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闹饥荒时,为何少有灾民捕食河里的鱼虾的传言,而大多传言说是去啃树皮草根呢?

问:古代闹饥荒时,为何少有灾民捕食河里的鱼虾的传言,而大多传言说是去啃树皮草根呢?

有些人回复,认为无水无鱼可食,甚至有人认为提出的问题是凭空而问。我不认为问题的提出是无稽之谈,确实是有客观原因的。还是用我自己经历的事实来回复这个问题吧。

我们小孩想吃但不给,小孩的肠胃弱,吃那东西会大便燥结能憋死的。

但正如前面所说,河里捕鱼需要技术,还需要生产工具,哪里是人人都会做的事儿?

树皮得守着,会有邻居来偷割。有树的人家,管家婆会端着菜刀守在树下,逼急了真敢拼命。

不过,要说没人在河里捕鱼也是假的,许多人还真就靠这活了下来。

但野菜也不多,因为这东西就是那时候人们经常挖的东西,就算有粮食吃,野菜也是很重要的食物。

同样是鱼,不过好鱼是不用过多佐料的。七十年代未,我在一个亲戚长江上打鱼船上吃的,一锅长江水,只放一块生姜,、一把青葱、一杯老酒、一勺粗盐清煮的刚从滚钩上摘下来的二十来近重的胖头鱼,那极鲜美的味道令人终身难忘。我就着苞谷老酒一口气干了三大碗。

可见不是所有地方的鱼都是一样鲜美。除了少数地方,少数鱼种可以随便做熟食用,大多数的鱼都需要油、盐、酱、醋……作料,尤其是辣椒等重味烹制。

有赖于工业化的鱼苗培育、饲料供应、医药搭配,才有了今天欣欣向荣的鱼塘。河流网捕效率真够高的话,怎么会有那么多非法电捕的?

于是有些人便毒死或病死了,吃得上吐下泻,要不就是腹痛如绞,还有满脸发红浑身发抖的、肚大如斗浑身无力的,千奇百怪,看着都怕。

我有几个长辈,当年在农村就遭遇过饥荒。

话说就算谷子种得好,大丰收,那时候也只能在每年打新米的时候略微饱餐一下。

许多人会在河边找水草果腹,一些河洼子里运气好还能采到野藕、菱角、芦蒿、慈姑、荸荠、芡实管子等东西。

本质上打渔与打猎其实没什么区别,不然古代为何将“渔猎”放在一起组词呢?

若是干旱,池塘都干了,上哪捕鱼呢?

这些淹死的人,有的是做梦想去河里摸鱼淹死的,有的是逃荒渡河失足的,还有的是实在活不下去了,举家投河的,相当的凄惨。

农村的娃子从小就没吃过别的肉,最大的蛋白质来源就是鱼。

古代的大远,我们都没经历过,一九六零年到一九六二年这三年的自然灾害就近了,六十五到八十多岁的人都经历了,亲自经历的历史就不是题主所说的\”传言″,而是亲历了。

挨饿的时候人们就吃这个东西,但没看到弄到鱼虾来吃的。

怎么说呢,那年的气候确实是异常,以前山清水秀,小溪潺潺,池塘处处的鱼米之乡,突然干旱了,到处都没了水。

总之,记住过去那个饥馑的苦难时代,珍惜今天的生活,好好对待自己盘子里的粮食吧。

有的鱼太好了,还舍不得吃,会拿去卖钱,自己家仅吃那些杂鱼,泥鳅,鳝鱼,虾子之类。

野外打鱼存在很大的偶然性,还有一定的危险性,但生产能力却不一定有多高,否则靠捞鱼就能养活一大群人,还种庄稼做什么?

开春的时候,人已经饿得不行了,什么吃的都没剩下,于是只能去挖野菜充饥。

由于病虫害的影响,粮食大量减产,刚开始老百姓把粗粮放到细粮里合着吃,慢慢地细粮没了,粗粮也少了,人们把麦麸皮和糠皮磨细用来烙饼吃,后来麸皮都没了怎么办呢?大家就成群结队的出去摘树上刚发芽的树叶,到田间挖野菜,那时土里长的什么东西都能吃,如芭蕉头,蒲公英,野胡萝卜这些吃起来虽苦涩,但多少能填一下肚子。野菜挖完了有些饿得实在不行的甚至有吃观音土(我们那儿叫白蟮泥)的,那东西吃了不消化,肚子越胀越大。

河流倒是有,但对那个时代的人而言实在太远,远到你没有力气走过去。

一张渔网都是几代人传下来的,一条渔船算大半个家产,如何撒网,如何操船,如何了解河里的水文,如何寻找鱼群,这都不是普通农民能掌握的,这就劝退了大部分人。

家里离河远的,基本不做打鱼的打算。只有那些离河近的,有打鱼技术和船的人家才能搞到鱼。

民国年间的河南大饥荒,兰州大饥荒到六O年全国农村大饥荒无不触目惊心,不敢回首往事。

那些菱角基本是还没等长出来就让人把叶子都吃掉了,大灾之年靠菱角叶子过活的不在少数。

还有,你还别不信,过去有的人饿死也不吃河里的鱼。饥荒时期死的人甚多,河流里经常都有人的尸体,他们不愿吃也不敢吃鱼。

我们几个好玩也好吃鱼的同学,利用休息时间,把一段小河沟泼干,捉到了一桶杂鱼,收拾好,高高兴兴拿回到居住的老乡家,请主人帮着做熟。谁知女主人把鱼撒上玉米面,连盐都没舍得放,放在大锅里蒸上。结果可想而知。别说吃了,闻着就让人恶心。全倒了,害得蒸鱼锅,住处鱼腥味到我们一周后离开都没散尽。没油,没任何作料,甚至连盐都精贵(农民的盐钱是靠攒鸡蛋换的),那河沟的鱼是难以入口下肚的。

那个叙述饥荒故事的长辈,说当时他妈妈就端着柴刀和扁担,守在家里的榆树下,晚上睡觉都会惊醒,抄起棍子就往外冲,打偷树皮的贼。

等大人们干活都走了,我偷了一个吃,开始嚼特甜,后来嚼着嚼着就不甜了,可就是咽不下去,最后都吐掉了。

到七十年代,我长大了,有时也拿网去河沟里去捞鱼,可在齐腰深几里长的水渠里,四五个小时也捞不到十几条小鱼的。

现在的人们出去钓鱼,一小时能钓十几条大鱼,那是养殖的,你到人口密集地区的自然环境里去捞鱼,看你捞得到捞不到,管保你放空而回。

怎么可能不去捕食鱼虾!古代饥荒多数为大旱,这时候小溪小河基本上都干枯了,大一点的官府为了运输基本不会让人随便去,而且那时候交通不方便去,可能还没到就饿死了,漫山遍野的树皮为了生存只能吃了

这个问题,在当时人们的几千年的传统教育很深,都是以善为本,鱼虾是生命,吃是伤生害命,二,是那时没有油,不管植物油还是动物油都缺,吃鱼没油觉得醒味大。

疯狂分泌的胃酸会消磨人的理智,于是有些人便开始吃野草,啃木头,吃观音土,吃各种不认识的东西。

八十年代,又吃过清水煮的贵州黄平山间清溪里一种细鳞鱼,山东黄岛渔民自己吃的鲅鱼干。都是煮时香气诱人,食时鲜香适口,吃后回味无穷。

饥荒之言离我们并不遥远,说饥荒的艰难并非言空穴虚,而是饥浮魂野的警示。、

不过那会儿没人吃甲鱼,不稀奇这东西,也没人想着吃它。

即便到了河边也没用,河里的鱼不比塘里、堰里的,数量少分布广很难抓,靠人是不行的,没有工具的话根本没法弄,顶多在河岸边找点小杂碎。

一般闹饥荒面积很大,方圆几百公里,也可以说一处没了食物,等于整个世上没了食物。河水里捕食鱼虾是肯定的,鱼虾人类食物之中。实在没吃头才啃树皮去吃草根,不是传言,绝境生活中真实存在。

捕鱼也不是信手拈来的事情。

再然后,庄稼活不成了,所有人硬熬了一个冬天。

通常这鱼会煮成一大锅鱼汤,吃不完就放着,过一夜就是鱼冻了,又是一道好菜。

饥荒的时候,所有人都会陷入一种疯狂摄食的状态,人们拼命的搜刮一切能吃掉的东西。

人都吃草根啃树皮,那鱼虾只能去喝水啃泥了,鱼虾都饿死了,人到河沟里逮得来鱼吗?

人类正是进入了农耕时代以后,生产力和社会才得以发展,单纯靠自然资源是无法喂饱人肚子的。

想吃鱼?寻常鱼虾聚集的地方,在大灾之年都干了,连个螺蛳和蚌壳都不会剩下。

饿肚子的人越多,野菜就越少,能吃的野菜早被人挖光了。

有一种叫“屎光皮”的小鱼是吃得最多的东西,在溪流和水塘的汇集处,用树枝叉着衣服都能舀一大堆。

那会儿是解放前,也没什么赈灾的说法,谷子种不出来,人就得挨饿,连地主都挨饿。

饥荒都不是无缘无故,要么是天灾人祸,要么是战乱所致,真有鱼吃就饿不死人了。

我没经历过闹饥荒,但我小的时候听我婆婆讲过她们那时候饥荒的情景。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我们学生到郑州附近的密县农村学农。当时的密县农村到处都有小河、坑塘。里面鱼鳖虾蟹很是丰富。如果是在郑州,肯定有人会捉些,想办法弄着吃。不过吃鱼的主要是“南方人。”老河南人和其他北方人少有问津。困难时计划供应带鱼,我北方同学好多家都不买,更谈不上吃。

过去很多人家里都种了榆树,就是为了能挺过青黄不接的春天。一般吃榆树的叶子,但叶子也没了的时候,就吃皮。

看这题问能让人联想起晋惠帝\”何不食肉糜″的故事。

古代闹饥荒时人们怎么生活不知道,只听说六十年代初时挨饿的经历。听母亲说:挨饿的年代,那时母亲刚结婚,生产队忙的很,干一天活累的谁还有闲心去摸鱼虾。母亲说离家不远有条小河沟,那里的蝲蛄一会儿就能抓一脸盆,谁都不敢去,怕生产队干部知道。有一次中午,母亲和没出嫁的姑姑去河边洗衣服,河里有很多蛤蟆,小姑一会儿就抓了几十个,还没等拿回家呢!就让人举报了,生产队长领着人来没收,姑姑生气把蛤蟆都放了。生产队长训诉说:你们还没累着,还有闲心抓蛤蟆。

若是洪涝,流动的水,无家可归,用什么捕鱼呢?

有个词儿叫吃糠咽菜,那会儿真吃的是糠和野菜捏成的团子。

六零年到六二年这三年就是闹饥荒的年代,那时浮夸风刚刮过,赶上自然灾害,苏修又趁机要帐,全国人民勒紧裤带还他们帐,就是个挨饿的年代。

你知道灾民没有去捕鱼吗?

都已经干旱了,寸草不生了,连树都枯死了,开始啃树皮了,河里面又怎么会有水,有水也干掉了,没有水又哪里来的鱼?你以为饿到那种程度了,古代的灾民不知道去抓鱼吃,当然也想到去抓鱼,到处都是干旱,连河床都干了,哪里来的鱼?

六零六一年人们确实是吃糠咽菜,吃草根啃树皮的,我六岁但我记些事了,大人们每天去镢地深翻,我们小孩就在托儿所里,小孩每天可以给两个棒子面窝头吃,不饱就是喝稀汤,可大人们每天就给一个菜窝头吃,再就是吃玉米棒芯粉细碎拌糖精打的糕干,其实就是吃柴禾。

在他们的童年里,水边还有脸盆大的甲鱼,小孩踩在上面可以驮着跑。

过去的鱼虾都是鲜生状态,繁殖和生长都很慢,没有养殖的鱼虾,人口密集地区想吃鱼虾不是很容易,如果像现在这样有饲料养鱼,那人们还吃什么草根啃什么树皮,饲料比草根树皮可好消化多了。

靠山吃山,近水吃水。闹饥荒的面前一定是山远水枯,饿死人也必然之中。

现代人都小看饥荒了,一个人每天正常需要摄入至少1500卡的热量,如果要干体力活,则需要2400卡,女性也需要2100卡,很显然,靠树皮、野菜、糠远远不够

晋惠帝时民间闹饥荒,人们就是吃草根啃树皮,饿死很多人,晋惠帝听到后说,\”老百姓没米吃,为什么不吃肉粥″?

所以在饥饿年代很多地方有水有鱼,却难以充饥。

地上的虫子,抓起来塞嘴里;土里的蜗牛,直接嚼的嘎嘣脆;山上的地皮被人一遍遍的薅,薅到没有任何可以吃的野菜为止。

其实灾荒时期河里打鱼的人不在少数,但即便是疯狂的捕捞,也填不上人们辘辘的饥肠。

很多时候人们都得靠捕获河塘里的鱼过日子,纯手工作业,这活大人小孩都会干,运气好搞到一尾几十斤的大鱼也不在话下。

不是所有的树皮都能吃,农民也认不太多,主要吃榆树的树皮,还有柳树、杨树,也都是可以吃的。

大灾之年,许多树都会被活活啃死,人们便把活不成的榆树干脆刨倒,拿树枝煮水喝,把能刮的地方都刮掉。

吃完了拉都拉不出来,得拿棍子戳。真以为中国古代的厕筹就一个功能吗?

旱灾来的时候,眼瞅着就没有水了,溪流不再流淌,池塘的水也被人拿去灌稻谷地,天上也不下雨,到最后人都快没喝的了。

很多现代人只知道面包糠裹XX炸到金黄馋哭隔壁小孩,哪知道谷糠是啥滋味。

因此,在那个年代只要是土里生长的都基本上挖来吃了。更不要说河里了,只要看见水中有个小虾,小鱼,小蟹,不用说直接抓来生吃了。时间久了河里哪来鱼虾呢?

展开阅读全文

红薯从一两长到半斤要多久?注意什么?

上一篇

即将破产的ST众泰连拉23个一字涨停板,股民为何疯狂入场?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古代闹饥荒时,为何少有灾民捕食河里的鱼虾的传言,而大多传言说是去啃树皮草根呢?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