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之间可以冷漠到什么程度?

我当年出一个乡镇卫生院出差,中午和院长出去吃饭回来,看到有一个十几岁的男孩站在医院门口,手足无措,旁边是一辆架子车,上面躺着一个妇女,身上有多处伤痕,满脸的血,躺在车上一动不动。

村里人挺喜欢老大的厚道,也因为老大识字,心眼好,不忍心看着老大娶不上媳妇,就给他出主意,让他找老二说说,能不能把房子给他。

看着老二连杯水都没有倒,话却说到这个份上,老大一句话都没有说,站起来走了。

父母去世前就留给兄弟俩个三间房子,还有三亩地,一分钱都没有,其实老二闹着要分家,其实在村里人看来,这样的家底有什么可分的,可是老二不这样认为,他听到有人要给老大说亲,他担心老大结婚之后独吞了家里的房子,就闹着要分家。

没多久,孩子的父亲来了,到了医院就问,哪个女人死了没有,要是没死,我就补几拳。院长很是恼火,对他说,你把你媳妇打成这样,没有一点内疚之心吗,到医院还大放厥词,难道你对你媳妇的生死就这么冷漠吗。

老大这样说,老二竟然都没有犹豫地答应了,并且还要立字据。

村里人都觉得老大终于可以轻松一些了,有好心人正要张罗着给老大说亲,却没有想到老二这个时候却闹腾着分家。

这番话把我妈气的眼泪都出来了。

我见过最冷漠的亲人就是两儿子分家后对父母的赡养。大儿子养母亲,小儿子养父母。两家本相隔不足百米,却从不让父母在一起串过门吃个饭。有一天父亲病了,母亲想煮几个鸡蛋去看下父亲,媳妇马上就说:\”你煮什么给他吃,万一他吃了噎着了噎死了怎么办?你克那里万一走路上摔着踫着了谁来侍候你?我可不答哦″!老母亲一听这话只能把泪往心里流。那边老父亲,小儿子也不带他去看病,说没时间带他去,这久忙等他忙清再去看病。两个人只能遥遥相望,泪水往肚里吞。想着一辈子辛辛苦苦把孩子养大,老了非但不享福还把两老伴分开,无关他们的生老病痛,更别说精神上的关怀了。

打开心扉,让阳光照进来,愿我们的生活更加温暖有光。

而这条鱼却是大冬里老大不顾刺骨寒的河水,站在河里半天才捞上来的,一开始他不会做鱼,还红着脸去求隔壁婶子教他的,因为家里实在是拿不出一分钱买别的吃的,他只能去河里捞鱼。

去年,我妈妈的大姐,我的大阿姨身患重病卧床不起。

最近正好遇到一件事,发现有些亲戚真的是冷漠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不止冷漠,简直是绝情好吗!

亲生儿子竟然这样冷漠的对母亲,我是很难接受的。当初二姑奶为了儿子出国,卖掉了家里的红木家具。那红木家具是祖上流传的,竟然为了儿子卖掉了。结果儿子现在却不再搭理亲生母亲。

亲人间冷漠可以到比形同路人更甚。

现在如果不是给父母上坟基本都不回老家,父母不在,家也就散了。

就这样老大夫妻两个在煤窑的帮衬下,加上老大聪明能干,很快的两口子在城里买了房子,并且生了两个孩子。

这个当丈夫的,简直就是个冷血的恶魔啊。

老大住院,老二不但没去看望,竟然还嘲弄着工厂里的人,想要趁着老大不在工厂的这一段时间,把工厂占为己有。

只是老二冷漠的做法却让老大寒心。

那个时候供一个学生很不容易,不说学费,就纸笔的费用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兄弟两个吃饭,家里的三亩地好歹能够用,可是根本就换不了几个钱,老大为了能够让老二念书,农闲的时候就去跟着大人去煤窑干活。那个年代去煤窑干活,就等于是卖命的活,但凡家里能够过下去,都不愿意去煤窑干活。

三间房子,老二要了两间,三亩地,老二也是要了两亩,但是因为他不会种地,他决定把地租出去。

更为奇妙的是我小阿姨一家。

不久之后,二阿姨被查出患了胰腺癌,时日不多。她的儿女都瞒着她,希望她能多活几年。没想到就前几天,她的状况急转直下,直接住进了重症病房。

因为她的丈夫英年早逝,她为了儿子没有再嫁,和儿子相依为命近40年,把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养成了“妈宝男”,不会做饭不会洗衣,整天跟在妈妈屁股后面。

院长赶紧跑过去,拉起架子车朝卫生院里跑,然后大声喊着让医生护士出来,把这个妇女送到了急诊病房。院长回头问这个孩子,她是你母亲吗?这个男孩说是,院长接着问,你母亲让谁打了,这个男孩说被他父亲打了。

不到一星期的时间,我们都纷纷去了医院看她,也不知道会不会是最后一面,趁她还清醒,多陪她说说话。

老大只剩下了一间房、一亩地,这些年为了供老二大学,一分钱都没有攒下,说亲就变得困难了,而没用两年,老二却因为工作好,说亲的不断,不但找了一个不错的媳妇,还在城里有了房子。

人情淡薄到这程度,不知道该为谁感到悲哀了……

这家老大很聪明,学习也很好,而这家老二从小就调皮捣蛋的,总是不能安静坐下来好好学习,兄弟两个小时候被揍的都是老二,老大反倒是被父母时常夸赞。

我外婆有三儿四女,我妈妈是最小的一个。早些时候几个舅舅和阿姨因为外公的遗产分配问题有过争执。所以关系不是特别和睦,但有事还是会走动走动。

孩子的父亲说,我打我媳妇和你有什么关系,如果没死,就赶紧让她出院,我没钱付医药费。接着说,我打她一辈子了,她耐揍着呢,不用住院,回去躺两天就好。

从此之后,老二屡次出幺蛾子,老大终于疲于应对,身体出现不适住院了,其实老大身体一直都不太好,都是因为年轻的时候为了供老二上大学,去煤窑工作把身体累垮了。

也许是好人有福报,在煤窑干活时,因为老大无意间救了煤窑的老板,被老板看中,不但让他管着煤窑的财物,竟然还把老板的小姨子嫁给了他。

老大也没有指望他兄弟帮忙,反倒是担心影响老二学习,不但把大屋子让出来,还每星期都想办法做点好吃的。

真不明白,大家都是亲姐妹,都到了这时候了,竟然还计较以前那些破事。

老大老了,把工厂给了儿子,他带着妻子回到了家乡,时常的去他年轻时捞鱼的河边站着愣神,其实家人都知道他虽然嘴上不再提起老二,但是这个兄弟却放在了他的心里,从来不曾放下,至于老二来说,大概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想起他这个大哥来吧,亲人之间冷漠到这样的程度,总是让人心寒的。

说白了,亲人间的冷漠跟钱有很大的关系。如果兄弟间都有钱也许就不会这般冷漠了,如果父母有钱,他们孑女也不会这样对他们。


煤窑离兄弟俩个的村子很远,为了不被扣工钱,老大总是半夜就出发,每个星期为了能够给回家的老二做饭,半夜又赶回来,二三十里的路,全靠他一个人黑灯瞎火的抹黑回家,有的时候他担心路上走路费鞋,都是把鞋揣到怀里,光着脚回家。

虽说冬天馒头冷硬难吃,可是好歹能够多放几天,可是当了夏天,馒头根本就放不了几天,馒头发霉长毛了,老大也舍不得扔,总是小心翼翼的把发霉的一点点的掰下来,有的时候实在是太饿了,直接拿着就吃。

只是这个时候老二却找上门来,说是老二犯错误被厂子里辞退了,想要找老大来帮衬。

昨天在微信中得知一个远亲二姑奶的儿子在国外留学,已经三年没有回国看望二姑奶了。平时半年才会主动给二姑奶打一个电话,二姑奶及时给他打电话,他也敷衍一下。二姑奶的儿子在加拿大的生活,特别优越,生活看起来也特别幸福,但是却忽视二姑奶的生活。

没爹没妈的孩子早当家,老大就这样咬牙硬扛着把老二供上了大学,后来老二也算是出人头地了,毕业分配到一家氮肥厂工作,成了吃公家饭的工人。

二弟,现在我不去煤窑工作了,那两亩地就租给我种吧,每年我给你7成了收成,我只要三成就行。

老大默默地抽了一夜烟,最后还是把家里的积蓄都借给了老二。

老二理直气壮地表示:如今他有工作了,一直都是他大哥供他念书,现在他能养活自己了,就干脆分家,不再连累他大哥了。

说一说,我的亲身经历,我在娘家是大姐,下面三个妺妹,几十年为父母为妹妹,尽心尽力,最后得到的是恩将仇报,我一生一世都不想见她们,每想到她们做的事,我都心如刀割。

而这对兄弟的父母去世了,不会种地更不会做饭的兄弟两个,别说积蓄了,连吃饭都成问题,这个时候老大选择了放弃学业,一个人挑起了家里的所有活计,他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让他兄弟去学校念书,要不然就跟他一起做苦力。

村里人都偷偷地骂老二没良心,老大却没有说什么,请来村里有威望的长辈,作证把家分了。

最冷漠不过是父母想办法设法的祸害自己的儿子人和日子,和外人亲如一家,外人比家里人亲,自从我遇到了我老汉他妈,才知道这个世上的人,最害不过他妈,其它的坏人都是全是毛毛雨了……真正的祸害是他妈,而这个世上还没有说理的地方……所有的人都认为,只有年轻人的错,老人就是天大的理,做尽了坏事都是理……我说的事实没人信,人家他妈胡说八道,血口喷人,胡言乱语,扭曲事实,胡编乱造,无中生有,空穴来风,红口白牙的胡说八道,唯恐天下不乱,还博得人人同情维护……天理何在……天下就没有理,只有谁会胡说一通,谁会演戏……谁占上风……我老实人直不开……

后来我临近生产,我妈就来照顾我了,她那边全靠二阿姨一家。

儿子刚离婚她就被查出来患病了,也没有什么人照顾。于是我妈和我二阿姨轮流去照顾她。

这个时候的老二看着他侄子,哪里有一点亲人间的感情可言,完全是冷漠到像是对待仇人一样。

这就是现实,母亲可以陪小孩子长大,儿子却不能陪母亲到老。这就是人间的冷漠,连亲生母亲都不放在心上,又能期待他爱谁呢?

那个时候在煤窑干活,是最辛苦的工作,不单单要有一个好的身体,还得吃好一点才能撑得下去,在煤窑干活的人,家里都想法子给做一点好吃的,最不济也会有三合面的馒头,可是老大没有娘,也没有娶媳妇,平时有口好吃的都是紧着老二,每次到了饭点,别的工友吃饭,他总是躲到一边,喝口凉水,啃着冷硬的地瓜面的馒头,连一块咸菜都没有。

老大眼看都三十多岁了,日子过得孤单,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去城里找了老二,虽然话不好开口,但是他还是说了出来。

大哥,虽然现在我不缺钱,也不缺房子住,可是你要知道那房子是咱爹娘留给咱兄弟俩的,都给了你的话,我觉得这样不好,其实我正想找你说这个事呢,这些年你不用供我上学了,总该存了不少钱吧,不如我给你二十块钱,你把房子都给我算了。

树叶不是一天落的,人心不是一天凉的,我总觉得二姑奶内心的支撑就是希望儿子有朝一日,回头看一看母亲。但是我估计二姑奶的期待,最终可能要落空。

父母在世时,因为只有我在外地成家立业,回老家总是带钱给父母,兄妹四个每次聚餐都是我和老公付账,只要父母开心,我从来不想那么多。

我特别意外的是,二姑奶竟然从来不怪儿子对她的冷漠,二姑奶总说儿在国外生活也不容易,不想给他添麻烦。天呐,二姑奶这样善解人意,儿子却狼心狗肺。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为什么生养之恩,儿子却不相报。写着写着心,感觉有些凉呢。

一年到头,老大的鞋子都是破了再补,补丁摞补丁也不舍得买一双新的,而老二的鞋子虽然没有新的,却不会有补丁。

随着工厂生意越做越大,老大年龄也越来越大,有了想要把生意给他大儿子的想法,谁知道这个时候老二却闹了起来,说工厂他也算是功臣,凭什么把工厂给一个毛头小子。

说起来煤窑老板的小姨子,三十多岁了,因为爱错了人,苦等十几年,最后却才知道对方已经结婚生子,心灰意冷之后,见到老大,又打听了老大三十多年的一点一滴,感动的她决定嫁给老大。

然后对院长说,你们想治就给她治,反正我没钱,然后扭头就走了。。。说实话,我是第一次见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妻子冷漠到如此程度,百年修的同船渡,千年修的共枕眠。

每回老二回家,看到家里有炖的鱼,从来不问鱼是哪里来的,直接上桌就吃,一口气把一条鱼吃完,最后还嫌弃鱼做得不好吃。

父母去世后,回老家总是感觉变了,哥嫂明显冷漠,有点改朝换代的感觉,几个姐姐也是各忙各的,我老公请客聚餐了就去,真是心凉。

院长问这个孩子为什么打架,这个男孩说,他父亲就喜欢打她母亲。院长让这个男孩报警,男孩说他不敢。这个院长问这个孩子是哪个村的,这个孩子说了以后,院长认识他们村长,直接给村长打了电话,说了情况,让村长通知孩子的父亲过来。

那年头各家日子都不好过,没有多余的粮食,工友就算是看在眼里,也不可能帮衬一把,尤其是吃的,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粮食可以帮衬。

老二自然是不愿意,最后得了一大笔钱,才骂骂咧咧地走了,扬言老大对不起他。

只是没有想到这些钱,还没有一年的时间就让老二都折腾光了,这个时候老大已经有了自己的工厂,生意正好的时候,见到老二又一次找上门来,他没有说什么,同意老二的要求,把他留在了工厂上班,并且让老二当副厂长。

老大知道了, 一个人在医院里,回想这一生在老二身上花费的心思,彻底的寒心了,他出院回到了老家,在爹娘的坟前站了半天,回去之后就开会把老二开除了。

我弟肾结石,比较严重那种,两个肾里几乎都长满了那种,医生说如果出血会丢掉肾保不住的那种,家里到医院,50公里路,我爸说没时间过来,要干活,然后,手术同意书是我签的。手术前没有来看过,手术后也没有。亲生的。

昨天我妈把消息通过微信告诉了小姨夫,希望他们能来一趟,见她最后一面(他们住得比较远,小阿姨没有微信,电话也是小灵通,很难联系到)。没想到小姨夫说了一句:“没关系的,不去也不要紧的。”我妈气不过,直接打电话给小阿姨,总算联系上,她竟然说,当初争遗产的时候二阿姨没有帮她说话,现在她要带孙女,没空过来。

今年年初大阿姨去世了,他儿子我表哥什么都不懂,后事全靠我们家和二阿姨一家操办。之后我表哥也基本上每天去二阿姨家蹭饭,他们也没有嫌弃。

老二从小偷懒惯了,为了能够躲懒就答应了去学校念书,因为学校离家远,一个星期回家一次,却也出来不会主动帮忙干活计。

回到村里,老大又去了煤窑干活,这些年因为之前他在煤窑干活,吃不好,活又累,伤了身体,根本就没有存什么钱,哪里有钱盖房子,如今老二有要房子的意思,他咬牙去煤窑干活,这时候的老大也不想什么娶媳妇了,只想着能有钱盖房子,有个栖身之所就行。

这是一个发生在50年代的故事,一个村里有一对兄弟俩,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哥哥是母亲离婚带来的,弟弟是母亲再婚生下的,这兄弟俩个一个15岁,一个12岁时,兄弟两个的父母就去世了,剩下兄弟两个在三间破旧的瓦房里相依为命。

家里气氛祥和热闹。

然而我那天天去蹭饭的表哥却神秘消失了,连个电话都没有,更不用提人了。二阿姨一提起来就不开心。

这个社会血亲关系还重要吗?真的不如人民币亲,什么兄弟姐妹的血亲,只要有一点利,一点便宜占,谁还会在乎什么血亲,所以血亲关系对于老百姓们来说:就是比狗屎都不如东西:谁会在乎。

展开阅读全文

如果以色列与伊朗发生大规模战争,会不会引发世界大战?

上一篇

中国制造的产品在美国受欢迎吗?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亲人之间可以冷漠到什么程度?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