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水师到底当时有多腐败?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只不过,当时的清流掌控着舆论的主导权,而那些酸腐的清流和文人们,他们没有经历过北洋海军残酷且毫无希望的战斗,也不知道北洋海军窘迫的处境,只知道用所谓的舆论来写北洋海军战败的命题作文,所以抹黑北洋海军的谣言流传甚广。甚至都已经9102年了,其流毒依然在蒙蔽那些不会读书不会思考的废物!

比如像在这个问题的问答里,有人说了丁汝昌和方伯谦争妓女,这个其实最早源头是清末小说《九尾狐》里一个段子改编来的,《九尾狐》里提到了一个长江水师丁提督,后来经过传播就变成了北洋水师丁汝昌。

另外,北洋海军几乎每日都有操练,各种作息时间以船钟为号令,即便是没有操练安排全员也要洗甲板,防止木制甲班腐坏。毫不客气的说,北洋海军官兵除了吃饭和睡觉以及其他休息时间,大部分时间都在进行训练以及维护战舰的工作。这是因为北洋海军一系列规章制度完全是英国海军的翻版,英国海军怎么玩的北洋海军就怎么玩。而且得益于北洋海军严格的组织制度以及频繁的军事训练,才能把海军官兵钉在各自的岗位上。

黄海海战输了的干净,随后干脆龟缩港口保舰。

而作为北洋水师“友军”的晚清各路参战部队,特别是号称枪械火炮“领先日本十年”的晚清陆军,都以其腐败到家的表现,拖着北洋水师一起倒霉:比起北洋水师将士血战到底的壮烈一幕来,坐拥东亚最先进陆战装备的晚清陆军,却连这点血性都丢光。普通的清军陆军士兵,基本都是战场上摆开了乱轰,没轰死几个日军不说,等日军杀到近前亮起刺刀,清军就“把子弹上了膛的步枪丢弃一哄而散。”

就是敢打,打了再说,拼了再说。

北洋水师有多腐败!丁汝昌怎么死的?不是自刎,不是剖腹,是吃大烟膏,当时鸦片早就被禁了,堂堂大清水师提督,抽大烟,就可想而知北洋水师有多腐败了。在甲午海战中,大清水师凭借定远镇远两条铁甲舰,中弹无数却巍然不动,凭借的就是三百多毫米的装甲,可以说立于不败之地,结果呢?连一条日舰也未击沉。为什么呢?北洋水师在执行作战任务的时候没有换装弹药,也就是说他们带的是平时日常训练的弹药,这里有大量演习弹,真正的榴弹只有几发,可以说是滑天下之大稽,虽然有部分穿甲弹,但是那需要命中敌舰水线下才有用,打在水线上就没用。于是,这场在世界列强武官眼中日本舰队的自杀行为变成了围歼北洋水师的闹剧。北洋水师平时不训练,那干什么呢?利用军舰身份南北走私货物,这里就有大清严禁的鸦片,本应保家卫国的海军,变成了毒品贩子!钱挣的可是不少,估计能买好几个北洋水师了,后台大老板李鸿章富可敌国!还有就是丁汝昌,日军劝降他没投降,这可以说是还记得自己是个中国人,可是为啥要吃大烟膏自杀?一个军人不应该死在冲锋的路上吗?怕疼吗?

和题主想的相反,在晚清时代,北洋水师大概是整个清政府所有机构里最清廉的了,所谓各种腐败现象,大多来自于各种想象,如果一一罗列,足以让一个智商正常的人会怀疑自己学过的历史到底是不是真的。

如此恶劣的“喝血”行为,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当然不能忍,多次写信严正交涉,狠话放了不少。可自恃“上面有人”的张翼,却是理都不理。到了大战前夜的9月12日,丁汝昌硬着头皮再写信,信里除了再度絮叨,哀叹北洋水师的燃煤太渣外,更是低三下四的讨好恳求,讨好说“恐足下未及周知”。中心思想也是一条:恶战就要打响了,给点好煤吧。

这打的什么鸟仗?仗能这么打吗?

换句话说,只有一支廉洁高效且管理严格的军队,才能打造如此强大的战斗能力。以这实锤的战果说,受尽“脏水”的北洋水师,却是腐败成风的晚清军界,难得的“良心”。

1894年9月12日,距离著名的“黄海大海战”只有五天时间,厉兵秣马的丁汝昌,却是急得上火。北洋水师日常所用的燃煤,竟都是些劣质货,甚至“煤仍多散碎”。蒸汽机铁甲舰时代,燃煤就是舰队的粮食,给北洋水师送劣质煤,性质比给恶战前的士兵送馊饭还严重。为什么会有这等破事?

能用一句武器不如敌人来解释吗?

参考资料:陈悦《沉没的甲午》、戚其章《甲午战争史》、孙洪军《浅议甲午战争中的汉奸》、尤永斌《论甲午战争中清军的战斗精神》

从日舰中弹部位来看,多艘敌舰水线、烟囱、船舵、炮位等要害部位被命中,可见北洋海军在测算、炮术方面可谓十分优秀,但是之所以敌舰没被击沉,主要就是炮弹不如人。如果北洋海军装备的不是劣质开花弹以及实心弹,那么至少被北洋海军重创的松岛、西京丸、赤诚和比睿四舰会沉没。

就算你不腐败,是世界上最廉洁的军队,也是屁用没有。

试问,连赤诚、西京丸、比叡这些垃圾小舰都没打成,这还有脸说吗?你们还能打沉什么?

看看当年解放军用野炮炮击英国军舰紫石英号,这才叫打仗。试问,当时解放军那些乱七八糟型号的野炮,能够和大英帝国对抗?

目前看北洋舰队的“腐败”证据要么是道听途说,要么是不了解世界其他海军的情况。

就这样,一样敢拼,最终还拼赢了。

反而日本海军由于上下一心且大力加强海军建设,所以北洋海军迅速被其假想敌超越。我曾经统计过,日本海军主力舰主炮副炮炮位加起来有83位,加上扶桑、比睿、赤诚、西京丸则达到了120位;北洋海军炮位只有57位,比日本海军少了一半;在速射炮的数量上,日本海军有76位,而北洋海军只有致远级两舰装备了10门速射炮。所以,在火力上以及持续上北洋海军远不如日本海军。而这一切都拜清政府的无知和愚蠢所赐。更何况,日本海军已经用上了装填苦味酸火药的开花弹,苦味酸比黑火药活跃的多,一碰就着火,战时北洋海军很多战舰都是被苦味酸引起的大火重创、沉没。

北洋水师作为满清末期最强大的一支军队,可以说战斗力最强,训练最严格的,武器最精良,然而却打成这样。

这对尚未建立海军后勤体系以及严重依赖外购的北洋海军无异于灾难性的打击,从此北洋海军不仅无法购买战舰和武器,连军舰最基本的维护保养工作都做不到,很多战舰的锅炉都即将报废,致远舰就是因为锅炉爆炸沉没。致远最后冲锋的身影,代表的是中华帝国海军的不屈和骄傲

近现代海军的建设和管理,需要专门的人才来推动,这也是近现代军队和封建军队的分野之处——封建军队的士兵,大多来自抓壮丁,其军事素养,远非近现代军队可比。

丁汝昌在甲午战争中以死殉国,这一点可歌可泣,但是,这不足以掩盖其在管理、领导北洋水师的不足。

另外,北洋海军之所以会在战报上说击沉三艘敌舰,是因为在海战前期被北洋海军重创的比睿、松岛以及西京丸三舰退出了战场,而海军官兵当时判断这三艘被重创的敌舰未必能支撑的住,所以才认为比睿、松岛和西京丸沉没。只是没想到这个简单的判断却成为抹黑北洋海军的借口,实在是可笑。

全文完

再说管理层。

在我国历史上,封建军队的军纪,主体上以败坏著称:比如蒲松龄在《聊斋》里面,就曾暗示过清军在平定三藩之乱的时候,恶意杀害无辜百姓,和盗匪无疑;而明朝军户所受到的压迫,要比中世纪欧洲农奴还要严重;北宋靖康之变前夕,北宋官军吃空饷现象成为一种风气。

懦弱,不代表敌人也懦弱。

这个问题反应在炮弹上,就是北洋海军根本无法进口开花弹,只能省着之前库存的进口开花弹用,而且还都是德国克虏伯的旧式黑火药开花弹,不仅爆炸威力不足,甚至还经常会有臭弹。而能给北洋海军供应炮弹的只有天津制器局,天津制器局只能生产实心弹,没有生产开花弹的技术,所以北洋海军平时根本不舍的用开花弹。北洋海军官兵也十分珍惜这些来之不易的劣质开花弹,根据北洋海军洋员马吉芬的描述,海军官兵都很认真的呵护这些珍贵的开花弹。所以,倒卖炮弹的说法根本不成立!

北洋舰队在演习时使用固定靶并不是训练废弛,相反,这就是当时所有海军的常规训练模式。

这一条还要“感谢”日本人给北洋舰队辟谣,因为日本在占领了刘公岛后对刘公岛进行了人口普查,只发了五名暗娼,传说中烟馆、妓院遍布刘公岛的情况并不存在;这是日本占领军对刘公岛的调查结果,相信日本人不会为北洋舰队掩饰。

北洋舰队的腐败程度和当时世界国家其他海军相比并没有严重。

还有像问答里另外一个人回答的,说北洋水师在订购炮弹时和洋商弄虚作假,以次充好。可惜这种人根本就不知道北洋水师的炮弹全部由旅顺军械局调拨,而旅顺军械局的炮弹,则是由天津军械局购买、订造以后调拨而来。换句话说北洋水师包括丁汝昌在内,根本无法接触到炮弹购买事宜,想勾结都勾结不了。

然而贪生怕死,连军舰都不敢毁掉,最终残余军舰都被日寇缴获。

北洋舰队之所以在大东沟海战输给日军,并不在于腐败与否,主观原因而言,是日本海军军官和士兵素质要远高于北洋舰队的军官和士兵。

而更大的责任是在清政府,这个固步自封,夜郎自大,还自诩为天朝的政府。再往深处挖则是封建制度已经没落了,春秋战国时期,它是先进的,但是工业革命的开始,它就已经落后了。封建制度、三纲五常伦理道德就是为什么近代中国被外国压迫、奴役的最根本的原因。北洋水师只不过是它最直接的表现而已。


而事件中的外国,其实就是大清国。

也就是说即使丁汝昌等北洋将领普遍吸食鸦片在19世纪末来说也说不定上腐败,因为鸦片在当时被看做和香烟类似的东西,世界各国海军并不禁止军官吸食或者服用它。

所以,也不要奇怪,为什么困守刘公岛苦战的北洋水师,把眼睛瞪红了都没等来援军。晚清的陆军,当时就是这样一群“拼刺刀都不敢”的精锐,别说磨洋工不来,就算来了,也是给人当“运输队”。

第一,刘公岛遍布妓院。

这一条也许是事实,但是用这件事来指责北洋舰队则是不公平的,因为在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的时候,世界各国并不认为鸦片是毒品,1831—1895英国本土鸦片销售量年增长率是2.4%。

当然,北洋舰队不少高级军官确实是留学英国,但是中低层军官和普通士兵素质就比较堪忧,而日本除了极少数岗位的专门学校是1890年以后设立的,绝大多数海军相关学校都是在1860年前后就已经设立了,日本海军军官、士官乃至普通士兵普遍都受过比较专业训练,军官和士官都是专门学校毕业,这一点北洋舰队是比不了的。

北洋水师本质上,是一支穿着近代海军军装的封建军队,因为这一点,封建军队的陋习是北洋水师与生俱来的,并成为危害北洋水师的关键因素。

内外交困的北洋水师

综上所述,北洋舰队也许确实存在不法行为,但是要说“腐败透顶”绝对是说不上的。

因为有勇气、不怕输、不怕死,仗才能打得赢。

因为清末李鸿章和清流之间关系不好,慈禧和光绪也有意借清流压制李鸿章,所以清末时和李鸿章有关的一切事物都可能被清流们扣上各种帽子,北洋水师自然也是不能幸免,被清流们扣上了很多罪名,可谓稀奇古怪,五花八门。而一些文人也根据这些风传出来的罪名,经过各种加工写成小说,经过后人以讹传讹,就出现了各种流言。

抛去武器客观差距不谈,黄海海战布了乱七八糟的阵,各自为政的胡打一通。

而当时世界上正在进行一场海军革命,随着中口径速射炮的出现,海军又从横队重新回到了纵队战术,追求以密集的速射炮火力来打垮敌军。北洋海军由于清政府的内斗和短视完美的错过了海军革命,所以北洋海军不仅买不了战舰,就连设备更新都是问题。

满清洋务运动的最大成果,就是建造了北洋水师。

第二,丁汝昌、刘步蟾等北洋将领都服用生鸦片自尽,说明北洋将领普遍吸食鸦片。

同时,北洋海军命中率也远高于日本海军,北洋海军大口径主炮命中率为5%,这个数据在当时也就只有英国皇家海军能打出来,加入战场较晚的平远舰更是打出了30%的命中率,其中一炮打废了敌军旗舰松岛的320主炮,使之成了摆设,只可惜这枚炮弹是实心弹,因为平远加入北洋海军时间较晚,没有与其主炮配套的开花弹,如果这是一枚开花弹,松岛绝对会沉没,因为主炮下面就是弹药库。

甲午之败,非战之过,而是败在了当时整个国家的体制上;仅凭“腐败”二字,解释不了北洋舰队和整个甲午战争。

而且我们可以看看部分敌舰的中弹情况:
比睿
吉野
浪速
赤诚

秋津洲




松岛

清朝光绪二十一年(西历1895年),甲午战争进入谈判阶段,在此之前,大清帝国所引以为傲的北洋水师,也被日本海军全歼,这一事件非但清朝人自己不能接受,就连西方列强也大为惊讶——因为在亚洲,北洋水师最强大的一支海军。

北洋水师有腐败但不至于夸张它的腐败,他作为封建阶级的军队,他肯定是有封建社会的残留。但他打不赢日本海军,这是新兴的资产阶级对封建阶级的胜利,不关北洋水师的事。他的失败是清政府造成的,相反其中有些士兵将领表现出了视死如归的心态,这是我们不容置疑的。但是它依然是夕阳西下清政府的一个缩影:落后的制度,永远都战胜不了先进的制度。

北洋水师的惊人败亡

这边还没打,就默认自己会输。一旦开战,军舰不是撒丫子就跑,就是躲在港口靠着陆地炮台保护,不输才有鬼。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答:说起这自甲午战败后,就被某些“近代精英”们花样泼脏水的“北洋水师腐败问题”。当年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的一封书信,就是真实且生动的说明。

但是,日本海军同样也是如此。日本海军在黄海海战中指挥也同样是一团糟。但是此次海战,却是日本赢了清朝输了。日本联合舰队虽受一定打击,但却未沉一舰;而北洋舰队却损失了5艘军舰。对于北洋舰队在黄海海战中严重失利的结局,丁汝昌负有一定的责任。

客观说明满清就是一坨屎,烂泥扶不上墙,垮台是必然的。

国家养兵千日,为的是用在一时,不是让你去做廉洁楷模的,打仗才是你的任务。

而跟这桩实锤的“倒血霉”往事比起来,近代几桩流传甚广的“北洋水师腐败典故”,比如“主炮晾衣服”“军舰上养狗”等,细究却是破绽百出:军舰上养狗是19世纪的海军传统,至于“主炮晾衣服”?那更是出自日本作家小笠原长生小说里的虚构情节。拿来“黑”北洋水师?纯属为黑而黑。

当然,我不是说走私是好事,但是在全世界海军普遍走私的情况下,北洋舰队即使走私一些东西,也说不上腐败,只能说是随大流。

北洋水师是一支尴尬的军队。电影《甲午风云》中有这样一个镜头,让人感到反差:一群留着大辫子的清军士兵,在操纵着象征近代文明的钢铁军舰。这似乎在暗示观众一个事实:北洋水师,是一支存在于近代的封建军队。

同时,煤炭也是个大问题。负责给北洋海军提供煤炭的开平矿务局本应给海军提供优质的五槽煤,但是开平矿务局的总办张翼仗着是醇亲王的门子,把优质煤炭出口赚外汇,出口对象甚至包括日本国,给海军提供的都是散碎的劣质煤炭。劣质煤炭燃烧不充分,不仅会降低战舰航速,当时北洋海军两艘铁甲舰航速从14节降低到10节,甚至连跑的最快的致远、靖远两舰航速都从18节降低到了12节;而且劣质煤炭还会加速锅炉的损耗,要不然怎么会有战舰锅炉即将报废。

而这些钱呢被贪污了…站端一开,北洋中弹的舰船很快沉没。…

当年西沙海战,我军最大军舰才500多吨,南越海军最大军舰2000吨。我军6艘军舰总排水量,还不到南越4艘主力舰的一半。

在近代日本历史上,发生过“长崎事件”。这一事件的梗概是:19世纪80年代,若干名外国海军士兵,在日本的妓院进行特殊活动,结果和妓院发生冲突,那几名外国海军士兵也被日本警察抓捕,最终,外国海军方面表示:如果日本警察不放人,就要对日作战了。日本无奈之余,只好命警察释放了那几个海军士兵。

可是,就这么好话狠话说尽,小心翼翼的恳求。张翼们依然置若罔闻,于是号称“亚洲第一”的北洋水师,就是这样“吃着馊饭”开赴战场,从黄海到刘公岛一路苦战,苦苦坚持到最后。说是被劣质煤坑死,不如说倒了大清腐败的“血霉”。

提问者发问北洋水师这支舰队有多“腐败”,不知道用意何在?目的又是什么?

实际上如果去过刘公岛,就知道刘公岛就是块弹丸之地。
20世纪30年代刘公岛的老照片,整个岛屿并不大,而且多山,平地的面积占地并不大。在清末的刘公岛上只有一座小渔村,人口也只有七十多户,日本占领刘公岛之后曾经核查岛上人口,只有几户暗娼,压根就没有烟管妓院。与此同时,岛上还有海军公所这种海军机关的办公场所、官兵的宿舍食堂、炮台、码头、训练场、仓库、弹药库、以及封存蚊子船的船台等设施,那么请问刘公岛还能剩下多少空间来容纳众多烟管、妓院等黄赌毒场所?如果真的有这么多的黄赌毒场所,那只能说明刘公岛上的那个小渔村家家户户都是妓院烟管。

但是,李鸿章在安排北洋水师管理人员方面,并不注意这一点,而是根据个人亲疏来安排人事。由此,丁汝昌被李鸿章提拔为北洋水师提督。

北洋水师的败亡堪称惊人,但是,如果细究起北洋水师所处于的内外环境,那么,北洋水师的覆灭,则完全在情理之中。

北洋水师:近代的封建军队

最终结果是,北洋水师全军覆没。然而,根据西方的标准,最后阶段应该将所有军舰毁掉。这是海军的底线,就算投降了也不能将武器留给敌人。

从史料上得知。当年北洋舰队上的门窗都要用橡胶条密封。这都需要进口。

打不成敌人的主力舰,可以解释为敌人主力舰比较强。

最后被不怕死的日本鬼子用几艘鱼雷艇偷袭,打的北洋水师鸡飞狗跳,铁甲舰都打挂了。

反而在黄海大海战次年,即1895年出版的英国《布雷赛海军年鉴》,却以实锤的数据,证明了北洋水师的“腐败程度”:以《布雷赛海军年鉴》的统计,整个黄海大战里,北洋水师的火炮命中率在百分之二以上,远超日本舰队一倍。日本海军记录此战的原始档案,也是与之呼应——日本战舰的中弹位置,主要集中在“舰尾”“烟囱附近”“水线下”三处,全是“伤不起”的要害。惊人的记录,足以证明北洋水师将士卓越的战斗素质。

但是即便如此,严格训练之下的北洋海军官兵仍然展现出了极高的军事素质和悍不畏死的血性。北洋海军高级军官都是抱着必死的心态指挥战斗,因为刘步蟾曾经对为方伯谦求情的林泰曾说过,且大东沟一役,彼固知全军将覆。从全军将覆这四个字,可以看出北洋海军高级军官都是下定了必死的决心。而且,致远舰管带邓世昌、超勇舰管带黄建勋、扬威舰管带林屡中都在战舰沉没后投海殉节,经远舰军官几乎全军覆没,管带林永升殉国后大副顶上,大副殉国后按照职务高地依次指挥战斗,最后全部殉国,幸存的水兵只能退出战场自救。说到经远不得不说一下二副陈京滢,他在战前给老父写家书,信中表达了必死的决心,并叮嘱老父勿以儿为念。信中的赤子之心以及以死报国的忠肝义胆,只要是个人都会为之动容,老夫虽然号称铁石心肠,但是每每读到起家书中的泣血告别,也经常感动的眼角一酸。
即便是海军提督丁汝昌,本来可以去铁甲堡躲避炮火,但是丁军门没有,而是站在飞桥上带领舰队向敌舰冲锋。即便是丁军门负伤后,也拒绝进入铁甲堡,而是坐在铁甲堡外面激励过往的将士们奋勇杀敌。

第三、北洋舰队走私

因为北洋水师的燃煤,主要来自于著名的开平煤矿,一开始供给北洋水师的,确实是优质燃煤。可开平煤矿利润太高,引得朝中官员贵戚们纷纷“入暗股”。开平煤矿的总办张翼也就有恃无恐,为了能多捞横财,本该供应给北洋水师的优质煤,就被他倒卖出去发横财,只打发给北洋水师一堆堆烂煤凑数。某些后来大骂北洋水师“腐败严重”的“近代精英”们,也从中敲金分肥——就是在喝北洋水师的血。

北洋舰队走私也许是事实,但是在当时,全世界海军都兼职走私,这并不能说明什么,甚至日本海军到了抗日战争时期,还在天津和上海之间从事走私活动,日本海军走私在二战时是日本军方公开的秘密。

从这段记录不难看出,逛妓院,对于北洋水师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所谓以点带面,从这点不难看出,北洋水师士兵层面的军纪,是败坏的。当然,这种情况在别的国家依然也有,就比如现在的驻日美军更是强奸日本少女。

为什么会烂到这地步?1894年10月《申报》的新闻报道,就揭开了其中冰山一角:清军陆军的训练,平日就仿佛儿戏,军官们平日就知道“迷花醉月”,直到有“上宪阅兵之信”,才急慌慌抱佛脚,草草操练一番,也就是摆个花架子。甲午战场上的清军陆军,除了左宝贵等少数铁汉外,其他大多数来到前线,都是“置酒高歌,相与高会,逍遥自在”。“逍遥”到日军打来,全都做了鸟兽散。

事实上是,北洋海军1888年成军之后,因清流党魁翁同龢出于同李鸿章有私怨,所以这个满嘴道德文章一肚子男盗女娼伪君子时刻想着给李鸿章下绊子,所以他借着李鸿章自夸渤海海防牢固的话茬(李中堂真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大坑)上《停购船械案》,同时因为清政府首脑慈禧和光绪缺乏战略眼光,这个充满了自私和愚蠢的提案却得到了通过。

腐败不腐败,其实没有任何纠结的必要。

另一位仁兄说北洋海军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伙同其他军官倒卖炮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谣言也来自《清末海军见闻录》,而且这本谣言各级的拥虿马骏就此极为推崇,甚至不加考证的引用并夸大。
这货就是马骏,身为国防大学的教授却连最基本的考证都没有。

本来老夫对这个问题没兴趣,但是楼下有两个信口开河的,所以忍不住写一篇。而且老夫对造谣的那几个仁兄只想无情的嘲笑。

据我所知,关于北洋海军的谣言基本出处有三个:第一、中国的《东方兵事纪略》、《清末海军见闻录》以及其他各种版本谣言;第二、北洋海军那些和中国高级军官有过节的洋员,比如说洋员戴乐尔;第三、出自日本的某些小说,比如说主炮晾衣。而且楼下两位仁兄的言论,我越看越像《东方兵事纪略》以及《清末海军见闻录》里胡诌的段子。

这完全是不了解19世纪末的海军炮击是怎么回事,19世纪末的海军可没有现在的计算机来计算弹道位置,当时炮手是根据测距员报的坐标进行炮击,也就是说19世纪末海军炮战,每一发炮弹都等于是固定靶。

够丢人了。

所以,北洋海军是一流的军人,却驾驶着三流的军舰,操作着过时的舰炮,使用着即将报废的锅炉,顶着敌军密集凶猛的火力,血战了五个小时,重创了至少四艘敌舰,粉碎了日本海军攻击在鸭绿江口登陆的陆军的企图。所以北洋海军虽败犹荣,关于北洋海军的一切无端指责都是站不住脚的,包括所谓的北洋海军腐败问题。即便是北洋海军的敌人,都对北洋海军肃然起敬。

还有人说北洋海军训练有问题,什么船动靶不动这种低级谣言都有,那么问题来了,当时还没有无线电技术,如果要求靶动,那么在没有无线电技术的情况下,如何让靶船动呢?
当然,在喷子们心中,北洋海军的靶船应该都是这种遥控靶船,但是问题是,现代各国海军练习打靶,靶船通常都是不动的。
比如说美国测试MK48重型鱼雷,靶船就处于静止状态,顶多是像一棵海草那样随波飘摇。同样,我国海军打靶,靶船也一样处于静止的状态当中。因为各国海军大多以退役军舰充当靶船,以测试武器系统的毁伤能力,所以靶船动与不动根本不是什么重要条件,另外你如何让一艘退役军舰在无人操作的情况下处于高速行使状态?更何况当时连自动驾驶技术都没有。所以,今天各国海军打静止靶标,那么为何北洋海军不能打静止靶标?
当时海战没有雷达,基本都是靠目视,战时发现敌舰后有专门的官兵用六分仪测出与敌舰的距离,再由测算部门根据敌舰的速度、方位计算装药量、主炮仰角、方位角、提前量等数据并报告给炮手,炮手再根据计算的数据操作火炮。
当然,喷子们肯定认为北洋海军是这么瞄准敌舰的,不过不好意思,虽然北洋海军主要打法是近距离乱战,但是由于军舰航速不占优势并没有冲到这么贴脸的距离。另外,这种打法是人民海军早期的打法,因为早期人民海军都是小炮艇,只能贴近了打,这样敌舰大口径主炮俯角不够,成了摆设。

首先,丁汝昌出身于陆军,对于近代的军事,本身了解有限,对于近代的海军,更是一无所知。试想一下,让一个不了解海军建设的人去管理一支近代海军,最终,是不可能将一支军队建设成功。当然,这一点可能其他将领或者说整个清朝方面人才都不足,所以说这就是制度的落后,“夷夏观念”深入人心的后果。

比如说丁汝昌在威海卫搂着妓女喝花酒,以及刘公岛烟管、妓院林立,等等。而关于北洋海军的谣言,基本上也都是在清流抹黑北洋海军的一系列谣言基础上演绎的。

事实上是,北洋水师打输了,全军覆没,打的连裤衩都没有了。

其中我军有的军舰,刚刚维修下水,连主炮都没有来得及测试,就上阵了。

摊上这么一群“猪队友”,这么一帮上上下下烂透的军队,外加一个“烂成习惯”的“大清”。就算“良心”如北洋水师,这仗又怎能赢?腐败亡国的道理,看过北洋水师的“良心”,以及晚清各位“高官”“精英”毫无良心的表现,即使已过百多年,依然锥心到痛。

不看“大历史”,只抠小话题,不值得提倡。

甚至,由于晚清军界上上下下都烂透,也就被日本轻松渗透了个遍。甲午战争爆发后被掀了盖子的“刘芬间谍案”,不但令北洋水师大量机密情报被出卖,而且把直隶总督衙门一群“要员”都扯下了水。甚至就连视北洋水师为“命根子”的“洋务运动能臣”李鸿章,其亲外甥张士珩都卷入其中。也正因为牵涉太多,这桩触目惊心的间谍案,也被清政府办成了葫芦案,张士珩之流竟各个脱罪了事——坑死北洋水师后,却成了没事人。

结果如何?

因为这样就能保住军舰,还能多少牵制一些敌人。

在如今甲午战争史料越发透明的今天,再提这种蠢货问题的人不是别有用心就是需要治疗。本厂长言止于此,请某些人自重,谢谢邀请。

“司令官”(提督)的素养并不是十分专业的情况下,黄海海战就暴露出了他的弱点。丁汝昌在战前没有明令确定自己的代理人和代理旗舰,使得在交战过程中没有采取任何补救措施或者可能是已经没有时间再去采取措施。最终以致自己完全丧失了指挥职能,使整个舰队群龙无首,舰队也是各自为战。

英国1914年才正式立法禁止鸦片,在此之前英国海军、美国海军、土耳其海军军官普遍在航行时携带鸦片,在航行中吸食或者泡酒喝。

如果各位有心的话,那么《东方兵事纪略》的作者姚锡光以及《清末海军见闻录》的作者李锡亭都没有参加过保卫威海卫的战斗,那么他们如何写的段子?很简单,也就四个字,道听途说,来源基本都是清流为了搞垮李鸿章而抹黑北洋海军的谣言。民国时期,国民党空军在报纸上发表宣传文章,其中就有不少抹黑北洋海军的谣言,结果民国海军立马炸了,甚至把空军告上法庭。因为民国海军高层不少都是前北洋海军的军官,中层也有不少军官是前北洋海军军官的子弟,空军污蔑海军,试问海军能忍不?

说白了,现在对北洋水师的攻击,大多是来自一些无聊文人,蹲在屋子里靠自己想象,脑补出来的各种稀奇古怪的段子,能考据的一个没有,当笑话看看就成。

第四、训练废弛,打固定靶

不过现在网上这些流言,其实已经被一些人过滤过了,毕竟有些传说过于惊悚,连他们也不好意思传谣。像当时就有御史弹劾过丁汝昌,说在威海失守以后他没有死,实际上是逃亡日本,要求加以追究。还有传言说北洋水师火力不足是因为水师官兵将舰上大炮抵押到了当铺,损失的军舰实际上战前已经触礁,因为修理费用被贪污,所以这些船只能让它在岸边报废,而并非是战争中损失……

但是,就算是“良心”又如何?作为“良心”的北洋水师,也在晚清军队的腐败泥潭里受尽了拖累,把丁汝昌气坏的“燃煤”问题就是其中一桩,却不止是唯一的一桩:同样是在黄海大战开打前,北洋水师各主力战舰的锅炉,竟都是严重超期服役,有些军舰“锅炉器官本皆旧朽”。如果说燃煤是舰队的“粮食”,锅炉就是舰队的胃。可由于各级衙门层层克扣经费,一直到甲午战争爆发,北洋水师都无钱更换锅炉,只能带着严重的“肠胃病”,与生龙活虎的日本舰队,展开殊死的搏杀。

还有脸引用《东方兵事纪略》里面邱保仁和林颖启上岸嫖妓的谣言,实际上只有威远舰管带林颖启登岸办事,压根没说人家去嫖娼,那么林颖启去嫖娼只能是姚锡光脑补的。而当时来远舰管带邱保仁尚在舰上,来远中雷后正在甲板上的邱保仁同二副谢葆璋等当时在甲板上的官兵落水被救。如果邱保仁当时在嫖妓,那么只能是邱保仁在甲板上当着二副谢葆璋(也就是冰心的父亲)和几十名官兵的面打炮,试问这怎么可能!

北洋舰队的烧的煤都是掺了煤矸石的劣质煤。动力差冒黑烟。战后,日本人说他们提前30分钟发现了北洋舰队。这对北洋舰队是要命的。…

展开阅读全文

太原号称龙城,历史上出过几个皇帝?

上一篇

玛蒂尔达英国版“嫪毐”,是如何掌握英格兰大权,后来居然成了所有英国国王的祖先?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北洋水师到底当时有多腐败?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