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家乡有过什么奇闻异事?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记不清具体是哪一年了),我的家乡娄底市百亩乡大井村发生了一起离奇迷案:刚三十出头、时任村代销店老板的男性村民朱某,在从娄底乘火车前往郴州看望外甥的途中神秘失踪,家人经过多日多方寻找无果,向公安机关报案后也杳无音信,从此朱某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朱家的平静安宁被无情击碎。至今三十多年过去了,笼罩在村民们心头的疑雾仍未散去,各种不同版本的猜测还在村里流行。

赵四这次也吓得一身汗。装作没事的样子说:“随便搜。”二三十个人,把他家围个水泄不通,搜了几遍,一无所获。大门两旁。,有三四个水缸全部用盖盖的。他们也没人注意。

天为之拗,地为之哭

令人痛心地是,林兴海一家六口,在一九四二年的大饥荒中,没有一人幸存,林兴海的归来也算老天有眼,给林家留了一条根。那时正值剿匪反霸,对返乡及外来人员都要严格审查,林兴海主动到乡政府,反映了抓壮丁后队伍被日本人打散,后在湖北一直乞讨流浪的经历,又有同村人担保,很快按贫农成份分了田地,过上了安静的田园生活。

赵四挺聪明。先牵着马去房后的玉米地里走一走。然后上到大路再在马尾帮些树枝把马脚印拖没了。

我们村有一片古战场,总有人捡到生锈的箭头和各种铁片。我也捡到过箭头就像下面这样

家人把阿添送到医院医治,例行是一番检查。最后得出结论,是患上了让人闻风丧胆,人见人怕的”艾滋病”,医院也不收治,叫家人送回家治疗。

老工人听到这话,更加恼怒,不仅在大庭广众下指责一把手铺张浪费,胡乱上马对公司不利的生产工程,更直接挑出一把手生活糜乱,除了原配,竟然还有两个小蜜,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该领导还与三女天天同吃同住,出则同车,卧则同寝。

当时几个乡的村民都集中一起修建水库,到处是人山人海的热闹,劳动的号子此起彼伏。逐渐的一个个的坟堆被挖了,土被担走,烂棺和尸骨被清理出来单独放在一个田地里,那些天每日都能起出很多烂棺和尸骸,走近前还有一股说不出的臭味,我亲眼见到一个高大的青年在闻到怪味后吐的稀哩哗啦的。头层土挖完了以后,那块地里的烂棺木有好大的一堆,蚀骨和枯髅也有几十个散乱的堆在那里,风吹日晒了好常时间。

果然,这个“林兴海”是个冒牌货,他正是匪首蒋如意!原来,国民党溃败时,在豫南和安徽金寨县留下了大大小小数股潜伏的政治土匪,蒋如意自封第二纵队司令,带着马夫林兴海在金寨一带活动,后屡遭围剿,只好带着林兴海在深山里人不人,鬼不鬼的藏了一年。蒋如意对林兴海家庭及村子了如指掌,年龄、个头甚至长相基本相当,就连说话口音也模仿的唯妙唯肖。于是,蒋如意勒死林兴海,用烟火烫伤面部,大摇大摆地回到了“家乡”,继续与人民为敌!

当地人给他取了个”活阎鬼”,因为他可接受阎王爷的指令,阄王爷派他去捉快要死去的人的鬼魂。开始人们都不相信,经过好多次的验证,人们不得不信。

傻子整日在街上晃荡,走路的姿势很有特点,他的两条腿从不离开地面,只是富有节奏感的拖拉前行,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时而转身时而站立不动。隐隐有脚踏北斗手握七星的意境。就像是迈克杰克逊的太空舞步。只是步伐有气无力整个人无精打采,好像下一步就会跌倒。他的徒步行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从不疲倦也没见他间断过。

有一天我们一帮孩子去山上玩,不知不觉天就黑了,但是要回家必需要路过那片古战场。这可把我们这帮孩子吓屁了。古战场怪石嶙峋阴森恐怖没有人敢从那里走,但是那是唯一的近路,否则只能翻越旁边的高山了。

在乡亲们的眼里,当年的朱某性格内向,忠厚老实,谨小慎微,说话做事都很稳重,是家里的顶梁柱,大伙都很喜欢他,住在同村的姐姐、姐夫一家人更是对他信任有加。当年,他的大外甥大学毕业分配到郴州工作已一年多,他姐姐、姐夫不知听谁说郴州条件艰苦,缺这少那,一直对儿子放心不下,于是攒了好几百元钱(在那个年代算是一笔巨款),备了一大堆土特产,准备托弟弟给儿子送去,顺便了解一下郴州那边的情况,没想到这一决定竟将弟弟送上了不归路。据乡亲们回忆,那天临行前,朱某将姐姐、姐夫交给他的现金反复清点了好几遍,然后小心翼翼用布包好后叫姐姐用针线缝在自己的内裤前面。但尽管这样,他还是不放心,在离家前往娄底火车站的路上,他总是边走边摸着缝在内裤上的钱,生怕它不翼而飞了。在火车站候车室候车期间,他显得有些坐立不安,一只手从未离开过那钱兜兜,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定是个身上带着一大笔钱而时时担心被别人抢走的主。当有熟人提醒他这样反而会显出“此地无银三百两”时,他不以为然。

其实按现在的科学说法,那根本就不是鬼火,只不过是骨头中的磷在阴天时所产生的低能光亮,也叫磷头,世上本无鬼,都是人类自己吓自已,这段笑话流传了很常时间,现在我们村里人胆是最大的,再也不怕鬼怪精灵的吓人故事了。

终于的这事传到乡里边,乡领导要带头破除迷信,安抚民心,也选了一个无风阴天的傍晚来到了生产队里,那时候穷百姓没有手电筒,乡干部带了两把强光手电筒,晚饭后休息了一会,有人来说鬼火又出现了,于是六、七个人摸黑前往火光那里轻轻的走去,当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猛的一下打开手电筒,只见数个黄鼠狼疯狂的乱窜,其中有个黄鼠狼将头钻入一个枯髅中,急切中退不出头来,只是顶着枯髅头乱跑乱撞。那所谓的鬼火在强光的映照下再也没有了。只是那些蚀骨枯头早就五零四散的了!

和尚说,你越来越胖,肚子越来越大,酒越喝越多,还醉不了,是因为你肚子里有条酒虫。姚老二一听肚子有虫,也怕了,问和尚该怎么办。和尚让姚老二拿出家里的好酒,盛放在一个盆子里,然后用绳子绑住姚老二的双腿,拿了一个凳子,让姚老二双腿倚在凳子上,并让他双手撑着地,对着酒盆子。

后来,因为看不惯单位一把手的生产安排调度,和生活中的铺张浪费,一怒之下在全公司领导大会上大骂一把手。

这人叫阿添,因为是同宗同族,平时在村庄路上遇见时,也会问候他一声,到底是长辈人,尊重一下是必要的。

那晚他骑上马就跑跑到十几里地以后,听到从水寨村发出的叫骂声,半夜静悄悄二三十人的叫骂声传的很远,他就知道被人家发现了。从水寨到我们村有40多公里地。他骑马40多分钟,他们追到我们村就1个多小时。

我的箭头就是那晚跌倒捡的,如今还放在书桌里。不时看看也能勾起很多儿时回忆。

在七O年的时候,我们这里大兴国家水利建设,在一个山势环抱的下游缓冲地带,就有个不小的等水塘,也叫死人塘,这地方在很久以前就是个脏地,没解放时这里是遍地坟头衰草丛地,以后村里进行了治理,但是仍然是人们忌畏的地方,各种各样的古灵精怪的传说,使得成人对那地方也产生了忌畏,半大的孩子都绕着走的。这年县乡决定修建一坐水库,那地方正是水库的中心,有主的坟墓很快的都迁了,剩下一大半的人家都没有迁,那些年正好是反封建,反迷信的时候,穷人家也就任由政府处理了。

于是乎拍成一队跟在傻子身后。傻子迈左腿我们便迈左腿。傻子一个马趴摔倒在地,我们便呼啦啦的全趴下。傻子应该是摔的疼了,便手指天上的圆月破口大骂。我们便高举右手跟着他一起痛骂月亮。傻子见我们学他,便得意了起来,骂的更欢了。我们有样学样记住了很多恶毒的脏话。如此这般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离开那片恐怖之地。或许是禹步真的起了作用,我们并没有变傻也没有见鬼。除了一身冷汗之外最大的收获就是对“禹步”的迷之信心了。

从那以后我们便时不时地跟在傻子身后习练禹步,于是乎谁的禹步和傻子最像便能得到大家的敬佩和马屁。如果被父母看到,一顿胖揍是免不了的。但是对禹步的迷信已经深入我们内心了。大学时班级出节目,我便扮演了一个拐子,大家都说惟妙惟肖甚是神似。他们不知道我是刻苦训练过的。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第二天生产组里的群众在领导的带领下,终于挖了一个大坑将那些枯骨收埋了,从此也没有再见过那种飘忽不定的火苗了。

我们村以前有一对夫妻,女的长的特别漂亮,能干,就是那个男人特别丑,用这个男人侄女的原话就是,长的像猿猴,又没什么能力,他们两个在一起特别不般配。

这个故事,您看完,

家乡的一个老人,72岁了还去打工,去时高高兴兴,兴高彩烈,老婆叮嘱一次又一次,挣了钱就回来,下次坚决不让你去了,老公点头称是。

我的妈呀!!那是鬼吗?

和尚说这个就是酒虫,只要把他放到水里,水酒变成了酒。姚老二为感谢和尚救命之恩,将酒虫送给了和尚。

这个老人,叫比干

后来,从我姥那里知道,这里果然是有故事的。

别打我

箭头是三棱锥状的,而且还比较锋利,我便把它用绳子拴好挂在脖子上,就当是项链了。

关于古战场有很多传言,其中最邪乎的是每到大雨过后便可看到散乱的白骨,并且偶尔能听到人马嘶鸣兵器交击的声音。

这个人有的时候,在地里劳动就闲的忍不住了,就地而睡,一睡就是四、五个小时,睡醒后就干渴难捺,喝凉水要喝很多。喝饱后就会说:”又捉了一个,”结果,用不了几天的时间,就有死人的消息。如果你问他捉走谁了,他不告诉任何人。有时候他还要告诉你,在他捉人的过程中、被人发现,他就会变成牛、或者骡子隐藏在牲口圈里。

我是铁蛋,多谢观读。

我们村的村民赵四。有一次去修武县水寨乡水寨村办事。回来已经回来时已经夜里12点。他发现。水寨村头有匹马在树上拴着。他一看没人。就想把人家的马偷走。于是他解下缰绳。怕发现一开始慢慢的走。走出二里地之后,翻身上马骑着就跑。 当他跑出十几里路的时候,喂马的人已经发现马不见了。便报警了。于是警察领着。全村二三十人骑着自行车。顺着马蹄印追的下去。七八十年代农村的路,都是土路,很容易踩出马蹄印。

林兴海有一个叫朱二毛的儿时玩伴,也在民兵队里,可最近一直忐忑不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甚至认为队长不是真正的林兴海,每每谈及儿时的那些趣事儿,他要不打哈哈,要不一所无知,更让他怀疑的是,林兴海背上有一个铜钱那么大的痣,如今这痣那里去了?有一次,他和林兴海闲聊,说是上面这些杀人案可能是土匪头子蒋如意干的,但林兴海一口否认,说蒋如意去年在金寨县被解放军击毙,他还看见尸体了呢,这杀人案怎么能是他干的呢?朱二毛更加怀疑,林兴海说是一直在湖北讨饭,怎么能在金寨看到蒋如意的尸体呢?朱二毛越想越怕,索性跑到乡里,把自己的想法合盘托出。

第二天早早,县防役站的医生便到了他的家,诊断,开药,吃药,交待阿添和家人的有关注意事项便走了。

领导虽然一肚子恼火,不过看其年龄大了,不予其一般见识。只是暗示人事上尽快安排老人退休,回家抱孙子。

一直追到我们村赵四家门口不见了人家的派出所的带领下,砰砰砰砰砰砰敲门。敲了半天门。就是睡眼朦胧的出来了说:“干什么的?”我们的马被偷顺着马蹄印追到你们家门口不见了。那怀疑马就在你们家。

结果年后回来,瘦了不成人样,还发低烧不止,吃不下饭,全身皮肤似乎有微小的红点点,全身无力气。

原来是那个傻子。

我当时就想起来看到的一本书上关于“禹步”的记载。传说中禹步可以镇妖除魔,在上古时期大禹疏通天下河道期间,多亏了禹步傍身才诸邪辟易。各路神鬼均是不敢近身。

几年后,村里来了个化缘的和尚,看到姚老二在院中喝酒。眼睛一亮,问姚老二,你是不是喝酒喝不醉啊。姚老二听了大吃一惊,看着和尚目瞪口呆,问和尚怎么知道的。和尚说我还知道你原来很瘦,这是喝酒喝胖的,姚老二听后更是愕然。

这是我家乡里的一单新闻,也是一件奇葩的事,72岁去打工,因为管不住自己的裤子拉练,倒在烈性性病上,他是第一个,希望也是最后的一个。

后来,人们避而远之,不和他说话,下地劳动也不和他斯跟。这个人在我们当地是个奇异之人,也是个迷。他死后,有个阴阳先生解释说,这样的人是暮里愁(就是死了后、埋在地下棺材里也会愁),就是他出生前亲爹过世,他是木命、又生在木时,如果七个木凑齐,死后冤魂不散,会闹的村孑里也不安宁。这一说法也是迷信的蛊惑。

经过老人们的告诫,我们这帮孩子晚上谁也不敢去那里,怕撞了邪祟。传言有个人便是晚上去了古战场抓蛐蛐,第二天便已经傻了。

女人生了三个孩子,老大像他爸,没什么出息,但是老二老三特别优秀,都考上了大学,成家后把他爸他妈都接到了城里,她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过了一会,姚老二酒瘾犯了,想喝酒,觉得口燥舌燥,想探头喝盆子里的酒,但双腿被绑着,向前不得,突然觉得喉咙发痒,哇的一下吐出了一条跟小鱼一样,全是肉红色的物体,正好落在酒盆里,游来游去。

领导实在挂不住面子,在其妻其蜜的风言风语枕头风下,雇凶杀人,凶手丧心病狂,竟然将老人的心肝挖出!!

如今想起往事,“禹步”是否有功效,不得而知。至那以后也没有验证过。但是骂人的脏话记忆犹新非常深刻。

老人沉冤未雪

有过了几天,我们村的村民就不知道赵四什么时候被抓走了。接下来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老婆要和他离婚了。那他是。怎么被发现的。

县公安大队得到消息,迅速围了“林兴海”的两间土屋,生擒了这个恶贯满盈的匪首,并于十天后枪决!

那个女的是沈阳周边的城里人,是家里的养女,但是她的养父母对她特别好,比对亲生的还好,以至于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在家里很任性。后来大了,要找婆家了,因为长得漂亮,她也比较挑剔,她妈妈就到处托人找关系给她介绍对象,都没同意,一来二去的拖的年纪就比较大了,在本地不好找了,她有亲戚在我们村,就拖亲戚打听我们村有没有合适的,说来也巧了,正好我们村也有个大龄青年,因为家里穷没找到对象,就把他们介绍到一起了,相看时,村里人集体忽悠人家,给他屁股上带了一串钥匙,说他是大队会计,有出息,相看的家里也是借的人家的房子,她妈觉得条件还可以,姑娘也大了就同意了,因为相隔比较远,也没有深入了解,等结婚时发现被骗也晚了,就那样结婚了。

某位老工人,

我的家乡,叫新乡

自此之后,姚老二对喝酒以及喝酒的人深恶痛绝,滴酒不沾,开始越来越瘦,变的形消骨立,没几年S了。

这个领导,叫纣王

那堆的骸骨就让靠近的生产队掩埋,由于人们忙着春耕春种,一时没有时间掩埋就一直放在那块荒地里。进入春天后天气转暖,春雨也下了几场,荒地里的蚀骨在风雨日晒下反而显得更发白了,那块荒地成为人们忌畏的地方了,路过的人也尽量绕道而行了。

这个公司,叫商朝

看那傻子的步伐姿态竟然与书中描写的“禹步”有几分相似。怨不得他出入如此险恶之地却没有丢了性命。原来是有如此了得的秘法在手。

随着天气的气温升高,雨水的增多,有个别的人夜里会远远的发现了鬼火,一传十,十传百的。终于的附近更多人开始经常见到了那些鬼火,:特别是气压低的阴天,只要是无风的天气,那幽灵似的火光在地面飘忽不定,一会东一会西的飘动。有时候胆大的人就远运的看着那个神奇的地方,倒是有小孩的人家天刚黑出门撒尿都不敢出门去了。搞的大人害怕小孩紧张!

最后阿添第二年因医治无效上天堂去了。

其实他家是生活上是上等的,在农庄里有房有车,有子有孙,有儿有女,不必去扛工挣钱了。他的家从来不缺钱花,但不知他72岁了还去打工挣钱?我常常莫明其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在我们迷茫害怕无助的时候,隐约看到有个黑色的人影在那片古战场的乱石中穿行。

便招呼小伙伴们过来说了我的想法。大家一听有办法能回家,别的都不管了,确实也没有别的招了。一个个饥肠辘辘又冷又饿,变成傻子也比饿死强。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硬着头皮走他一遭了。

忽然有人说房后发现马蹄。房后便是玉米地。在玉米地里也发现了马蹄印。村里的人经过他们这么一闹,全村人也都起来了,站的大街满大街都是。派出所的人想把赵四抓走,1我们村的人太多。2他们没有抓住证据。这是我们村的大队长也来了。问明原由,对大家说:“他们的马丢了,追到这里了,怀疑是我们村赵四偷,就让他们搜查。搜不到。让他们给我们一个说法。搜到了,让派出所抓人。于是在我们村大队长的配合下。我们村一家一家的全部搜查了一遍。也没搜出来。他们一方面派人继续顺着玉米地马蹄印追下去。一方面只好回去了。回去时,水寨村大队长说改日登门。赔礼道歉。

  据目击者回忆,当年朱某在娄底登上火车时,除发现邻村有一对夫妻说是去广州打工也上了那趟火车且与朱某是同一节车厢外,并无其他异常。按理说,有熟人同行,相互有个照应,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可接下来的情况就有些诡异了:当天晚上,朱某的姐姐、姐夫接到了儿子从郴州打回的电话,说是从早晨等到晚上一直没有见到舅舅;最匪夷所思的是,邻村的那对夫妻第二天下午竟然像幽灵般回到了村里,当有人问他们为什么折返时,他们的回答不是支支吾吾,就是吞吞吐吐,尤其是当问到是否见到朱某在郴州下车时,他们的身体开始哆嗦起来,说话也不利索了,一会说肯定下了车,一会又说没留意。遗憾的是,这一至关重要的线索和疑点竟然没能引起人们尤其是朱某家人的关注和重视。在接下来的数日里,朱某家人除了干着急及像一群无头苍蝇漫无目标的四处寻找外,竟从未对邻村那对夫妻产生过怀疑,即使是向公安机关报案时,他们也没特别提起过那对夫妻,以至于放过了那两个重大嫌疑人。公安机关侦查几个月后,毫无收获,不得不宣布无果而终,形成迷案。

那年头那些堆放的烂棺木,在民工大会战进入高潮时,都被用于烧火做饭了,当时国家物资匮乏,吃饭烧草都成问题,就连棺木也不放过。在最艰苦的情况下,若大的水库在第二年春天的二月里终于的完工了。

一九五一年冬,被抓壮丁十余年的林兴海奇迹般地回到村里,只是面部受伤厉害,几近毁容!

这个故事发生在40年前在生产队的时候。

谢谢邀请:看了这个提问,我想起了上初中的时候,一个同学的父亲、是个很奇异的人。

确有此人此事,至于他捉人魂魄是真是假?人们将信将疑。

顿时我们一帮孩子吓得哭爹喊娘哇哇乱叫。

为了自己的单位,兢兢业业的干了一辈子

可是,村里并不平静,自他回来后,接连发生了几起反杀人案,高级社社长在家里被人砍杀,公安局特派员小王与未婚妻在河边散步时双双身亡,手枪不知去向,土改工作队队长在去县城汇报工作的路上被人暗害,枪也不知去向,很显然,这是一系列有预谋的反革命事件!当时,抗美援朝形势正紧,抽不出太多的人力,于是,村里成立了民兵自卫队,因林兴海当过兵,懂得军事,便主动请樱,乡里根据他平时的表现,决定任命他为民兵队长!

听村里老人说的奇闻异事。早年前,我们村有个酒鬼姚老二,嗜酒如命,而且从来喝不醉,只是越喝越胖,身宽体胖。

立马找到杀猪的。我们村就有。前前后后用了20分钟在河边。便把马杀了。用水把血迹冲洗的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然后两个人又把马肉放在大门两边的三四个缸里盖住,从时间来说刚好够用。那晚,谁也没有想到他们那么快把马杀了,并且放在大门外们缸里面。

经过一阵慌乱后,我发现那个黑影走路的方式有点熟悉。

水寨村里人全部走了,但派出所的人,偷偷留下来两个人。密切注意赵四的一举一动。第六天的半夜,赵四刚把马肉从缸里拿出来,被人家人赃俱获。逮捕了。那个年代,偷偷牲畜。(马,牛,骡。等)杀牲畜是重罪。还有的是死行。因为那个年代全凭马、牛、骡子、驴,犁耙地。

展开阅读全文

哪些品牌的摩托车已经出来20几年了,现在还活跃在市场上?

上一篇

什么是公务员?公务员分为哪几种?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你的家乡有过什么奇闻异事?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