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结束后是赢的一方打扫战场吗,双方战死的人是怎么处理的?

塔山阻击战爆发之初,蒋军东进兵团司令侯镜如还没有到达岗位,战场各部由第54军军长阙汉骞统一指挥,这是位曾经在滇西强渡怒江的远征军悍将,他冒着炮火登上塔山村对面的鸡笼山亲自观测督战。战地督察组长罗奇,则召集独立95师排以上军官开会,以每人500万金圆券的价码组织“奋勇队”,其攻击的凶狠程度,是蒋军在整个东北解放战争中都未曾出现过的。

如果是短期的遭遇战或者战争已全面结束,失败的一方要么被全部杀掉,要么就是残兵大逃亡,这时敌方“善后”基本不可能,就只能由胜利的一方来打扫战场。在古代的军队里,也有专门负责此项工作的士兵。

云南那边天气炎热,尸体很快就腐败,臭气熏天,这不仅有可能会引发传染病,而且对士气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打击。试想,朝夕相处的战友的遗体就这样毫无尊严的暴露着,任由蛆虫咬噬,任何人看到了肯定都会心里不好受。所以,有时候在交战前沿,即使冒着猛烈的炮火,也要组织突击队把遗体抢过来。

从流血牺牲这一点上来说,战争从来都没有所谓的正义的战争,但凡战争,总会有死亡,总会有百姓流离失所,总会有人没了父亲、丈夫和儿子。

或者堆在一起,混合一些柴火或者可燃物,一把火烧的只剩下灰,然后埋了完事儿。

无论古今中外,清理战场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处理尸体。死人不同于兵器枪支,时间一长尸体就腐烂了,不仅污染环境,而且容易传播大规模瘟疫,造成更多人员的伤亡,因此,处理尸体是停火后第一要务。

薛举是隋末的割据势力之一,他曾与李世民之间有一次著名的浅水原之战,该战中李世民突然在军中大病一场,只能卧床养病,而将军中的一切事务交给了殷开山和刘文静,并叮嘱两人不可轻易开战,坚壁不出以等待时机。

打扫战场的一般流程,最后才是对战死士兵的处理。

暴尸郊外。古时战势急迫,或者打得过于惨烈、疲惫,这种情况下,将尸体弃之于荒野也是常有的事。一般不用多久,尸体就会被野兽飞鸟分食,或者直接原地腐烂,回归自然。这在古书中有记载,曹操《蒿里行》有云: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说的就是交战后战场无人打扫,一派荒凉凄清的景象。杜甫的《兵车行》也有相关描述。

有些在战场上英勇就义的将士,还可能被好好安葬,然后立个石碑,将他们的英雄事迹说一说,也算是对得起他们在战场上的表现了,不管是对己方还是对敌方,都可能会有这样的待遇。

然而在英勇的东野四纵、十一纵的顽强阻击下,所谓的东进兵团一直到锦州被完全攻克,仍然未能越过塔山防线一步,且在战场上弃尸累累,总计多达7000余具。侯镜如所部在战斗的之前几日,还能够掩埋一些尸体,但是在惊闻锦州已被攻克后,担心东野主力掉头杀来,所以撤退的非常匆忙,许多尸体仍然被留在了战场上。

士兵们在打扫战场的时候,一方面要留意还有没有活着的人,如果有立刻转移营救;另一方面要观察敌方是否还有活口,如果有就地处决。此外,如果碰巧遇到装束不一般的人,比如敌方将领,可以上报领赏。

受条件所限,蒋军阵亡官兵的尸体处理就比较简单了,附近村庄的百姓们一起出动,就地掩埋了其中的大部分,由于天寒地冻,挖坑都很困难,只好利用现成的工事和战壕,放入尸体后填土盖好,即便如此,也仍然未能彻底掩埋干净。而第二年开春,不用政府号召庄稼人就下地清理和继续掩埋了,没办法,天气转暖马上就要种地了。

战斗结束后,塔山村的老百姓回到村子里,看见村西南黄呼呼的一大片全是“死倒”(东北人早年对尸体的称谓),村子西南有条小河,宽约30米左右(前两年笔者实地考察过,已经很窄了,因为缺水),据说明末关外战争时,满清的睿亲王多尔衮曾经在此扎营,遂名“饮马河”。结果在六昼夜的反复拉锯战中,饮马河已经被尸体填满了,可见战事之惨烈。

如果是敌人,那么就没有那么客气,可能会被直接扒光,然后扔一个坑里埋了完事儿,

而这些将士战死之后,他们的亲人很可能并不知道他们死在什么地方,更见不到他们的遗体,最多只能建个衣冠冢纪念一下,这种悲哀在古代的任何年代都是比比皆是的,这也是百姓们都不希望有战争的一个重要原因。

2、各自军队。这种情况往往出现在双方对峙的情况下,即一场战役的结束并不足以彻底分出胜负的情况下。这种情况下,往往会由双方各自派出部分人前去打扫战场、收拢伤员和尸体。这种现象在近现代战争中尤其多见,负责收拢伤员和尸体的士兵往往带着红十字标记,交战双方均不得进行攻击,当然这些人也不允许携带武器。

而对于死去的战士遗体,他们则有更直接的方法:就地掩埋。这是一种很普遍的行为,因为大量的死者如果遇到天气炎热的时候,就会很快腐烂,不仅气味难闻,而且还会引发瘟疫。所以大量遗体一起埋掉就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操作方法。其中重要的一个问题不能被遗忘,那就是清理人数。

事实上,当文明得到一定的发展之后,带自己一方士兵的遗体回国就是成了约定俗成的事情。而遇到困难,或者在种种原因无法送回国的情况之下,辟出一块土地进行遗体掩埋,就成了最基本的处理方式。比如我国当年在朝鲜战场上,就有很多战士的尸骨被葬在了当地。

战争不是电视剧演的一样,拿把枪突突突,然后敌人就倒下一片,然后就完事儿,

尸藏京观。京观也叫“骷髅台”,名字贴合用途,是诞生于春秋时期处理战场遗尸的一种方法。把敌军尸体收集在一起,上盖厚土筑成土丘,史称“筑京观”。公元前260年长平之战中,秦国上将军白起就曾坑杀敌军40万。这种处理尸体的方法一直延续到明朝,清兵入关后废止。

古往今来,发生的大小战争不计其数,清理战场的情况也不能一概而论。

古代战争

无论是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还是为了避免瘟疫引起更大的伤亡,处理战场上的尸体都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而除了主要将领会被运回原籍安葬或单独安葬之外,普通士兵的尸体,从古至今主要有以下六种处理方式。

古代战争分为两种情况,如果是精心筹备、旷日持久的战争,双方都会派出一部分士兵,在适当的时机进行后期的战场清理,而且交战双方有不成文规定:不可进攻清理战场的士兵。

阿富汗战争之后,奥巴马曾经到过多佛空军基地,亲自将那些战死海外的士兵遗体迎接回国。这虽然有点作秀,但可以看出来,新时代的士兵在为国家牺牲之后,是会受到荣耀与敬仰的。而且,今时不同当日,战死者被称为烈士的同时,也会成为国家的英雄,他们是会被战友带回“家”的。

不过,越到后面,人们对战场上的尸体越重视,这其中不仅仅是害怕瘟疫,还有人道主义、信仰、部队凝聚力等多方面的因素。下面就以对越战争为例来说一说。

到了近代,有很多民兵负责清理战场,很大一部分就是百姓自发去清理战场,将战死的将士们聚集到一块,然后掩埋,也算是给他们一个交代了。

6、充作食物。这种方式虽然比较残忍,但历史上并非没有出现过。《三国志·魏书·程昱传》中便有“初,太祖(曹操)乏食,昱略其本县,供三日粮,颇杂以人脯”的记载,当时曹军粮草供应不足,曹军便以人肉夹杂在军粮之中,供士兵食用,而且一吃就是三天。在军粮匮乏的情况下,采用这种丧心病狂的处理方式倒也情有可原。而在五代十国时期,部分少数胡人政权,更是专门将老人孩子和妇女充作军粮,他们将此称之为“两脚羊”。而唐朝“黄巢之乱”中,秦宗权也曾在行军时用车载着盐尸充作军粮,四处掳掠百姓小民,任意烹食,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1、就地掩埋。这是最为常见的处理方式,如果有条件,通常会将己方的士兵尸体单独立坟掩埋,以求袍泽入土为安。而敌人的尸体可就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了,通常会挖几个乃至几十个大坑,将尸体推进去掩埋完事,更简单的则是找一些天然的深沟大壑将尸体扔进去埋掉。例如秦赵长平之战,根据现代对长平古战场遗址的发掘来看,秦军当时便是找了一些天然沟壑,将战死的赵军尸体和处死的赵军俘虏扔进去掩埋了事。

这句话不必解释,相信很多人也能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具体的做法就是聚集战败方的尸体,堆成一个小山,然后封土,这就筑成了所谓的京观。而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战胜方用来炫耀战功,威慑敌方。古代那种大型的战场上,京观时常会出现。

只不过,你是自己人,那么,不会被扒光衣服,会好好整理,缅怀一下再掩埋,

大概把能用的武器收拾一下,然后就留下一些后勤或者运输人员,慢慢收拾阵亡者,

1938年10月27日,侵华日军第15师团从武昌过江占领汉阳,标志着长达4个半月的武汉会战结束。

检查战场

3、当地百姓。这种情况只会发生在交战双方都无力打扫战场的情况下,于是便由官府组织当地百姓或百姓自发组织起来对战场进行打扫,这种情况其实同样并不少见,抗日战争时期便曾发生过。

在距离塔山不远处的锦州城内,则由地方武装负责收敛东野烈士遗体,而当地政府则动员大批市民清运蒋军官兵尸体,《林彪全传》里对此有专门的记录:锦州不惜人手,忙活了半个多月,把尸体装到车上,几十人一车,拉到城外掩埋。一个老市民耿辅思回忆说:“那些日子,出出进进的马车、汽车全是干这个的,开头挺害怕,后来也就没什么了,不用挖坑,城外有的是工事,挺方便”。

5、当做武器。这种方式说起来比较残忍,即用死去的士兵尸体作为武器,故意丢入敌人的城池之中产生瘟疫,从而达到破城的目的。例如1347年,蒙古军队围攻卡法城长达三年而未能破城,而蒙古援军却又带来了鼠疫,结果导致每天都有上千士兵死亡。于是,蒙古军队便将因“鼠疫”而死的士兵尸体,通过投石器扔进了卡法城,结果导致此城居民大量感染,并迅速经过来往的热那亚商人流向了西方,这便是曾经横行欧洲的黑死病的源头。

这种方式通常也是伤亡并不多的时候才有的,而那些依旧躺在地上的尸体要么被动物吃了,要么就在那里腐烂只剩下一把骨头,在要么就是被一些过路的人看不下去,挖个坑给埋了。

当然,随着时代的发展、战争形式的成熟,逐渐出现了专门打扫战场的部队,到了近代,也有老百姓被逼或者自发的组成队伍去打扫战场。在具体的清理过程中,又有好几种方式:

第五种就是有专门的部队进行清理战场。等战争一结束,会有专门的人到战场上去清理尸体,说不定还能发现活的士兵,己方的就弄回来治伤,敌方的则就地弄死他们,然后就尸体进行必要的清理,要么掩埋、要么火烧。

但不管怎么说,中国人传统观念中“死者为大”。在战后尽最大可能让昔日战友保留全尸,让亲人与他作最后的道别,入土或火化都不失为文明而富有人道主义精神的处理方式,也是对死者最大的尊重。

但这样做的弊端就是如果以后这里又发生战争,那很可能因为炮弹等轰炸而导致遗骸外露。而且,哪怕是日后在这里进行工事构筑等,也会将遗骸挖出来。

真实的战争,从来都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一个胶着的过程,一个你来我往的过程,

检查战场,战斗结束战场会有很多伤者,有自己人也有敌人,至于敌人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往往会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抓住机会开枪扫射,或者是拉开手雷,总会给打扫战场的士兵带来致命伤害,尤其是医护兵,医护兵在哪里都是异常宝贵的,并且数量有限!虽然战争法和国际法都规定不可以杀医护兵,但是真正的战争中,似乎这条规矩一直在被忽略。二战的时候,很多时候胜利者打扫战场,第一步工作就是给所有倒在地上的敌人再补上几枪,谨防敌人诈死!

更何况,4个月的武汉会战也让日军元气大伤,而得到的仅仅是一座已经空无一物的城市。

至于战场的清理,那就还是保持了胜利者清理战场的惯例。事实上,这也是迫不得已的做法,毕竟战败者已经失去活动的自由,他们没有精力也没有权力再活跃于战场上了。所以,由战胜者对战场进行清理,包括遗体清理、扫雷、有害物质清除等。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战场上即使是胜利一方打扫,除了收缴有用的物资以外,基本不会去碰对方士兵的尸体,而是等着大自然或老百姓来处理,不过战场周边基本上不会有什么老百姓出现。

至于物资,在情况急迫的战后,其实顾及不了太多。抗美援朝期间某场小规模进攻之后,敌方在公路沿线丢弃了大量军用物资,包括口粮、军鞋、被服等,我军还要追击,时间紧任务重,只能粗略翻看,找到需要的留下自用,其余的只能放在原地。

尸体的处理

有一次交战激烈的时候,越军在阵地前遗失了数百具尸体,这些尸体腐败后散发的臭味,即使带着防毒面具也挡不住,最后,我军向越军发射宣传单,允许他们派人,解除武装后来阵前收理遗体。

当代战争中多用导弹、炮击,尸体的完整性不可保证,很多最后成了残肢,甚至是无法辨认的“炮灰”,即便有专人清理,也无法留存全尸。如果是遇难者较少的小规模战争,尸体会被运回国家按各人习俗、信仰妥善安葬,而敌军的伤员会被送往医院救治。

打仗需要后勤补给,在战后由于敌方慌乱溃逃,往往胜利方能发现许多粮草兵器物资,这些当然统统都要充公,不能据为私有。

当代战争

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期,交战的中越双方都有不抛弃战友尸体的传统,根据前线老兵的描述,有时候越军为了抢一具战友尸体,甚至会再死几个人,我军有时候也会“围尸打援”。

2、放任不管。这种方式通常只会在天气严寒,或者风沙较大、环境干燥的情况下才会采用,毕竟只有这种特殊的环境才会保证尸体不易腐烂变质,从而导致瘟疫的发生。当然,这里主要针对的敌人的尸体,在将己方尸体处理完之后,有时候敌人的尸体也会被原封不动的扔在战场上,任由鸟兽虫蚁分食,最终腐烂化成白骨。杜甫的《兵车行》里面便有“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的词句。

到了当代,我军专门设有清理战场的战场后事组织和规章制度,组织内部分工明确,有排雷排险的,有辨别、登记牺牲战士的,有清点武器数量的,有现场取证保存战争信息的,有时还会有敌方人员和国际组织委派的专员参与。

进入现代,物质文明进步了不少,敌人那身衣服估计也没人看得起,会把能用的都作为战利品,收集起来,尸体直接烧掉完事儿,至于自己人,那就是人烧成骨灰,然后其他的都整理成遗物,最后,骨灰以及遗物一起,交给家人或者葬入烈士墓园。

战争是异常残酷的,古时交战肉身相搏、短兵相接,战后又只能草草丧葬,最终落得个“无贵无贱,同为枯骨”的下场,可谓悲壮。

战争是人类亘古不变的主题,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战争,有战争就会死人。一场大战结束,战场上伏尸无数,如何处理这些战士的尸体,历来就是一个难题。

将战败方的尸体筑成京观确实很是残忍,连死人都不放过,这是对将士的极为不尊重,一般的将帅都不忍心这样做,毕竟很多时候将士是没有错的,他们只是奉命上战场,挑起战争的却不是他们,因此战胜方并不愿意将敌方尸体筑成京观,所谓兔死狐悲就是这样。

所以,在胶着状态下,其实,双方都有默契,每次战斗过后,都会派人收拾一下,

毕竟,谁都不知道,下一个倒下的是不是自己,因此,打扫战场,很少有人开黑枪,

说起来,战争是人类发展不可回避的现实,但是,当文明程度不断提升之后,它的后续就变得更加人性化了。保持人道,尊重逝者,这才是一个现代文明国家和人类的最基本素养。像某些国家那样拿战场的逝者遗体进行作秀,或者侮辱的事,绝对是被世人唾弃的行为。

据参战人员讲述,有个老兵冒着来到了一具遗体前,但是遗体已经高度腐败,根本没法完整的运下去,这个老兵一边不停的对这遗体道歉,一边把烈士的骸骨扒出来,装进编织袋里背回去。可见战争的惨烈。

1、援军负责。如果战败一方撤退,而战胜一方又需要追击敌军,自然是来不及打扫战场的,这种情况下,战场便往往会交由战胜方的援军打扫,毕竟兵贵神速嘛,这种情况从古至今都不少见。

就地掩埋。就像我们所想的,找个合适位置挖一个坑,把死去的人放进去,用土填埋。这很符合中国人入土为安的传统思想。除了己方专门人员,也有安排俘虏处理尸体的情况。

4、筑造“京观”。简单来说,就是将敌人的尸体堆积起来,一方面可以炫耀自己一方的战绩,另一方面则对敌人形成巨大的威慑。当然,这种方式通常出现在进攻一方获胜的情况下,毕竟是在敌国领土,就算产生瘟疫己方损失也不会太大。例如,《东周列国志》中便有“潘党请收晋尸,筑为’京观’,以彰武功于万世”的记载,而明朝时期,张辅奉命进攻安南,也曾杀死两千多名战俘筑“京观”。

就个体而言,有一句话说的还是很好,时代的一粒尘,落在每个人头上都是一座山,

从日军得出的结论可知,国民党军在转移时根本无法带走阵亡官兵的尸体。毕竟是军情如火,到了战役的最后阶段,如何全师而退确保军队受到损失最小才是关键。

从古至今,战争之后打扫战场往往都是必做的一项工作,而打扫战场时最为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处理敌我双方战死者的尸体。那么,打扫战场的工作通常会由哪方去做?敌我双方的尸体又是如何处理的呢?

打扫战场:通常由战胜方处理,但也有例外情况

但是,真正到了大反攻或者大总攻,双方兵团都已经到位,决胜的时刻到来,

上述情况都是发生在东北我军取得决定性优势的时期,而在辽沈战役打响之前,东野每次歼灭战之后,会首先掩埋好我方烈士的遗体,然后就会组织当地百姓把蒋军官兵尸体送还,这也是人道主义精神和一种政治攻势。比如1948年1月初,东野全歼陈林达新编第五军之后,各纵队以团为单位,各派出一个连打扫战场和清理尸体,由于是数九寒天雪没脚脖,所以不会出现腐烂的情况。

不过,现代战场又与过去有所不同,毕竟如今的科技发达了,所使用的武器也千变万化,远非昔日青铜铁块之类的刀枪。这样一来,战争虽然结束了,但留下来的有害武器,或者是有毒化学物质就需要特别用心地处理。不然,那后果是可想而知的,当地百姓恐怕再没有宁静的生活。

那么到了现代呢?以我们最近的战争来看,大概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及越南、朝鲜、海湾、叙利亚、阿富汗等几次战争了。而且,人们对这些战争更多的关注是当地百姓的生存及安置,而对于战场,依旧是个非常陌生的现场。

而这薛举筑京观之前,隋军死者也曾被筑为京观,隋炀帝杨广征讨高句丽将士伤亡也很大,高句丽就将隋军死者筑为京观。到了贞观五年,李世民派广州都督府司马长孙师出使高句丽,“毁高丽所立京观。”

电文日期为1947年4月28日,很显然,这事件应为我南满军区在“四保临江”中的战斗插曲。

如果时间比较充裕,通过会为死难的兄弟们好生安葬,还要立个墓碑,重要人物隆重下葬,墓碑也要书写丰功伟绩。当然如果军队败退或者时间紧迫,也就顾不上太多了。

除非是立了大功的将士或者具有很大作用的将士,可能死后会被运回家乡进行安葬,毕竟将死人运回家乡也是一项大工程,不可能人人都享有这样的待遇,而受这样待遇的人是极少的,大部分就是死在了战场后,尸体被就地处理,这是将士的无奈,也是战争的无奈。

头盔、武器弹药、食物等等一切对自己有帮助的物资,一场战斗下来损耗肯定不小,后方补给不足的时候,也只能靠以战养战,通过战场上收集的物资,补充自己的损耗!

春秋战国时期的晋楚邲之战,楚庄王带领楚军大胜晋国,这次战争对楚国意义非凡,这是晋楚争霸中楚国第一次取得对晋国的巨大胜利,也因此,战后,卿大夫潘党建议楚庄王筑京观,夸耀战功以示子孙,但是被楚庄王以“止戈为武”的理由给拒绝了。

不过根据人道主义精神,对于受伤的敌人也要救治,当然还有一部分放弃抵抗的敌人,这些人会被集中起来。

拯救伤员

这就是打扫战场的最后一步,有条件的会将一些阵亡士兵的尸体运送回国,当然前提是小量的士兵阵亡,或者阵亡的是一名级别较高的军官,如果阵亡士兵数量很多,或者战争不允许自己这么做。己方和敌人的尸体会被收集到一起,焚烧或者进行深埋,大部分的处理是深埋,在埋的时候会撒上大量的白灰,谨防大量尸体腐败产生瘟疫!

第二种就是火烧,这是最简单的一个打扫战场的方式。尤其是死亡人数少的时候,将死了的将士们堆积起来然后放一把火烧毁,这种处置方式倒也无可厚非,毕竟人都死了,还讲究什么呢?

在锦州战役中,范汉杰的部队阵亡总数为24000余人,但并非全部死在锦州城内,在外围的义县县城、白老虎屯、配水池等地也有大量死伤,因此估算城内尸体约在20000具左右,也就是说,百姓们每天要清运出2000具左右的尸体,心理压力可想而知。饶是如此,前些年搞基建时,仍然有尸体被挖出。

火葬处理。普遍存在于古代,是对敌人的一种侮辱。今天国家出于节约耕地、减少林木资源浪费等考虑,要求死者统一火化,然而这种方法在春秋时期就已经诞生了。战争中火葬相较于土葬,不需要消耗太多力气,也比较环保。

那他们怎么清理呢?说起来也不费事,古人比较讲君子之规,即清理战场时不管胜利的还是失败的,他们是互不相犯的,共同去清理自己一方的受伤、死亡官兵。其实,那个时候受伤的很多,这源于青铜兵器的刺杀不那么容易一击即死。当然,受伤的伤员就是直接被自己一方的人员救起,送医。

除了上面说的,还有比较残忍的做法,比如将死尸堆在一起,炫耀自己一方的战绩,此方法称为“竹井关”,也就是堆成“关”字形的意思。而若遇对战连年且粮草不济的时候,还有可能食尸之说法。总之,战场的遗体清理没有太多规则,全看古人的需求来处置。

现代战场,战争之后的清理工作似乎都是战胜者的

胜利一方,甚至也都不会仔细打扫战场,毕竟大部队都会推进攻城略地追剿残敌去了,

3、火化处理。古人讲究“入土为安”,大家虽然生前为敌人,但毕竟死者为大,再加上大量焚烧尸体产生的气味实在不好闻。因此,虽然宋朝以后火葬已经开始逐渐流行,但我国古代仍然很少采用这种方式。不过,这种方式在西方则比较常见,原因在于他们认为火焰有净化人灵魂的作用,这样能够使得死者升入天堂。不过,尸体毕竟不是易燃物,近现代还可以通过浇汽油来助燃,在古代可就没有这么好办了,因此这种方式往往只会被应用于规模较小的战役,恐怕这也是这种方法在西方较为流行,但在东方很少出现的原因之一,毕竟西方和东方在战争规模方面,还是存在天壤之别的。

战士们首先把尸体集中起来放好,然后在撤离之前让老百姓给沈阳送信,敌人再派车拉走。在其他战斗中,如果条件允许,还会组织百姓直接将敌军阵亡官兵的尸体送还,萧华将军曾经在一份给野司的电报中,就送还尸体和开展政治攻势汇报如下:

实际上无论是哪一种清理战场的方式,都不免粗糙,既没有棺材,也没有亲人为之哭丧。毕竟是战场上的死人,既然死了,就很难得到应有的尊重,能入土为安就已经很不错了,想要死后回到家乡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作为胜利的一方,打扫战场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失败的一方为了给敌人制造更大的伤亡,会在战场上留下各种陷阱,战争永远都是残酷的!国际法还规定,战争开始之前必须要有“宣战”,至今也没见过几场有宣战的战争!战争都爆发了,还要什么规矩!世界和平终究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这个不难理解,就像“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清扫兵不带武器,自然没道理攻击他们。

我军有人民的支持,做得很好。听爷爷讲,苏中七战七捷,其中宣堡一战离我家不远,民工负责后勤,送弹药粮草,运送伤员,阵亡将士集中掩埋,老家的烈士陵园掩埋了5~6百将士,最高级别是营长和教导员,他们二人用薄皮棺木厚葬,位置在上首,领头位置,战士5~6人一个坑,占地面积不大。掩埋不了的都有民工运送至十几公里远的另一处地方,我们从小清明节都有学校组织去祭扫先烈,前几年国家又重新进行了修建。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战争结束后,到底是谁掩埋战死的士兵?有人打扫战场吗?答案是肯定的,而且清理战场往往发生在战争结束几天、甚至一个月以后。

4、特殊机构。这种情况相对来说比较少见,且基本只会发生在近现代,或者交战双方没有能力打扫战场,或者双方根本没有处理尸体的意识。这种情况下,负责打扫战场的,往往都是红十字会、维和部队之类的特殊机构。

遗体收容回去后,善后工作也是非常严格的。对于每个牺牲的烈士,其籍贯、年龄、部队职务、牺牲时间、地点等都要严格登记清楚,有的遗体运回来之后已经面目全非,无法辨认,这时就会先放到冷藏室保存,然后派专人进行调查,对战士原参军时的部队以及其档案进行核对,确保每个烈士都认领无误。

另外,还有火葬的处理方式。这火葬就比较好理解:直接用火烧掉。《墨子》记载:“秦朝西朝,有夷渠之国,其亲属必死,采柴烧之,熏之,谓登雅”。所以,这些人不管是战场上还是日常,都会选择将自己一方的死者烧掉。而当年努尔哈赤攻打宁远时,也是选择了将战死者的尸体烧掉处理。

在检查战场的过程中,会发现己方的伤员,这个时候会赶紧进行救治。救治完己方的伤员之后,才会去简单的救治敌方的伤员,对于敌方的高官,那么一定会受到更好的救治工作。对于一些受伤不严重的敌人,也会被编入部队内,增强自己的力量。

美国后来便专门在多佛空军基地修了一处大型军事太平间,那些去海外作战牺牲的遗体会被送到这里,然后进行DNA鉴定,最终将他们送回到亲人身边,或者是国内专门的葬地。

从这一点来说,楚庄王已经从当初“问鼎中原”的野蛮中彻底挣脱了出来,开始学习中原人的方式来争霸,以礼仪服众国,所以才制止了这次京观的建造。楚庄王没有建景观,但西秦霸王薛举却建了京观。

贞观时期,李世民对京观就很是不喜欢京观这种东西,他下令“诸州有京观处,无问新旧,宜悉刬削,加土为坟,掩蔽枯朽,勿令暴露。”那不筑京观还能怎么处置呢?其它的处理方式还是有好几种的。

但两人在薛举的刺激下急于出战,结果大败,死伤过半,八个将领都吃了败仗,李世民的这次出兵实在是吃了大亏,不得不撤兵回京,而薛举则“收唐兵死者为京观。”

一将成名万骨枯,这是自古以来战争的残酷现实。但我们今天不想说战争,只聊一聊战场这个特别的区域:战争之后,战场是谁来清理的?双方牺牲的战士遗体又是如何处理的?这真不是一个小问题,因为古代、今天,两个不同的时代,它的处置方法各不相同。

古时候的战场,清理方法根据当时的战况来决定

常见的处理方式有如下四种:

一般来说,古代战场上是战胜一方在打扫战场,这是很好理解的,因为上了战场之后,战败一方要么溃逃要么有序退兵,甚至全军覆没,无论是哪一种,都基本不可能留下人打扫战场或者战后派人去打扫战场,因此,负责打扫战场的就是战胜的一方。

从古到今,对于战死沙场的人,一般的处理方法都是两种:直接火烧或者就地掩埋,

第三种就是就地掩埋,这种处置方式还是比较厚道的。这也算是对将士的一个尊重,挖一个大坑,将死了的将士们埋进去,填土封起来,不讲究的就这样完事,讲究的再立一个石碑,上面标注上大体的战争信息,这也算是让战死的将士们入土为安了。

将帅固然清楚战争大的趋势,但是,对于交战双方士兵,其实都很难预知胜负,

△长平古战场遗址

第一种就是著名的京观。京观这个词看起来似乎是某一个景观,但它实际的意义却是相当残忍的。正如张岱在《夜航船》中记载的那样:“京,谓高丘也;观,阙型也。古人杀贼,战捷陈尸,必筑京观,以为藏尸之地。古之战场所在有之。”

如上所述,古代战场上处理死尸的办法通常便是以上五种,其中就地掩埋是比较常见的一种方式,其他几种则比较少见,这也是现代经常会在古代战场遗址发现“尸坑”的原因所在。

只要有战争就会有伤亡,将士到了战场上,只有两种结果,其一就是活下来了,其二就是死在了战场上,即便是春秋之前的贵族式的、有一大套战争礼义的战争,那伤亡也是不可避免的,既然流血伤亡不能避免,那战争结束之后,战场该如何处理呢?战场上的死人又该怎么处理呢?

第四种就是放任不管。战败方自己都跑了,战胜方也懒得搭理他们那边死了的将士,很多就只是将己方的尸体收拾一番,然后就不管敌方的尸体了。

甚至,很多时候,这种状态下,还会出现比较默契的,伤人不多的“炮火覆盖”“火力侦查”

起初为了遏制日军的进攻,实现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意图,中国国民党政府投入约100万武器装备低劣的军队,与装备飞机、大炮、坦克和毒气等大杀伤性武器的日军在酷热难耐的大别山麓和江汉平原殊死拼杀。但是因为后勤不足,再加上暑热期间疫病流行,官兵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所以,我们可以看一看美国这样有新时代战争经验的国家是如何处理战场的。他们当年进行南北战争的时候,就是谁胜利了,谁便将战场的遗体进行土葬。但不可能埋很深,而是像挖战壕一样,浅浅的一条沟,能放几具遗体就放几具,如此敷衍了事。

根据参战日军第二军和第十一军的统计可知,两个军面前分别发现5.2万具和14.34万具国民党军的尸体。

以上便是战争中,主要负责打扫战场的各种情况,虽然战争中通常由战胜方负责,但由于各种特殊情况,也往往会出现其他势力打扫战场的情况。

清理尸体:通常以就地掩埋为主,但同样有例外情况

处理尸体是一件重中之重的事情,无论谁获得胜利打扫战场,尸体都是必须要处理的,不然一定会爆发瘟疫。

日军方面能够得出如此精确的数据,很显然作为胜利一方打扫战场后得知。但是对待中国军民一贯凶狠残暴的日本人会去主动处理他们看见的这19万具中国军队的遗体吗?显然不会。要知道,日军投入武汉会战的总兵力约30万人,伤亡约9万人,再去处理分布在方圆上千平方公里范围内的近20万对方军队的尸体,日军还不得把部队全撒出去?且不说这样因为兵力分散会被中国军队突然袭击,单就在当时酷热难耐、疫病流行的情况下对日军也是个不小的威胁。

不过收集物资也是一件异常危险的事情,敌人撤退的时候知道对方会打扫战场,就会制造很多陷阱,将地雷埋在物资旁边,将炸弹的引线挂在头盔上,或者将炸弹藏在对方死亡战士的身体下面。

双方炮火推进,一方兵败如山倒,那么,失败方丢盔弃甲逃命,谁还顾得上打扫战场?


关于战场的打扫工作,毫无疑问通常是由战胜方来打扫的,毕竟战败方或溃散、或撤退,往往已经离开了交战区域,是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打扫战场。当然,凡事都有例外,有些特殊情况下,打扫战场的工作也会由其他人来完成。

当然,除了就地掩埋之外,还有其他的处理方法,比如天葬。何为天葬?就是扔在战场上,队伍撤走,遗体无人处理。通常来说,胜利者清理战场的时候,只会尽力将自己一方的战士遗体埋起来,或者是处理掉,而对方死者就随便他去。古籍中“地骨在野,千里无鸡啼”的说法就是这种情况。

此时东北野战军主力已经挥师北上,去歼击辽西地区的廖耀湘兵团,主力部队既然离开了塔山,于是东野政治部门就组织地方政府,号召百姓帮忙清理战场和掩埋尸体。反正军装不一样很容易辨认出来,我军烈士要由部队代表逐一辨别和确认身份,然后洗净下葬,解放以后这些遗骸都被迁至锦州的“辽沈战役烈士陵园”,园内有密密麻麻的烈士名字墙。

这些工作做完之后,随后就是对遗体整理化妆拍照,这可不是简单的整理,其细致认真的程度和入殓师的工作颇为相同。有的遗体即使已经腐败生蛆,也要用棉签蘸着酒精一点一点清理干净;腹部破裂内脏露出的,要塞回去重新缝好;四肢残缺的,要用稻草或者其他东西补上,然后穿好军装,党员还要覆盖党旗,这都是为了让烈士走的有尊严。

“送回死尸,尚未统计,各纵各团分别进行,在棺上帖祭文和挽联等,每日送七八人,并有吹鼓手,百姓回来说,敌军军官禁止士兵出来观看。收到死尸后,25D(师)回信挺客气,而14D(师)则骂,并有扣押抬送民众70多人之现象,影响甚大,据迅有全连放下饭碗流泪者”。

打扫战场是胜利者的权利,失败者是没有权利打扫战场的,也不可能出现双方停战,然后各自打扫战场抢救自己一方的伤员。

在古代,由于生产力低下,交通运输极不发达,不要说遗体运回家,就连在战场上被就地掩埋,都不容易做到,大多时候都是曝尸荒野,任由野狗啃食,惨不忍睹。“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等等,这些诗句,都以高度写实的手法描述了古代战场尸横遍地、白骨累累的惨像。

不过,古代对于清理战场这种事并没很大争议:战败的要么投降了,要么败兵而逃。如此一来,战场就成了胜利者的地盘,打扫它自然就是胜利者的行为。另外,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投降之后谈判共存,这时的战场自然是共同来清理的。

我们先看古代,毕竟,古时候的战争比较多见,而且,古代战争的杀伤性还是蛮大的,所谓“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还”不是白说的,走上战场,不到胜利的那一天是不会回来的,而胜利则是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堆砌。

收集战争物资

中间,可能会有很多场战役,每场战役可能会有大大小小很多场战斗,极其复杂。

如果是古代,为了军功,还会割下敌人的头颅或者鼻子耳朵啥的,作为一个信物吧。

对于缴获收集的枪械,很多时候性能比自己使用的要好,也不会轻易使用,因为对于新武器的了解程度和使用程度,直接关系到战场上的生死!有时候物资收集完毕之后,可能还会销毁一批,免得为自己增加负担。

处理尸体

处理完之后,最后一步是火化装盒,在场军人无论军衔职位,都必须脱帽致敬,火化后需要专人监管,防止骨灰装错,必须保证每一个骨灰盒都准确无误的送到亲人手里。在轮战期间,我军采购的是大理石骨灰盒,价格每个60元,这在当时来说是非常昂贵的,不过那些为了祖国和人民牺牲的烈士,他们担得起这个待遇。

展开阅读全文

同样是被蛇咬,为何阿宁死了,而胖子潘子闷油瓶都没事儿?

上一篇

《封神演义》中,鸿钧道祖召集众圣谈话,为什么唯独没理会元始天尊?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战争结束后是赢的一方打扫战场吗,双方战死的人是怎么处理的?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