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抗日战争中缴获的日军地图那么准确?这些地图是如何绘制的?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那是一份五万分之一的比例的全国军事地图,地图的所有者是民国时期大军阀孙传芳,而偷这份地图的人就是后来的侵华总司令官冈村宁次。

1946年重新成立的国防部测绘局,本来是要用新技术开展全国性测绘的,结果大家都知道,所以在解放前,中国自己的军用地图绘测水平还未突破1:5万的水平。可是,日本人在清末时,就能绘制1:10万的军用地图,前面说到的那个吊毛,村上川太吉,他在1909年带着他的团队,就绘制了从东北到广东的军用地图,日俄战争以后,日本人更绘制了东北局部1:20万的军用地图,这个差距是相当严峻的。

陆地测量总局徽章。

当时的中国和朝鲜都十分虚弱,因此成了日本暴力掠夺的目标。日本先侵略朝鲜,然后以朝鲜为跳板,把矛头指向中国。1874年,日本先侵略中国的台湾,然后进攻朝鲜。1894年打败了清政府,签订了马关条约,迫使清政府割让了台湾。日本逐渐跻身于世界列强行列,野心也越来越大。1900年,日本随八国联军进入北京,取得了在中国腹地的驻军权。1905年,日本在东北地区打败了沙俄军队,取得了辽东半岛和东北南部的控制权。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对德国宣战,趁机出兵山东、攻占青岛,控制了胶济铁路线,全面取代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其实在很早以前,日本就定下来扩张的步骤,那就是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在没有全面发动侵华战争之前,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土肥原贤二等参谋就已旅行为名进入了中国各地,最开始是在东三省,然后大量间谍进入全国各地去搜取情报,对我国的山川河流都进行了详细的标注与记载,这些工作都是日本间谍一步一步在所在地亲自完成的,所以日军的地图准确率极高,而这是得益于日本在中国多年处心积虑的准备。

日本人想方设法的得到这些地图,主要是收买军官,有时候甚至派人窃取。

(张学良剧照)

进入晋境后,板垣整整来了个“山西七日游”,慢腾腾向太原进发,一路上考察了所有沿途的山川地貌,随员们具体做什么我们现在当然心知肚明,所以日本人的军用地图上关于山西的资料更加翔实,甚至超过了阎锡山手里的地图。不到两年后的忻口会战中,日军钻隙频频,让晋绥军大吃苦头,而八路军386旅拿着阎锡山提供的军用地图打神头岭伏击战时,却发现晋绥军的地图错漏百出,这就是当年双方在战争准备上的差距。

日本的情报人员足迹遍及北京、天津、上海、汉口、广州等几乎所有要地。绘制军事地图就是他们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所有情报人员回国都要提交详细的调查报告。很多情报人员回国后在日本政坛位居要职,如桂太郎、川上操六、桦山资纪等。

小川又次对中国国情民情以及兵力部署的掌握超乎晚清政府的想象。他绘制了包括朝鲜、我国东北和渤海湾在内的军用详细地形图。

所以,日本侵华不是一时冲动,而是蓄谋已久,甚至可以说是几代人的准备,在开战前,我国几乎没有多少秘密可言,这也是我们军事屡屡受挫的重要原因,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一点被日本学去了。

二、除了自己绘制,日本通过大量非法手段获取中方绘制的军事地图。

日本从十九世纪六十年代明治维新开始就垂涎中国的国土,从那个时候开始君主立宪的明治政府就派人考察中国的地理地质,资源人文,受派遣的调查人员和矿产勘察人员一批接着一批,踏山步川,走街串巷,干什么?就是绘制地图,了解中国的矿产资源和各地区物产情况。从甲午海战到九一八事变的几十年间,已经完成了侵略、掠夺的前期准备。

日本派遣的最著名的地图绘制间谍就是日军的高级将领板垣征四郎,他在抗战前以私人身份前往山西拜会他的老同学阎锡山,途中足足走了7天,随行人员对入山西的几乎重要的道路绘制得非常的详尽,这为日军后来进军山西提供了巨大的帮助。

3、盗窃

把“中村事件”抛开一边,关东军的做法就给出了日本军用地图为何精确的答案,他们在获取的中文版地图以后,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都派员进行了一一核实和校正,日本人做事的认真劲还是有的。具体做法是,在能够公开到达的地区,组织关东军情报部门、参谋部门进行“参谋旅行”,其实就是调查核实各地的山川河流道路和军事相关,而不能够进入的地区,则派遣间谍秘密潜入,最后将获取的资料整理标注在自己的地图上。

冈村宁次当时还是孙传芳的顾问,在军阀混战时期,孙落败,在逃跑途中,冈村宁次将孙传芳的那份全国军事地图盗走并带回日本,他本人被日本军方重赏。这份地图也成为了日军最为重要的中国地图,日军后来依照此地图和其他的地图信息绘制了日军最为详细地关于中国的军事地图,后来直接在侵华战争中使用,让中国军民吃了很大的苦头。

全面抗战爆发后,日寇华中派遣军使用的军用地图,是另外一个老牌侵略分子冈村宁次提供的,这厮在北伐战争时期,曾经担任“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的军事顾问,在孙部大败之际,趁机顺走了孙大帅司令里的五万分之一华中军事地图,拿回去献给陆军参谋本部后,还因此获得了一大笔奖金。因为这样的地图就将成为日版军用地图的蓝本,冈村的这一梁上手段,给日本人节省了大把的时间和资金。

抗战前期的日本人对于清朝政府、国民政府颁布的地图并不满意,那些地图实在是太过粗糙,几乎无法用于军事用途,为了让地图更加精细、准确,日本人用最原始,却最有效的手段——实地测绘。

(马占山剧照)

据《中国测绘史》载,清末,当时的中央政府开始进行现代军用地图的测绘。民国时期,各地军阀出于自身需要也进行了军用地图测绘的基础工作。所以,中方当时已经有了大量成套的军事地图,日方为窃取这些地图也是不遗余力。

章明说,一座山丘、一条小溪、一个村庄、一块水田、一条小路、一座庙宇、一片树林……都在图上画得清清楚楚。地名一律用汉字,山顶制高点和山腰等高线一律用阿拉伯数字标明了若干米,所有的道路也都标明了分段里程……图上还明目张胆地用汉字注明“大日本陆军总部绘制”等字样,标示日期为“昭和三年”,也就是当时的1928年,抗战爆发之前9年。

而当时的日军第11军中将司令官,正是当年偷图的冈村宁次,不知这家伙了解事情真相后作何感想,那真是“成也冈村,败也冈村”吖。

日本制作的中国各省地图,都是清朝末期到战争爆发之前绘制的。在战争开始前这几十年里,通过旅游的名义,派人到各地非法绘制的。因为当时中国落后,对绘制地图没有概念,这就让日本人的绘制地图畅通无阻。日本绘制的地图甚至比中国自己绘制的还要精确,有哪些桥梁,承重多少都是一清二楚。

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日本想占领中国领土的野心很早就有了,不是抗日的时候才出现侵犯中国的想法。第二中国当时贫穷积弱对自己的国家的管理太松散,同时也表明对外国的野心尤其是日本的野心估计不足。

日本用绘制的地图侵略中国

第一、亲自培训间谍进入中国内地绘制。

日本人收买到了中国地图以后,将多个版本进行信息比对,如果有语焉不详,模糊不清的地方,日本人会派在中国的日本侨民进行实地的考察,进行实地绘制。比如,在满清末年,广东的日本侨民以商人的身份曾经对广州某村进行了一次实地的考察,并绘制成详图送至日本使馆。

2、测绘

军事地图是非常重要的战争情报,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绘制或获取军事地图就是战前必不可少的工作。为全面侵华需要,日本间谍在中国进行了长时间的地形测绘工作。即使在和平年代,这种情况也屡见不鲜,举几个最近的日本间谍案:

1.2005年9月,日本人大林成行和东俊孝在中国新疆非法测绘被驱逐出境,没收测绘仪器及成果,罚款8万。他们采集的大量地理坐标数据,已经可以将数据精确到20至50厘米,完全可以用于军事目的。

2.2007年3月23日至27日,日本人佐藤正光、水上和则携带专业测绘仪器已考古研究名义对江西多地进行测绘窃密活动,涉及多个绝密军事秘密,对我军事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3.2010年2月20日,某日本公民携带手持GPS接收机在塔城地区进行测绘活动时被发现,其采集的地理坐标信息共598个,其中588个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涉及塔城地区军事管理区的有85个。

其二是自己绘制。

章明还有别的回忆:他们部队在1963年进行了一次远距离拉练,去了大鹏半岛。当时使用的是一份日军地图,根据地图的标注他们走到一个叫做黄村的地方,准备宿营。但这里并没有村子,到处都是杂草和荒地。负责待退的营长就说“小日本的地图也不怎么样啊,这个村子肯定位置画偏了”。但章明很狐疑,第二天到了另外一个村子,他就询问当地村民,知道了真相。

日本二战使用的地图,主要就是这种,日本人为此花费了几十年时间。

不过南京政府成立后,华东诸省是核心统治区,军警密布且较为正统,所以日本人再进行侦察核实的条件并不具备,因此在孙版地图基础上绘制的日版军用地图,在大的方向和资料上没有问题,但是细节出入很多,尤其是险山恶水之地,日本的军用地图也没那么精确。1938年的万家岭战役中,日寇第11军所属的106师团轻装穿插江西德安附近山地,所持的就是这样的地图。

他就是本地人,住在阵地附近不远的一个村子里。

对于日本,我们要另眼看待,不要放松对日本的警惕。

可见,日本人为了地图花了多少心血。

但是,这也有局限。

让他吃惊的是,日本军用地图上连他家那种很小的村子,也画的很清楚,并且标注水井的位置。

当时清政府和后来的北洋政府也有绘制地图,主要是中国腹地以及军事要地的地图。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间谍会伪装成老百姓,在国内到处绘制地图,有时候也会买通汉奸替他们去完成。

很多人不知道吴佩孚本来是画地图的。

基本的模式就是让地图绘制的日本军人,伪装成做生意或者旅游的,在中国内地乱窜,精锐绘制重要地区的军事地图。

所以,二战时日军能获得这么多详细的地图,除了归功于无处不在的情报人员,最多可能要感谢那些汉奸军阀了!

后孙传芳部队被北伐军击溃,冈村宁次慌忙逃到长江的日本军舰上,才侥幸逃生。

另外,日本军人有门课程叫素描,就是专门学习如何绘制军用地图的,当年日本人占领台弯后,大量的日本兵跑到台弯进行测绘,运用更先进的大地测量、三角测量等技术,一是练手,二是出更精准的地图,日据时期共绘制了6套精准的台弯军事地图,太平洋战争时,美军准备自己测绘台弯地图,缴获的日本地图拿来一看,啧啧,直接用了。

日本人还偷我们的图,当年冈村宁次给孙传芳做军事顾问时,偷了一整套华北军事地图,北伐军打来时,他丢了所有东西唯一带上这套军事地图回到日本。

因为中国军阀也不是傻子,一些军事要地是不允许外国人随便进入的。

其一是购买甚至盗窃中国地图。

迄今为止,日本人对我中华的地理盗绘间谍行为都没有停止过,日本人对于地图的执著和精细应该引起所有中国人的警惕。

国家地理信息是非常重要的战略信息,更是非常重要的国家机密,我们每个中国人都应该警惕一些境外人员对中国地理信息的收集,每个中国人都应该有盗绘地图行为的敏感性。迄今为止,日本人依然没有放弃对我国的地理环境的绘制,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所以,日本的军事地图有不全面的地方,必须用中国的军用地图补充。

1.2005年9月,日本人大林成行和东俊孝在中国新疆非法测绘被驱逐出境,没收测绘仪器及成果,罚款8万。他们采集的大量地理坐标数据,已经可以将数据精确到20至50厘米,完全可以用于军事目的。

日本绘制的军用地图,相当详细,不但有地图功能,还有用兵的要素,比如山有多高,山的坡度,形状,水有多深,哪里可以渡河,哪里有桥,桥坏了哪里有修桥的材料,城墙多高多厚,有多少个门,人口分布等,当然了,限于绘制条件,日本人绘制的地图也有很多错误,也并不是它详细就显灵,当年的陈赓打的神头岭伏击战、薛岳在江西德安战役,都是因为日本人错误地图走了麦城。

(板垣剧照)

日本人早在清朝时期就购买了全部大清国绘制地图的多个版本,不单单是官方的版本,日本人高价收购,甚至某个地方府衙绘制的地方地图,日本人也是非常的热衷收买。

其中两张军用地图上的某些同一地点都有铅笔勾画的痕迹,表明这些地方中村等人都已经实地考察过了,而在三本表册中,分别记载着各地区、旗、县的自然情况和人口与兵力分布等情况,日本人拿回去就可以重新校正军用地图,可见日本人对侵略东北乃至中国那是处心积虑啊。关玉衡大怒,亦深知日本人在东北享有法外治权,绑送到沈阳也肯定是不了了之,遂与主要军官商量后,于1931年6月27日凌晨将两个鬼子和两个帮凶就地枪决,同时焚尸灭迹。

早在抗战爆发以前,日本就派遣了大量的测绘人员以各种身份进入中国各地,他们的主要目的只要一个——实地考察,亲自测绘。

日本人为侵略中国作了上百年的准备,日本人一心要吞并中华的狼子野心从未死过,甚至到现在依然是贼心不死,他们对于中国地理信息的狂热绘制主要有几个方面:

1、收买

日本是亚洲接触资本主义比较早的国家,资本主义的发展必然带来对资源和市场的迫切需求。而日本的状况必然使它只有靠掠夺其他国家才能满足。他扩张的方向取决于他的地理位置和国际形势。

(阎老西剧照)

到了全面抗战爆发前的1936年,板垣征四郎又致信联络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时期的同学、“山西王”阎锡山,声称自己素来崇佛,打算利用休假的机会到五台山进香,顺便拜会一下阎长官,阎老西当然不愿意得罪日本人,遂表同意和欢迎。板垣则亲自选了一条入晋路线,他一不坐飞机二不坐火车三不坐汽车,而是以观赏沿途山水为借口,选择了骑马(偶而骑驴咯)旅行,从旧属察哈尔省的蔚县(今属河北)进入山西。

在平津抗战时期,29军曾反击打死了一些日军,一个排长缴获了一份日本军事地图。

这只是部分案件,每年这类案件近千起,和平年代尚且如此,二战时期该是怎样一副景象?根据目前的一些史料记载,日本获取中国地形地势图主要有两个手段。

关团长虽然是出于民族义愤,但是显然在这件事的处理上略显草率了,他这个先斩后奏让东北军最高当局非常被动,他于27日上午才向公署汇报,当天在北平的张学良也得到急电密报,只好电令关玉衡“妥善灭迹,做好保密”。在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情况下,此事最好的处理办法,是扣押间谍证据和资料,将中村等人交送沈阳法办,东北军将在外交和道义上占据主动,但是秘密处决,就给日本人挑衅提供了口实,毕竟杀的是关东军现役军官。

而且,他家村后面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向公路,不是本村人一般不知道。然而,地图上这条路也画的很清楚。

在逃跑期间,冈村宁次也没有忘记偷走了孙传芳的江西部分地区的军用地图。

结果由于所携地图不够精确,以及当地有磁矿造成指北针失灵,第106师团的10000多鬼子多次迷路,没头苍蝇般在山间乱撞的时候,终于被国军第一兵团发现行踪,奇袭变成了秃子头上的虱子。兵团总司令薛岳闻报,不动声色地就近指挥10万大军,迅速反身完成了对松浦师团的战役包围,遂有抗战初期的德安大捷,一战歼寇如麻。

就比如冈村宁次,曾经在北伐期间担任孙传芳的顾问。

吴佩孚参军在北洋速成武备学堂时,就是分配画地图,因为他文化水平较高,是秀才出生。

而这个北洋新军非常重要的学校里面,画地图也是由日本人教授的。

这些专业的测绘人员进入中国各地后,对该地区的重要地点进行了非常详细的地图绘制,绘制的地图精度相当高,甚至连中方测绘人员都忽略的地方,日方绘制间谍都会详细的标志出来。日本的这种偷绘行为进行了长达几十年,甚至在抗战后期都没有结束。

日本人对中国地理信息的收集,无论是收买,还是实体测绘都太慢,信息不够全面和准确,因为当时的中国官方使用的军事地图是不可能出现在市场上的。日本人真正意义上获得了第一份足够详细的中国军事地图是偷来的。

1935年几名日本兵化名写生为由,在察哈尔地区绘制军用地图,被29军抓获,准备送军法处治的,结果被日本人蛮横施压,无条件释放,这就是“张北事件”,因此事察哈尔主席秦德纯被迫与日本关东军土肥原贤二纯签了个丧国辱权的《秦土协定》,以后日本人的活动,中国人不但不能过问调查,还要给予方便,从那时起,日本人蜂拥而至中国大地,绘制战略地图,设立军用设施。

我军在平型关战役中截获日军地图,上有周恩来签名,现存于抗日纪念馆。

可见,日军地图并没有画错。

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的其中一个诱因,便是1931年6月发生的“中村事件”,时任关东军情报部参谋的中村震太郎大尉和他的间谍小组,包括一名退役曹长、一名白俄翻译和一名向导共四人,被东北边防军兴安屯垦区公署所属第三团捕获。在间谍罪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公署军务处长兼第三团团长关玉衡上校下令将四人秘密枪决,可惜由于保密措施不够严密,最终被日特机关侦知,从而成为84天后挑起侵略事变的借口之一。

即便如此,日本军用地图的水平也是很高的,远超过中国的水平。

这是老问题了,在我上学的时候就知道了,那时候有个文摘说了,建国以前中国的地图不准,经常走错路,缴获的日本制作的中国地图非常精准,乃至于伟人经常用缴获的日本制作的中国地图,为什么中国自己做的地图不准,日本却非常准呢?

板垣早年还曾经出任过日本陆军参谋本部驻云南的研究员(以领馆武官的身份存在),所以获得我国西南地区的地图也非难事,然后日本人再派间谍侦察核实,最后形成自己的日文版军用地图,只不过鬼子最终没有用上罢了。比较而言,日本人最难获得的是华东和华中地区的军事地图,因为这些地区是国民政府的中心统治区,不似那些军阀们与日本人眉来眼去,所以反谍、情报机构能够正常发挥作用,日本人搞侦察很困难。

日本做为一个岛国看,资源贫乏、地震不断。因此早就有了扩张的意图,想用扩张的领土为日本找一块地盘,想把日本全部迁移到新地盘。中国就成了日本最近的地盘最大的首选之地。其实在日本想侵占中国领土不是始于九一八事变,而是在明朝末期就开始了,只不过那时候日本被打得落花流水,无法实现梦想。

自甲午战争后,日本彻底看透了清朝的腐败,侵华决心日益强烈。为此,日本间谍很早就对中国进行测绘工作,测绘手段包括人工勘测,甚至出动飞机测绘。

一般来说,受当时日本势力范围的影响,日本人对中国北方的地图复核比较深入,比如东北、华北和内蒙等地区,看过《东方战场》平型关战役一节的军事爱好者,应该记得日本军官在进入山路时曾经交谈说:“这条路师团长骑着驴走过”,指的就是老牌侵略分子、时任第五师团长板垣征四郎。这厮在关东军担任高级参谋期间,就跟石原菀尔一起组织了三次“参谋旅行”,他们对长春、哈尔滨、山海关、锦州等地的地形和东北军的兵力分布都进行了深入刺探。

解放军军官章明曾回忆: 1950年秋天,章明在湖南宜章第一次见到侵华日军军用地图。当时,他跟随警卫排在当地搜集革命历史文物,排长小李就时常靠一份日军地图确定行军路线。当行至一座大山前面时,李排长看着地图说,有一条小道可以直穿大山,不用绕道走。但找不到路口所在,问遍路过的几个年轻人,都说没有路。最后找来一位当地老人,才在荆棘灌木丛中砍出一个路口,现出一条浓荫蔽日、藤蔓缠绕的崎岖小路。

比如:

中村跑到不在关东军势力范围之内的兴安屯垦区干吗呢?原来他受领的任务就是化装潜入海拉尔、洮南地区(当时黑吉两省与内蒙古的交汇处),搜集该地区的军事情报,调查日军将来出兵满蒙时,在行军道路、宿营地、供水等方面可能遇到的情况,说简单点,那就是绘制“山川兵志图”。东北军官兵在这个家伙的身上,搜出了望远镜、指北针、王八盒子等武器装备,更重要的是还有中日文两版的十万分之一军用地图和三本表册。

本文观点,欢迎讨论。本文图片来自公开的网络。

日本人很早就开始测绘中国地图,比如明治时期的村上川太吉,几人一组,化装成旅游、商人等各式身份,带着气压表、指北针等工具,沿着道路偷偷测量,那时就能测绘出1:10万的军用地图,而我们的测绘虽从袁世凯时期就成立,当时还提出十年1:5万、1:10万、1:20万的测量计划,可惜全部失败,仅有少数1:5万的省城或重要区域完成,直到1930年以后由陆军测量局才重新开始军用地图测绘,可惜在抗战爆发前,仅有1:5000、1:1万、1:2.5万的地图,1:5万的少之又少,更别提1:10万的地图了。

图为日军航测上海附近嘉定城的地图。

侵华头目冈村宁次就曾长期在中国开展谍报工作,窃取大量中国的军事秘密。冈村宁次在回忆录中提到,他早年担任军阀孙传芳的军事顾问时就窃取过国民政府测绘的华中地区五万分之一比例的军用地图。他还得意洋洋地说,“三天占领武汉,七天攻陷南昌”,详尽的军用地图发挥了重要作用。根据他的描述,日本在侵华战争时期使用的军用地图只有少量是日军自行测量、绘制的,绝大多数是利用偷窃、缴获中华民国测绘的地图翻印的。

2.2007年3月23日至27日,日本人佐藤正光、水上和则携带专业测绘仪器以考古研究名义对江西多地进行测绘窃密活动,涉及多个绝密军事秘密,对我军事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3.2010年2月20日,某日本公民携带手持GPS接收机在塔城地区进行测绘活动时被发现,其采集的地理坐标信息共598个,其中588个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涉及塔城地区军事管理区的有85个。

这些日本人盗绘中国地图的间谍行为就发生在最近,日本人为何对我国的地理环境信息如此的感兴趣呢?历史的教训应该让我们警醒,同时也要时刻防范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

而从清末开始,日本就用几种方法绘制中国地图。

在1938年10月,日军主力攻打大鹏半岛。由于黄村居民支持驻军抗日,遭到日军报复性烧杀。当时村民被杀了不少人,只有少数人逃走,日军又放了把火将村子完全烧毁。因为村子破坏太严重,其余村民只能去其他村子投靠亲友,黄村由此消失了。

在清朝末期,清朝政府的腐败给日本带来希望,加上日本那时候率先进行了改革,科技领先中国,顺带着把日本的野心重新勾起来了。这个时候中国正处于动荡年代,很多为了中国的发展的人去了日本,也把日本的野心家带来了中国,那个时候日本就开始了绘制中国地图,甚至比中国地图还精确,很多中国人没有去过的地方,在日本地图上都能找到,足以说明,日本的胃口有多大。同时也说明当时的中国为了中国的发展忽视了日本的野心,就连孙中山都没有看出日本的野心,还把日本当做朋友。在抗日时期,孙中山的日本朋友成了侵略中国的主要人物。看来老祖宗说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话没人听啊。

日本绘制的中国地图·

(关玉衡剧照)

(冈村剧照)

对于日军地图的准确,解放军也有深刻的了解。

如今,间谍活动依然猖獗,偷拍测绘案件时有发生,我们一定要有防范之心,发现可疑的外国人要及时联系国家安全局(电话12339),共同守护国家的秘密,不给歹人以可乘之机!

萨沙第8568条回答。

抗战时期,日军的军事地图远远超过我军的军事地图。日军的这些军事地图如此的精准,甚至连一个村、一口井、一条小道都标注得相当的详细,这完全靠日本人几十年对中国地理盗测,他们通过各种渠道获得了中国详尽的地理信息。

我觉得,这些地图都是国内的间谍绘制的。

现在的中国早已经强大,但是仍有一部分中国人吹捧日本人,放松了对日本的戒心。我们国家机关时不时能抓到日本间谍以旅游的名义绘制中国地图的行为,这说明日本至今没有放弃侵略中国之心。

不管是在什么时候,这种间谍还是存在的,和平的时候他们收集情报,真正爆发战争那就是活地图。

展开阅读全文

吴孟达葬礼为什么影响力这么大?

上一篇

为什么说以后当兵会越来越难?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为何抗日战争中缴获的日军地图那么准确?这些地图是如何绘制的?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