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死去的一瞬间知道自己将会死亡,死者是否会害怕?

前女友即将离开人世的那几天,表现得很异常,从她的话语中以及她的表现中,我明显感受到,在面对死亡即将到来她是有恐惧的。

我想我是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的。

第二个理由,看到尸体,会想到自己以后去世的场景所以害怕

她从小失去双亲,是依靠他们村里人救济养大的,通俗易懂的说,她是吃村里百家饭长大的。长大之后本来以为嫁给了一位有钱的丈夫,日子会过得好一些,没想到老公又三天两头不着家,有老公感觉跟没有老公似的。

其实死亡也不过是瞬间的事,根本来不及害怕,也体会不到什么滋味,就永远不会再醒来了。

一次是小时候孱弱多病,常常会因为发烧,惊吓和别的原因濒死过去,那天晚上,迷迷糊糊,觉得许多见过的没见过的动物各种形状,一齐向我涌来,想要把我抓走,那会感觉很恐惧,有一种稍不留神就要被撕裂、被活吞的感觉,并且一直处在恍惚中。后来慢慢醒来,听家人说,我一直处在喉咙大声喘息、非常痛苦,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状态。这是小时候第一次感受。

我哥哥病入膏肓的时候,医生就劝我们把他接回家,一是可以见见亲人最后一面,二是在家里去世会比较体面。如果是在医院去世会很狼狈,因为身上插满了管子,家人看见人更难受。于是我们找了救护车,准备把他接回家。在车里,哥哥很平静,不时地看着弟弟妹妹们。

从住院到离世,也就十二天。期间父亲一直在观察自己的身体变化。

我们首先为这位女主人公安一个名字,名字就叫做康娜吧?

过程好像并不复杂,尽力去抢救这位车祸患者,如果能够醒过来,那么就进行有效询问,询问她在将死的那一刻有什么样的不同发现。

如今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五年了,我也已经结婚生子,而她的儿子也已经九岁,还有两个月就十岁了。我的家人和我的老婆对他都很好,有时候对他的好,甚至超过我的亲生儿子,我觉得家里人对他的爱是一种溺爱。

我想在最后的时刻,他想着的未必是害怕,而是忧心能否见到我最后一面,当我俯身跟他说我回来的时候,他肯定还在,有我和家人陪着,想必他不那么害怕。

她对我说:不是你不够好,你做得已经很好了,我和儿子都很喜欢你,但是我可能已经没有机会跟你结婚生子,因为我患有癌症,已经无法救治,可能生命仅有一两年左右,我不想连累你。我原本以为她想让我离开她,所以有意在欺骗我。

白天早上送儿子上学,然后拿着批发回来的蔬菜去摆摊。而她的儿子很懂事,也称呼我为爸爸,他很可爱,也很聪明,我非常喜欢他。但是幸福太短暂了,在我们相处的第五个月,她突然向我提出分手,于是我问她,是不是我不够好。

曾经在视频里面看到这样的实验。

那时候我才27岁,未婚,她是34岁,离过一次婚并且带有一个4岁的儿子。我们是在买菜的时候认识的,当时她在市场卖菜而我因为是去跟她买菜的次数多,所以我们就慢慢的熟悉对方,当时我觉得她的身世非常可怜。

一直到了凌晨两点左右,也没有什么意外情况,我也有点困了,眼皮不由自主开始打架,后来实在坚持不住,就迷糊过去了。

我拽紧他的手,轻拍着他的额头,帮他擦拭满头的汗。示意大夫停止抢救,父亲断断续续的心跳随机变成一条直线。

在这里做了短暂的休整和训练后,在一天大早上我们就随着大部队跨过边境进入了越南境内。

8点多,父亲失去了意识,大夫开始进行心肺复苏抢救。

直到现在,我还不相信我的哥哥已经走了。我宁愿相信他还在外地上班,今年春节又要加班!失去亲人真的是很痛苦。

去世前6天是脚肿了,他只跟我嘟囔着说了一句,“老一辈人说,男怕穿鞋,女怕带帽。”

能听见亲人间的说话,能看见医生在这里尽力的抢救自己以及各种手术,不久之后发现了自己从未见过面的爷爷奶奶,在自己的身边。

为了对他已经离开人世的母亲,以及对他的将来负责,所以我对他的管教非常严厉,让他和我的儿子一样,尽量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从小培养独立能力。我的做法父母不理解,村里人也不理解,他们说孩子还太小,应该少让他们做事。

好在我们一直守在高地五六天时间,也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军事冲突,只是零零散散的炮击和冷枪,对我们构不成什么伤害。

那一年,刚刚十九岁的我,参军还不满一年就接到了开赴南疆的紧急命令。坐了两天一夜的闷罐火车,我们稀里糊涂就到了祖国边陲——凭祥。

第二次是跟村上人下地干活时不小心掉沟里去的状态,当我滚到沟底时,那会浑身难受,七窍痛苦,内脏就像被搅乱一样的感觉,身体飘飘然,一阵要活不了的样子,那会感受就像灵魂脱离身体游走在太空,感觉很美妙。当我醒来时,已经被弄回家,叫来一个当地有名医生守在我身边。醒来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医生说,醒过来了,就没事了,骨骼,内脏都还没问题😊,只是跌的过重,现在没危险了,好好休息就好,然后就走了。

当晚父亲所有的兄弟姐妹全部来了,父亲在凌晨1点多恢复了意识,大家守在他病床前一直聊到了凌晨3点,父亲劝说大家早点休息,已经凌晨3点了,只留下了他的弟弟陪着他。

看到她哭得很伤心的样子,而且疼痛过后狼狈的样子,我也经常会忍不住的落下泪,但是我又无计可施。当时她每天至少嘱咐我十次,等她离开之后,要我对她儿子好一点,找女朋友要找善良的,如果女方不同意我带孩子,就把孩子送去孤儿院。

我父亲2012年7月21日晚上9点50分走完他短暂的一生,因为食道癌晚期扩散转移化疗造成血小板系统崩溃,几乎为0,身体失去了凝血功能,医生告诉我们,这种情况分分钟都可能因为内脏或者脑子自发性大出血走掉,抢救都来不及抢救的,非常凶险。要我们做好思想准备,早上用救护车运回老家的,说是老家,因为父母二十多年都在江苏做小生意,老家的房子长年无人居住破败不堪,倒的倒塌的塌,回到老家的时候根本没法居住,只能破旧倒塌的堂屋里打扫了一下,临时搭起来一张床,爸爸突然病重这样回到了老家,村里好久不见的邻居亲戚村民都来看望爸爸,爸爸虽然呼吸越来越喘,但是精神还很好,一直坐着跟村民们聊天,言谈中对人生无常的不甘心和无奈让人心痛无比,从始至终没有流一滴泪,只是摇头说没办法,寿命就这么多,自己一辈子要强,混的不比别人差,现在要落后了,没法子了。到了晚上村民们散去,爸爸也躺下了,呼吸声越来越急促,我和弟弟妈妈大伯堂哥都围着他,无助又无奈,到了9点50分,爸爸要上厕所,妈妈扶着他坐到床边的痰盂上,我转身回避,出去了一下,几秒的时间,妈妈大伯就喊起来了,喊村民来帮爸爸穿衣服,说人不行了,爸爸大出血了,拉的全部都是血,我进来的时候,爸爸眼睛直挺挺的往上翻,嘴张开着,妈妈边哭边听大伯的准备了一把钱塞在爸爸的手里,让他拿好上路钱,几秒爸爸就咽气了,来不及说话也来不及感到害怕吧,我吓得大哭起来,大伯把我和弟弟拉到一边,爸爸咽气了,家乡的风俗子女不能碰到他的身体,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直面至亲死亡,除了跪在地上痛哭,脑袋里一片空白,不知所措,那个时候我跟弟弟还都刚刚毕业一两年,没有成家。那悲伤的场面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里,永生难忘。爸爸才50岁,一点福都没享到,操劳一生,就在一片破砖烂瓦中在凄凄惨惨的破屋里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一生,从那以后,我对物质生活的要求特别低,我觉得我爸爸都没享到福,我也没资格享受,享受也无人替我高兴跟我分享,一切都没了意义。

不应该是害怕的问题,有人说死亡是一件让人特别开心的事情,在死亡的那一瞬间,会被另一种快乐的幻境所吸引。

说一个死刑犯临刑前夜的真实事件吧!这个故事讲述的是一个狱友陪伴同舍死刑犯度过他人生最后一夜的事情,为了能清楚地表述,文章会用第一人称进行叙述。

很多年前,本人在看守所呆过,那时候里面的情况比较混乱,现在是什么样不清楚,但应该比我们那时候好很多。

以前临了要枪毙人,我们看守所在前一天的晚上肯定会改善伙食。

大多数情况下,看守所伙食都不咋地,大家应该能想象得到。

到了要行刑的前一天,整个看守所的伙食都会有明显的改善。

到了前一天,会发点烟、发点糖、花生和牙膏啥的,一般都是满满一大脸盆,对于大家来说这并不是好事,说明第二天有一批人会离开。

一般重大节日,都得带走一批,其余的情况下没啥固定的规律。

死刑犯临死前最后一夜,狱警一般都会提前告诉号里的舍长,第二天某某要走了,让他多关注一下,防止死刑犯做出过激的行为。

其实死刑犯自己心里也有数,自己该死了,有些人觉得死刑犯猜不到,那是不理解死刑犯的想法。

死刑犯没功夫想别的,整天想的就是自己什么时候会死,行刑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人到了这个时候除了这些还能想些啥?还能想跑车、美女?

他们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人到了这个时候第六感出奇的准。

我常听到死刑犯说能活一天算一天,真等到被提走的时候很多人都被吓尿了或者是站不起来。

一个死刑犯还指望他享受生活?

也有很多死刑犯处于完全麻木的状态,到了要被提走的时候才恢复神智,知道害怕。

死刑犯到了要走的时候,同舍的其他人会给他洗个澡,问一下他想吃点啥,家里人会送套干净的衣服进来,让他走得体面一点。

戴着脚镣没法穿,只能硬往里套,临行的前一天,大伙儿都会帮忙。

行刑当日,武警一大早6点就会来提人,最后一餐一般是凌晨4点送过来。

最后的早餐,一般会给四个菜,犯人想吃什么都会尽量满足,但一般不会给酒,听说有给过,但我没见过不知真假。

第二天就要走了,没几个晚上还能睡得着,有的人在夜里就直接崩溃了,所以一般同舍的人都会安慰他,让他,“想开点,说不定会有转机。”

有没有转机大家都很清楚,不过人在思绪极度混乱的情况下,有可能会相信,不为别的,只想让对方好过一点,平安度过最后一夜。

肯定不能明说,“你死定了,哭也没用。”

这样很容易让死刑犯做出过激的行为,伤害自己或者伤害其他人。

就算有人哭一整晚,同舍的人也不会说什么,一般都默默忍着。

我们舍里有个叫小虎的东北人,当年在当地属于流氓头目,在当地算是比较有名气吧!

有一次,十几个人去他开的店里闹事,他身上走哪都带着一把刀,他一个人一把刀,把来的人整死2个,重伤2个,轻伤3个。

临死前一夜,他一个晚上抽了8盒烟,平均一个小时一盒。整个走廊都烟雾缭绕。

凌晨1点多的时候,他来叫我,要我跟他聊天,我就陪他坐在监舍门口。

跟我说他这些年做过的事,他告诉我,他上学的时候常被人欺负,有一天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爆发了。

开始向那些欺负过他的学生报复,可能是天生血脉里的东西,也就是一瞬间就让小虎从一个人畜无害的学生变成一个一肚子坏水的小混混。

没多久他便辍学在社会上混,17岁那年,跟了一个天津的老大,混到24岁,7年时间他赚了很多钱。

之后,回到本地做生意,利用自己的人脉开了一家游戏厅。

后来他又说起了自己这些年打架斗狠的经历,为了让他能保持一个平缓的心情,我一直都在捧他。

说了很多他混社会的事,说完自己的人生,他突然问我,他这种行为算不算不孝?

他告诉我,他爸妈都是研究生,却生出一个混社会吃枪子的。

我说你不能这么想,你最起码还有个儿子,算是给家里传宗接代了。你看看我,一无所有,说不定要绝后。

你就算离开了,你的儿子会替你传承血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给你爸妈留了个孩子,你就是孝顺。他听完,压抑的心情缓解了不少。

他接着又说:“兄弟,我死了以后,能不能给我烧条万宝路?以前我在广东混的时候,就喜欢这个牌子,现在回想起来,突然有点想念。”

那个时候我们这很难买到万宝路,但我还是答应了他,这个请求我没法拒绝。

我说我一定给你买到,你要啥样的?他说只要是万宝路就行,如果有外国产的就最好。

到了凌晨4点多,最后一餐送来了,我记得他要的是饺子和三个菜,还有一桶全家桶,是头天夜里送进来的。

他就吃了2个饺子,就扔下不吃了,我让他多吃点,他告诉我,不是他不想吃,是真吃不下。

到了5点多,他把他这些年做过的坏事都告诉了我。

我问他:“老哥,你后悔了吗?”

他说:“不后悔,就是后悔当初在游戏厅没把门帘子拉上,把他们全杀了。杀2个也是死,杀10个也是死。”

随后,我和他都是一阵沉默。

过了一会,他又说,其实当时不该那样,如果让他们打我一顿也就没现在的事了,至少不用挨一枪,起码可以陪在儿子身边,看着他长大。

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回农村种地,最起码不会落得现在这个地步。

他又说:“出去之后,代我去看看我儿子,让他学好。你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很靠谱,告诉我儿子别走歪路,用心读书,凡事学会忍让。

不爱学习可以辍学,但千万别走他爹的老路跑去混社会,找个好工作就行,家里也不缺钱,只要别闯祸就行。”

我说:“你放心,我出去肯定去看他,告诉他什么叫社会。”

看着他沮丧的样子我又问:“多少吃一点吧,路上还有一段距离,别到最后饿了,吃不进也多少垫一点。“

他说:“好!”

我给他泡了碗面。然后在一旁看着他,这时候他眉头紧锁,脸色惨白,脸上没有其他多余的表情,然后小虎陷入了沉默。

吃面的时候,他突然崩溃了,双手颤抖的幅度吓人。安慰他时,我摸到了他的手,潮湿而冰冷。

5点55分,监道的大铁门轰然巨响,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这种响声我们很熟悉,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他给我的感觉是,双手冰冷,那是死人才有的温度,如果大家摸过死人就知道死人的冷,跟平常的冷,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他对我说:“我要走了,你出去以后也要改一改,老哥在天上看着你,护着你!我刚跟你说的事,千万别忘了。”

我点了点头!我俩的手用力地握在一起。

管教来了,大伙儿都来帮小虎砸镣,把大镣换下来。小虎的家人给他送来一套西服,他穿起来很有范,应该好久都没有这样穿了,这估计是他结婚时穿过的西服。只可惜这一次他不是去结婚,而是去一个谁都不愿意提及的地方。

6点10分,铁门又是一声巨响,小虎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地问我:“我是不是该走了?”

我说:“关键时候,可别在这个时候丢了份,别跟隔壁那哥们一样,又哭又叫又站不起来的。”

这个时候不光是小虎,就连我自己也莫名地紧张,可以想象小虎此时的心情是什么样。

小虎一笑,说:“不会的。”

嘴上这样说,但可以看出来他很害怕,他的手一直在抖,抖得很吓人的那种。没多久,两名武警出现在监舍门口,打开门架走了小虎。

小虎被架走的时候,站得很直,虽然感觉他很害怕,但起码走得像个爷们。

没多久又是一声巨响,铁门被关上了,之后再也没有小虎的消息,也没有人再提起他,也算是一种默契吧。

事后得知小虎临刑前,拒绝了父母见他最后一面。

毫无疑问小虎算不上坏人,杀了人就应该枪毙。让他整死那两个我正好见过,也不是啥好鸟,到这里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小虎是我送走的第一个舍友,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另一个人,一个52岁的中年男人。

我们都叫他张学友,因为他长得和张学友有几分相似,而且很会唱歌。人很和蔼,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与这里的人格格不入。

他的命运很凄惨,在他40多岁的时候,他的儿子上体育课跑步心梗发作。

医院救护车赶到的时候人就已经不行了,夫妻还没到医院,孩子就已经没了。中年丧子,这种痛苦不言而喻。

孩子走后,他的妻子因悲伤过度,患上严重的抑郁症,因为是国企单位,回家养了3年病。

单位领导还比较有人情味,看他们着实可怜,工资一分没少,就让她在家养病。

有一天他回到家里,发现自己的妻子不见了,他找了整整一天都没找到,后来报了警。

一直都没有消息,直到半个月后,才传来妻子的消息,她妻子在松花江里被发现。

找到妻子的遗体后,没多久他的母亲又脑溢血,独自一人死在家里。

张学友处理完母亲的丧事,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三天,亲人突然接连离去,恐怕没有几个人能抗住这样的痛苦。

第四天他出去吃饭,与人因小事发生了口角,他当时就去买了把锤子,在饭店外等着,对方从餐馆出来后,将对方砸死。

事后,他没有惊慌,也没有跑,就坐在出事的地方,等警察来。

临刑前夜,张学友独自坐在监舍门口。整宿都在唱歌,声音很小,他是个很细心的人,即便是最后一夜,他也怕打扰到其他人。

我起来后坐在他旁边,他继续唱,唱的是蔡琴的《你的眼神》。

我想和他聊聊,想开导开导他,但他一直没理我,到了4点多钟,送饭的来了。

他要的最后一餐很简单,一个土豆丝,一碗馄饨,一小碟咸菜。

他吃得很快,但却很仔细,一个混沌一定要咬两口才咽下去,土豆丝都是几根几根地吃。他把要的东西全部都吃完了,连菜汤都没剩下。

吃完后,他开始跟我聊天,开始聊他的家庭,包括他和他的妻子是如何认识的。

当说到看到他妻子遗体的时候,他的脸上还带着笑容,却已泪流满面,可以看到泪水顺着眼角不停流下来。

当时的环境很安静,我能听到眼泪落地的声音,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眼泪。明明是极度悲伤,却在用笑掩饰。

我能看出他和他的妻子非常恩爱,如果他的妻子还在的话,他也不会来到这里。妻子的自杀,让他生命中最后一盏灯熄灭了。

他开始讲述他的妻子和儿子,这个时候他脸上还是挂着笑容,看得出来那是发自内心的自豪。

他儿子从小到大都是学霸,死的时候在高中每次考试都是年级前十名。

说了一会儿,他突然停了下来,跟我说:“你知道吗?我现在很期待,我们就要团聚了,我好想他们。“

他接着说:“我不是迷信,我在这个世界,是不可能和他们有任何联系了。但是我死了,也许能有一丝可能见到他们。你不知道,我有多想念他们,我每天晚上一睡着,脑子里就跟放电影一样,都是他们的影子,如果我死了,可能我们可以一家团聚吧。”

我听他这样说,回道:“是啊,反正我相信人是有来世的,你老婆孩子一定在等你。”

他听我这样说很开心,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平时没人搭理我,都认为我疯了。”

后来,我碰了一下他的手,他跟小虎完全不一样,他的手很热,从他身上丝毫感受不到死亡的气息,甚至有一种期待重生的感觉。

后来,他没有再说话,又接着唱歌,还是那首《你的眼神》

武警来提人的时候,他没有一丝的畏惧,显得很平淡,仿佛是在等待那一刻的来临,让我感觉他好像很向往死亡。

离开的时候他满面红光,笑容满面。

又是一声铁门发出的巨响,“张学友”离开了。这时耳边突然响起了他唱了一夜的那首歌。

“虽然不言不语,叫人难忘记。那是你的眼神,明亮又美丽……”

人在死去的一瞬间知道自己将会死亡,会不会害怕?

我想没有人能绝对客观地回答这个问题,因为知道这个答案的人都死了,真到了那个时候也没有人在乎这个问题的答案。

如果让我回答这个问题,我觉得害怕是一定的,只不过害怕的程度因人而异。

听说很多病死的人,在死亡的那一刻是能预见到的,这种说法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的外公,癌症逝世,从确诊到死亡在床上躺了十个月,直到最后瘦到皮包骨,什么也吃不下才去世。

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他的思维是不清醒的,总说有人趴在窗台看他,外婆就会顺着他的思路对着窗台大吼大叫,仿佛是在呵斥趴在窗台边上的人。

我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外公是病得神志不清,还是因为他看得到我们看不到的东西,反正他总是说有人盯着他。

一家人都知道,熬了这么久时间差不多到了,家里人也开始着手准备外公的身后事。

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天是星期天,家里人都回到外婆家,到了晚上吃完饭,子女们都准备回家,外公却开始挽留,让大家都不要走。

这是他第一次开口挽留,那个时候外公常被认为说“胡话”。

结果大家都没有在意,纷纷各自回家,到了半夜得知外公去世,大家这才知道外公不让子女们离开并不是说胡话,而是知道自己要离开了。

他之所以希望家人都陪在身边,我知道在那一刻外公是害怕的,如果家人都陪在他的身边,他应该会更有力量。

所以我相信人在死去的一瞬间,是一定会害怕的!

而且他老公喝醉酒的时候,会孽待他们共同的儿子,因此她受不了,为了孩子才选择跟她老公离婚。我听了她讲述经历之后,心里就有一股这辈子要保护这个可怜的女人的冲动。于是我趁着她生日,她高兴的时候向她表白,说要娶她,照顾她和孩子。

我徒劳无功地费力挣扎着,手无力地抖动却无济于事,想喊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嘴角也开始流出白沫,双眼翻白,意识越来越模糊不清。

通过我陪着她,走完她生命的最后一段路程,我从中了解到,人在面临死亡的一瞬间是会感到害怕的。面对病痛的折磨,有一个词语叫生不如死,但是我认为这个词有问题,因为面对死亡,我认为没有人能真正做到不恐惧,理由有以下二个。

去世前3天,他去厕所大便全部呈暗黑色,他轻描淡写的和我说,哎,这也没吃啥咋拉黑屎了呢。

所以说,人真到了那个时候不会害怕,只能是感到自己的意志已经不能支撑自己生理上的行为,就想闭眼休息一下,只是这一闭眼,能醒的就是休克或是睡了一觉,不能醒的,就永远安息了。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一个高地上,和兄弟连队的战友进行换防。看着坚守好几个月的老兵们,伤的伤,残的残,死的死,我们在那一刻心也被揪得紧紧地,生怕一个不留神下一个被抬下去的就是自己。

第二个原因,因为他们不知道死后会不会去到另外一个世界,如果有另外一个世界的存在,那将会是怎么样,他们对前路感到非常的迷茫,所以心生恐惧。

她听了我的话之后,就不断的跟我说谢谢。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天,她要求我把孩子送回老家给我父母带,然后我回到她身边时,她又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并且哭着对我说:我好害怕,我不想死,我舍不得你们。我安慰她要坚强,勇敢。

后来,我才知道,偷袭我们的两个越南特工,在即将把我掐死的时候,被警惕的排长发现了,他抬起冲锋枪把两个偷袭者打成了筛子。

去世前一天11点,突然就呼吸不上了,大夫说要去ICU,让家里人决定是不是选择插管,因为插管的话会需要打麻药,而父亲肺癌晚期,本来肺功能已经非常差了,如果打了麻药,极大可能会休克进入植物人状态。虽然住院前大夫就说,你父亲的状态属于随时都会走,家属需要做好心理准备的。但当这一天真的来的时候,还是手足无措的,我当时在机场候机,电话里大夫也没给太多的抉择时间,跟家人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不插管,让大夫用常规方法尝试抢救,万幸当晚过了关,父亲好歹是恢复了正常指标。

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康娜最后醒了过来,她在清醒的那一刻表示,自己的灵魂离体的时候,仿佛旋浮在空中。

也正是因为排长的警惕,不仅挽救了我的性命,也保全了高地的周全。排长因此被记二等功一次,受到了上级的表彰。

幸好有实验的科学家们,把当时她吞吞吐吐地诉说用专业设备录了下来,到事后再给她看当时的诉说视频的时候,康娜表示怎么也想不起来。

她相信我的为人,所以没有过多考虑就答应跟我在一起。之后我搬进她买的房子跟她和孩子一起居住,本来我想跟她相处一年之后在结婚的,因为我们双方可能了解对方不够透彻,因此我认为相处在一起会了解得更清楚一些。

那里的环境非常的优雅,那里的人非常的仁慈,没有竞争压力,没有相互敌对。

2015年4月25日,下午2点钟,她最后对我说:照顾好儿子。就离开人世了,离开的时候眼角还有泪水。后来我处理她后事的时候,本来是想把她安葬在我家祖坟边上的,但是我的父母不同意,所以我只能把她送回他们村的山上安葬。

作为一个曾经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我想说说我亲身经历过的一次死亡感受。

第一个理由,因为他们即将离开,可是他们有太多的不舍和不愿意,但是自己又无可奈何。面对失去所有,他们心生恐惧。

我的哥哥刚刚去世。他在去世前,我们一直陪在他的身边,直到咽气。

但是后来我发现是真的,因为当她得知自己的病情之后,她天天以泪洗面,我问她原因,她只是说:我担心自己离开之后孩子没有人照顾。我安慰她说:医生说会死,不一定真的会死,奇迹发生的例子比比皆是,况且儿子不是还有我照顾吗。

有一天晚上,轮到我值班,我趴在一块岩石后,紧紧的盯着前方,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让我高度紧张。

甚至有人说我,孩子不是我亲生的所以我不心疼。为此,我不在乎,因为我的责任是不辜负她的重托,把孩子抚养长大并且抚养成人。我只需要对死去的她和对孩子的将来负责,所以别人怎么议论,我都无所谓。

我当时也意识到她命不久矣,所以我毫不隐瞒的告诉她,她离开之后,我肯定会寻找自己的另一半,因为我需要给家里传宗接代延续香火,同时我会将孩子视如己出,倘若女方不喜欢我们的儿子,我不会选择跟她在一起。

我想父亲肯定是做好了心理准备,从北京回老家的路上,他已经知晓自己将会死亡,头一晚进入ICU抢救,他想必也有了心理准备。

她的回忆里面是,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恐惧,更多的是一种平和以及自然。

防止匆忙结婚,到时候两个人的生活性格不符合对方,然后在离婚,对双方都没有好处。后来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相处了五个月,感觉还是很幸福的。因为她是一个勤奋又贤惠的女子,每天帮我洗衣服做饭,然后半夜又去市场批发蔬菜。

去世前两天,他突然发现液体无法输入自己的血管了,就是无论点滴开多快,液体都完全处于静止状态,他和四叔说,看来这身体里已经没血了,估计全是液体。

回到老家,没有医药接收,没有大夫肯帮忙打点滴葡萄糖和营养液,没办法,学兽医的亲戚帮忙埋了滞留针。打了2天营养液,身体恢复一些,就又去医院求大夫,在答应承诺了一系列不闹事、不干涉大夫等条件后,成功住进医院。

睡梦中,我迷迷糊糊听到了有什么动静,似乎是老鼠爬过的声音。就在我愣神的功夫,我的脖子忽然被人一把掐住了。那双手说不出的有力,让我瞬间就失去了反抗能力。

所以爷爷奶奶把康娜送到一个云雾缭绕的地方,然后走过一座桥,自己又轻飘飘的飞了回来,看见了医生们依然在奋力的抢救自己。

再次醒来,我看到满天繁星闪烁,排长和几个战友正围着我不时地呼唤我的名字。

8点半我赶到了病房,父亲瞳孔已经开始扩散,心跳时有时无,我俯身在他耳边轻声说道,“爸,我回来了”,父亲流下一行清泪,他肯定知道我回来了。

第一个理由,因为迷信,觉得死去的人会变成鬼所以害怕。

人在去世前是知道自己即将要死亡,他们会很平静,没有什么痛苦,更不会害怕。

每天她哭,我都会用这段话去安慰她,她听完我的话之后,就会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躺在我怀里睡觉。那时候的我已经知道她的病情是真的,但是她身世可怜,而且在病危的时候我离开她,我觉得是一种不义而又可耻的行为。

妈妈!这两个字大概是我用心发出来的最后一句话,而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经历过多次危险的濒临死亡的危险,说说我的感受,

当时她每天都忍受着病痛的折磨,每天都哭得非常伤心,毫不夸张的说,一天24小时她至少有20个小时眼角是湿的。每次病痛发作的时候,她有时会大声哭着喊爸爸妈妈,有时候会大声喊我的名字,然后紧紧的抓着我的手不放。

人的死亡分两种情况,一是突发性的不正常死亡,是不允许意识性死亡的;二是正常性的死亡或病亡,一般来说,应是有知觉的。我有三次亲眼所见,一次是我岳父患癌病亡,那还是80年代初,因为我与我内兄在离老家近30华里的单位工作,得知岳父已辞世的时候已经是那天傍晚7点多了,因那时交通条件差,我俩即刻步行赶赴老家时已近晚上11点了,当我俩跪拜在岳父平躺的床前放声大哭时,竟然他老人家的眼角也落下了两行不舍的泪水,真叫人心痛啊!可这时候与他老人家离世咽气的时间巳经是过去4小时了。二次是我母亲病重倒床期间,我基本陪护照料在她床前,离世的那天晚上,到了凌晨3点多,看到她老人家巳是上气难接下气了,因为她老人家生前曾要求我,要在她百年过逝断气前喂点饭,以示到了阴间不断粮,我立即安排我妹去热点饭,并夹一小块肉过来,当我用勺把饭肉送到她嘴边时,她老人家敏锐地把嘴一张,我趁势把饭肉送了进去,她老人家把嘴一闭,只听喉咙中“吭”的一声响,就这样离开了我们儿女。我们给她穿寿衣,她都很听话,脸上表情都是笑容容的,说来也怪,一直到出葬前要盖棺了,她老人家的脸象还是保持了咽气时那种慈祥笑容肤色,真使我们儿女们心里感到幸福。三次是我的一个婊弟,也就是我舅父的儿子,他40岁时因为车祸死亡,当我亲临现场看到他的尸体时,因为是车辆滚翻把他旋抛出空中,再掉于一堆废铁渣,当场就把他的脑壳给摔扁了,现场惨不忍赌。在这个车祸瞬间,我想,婊弟自己是不存在死亡意识的。至于死者是否会害怕?我想只有活着的人才会产生这种心里。

他什么都知道,在我们把他从医院抬出来上救护车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自己即将要死亡。然后他就对爸爸说:老爸,我想喝酒。我要穿衣服,要换新衣服。“说到要换新衣服的时候,他就在担架上挣扎说:“我要快点换新衣服,我现在就要换。”回到家里,和亲人们见了最后一面,也说了话。一个小时后,他的呼吸渐渐微弱直至停止呼吸。哥哥走得很安详,很平静。

那时我发现哥哥的眼里没有光了,似乎他的灵魂就已经走了。但他的脑子还是清醒的,也能说话,只是说的话不是太清楚。

仅仅是我自己感受,别人不知道,也许人和人的感受不一样吧,如同千人千面一样,世上本来就没有完全相同的叶子,让人们在死亡面前感受一样也是不可能的。

十年以前,在一次乘自驾车长途跋涉途中,路过太原在宾馆住下,为了缓解一下疲劳,和朋友一起喝了一点酒,两个人共喝了250克,在自己感觉不多的情况下去泡温泉了,泡了一会儿就出了一身汗,自己想出汗等于排毒,排一会汗酒劲儿就下去了。结果汗越出越多,感到浴池地下特别滑,然后就坐到上边沿儿上休息,等搓澡的小床,等了大概有20多分钟吧,感到自己特别困,但想搓搓澡就休息了,再坚持一下吧,我从浴池另一边走过去,问搓澡的服务生:还有人吗?服务生说:该你了。我走过去手扶住小床就躺下了,当时支撑的毅力轰然倒塌,瞬间便失去了知觉。等自己醒来,服务生问:你是不是喝酒了?我说喝了一点儿。他又说:酒后不能泡温泉知道不?我说不知道。他说:你刚才休克了,我说没有吧?我只是眯了一会儿……

只有经历过死亡,才会觉得活着的感觉真好。

其实我还认为不止是将死之人怕死,我们健康活着的人也是怕死的,从我们面对尸体的时候就能感觉得到。大部分人看到尸体都会有恐惧感,至于恐惧的理由应该分为以下两个。

我父亲19年6月去世,抗癌半年多,在北京医治无效,医院拒绝接收后只能回到地方医院。所有人包括我父亲在内都明白,只是在等最后一刻。回老家时,打车去北京火车站,父亲已经无法走路站立,头一晚呕吐哀嚎了一整夜,他整个人都仿佛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都瘫坐在轮椅上,过北京站前的天桥上,本意搀扶他走,结果他根本没有力气,痛苦的说到:爸爸这回是完了,整个眼睛都是黑的了,啥也看不见,就感觉天旋地转的(头部放疗的后遗症),以后照顾好你妈。我背起父亲,原来140斤体重的人估摸着只剩下个七八十斤了,他的骨头硌的我后背生疼,没想到就短短的五六十米对于他来说都异常难熬。他整个脸已经仿佛被蜡涂了一遍,焦黄的好似烟熏过似的。

等自己完全出院的时候,她曾经诉说的事情好像慢慢的忘记了,做个什么样的事就好像一场梦一样,再也想不起来。

综合结论得出,人在面对死亡时,是会害怕的!

顺便告诉大家,事后去医院做了全面检查,结果是一切正常?医生问我为什么检查,我就把自己的经过说了一遍。医生警告:酒后千万不要泡温泉!有好多因为这种情况呜呼的!想想是不是后怕?

她当时的第一愿望是留在那里生活,但是她的爷爷奶奶告诉她,必须回到人世间,因为还不到与他们团聚的时候。

那一次对我来说,却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死亡的滋味,即使多少年过去了,我还依然清晰记得自己当时的感受。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女性,实验的地点是在美国,做死亡测验的是一位车祸患者,经过家属同意以后做了一次灵魂方面的测试。

最后,我放弃了挣扎,因为我觉得我已经死了。我脑海里似乎看到了早已经死去好几年的老妈,像是在不远处对我招手,好像有话跟我说。

他们把她接到一个鲜花开放,白云悠悠,让人非常舒适的环境里,而且也见到了很多曾经去世的朋友。

去世前一天凌晨,他突然发火,埋怨我妈在他睡熟的时候把他碰醒了,而实际上我妈在隔壁床躺着。我妈听到后,就给我打电话哭着说。

一般都会有一个类似回光反照的说法,大多数久病的人(除了突发猝死)一般都会有预感自己死亡,而在等待死亡的过程中,会经历恐惧,害怕,痛苦,到最后会坦然接受。

6点多,父亲独自下床,去上了厕所,洗脸。

仿佛受到了什么牵制,自己的灵魂又慢慢的回到了身体之上,肢体开始有了一定的动作。

很快,不绝于耳的隆隆枪炮声不时的传来,时时刻刻震撼着我们这些新兵蛋子的神经。

因此我决定陪她走完,她生命的最后这段路程。可是我们都没想到,噩梦会来得这么快,当我知道她病情之后的第三个月她就倒下了,生活不能自理,我想送她去医院救治,但是她不同意,她说要把六万积蓄留给儿子上学用。

这其实只是我在电视里面看到的场景,至于有没有可信度? 那就完全依靠读者自己去想象,自己去揣测了。

展开阅读全文

张家口经济发展潜力怎样?

上一篇

有搞笑的打油诗吗?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人在死去的一瞬间知道自己将会死亡,死者是否会害怕?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