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中,大家总说林冲懦弱,可为何金圣叹评价他为“毒人”?

在《水浒传》中,豹子头林冲,绝对是一个武艺高强的人,“职业生涯”中无一败绩(据统计,林冲在水浒中一共出手21次,战绩是17胜4平),但是,对于林冲的性格,很多人都用“懦弱”来形容,我想主要原因,是自己媳妇被高衙内调戏了、自己被陷害了,却一直隐忍不发,心甘情愿发配“边疆”,似乎是一个逆来顺受的懦弱者,但林冲真的是“懦弱”吗?

一曰“心毒”。

宋江是“人毒”,

林冲劝道:“不可,不可,你要不同意,我死不瞑目!”

夺妻之恨,一般人是忍不了了,但是林冲能,而且还很好的忍了下来。这样的隐忍,无非是想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让上司看到自己是一个“和顺”的人。

求名得名,虽然不值,总有所得。

而,林冲是“心毒”!

有人说,林冲狠毒,本质是坏的,但我却觉得,他并不坏,而更多的是无奈,是想成功但客观条件不允许的无奈,他没有看清当时的环境,深入其中,所以很迷惘。但是,要知道,想要清楚地认识自己和所处环境,何其困难!大部分人,终其一生都不能,能够真的看清了一切的,不失为一个智者。

金圣叹曰:林冲,毒人也,太狠。看他算得到,熬得住,把得牢,做得彻,都使人怕。这般人在世上,定做得事业来,然削琢元气也不少。

林冲不敢打高衙内,又在被陷害后提出休妻,整个过程中,林娘子都是毫无过失的。可是最后却落得含恨自尽的份上,最大的责任人就是林冲。

金圣叹不懂施耐庵写了些什么,只顾恶意攻击梁山好汉。说宋江恶意希望晁盖死,是为了“恶宋江”,但而绝不是为了赞晁盖。在宋江报信,私放晁天王的故事中,金圣叹是这样批点的:

“林冲”,一个“冲”字,就指出了这人“冲”,智谋不深,常常情绪性爆发脾气。

为什么没有?其实和他说出“相国寺、拔柳”的目的是一样的:表示自己仍然是听话的,未来还想合作,将来还希望能东山再起,所以两个公人,我不杀,来救我的人,我也告诉你是谁。

他是真的不想把路走绝、走死。金圣叹,无疑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才会如此精炼地概括出了林冲的性格中的优缺点,所以才会说他是“毒人”,但林冲的品质,也无疑是能干大事的人,所以金圣叹也评价他是“上上人”。

结束语

三阮与杜迁、宋万早就逃命去了,又如何保护晁盖呢?为了达到分化瓦解梁山好汉,把他们污蔑成一伙草寇贼子,金圣叹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林冲不被判为“毒人”,那才是咄咄怪事呢。

《水浒传》林冲最为人诟病的地方就是对于高衙内两次调戏林娘子,而林冲不敢打高衙内,是怕得罪高俅。如果说第一次不敢打高衙内还有情可原(因为高衙内不知道是林冲的妇人)。

施耐庵给水浒人物起名字不是瞎起的,每一个名字都有深意。

仅以批《水浒传》而言,金圣叹便是个谎言连篇、两面三刀、欺世盗名的无耻文人。施耐庵的《水浒传》被彻底颠覆、主题思想被抹杀、总体架构被摧毁,宋江及一百单八将被丑化,金圣叹便是最积极的急先锋。

林冲,你,你,临发配沧州时与妻告别,竟拿出一张休书给自己的妻子。表面看是为妻子好,你连累她了,为了她以后的幸福着想,才写的这一封休书。实际上你是恨死妻子了,因为她让你得罪高俅父子,八十万禁军教头也做不成了,一生的前途完了。一纸休书等于告诉高俅父子:我服软了,你们不是看中我娘子了,好吧,现在休书已在她手,你们想怎么样都行,与我无关。你与妻子划清界限,以便日后让高俅放过你自己,去沧州好好改造,幻想日后东山再起。自古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林冲你能咽下这口气,我们大家都义愤填膺啊!!!为了你自己,出卖自己的妻子,夫妻情义哪去了,你毒不毒?

野猪林出卖花和尚。

说林冲是“毒人”,是基于他能“算得到,熬得住,把得牢,做的彻”来说的。所谓“算得到,熬得住,把得牢,做的彻”,其实就是说他能够隐忍、城府很深,不做事则已,做就做绝,这种人在世界上,一定能做出一番大事业,但是对自己也比较苛刻、消磨很大,简单说,就是憋太久了,容易伤身。

因而,我与水浒爱好者共勉,金圣叹批点《水浒传》绝对是恶意丑化林冲,丑化梁山好汉,不要跟在他后面,继续宣扬金圣叹以及金圣叹的忠实追随者俞万春的“水浒阴谋论”。

万死枉贼!你等造下弥天大罪,朝廷屡次前来收捕,你等公然拒杀无数官军!今日却来摇尾乞怜,希图逃脱刀斧!我若今日赦免你们时,后日再何法去治天下?「不朽之论,可破续传招安之谬」。况且狼子野心,正自信你不得!「不朽之论」。我那刽子手何在?

因为有柴荣罩着,终于敢使出了一身的本事,一顿棍棒打走了洪教头,砸了人家饭碗,假装打个平手不好吗?交给朋友,大家有面子。心何其毒也!

然后是陆谦以吃酒为名支开林冲,再叫人去诱骗林娘子到陆谦家,以此来满足高衙内的兽性。可是林冲又及时赶到了陆谦家,这时他外门听见老婆在屋里哭喊。按理说,在这紧要关头,林冲应该毫不犹豫的冲进去,但是奇怪的是,林冲并没有进去,而是在外面敲门,叫\”娘子开门\”。起初读到这里时觉得味道怪怪的,不合情理,但后来发现其中大有味道。林冲不直接冲进去,不是因为门反锁着他打不开,也不是他怕毁了陆谦家的门。而是他在给高衙内报信,让他赶紧跑。

金圣叹评论林冲是个“毒人”,我认为是说林冲对妻子的恶毒,对朋友(鲁智深)的遗毒,对恩人(王伦)的怨毒。说林冲是“毒人”完全同意!

金圣叹作为评论家,他对《水浒传》人物的点评,得到了广泛的认可。但也存在有争议的地方,比如说他把宋江评为“下下人”不知道依据的是什么,宋江的胆识,谋略以及情商,在梁山好汉中都是独一份的。林冲无胆,无识,无担当,却被金圣叹评为“上上人”,不禁让人想问一句凭什么?我为什么说林冲无胆,无识,无担当,具体分析如下:

所以说林冲无胆,是毫无争议的!

金圣叹污蔑、丑化梁山好汉,在他的点评以及篡改了的文本中随处可见,本回答就不再逐一罗列了。

结语

林冲这干的叫什么事!后来上了梁山,鲁智深再也不叫林冲“兄弟”了,而是改叫“林教头”,一下子生分了许多!

对领导毒

董超、薛霸打算在野猪林动手,谁成想,半路杀出了个鲁智深,一场“谋杀”变成“笑话”,董超、薛霸再也无力谋杀林冲,但是为了向上面交代,两人变着法子套鲁智深的话,但是鲁智深虽然粗鲁,却是粗中有细,他明白两人在套话,所以并不说自己是谁。林冲呢?都是老江湖了,林冲难道听不出来?

金圣叹读了《水浒传》后,忍不住地给了林冲如此评价,“林冲,毒人也,太狠”。

金圣叹是不主张犯上的,“君则犹是君也,臣则犹是臣”,林冲杀王伦、毒晁盖,就是不君不臣的“毒人”。

“林冲自然是上上人物,写的只是太狠。看他算得到,熬得住,把得牢,做的彻,都使人怕。这般人在世上,定做得事业来,然琢削元气也不少。”

大家说呢?

若使忠义而在水浒,忠义为天下之凶物、恶物乎哉!且水浒有忠义,国家无忠义耶?夫君则犹是君也,臣则犹是臣也,夫何至于国而无忠义?

张教头看罢,陡然一惊道:“贤婿,这是什么话,我女儿又没过错,你凭啥休了他,女儿我来养,等个三年五载,等你出狱了,夫妻再团聚!”

清初著名文学家金圣叹曾评价林冲为“毒人”。他自己也给出了进一步的解释。

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原本是道家传说中北斗七星群的星煞,谁给他们划分等级了?梁山大聚义时,容与堂本《水浒传》说:其人则有帝子神孙,富豪将吏,并三教九流,乃至猎户渔人,屠儿刽子,都一般儿哥弟称呼,不分贵贱。这是“替天行道”,等贵贱、均贫富思想在梁山的写照,施耐庵何尝给梁山好汉划分等级了?

再有一点,高俅被抓上梁山,多好的报仇机会,杀妻毁家,这样的大仇焉能不报?报仇是天经地义的,林冲又在梁山有偌大的势力,林冲硬要报仇谁能拦得住?

而之后的投名状,林冲也是遵循规矩,能不杀人就尽量不杀人。包括以后的征战,林冲也是规规矩矩的履行自己的职责。

为达到欺世盗名,愚弄读者的目的,金圣叹又在《读水浒法》这篇文章中,给梁山好汉划分了品位等级,一百单八将被他分裂为上上、上中、中上、中下、下下五等,恶意制造了“水浒阴谋论”。

死心塌地跟着他混的,没有一个好结局,若李逵,若吴用,若华荣。

“豹子头林冲”,树林中的冲动,不就是野兽在林中横冲直撞 吗?

看水浒,林冲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懦弱和妥协。被高衙内欺负到头上了,却还是碍于高俅的缘故而忍气吞声。这也可以理解,所谓无欲则刚,但林冲有欲望,他想保住官位,他知道自己不能惹高俅。他还知道高衙内会再找自己娘子麻烦,也知道自己被发配后,高衙内会千方百计威逼张氏,所以才会坚决写下休书,为得是让张氏和自己断绝关系,不会被高俅设计牵连。看起来很为老婆考虑是不是?但是这里却暴露了林冲的第一大狠点——对老婆狠。

林冲有错吗?我觉得即便有,也并不需要负全部责任。林冲只不过想努力上进,但却遇见了高俅这样的领导,假如林冲的领导是一位正派的人,那凭借林冲的性格和本事,绝对能够成就一番大事业!

结果等鲁智深走后,两个公人道:

试想如果林冲直接破门而入,那会怎样?高衙内肯定当场被抓。那林冲该怎样处置高衙内呢?有两条路:第一,杀了他或是痛打他一顿。林冲显然不敢,他在大相国寺的表现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那就剩下第二种方法,放了高衙内。林冲也是要脸的人,如果就这样放了,他的老脸往哪放?别人会怎么看他。所以林冲想了个绝妙的办法,只敲门而不进门。这样既避免了与高衙内的直接冲突,也保存了自己的面子,用心之深,可见一斑。

综合以上三点,说林冲是个狠毒之人,一点不冤枉他!

这回书,何九叔揭露了西门庆毒杀了武大郎,因而,才有金圣叹的总评,以“毒人”来揭发林冲下毒杀死了晁盖。

在梁山的一次聚会上,宋江酒后吟诗说诏安,被武松,鲁智深当场怼回,就连宋江的嫡系,李逵都公开反对诏安,多好的时机,可惜林冲不能把握住机会,当面提出反对意见,让诏安胎死腹中。人人都可以选择诏安,唯独林冲不可以!他和高俅的血海深仇,是不可调和的,高俅位高权重,诏安后林冲怎么会有好下场?

如果你认可上面所说,那金圣叹说林冲是“毒人”也就好理解了。

这话,看起来处处在为妻子着想,但是实际上,只有五个字比较正确,那就是“休误了前程”,只不过,不是林娘子的前程,而是林冲自己的前程

在金圣叹的眼中,林冲简直比宋江还坏,所以,林冲是“毒人”,宋江是“甘人”。

“为你好!你要懂我!”林冲坚定地说道!

林冲是一个规矩人。

这就是金圣叹把林冲评价为“毒人”的出处。

后来,公差千方百计套鲁智深的话,想知道他是哪个庙里的和尚,日后好告诉高俅,可鲁智深早就识破了伎俩,故意不告诉他们。

从哪说起呢?

一纸休书暴露无遗。

凡是熬得住的人,通俗地来讲,也可以说是有耐心、有城府的人。林冲几次被高俅陷害,也只是默认忍受。为何?因为他算计太多,顾虑太多,自己都把自己吓住了,自然有什么本事也使不出来。一味地委屈自己,无非是始终对朝廷,对高俅还抱着一丝幻想。他尝试用顺从隐忍来换取高俅得高抬贵手。可惜,最后的结局是太理想主义了。林冲的幻想随着草料场的大火被烧得干干净净。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他竟然一路隐忍如斯,换作一般人早就崩溃或是大打出手了吧,但是林冲偏偏把持得住,始终没有伤人或是杀人。

鲁智深临走之前,用禅杖打断了一颗树,威胁公差:“要是林冲有个三长两短,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当梁山军队三败高俅之后,宋江请高俅“上座”,这应该说是林冲自被陷害以后,离高俅最近的一次,而林冲,在所有梁山伯“好汉”中,应该说是被高俅玩的最惨的一个人。

施耐庵的《水浒传》写的就是梁山好汉由妖魔而“还道”,然后“替天行道”的故事,他们在大聚义之后,仍然演绎着英雄的故事,是抗金保境的英雄好汉。关于林冲以及梁山好汉抗金的故事,我在很多文章中已有解读,此处就不讲了。

三、看

首先林冲已经听到妻子声音了,换做其他好汉,早就破门而入,哪里需要喊门?可见直道此时林冲也不知道抓到高衙内该怎么办,所以给他逃走时间,毫无血性!亏他有一身的好武艺。

一、休

上面林冲说得话处处都是算计,一方面老婆被调戏,一般人都会发自内心的愤怒,然后是自然地进行反抗,毕竟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而林冲却在内心做起了分析权衡,最终决定自己不该反抗,反而要处处妥协。且先不论对错,就这思维狠不狠?太狠了!对自己狠,对老婆也狠。另一方面,林冲休妻相当于把原本集中在自己身上的火力,分了一半给她老婆。这怎么讲?你想啊,张氏恢复单身了,没了有夫之妇这层屏障,高俅的逼婚更是理所当然,简直像是林冲在像高俅献妻一般。个人认为,这个时候男人就应该全部担当,为妻子挡风遮雨。所以从这里看,林冲哪里只是懦弱,实在是对己对人都够狠。

这回书,写的是武松破案,杀嫂为哥哥武大郎报仇的故事。金圣叹在这样一个故事的总评中说林冲是“毒人”,难道没有寓意吗?同时,以“毒人”比宋江,说宋江是个很甜的人。

在官府袒护西门庆,武大郎的冤屈得不到伸张之后,武二郎杀掉了潘金莲,以人头供奉哥哥的亡灵。武松的行为事出有因,情有可原。武松杀嫂固然是正义的,但确实也是十分“毒”的。施耐庵也在文本中,以“酒色财气,便要杀人”,对武松杀嫂过程中的残忍,给予了不太赞同的态度。

大才子金圣叹,点评《水浒传》时曾经提出了一个观点,说:

等高衙内翻窗跑了,林冲才进屋。进屋的第一句话是问他老婆:不曾被那厮玷污了?如果是常人,进屋的第一句话应该是问问老婆人有没有事,林冲倒好,先问他老婆有没有被玷污。可见他在乎的不是老婆的安危,而是自己有没有被绿。真是既当婊子又要立牌坊。

另外,林冲在柴大官人介绍他去梁山以后,遇到了白衣秀士王伦,不错,王伦对他确实百般刁难,但是最终,还是让他入伙了,让他有了落脚之地,这不能说有恩,但起码也不是不义吧?

这时,林娘子哭着跑了过来,林冲对娘子说:“你不要等我,找个好人就嫁了吧!这是我心里话!”

后来杀陆谦、富安,火并老上司王伦,一件件事又体现了林冲由一个极端转向了另一个极端。许是压抑得久了,终是把林冲这个本分人给激怒了,既然是走投无路,索性杀得彻底。

熬得住,把得牢

林冲并非懦弱之人,说林冲懦弱其实是一种误解,林冲在山神庙门口力杀陸谦、菅营等三人,然后连夜逃跑,途中和看倉几人烤火,强行要买酒遭拒后,大怒将火堆掀翻把看倉人敢走抢了酒喝,以后上梁山又残杀昔日寨主王伦,从这些表现那象懦弱之人所为。之前在能忍受高衙内两次调戏娘子,遭陷害被押解充军途中,对解差残害直至要取其性命,这段时间林冲为什么不敢反抗,其实不是懦弱,而是利益的取向选择而已,只是想尽量克制,不想也不敢和高太尉作对,幻想忍耐不失去好的工作,和幻想忍耐充军满后回开封重新过正常生活,所以林冲的作法是一种选择,而并非懦弱。所以金圣叹要把林冲评点是毒人是有根据和道理的。

结果林冲道:

这无疑助长了高衙内调戏林娘子的气焰,也间接造成了林冲日后的悲剧。在富安和陆谦眼里,林冲是一位不敢反抗上司的人,因为他们知道,林冲的“安分守己”,是想凭借自己的本事,博个封妻荫子,那自然不愿意得罪上司。

活生生的老虎可以靠近它,恶毒的人千万要远离。

只听到娘子叫道~~林冲立在胡梯上,叫到:“大嫂开门!”那妇人听得是丈夫声音,只顾来开门。高衙内吃了一惊,斡开了楼窗,跳墙走了。林冲上的楼上,寻不见高衙内,问娘子道:“不曾被这厮玷污了?”娘子道:“不曾”

不论林冲是懦弱之人,还是“毒人”,我想这都不是他的过错。他本是个有本领、守本分的武将,奈何在生在腐朽的时代,遇到一群卑劣的小人,在我看来,他应该“毒”得再早一些才解气。

但是呢,宋江之毒,是聪明之毒,为名为利,为财为势,有情可原,就算跟着他死了,也有个“兄弟之义”的好名声落下。

起初,林冲跟老婆去大相国寺烧香,林冲没进寺,于是遇到了鲁智深。紧接着林娘子在寺里撞见高衙内,高衙内见色起意,挑逗林娘子。林冲及时赶来,本要大打出手的,但一看是高衙内,顿时拳头也软了,屁话没说就放高衙内走了。这里就能看出林冲是个软弱隐忍的人,只是在权势面前很懦弱。

那么,金圣叹说林冲是“毒人”又是何意呢?

所以,林冲实际上就是一个讲究规矩的人,或者说遵循社会正常原则性的人。

无担当

我觉得,金圣叹这段话,评价的很中肯。为什么?下面我们便细细分析一下。能够体现林冲“毒人”的典型事件,我觉得有四件,这四件事加起来,确实很能体现他“算得到,熬得住,把得牢,做的彻”的特点。

四件“毒”事:休、卖、看、杀

看到这,林冲为何坚持休了娘子呢,他到底为了林娘子好,还是为了自己好呢?

林冲百忍终究无用,被发配为军的路上,差人要害他性命,鲁智深救他之后,这时候,他对他的仕途还抱着希望,不敢也不愿意彻底得罪差人,他告诉差人说:“一再欺压你们的是相国寺的鲁智深,不是我林冲。心何其毒也!

野猪林里,两个公差把林冲绑在树上,举起了屠刀,刚要砍下去,忽然一个禅杖飞了过开,不偏不倚,正好砸掉了屠刀。

在他自言自语的“序言”中,是这样解读“水浒”的:

其实我倒觉得,如果上司真的做了令人恶心、毫无底线的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反抗,你越和顺、越忍让,就越会让他觉得你好欺负,然后把你欺负的更狠。果不其然,高俅看到林冲示好后,觉得他是个软实力,斩草要除根,便让押送人董超、薛霸路上结果了林冲。

心不甘情不愿也!

但是,在批点中,金圣叹却又变了另一张脸,不断的痛骂梁山好汉是“群盗”、“群丑”,“万死枉贼”。梁山好汉被张叔夜正法,于是,“天下太平”了。如此,林冲等人还是“上上人物”吗?

但是,林冲却在吴用等人的“激将”之下,火并了王伦,他的隐忍去哪里了?他对高俅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降低底线,但是对王伦,有必要这么狠?

“这个直得甚么?相国寺一株柳树,连根也拔将出来。”

林娘子拼命摇头,哭道:“不要,我身子还是干净的,你为何休了我?”

你亲近林冲,与他交心换肺之后,你一无所得,被他一害再害,他一脸”无辜状“,你满身”懵逼心“,”

陆谦可以说是林冲的“发小”,两人自幼相识,后来在官场上,也经常见面,陆谦对林冲的评价,其实是借助另一个“同事”富安说出来的。陆谦和富安,一起设计陷害林冲,富安曾表示过,林冲“怎敢恶了太尉”,意思就是,林冲是不敢、也不会得罪高太尉的!

但是,要知道,林冲和林娘子,成亲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怎么会不明白自己妻子的性格?他一定知道,休妻,或许会存在着妻子性烈不服,最终走向悲剧的风险,但是林冲还是做了,而且做得冠冕堂皇,果不其然,最终,林娘子不堪侮辱,自缢身亡,真是让人觉得不值!

金圣叹诡辩林冲休妻是“儿女情长”,林冲出卖鲁智深是无心之失。这样的诡辩,以金圣叹的才气是不可能有的。之所以出现如此不堪一驳的苍白诡辩,是因为金圣叹故意蒙蔽读者的,其中隐藏着的真实目的,就是要把林冲判定为“毒人”。

金圣叹完全没有读懂施耐庵的思想,根本就没有理解施耐庵的伟大人文情怀,把自己愚蠢的忠君思想强加给《水浒传》,强加给梁山好汉。

那么第二次真也叫人无语了,你看那林冲知道林娘子被骗到小巷内一处人家,正在被高衙内调戏,林冲是如何做的:

对于高衙内调戏老婆,林冲也是按照官场规矩,让老婆躲在家里,避开高衙内的骚扰。这个可不是懦弱,而是典型的官场规则和潜规则。即使是现在社会,大多数男人也不敢轻易带漂亮老婆和上司一起吃饭。

金圣叹批点《水浒传》居心叵测

最为奇葩的是,金圣叹为了给晁盖多增加几个帮手,竟然在晁盖中箭时,让三阮与刘唐、白胜一道拼死救晁盖上马。然而,无论哪个版本,都只有刘唐、白胜两人跟在晁盖身后,在晁盖中箭落马后,把晁天王救上马,一同杀了出去。到林冲清点残兵时,说的是三阮早就从水中逃命去了。

本来,董超、薛霸收了“买命钱”,想要在途中结束林冲的性命,我感觉正常人,也能看得出来这俩人想干嘛,要说林冲带着枷锁,施展不出来,斗不过两人,只能逆来顺受还说得过去,但是鲁智深救了他之后呢?他如果想杀那两人,估计也是举手投足间的事,可是林冲还没有!

为什么两人评价林冲,会有这样大的不同呢?其实,只是因为两人身份不同、所在的位置不同,富安是官府众人,李小二只是普通人,这是不是暗示着,林冲的“性急”,只对普通人才有,对上司,是万不得已,不敢得罪的,这也就是他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忍受高俅压迫的原因!

公差心中暗喜:“原来是相国寺的和尚……”。

从金圣叹不顾文本,恶意反转施耐庵原意的批点看,“毒人”之所以成为了林冲的总评价,大概指的是杀王伦,涉嫌在曾头市下毒,毒杀了晁天王。否则,又何来“毒人”一说呢?

金圣叹完全没有读懂《水浒传》

试想,连林冲都保护不了林娘子,就算林娘子想通了,要改嫁了,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娶她呀?谁娶了林娘子,谁就得罪了高俅,谁有这个胆?没人!

他非常非常支持宋江搞招安,可是也不愿意第一个表达出来,还是心毒。

王伦虽然也不是什么大气的人,但是罪不至死啊!

“那好吧!我先留着,日后你们相聚,我当场撕了它!”张教头叹了口气,只得接过了休书。

所以,林冲表面上是为娘子好,实则为了自己的前程,他一纸休书休了娘子,就等于公开告诉高衙内:

林冲媳妇被高衙内调戏了两次,头一次林冲忍了,第二次还是忍了,第三次,林冲被陷害了,误入白虎堂,刺配沧州……

鲁智深真心把林冲当朋友,可林冲呢?

这厮为了恶毒攻击《水浒传》,竟然说“水浒”是远离王土的天下凶物、天下恶物,必遭天下共击之,天下共弃之。“水浒传中无好人”,这就是金圣叹的险恶用心,林冲不是“毒人”,难道还真的能做金圣叹的上上人品?读者切不要被这个居心险恶的无耻文人给蒙骗了。

二、卖

学术界早就认定,金圣叹所谓的“贯华堂本”是从袁无涯的百二十回本“腰斩”而得。袁无涯的本子有两个最显著的特征:一是“削去致语”,即与郭武定一样,删掉了容与堂本所有的赞诗赞词。二是“移王婆事”,也就是把容与堂本中郓城王婆让阎婆找宋江救济这段故事,移到了刘唐下书之前。这两个版本特征,忽然冒出来的“贯华堂本”都有。

从此以后,鲁智深见林冲总是客客气气地叫一声林教头。鲁智深,可以说被林冲坑了。

原文说道:

有一句大俗话很有哲理,说:

虎生尤可近,人毒不可亲。

如果说晁盖死时是被吴用利用,而劝进宋江当寨主,说的过去的话,那么在宋江提出诏安时不出头就是大错特错了!

我们来看林冲的相貌描写,很有意思。

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头戴嵌宝钢盔,身披磨银铠甲,霜花宝马嘶鸣,八丈枪矛紧挺,人人都称”小张飞“

首先用虎豹形容林冲,再用张飞类比他。

才终于激发了他的“野兽一般的毒性”,烧草料场,一路杀过去,终于杀上了梁山,安心做了强盗。

夫耐庵所云“水浒”也者,王土之演则有水,又在水外则曰浒,远之也。远之也者,天下之凶物,天下之所共击也;天下之恶物,天下之所共弃也。

此话一出口,董超、薛霸就是再傻,也能打听出来了吧!回去他们自然会禀告经过,那么鲁智深以后还怎么过?高俅岂有不报复之理?这样的操作,当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然而没办法,心一横,做就做吧!

施耐庵的《水浒传》塑造了一群“替天行道,保境安民”的英雄好汉。在前七十回书的伏线中,隐伏着真实历史,梁山好汉必定是要去与金国作战,尽忠报国,保境安民。

以此理解,金圣叹竟然连施耐庵的这个设计都有颠覆了。北斗七星群中的星煞也要分出个三六九等,这厮猖狂攻击《水浒传》,抹黑林冲等梁山好汉,用心实在歹毒,金圣叹才是真正的“毒人”。

我们先且不论其他好汉是什么样的人,又是如何以这些好汉来恶毒攻击宋江的。就以林冲“毒人”的对立面“甘人”来说,金圣叹到底是“恶宋江”,还是狠毒了林冲呢?

梁山好汉就是造了宋徽宗的反,如此,就坏了金圣叹的忠君大义,都是一群丑恶的盗寇。在金圣叹的眼中,林冲还是“上上人品”吗?

紧接着,高俅陷害林冲,刺配沧州,并买通押送公人要在路上做了林冲。在酒馆送行时,林冲当着老丈人面要休妻。他的明面理由是:今小人遭这场横事,配去沧州,生死存亡未保。娘子青春年少,休为林冲误了前程。林冲自行主张,明白立纸休书,任从改嫁,并无争执。如此,林冲去的心稳,免得高衙内陷害。”紧接着又对娘子说:“娘子,我是好意,恐怕日后两下相误,赚了你。”什么叫\”免得高衙内陷害\”?什么叫\”恐怕日后两下相误\”?结合林冲之前的种种表现来看,他休妻并不是怕误了他老婆的青春,而是怕误了自己。

当林冲到沧州服刑地点后,本想认真工作,但是高俅还是担心斩草不除根会有后患,所以让陆谦、富安等人去算计林冲,一场大火,让林冲差点没躲过去,这时候,林冲才真正意识到,高太尉,并没有看出来、或者并没有把自己的妥协当回事,他怒了,也失去了所有的幻想,杀了陆谦等人,亡命天涯去了。

水浒原文:娘子在家,小人心去不稳,诚恐高衙内威逼这头亲事。况兼青春年少,休为林冲误了前程。

为了给自己伪造古本圆谎,金圣叹不惜瞎编了一则“东都施耐庵序”,简直荒唐至极。而在这篇伪序言之前,金圣叹在“序二”中表露了自己的险恶居心:

金圣叹把林冲的“毒人”评价刻意放在这个故事的总评里,难道他真的愿意把林冲列为上上人品吗?

依我看,是为自己好!

但是林冲的跪舔,高俅并不领情。野猪林险些被杀,幸亏鲁智深及时出现救下林冲,并一路护送。对于这份恩情,林冲本应感激不尽,但鲁智深前脚刚走,他后脚就把鲁智深的身份信息泄露给了公人。两个公人正愁回去没法交差,现在好了,轻松得脱了。

金圣叹删掉原著中宋江对晁盖的劝谏,以及晁盖死前宋江守候在晁盖身边,“亲手敷贴药饵,灌下汤散”等文字,恶意的制造了晁宋矛盾,梁山充满了阴谋小人,试图拉帮结派,从而亵渎了所有的梁山好汉。

问娘子是否被玷污,如果此时林娘子被玷污了,林冲会怎样做呢?林娘子被休是一定的,至于他会怎么对待高衙内,不好说,杀人肯定是不敢的,敢不敢追打高衙内一顿,还真就不好说。

因而,金圣叹说林冲是“毒人”,才是他内心真实的表达。

比如,金圣叹说林冲是“毒人”,就是他包藏祸心,恶意污蔑梁山好汉的一大证据。为何如此说呢?

“娘子在家,小人心去不稳,诚恐高衙内威逼这头亲事。况兼青春年少,休为林冲误了前程。”

金大的概述可谓是精辟入里,真真把林冲这个人的总体特质给说全了。他的这段话也不难理解,主要是说林冲之所以是“毒人”,在于她太狠了。怎么个狠法?他“算得到、熬得住、把得牢、做得彻”,这四点下面逐一会讲。总之,这人挺狠,能成一番事业,只是对自己的消磨也很大。

算得到,做得彻

通过我揭发你以上三宗罪,林冲你虽然表面懦弱,但你真是个毒人。

另一个人,李小二,却不是这样评价林冲的。李小二是在林冲刺配沧州时遇见的,林冲曾帮助过他,所以对林冲比较好,当听到陆谦等人的阴谋后,他曾对妻子说:“你不省得,林教头是个性急的人,摸不着便要杀人放火”!意思是说,林冲是个性急的人,一句不合,就有可能杀人放火!

金圣叹为何把林冲写成“毒人”

不管怎么样,王伦也是领导,在林冲最为落魄、最为危险之时,收留了他,不算大恩也是小恩吧,可林冲却恩将仇报,杀了恩人,实在太狠毒了些。

再加上一个“林”字。还有“豹子头”三个字。

一身本事,只是不用,等着别人去救,心切切都希望有个大佬罩着他!

金圣叹之所以说了这么大一个谎,目的就是为了对《水浒传》进行恶毒攻击,对梁山好汉进行谩骂丑化。因为,即便是续书《征四寇》反转《水浒传》,也没有“贯华堂本”如此疯狂的污蔑宋江、污蔑梁山好汉。金圣叹在他伪托的本子中大肆篡改,随意增删,把《水浒传》搞得面目全非。

无识

金圣叹枉顾文本,恶意诋毁《水浒传》,丑化梁山好汉。把林冲写作“毒人”,是他根本就没有读懂《水浒传》,没有领会施耐庵伟大人文精神所致。或者,金圣叹原本就怀有恶意,大肆篡改、歪曲了《水浒传》。

无疑,林冲是一位很有本事的人,他有才华、不甘做一个小人物,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赚个“封妻荫子”,可令人无奈的是:他生错了时代,他跟错了领导,他交错了朋友,这三点,就足以让他万劫不复,即便再隐忍不发,即便再怎么妥协退让,最终,都会走向悲剧的结局。这一点,很重要。

临行之前,林冲老丈人张教头亲自来送行,林冲对老丈人说:“我这辈子是彻底完了,娘子年纪轻轻的,不要为我误了前程!”,说罢,林冲把早就写好的一纸休书递给了张教头。

无胆

林冲,到底有多毒,有多狠呢,可以从三个方面分析:

对妻子毒

金圣叹不仅痛恨梁山好汉,痛恨那伙造了反的“毒人”,还不准他们招安,不准他们“替天行道,保境安民”。所以,在腰斩了袁无涯一百二十回书之后,补写了一段“梁山泊好汉惊恶梦”。

这可不是好词。

  1. \”毒人\”二字,林冲当之无愧。初读水浒,林冲是可怜的好汉。再读,林冲是懦弱、隐忍的。读到最后,林冲是阴毒,自私、冷漠的。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可以来看看林冲对待老婆和鲁智深的态度。

    火烧草料场,林冲死罪难逃,彻底放下幻想,放开手脚杀了仇人陆谦等。这做的没错,你解气,我们跟着也解气。你终于做了自己该做的事。到了梁山,首任寨主白衣秀士王伦,虽然找种种理由刁难你,不让你入伙。最后还是看在柴大官人的面子收留了你,让你在梁山有了落脚之处啊。但你怀恨在心,碰到了晁盖一伙人等,你竟痛下杀手,杀了王伦。说实话,王伦死的有点冤。他做为梁山一寨之主,他有他的考量啊。你却用他嫉贤妒能的借口杀了他,王伦应该是你的恩人,这个手不好下啊,但你做了。所以说到了后来,宋江处处提防着你,为啥?他发现你很毒啊。

    施耐庵确实写了宋江以及梁山好汉因副寨主被擒而被迫投降的真实历史,这段历史就隐藏在朱武为救陈达,与杨春投降史进的故事中。张叔夜是奉旨招降宋江,招降宋江的目的是要去打方腊,难道张叔夜要抗旨,而将梁山好汉全部斩杀?

    林冲雪夜上梁山,王伦虽然屡次为难林冲,但那实属明哲保身之举,后来,王伦想通了,接收了林冲。可后来,林冲却在吴用教唆之下,一刀宰了王伦,他这样干真的合适吗?

    原本,晁盖、宋江先后攻打曾头市,是佛道两家联手降妖除魔,表达施耐庵“佛道合一”宗教思想,彰显人文精神的精彩故事。金圣叹却大肆篡改文本,无端罗列了十大疑点,制造了宋江希望晁盖死,以便篡夺寨主之位,实现招安愿望。

    关于“贯华堂本”是如何歪曲、篡改原版本的,一两句话也讲不清楚,本回答讲到相关之处,再来揭露金圣叹的丑恶嘴脸。

    一个月后,相国寺住持连夜找到了鲁智深,让他抓紧走,因为上面传来风声,要来抓他了,鲁智深连夜逃走了!

    张教头面有愠色,摇头不肯,林冲急了,说道:“你要是不答应,我就算出狱了,也誓死不和娘子相见!”

    因为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此时林冲已经意识到,高衙内已经缠上了自己老婆。自己落得如此地步,也是因为妨碍了高衙内泡妹。所以对林冲来说休妻是最明智的选择。一则,彻底撇清与老婆的关系,以后老婆是好是歹,跟自己没关系也不用负责。将来即便老婆被高衙内玷污了,自己已经离婚,面子上也好看,不至于被绿。二则,休妻可以向高衙内表忠心,告诉他,我林冲主动把老婆让给你。以此来换取与高俅的和解,让自己再次回到体制内去,至少不再被陷害。

    林冲接了话:“这算啥,相国寺的柳树,连根拔了出来!”

    所以,综合上述四件事情,我们能看到,林冲该隐忍的地方,真的是太能忍了,其城府,也令人瑟瑟发抖,“休、卖、看”三件事,都能体现出来;但是,林冲一旦爆发了,却能够狠下心来,做的非常绝,杀王伦、陆谦等人便能看得出来。

    宋代的几种史料都记载了梁山好汉投降后招安,而且,参加了擒方腊。打幽州,抗击金兵等历史大事件。其中,抗金的故事就隐藏梁山两次对曾头市的战斗中。晁盖、宋江一同“替天行道”,这是施耐庵明写在书中的,金圣叹视而不见,反倒恶意篡改文本,分化、丑化梁山好汉,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金圣叹篡改就篡改吧,后面的文字倒也照着这里改过来呀。金大才子如一只野鸡遭到攻击,忙把脑袋钻进荆棘丛,尾巴却露在了外头,顾头不顾尾,竟然保留了其他版本中的这样一句话:“林冲回来点军时,三阮、宋万、杜迁水里逃得性命”。

    这一段话也无需多做解读,金圣叹自说自话,自写作文自己打分,自己表扬自己,是不是十分滑稽呢?

    “浒”,就是水边的意思,水泊梁山不就是在水边上吗?金圣叹就是认为水泊是王土之演(生造词语)只到岸边,梁山就是远离了王土的强盗所在。这不是强词夺理吗?

    另外,他还曾说:

    这段批注不用我多做解读,金圣叹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以金圣叹所见,林冲不仅支持晁盖倡聚的“群丑”,还让他做了寨主,更方便的“倡聚群丑”。宋江只是通风报信,林冲还不惜以杀旧主让晁盖坐第一把交椅,难道林冲是忠义之士,上上人品?

    林冲不休妻,妻子在岳丈家,高衙内也不敢去别人家里行凶,再者林冲岳丈也是个教头,未必高衙内就能得逞!可是休妻就不一样了,高衙内就可以明目张胆的去上门提亲纳妾,以高俅的权威,想拒绝都没了借口。所以说林娘子客观上是林冲逼死的!

    林冲对生活和事业都没有什么追求,生活上虽然没有说老婆怎么来的,但是却写了岳父也是禁军教头。估计是岳父认可了林冲,按照林冲的脾气主动追求可能性不大。而事业上,林冲也没有想过更进一步。

    很多人要问一句——怎么个情况?

“林冲,毒人也,太狠。”

也难怪,心胸狭隘又无比自大的金圣叹,眼中哪里容得下如此巨著?此人一屁股坐在了清廷的板凳上,当然容不得梁山好汉了。

水浒中,豹子头林冲是一个武艺高超,心怀正义之将。他在梁山座次第六,为马军五虎将之一,并且是南征方腊后少数幸存的正将。那么为何金圣叹却给林冲一个“毒人”的评价呢?什么样的人才称的上是毒人呢?下面我们就从林冲的经历来分探究下个中的原因。

所谓“毒人”

见过不要脸的,但从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

对朋友毒

“心毒”是“愚蠢之毒”。

救林冲的,便是胖大和尚鲁智深。鲁智深担心林冲被害,不远千里一路小心跟着,无怨无悔,只为林冲安危,可谓至情至性!

在“偷骨殖何九送丧,供人头无二设祭”这回书的总评中,金圣叹给很多梁山好汉以两个字的评价,反复攻击宋江。其中,金圣叹说:“林冲何如人也?”曰:“毒人也”,“宋江何如人也?”曰:“甘人也。”

人世间,唯愚蠢无药可救!

金圣叹评价梁山好汉,会把他们进行分级。比如,说宋江、时迁之流是一类,为下下人,鲁智深、花荣等人是一类,为上上人。林冲,也是在上上人之列,但同时也说他,太狠、毒人也。

反而和他早生异心,防着他,躲着他的,倒有好结局,若鲁智深,若武松,若公孙胜,若李俊那一伙子人。

林冲的娘子被高衙内调戏了,林冲知道高衙内的身份后,便收起了自己醋钵大的拳头,之后林冲在白虎堂被陷害,要刺配沧州之前,居然做了一件十分让人意外的事情,一纸休书,把自己妻子给休了。

按说,林冲对高俅的痛恨,是到了极致,可是林冲居然能忍住不下手,就像旁观者一样看着,这也太能“忍”了。如果说,当时碍于大家的脸面,不好下手,但以他的本事,估计真想铁了心、放开膀子干,也不是没机会的(当然,我承认这或许有点牵强,但的确能说明林冲隐忍的能力很强)。

《水浒传》到底写了些什么,金圣叹似懂非懂,但这些几乎与他无关,金圣叹要的是他心目中的“水浒”而非施耐庵的《水浒传》。说得透彻一点,金圣叹不需要施耐庵《水浒传》的忠义,而是要借他伪造的“贯华堂本”,狂热的表达自己的忠义。

这则补写的故事十分具有欺骗性,金圣叹以史实为据,写了梁山副寨主被张叔夜擒获,宋江率领梁山全火投降。但是,为了彻底剿灭“群盗”,金圣叹又篡改了历史,借张叔夜之口,大骂梁山好汉。这一通好骂与金圣叹在“序言”、批点的观点是完全一致的:

宋江之罪之浮于群盗也,吟反诗为小,而放晁盖为大。何则?放晁盖而倡聚群丑,祸连朝廷,自此始矣。宋江而诚忠义,是必不放晁盖者也。宋江而放晁盖,是必不能忠义者也。

老婆被人调戏,他要忍,还要朋友为了他的前途忍,要老婆也须忍耐为好,心何其毒也!

  • 人毒有两种“毒”。

    草料场自卫杀了陆谦之后,终于知道“事无可挽回”,失去了所有的希望。

    公差吓的只吐舌头,鲁智深走后,公差赞叹道:“好个莽和尚,一下打折一棵树!”

    所有梁山好汉都是听从道家天魁星宋江的召集,到梁山聚义,在完成“替天行道,保境安民”的使命后,必将按照施耐庵的预设,全部回归北斗七星群,去“上应天星”了。

    正常人,老婆被猥琐男调戏了,心里一定愤怒之极,反抗那是肯定的,更何况是武艺超群的林冲!但是,林冲却在权衡利弊之后,选择隐忍,这其实是在向上司高俅示好:您看,我服软了,我和妻子划清界限,以后高衙内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这不就是把妻子拱手让人嘛)!等我从沧州服刑期满,希望领导明见,继续重用我!

    野猪林中,公差董超、薛霸一路上,无论怎样奉命欺负林冲,他为了自己的以后前途都忍了,当董薜二人把它捆在树上,准备结果他性命时。暗中保护他的义弟鲁智深及时救了他。董薛二人为了能向高俅交差,很有诡计,小心打探鲁智深是哪里的和尚,鲁虽粗鲁,但心眼还是有的,不告知。林冲却脱口而出,“相国寺”。这事整的,让高俅对准他的矛头引向了鲁智深。最后害的花和尚鲁智深连和尚都做不成了,被高俅追杀,最后只得到二龙头当山大王去了。为了自己,这样对待义弟,大家说,林冲毒不毒?

    杀白衣秀士王伦。

  • 金圣叹批点《水浒传》,首先编了个《水浒传》版本谎言。然后,又以若干谎言为自己痛恨造反、痛恨恨梁山好汉为国尽忠,为自己恶毒攻击梁山好汉张目。

    四、杀

    金圣叹恶毒的分裂梁山,完全弃施耐庵设计的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联合降妖除魔这个立意于不顾,颠覆原著精神,目的就是他深恶痛绝梁山的造反。金圣叹说,造反还算忠义?

    一曰“人毒”,

    ……

    酒也敢喝了,话也敢说了,连代表王法的“枷锁”也敢主动要求两个押解他的公人给解脱了,和之前鲁智深在时依然在公人唯唯诺诺,何其不同也!

    说白了林冲休妻如果往好处想,就是林冲怕高衙内如果强占了林娘子,有辱了林冲的名声。往龌龊处想,就是林冲有成全高衙内,而保全自己前程的想法!

    这个谎言就是他在自己的“水浒传”序三中说的:“吾既喜读《水浒》,十二岁便得贯华堂所藏古本,吾日夜手钞,谬自评释”。金圣叹之前,世间有过“贯华堂”古本《水浒传》吗?

    这个女人不是我的了,与我林冲无关了,高衙内,你就放心大胆地追求爱情吧!加油!

    到了柴荣府上,好,有柴荣罩着了的林冲,马上满血复活!

    金圣叹先生的眼睛真毒辣,竟一眼看穿懦弱的林冲,其实真乃\”毒人\”也。

    “好个莽和尚,一下打折了一株树。”

    林冲为了心中的怨恨杀了王伦。这时他没有当寨主的心,所以力荐晁盖当了梁山寨主。如果林冲但凡有些心机,绝不会让出第二,三把交椅,不但无必要,而且也让人不解干嘛甘居人后?吴用有何威望?公孙胜有何能耐,他都不知道,一时的错误决定,结果就是让他再没有机会进入梁山的领导层。

    林冲的朋友和同事不少,但其中比较了解他的,一个是发小陆谦,另一个便是他帮助过的人李小二。但这两人,对林冲却有着不同,甚至是截然相反的认识。

    一百零八人,做贼最心不甘的的”豹子头林冲“是第一。

    “不……不要……”林娘子哭晕了!

    如果说这些还不能说明问题,那我们再来看看,他的朋友对他的评价。

    朋友评价

    至于《水浒传》中隐藏的真故事,以真故事宣扬英雄主义,彰显家国情怀与人文精神,金圣叹恐怕做梦都没有梦到,读不懂,也就不难为他了。

    展开阅读全文

    大连理工,东北大学,吉林大学计算机系更推荐去哪个?

    上一篇

    老年代步车2021年有哪些政策?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水浒传》中,大家总说林冲懦弱,可为何金圣叹评价他为“毒人”?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