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王熙凤得了下红之症为什么瞒着众人?

红楼梦》第72回:

然而凤姐依然操心家务事。第55回说:

此时二人的不和谐已经初露端倪。

下红,影响生育能力。下红影响子嗣。如今贾琏已经不小了,还没有儿子。如果长辈知道王熙凤有下红之症,很可能给贾琏小妾。

王熙凤自从嫁给贾琏,便被贾母王夫人委以重任,管理荣国府,并从中得到过很多好处,如挪用府中下人的月银却放贷,每年获利千余银,如暗中帮静虚道姑,受贿银三千余两等。如金钏死后,许多人为了得到王夫人身边大丫头的位置孝敬王熙凤很多好处等。

这段话交代了两件事:一是凤姐病情恶化成为血崩,且羞于人知。二是预示凤姐即将死在这个病上。

很多得了痔疮的朋友,如果没有发展到恶性的程度,相信大数人也会和我一个心理,尽量的不去看医生。大家对于自己隐私上的病痛,多数都会讳疾忌医的。

工作是做不完的,有时候做得多,错的多。王熙凤荣国府虽然劳心费力,可是没有人领情。王熙凤除了捞点银子,就是得到了众人能力出众的赞叹。但是赞叹的背后,又有几个人心疼凤姐、可怜凤姐?王熙凤的委屈又有谁知道,谁替她抱不平?

所以,身体有疾一事,她是能瞒则瞒,满府里盯着她手中权力的人不在少数,只要她稍微一放松,就会处于下风,这样对于凤姐来说难以忍受,所以对身体隐疾就强忍着了。

大家好!我是醉吟扶夷。所谓的“下红之症”,放在现代的说法就是一种妇科疾病。在《红楼梦》书中,“凤辣子”王熙凤就曾经得过这种病。

王熙凤虽然千伶百俐,又杀伐果断,但终究是受封建社会礼教教育出来的大家闺秀,对许多事情讳莫如深。如\”带下症\”。而王熙凤的\”下红之症\”属于“带下症\”的一种。

封建社会,女子的隐疾,都羞于启口,能忍则忍,能不看就不看。虽说是生活在大家族,但是这样的病症并不是长寿之兆,所谓灯下黑,聪明如凤姐也不能看清看明白,所以,她对于自己的病仅是隐忍,不会大张旗鼓地养生。

再之后,王熙凤的身体状况更差,虽然勉力支撑,却难掩疲惫之色,再加上邢夫人刁难,王夫人不给力,尤氏拉后腿,在言行中就露出形景来,到七十二回,贾母过生日,凤姐情况更严重,连贾母的丫头鸳鸯都看出来,问平儿凤姐懒懒的是怎么回事,平儿告诉鸳鸯,凤姐懒懒的这状况一月之先就出现了,只不过贾母过生日又忙乱了几天,又受了邢夫人的闲气,便比先又添了些病,“支持不住,便露出马脚来了”。

第一,凤姐争强好胜,想继续工作,加上不愿落人褒贬,所以不提自己的病症;

一个人要想取得过人的成就需要三个条件:一是天分,二是机遇(或者说是运气),三是健康。这三个条件,缺一不可。

相传慈禧原本身体素质不好,月经不调,她主动向皇帝要求找太医给自己调理,结果不但调理好了身体,还生下了咸丰唯一的儿子。而且慈禧心态极好,即便是面对大清朝内忧外患一个烂摊子,也是沾枕头就睡。一天五顿饭,早中晚外加加餐也不是摆样子,每顿都能吃得畅快淋漓。这大概就是慈禧长寿的根本原因所在。

单从个人感性上解析。我一个大男人,要是屁股上长了个痱子。即使有些严重,或是忍着痛等着它自己消了,也或是自己网上选一些治疗方法,弄点药自己治了。不到万不得已,也是断不肯跑到医院去让医生看诊的。因为不好意思。

在过去,\”带下症”属于私症,许多人认为是因为私生活不洁而造成的,羞于出口,想来王熙凤也是这样。更何况当时缺少女医,又讲究男女受授不亲,讲究的人家,男医生为女病人好可卖都要隔着帐幔,因而许多病情不好出口。

本来病了之后,就该延医吃药,可是王熙凤却讳疾忌医,不让说病,就连平儿问一声她身上怎么样,凤姐都生气说平儿是咒她。

王熙凤为什么讳疾忌医,有病不治,且隐瞒病情,以至延误病情,终成大患呢?其实王熙凤也有很多不得已。

一,如果王熙凤公开病情,不但会失去管家权,而且很有可能会被人看不起。

如此好强的一个人,肯定不会将自己身有顽疾之事公之于众。一是不利于掌控大全,而是不利于自己女强人的称号。

鸳鸯听了忙答道:

权力使然。

平儿忙啐了一口,又悄笑道:“你女孩儿家,这是怎么说的!倒会咒人呢。”

所以,为了维护自己爱情,凤姐在精力和心思上都付出巨大,她的身体自然要受到影响。

谁知凤姐禀赋气血不足,兼年幼不知保养,平生争强斗志,心力更亏,故虽系小月,竟着实亏虚下来。一月之后,复添了下红之症。她虽不肯说出来,众人看她面目黄瘦,便知失于调养。

王熙凤最应该学习的就是和她打交道的刘姥姥。刘姥姥吃得了苦,守得住清贫。她不耍小聪明,不好高骛远,不贪图大富大贵,小富即安。刘姥姥每天踏踏实实地生活,知恩图报,能拯救人时,竭尽所能。好人有好报,刘姥姥健健康康活到老。

贾琏偷取尤二姐的时候,也是说过的:目今凤姐身子有病,已是不能好的了……过个一年半载,只等凤姐一死,便接了二姨进去做正室。可见,贾府中的人也是看出凤姐的身体不是那么太妙的。凤姐也确室时时病着。至72回时平儿和鸳鸯讲究起他的病说道“只从上月行了经之后,这一个月竟沥沥淅淅的没有止住。这可是大病不是?”可见,即使经过了治疗,凤姐的下红之症还是经常的犯,应该说一直就没有好过。鸳鸯后面说道:依你这话,这可不成了‘血山崩’了?大概在血山崩应该就是在古代对于子宫癌的认知,而且鸳鸯也说她的姐姐也是害这种病死的。可见这种病在当时应该很普遍。

她希望自己成为荣国府的当家少奶奶,希望所有下人都臣服于她。她希望自己有足够的权势,可以弄钱,可以满足自己才虚荣心和成就感。她希望丈夫贾琏只属于她一个人,希望只有自己能为贾琏生儿子。

72回,

一向独断专行惯了的凤姐虽然也赞叹探春的才能,但是心中对于自己的处境又不免担忧

  1. 自己本是大房的媳妇,住在贾政这边管理家事,也是因王夫人没有辅助,如若李纨与探春可以代替自己,那自己该何去何从?
  2. 管家之权不仅在于权,更在于利。府中的一应开支都要经过凤姐的手,暂时动不着的被拿去放了利钱,中间又赚取了不少油水,只这一项也是可观的收入。

鸳鸯忙道:“既这样,怎么不早请大夫来治?”

鸳鸯因悄问:“你奶奶这两日是怎么了?我看他懒懒的。”

王熙凤虽然整天插科打浑,笑声朗朗,但王熙凤的身体并不健壮。并且病势逐渐加重,但王熙凤却不肯说出来。

性格使然。

也许在大家的印象中,既泼辣又刚强的凤姐和平时病恹恹的林妹妹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人。但是事实上,凤姐的身体一直都不怎么好。

古代女子的义务是生儿育女,传宗接代。如果不能生孩子,轻则纳妾,重则被休。

鸳鸯见说,不禁红了脸,又悄笑道:“究竟我也不知什么是崩不崩的。你倒忘了不成,先我姐姐不是害这个病死了。我也不知是什么病,因无心中听见妈和亲家妈说,我还纳闷。后来也是听见妈细说原故,才明白了一二分。”

王熙凤善妒,如果有丫头觊觎贾琏,她会当着贾琏的面把人打成烂羊头似的。也正因此,贾琏身边只有一个有名无实的通房丫头平儿。

另外应该还有一个隐讳的原因,下红之症,关乎生育的问题,这才是凤姐最不想被人知道的。

其实在那个时代,婚姻中并不要求男性对妻子从一而终。可是凤姐自幼被当作男孩抚养,她没有一般女性那种温良恭让的性格,她希望完全占有她的丈夫。所以,她使出一切手段,看牢她的丈夫,不许他纳妾,也不许他在外寻花问柳。

这期间,真正的家族内务董事长王夫人居然只好放下身段代理内务经理的事务,每天面对这些大事小情。自然觉得有损自己公司董事长的威严。所以雇用了另外三个临时内务经理来为她办事儿。王夫人还是身为了解王熙凤的秉性的。所以在重新雇人之前已经在王熙凤面前郑重声明了只说过了一月,凤姐将息好了,仍交与他。

王熙凤争强好胜,宁可自己吃苦挨累也享受指挥千军万马的感觉。

并没有。

第二十三回,贾琏道:“只是昨儿晚上,我不过是要改个样子,你就扭手扭脚的。”

平儿笑道:“你知道,我竟也忘了。”

有病治病,王熙凤为什么不治病,而且隐瞒病情呢?她在害怕什么?

第一,王熙凤有权力欲,她害怕失去管家权。

而宝钗,病犯了,门都不能出,说起冷香丸的制作工艺,倒是非常详细,但说到病症如何就是一句不过咳喘些,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小毛病,薛家也不会花这么大力气了,可是因为她的低调,人人都认为她的身体很健康,这在金玉良缘与木石之争中,很为她加分。

贾琏只有凤姐和平儿一妻一妾,而平儿名为妾室,实则因凤姐善妒,两人也并不能总在一处。凤姐既不想让贾琏纳妾,如若自己又不能生儿子,便会担起不孝的名声。

王熙凤与贾琏只有一个女儿,这对于争强好胜的王熙凤来说是个短处,她在贾府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谓风光无限,但是在那个重男轻女的时代,没有儿子相当于没有尽到做妻子的责任,还是会被婆家嫌弃。

平儿叹道:“我的姐姐,你还不知道他那脾气的!别说请大夫来吃药,我看不过白问一声儿身上觉怎么样,他就动了气,反说我咒他病了。饶这样,天天还是查三访四,自己再不肯看破些,且养身子。”

荣国府上下几百人,每天多少大小事,都需要凤姐操心。这不但需要过人的精力和体魄,更需要精密的算计和周到的敷衍。因为贾家已到末世,经济紧张,佣人也不服管理,凤姐貌似大权在握,其实只是个职业经理人,上边还有贾母王夫人邢夫人等长辈要孝顺,下边还有宝玉黛玉等弟弟妹妹需要照顾,而这些人都是只知道享福不知道操心的,想到什么只管找凤姐去要,而凤姐为了让大家满意,不得不想方设法去弄钱,八个罐子七个盖,全凭凤姐支撑场面。

女人得了下红之症,古人认为是房事不检点造成的,会给人不好印象。王熙凤不能随便说,作者用一个“羞”字来描述王熙凤的心理。

而且依着王熙凤对贾琏的了解,很有可能王熙凤公开自己的病情后,她那个不管香的臭的都往屋里拉的丈夫贾琏,很有可能把王熙凤的后院儿变成贾琏的后宫,那样,王熙凤的病情会更重了。

俗话说人强命不强,王熙凤生于末世,命定了她终将不能将爱情、事业进行到底。这是她命运的悲歌,也是那个时代的悲歌。

平儿见问,因房内无人,便叹道:“他这懒懒的也不止今日了,这有一月之先便是这样。又兼这几日忙乱了几天,又受了些闲气,重新又勾起来,这两日比先又添了些病,所以支持不住,便露出马脚来了。”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怎么就成了“瞒着众人”。

武则天最后能战胜所有后妃,甚至登基称帝,除了能力和机遇,最重要就是身体素质好。她为李治生了五个孩子,旺盛的精力是她称霸的本钱,为了集中更多精力在朝政上,她不惜送自己的姐姐和外甥女给丈夫做情妇,一来笼络了丈夫,二来自己可以腾出更多时间精力去追求自己的政治理想。清朝的孝庄太后和慈禧太后最终能垂帘听政,也是因为她们生育了皇帝唯一的儿子。生儿子,实在是旧时代女性上位最有力也是唯一的途径。

可是,她不肯让人知道自己病情严重。一是怕会因此失去管家大权;二来,怕贾琏再度以此为理由纳妾,当然,也怕长了秋桐以及贾琏众多未知情妇的气焰;三来贾府上下,与她结仇的人不少,她不能让他们称心。四来,她这病是妇科病,旧社会不宜公开,而且一说血崩,多半与私生活有关,人们会怀疑是因为她自己善妒独占丈夫而累成此病。所以,她必须隐瞒病情,哪怕是对着平儿。

关于下红之症,中医是有专门的研究的,在这里不做赘述,简单的说是月经不调,但是月经是否正常是直接关乎女人的生育功能的。

黛玉年幼不懂人情世故,刚丧母,有人关心,立即把所有话都说出来了,自此读者认为她是药罐子,王夫人骂晴雯病西施,有女儿痨影射她,凤姐自己动不动就生气,也评价黛玉是美人灯,事实上,这些只吃一点点,风吹吹就倒的姑娘们体质没一个好的。

三、下红之症不容易生育,贾琏年近三十还没有儿子,凤姐有妇科病不能生孩子哪怕是不易生孩子,贾琏一定会纳小妾,凤姐没有理由阻止。

怀孕五个月,要张罗准备过年,六个月上还要陪伴长辈熬夜守岁讲笑话。所以,年事刚忙过,她怀的儿子就掉了。

听鸳鸯一说,可知不是不病,但是凤姐却不让声张,连大夫也不让请

凤姐怀孕两个月,还要为了应酬,在寿筵上酗酒,回来又捉奸贾琏和鲍二家的,没有当场流产已经是个奇迹。

想一想那些无权无势、任人欺压的诸如迎春,诸如贾环等主子、他们的待遇甚至连体面的丫头都不上,这情况也不能不让人寒心。

正因为管家有很多好处,王熙凤在小月之后,仍然抓住管家权不放,勉力支持:

王熙凤虽然可以讳疾忌医,瞒下病情,但终究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因为王熙凤的枕边人早已把王熙凤的病拿来做借口,偷娶了尤二姐,并且等着王凤死了,将尤二姐扶正。而王熙凤的公公也赏给了贾琏一个秋桐做小妾。

下红,是妇科病,难以启齿,不好对外人说。

谁知凤姐禀赋气血不足,兼年幼不知保养,平生争强斗志,心力更亏,故虽系小月,竟着实亏虚下来。一月之后,复添了下红之症。她虽不肯说出来,众人看她面目黄瘦,便知失于调养。——第55回

《红楼梦》里,还是李纨最聪明。不张狂,不消沉,韬光养晦,蓄势待发,一心一意培养儿子,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鸳鸯忙道:“既这样,怎么不早请大夫来治?”

第五十五回,王熙凤曾不小心流掉一个哥儿,其中固然有年底操心太过的原因,但更有凤姐身体本身并不强壮,并且并不注意保养,又喜劳心劳力之故。书中有凤姐“禀赋气血不足\”之语。

凤姐有责任满足丈夫的需求并且取悦于他。于是,她在日理万机忙家务之外,还要想法满足贾琏的高涨需求,即便是午休时间,也要双嬉一回。而贾琏是只要离开凤姐就要生事。

更何况,我们是受过现代教育,思想和行为都比较开放的现代人。而红楼梦中的王熙凤,是一个深受儒家道学思想影响的深闺。对于自家生了这种病,哪好意思让人知道呢?

然而,此时的凤姐任凭平儿再劝,仍然没有放弃管家之权的想法。

王熙凤希望一夫一妻,她不能忍受贾琏和其他女人在一起 更不希望贾琏纳妾。王熙凤隐瞒病情,不对外人说,是为了保护婚姻的完整。

结语

王熙凤不明白,你累死了、急死了、病死了,女儿巧姐怎么办?你攒的家私给谁?王熙凤“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

鉴于以上三点原因,再结合王熙凤自身的实际情况,除非她是个傻子才会四处张扬自己的病情。

王熙凤不顾身体健康,一位地要强,结果害了自己。

第三,下红之症影响子嗣,王熙凤怕长辈塞给贾琏屋里人,影响自己和贾琏的感情。

你好,我是国风

凤姐儿自恃强壮,虽不出门,然筹划计算,想起什么事来,使命平儿去回王夫人,任认人谏劝,他只不听。

“究竟我也不知什么是崩不崩的,你倒忘了不成,先我姐姐不是害这病死了。我也不知是什么病,因无心听见妈和亲家妈说,我还纳闷,后来也是听见妈细说原故,才明白了一二分。”

第二,别说古代女子得下红之症。就是思想相对开放的今天,哪位女性来月事,会满大街宣传:大家快来看看啊,我来姨妈了?

谁知凤姐禀赋气血不足,兼年幼不知保养,平生争强斗智,心力更亏,故虽系小月,竟着实亏虚下来,一月之后,复添了下红之症。

从这段话中很容易看出她的病因有:

先天气血不足,林黛玉就是一个典型,然而其实许多女性都有这个问题;

争强斗智,导致心力亏损,在刚小产极度虚弱时,酿成血山崩。

还有一个不易察觉的原因,那就是“不知保养”,许多人看到这四字很容易略过,然而如果我们留心,会发现除了王熙凤,作者还在另一个人身上用过这四字,那就是贾赦。

话说贾赦要强娶鸳鸯,王熙凤知道后好意提醒邢夫人,贾母素日就对贾赦不满了,理由是贾赦“放着身子不好好保养,终日和找老婆喝酒”。

这不保养,就是某些方面不加节制的意思。

而另一方面,王熙凤确实有“不知保养”的因子。因为贾琏这个人,凡“离了王熙凤一两夜就要寻事”。

而王熙凤这个人,又生性善妒,片刻不允许贾琏在外拈花惹草,就连她逼迫做了通房丫头的平儿,她都盯得紧紧的,整得平儿和贾琏一两年到一处也不过一两次。

这种情况下,好强善妒的王熙凤即便在卧病时,非常有可能逞强取悦贾琏,却不知对自己的身体健康造成非常大的伤害,这就是“不知保养”。

担心管家权旁落及对病症失去信心,是为无奈,考虑到闺中生活不加节制引发病症,实在难以启齿,所以,王熙凤也就只能瞒着众人,默默吞服苦果了。

王熙凤身体不好,其实早有端倪,在第六十一回,平儿就曾劝凤姐:“况且自己又三灾八难的,好容易怀了一个哥儿,到了六七个月上还掉了,焉知不是素日操劳太过,气恼伤着的。”

而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权力上的斗争。王熙凤生怕自己这样倒下去,多年辛苦巴结来的掌握家族内务的权利会就此旁落。若非不是自己病的实在起不来了,每天大部分时间耽误在看医问药上,家中的事物难以照料周全。王熙凤便是至死也不想放弃内务总管的职权的。

王熙凤如此讳疾忌医,很明显的一个原因就是怕身体抱恙期间大权旁落

一、下红之症跟月事有关,又是妇科病,在古代这是肮脏不好公开议论的。尤其是妇科病,容易让人联想到性生活不洁和紊乱。

下红之症,不要说在古代,就是在现代也有许多病人因认识偏颇,而讳疾忌医的。

三,王熙凤如果公开病情,会影响她在长辈心目中的地位,许多问题会接踵而来不说,而且有可能王熙凤的病情加重。

原著说“凤姐禀赋气血不足,兼年幼不知保养,平生争强斗智,心力更亏,故虽系小月,竟着实亏虚下来”。就是说,凤姐虽自恃强壮,但是实际情况是她禀赋气血不足且年幼不知保养。可见她对自己的身体状况缺乏客观认识,过分透支体能。

鸳鸯问平儿,王熙凤为什么不请大夫来治。平儿叹道:“我的姐姐,你还不知道他的脾气的。别说请大夫来吃药。我看不过,白问了一声身上觉怎么样,他就动了气,反说我咒他病了。饶这样,天天还是察三访四,自己再不肯看破些且养身子。”

三来,凤姐的管家地位并非十分稳固,她的姑妈王夫人对她也只是利用罢了,况且她的婆婆邢夫人对她的意见也很大。只要王熙凤有一个行差踏错,立刻就会有人取而代之。失去了权利的王熙凤,连只鸡也不如。

《红楼梦》里的林黛玉是病西施,薛宝钗有热毒,迎春、探春和湘云都有生病的描写。她们生病都不避人,尤其是林黛玉把自己的病情说得详详细细的。薛宝钗虽然对自己生病的症状说得很模糊,但是把她的冷香丸说得十分详细。显然如果宝钗的病不严重,薛家不会遍请名医。即使薛宝钗吃了和尚给的海上仙方也不能去掉病根,只不过是临时压制一下病症而已。

一旦被众人知晓因持续的血崩之症而不能生育,那么在婆家的地位不保不说,贾琏便也更有了纳妾的理由。

到了第七十二回,鸳鸯来探望凤姐,正巧凤姐午睡,平儿将鸳鸯引到自己屋内说起凤姐的病情,

大家族的管家婆,好处自不必说,前呼后拥、问一答十、炙手可热,这样的大权在握自然不会轻易放权,尤其是凤姐这样的好权之人。

鸳鸯忙道:“是什么病呢?”

从古代美人图来看,古代美人都是体态纤细,神情忧郁,柔柔弱弱的美人灯。大家闺秀如果健壮就不是美人了。

应该说,要成就凤姐的野心和需求,她的能力和机遇都是有的,但是老天并没有给她一个成就她野心和欲望的健壮身体。以她略比别人气壮的弱女子体质,虽然不算“花为肠肚,雪作肌肤”,但要应付这一大家子人事,还要力挽狂澜维持朽木将枯的荣国府的体面,本身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太耗费精力,此外她还给自己加码,要打小三、生儿子,还要包揽闲事,给别人帮忙。这一切都靠她自己扛,决不假手他人,而且样样都要做好,生怕给人看笑话。其实就算这一切都完成了,她能得到的也不过是别人的几句赞美,至于权力和钱财则未必能多多少,可是她把这些看得比性命还重要,这是凤姐的痴处。

鸳鸯道:“虽然如此,到底该请大夫来瞧瞧是什么病,也都好放心。”

《红楼梦》中的女子多是有病的。如林黛玉,身有弱症,自从会吃饮食时便与药物为伍,薛宝钗则是身有从娘胎里带着的热毒,需要吃冷香丸压制,妙玉更是身娇肉贵,需要身入空门静养。而出身四大家族之王家的王熙凤也是如此。

可是贾琏并不是个安分专一的人,而且他从小受到的教育也是男子可以三妻四妾,如今他只有一个爱妾平儿还是个摆设,自然不满。

只可惜王熙凤这一场病着实很重。大夫诊治的病因禀赋气血不足,兼年幼不知保养,平生争强斗智,心力更亏,故虽系小月,竟着实亏虚下来。精心治疗了一个月之后,居然添了下红之症。用现在的医学推断,王熙凤很有可能得了子宫癌,当时替她诊治的医生医术真的都很高明。经过中药治疗将近一年。暂时延缓了病情的加重。但是从后文可知,凤姐就此病过之后一直到死前,就没有好过。三天两头就会反复,总是在床上养病的日子多过在地上活动的日子。

病情使然。

不过有句俗话说得好,“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王熙凤得了“下红之症”的消息,可不正是从她身边的亲信平儿嘴里透露出去的么?

王熙凤羞于说病,也不请大夫医治结果酿成大病——血山崩。

自打凤姐接手操办了秦可卿的丧事赢得了长辈的信任以及众人的交口称赞后,她便一门心思扑在了工作上。荣国府上上下下成百上千口人,上到贾母,下到丫环小厮,从对内人员工资的发放,到对外亲朋的应酬往来,大到成千上万的银两,小到丫环们身上穿的衣裳,都要经由她的裁处打理和周旋。

王熙凤,在贾府中,虽然年纪轻,是小辈,是孙媳,但是大权在握,再加上从小家族昌盛,性子要强,所以是个中女强人。

而凤姐虽然野心不小,但身体条件承载不了她的贪心。她即便是在健康的时候,忙了半天,午饭一桌子菜也不过略动了几样。一个人的食欲与他的健康状态密切相关,凤姐显然不是个壮实的人。而且凤姐平时睡觉多梦,可卿托梦给她,她还梦见过与人夺锦,可见睡眠不是太好,小产恢复期也不能踏实睡,“自恃强壮,虽不出门,然筹划计算,想起什么事来,便命平儿去回王夫人,任人谏劝,他只不听”。办完秦可卿丧事,因为被老尼姑奉承得高兴,就不顾劳乏不去休息,与之攀谈到深夜。

但王熙凤的病并没有宝钗、黛玉、妙玉等那么严重,只不过是\”禀赋气血不足而已\”,但王熙凤讳疾忌医,有了病却瞒着,以至于小病成了大病。

聪明的王熙凤!机关算尽,却没有算明白自己的健康状况,结果反误了卿卿命。明明身患重病却依然操心费力的工作。

二来,凤姐只生了一个女儿,并没有男孩。也就是说,她虽然是贾琏的嫡妻,身后也有娘家撑腰,但是,她只要一日没有生出男孩,她的地位就一日不稳;如果她一直生不出男孩,那么被贾家休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而被贾家休弃后的王熙凤将会生不如死。

《红楼梦》里的王熙凤,出身大家,嫁入公府,一路来锦衣玉食,顺风顺水。

林黛玉初进贾府时,王熙凤也第一次出场,彼时这位荣府的二奶奶,已经成为了王夫人倚重的家族管理者,也是贾母最喜爱的孙媳妇。这时候的王熙凤,神采飞扬,意气风发。

后来我们还可以看到,无论任何时候,王熙凤总是有用不完精神,她为了卖弄才干大包大揽,却一直生龙活虎。

同时她似乎也特别懂得劳逸结合,非常注重自己的休息时间,譬如第六回刘姥姥初次进府,周瑞家的就是掐准了她的作息时间带刘姥姥拜访的。而在餐饮上,王熙凤更是从来不会委屈自己,就算被宁府借去帮忙料理秦可卿的丧事,所用的饭菜也是吩咐人特别料理的。

如此养尊处优、朝气蓬勃的美人,谁会想到几年后,会染上了难缠的病症呢?

在第五十五回,忙完年事后的王熙凤小产了,在休养过程中又染上了下红之症,下面一直淋漓不尽,闹得大半年才好。

到了第七十二回,王熙凤旧病复发,待鸳鸯都看出来不对劲时,她已经淅淅沥沥一个月了。照后来鸳鸯所说的,这就是血山崩,是非常严重的一种病症。

可即使这样,王熙凤都不曾请来大夫治病吃药,更别说告诉周边人了,如果平儿不是她的心腹,只怕除了她自己没人知道这件事。

那么,王熙凤如此捂着瞒着众人,究竟是为什么?想来不过几个原因:

一,王熙凤本性要强,担心管家权旁落他人

王熙凤其人,自小玩笑间就有杀伐决断,能力压倒一片须眉,而与其能力成为正比的,便是她的虚荣心和权欲。

她的权欲非常强烈,所以嫁入荣府不久,原本也“于世路上会言谈机变”的贾琏也被她甩到一射之外。有时为了表现自己的能耐,她甚至连贾琏的面子都可以不顾,譬如贾芸在她之前先找贾琏求工作,她知道后便笑话贾芸“非要绕远路走”,意思“我才是大权在握的那个人”。

可是吧,在第五十五回的小产后,王夫人竟然找来了贾探春、李纨和薛宝钗这三驾马车接管家务,而非常微妙的是,这三人中探春和李纨一人是府里小姐,一人是贾府儿媳,薛宝钗不过是个亲戚。结合刮了几年的“金玉良缘”之风,王熙凤非常知道王夫人的用意,这是让薛宝钗小试牛刀,争取舆论支持呢。

这就很令王熙凤焦虑了,因为薛宝钗不仅有能力,还读饱了书,比她更厉害一层了。所以就算躺在床上,她也得支撑起来“察三访四”,“筹谋计算”。她不仅担心别人知道自己病了,更怕因为这病失去了管家权啊。

二,血山崩在古代,是不治之症

引发血山崩的病因有很多,即便放在现代,有时都比较难治。而在古代血山崩几乎是绝症,很难治愈。文中鸳鸯的姐姐就是死于这种病症的,这是作者侧面告诉我们血山崩的致命程度,也暗示了我们王熙凤将来会死于这种病症。

所以,与其叫来医生闹得人尽皆知还不一定能治愈,王熙凤索性顺其自然了。

最后,王熙凤的病因让她难以启齿

王熙凤为何得血山崩?文中如此描述:

凤姐也是个精明人,她又不是黛玉,吃个燕窝还怕人说三道四,小说里她自己也在加紧调治,生怕落下病根,所以她根本不用高调说出来,让人猜疑议论。

有了贾母的肯定,王熙凤的地位就真的稳了吗?

为了管家权,王熙凤不能生病。

第二,下红之症属于难言之隐,王熙凤恃强羞说病。

王熙凤虽是女儿身,但一身本事、胆气不输男子,故而才能将贾府掌控在手,才能让贾母、王夫人颐养天年。

鸳鸯听了,忙答道:“嗳哟!依你这话,这可不成了血山崩了。”

黛玉和宝钗俩人都没有隐瞒自己的病症。唯独王熙凤生病之后瞒着众人。第55回有这样一段话:

平儿叹道:“说起病来,据我看也不是什么小症候。”

谁知凤姐禀赋气血不足,兼年幼不知保养,平生争强斗志,心力更亏,故虽系小月,竟着实亏虚下来。一月之后,复添了下红之症。她虽不肯说出来,众人看她面目黄瘦,便知失于调养。

一来,凤姐得的是妇科病。这种病别说在古代,就是放在现代人身上,也是不可能到处宣扬的;就是要治,要调养,那也是悄悄地。

除了巧妇难为无米炊的困境,凤姐还要面对丈夫的不忠。

王熙凤不顾身体状况,紧抓住管家权,以至小病变成大病,添了\”下红之症\”,仍然瞒而不报,只因贪权好利,能得意之财,能够颐指气使。

王熙凤患上了血山崩为何要瞒着众人?原因有的很无奈,有的难以启齿。

“只从上月行了经之后,这一个月竟沥沥淅淅的没有止住。这可是大病不是?”

凤姐流产之后,不是好好保养身体,却是继续地管理荣国府放在心上,劳心劳力的为荣国府的吃穿用度打算,以至干一月之后,又添了下红之症,整个人面黄肌瘦的,但她仍不肯说出来。

同时权力和财富是相辅相成的,没有权力,王熙凤的财路也断了。没有月例银子,她就不能放贷赚利钱没有权力,替其他人摆平事端,挣银子。王熙凤曾经替老尼姑摆平张金哥退婚的事情,人不知鬼不觉地挣了3000两银子。如果生病,不能管家,王熙凤就没有外劳儿。

凤姐为人最大的缺点,就是贪心。她贪的不仅仅是财和权,也贪图丈夫的独宠。可以说,她对女性和非女性的权益都想要。

如果我们有点经验就知道,春秋加重,变天就咳,早上起来多咳,其实是慢性气管炎,因为没有消炎药,所以断不了根,这病很讨厌,对身体却并无大碍,黛玉千里迢迢几进贾府,第一次拜见亲人,第二次分发礼物,并未因病体不支受影响就是明证。

林黛玉一进贾府,众人一见她,便知有不足之症,问起时,林黛玉和盘托出:我自来是如此,从会吃饮食时便吃药,到今日未断,请了多少名医修方配药,皆不见效。那一年我三岁时,听得说来了一个癞头和尚,说要化我去出家,我父母固是不从。他又说:‘既舍不得他,只怕他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了。若要好时,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除父母之外,凡有外姓亲友之人,一概不见,方可平安了此一世。’疯疯癫癫,说了这些不经之谈,也没人理他。如今还是吃人参养荣丸。

正因为管家与不管家的待遇会天差地别,而管家有许多好处,王熙凤才不舍得大权在握,被人前呼后拥,巴结讨好的管家权。而想要握住管家权,王熙凤只好打肿脸充胖子,瞒着病情不报。

二,\”下红之症\”属于私症,许多人对其认识偏颇,以为是私生活不洁所致,王熙凤掐尖要强,死要面子,当然羞于出口。

二、凤姐的下红之症很厉害,万一惊动贾母和王夫人请医看视,医生要求凤姐长期静养的话,凤姐很可能失去管家的权力。

平儿叹道:“别说请大夫来吃药。我看不过,白问了一声身上觉怎么样,他就动了气,反说我咒他病了。

因为王熙凤的下红之症影响生育,如果王熙凤瞒下病情,贾府长辈碍于王熙凤的娘家,还不至于强迫王熙凤为贾琏纳妾。如果公开病情,贾府长辈便可以名正言顺,光明正大的为贾琏纳妾了。

自元宵节过后,凤姐便小月在家,王夫人自己力不从心,因此叫了李纨和探春一起管理,本意是凤姐将养一个月后仍由她掌权,谁知凤姐又添了下红之症,牵延不愈,王夫人只令她好生调养,不必操心。

“王熙凤恃强羞说病”,“恃强”是因性格所致,不愿在人前展露其脆弱的一面,而“羞说病“才真正是戳到了痛处,因为这是女人最怕的一种病。

其实,这也怨不得王熙凤。如果王熙凤有病辞去管家权,回归到贾府大房,只安稳做邢夫人手下的儿媳妇,贾府的下人多是捧高踩低的,连邢夫人这个将军夫人都被探春看不起,谁又会把她这个邢夫人的儿媳放在眼里呢?如果王熙凤真的不管家了,不要说管家是所得的各种好处捞不到了,甚至连起码的尊严可能都保不住。

平儿见问,又往前凑了一凑,向耳边说道:“只从上月行了经之后,这一个月竟沥沥淅淅的没有止住。这可是大病不是?”

一直以来,凤姐把全部重心都扑在了工作上,却忽略了身体的健康。在生完第一个孩子巧姐后,她也没能好好调养;以致于她好不容易又怀上了一个男孩的时候,却因为凤姐的身体不好,再加上劳累过度,最终还是不幸流产了。

我是艾佳,我来回答。

这问题都把我逗笑了。咱们先看看原文中的描述:

“讳疾忌医”,说的就是凤姐了。

简而言之,两个原因:

在这样的生理心理双重压力之下,凤姐的事业、爱情和身体都垮了,她样样都想做好,样样都想赢,结果满盘皆输。她有一颗枭雄的心,奈何身体却是弱女子,而且不懂得保养。她有的是机关算尽的小聪明,却没有权衡利弊的大智慧,寸土不让地与命运抗争,因为不肯舍,所以无所得。

平儿叹道:“我的姐姐,你还不知道他的脾气的。别说请大夫来吃药。我看不过,白问了一声身上觉怎么样,他就动了气,反说我咒他病了。饶这样,天天还察三访四,自己再不肯看破些且养身子。”

鸳鸯的姐姐死于血崩。其实鸳鸯有什么姐姐呢?前文只说她有个哥哥。鸳鸯是鸟类中羽毛色彩最斑斓的鸟类之一。如果鸟类也有江湖,那么江湖中的大姐大自然是凤凰了。所以,鸳鸯那个死于血崩的莫名其妙的姐姐,其实就是凤姐!

@润杨阆苑

如果王熙凤生病,她就得停止工作。这样一来,她就和李纨一样无职无权,没有现在这么风光。

除此之外,还有三个原因,让凤姐瞒着众人不说

凤姐养病期间,李纨探春理家,几个月间兴利除弊,将贾府也治理的井井有条,与凤姐在时又是另一番景象。

在凤姐矜矜业业支撑下,她的付出确实也得到了贾家最高领导人贾母的肯定。贾母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过,所有的这些媳妇姑娘里,除了凤姐外,其他人都比不上年轻时的她自己(怎么感觉有点自吹自擂的味道),连儿媳王夫人,在贾母的嘴里也只能被称作“木头”。

“嗳哟!依你这话,这可不成了血山崩了。”

即便是小产之后,依然操心着家务,所以,她的身体一直无法真正复原。后来虽然探春等人理家,小有成效,然而后来发生聚赌、查抄等事件,凤姐不得不再次亲自出马。此外,为了谋算尤二姐,凤姐也花费了不少精力。在这些杂乱的事情中,邢夫人和王夫人等又分别给她不少气受,于是凤姐连累带气,病情就严重了。

这三条,对凤姐来说都是致命的,所以除非起不得床瞒不住人了,她不会说出自己有下红之症。

凤姐也就是此坚持了一年多点,最终也是熬死了。这也很符合子宫癌的发病时限。文中因为各种事务的加持,反而淡化了凤姐的病。给读者的感觉,凤姐是又羞又愧,又失了势力人心,最终羞惭气恼而死,我认为这只是个错觉,凤姐真正的死因就是子宫癌(或也有可能是子宫肌瘤)!

展开阅读全文

演戏太过用力了也是演技好吗?

上一篇

阿里巴巴,华为都不在58上招聘么?怎么样才能进大公司拿高工资?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红楼梦》王熙凤得了下红之症为什么瞒着众人?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