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怎样看待骨灰撒海的?你愿意死后自己骨灰撒海吗?

我本人坚决不支持骨灰入海,因为我不会游泳,陆地上死一回,丢海里又死一回,折腾着玩儿呢!我也坚决反对肉身土葬,埋在黑暗潮湿的墓穴里,被各种细菌、蛇虫啃食,最后化作一滩污水,想想就浑身起鸡皮疙瘩。我都想好了,也跟老婆孩子认真谈过了:到时候随便拿个面粉袋子把我骨灰装起来,到中科院武汉植物园找一棵漂亮点的大树,在树下挖个小坑,把骨灰往里面一埋,OK了。不搞仪式,不烧香磕头,不放鞭炮,甚至不通知任何人。以后逢节假日,孩子们带着吃的喝的到这棵树下野餐、聊天,想想就觉得其乐融融。说不定我一高兴,悠悠地来上一句:你们这些没良心的,给老子留点儿吃的,那果汁也别都喝完了……烟,黄鹤楼烟,给老子点上一根!还有一个细节我都想到了:看好小崽子们,别在树下拉屎撒尿,下面啥都好,就是洗澡不方便。

后来奶奶过世了,关于奶奶的骨灰如何安排又成了大家的争论点,除了三姑姑,其他的家人都不想奶奶把骨灰撒了。

你是怎样看待骨灰撒海的?你愿意死后自已骨灰撒海吗?

综上所述,不管日子好不好过,我们得珍惜生命和健康,参与分享科技腾飞带来的红利,长寿和永生的梦想,我们可以有,万一实现了呢!

每年清明,我们不必舟车劳顿的赶回贵阳扫墓,只需到就近的海边去祭奠即可。这也是老父亲故去前说过的:海葬多好,你们哥俩都不在贵阳了,深圳靠海,别说深圳,就是你们那怕在美国,找了海边磕个头,念叨几句就可以了……[流泪]父爱如山

包括我父母,我以后也会尊重他们的想法,按他们的意思来办。

你愿意死后自已骨灰撒海吗?我当然愿意,我不会去走那样一条“入土为安”的老路,要做一个与时俱进的夕阳红人。在我们国家里,一代伟大邓小平、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都毫不保留的把自已骨灰撒到海洋里、大江里、土地里,为国人树立了光辉榜样。

所以当时爷爷海葬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去了,都去送爷爷最后的一程。

爷爷、爸爸、妈妈[祈祷][祈祷][祈祷]愿您们在天堂一切安好!

毕竟活着你都做不好,死了再做这些又有什么用?

不过,这种想法可能有点多余,死亡离我们实在太遥远。就目前的科学进展来说,我们的生命长度,可能会延伸到200岁左右,或者更长。

再过100年左右,我得离开人事了,可是,我不想离开地球,身体粘着土地,我才有安全感。

爷爷直接来一句:“能拜多久?最多到你孙女这辈,以后没人了,你说这墓放着有意思吗?要孝顺就活着孝顺,死后的孝顺我们也看不见。”

表哥去世后,我看到了火化的全过程,至今还心有余悸,就算看见打火机的火苗,都会引起心理不适应。

或者,把我埋在深山里也行,我的墓坑上面,同样可以植树造林,不影响每一寸土地的使用。

倒不是说撒骨灰是冷漠的事,每个人的想法不同,我认为尊重死者的意愿才是最重要的,其实我也很想得开,等我以后老了,我也会跟我子女说,把我骨灰撒了,因为有什么事在世的时候做,不要等死了再做,那是做给别人看的。

我断然拒绝把骨灰撒向大海!我今已六十四岁,是这样决定我死后骨灰处理的。我火化后决不要骨灰盒,更不要墓地,不论是山上还是在平原地带,不可以破坏农田,估计在十年二十不会被开发这样的地方,挖十个坑,然后均匀地将我的骨灰倒入,上面再种上十棵树。如果我的儿子有孝心,年年清明节去看看这十棵树,拔一拔树周边的草。如果这十棵树能迎风生长,富有孝心的儿子一定会认为是我生命的延续。

基于此,如果有得选择,我还是会留下遗嘱,把我土葬吧。为了不占用农田,把我埋在土地深处即可,我的墓坑上面,同样可以种庄稼。

后来奶奶也经常说,以后她要跟随老头子也撒了算了,可口里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她会有意无意问我二姑姑,有关买墓地的事情。

上海市就有骨灰撒海的规定,对于骨灰撒海的经手人还给予一次性的货币补助,我认为这个方法好,应该在全国大力推广。人死了就不应与活人再争夺土地资源了,现在到处建着私墓、公墓,即浪费资源又不雅观,我认为回归大自然、魂撒大海是最好的归宿。

我爷爷奶奶有3个女儿,2个儿子,我爸只生了我一个女儿,而我叔叔这辈子都没结婚,所以我爷爷说到我这里就结束了。

按二姑姑的意思,爸已经没了,祭拜也没地方祭拜,现在如果连妈都撒了,他们连寄托的地方都没有。

老实说,如果装有骨灰的骨灰盒放到我面前,我心里是有恐惧的,如果邻居家是放骨灰的,我半夜三更还怎么敢回家?将心比心,如果我死后,我也不愿意去吓乎别人,再说,我也不愿去公墓,不就一点骨灰吗?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也没什么值得后人纪念的,还是撒向大海来的干净,所以,我愿意把自己的骨灰撒向大海。不知怎么回事,我现在想到了海子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心中有一种豁然开朗之感,也许这就是我最真实的想法吧。

燃烧前,需要剖开肚子,避免尸体燃烧时爆炸。紧接着,尸体四周喷出很多带着风声的火苗,火焰很长,相互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片火海。头发瞬间烧光,皮肤烧得嗤嗤地响,脂肪在冒油,变成了新的燃料。大概30分钟左右,工作人员用铁钩翻动正在火海中的尸体,确保最大化燃烧。

我二姑姑的老公因为生病去的比较早,所以当时二姑姑买了一个双人墓地,等以后自己过世了和二姑父葬一起。

可唯有三姑姑坚持,那时奶奶最后两年已经有老年痴呆的症状,所以脑子已经不好使了,陪在奶奶身边的主力是三姑姑,其他人都是轮流陪着。

我的这个决定感觉好,请为我点个赞!

听说现在有人买商品房不是给自己住的,而是供奉亲人的骨灰,难怪现在楼盘的空置率那么高,原来黑灯瞎火地住着一盒盒骨灰,我认为,这种行为不值得提倡,政府必须出台措施予以遏制。现在有钱的人多了去了,如果人人都仿效,到最后穷人买不起房,死人却住着大房子,这个社会还能和谐吗?,再说,这也是对小区不知情居民的一种伤害。

一个最便宜的骨灰盒至少要500甚至上千,墓地更是贵到令人发指,人死后何以再为儿子增添经济负担?义意何在?

奶奶说,“这老头子整天胡说。”

尽管爷爷一再强调要海葬,但是真的到了他过世后,对于怎么安排这个骨灰,家里还是起了很大的争执,最后还是奶奶拍板说,给爷爷海葬,因为这是爷爷一直想要的。

竟然这么巧看到这个问题,今天是我叔叔骨灰撒大海的日子,但是我没去,因为我爸妈不让去。

所以最后三姑姑要把叔叔的骨灰撒了,大家都说她没有了姐弟情,都不要去,最后只有我爸去那里又鞠了三个躬,以表对死者的尊重,但他说他不会去撒,就当一切结束吧。

首先是现在墓葬上海己二十万左右(豪华上百万元),壁葬也要几万元。花这么大价钱不值得,不如留下钱给孙儿辈用,或去赞助贫困儿童就学,起点作用。

以上是我最真实的想法,无关科学与迷信,无关伦理与道德,就是一种朴素的想法而已,我只想,与土地永恒地联系在一起,心里才会踏实。

所以大家心里对奶奶不想撒骨灰还是明白的,我奶奶没啥文化,比较传统,不像爷爷很容易接受新思想。

可是家里的人第一次听了爷爷的这种说法,所有人都以为他开玩笑,特别是奶奶,奶奶说:“骨灰撒了,连个墓地都没有,以后他们小辈要拜祭怎么拜?”

遗嘱说叔叔的房产等一切都留给她,可所有人都怀疑这封遗嘱的真实性,因为叔叔是他们中最小的不说,写遗嘱这件事也让人怀疑,本来他应该投靠哥哥,也就是我爸,后来却去投靠了最小的妹妹,也就是三姑姑。

大家好,我是五班长。

而这源于我爸家里的所有人都不想我叔叔就这么被撒了。

我绝对不会在乎,自己这副已经沒有灵魂的臭皮囊。

骨灰撒海的新兴处理方式,越来越深入人心。这种新理念、新思维、新风尚也越来越被大多数夕阳红人所接受,并大加称赞。因为,我们的国家进入了新时代,社会日益发展进步,老百姓的思想观念不断提高和更新,在对待人死亡后的处理方式上发生了大变革,那样一种已流传千百年来“入土为安”的陈旧传统方法正在被打破,骨灰撒海撒江的时尚新风扑面而来。如此大力树新风,节约了土地资源,减少了家庭经济上的负担,更重要的是,加强了生态绿色环保工程的建设,都是利国、利民、利子孙万代的大好事……

二是:死后儿子可能会上坟,孙子辈就难说了。墓葬也只有二十年,二十年又得挖出来处理,这算什么!所以海葬一了百了,我赞同。

三姑姑说,是奶奶要海葬的,大家争论了半天,最后不欢而散,再加上爷爷奶奶最后的一切都在她手里,所以后来大家就随便三姑姑,但大家实际都不同意。

最乐观的前景是,在未来的某一天,或许,人类已经克服了生老病死这个难题,这不是神话,而是科学发展的最高形态。

谢谢阅读

看到表哥的火化过程后,对于火化,我的确有了心理阴影,这种强烈的心理阴影,改变了我对安葬的看法。

这要从我爷爷说起,我爷爷是最早过世的,他身体还硬朗的时候,在电视上看到骨灰撒海的宣传,再加上他对有些事看得很开,所以他就告诉家里人,以后等他过世了,简单一点,然后再把他的骨灰撒了。

我岳母骨灰就是撒到东海的,当时我有看法。(因为我母親是壁葬,当时大约一千多元钱)现在我认为海葬也可以,我也愿意这样做。

可没几年也过世了,这之后,所有人跟三姑姑就有了长达一年半的官司,虽然最后官司在各种曲折中靠法官的调解撤诉了,可是大家感情已经不再。

我的爷爷,父母的骨灰都在海里……[祈祷][祈祷][祈祷]

其实看了爸爸家的事情,我还是有所感触的,他们总说我们小辈不要插手,也不适合插手,但我却看到了亲情中也有很冷漠的一面。

死后把骨灰洒到森林,草原兴许随草木再生,有何不好?

可奶奶海葬的那天,除了我爸去鞠了三个躬,其他人都没去,大家靠不去来抗议,所以最后只有三姑姑撒了骨灰。

骨灰撒到那儿都无所谓,只要不污染环境,危害后辈子孙就好。

其次,如果把我的骨灰撒到大海中,我更害怕了,我不会游泳,也不会辨别日月星辰,把我撒到茫茫的大海中,我找不到方向。

原因是:支援三线建设到贵阳的父母,60年代都被打成走资派,关了牛棚。作为家属的爷爷也被无辜波及。老人家一气之下回到位于海边的山东老家,再也不肯回到贵阳。七十年代末在山东老家仙逝。由于农村条件有限,我的父亲将他老人家“海葬”了。为此我父亲告诉我们姐弟三人,他故去后把他的骨灰撒到海里去陪他的父亲我的爷爷。生于蓬莱海边的母亲在生前也做出了“海葬”的决定,她老人家仙逝三年后我们姐弟三人也将她的骨灰带回渤海海葬了……

我认为骨灰撒海也没什么意义,我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树葬。骨灰可以撒在树底下做肥料,让祖先的灵魂在树的生命里得到延续,而此树也有名字(逝者的名字),以后就没有墓地只有葬林,世上每死一人就会多一颗树。当然选树品种要选好一点,树龄可以长久点的。而且这样的树是有主的不是谁能随便砍伐的,谁敢去破坏先别说政府会怎么样,这颗树的家人都会出来跟你拼命!每逢清明即是上坟也是踏青,人可以在茂密的树林里祭祖游玩。

这件事之后他们的关系就越来越差,再后来没几年,单身的叔叔也突然生病过世,而三姑姑手上还突然多了一份叔叔的遗嘱,这让所有人都难以置信。

人死如灯灭!

首先,我害怕火化,一想到那900℃高温的炉子,就会全身不自在。基于此,如果有得选择,我还是不想自己死亡后,被一把火烧了。这是大实话,我不想跟风唱高调,只说我最真实的想法。

我离美丽的大海洋太远了,但离大江大河却十分近。骨灰撒江河里是我心愿。稳重的操作这一人生大事还有一段岁月,到时力争做好做到位。绝不给后代人增加不必要的各种负担,带来不必要的一些麻烦,让子女们安心于工作,安心于生活,安心于走好人生路程……

展开阅读全文

如果一个人能做到10年內不输液、不住院,算不算生活的强者?

上一篇

为什么二手房越来越难买了?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你是怎样看待骨灰撒海的?你愿意死后自己骨灰撒海吗?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