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战场里,少将石原莞尔为何敢和大将杉山元叫板?

石原菀尔注定要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但也是中国抗战之幸,这厮是昭和军阀中鲜见的战略思路清晰者。他敢跟杉山元大将争辨,其一是对华侵略的指导思想存在严重分歧,其二是两个人分属日本军部的两个系统,没有直接的上下级关系,并且石原在当时的陆军参谋本部还具有特殊地位。

当时日本国内已经被918事变的顺利而冲昏头脑,主张扩大对华战争杉山元、东条英机派占了上风,主张对华进行有限战争的石原派就不再吃香。石原的地位也一落千丈,变成了东条英机的下属,当了东条英机的参谋次长。1941年,东条英机出任首相,军政大权独揽,野心膨胀,发动了太平洋战争,走上了与美国为敌的死路。道不同不相为谋,石原被排挤出军界,只能以预备役军人身份出版军事著作。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正因为如此,日本战败后,杉山元在日本战败后开枪自杀;石原则没有作为战犯受到起诉,活到了1949年。

日本的杉山元激烈派没有看到这点,而执行了他们迅速的占领中国的战略,石原莞尔被挤到一边去了。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欧洲民族之间的决战,而真正的世界大战是东西方的决战。而东方的代表是日本,西方的代表是美国。在与美国作战前,要先占领中国。占领中国,要从东北入手。等到东北养肥了日本,就能战胜美国,一统天下。

1936年2月26日,半个近卫师团在少数激进中下级军官的带领下,对当时的日本内阁成员进行了血洗。这些中下级军官企图通过这次兵变,将日本带上一条对外侵略的扩张性道路。这起兵变是日本近代史上最大的一次叛乱行动,事后共有19名叛军领导军官被处死,另有40人被判处监禁。二二六兵变虽然很快便被镇压下去,但却促成日本全面走上法西斯主义道路,直接导致日后侵华战争的爆发。

石原天资聪颖,学习刻苦勤奋,喜欢独立思考,16岁就考入日本陆军中央幼年学校,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前茅,由于他敢于质疑,不受老师待见,取消了他第一名的成绩。

不仅如此,后来东条英机和杉山元这两个人节节高升一个当了元帅,一个人成为了首相,这两个人大权在握,索性就把石原莞尔排除出了现役部队,让他成为了一名预备役人员,为了防止他乱说乱动,这两位大人物甚至出动了宪兵,对他进行保护性监视。

二,石原莞尔有战略思想和眼光,是日军中少有的战略家。

不过,这次争论还是衫山元成功了。可是,衫山元誓言三个月灭亡中国,却被现实打脸,只能引咎辞职,被板垣征四郎接替。

事实上,日本的“下克上”传统可以说是由来已久。早在日本战国时代,混战近百年的各地大名,就频频出现“下克上”现象。日本近代历史上的明治维新,实际上也是一次“下克上”事件,是当时下级武士当中的革新势力和豪农豪商出身的进步志士,打着\”尊王攘夷\”的口号,联合西南强藩和皇室公卿,对江户幕府发动的“下克上”政变。

只不过在言辞交锋上,石原莞尔取得了胜利,但是最终的部署还是听从了杉山元大将的安排,中国事变扩大化。

五,非个人恶怨

而能在参谋本部工作的这些人,不管他们军衔高低,都是日军中的精英分子。他们平时因意见不和争吵,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何况,他们争吵的问题,大多都关系到日本国生死存亡的大事。故此,他们之间争吵不休,根本不存在谁和谁叫板的问题。

日本进攻苏联则是跟德国联手的,根本不需要那么大的军事动员能力,只要以东北为基地稳扎稳打,征服苏联轻而易举。

由于石原莞尔在关东军时曾被自己所配军刀捅中裆部,导致尿道口撕裂,后长期尿血而引发膀胱癌。1949年8月15日,石原莞尔因膀胱癌病死在家中,终年60岁。

2,杉山元,日本陆军大将、元帅。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和陆军大学。历任陆军次官、师团长、航空本部长、陆军参谋次长兼陆军大学校长、陆军教育总监兼军事参议官、陆军大臣、华北方面军司令、陆军参谋总长、陆军教育总监、日本本土第1总军司令等职。曾参与制定《解决满蒙问题方策大纲》、策划“九一八”事变和一・二八事变,1943年6月被授予元帅。

1931年,石原莞尔与东条英机、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本庄繁等人策划“九·一八”事变,并以此借口占领了整个中国东北。

下克上的始作俑者,九一八的罪魁祸首

杉山元

可当元帅在一众军服笔挺的学生中走过时,猛然间就看到了只穿着一身邹巴巴军装的石原莞尔。

杉山元是日本的激进派,他们认为中国四分五裂,可以迅速的灭亡中国。

一,在日本军界,石原莞尔是名人。

卢沟桥事变后,石原莞尔和杉山元之间的矛盾全面公开化。极力主张对外侵略,主张全面侵华的杉山元,将公开反对自己的石原莞尔(“九·一八”事变的主要策划者之一)视为军中的“不扩大派”。而这位狂妄的大将,正是扬言:“三个月解决中国事变”的战争贩子!

这让石原莞尔空前孤立,于是就有了再一次所谓的恳谈会上,石原莞尔少将顶撞杉山元的事件。日本军队一向是等级森严,怎么会发生这样下级公开怼上级的事情呢。

参谋本部和军令部都属于最高军令指挥机构,而日本陆军省和海军省则属于最高军政机构。

石原叫板杉山元,并非是私人恩怨,而是对日本的国策有不同看法,这在日本是允许的。石原觉得中国幅员辽阔,中国人民一旦团结起来就力量无边,要征服、占领中国需要70个师团左右;而日本当时只有不到20个师团。

因为中国的石油资源还没有发现,是个典型的农业国家,石原觉得没有战略意义,而苏联是个能源国家,应该是日本首选的进攻目标。

在当时,衫山元不过是个大将,石原莞尔是少将,差的不多。早年间,石原莞尔在军校的时候,就敢在日军元帅面前出洋相。

优越的家庭环境和家庭教育,不但让他养成了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的精神,也让石原练就了一个不迷信、不畏权势、拒绝颐指气使,敢于坚持自己观点的性格。

三,卢沟桥事变的影响

一、较真的性格

一,石原莞尔

石原莞尔是日本上层最狡猾的一个,其他的日本上层,东条英机等没有石原莞尔的眼光,走进了中国这个陷阱,注定了失败的结局。

而思想顽固的杉山元是强硬的“扩大派”,坚持进行战争动员,用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快速逼降南京政府,“三个月解决中国事变”就是他说出来的疯话。所以在军部讨论会议上,两个人各陈已见泾渭分明,唾沫星子横飞地辩论,杉山元教育石原的原话是:“所谓不扩大,只是避免全面战争,而不是不顾HUANG军的威信”,也就是说,必须在华北把29军和中央军打服。

但是他对局势分析非常透彻,对张学良的研究也非常到位。他不但算定了张学良不会抵抗,蒋介石不会在乎东北,也算定俄熊也不会出兵干预,美英更是会袖手旁观。

进入军队后,被他怼过的,前有衫山元,后有东条英机。石原莞尔还开启了日军中“下克上”的传统。

那时候,他只是个军校生,面对的却是当时日本军队的元帅。一个军校生,就敢在元帅面前犯混。后来,都做到参谋本部第一部长的石原莞尔,还能把陆相衫山元放在眼里吗?

石原莞尔生于日本山形县鹤冈市,他的父亲石原启介曾任鹤冈市警察署署长,一直用“武士道”精神启蒙、教育石原莞尔。石原莞尔成年后,先进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以第21期步兵课第6名的优异成绩毕业;然后又于1915考入日本陆军大学,三年后又以第2名的成绩毕业。

顶撞了大领导自然日子不好过,石原莞尔被安排去了关东军,当东条英机的二把手,就是那个被石原莞尔称为上等兵东条的蠢货,当他的二把手,会有好日子过吗?

日本人曾说,板垣征四郎与石原莞尔是“石原的脑力,板垣的武力”。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在中国沈阳出生)的名字就是取自石原莞与板垣四郎。可见当时的日本人对他的崇拜。

石原莞尔生于日本山形县鹤冈市,用中国的话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根正苗红,他的父亲父石原启介曾经长期担任鹤冈市警察署署长。

当时的石原莞尔是参谋本部的实际掌权人,虽然上面还有一个参谋总长闲宫院载仁亲王,但只是挂名而已。并且,石原莞尔还改造了参谋本部,把很多其他部门管的业务,都转移到自己的部门,集中了参谋本部的权限。石原莞尔可谓权重一时,底气十足。

可能也是长期对日本的刻板印象,总认为日本人“团队意识比较强”、“上下级之间非常严格”、“官大一级压死人”。却忽略了日本还有一个“下克上”的传统。也就是说,下级反抗上级,下级不听上级指挥,私自行动。

参谋本部,是日本二战时期陆军最高军令指挥机构。和参谋本部对应的,还有一个机构,是日本海军最高的军令指挥机构军令部。

不过,石原莞尔谋划一生,最终因为爱怼人的性格,被东条英机踢出局。也算是因小失大。另一件因小失大的事情,是他的死:拔刀的时候,割到了重要部位,感染又导致衰竭,最终不治身亡。

石原莞尔,日本的思想家、政治家、军国主义鼓吹者。 “九一八事变”的罪魁祸首之一,关东军作战参谋,“一夕会”骨干,是日本青年军国主义集团的一份子。

在关东军内部,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种说法:“石原的脑力,板垣的武力”。其中,石原指的就是作战参谋石原莞尔,板垣指的就是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

这是石原莞尔不修边幅,粗心大意吗?不是。因为不久前,他有个同乡被学校开除了。所以,他故意来了这么一出。就是要给大家添恶心。

918事变是石原莞尔一手策划和亲自实施的,并没有得到日本政府和陆军部的支持,当时东北日军跟奉军兵力对比是1:25万,所有的人都觉得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较量,日军的胜算为零。

基于日本固有的这种“下克上”传统,仅为少将军衔的石原莞尔,敢直接向陆军三大核心首脑之一的教育总监兼军事参议长官杉山元大将叫板,其实也算不上是什么非同寻常之举了。

日本虽然是个军国主义国家,但是国内还是允许发表不同意见的。事实上日本军部一直有几大派别,他们不是结党营私,而是纯粹为了国家前途。因此,石原叫板杉山元没毛病。

从1920年开始,石原莞尔在中国勘测地形、刺探情报。后赴德国研究军事史,尤其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历史。为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做前期准备工作。

东条英机呢?后来成为了陆军大臣,再后来成为了首相兼一大堆相,这两个家伙既然飞黄腾达了,怎么可能有石原菀尔的好果子吃?于是石原被解除军职转为预备役,东条还怕他四处传播理论去,干脆派宪兵看着他不许乱跑乱说。

陆军参谋本部专司“用兵”,也就是管作战,而石原菀尔因为挑起“九一八事变”有功,当时正任参谋本部作战部(第一部)少将部长。参谋本部的老大“参谋总长”是皇族闲院宫载仁亲王,一个70多岁的老家伙,基本就是挂个名而已,不咋上班管事。所以主持工作的是参谋次长今井清中将,石原在任内改组了参谋本部的架构,他领导的作战部几乎掌握了90%的权力,成为参谋本部实际上的二把手。

四,二人是平级

假如1937年七月七日“卢沟桥事变”爆发以后,日军军部真的听了石原莞尔的建议,关东军也完全按照石原莞尔的意见操作,不扩大事态,日军和我军都选择息事宁人的态度,中国军队、日本军队都各自后撤一步,互不挑衅,互不开战,也再没有摩擦发生。或许对于当时的国民政府来说,那可是谢天谢地、神灵保佑的事。中国人民也暂时用不着经历那么多苦难,牺牲那么多好儿女、好战士。

石原莞尔不但敢跟大将杉山元叫板(给他起外号“傻瓜元”),还敢跟日本首相近卫文麿叫板,就是后来的首相东条英机他也没有放在眼里。石原莞尔只是一个少将,为什么会如此狂妄?

所以很快,在某位仁兄的授意之下,石原莞尔遭到打压,被贬到了当时的伪满洲,去关东军那里当个参谋,而衫山元则是步步高升,最终成为了陆军元帅,可以说是志得意满,但是很快这所有的人都笑不出来!

因小失大,性格决定命运

也就在这时候,卢沟桥事变发生了,日本军部在如何处理这件事上立刻分成了截然不同的两派。

石原莞尔曾提出了“石原构想”:

我们在大量的抗战电视剧里,看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日军部队很少有副职军官。比如副师团长,副旅团长——不过,据有关资料介绍,副联队长还是有的,对应的军衔一般是中佐,高于日军大队长少佐,又低于联队长的大佐军衔。

六、因祸得福

三、狂妄的资本

石原莞尔也被誉为日本第一兵家。但这个人的智商有多高,情商就有多低。石原莞尔的一生,就是怼上级的一生。在陆大之前的陆军士官学校毕业时,也是被降了名次,没能得到天皇赏赐的手表——前五名有,他本应是第三,却被降到第六名。

因为,旧日本军队历来就有“下克上”的传统!

很遗憾,我平时很少看电视,《东方战场》看过一点,没看全。故此题主说的里面“少将石原莞尔和大将杉山元叫板”这样的事,没注意。不过,我凭着对日军的一些了解,回答一下你这个问题。

在日本,参谋本部一直是掌管日本帝国陆军军令的机关,1871年成立,原为兵部省陆军参谋局,历经陆军省参谋局、第六局、陆军省直属机构,最终定名为参谋本部。直至1945年9月,日军战败,才被美国占领当局废除。

有了石原莞尔的例子在前,日军中的下克上的传统被打开。著名的例子就是六年后的卢沟桥事变。这也后辈们对石原莞尔的效仿。

1928年,石原莞尔在关东军做参谋时,经常与好友板垣征四郎等人私下谋划,并制定了详细的战略。

其实,陆军大学对待石原莞尔还算公正,就比如陆大的老师就评价他:石原的头脑是陆大创办以来最优秀的。

与其说是这两个人争吵,倒还不如说是日本高层理智和疯狂的一次较量!

1928年,由于河本大作的赞赏和推荐,石原莞尔担任了关东军参谋。同年,他提出臭名昭著的“石原构想”。

也是因为他这种性格,本来应该是第一名毕业的,生生被安排到了第二名。为什么呢?因为,日本陆军大学第一名毕业生,会得到天皇亲自召见的机会。

其实,说实话,这件事也并不是题主所说的少将石原莞尔和大将衫山元叫板的问题,而是面对重大军事决策各抒己见的事。日本人比较认真,做事严谨,同意就是同意,不同意就是不同意。既然是讨论国家前途命运的大事,只要是参与者,就都有发言权。更何况,这件事关系到日本国前途和命运的大问题。另外,石原莞尔这个人水平太高,眼光毒辣,性格直率,心里存不住话。有什么就要说出来。

二、骄傲的资本

作为作战部的老大,实际上他就相当于他们本部的二把手,所以他和杉山元之争就是参谋本部实际上的二把手和陆军部真正的一把手之间的争论,基本上也算对等。

东西方对峙发展到一定程度便要通过战争形式解决问题,最后走向统一。他认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其实只是欧洲地区局部各民族的战争,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世界范围内的大战。但是,下一次世界大战,很可能才是人类最后的决战。这次大战,它将以日本和美国两个国家为中心展开对决。日本如果准备将来要想对美国作战,就要立刻先对中国作战。如果要对中国作战,首先必须占领满蒙。这样才能使“日本的繁荣自然得以恢复,失业的有识之士亦可得救。”

石原莞尔自认为他是“满洲国的建国之父”,对“满洲国”的建立有大功。而且,他也是为了准备和美国进行“最后的战争”而建立这个“满洲国”的。他要把这个“满洲国”建设成为一个能够自给自足,具备完整工业体系的战争后方基地,大本营。

石原莞尔和日军高层闹翻,最后被挤出日本军界,真可谓是天佑我中华!不幸中之大幸、万幸!

这次争论的重心在哪里呢?是在卢沟桥事变发生之后,日军本部。关于是否扩大对华战争是否对华发动全面战争的一次探讨!

在他幼年的时候,父亲就经常用\”武士道\”精神教导石原莞尔要勇敢而不惧艰险;还教导他坚持“真理”,不要因为自己位卑而轻易放弃。

他不赞同全局的入侵中国,而是先满蒙地区,在华北地区,蚕食中国,日本的军力不可能全局占领中国,这是石原莞尔的认为。

基于上述观点,石原莞尔一直不同意和美国闹翻。他的观点是:“努力与美国保持亲善关系。”因为在石原莞尔看来,日本和满洲都有丰富的煤、铁资源,可是最缺少的,就是石油、橡胶这两种最重要的战略资源。而石油和橡胶,全在美国人和英国人手里攥着。

尽管如此,一旦一方的观点受到了广泛支持,另一方的意见自然会被忽略,这些不同意见者也会被边缘化。

在他们的眼里,中国军队就是一摊烂泥,根本不是装备精良试剂,高昂训练有素的日军的对手,杉山元大将甚至提出三个月之内灭亡中国。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可石原莞尔为什么敢于顶撞衫山元呢?一是坚持自己的战略思想,二是性格使然,三是本身的地位。

石原莞尔刚刚去陆军大学时,就遇到了日本元帅梨本宫守正亲王代表日本天皇来军校检阅。这在学校是件相当大的事情,严格重视。

及至二战前夕,日本又一次爆发彻底改变其历史走向的“下克上”事件,这便是著名的二二六兵变(又名“帝都不祥事件”)。

石原莞尔认为,迅速的占领中国不难,但是,中国上层虽然腐败,中国的事情复杂的很,是一个大的陷阱,任何列强都会被陷进去而拔不出来。北方的俄国,南方的英,美,法,都在等着日本陷进去,拔不出来,石原莞尔已经看到这点。

尽管石原莞尔在军事会议上和衫山元争吵得很厉害,但最终衫山元还是默认了参谋本部,特别是石原莞尔的意见。

也就是说,连石原菀尔在参谋本部的直接下级,都不支持他的意见而力挺杉山元,所以石原这一派被孤立了起来,最终胳膊扭不过大腿,日本内阁和军部做出了立即增兵三个师团到华北的决定,而关东军和半岛驻军也积极派兵助战,于是卢沟桥事变演变为大规模的华北会战。虽然在战略辩论上输掉了,但是石原菀尔仍然会认真制定作战方案,这就是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两重性。

石原莞尔很快也遭到了报复,被安排到了东条英机那里做他的副手,在一个自己都看不上的人,手下当他的副手是种什么样酸爽的感觉,我想石原莞尔最有发言权,这个连他一只眼都看不上的上等兵东条,成为了他的顶头上司,而那个傻瓜元衫山元,更是受到了日本军界的赏识,节节高升,石原莞尔的日子真难过,可想而知,最后居然为了所谓维持日军的士气,将这个日军少有的战略家打发出了现役,为了让他不要乱说乱动,这两位日军大佬甚至还动用了宪兵去盯住石原莞尔,石原莞尔退出日军的一线之后,整个日军就成了由疯子把控的疯子军队,最终整个日本帝国被带向了毁灭的深渊。

1,石原莞尔,由于和东条英机分歧太大,加上石原莞尔的脾气倔强、性格直率,心里有话就说,对谁不满,就要表达出来,他的政治生命在关东军参谋次长位置上戛然而止。尽管东条英机并没有马上免去他的关东军参谋次长职务,但此后,他就被闲置了起来,再也无法发挥他的战略意图。

一定要跟杉山元叫板的主观原因,是在卢沟桥事变如何处理这个问题上,两人分属不同阵营,也就是理念不一样。石原菀尔坚持认为苏联才是日本的最终敌人,不能跟中国陷入大规模的长期战争,属于“不扩大派”。注意啊,可不是说石原菀尔不主张侵略,而是手段不同罢了,石原主张用短时间小规模的“惩罚性作战”,逼迫南京政府服软即可,然后撅取一些利益见好就收,继续保持对苏戒备。

石原莞尔认为,日本一定会失败,惨败在中国。

也正是这时候,作为上层决策者的石原莞尔出面反对把事件扩大。倒不是他不愿意侵略,主要是这与他的战略是相违背的。结合“石原构想”也知道,他的策略就是宜缓不宜急,被称为蚕食派。

但是衫山元却不认为他认为此时就应该扩大侵华战争,你不就是靠着918,拿下了整个中国东北,策动伪满洲独立,最后才坐上这个位子吗?才有这样的身份的吗?你靠这个东西赚得名誉,赚得声望,(今日头条漩涡鸣人YY首发于悟空问答)怎么不想让我们去赚这东西呢?

假如是特别重大的军事行动,参谋人员认为军事主官决策错误,而军事主官又一意孤行,参谋人员还可以向上级参谋部门反映情况,直至惊动日本参谋本部,调整军事主官职务。

因此,派驻在各部队中的这些参谋,他们尽管军衔不高,但他们头脑并不差。而且背靠的是日军参谋本部。

另外,日本陆军的参谋制度比较彻底,实行的是军官、参谋双轨制。指挥权,由各级军事主官实际行使;建议权、辅助权,则由各部队的参谋人员行使。参谋人员其实还有一个特权,那就是监督机制。我认为你军事主官对战争局势了解不够,分析有错,判断失误,我就能够给你提出意见,或者说警告。

跟强硬派斗嘴的后果当然也是有的,由于在战略思想上成为少数派,石原菀尔已经很难在参谋本部呆下去了,两个月以后被打发到关东军,成为参谋长东条英机的副手,而他又半只眼睛也看不上“上等兵东条”,被打压就是必然的了。杉山元则因为主张侵略有功,先去当了华北方面军司令官,1940年还出任了参谋总长,1943年获元帅荣誉军衔,大大地被重用。

而石原莞尔也因为志不得舒,也没法在参谋本部混了,被板垣征四郎推荐到了关东军,给东条英机做副参谋长。

九一八之后,日本占领东北,石原莞尔一鸣惊人,成功进入日军参谋本部担任次长。

日本的失败,以后的结果注定了日本失败的命运。

其实这主要归功于的日本的体系问题,日本陆军部听上去牛皮哄哄,但是他们管不了日本陆军参谋本部,这两个部门跟压根只有是互相平级的。

应该说石原莞尔是个战略天才。对于中国,他是一个十分恐怖的敌人。之所以说他十分恐怖,是因为石原莞尔的想法非常有见地,也有相当的胜算。他曾经说过:“如果进入战争状态,就一定是长期持久战。那种认为惩罚中国、数月间就可以使蒋政权崩溃,所以只需要短期决战是极大的错误。”

而与此同时,由于九一八事变,石原莞尔是最大的幕后推手,这次军事冒险的成功,使得石原莞尔在军界声名鹊起,这让石原莞尔更加有了对抗高层的底气,这位当时被人们称为日本第一兵家的陆军红人,就像现在的某些流量明星一样,飘了,膨胀了,所以就有了在所谓的恳谈会上互相辩论和对坑的事件。

陆军参谋本部是制定作战计划的,陆军部是负责陆军日常事务的,两个单位是平级,而不是垂直的上下级部门,而且事实上参谋本部的权力比陆军省权力要大。而当时石原的职务是参谋本部的作战部部长,手里掌握着参谋本部百分之八十的权力,更不会把陆军省的杉山元放在眼里。

1937年3月,石原莞尔晋升为少将,并被任命为日本参谋本部作战部部长。

按照石原的思路,日本跟德国联手,会很快灭亡苏联,东北也就永远从中国分裂出去,只要日本不进攻中国,美英也不会对日本出手。

石原莞尔就是这样一个理智派,大家别误会,这个人就是一个军国主义分子,他所。坚持的,或者说他反对的只不过是扩大侵华战争的一个时间,究竟是什么时候发生。

抛开石原的侵略性不说,石原确实是个非常杰出的战略家。

抛掉民族矛盾、意识形态偏见,说实话,站在日本的立场上,石原莞尔尽管是小人物,但他的思想境界,也已经成熟到一个从战略高度看待问题的战略家了。他出于“居安思危”的考虑,这么想也没有错。毕竟日本是太平洋上一个弹丸岛国,备不住什么时候就沉没了。然而,他以牺牲中国的根本利益来满足日本的需要,这就说不过去了。

在当时的日本,有这么一句话叫做石原之智,石原莞尔的智慧是得到大家公认的,而且,石原莞尔也是日军中少有的战略思路,比较清晰的人,是一个冷静,而不失热血的军人,这位老兄在日本军界不受重用,得不到待见,真乃中国抗战之大幸也。

另一派是主战派,代表人物是陆相杉山元大将、军务局兵务课高级课员田中新一中佐、参谋本部作战课课长武藤章大佐。

野心不可谓不大。但简单说就是,步步蚕食,以战养战。因为一旦日本全面侵略,以日本的体量,那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可以算是日本版的持久战。

可是就这么一个在战略上有一点眼光的人才,日本军界还不怎么用,最后甚至被打击报复退出了现役。不过不论怎么说,石原莞尔在日本吃瘪,对于中国的抗战来说,还是有很大好处的。

石原这个人其实很聪明,很有战略眼光,他对东北少帅张学良的分析非常的到位,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他才敢于策划918。

这场所有的都不看好的豪赌,日本竟然赢了,没有费吹灰之力就占领东北。由于“满洲事变”(918事变)的成功,主谋石原莞尔和板垣征四郎成了日本的民族英雄,石原莞尔声名鹊起,如日中天,能不沾沾自喜,忘乎所以吗?

可当时,了解石原莞尔的校方认为,只要给这小子见到天皇的机会,指不定闹出啥幺蛾子。由此推论,石原莞尔有怼天皇的潜质。

五,石原莞尔、杉山元的最后结局

他扮作中国的贫民在武汉找苦力工做,被码头的警察搜身,搜尽身上的钱财。他深知中国腐败是从上到下的。

也就是说,日军部队的这些参谋人员,是有特权的。他们的背景,是日军陆军参谋本部。在正常情况下,日军部队军事主官是不能随意撤换这些参谋人员的。

再者,此时的石原莞尔,在国内拥有相当高的威望,大家都在称颂他的智慧,借助这种人气,他也有了和上级领导叫叫板的底气。

双方之间展开的争吵,石原莞尔认为,此时中国还不宜对其发动大规模的侵华战争。尤其是当时日本国内的问题!资源,兵力相比较于中国来讲还是吃亏,所以他觉得应该打一个局部性的战争,让南京政府服软就行了,能够获得更多的利益!

918的成功使得石原莞尔在日本陆军界声名鹊起,出名之后,石原莞尔的心态有了一定的变化的变化,这就像一个演员,凭借一部电视剧爆红之后,心态有点飘,有点膨胀,一个道理。

他对国际局势的分析非常透彻,到了一种叫人恐怖的地步;所以说,石原有日本第一兵家之称,确实有狂妄的资本。

当然,石原莞尔的行为并不是没有道理,这次恳谈会主要探讨的就是卢沟桥事变如何处理这个问题,陆军部和参谋总部,这两大陆军机构的想法完全不同,石原莞尔认为,苏联才是日本最大的敌人,中国的军事行动应该保持在一定的限度之内,不应扩大化。

从石原莞尔的说法中,我们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他想采取的是温水煮青蛙的方式侵略中国。而陆军部的陆军马鹿们的看法完全不同,他们被暂时的胜利冲昏了头脑,自己主张进行战争动员用一场决定性的胜利逼迫南京政府投降,陆军部的各位老兄们都认为中国军队不堪一击,凭借日军强大的实力以及精神力,打败中国军队不成问题,衫山元,甚至提出三个月内灭亡中国,这句话和麦克阿瑟那句回美国过圣诞节一样,为中国军人打脸,尽管石原莞尔的说法更符合日军现在的利益,但是陆军部的支持者众多,甚至连十元的直接属下都支持陆军部,让石原莞尔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悲凉感觉,最终,石原莞尔的谋略没有得到通过,中国侵略战被扩大化。

所以,就没给他这个机会。石原莞尔只能以第二名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第30期。

日本石原莞尔曾经到中国各地以贫民身份游荡过,深知中国的上层,中层,下层阶级的心理,深知中国文化的深奥,也深知清朝灭亡之后中国的局面。

不过这样倒也保住了石原莞尔的小命,由于它的战略谋划没有被采纳,结果竟然没有成为战犯,这真是苍天无眼呀。

1945年9月11日,驻日盟军总部列出并公布第一批日本甲级战犯名单,杉山元未列入名单中。但他自知罪孽深重,无法幸免,于次日下午5时,在第1军总司令官室开枪自杀。当晚,杉山元的妻子在得知丈夫自杀的消息后,在自己家里的佛堂,身着全白丧服,依照武士传统用短刀戳穿心脏自杀。

在占领东北之后,他不主张继续扩大战果,占领中国华北和更多中国领土,而是希望日本跟中国政府改善关系,全力以赴对付苏联。

很多部队里没有副职,那么,他们的正职军官是不是非常繁忙呢?万一战场上正职军官阵亡了怎么办?其实,他们的副职军官还是有的,只是不是常设。日本军队中有健全的补进机制,一旦正职主官阵亡,下一任的接管者是谁,事先在陆军制度中已经写得明明白白。有些准备替补的军官,都安排在下面担任实际军职。一旦正职阵亡,马上就有人替补。日军的军官大多数都是日本陆军大学、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等军校毕业生,不存在上任以后搞不清楚情况而贻误战机的事,也不会影响军队的指挥。

石原莞尔,虽然这个人是少将,但事实上这个人的职务并不低,而且在日本国内具有很高的声望,为什么?本身它只属于日军参谋本部跟日本陆军省,虽然职务上和军衔上来讲比对方低一个档次,但是陆军参谋本部是直属于日本天皇的,石原莞尔自然也不需要为陆军省去负责!而且就当时的情况而言,由于他在918事变里面的出彩表现在日本国内具有很高的声望,所以其知名度完全超过了当时的。日本大将衫山元,也正是这个身份的前提和基础,促成了这一次有意思的争论!

1907年,18岁的石原考入亚洲第一军校——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成绩还是名列前茅,但因为同样的原因,使他只能以第六名的成绩毕业。不过他依旧非常自信,引以为傲,目空一切。

侵华战争侵略战争所带来的进一步的后果让整个日本一直处于一种入不敷出的状态,最终日本人火中取栗,选择和美国选择和西方列强开战,最终导致整个日本陷入到了一种死无葬身之地的地步!最终整个日本高层不复当年那般英勇,不复当年那般强硬,跪在了美国高层的面前,求美军原谅,这份理智,估摸着是当初骂石原莞尔的时候,丢掉的又重新捡起来了!

所以,二者之间也就相互犟了起来,整个日本军队内部分为两派一派呢是知华派,就是比较了解中国实际情况的,站在了石原莞尔这一边,而至于其他的人就全部站到了衫山元这一个派系里面,为什么这就是日本当时的情况,屁股决定脑袋!

在当时杉山元是日军,陆军省的老大,陆军大臣,而石原莞尔则是日军中另一强力部门6参谋本部的成员,在大家的印象中,作为陆军大臣,应该是整个日本陆军的头把交椅,处置一个参谋本部的石原莞尔那不是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其实不然,陆军部和陆军参谋本部,这是两个完全独立的纪录,在机构设置上也属于平级的地位,陆军部驻伍要负责,除了打仗之外,所有的陆军事务,比如说训练征兵,人事编制装备,这些通通由陆军部来管理。而陆军参谋本部则是一个执导如何打仗的机构,主要就是负责作战,这两个部门根本就不存在统辖关系,当时的参谋总长是载仁亲王,这位王爷是一个挂名的甩手掌柜,石原莞尔,趁着改组参谋本部的机会,把参谋本部的权力几乎全部归拢到了他领导的作战部,所以在当时的情况就是石原莞尔几乎就成了参谋本部次长之下的第一人,实际上的参谋本部二把手,所以说,石原莞尔也是日本参谋本部的实权派人物。

石原莞尔积极鼓吹日本进行侵略活动。但是,这个人非常有头脑。他认为,日本是个小国,中国是大国。以此为基点,他的观点是,日军侵华在战略上是对的,但不能大张旗鼓地全面侵华,而应该以“满洲国”为依托和大本营,逐步、一点一点蚕食中国。如果明目张胆地侵略中国,会使日本陷入战争的泥潭,最终无法自拔。

从上面的介绍中,我们可以得出下面三点结论:

在东北问题上,不仅是日军,另外还有和苏俄南满、北满铁路的问题。

而在中国也有人评价他,旧日本陆军脑子共一石,永田鉄山独占八斗,石原莞尔一斗,天下共分一斗。如果日本按照石原莞尔的战略进行下去,抗战将会极其艰难。

整个二战中日军就是一群自大症患者指挥的禽兽兵团,尤其是日本陆军,在整个日军体系中,只有石原莞尔算得上一个比较杰出的军人。

而日本的好战派却定岀了迅速的灭亡中国的计划,石原莞尔激烈的反对,石原莞尔认为日本没有这么大的胃口,日本一定会惨败。

七七事变后,石原莞尔的想法,因为和陆相杉山元大将等人形成尖锐矛盾和对立,石原莞尔在参谋本部的位子摇摇欲坠,朝不保夕。

石原莞尔是一个另类的日本人。

所谓石原构想,就是石原莞尔对于日本当时及今后世界格局的战略构想。它的要点是:发源于中亚的人类文明当时已经分为东西两支,各自发展,两个文明现已形成隔着太平洋相互对峙的局面。美国是白人文明的代表。而东方文明的代表正是日本,日本人是“黄种人的代表”。

幸亏后来日军贪得无厌,开始了全面侵华,急切地想要占领我们这片地大物博的土地,和我们完全打了起来,尽管我们中华民族遭受了空前的浩劫和苦难,但万幸的是,或许也正是日军这么肆无忌惮地妄想“小蛇吞大象”,我们才能够名正言顺地奋起抵抗,最后彻底解放全中国,把日军一个不留全部打出去,还中华民族一个晴朗天空。

日本陆军部主要负责除作战之外的一些事物,而参谋本部则是指挥作战的,杉山元大将就是陆军部的老大,而,石原莞尔所在的参谋本部,他们的老大是个日本亲王,这是个挂名的,由次长负责。

当然,你军事主官愿意听,就听;你认为我参谋人员说得不对,也可以不听。但我已经尽到了我一个参谋人员的提醒、劝阻责任,万一出了事,你不要说我没有劝过你。

高层早就已经被所谓的侵略,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冲昏了脑子,这个时候认为日军战无不胜,能够扩大战果,中国不堪一击。所以,衫山元才提出来三个月内摧毁中国这种说法!大家都想着打仗,此时要是有一个理智派出来说,这个仗不能打。

杉山元却认为,日本军力强大,中国人一盘散沙,忙于内耗,横扫中国不在话下。

三,石原莞尔尽管军衔不高,但他是参谋本部的精英分子。

二,日军的参谋本部

简单说,日本陆军省、海军省是负责决定某些战争打不打,以及和谁打的问题;参谋本部、军令部则是负责怎么打的问题。而参谋本部,是陆战方面关于战争方式方法、战略战术最权威的机构。

一派是不扩大事态派,其代表人物,就是参谋本部作战部部长石原莞尔少将、战争指导课课长河边虎四郎大佐、陆军省军务课课长柴山兼四郎大佐。

石原莞尔就是那个把“下克上”传统再次发扬光大的人。其中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九一八。

四,可怕的假设

在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之前,石原莞尔在日本《每日新闻》连发30多篇社论,配合他自己的“满蒙生命线”理论和“石原构想”,为日本社会接受即将发生的事变做好思想准备。

但是,对于东条英机来说,“满洲国”就是他的私人领地。东条英机尽管把所有有关军务都移交给了石原莞尔,但对“满洲国”的政治控制权,一点都不撒手。东条英机认为,那就是他的“政治领地”。故此,石原莞尔因与东条英机意见不和而被闲置了起来。

而支持扩大事件的,是陆相衫山元,被称为扩大派。衫山元当时号称三个月灭亡中国,直接找到顶头上司近卫文磨,胸脯子拍的山响。

石原莞尔是对的,他的策略正确

东方战场里,少将石原莞尔为何敢和大将杉山元叫板?

别说这个人在国内究竟拥有多高的声望,究竟有多少的身份,哪怕他把理由全部讲清楚了,剩余脑子发热的人也不会同意这种事情发生!

历史不容假设,但我们还是要假设一下。

先说第二点,通常所说的“日本军部”是指陆军省和陆军参谋本部这两大机构,两者都直接对天皇负责而互不隶属,陆军省负责“养兵”:征兵、训练、人事、编制、装备等等等,而被称为“傻瓜元”的杉山元,在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时,担任的就是陆军省老大“陆军大臣”(陆相),军衔已经是陆军大将,确实位高权重,但问题是,他管不着石原菀尔。

1939年8月,石原莞尔晋升陆军中将,在时任支那派遣军总参谋长板垣征四郎的推荐下出任第16师团司令官。但是,石原莞尔与东条英机的关系继续恶化,多次在公开场合宣称,“东条英机、梅津美治郎之辈,不仅是日本的敌人,也是全世界的敌人,他们全都应该被枪毙。”东条英机自然会忍无可忍。1941年3月,石原莞尔被挤出军界,编入预备役。

由于发现自己已经成了一个摆设,1938年6月,石原莞尔不辞而别,脱下军装留下一份辞职报告回到了日本。作为军人,随意脱离战场,是要被送上军事法庭的。为了消除这件事的影响,他的朋友板垣征四郎急忙亲自安排,让他以病住进了东大医院。出院后,石原莞尔担任了一个闲职——手下一个兵都没有的舞鹤要塞司令。

在对待中国的战略上,石原莞尔所在的参谋本部和杉山元大将所在的陆军部产生了严重的分歧,石原莞尔试图说服陆军部放弃全面开战的设想,转而进行惩罚性的战争,逼迫蒋介石政府做出一定的让步,通过有限的战争,掘取最大的利益。

我们还可以再假设一下,如果日本军部完全被石原莞尔控制,日军没有和美国开战,而是一门心思、一点一点蚕食我国领土,国民政府消极抗战、积极反共,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继续奉行“绥靖政策”,看着日军慢慢占领我国领土,结果究竟会怎样?细思极恐!

东条英机俨然是东北土皇上,石原莞尔作为一个斗败之人来投靠,理应夹着尾巴做人。可他却仍然发挥怼人的特长,一点面子不给东条英机。

其实关于这一点,日军的那些少壮派日军的那些高层,一个个眼红的要命,都希望自己能够快速地发动这场战争,赢下不是公民这样的话就可以在国内一举提高自己的声望。但说实话,还是有一些理智派看得清楚,如果真的扩大战争,日本人会面临什么样的问题,这些问题是否能够克服?

而日本将主要精力还是投射在北方,石原老贼认为苏联才是日本真正的敌人。可是陆军部的大佬们不怎么认可,他们被在中国的胜利冲昏了头脑。

卢沟桥事变前,石原莞尔担任的是日军参谋本部第一部(作战部)部长。当时的参谋本部总长由皇族军官担任,不怎么管事。也就是说,这时的石原莞尔,离日本参谋本部最有权势的参谋次长也就只有一步之遥了。

七七事变前,石原发出惊人预言,他说“日本再战必亡”,如果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日本就会陷入战争泥潭,最终被拖垮。即所谓的“泥潭论”。

有个小事是,他曾经当着岸信介(安倍晋三的外公)的面,公然说东条英机是“那个上等兵”。东条英机怀恨在心,最终摆了石原莞尔一道,将其开除军籍。石原莞尔也就此没落。

然而,这时候的局势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控制得了的事了。关东军根本没有听从他们的意见和指令,继续扩大事端,开始了对我国的全面侵略。至此,石原莞尔的依托“满洲国”和美国“最后决战”的想法,也全都成了画饼。

这就是石原菀尔敢跟杉山元吵吵的客观原因,因为他虽然是个少将,但是代表参谋本部、代表特殊的“参谋体系”,况且还掌握着参谋本部的实权,即便是陆军大臣杉山元,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只能在所谓的“恳谈会”上互相辩论和对喷。同时,石原菀尔在“九一八事变”中的表现,已经成为日本陆军的红人,号称“日本第一兵家”,也有点飘的成分。

杉山元大将虽然军衔高,但他是在陆军省任职;石原虽然是少将,但人家是在日本陆军参谋本部任职。

至于石原莞尔少将先生,敢于顶撞杉山元大将,甚至直接叫板,这不得不从日本那奇葩的制度上说起。

可是,我们反过来可以再往下设想一下,日军在东北三省的驻军权,在以后相当长的时间内,恐怕会成为一个久拖不决的“顽疾”,甚至“癌症”。不仅蒋介石政府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即使我们中国共产党最后战胜了蒋介石国民党政府,解放了关内所有地方,但关外日军在东北驻军的问题,也会成为一个十分头疼的难题。双方既然不开战,便只能坐下来慢慢商量问题。看看前苏联——现在的俄罗斯占据的日本北方四岛问题,什么时候可以解决?

至于题主说“东方战场里,少将石原莞尔为何敢和大将杉山元叫板”的事,大概是指下面这件事。

二战期间,看似等级森严的日军,实际上军中真正掌握实权的并非少数几个身居高位的“老头子”大将,而是那些“少壮派”中高级军官。因此,日军本部的高军阶将帅,不一定能调得动自己麾下的将领;而日军很多师旅级的中高级指挥官,往往能直接跟自己的上级叫板,这便是日军的“下克上”传统。

这种事情最终导致的结果使得日本在华北战场上面的作战策略一变在变,一开始的时候,在卢沟桥事变爆发之后,日本人的作战策略还是以局部的发动战争,打击华北地区的中国军队为主,但是仅仅在三个月之后,就全面的转变成为全面侵华战争,整个日本高层对这种发展的状态简直就是目瞪狗呆,又没有办法,只能够投入更多的资源,投入到这场战争之中!

可以这么说,整个陆军部都已经被在中国的胜利搞得疯狂了,他们不再用理性的眼光看待问题,杉山元的这种观点得到了普遍的支持,甚至石原莞尔的几个直接属下,他们参谋本部的几个人都支持这种观点。

石原莞尔的这些观点,和中国共产党、毛泽东同志对于这场战争的宏观看法高度一致。

同年9月,在好友板垣征四郎的推荐下,石原莞尔离开了参谋本部,给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当副手,即关东军参谋次长。

“卢沟桥事变”发生后,当时任参谋本部作战部长的石原莞尔立即决定了不扩大事态的方针,参谋总长闲院宫也向“支那驻屯军”下达了不扩大的指示,近卫内阁也在内阁会议上做出了不扩大的决定。

当然,石原莞尔这个少将级别还轮不到他干次长,不过由于他主持了这次参谋本部的改组,将参谋本部90%的权利,归拢到了作战部。

中国的抗战,从此少了个祸害,石原菀尔至少比东条的脑袋开窍一点。

据此我们可以说,卢沟桥事变,应该是关东军自作主张搞出来的一件事,日军参谋本部事先并不清楚。卢沟桥事变,分化、瓦解了日军军部的好战、善战、狂热的精英分子。这件事,对于中华民族来说,既是一个灾难,但对于日军的整体战略,也起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破坏作用。至少可以说,将石原莞尔这样有很高战略思想的恐怖分子挤出日军最高决策机构,起到了一个关键性的作用。

从资历上说,杉山元毕业于陆士第12期,比21期的石原大了整整九岁,属于军界前辈,但是在关于战略问题的辩论上,他还真不是石原菀尔的对手,“傻瓜元”嘛,就是不善言辞比较木讷的外号。可问题是,杉山元的“扩大派”人多势众,不仅包括驻外的中国驻屯军司令、关东军司令和CX军司令,甚至还包括参谋本部作战部的作战课长武藤章大佐等人。

本文作者:真相只有2222个

展开阅读全文

天津历史中非常有名的李金鳌,是个怎样的人?

上一篇

义务兵选什么兵好,有前途又好留队?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东方战场里,少将石原莞尔为何敢和大将杉山元叫板?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