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历史中非常有名的李金鳌,是个怎样的人?

关于这个问题,大狮我曾经回答过一次,但是因为时间缘故,我没有答全,只是大致说了个一二。今日腾出时间,大狮我给大伙好好说一说这天津卫的“大耍巴人”李金鳌

陈三爷然后吩咐伙计拿烟。洋烟卷拿过来,双手递给李金鳌,陈三爷哎呀一声“这有烟没火可怎么办?”李金鳌心里明白,陈三爷还要看看自己道行。旁边有个小碳炉子,上面烧着水。就见李金鳌一把将水壶拎起来放在一边,探出二指从炉膛之中,夹出一块冒着火的煤球,将烟点着,深吸一口,然后将这块煤球直接放在大腿上。继续边抽烟边聊天。

请问,您是听天津人说的,还是听郭德纲评书里说的?

同时,又因他在二次断骨时,没有“栽跟头”,也就是没有喊一声疼,叫一声痛,而得到他人的看重,并给他出钱疗伤,在伤后每月还给他一份钱,俗称“拿一份”或“大耍”,而又被当地人称为“大耍巴人”。

李金鳌:

接骨先生:

作者:歪眼小史工作室 冯生

这时间腿肚子上的血噗噗往外冒,但李二爷面不改色,依旧笑嘻嘻看着管事的。大伙一看,心说好汉,李二爷这是玩狠的,今天有热闹看了。大伙也不赌了,一个个要看看这家宝局如何收场。

李金鳌最为出名的当属“二次断腿”事件,当时两派在码头上打群架,好勇斗狠的他冲在最前面,结果被人围殴打断了腿。但是他继续拖着断腿,手执铁钩子继续追打,最终把对方赶跑。

不过,提到了混混儿,却觉得有意思。

李金鳌身材高大魁梧,性情彪悍勇猛,每当同伙有难时,必挺身而出打抱不平。这种侠义作风在天津混混界赢得了美名,几乎所有的混混都打心眼里佩服他。

有一次,天刚黑下来不久,李金鳌提前下车后拎着一条大草鱼,顺着胡同往家走。刚进胡同,出来俩新入道的混混儿,一把将这条鱼夺过来,骂了几句街后大摇大摆的走了。其实这都不算正经的混混儿,天津管这一号叫“臭狗食”,还不如混混儿。李金鳌也不解释,也不争不抢,更不骂街,任由你拿走。

李金鳌笑道:

“爷让你们一人先踢一脚,踢不倒爷,以后不许来这条街!”

围观的众人围住李金鳌齐声说:

“李爷你够光棍,为个小娘子,当街把这几个的腿打折了,以后这些会黑龙会的再不敢到咱这街上来逞能了!”

后来日本鬼子占了天津,李金鳌始终不愿意帮日本人办事,保持了民族气节。

李金鳌抱拳还礼,一拐一瘸跟着陈三爷进了后堂,外面该玩还玩,自不用提。到了后堂,宾主落座,陈三爷让人沏茶,然后吩咐伙计,给二爷用点“好药”。大伙可听好了,这“好药”可不是什么的名贵药草,比如云南白药什么的。而是辣椒面或者是粗盐,要用这个往伤口上敷。小伙计一溜烟跑回来,手里拖着一个大纸包,陈三爷喊一声:“混账的东西,还愣着干什么,给二爷敷上!”

几年下来,李金鳌不但功夫大有长进,江湖规矩也是门清。

▲天津卫混混儿老照片

小杨月楼硬着头皮去找到李金鳌,把情况向他说了,表示只要李金鳌帮忙,他一回到上海就会把赎金汇来,李金鳌便让他们回去等消息。

赌桌上管事的知道来者不善,笑着问道:二爷,玩多大呀?只见李金鳌把大腿往赌桌上一架,尖刀往小腿肚上一挑,一大块血淋淋的肉被割了下来,然后往赌桌上一扔,口里高喊:押宝两千大洋!

掌柜子姓陈,人称陈三爷,也是个“大耍”,而且跟租界的日本人有来往。此时,陈三爷笑嘻嘻的走出来,抱拳拱手“二爷,这是何苦呢?快,快,里面请,让伙计给您老’上上药’”。

再看李金鳌冷笑一声,把大腿往赌桌上一架,“刺啦”一声,将裤腿撕破,尖刀往小腿肚上一挑,血淋淋一大条肉割了下来。而后用刀尖挑起这块肉,往赌桌上一丢,大喊一声“押宝”!

管事的一看,不慌不忙,笑嘻嘻问道:“二爷,押多少?”李金鳌答道:“两千大洋!”

天津的混混儿,和其他所有地方都不一样。别的地方,两帮人火拼,是你打我,我打你。看的是谁能把对方打服。

说完上去就是一套谭腿,几个混混被踢出三丈多远,吓碎了胆子,爬起来撒腿就跑。

有一次他在街口买了一条大草鱼,拎着往家走。结果迎面来了俩还没混出来的“狗食”无赖,从他手中一把夺过鱼,嘴里还骂骂咧咧。李金鳌并没亮明身份,也没争抢骂街,而是任由他们把鱼拿走。

即使有,他的故事也不一定就是真的。

老头回头一看,发现是“李二爷”,大为惊恐。因为,这件贵重的大皮棉袄可不是自己能够赔得起的。

那会子的天津卫,讲究“抽死签儿”,其中最狠的叫做“抽黑签儿”,双方各派三个人,比斗狠,砍手剁脚下油锅,什么都敢玩,最后最不要命的一方胜。李金鳌不想让兄弟们遭罪,于是他自己要去找对方“理论”。

第二天李金鳌来到三不管地界,找一个正骨医生接腿,但是这位先生受到了另一方威逼,要他在接骨时给李金鳌留点残疾。无奈之下,医生没有将伤腿彻底接好,等到三个月伤好以后,李金鳌总感觉腿没接正,于是再次找到这位正骨医生,对方没办法,只得说出实情,并告诉他,要想腿完全康复,必须折断重新接。

这可是一赔十的买卖,两千大洋押出去,赢了就要拿两万大洋,输了这块肉就算白割了。“好,二爷押两千大洋,开宝!”

这事后来有人知道了,就问他,你这么大的耍儿,怎么让臭狗食们给欺负了。李金鳌一笑:“嗨,我不是怕他们,我是怕我说出名字,吓死他们,一条鱼而已,犯不上矫情!”大伙瞅瞅,人家李二爷这才叫老炮儿,自己不显山露水,怕的就是吓到你。

本指望水退去后,能唱几场收回点银子,没想到老百姓没钱看戏,好容易凑点钱买了回上海的车票,可行头没钱赎了。

一天,当地高门大族的童府家少爷坐着一顶八抬大轿,从李金鳌住的永丰屯“家门口”经过时,偶遇一艳丽妇女,遂上前调戏。

后来,有人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他说,怕把对方吓死了。

凭借一身武艺,李金鳌在争夺地盘的打斗中总是大胜而归,但在混混界,要想成为大拿,还要够狠。

二、二次断腿一鸣惊人。

某一日,李金鳌出现在一家宝局(赌场)门前,这家宝局的东家,就是当时派人打断自己腿的人。再看李金鳌大踏步走近宝局,挤过人群,到了赌桌钱。猛然间,就见李金鳌从绑腿中拔出一柄利刃。赌客一看,心说李二爷今天是来闹事的,大家让让。不过也没人怕,因为当时这种事情司空见惯。经常有人在宝局中赌输了钱,而后把小手指切下来,继续“押宝”。需要说明一下,要切必须是左手小拇指,然后用右手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捏起,指尖对着庄家。这期间不能喊疼不能呲牙咧嘴,要不然不算数。而且切错了指头,也不算数,还要挨顿毒打。赢了,你吃宝局一份,输了这截小指直接丢垃圾堆,你不能捡回来,敢捡回来,就敢打死你。而且只能切一次,输了转身就必须要走,再想继续切第二根手指,就是坏了江湖规矩,马上有人会将你打半死丢出去。

虽然,李金鳌的江湖地位越来越高,但是他却始终坚守低调的处世风格。

低调而又神秘的一个大混混

▲天津卫南市老照片

晚清时期,南市一带是法租界、日租界和清政府的地盘,鸦片馆子、窑子、宝局子(赌场)等地下场所,遍地开花,暴力、斗殴时常上演,可谓“三教九流、五花八门”。因利益争夺,法国人与日本人常常发生纠纷,软弱的清政府根本不敢得罪任何一方,所以对这里几乎放任不管,因此被称为“三不管”。

又因“三不管”,才导致这里颇为混乱,而混乱又是小混混滋生的“沃土”,当地人称“杂巴地”。

当时,许多在天津卫混出点名堂的大混混,纷纷投靠了霸占津门的日本人。如:“津门教父”袁文会,“大耍巴人” 刘广海、王士海、佟海山等,借助日本人的势力,无恶不作,更是替日本人干下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最为有名的就是“海河浮尸案”。

三是,成名后,有了钱。自己反而低调。被初出茅庐的小地痞抢了,都不解释。被人评委有大将作风。

你还别说,这个唱戏的还真讲信用,过了不久就把赎金给汇了过来。

如果说,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是上海滩“混混界”的巅峰人物;那么,李金鳌便是天津卫“混混界”的巅峰人物。

在那个混乱的社会环境下,类似“玻璃花”这样的混混,在天津尤其多。他们欺压百姓危害一方,被清政府称为“天津土棍之多甲于各省”。到了清末后,更是有了称为“大耍巴人”的混混界大佬。其中尤以李金鳌、王金波、袁文会三位最为知名,堪比上海滩的黄金荣、张啸林和杜月笙。

何为“三不管”?

这一幕,正好被李金鳌看见,他颇感气愤,不顾童府家丁的威胁,毅然上前阻止,并躺倒在轿前“卖味”(指挨打)。

但是,原本有些郁闷的李金鳌却将大皮棉袄脱下递给老头,并说:“这是干嘛,快起来,缝嘛缝,送你了,缝缝自己穿吧!”

李金鳌当年可是天津卫响当当的人物

晚清民国时期,中国有两大混混的“天堂”,一是上海滩,二是天津卫。

后来手下知道了,问他要不要收拾这俩人,李金鳌笑着摆摆手说:算了吧,一条鱼而已,别把人吓着。大概也正是这种低调和亲和的性格,才使得天津卫的老百姓至今提起他,都为他的古道热肠和低调随和赞赏有加。

一天,李金鳌拎着两条鱼走着回家,在路过一条胡同时,被一个小混混拦住,说这鱼是他的。于是,李金鳌立马笑着“乖乖奉上”。

大伙一看,心中纳闷,怎么李金鳌李二爷也吃上这碗饭了,不至于啊。赌桌上管事的一看,就知道李金鳌善者不来,笑问道:“二爷,来玩两把?”

不久,因义气相投,二人结拜为异姓兄弟。

历史上是不是有李金鳌这么个人,真不好说。

在天津相声界,有一套传统的评书《沽上英雄谱》,也叫《混混儿论》,里面讲得最多的故事,主角就是李金鳌。

天津有套传统书,叫做《沽上英雄谱》也叫《混混儿论》。这套书有意思,把旧社会混混儿的故事详详细细说了个遍,其中主要人物就是这李金鳌。李金鳌出名是因为“二次断腿”事件。当时有两派为争码头而打群架,还未成名的李金鳌首当其冲,但是被人打了“闷棍”,把腿打断了,李金鳌拖着断腿手拿铁钩子跟人玩命,最终双方打平。

和其它混混不同的是,作为天津卫最为知名的“大耍”李金鳌,却颇有侠义之名,深得百姓喜爱,这是为什么呢?

一、清末武举投身江湖。

关于这个故事里的混混儿李金鳌,也有这么几件事。

等真混好了,李金鳌就不跟以前一样了,把短靠一拖,改穿大褂,文人怎么穿,他就怎么穿。虽然有钱,但是不糟蹋,不抽大烟,不逛窑子,给人一种老实人的感觉。他给家人买了几处宅子,邻里之间相处非常和睦。从不仗势欺人,李金鳌虽然有专车接送,但是离家200米,不管刮风下雨保准提前下车,然后让车先走,他自己走回家,为的就是告诉邻居,自己什么也不是,不是那种有了钱就耀武扬威的人。

您猜怎么着,老太爷有眼,二爷赢了。大伙纷纷叫好,这时间掌柜子从后面出来,其实李金鳌刚一进门他就听到信了,在门帘子后面避着,就为看看结果。如今李金鳌赢了,自己必须出面。

图片来源网络

结果,引发童府少爷大怒:“往死里打他,打死他我盯着!”于是,轿夫们扯下轿杆子,将李金鳌的两条腿给打断了。

因为,青帮的辈分是按照“清、净、道(三祖),德、文、成、佛,法、仁、伦、智、慧,本、来、自、信,元、明、兴、理,大、通、悟、觉”二十四字来划分辈分的。

李金鳌得知后,便给他将戏服赎了回来,令小杨月楼很是感激。

见此,围观群众皆竖起大拇指,说李二爷是大耍中的行家,有里有面。

那么,李金鳌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

手段狠辣而又心存侠义的一个大混混

例如,袁世凯大总统的次子袁克文,就是“大”辈的人物;还有上海青帮头子张啸林,拜的是上海青帮“大”字辈人物樊瑾丞,而成了上海青帮中的“通”字辈;杜月笙拜的是青帮“通”字老流氓陈世昌,自然只能排到“悟”字辈,还要低张啸林一辈。因此,杜月笙在上海滩三大亨中只能屈居末位。

因此,人皆称李金鳌为“市井奇侠”。

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李金鳌初到南市时,便成了一个小混混,俗称“混星子”,行内称“混会儿”(寓意为混口饭吃)。又因“混会儿”作恶多端,极遭当地百姓痛恨,而被称为“臭狗食”。

李金鳌,穷苦人家出身,为讨生计,来到天津卫“三不管”的南市,与当初杜月笙闯荡上海滩的情形颇为相似。

这时刚好来个一个上海戏班子,戏班子里有个叫小杨月楼的“角”,人称“南派名旦”。

为避免日本人的纠缠,他离开了天津,后来不知所踪,有人说是参加抗日队伍去打日本了,也许是战死在沙场了吧。

虽然戏唱得好,可赶上天津卫发大水,老百姓生活都成问题,哪有闲钱看戏啊?

二是,去赌局把自己小腿肚子上割下来一条肉,作为赌注。之后,还在伤口上抹了辣椒苗和粗盐。一般人听着都疼,可这位还得装作没事一样,忍过去了。

所以,吓得老头慌忙趴在地上向李金鳌磕头作揖赔不是,并说要给他缝好。

但是,李金鳌并不想因此而失了面子,居然自己砸断了自己的腿,重新再找郎中接好骨。

在天津卫的地痞无赖中,也分为三六九等,最为尊贵的,当属象李金鳌这样的“大耍”。下面是混混儿,混混儿下面是狗食、狗烂。所以要想混成大耍,必须要狠下心来,先成为像玻璃花那样的混混儿。

同年腊月,李金鳌的兄弟们因河水冻结,失去了经济来源。小杨月楼获悉情况后,通过义演的方式筹钱,帮他们度过了难关。

打开纸包,全是细细的辣椒面,小伙计弯下腰,一把敷在李金鳌的血淋淋的伤口上。二爷疼的一个激灵,大汗珠子往下冒,但是依旧笑嘻嘻的跟陈三爷谈笑风声。这会儿,你要是哼一声,喊声疼,那么就算栽了。

这李金鳌在清末民初的时候成了天津卫有名的“大耍”,当然任何“大耍”都必须要从“混混儿”过渡过来,咱就说说李金鳌当混混儿那会的事儿。

但是,他的处事原则却极为低调,每次坐汽车回家,都会在离家还有三条胡同的地方下车,然后走回去。因此,在他走上巅峰时,却低调到了几乎没有多少人认识他的地步。

事后,心肠恶毒的童府少爷依旧不想放过李金鳌,并买通接骨郎中,不让给其治好腿。因此,他虽经接骨,却因少接了一块腿骨,而导致其“一迈台阶就得跪下”(行话称“栽面”)。

好了,今天就说这些,等有机会,大狮接着给各位讲几段更有意思的混混儿的故事,绝对比这听这过瘾!

到了民国日伪时期,这里的混乱尤胜从前。对于这里的混乱,鲁迅先生曾这样描写:“行走各地,天津的地痞,少见的蛮横”

应该说是清末民初的大混混,注意这个时代,清末民初。这个时期的天津卫可以说是最繁荣也是最混乱的时候,繁荣不亚于伤害香港,混乱也是各界人士竞相登场的时期。李主要活动在于清末民国前一段时期,属于承前启后的大混混。他扬名立万的时候,后来赫赫有名的青帮还没在天津立足。所以他的身上江湖性强于流氓性。

也算是老天有眼,这一赌李金鳌赢了,按一赔十的比率,仇家得赔付一万块大洋。从此后这位仇家看着他都绕着走,李金鳌在天津卫迅速崛起,成为混混界最有名的“大耍”。

三、行事低调与人友善。

还有一次,因知名京剧花旦演员小杨月楼(原名杨慧侬)遭人暗算,生活极为窘迫,不得不将戏服典当,以换取银钱。后来,他又想赎回戏服,重操旧业,却又没钱,极为懊恼。

当铺老板哪敢不答应啊!小杨月楼很快取回了自己的行头,返回上海了。

李金鳌出生于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他从小有大志向,发奋读书勤练武功。在1851年清末的科举中还中过武举人。只是随着清朝的灭亡,一身功夫的他只得混起了江湖。

李家鞋铺不远有个镖行,里面有两位当家的:一位冯五爷、一位韩八爷,见李金鳌人忠厚老实,很是喜爱他,李金鳌知道这二位是江湖人,平常没事就爱往这跑,听这老哥俩讲江湖上的事,顺便还跟两位学习拳脚功夫。

当铺老板久闻他的大名,忙把李爷请到里间吃茶,李金鏊说:

“我朋友杨老板有点东西押在你这里,没钱赎当,你先叫他搬走,交情记着,咱们往后再说。”

▲“津门教父”袁文会

因此,李金鳌在天津卫的混混大军中也算混出了一点名堂,人皆称“李二爷”。

心底善良而又不失气节的一个大混混

李金鳌其实并不算是真实人物,历史上有个咸丰年间的武举李金鳌的,算是捻军的一个首领,和这个李金鳌并不是一个人。 而天津的这个李金鳌是张寿臣的师弟相声八德李德祥的徒弟马轸华老先生根据天津混混的故事总结编纂的一位评书人物。他活跃于民国年间的天津,与王金波是清末天津西头永丰屯混混儿“锅户”的正、副寨主。说他不算是真实人物的意思是有这么个混混,但是很多故事都往他身上编罢了。 因为民国年间,天津的所谓黑社会势力主要还是清洪帮的天下,大多又有多重身份,要不是民国高官,要不就是日伪汉奸。要真找出一个真正的江湖英雄形象的混混还真难。所以马老先生借李金鳌之名创造出了混混论,英雄谱等作品,受到了广大人民的认可和喜爱。 再加上郭老师最近几年的力捧,李金鳌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

小杨月楼没办法,只得将唱戏的十多箱行头押在当铺里,当来的钱买米买面让戏班子有口饭吃。

一天,他看到一个拉车送水的老头,在经过一处上坡时较为吃力。于是,他快步上前,帮忙推车。谁知,推过上坡撒手时,却听到“刺啦”一声,原来是身上穿的大皮棉袄被车上的铁丝划破了一个大口子。

李金鳌爱打抱不平,而且敢玩命。一次跟人打架,腿让人家打断了。

成为大耍以后,李金鳌手下聚集了大批混混儿,无需再亲自出面打打杀杀。他穿起了大褂一幅文人打扮,既不抽大烟也不逛窑子,生活上非常节俭,完全不像其它大耍在生活上骄奢淫逸。

有一次天津卫发大水,码头边上的大小店铺全都遭了秧,各行各业的买卖也都受到影响。

李金鏊见小杨月楼言而有信,两个人便结为好友,后来小杨月楼还在应李金鳌之托,为天津卫受灾百姓义演筹款,救活了无数百姓。

李金鳌找到三不管附近的一个正骨先生,让这位先生把腿接好,但是这位先生收了李金鳌对手的钱,人家逼着这位先生必须给李金鳌留点残疾。这位先生两边都不敢得罪,于是第一次没有完全接好。一百天后,李金鳌感觉腿别扭,就去找这位先生,这位先生说出实情,要求李金鳌放自己一马。并告诉李金鳌,要想腿复原,需要二次把腿折断。再看李金鳌冷笑一声,把腿往条凳上一架,一拳打下,只听的“咔嚓”一声,腿断了。先生,你接吧!

而天津混混儿是自己打自己。看谁对自己下手狠。比谁的自残手段更残忍。以此震慑对方。把人吓服了。

接腿先生吓得不敢使奸了,这以后李金鳌勇狠的名声更大了。

李金鳌出生穷苦家庭,但是他人穷志不穷,从小习练武功,他古道热肠,性情耿直,李金鳌常在天津大码头、大光明码头和老龙头火车站一带活动,为穷兄弟排忧解难,行侠仗义,天津卫没有不知道他的。

可见,李金鳌的江湖地位之高,为人处理又有多么的低调与神秘了,甚至低调神秘到连张遗照都难见到。

据说,李金鳌在天津青帮(亦称安清帮)辈分是最高的,即:第二十代的“理”字辈,之后则是“大、通、悟、觉”四辈。

只不过,相对于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等声(臭)名远扬的上海滩三大亨来,李金鳌则显得神秘而陌生。

话音未落,只见李金鳌抬腿架在了条凳上,一拳砸下,伤腿再次折断,吓得正骨医生目瞪口呆不敢怠慢。经过一番捏弄,一百天后,这条两次折断的伤腿终于恢复如初。

看过冯骥才《神鞭》的人,都知道这部电影讲的,是清末民初天津卫的故事。里面有个绰号“玻璃花”的无赖,因为被侯家“死崔”打瞎一只眼,从此便成了有身份的“混会儿”,不仅无人敢惹,而且还能按月到侯家的店铺拿分子,直到遇上神鞭傻二,这才栽了跟头。

当时天津卫的地痞无赖,多在天津大码头、大光明码头和老龙头火车站这些地方混,象李金鳌、袁文会、霍元甲、王金波、刘四歪脖子都在码头上找过饭吃。

第二天,李金鳌来到当铺,进门就冲着柜台喊道:

“老板在不在,李金鏊求见!”

虽然势力遍及天津卫,但李金鳌却从不仗势欺人,他曾买过几处宅子,和邻里间相处很融洽,每天专车送他回家。在离家近200米的街口,他就让车回去,自己步行回家,为的是避免汽车喇叭声惊扰乡邻。

一是,接骨先生受人指使,没把他的腿接好。李金鳌自己把腿掰断了,让重新接。

二者的名声为何会有如此之大的区别呢?因为,前者与当时的主流势力(国民党与日本侵略者)关联颇多,而后者则关联极少,自然也就难见历史足迹,其事迹多来源于民间传说、小说以及相声。

那先生说那就要重新断一次,才能接上,话音未落,李金鳌站起身来,冷笑一声,将一条腿愣生生在凳子上自行折断,而后面不改色让老先生给接上。

李金鳌不由心头火起,上前高喊一声:住手

然而,同为“大耍巴人”的李金鳌,却并没有投靠日本人,依旧保持着一个中国人的底线,而且心地善良。

他拖着断腿找先生接腿,但是先生受了人家的钱,要求李金鳌的这条腿别把他接好,所以就没有把腿给接好,几个月后,李金鳌行动还是不便,去找那位先生,问这条腿怎么接不好?

这李金鳌起初吃的是码头饭,当时天津卫的天津大码头、大光明码头和老龙头火车站鱼龙混杂,是个风水宝地,也是混混儿聚集之所,李金鳌、王金波、霍元甲、袁文会、东霸天、刘四歪脖子等有名的人物都吃过这码头饭。

再看他的小腿,鲜血嘟嘟地往外冒,却面不改色笑嘻嘻地盯着管事的,管事的也是久经战事的老将,笑着喊道:二爷押宝两千,开宝。

腿好之后,李金鳌决定找对方报仇。为了避免兄弟们遭罪,他只身来到了仇家开的宝局,拔开人群挤进赌桌边,突然拔出一把匕首插在赌桌上。赌客们一看,李二爷这是要来找事了,于是纷纷围上来看热闹。

虽然,李金鳌为此遭受了常人难想象的疼痛,但也因此闯下了“人物字号”,由小混会儿,混成了大混会儿。

您到了天津卫,一定会听到“混混儿”这个词汇,还有比“混混儿”高一级别的词汇,叫“大耍”(全称:大耍巴人)。提起“大耍”,有三位就不得不提,一位就是这位李金鳌李二爷,另一位是李金鳌的好朋友王金波王二爷,还有一位就是袁文会袁三爷。这三位好比是上海滩青帮三大老黄金荣、张啸林跟杜月笙。三位之中除了袁文会不是个东西,曾经给日本人卖过命,其余两位,虽然也是江湖人物,但是却仗义的多。资历也比袁文会老,等他们隐退之后,才有了袁文会兴风作雨。

正骨先生果然医术高明,一番捏弄,百分百给接好,一百天后,下地走路如同原先一样,李金鳌不能不报仇,要找对方报仇。

同时,还有传言,一张二寸长小纸条,就能要一个人的命。比如:他拿一张纸条,上写“李四”,李四就没命了,就这么厉害。

陈三爷一看,罢了,这是块硬骨头,是条汉子,自己这方面比不了人家。自此后,码头上这口饭,自己的弟兄们不吃了,让给人家李二爷。李金鳌自此后在天津卫风生水起,越混越大。

补充回答

几个混混冲李金鳌扬了扬手上的棍子:

“小子别没事找事!老子是黑龙会的,赶紧走要不然我打折你腿!”

这时有人就指点他,去求李金鏊帮忙,李爷向来仗义,肯定会帮您。

李金鳌小时候家里穷,吃饭都成问题。他有个邻居李二伯是开鞋铺的,见李金鳌娘俩日子艰难,就把李金鳌领到鞋铺教他点手艺,将来也好有口饭吃。

有一天,李金鳌去北大关,刚走没多远,就看到几个混混在调戏一位妇人,拿这妇人寻开心。

呀呵,众混混一听还有这等傻鸟,跑到他面前,八个轿夫上来一人一脚,李金鳌面不改色:

“打完我!该我打你们了吧!”

(参考资料:《旧中国天津混混儿》等)

展开阅读全文

两朝重臣解缙为何被朱棣冻成“冰棍”而死?解缙在为官期间犯了什么错?

上一篇

东方战场里,少将石原莞尔为何敢和大将杉山元叫板?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天津历史中非常有名的李金鳌,是个怎样的人?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