭了。也带走了贾宝玉所有的情思,活在人世间的宝玉不过一个躯壳,俗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留恋,他出家寻找灵魂安放之处。

薛蟠讨来的商户之女夏金桂,是位狠厉的妒妇,一过门便容不下才貌俱佳的姨娘香菱,处处找茬挑刺,成日兴风作浪,最终闹得家反宅乱,薛姨妈只得要卖了香菱,也是薛宝钗顾及家族面子,将香菱收为了自己丫头。

香菱,芳官,蕊官,小螺,藕官等一大堆丫鬟在一起斗草。

一条裙子,在得到和失去之间,实则在冥冥之中,映射了几个人的结局。

宝玉素来最爱是红色,几乎到了见了红色就着迷的程度。

而在这一回里,象征着美女的石榴裙,象征着香菱自己的石榴裙,确实被脏水染污了,就契合了贾琏之前的言语。

是在影射宝玉的“并蒂莲”之梦,以及香菱的“夫妻蕙”之盼,全部都会成空。会随着这两株草一起埋葬在地下。

4:石榴裙是寓意悲痛的思念。

这都是在隐写,香菱的先天本钱雄厚。即:她有隐士一样的父亲,以及淑女一样的母亲。

这一个说我有观音柳,那一个说我有罗汉松,那一个又说“我有君子竹”,这一个又说“我有美人蕉”。

作者:武则天

袭人笑道:“我说你太淘气了,足的淘气出个故事来才好。” 香菱红了脸,笑道:“谢谢姐姐,谁知那起促狭鬼使黑心。\”

还是那句话,红楼梦中无闲笔。后文若无因为这条石榴裙而引发的风波,那么此处根本无需多此一举,写下宝玉和香菱的这段对话。

所以,香菱最终的死因,很可能还是与这条石榴裙有关系。

红楼梦中无闲笔,这是红楼梦作者在这一回里,与贾琏的感叹惋惜遥相呼应。

3:被埋的夫妻蕙,寓意了香菱一生夫妻梦的破碎。

袭人为什么嫁给蒋玉菡呢?黛玉死后,官府抓住了把柄用来敲诈,除了要钱还要人。这个权贵是满族人,王夫人只能忍气吞声同意,两瓶香露中的木樨清露指代的就是袭人。权贵要去当然让袭人作侍妾了,但不用担心,你看看,袭人的石榴裙穿了么?没有。茜香罗系了么?没有。有人强系在腰上也一顿把解下来扔在空箱子里了,这说明袭人是抗拒这桩婚事的。好在蒋玉菡正在那里得宠,这才有了“优伶有福”。

正巧,贾宝玉来了,一看这情形,大为可惜,称这裙子最不禁染的。这时候的贾宝玉,还仅仅是可惜一条新裙子而已。

香菱拜黛玉为师学诗,其痴迷之态令人动容。一个卑微的灵魂得到了文学诗词救赎,难怪宝玉见了叹道,昔日见她这么个人可惜俗了,终有这一天因诗悟道,得以拔云见日的清新之举。

世上不论什么事,大可不必那么认真,也不可怀疑一切,劳神劳心,又有何必呢?

贾宝玉此后还为香菱去讨\”妒妇汤\”,对其不幸深为悲伤。如果说香菱和豆官顽耍不慎跌落污水坑,弄脏了石榴裙象征着她的不幸,而后宝玉为之换上新裙子,是否意味着她因宝玉而获救呢?

香菱衣服弄脏湿透后,是没有办法在人前走动的。尤其不能被有身份的主人看到,在那个时代,那个家庭中是不允许下人这么做的。正巧袭人有一条与香菱一样花色的裙子,并借给香菱穿,这完全是一种巧合。这只能说明袭人为人宽厚,助人为乐。她这样做,的确给香菱解了围。以后,能发展的也只能是香菱必怀感激之心,时时处处想法答谢袭人。但是以袭人的身份和地位,也确实是不需要香菱有什么报答的。

贾宝玉喜欢红色,不喜欢青色;喜欢黛玉,不喜欢宝钗。

“红”是《红楼梦》里最具象征意义的词,这个词在贾宝玉和林黛玉身上用的是最多的。

谢谢阅读!

香菱拉着他的手笑道:“这又叫什么?怪道人人说你惯会鬼鬼祟祟使人肉麻的事。你看,你这手弄的泥乌苔滑的,还不快洗去。之后,香菱拉着宝玉的手,笑着说,画面亲昵不亲昵?

“这是前儿琴姑娘带了来的。姑娘做了一条,我做了一条,今儿才上身。”

巧的是,根据前八十回多处线索,我们可以知道袭人最终出了贾府,嫁给了下九流优伶蒋玉菡。

宝玉说:

并且其父在香菱牙牙学语时,就给她灌输许多诗文,这也是为什么香菱学诗,一点就通的原因,毕竟启蒙教育基础打得非常牢固。

那么,这是什么意思呢?

宝钗送袭人红裙子,一是想笼络袭人,为自己以后顺利进入荣国府作铺垫,二是她不喜欢红色无疑。

正当贾宝玉和蒋玉菡交换汗巾来引出花袭人和蒋玉菡的婚姻时,贾宝玉想把史湘云的金麒麟送给卫兰若。这里香菱穿上了袭人的裙子,暗示香菱身份的改变,后来又担当了袭人的角色。 香菱袭人换了裙子,和宝玉偷埋夫妻穗并蒂菱。这两件事巧妙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这篇文章。

【一】尚在孝中的袭人,咋会做一条石榴红绫裙子?

近日宝玉弄来的外传野史,多半才子佳人都因小巧玩物上撮合,或有鸳鸯,或有凤凰,或玉环金珮,或鲛帕鸾绦,皆由小物而遂终身。

哪位要问了,宝钗那么优秀,犯得着跟袭人计较吗?不好意思,真犯得着。

又如白居易《谕妓》中的:

余生只留给宝玉,石榴裙一样殷红的相思血泪。

5:后文不排除,香菱有为这条石榴裙受屈的可能。

三,说明袭人已经享有妾的地位。袭人自从被王夫人暗许为妾的职位之后,各种待遇皆已提了上来。香菱的裙子是薛宝琴所送的时新布匹,当时为香菱和宝钗裁了两条裙子,可是袭人也有一条,说明袭人的地位已经抬高,宝钗想拉拢她,便把自己的那一条送给了她。

有人觉得香菱当着宝玉的面换裙子不妥,其实并没有什么。书上讲宝玉背过脸去,香菱外穿的石榴裙是一整幅而非筒状裙,解系如围裙般方便,里面还有齐膝短裤。

宝玉道:“你快休动,只站着方好,不然连小衣儿膝裤鞋面都要拖脏。

下面分5点来说明:

1:石榴裙本身,是寓意香菱是个绝色的佳人。她像石榴裙一样,美丽,娇艳动人。

香菱的担忧也正是贾宝玉的担忧,而且他为香菱想的还要更多,香菱话音刚落,宝玉便跌脚叹道:

【二】大红的石榴裙也暗示了宝玉的价值取向

《红楼梦》第六十二回,贾宝玉生日当天,香菱与芳官几位小优伶在园中斗草,向来那小优伶因为学过戏,言谈难免科浑谑浪,憨态可掬的香菱与其玩耍,自然是要吃亏。

那么香菱后来怎样了?

黛玉和香菱都是孱弱而灵性的女儿,也都曾被薛蟠惊为天人。假如黛玉真的被嫁给薛蟠,岂不又是一个香菱的悲剧?

《红楼梦》中第六十二回\”呆香菱情解石榴裙\”,香菱换上了袭人的裙子,的确大有深意的。并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嗳昧,而是香菱作为最苦红楼女儿,品尝到了爱的滋味。

香菱弄脏石榴裙后,换上了袭人一模一样的新裙子,作者有何深意?

而香菱则有更深的担忧:

香菱说自己有“夫妻蕙”。引发小丫鬟䇺官的不满,香菱举例说明什么是夫妻蕙,令䇺官无言可对,竟然推倒香菱,香菱跌倒弄脏了石榴裙。

宝钗拥有过,可是她送了人,主动放弃了;袭人拥有过,在宝玉的安排下,把它赠给了香菱,所以,袭人也没有了,其实细分析,袭人的颜色是桃红,十分应对她妾室的身份。香菱也是妾,曹雪芹不但给了她眉间的胭脂记,在她弄脏了石榴裙后,又为她奉上一条新的石榴红绫裙,是说香菱堪配石榴红绫。这是香菱在《红楼梦》里的重要定位。“情解石榴裙”是贾宝玉的一次非常重要的怡红动作。上了回目。可以和他为平儿理妆一事并重来看。

他最爱的女子—-黛玉,前世是“绛珠仙子”,“绛”也是红色,“绛珠”就是红颜色的珍珠。黛玉在现世书中仅有的两次服饰描写,都是穿红的:

此时,回头看看这个时候的标题“呆香菱情解石榴裙”一点也不简单。

这条石榴裙是宝琴带来的,只有两条,一条给香菱,另一条送了宝钗。宝钗是个外穿素色衣裳的女子,在孝中的袭人,却忽然有了一条这种一模一样的裙子,可见这条裙子就是宝钗送袭人的。

二则姨妈老人家嘴碎,饶这么样,我还听见常说你们不知过日子,只会遭踏东西,不知惜福呢。这叫姨妈看见了,又说一个不清。”

“只是头一件既系琴姑娘带来的,你和宝姐姐每人才一件,他的尚好,你的先脏了,岂不辜负他的心;

意思是宝玉结婚后和香菱的交集。 那时,袭人已经走了,只留下麝月。香菱陪宝钗到房里,实际上是代替袭人尽一切可能照顾宝玉。

当然有深意!

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第三,更奇妙的是,袭人也很开心 所谓:

文学大师曹雪芹用华美的词句,周密的构思,铸就了文学巨制《红楼梦》。随手大笔一挥,引起了从清代民国直至今日很多名流大家的评论。甚至组成了红学研究会。

石榴裙是红色衣裙里,最为年轻,活泼娇俏的装饰,当然也可以寓意如意佳人。

那么,香菱换成袭人的裙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所以元元对于石榴裙一事,更倾向于宝玉的爱,温暖了本应得到幸福的苦命女子香菱的心。

展开阅读全文

红楼梦很多场景中姑娘地位比媳妇高,如饭桌上的坐次,出行的安排等。古时闺阁女子在大家族中的地位是怎样的?

上一篇

演戏太过用力了也是演技好吗?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红楼梦》中香菱换上了袭人的裙子,有什么深意吗?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