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时候听过的最离奇的故事?

城隍爷“显灵”保佑三原城;

最后反正也不知道看事先生弄的什么,摆了一桌酒席。两副碗筷,但是桌上只有厨师一个人。

2010年3月1日元宵节过后的第二天,家住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常太镇渡里村的蔡志某带着父母、妻子以及5岁的女儿蔡某涵准备返回浙江省台州市天台县开店营业。时年34岁的蔡志某在天台县实验中学旁边开了一间小饭店生意很是红火,一家老小都被接到了天台县生活,其独女蔡某涵也就读于实验中学附近的天台县杨颖艺术幼儿园,所以一大早,一家五口便从老家出发,途径福建省连江县蔡志某姐姐家时他们还逗留了几个小时吃了个午饭,直到晚上8点才抵达实验中学住所。

是不是觉得这件案子很离奇、很诡异?小女孩怎么就在电话亭玩着玩着自己把自己给吊死了?匆匆认定意外(只不到24小时时间就给出结论了)是不是有点…太快了?这次的“意外事故”确实有太多的疑点了:

说到这件案子我也突然想起来日本一宗很诡异的连续死亡案,一个月内1.2公里范围内的小镇上7人先后离奇怪死,下次有空来扒一扒。

乞丐吸了吸鼻子,往厨房走,看到厨房饭甑在冒烟,勃然大怒,你不是说没有做饭吗?饭甑里面做的什么好吃的,这么香?妻子不敢说实话,只是拦着不让乞丐靠近,乞丐把妻子推倒在地,揭开盖子,发现里面躺着两个活生生的孩子,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

小时候,妈妈晚上要切猪草,想让我陪着她,我不愿意,妈妈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很长一段时间,这个故事都是我的梦魇。

几十年过去了,当年讲故事的人也可能不在人世了,但他的故事多少我还能记得起来。

当时的人们比较述信。由其象以土匪组成的镇高军,平时做恶多端,就怕老天爷来惩罚他们。这群乌合之众不信迷信也不由他们:为什么炮弹打到城上不爆炸?机枪哑火打不响?再见到一支奇形怪状的队伍来参战!他们个个闻风丧胆、急如丧家之犬、忙如漏网之魚,惊慌而逃。

可惜小女孩火化得太快了、结案结得太快了,这些谜题都不可能有答案了,除非真的有凶手的话Ta来自首!

这件事【离奇】在于她们8人是在12天内先后发生意外而去世的;【诡异】在于最后一个女孩的死亡方式;而【细思极恐】的则在于她们不全是亲戚甚至最后一个死者还是福建莆田人,但却都姓蔡

什么?怎么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8个?都是女孩?都姓蔡?都在春节后死亡?都是意外?听到这话,蔡志某双腿发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故事让我做了好几次噩梦,小时候的我,怎么也想不通,掐断两根芦苇,怎么会让人身首异处呢?如果没有那个乞丐捣乱,孩子们是不是就会复活了?长大后才知道,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

男人到家,见到妻子,久别重逢,一番寒暄后,问道,女儿和儿子呢?怎么没看到他们?妻子说道,孩子们去村口等你去了,你没看到吗?男人心道,坏了!赶紧拉着妻子,赶往村口,扒开芦苇丛,里面躺着两个小孩,身首异处!

7点42分,与蔡志某小饭店只有两个店铺之隔的“某美玲文具店”老板娘慌慌张张地跑进小饭店告诉蔡志某说:“你女儿出事了,在电话亭那边。

第二天,厨师又正常了。

五个小女孩怎么会溺死在鱼塘里?难道是其中一个人不慎落水之后其余同伴去施救不成也葬身鱼塘了?可她们中有1位是13岁的初中生,不应该那么不冷静吧?另外据家属反映其中有3位是会游泳的,而且家人根本就不知道她们会离开村子,下午两点几人告诉奶奶(都是堂姐妹同一个奶奶)说就在自己村里玩,甚至还答应了一个小时后就回来,最后怎么会死在隔壁村了?

该电话亭位于实验中学门口西面,呈圆柱状,高210cm,南面入口处宽50cm,底部有三圈与地面平行的半圆形不锈钢管,高分别是48cm、30cm和11cm;话机上端离地150cm,下端离地110cm,电话线常84cm下坠呈“U”型,“U”型底部距离地面98cm;经派出所民警现场勘查后发现电话亭第二圈不锈钢管上有踩踏后留下的鞋印。

当时我家开饭店,厨师有一阵子就是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整个人成天浑浑噩噩的。说的都是疯言疯语,还闹过自杀,动不动就说自己闹心,没意思。最严重的一次是骑着摩托车朝着墙上撞。幸亏最后人就是轻伤住院,没有大碍。

谢邀!听过,是奶奶给我讲的,说有这么个醉鬼,整天喝的五迷三道的,有天晚上喝了很多酒走黑道,遇到一片坟地,有三个人要和他打牌,于是他就玩了一夜,第二天醒酒了睁开眼睛一看,一堆烧纸,和他的几毛钱,周围都是坟墓,他吓的一身冷汗😓拔腿就跑。我的故事讲完了。

镇高军决定发起对三原城的攻城战斗,想一举拿下那座危城:“重赏之下有勇夫”每个士兵奖大洋拾元、大烟土半斤,亡命之徒发起了攻城之战。炮声轰隆、火光冲天,密集的炮火像雨点一般,压得守城官兵抬不起头来。

等到男人回来,看到头上一道口子倒在血泊里的妻子,和饭甑里的只差一点就可以复活的孩子们,欲哭无泪,仰天干嚎。

小时候,我记得是八九岁的时候。听家里长辈说的。

妻子伤心欲绝,男人心中也是后悔不迭,忽然想起师傅教的道法,赶紧吩咐妻子把孩子抱回家,准备了一个饭甑,把孩子放在里面,盖上盖子,叫妻子烧水,自己掐印诀做法,按照师傅所教,七天七夜,人就能活过来,但是在这期间,饭甑盖子不能揭开。

从前,有一个人辞别了妻子和幼小的儿女,外出学习道法,三年以后,学有所成,便写了一封信给妻子,说好什么时间回来。

第三,天台县警方做了实验,电话线能够支撑200斤的物体不断,可重点在这吗?我也相信电话线不会断,但我不理解她既然脚够不着地板又是如何挂上去的?跳着上去?跳着上去的话怎么能够挂住人?除非电话线正好自然地形成了一个“活结状”(注意必须得“活结”),小女孩又那么准确无误地跳进了这个“活结”里…这简直匪夷所思啊?比中500万大奖还困难吧?因为我猜这个“活结”是如何【自然形成】的应该没人能解释吧?小女孩父亲蔡志某认为唯一的“可能”就是女儿站在第二圈不锈钢管上,然后头伸过去自己用手绕(转)了几圈…但如果听筒不拿起来是无法绕的、更不可自然形成“活结”的,这个大家应该能够理解吧?即便旋转几圈一旦离开钢管悬空后也会自动“解开”(因此蔡志某也始终无法相信意外缢死的结论)!

可能是因为谣言实在传得太邪乎了吧?东城派出所和天台县委宣传部立即出来澄清,声称确实有8名蔡姓女孩12天内相继死亡事件,但是都没有什么关联也没有找到他杀的嫌疑,案件最终慢慢被人淡忘了…

反正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就是觉得这种事挺离奇的!

一转眼,六天过去,男人出门准备儿女复活所需物品,吩咐妻子,千万不要揭开饭甑。男人刚走不久,家门口来了一个乞丐,向妻子讨饭吃,夫妻俩心思一直在儿女身上,根本没有开火做饭,妻子跟乞丐解释,家里没有做饭,没有吃的。

记得有一年夏天的晚上大概在八九点钟左右,农村生产队插下的水稻遇到天旱,所以那时的农村都是利用传统办法做成的“水斗”(用木桶做成的)在河岸处由两个大人各自一边摇摆“水斗”从河里把水摇到田里头去进行人工灌溉。而我们做小孩的则习惯了跟着大人在此地听讲故事(因为是4个大人轮流摇水的),所以待一轮休息时候就可以听两个人讲故事了,但听的最深印象还是惊吓人的鬼故事居多,每每听到吓得我们都不敢独自回家,只有待大人们收工后才一齐回家,现在想想还是挺深刻的!

聊个特别离奇、诡异甚至可以说是细思极恐的连环死亡案——浙江天台县8女孩连续死亡事件!

这两件事情有什么联系呢?别忘了,蔡某涵也是莆田市城厢区人!

因为没能找到他杀迹象,事发第二天的3月3日,天台县公安局将意外缢颈死亡的结论告知蔡志某一家;

草草埋葬了妻儿,这个男人便不知所踪了。

这起离奇诡异的意外死亡事件令蔡家人痛不欲生,不过事情的细思极恐之处这才刚刚被捅破…

听到老板娘的话,几个人立即冲出店铺来到距离文具店仅有3米远的一个公用电话亭,只见小女孩蔡某涵吊在电话亭的电话线上,双脚悬空,已经失去知觉。蔡志某妻子手忙脚乱地将女儿抱了下来平放在自家饭店前的一张桌子上做人工呼吸,可小女孩没有任何反应…隔壁店铺的蔡志某老乡闻讯立即开出自己的面包车将其送到医院进行急救,但就在抵达医院20多分钟后的8点14分,天台县人民医院还是宣告蔡某涵因抢救无效不幸死亡…

你要是往“灵异”、“邪祟”了想,两地三起溺死事件还真有那么点千丝万缕的关系…

妻子很高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孩子们,让孩子们每天去村口等待父亲。孩子们欢呼雀跃,从小父亲离开家,都快忘记父亲长什么样了,现在父亲终于要回来,小伙伴们再也不会说自己是没有父亲的孩子了。

12天内,一个县里有8个蔡姓女孩离奇死亡,可最终都被认为是意外死亡,一时间天台县众说纷纭,因为你要说是巧合也实在太巧合了点吧?如果说前面7个溺水死亡还可以理解的话那蔡某涵完全就像是“凑数”的,甚至因为蔡某涵的死,有人将天台县那7个女孩的溺死事件与福建莆田的一起溺死事件“联系”了起来:2010年2月4日,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华亭镇后山村4名7~10岁的小男孩被证实意外溺死于木兰溪园头段。

姥姥说:我七岁那年,一个冬天的晚上和往常一样吃完晚饭后玩了一会儿就睡下了。可我第二天早上没睡醒,一直睡到下午喂牛时(短天3一4点,长天5一6点左右是喂牛的时间)。我做了一梦,梦见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那里的人很多一个也不认识,他们的 脸上灰暗无情、阴嘟嘟的不说话,走路飘飘摇摇。我很害怕想回家,但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想喊也喊不出来,躲在一个角落里,隐隐约约,迷迷糊糊听见母亲一直在哭喊着我。一会儿我看见我奶奶走过来,奶奶说:了不得了,小什么,你怎么在这儿?(方言,称呼小孩子)我说:奶奶,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奶奶说:我送你回家,说着把我送到家门口,突然,我就醒过来了。(那时候我奶奶已经过世三年了)

3月7日小女孩遗体火化,东城派出所的几位民警也赶到了殡仪馆,其中一个女民警悄悄告诉蔡志某:“你的女儿是春节以来这附近第8个意外死亡的蔡姓女孩了”…

回去后经过多方打听,果然女民警说的没错,从2010年2月18日开始,天台县境内前后死去了8位5~13岁的小女孩,并且都姓蔡!唯一不同点就是前面7位女孩全是溺死的…

据了解,第一个发现小女孩出意外的并不是文具店老板娘,而是一个到她店里买文具的男青年。7点40分男青年走进文具店对老板娘说:“(电话亭)这小孩怎么这样了?”听到这话老板娘立即跑出去查看情况,就发现小女孩颈部缠绕着电线,双脚离地5cm左右,上去触摸小女孩的手已经冰凉…

在亡命之徒的攻击下,眼看城池既将失守。就在那千均一发之际:镇高军打到城墙上的炮弹不爆炸、机抢也成了哑巴、打不响!一瞬间城墙上战鼓齐鸣、摇旗呐喊!一位老人骑着战馬,指挥着一支奇形怪状的队伍前来助战,只听像一声闷雷的声音在吼道:“天兵天将在此、妖怪那里逃?”一瞬间:天气突变,乌云翻滚,“轰隆隆!轰隆隆!”地炸天雷在头顶炸开了花,狂风大作、将登城的云梯个个掀翻,吓得镇高军鬼哭狼嚎!

我这没有官方答案,但是小时候曾听老姥爷讲古一个离奇故事:说在他小时候,村里有一户有钱人,儿子娶媳妇,新婚之夜,有钱人儿子失踪不见,而新媳妇暴毙身亡。当时全村都帮着找那有钱人儿子,可就是找不到。

诡异的事还没结束,两天之后的2月26日正月十三,天台县平镇又有两位蔡姓小女孩意外溺水死亡(这两位姓名、年龄我没查到)…

我不相信“阴谋论”,但我也确实拿不出一个足以说服自己的“意外论”,因为小女孩的死亡方式、过程真的很离奇、很离谱,我实在想不通公用电话亭的电话线在听筒没有拿起来的情况下如何形成“活结”的如何挂住一个5岁女孩的如何在时间“仓促”的情况下迅速缢死小女孩的以及她是如何上去的

我小時听我母亲说,民国十八年,全国百性没饭吃,我母亲生第一个小孩,我的奶奶为了救我母亲,把我姑姑十二岁送去当童养媳,换几斤小米救我母亲,是奶奶把生死边缘中母亲救活。我的老爷来看女儿,沒饭吃几天连口水都没喝上,走不动了,晕睡在坟墓地里,半夜迷迷糊糊听有人说话,这人咱们得赶走,我老爷不愿意走,眼睁睁看着许多人连推带打赶出坟地,醒了看天快亮了。算不算最离奇的故事。

镇高军围困西安城的同时,也将三原县城团团围困,还是久攻不下。刘镇华得到可靠消息,城中几忽是弹尽粮绝,死伤不计其数,就连人畜饮水都成问题。刘镇华心想:“西安久攻不下,因有两虎守长安!难道连三原一座小孤城都拿不下来?”刘镇华攻不下三原孤城,认为自己没面子?

后来厨师的姐姐说,看事先生说厨师被他的好朋友给缠上了。而那个好朋友当时正好去世不到一个月。那个好朋友和厨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

谨此祝当时讲故事的其中一个大人名叫黄炳桂叔叔好好的安息吧。[祈祷][祈祷]


3月7日,小女孩尸体火化。

然后厨师就是一个人喝着酒吃着菜,对着对面空碗筷的位置说话。

而尸检报告显示小女孩身高104cm,脚跟至下巴86cm,颈部见一长26cm,宽0.6cm的开放式缢沟,缢沟与电话线花纹相符,未见其他外伤。

两个孩子每天在村口等待父亲的归来,终于有一天,一个男人风尘仆仆的走来,好像是父亲!两个小家伙一商量,躲在芦苇丛中,准备给父亲一个惊喜。父亲走近,俩孩子在芦苇丛中故意发出鸟叫声。

我小时候,听姥姥讲过她小时候即离奇又有神话般的一个故事。

镇国军如潮水般退去,三原城池得到保全。天亮后城中的老百姓准备慰问昨晚那支奇形怪状的队伍,但杳无音信。有人看到:“黎明时分、那一队人馬进了城隍庙,人们又进城隍庙寻找踪迹未显。忽然发现城隍爷所骑泥塑战馬大汗淋漓,大鬼、小鬼也疲惫的低下了头,人们如梦初醒。从那时开始,就流传着:“三原城池未丢、城隍爷显灵保佑!”为了纪念城隍爷保佑城池未丟,每年正月十四——十五在城隍庙连演三天大戏,以报神灵之恩!

第二,文具店老板娘说自己发现的时候是7点40分,也就是说从小女孩7点30分左右跑出来到40分被发现仅仅经过了十分钟,而她过去触摸小女孩的时候发现已经手脚冰凉。一般情侣下人死后5~10分钟开始体温降低,那就是说她最迟都在7点35分就死亡。由于小女孩不可能一出自家的店门就直奔电话线去“上吊”,所以如果这些证人、家属提供的时间没有错误的话其死亡过程应该非常短,绝不超过3分钟,甚至我估计一挂上去就死了…但要那么快时间内窒息或者缺氧死亡比较困难,唯一可能的情况就是电话线压迫颈部迷走神经(颈动脉窦)引起【反射性心跳停止】,然而死因鉴定意见是窒息!并且蔡志某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说女儿是7点35分才出门的!

3月6日,中国电信与蔡家达成和解协议,由中国电信天台分公司一次性赔偿蔡家8.8万元人民币;

儿时听父亲讲过一个离奇的故事:民国十五年(1926年)春季,刘镇华的镇高军为了扑灭民国革命,孤立西安。将三原县城团团困住,围了个水泄不通。三原军民经过浴血奋战,死伤不计其数,在弹尽粮绝之地。来了一支神密的部队,才解了这座孤城之围。

民国十五年北洋军阀刘镇华率10万镇高军将西安城围困长达8个月之久。这支军队被人们视为“土匪”军队:它由豫西被招安后的刀客、红枪会、土匪所组成。由阎锡山提供抢支弹药组成的乌合之众。就连大名鼎鼎的东陵大盗孙殿英,都是镇高军上窜下跳的一号人物。

父亲停下脚步,喝问,谁在那里?两孩子不说话,父亲怒道,不管你是人是鬼,再不出来,我就不客气了!孩子仍然没有出来,父亲掐起手印,念起咒语,折断两根芦苇,芦苇丛中没有了动静,父亲这才罢手,心中挂念日思夜想的妻子儿女,也不看芦苇丛,只想早点回家。

2月18日大年初五当天吃过午饭后,天台县下路王村5位7~13岁的蔡姓小女孩相约一起外出,可到了傍晚依然不见几个孩子回来,家人四处寻找始终无果,当晚7点07分家长选择了报警并发动电台滚动播放寻人启事依然没有任何头绪。直到失联后的第五天,有人在邻村同谊村的一处鱼塘里发现五个女孩的尸体,最终警方认定五人为溺水死亡。

首先,尸检报告并未公布缢沟分布情况,也并未提及颈部肌肉、动脉、软骨的损伤情况,而这些都是鉴别自杀(意外)或者他杀的重要依据,既然已经公开了尸检报告为什么最重要的依据不公开呢?还是说根本就没有做更进一步的尸检呢?

我听了姥姥讲述的故事,吓得好几晚上睡不着觉。

首先谢谢邀请。我小时候懂事开始听到最离奇的故事是我自己的故事,当时邻居家婶婶告诉我一件令我振惊的事:“她说我出生时奶奶和爸爸“重男轻女”想不养我,将我放在水里泡了很久没死,当日是夏日艳阳天,天气很好,当时很多人在看,婶婶说她也在场,后来天忽然黑了,雷响辟下屋子旁的树,后来爷爷叫奶奶她们把我抱起养着。”当时听后我忽然然得自己比那些孤儿惨多了,心里很痛苦,赶紧跑回家问妈妈关于这件事的经过;妈妈告诉了我:“这件事是真的。奶奶还用了一碗饭喂我吃想撑死我,结果我吃了没事。拿了一些酒灌我吃,我就吃到脸红红的没死。想把我活埋了怕雷辟,不敢埋。就把我送给别人养,后来找风水先生算命,说我大富大贵,读书能考状元,益旺父母就把我从别人手上要回来养。并说她不参与有这些事,是奶奶她们做的。”我后来彻底伤透了心,经常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哭,从此我就变得孤独、孤单喜欢独来独往,变得内向性格,不爱说话,心中的苦楚只有自己知道,也因着这件事使我在孤独中爱上了写作,认识很多头条友友和简书友友,还得感恩伤害自己的人,他日一定会成就自己的一切的……。李思恩的名字是我自己起给自己的名字,思念上天的雷声救了我,同时也恩念曾经帮助过我的所有的人。在此祝他们好人得好报!

事发后蔡志某报了警,天台县东城派出所和刑警大队人员立即赶到现场进行调查。

其实也不只是网友和市民感觉细思极恐,蔡某涵的父亲蔡志某也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并第一个在网上提出质疑寻求关注…当然,他只是将8位女孩的死联系在一起,没有提到莆田的事,更没有提到众多网友YY的“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我再重申一次,那件案子就是性窒息,没那么玄乎,网上谣言太多了,我之前有详细解释过,有兴趣的自己搜几个月前的回答)。而我写这件事更不是想要“阴谋论”一下,我不迷信、不信神,特别反感将莆田、重庆案和蔡某涵案联系在一起,甚至我觉得天台县两起溺水事件都只是巧合…但这个巧合的确为蔡某涵的死增添了不少神秘色彩。

记得小时候很喜欢大人讲故事(按我们广东人的白话叫“讲古仔”),因为小时候我们都还没有接触过大人讲故事以外的故事。

后来厨师的姐姐找了一个看事先生一看,那个看事的先生说他不是他了。

3月2号开张的第一天,生意比较繁忙,下午四点半爷爷去幼儿园接回蔡某涵后小女孩就坐在店铺最里边的一张桌子旁看起了电视,但或许因为太过无聊了吧?临近7点半小店已经打烊时小女孩突然跑了出去说要找小伙伴玩。一直以来蔡某涵都很乖巧、听话,从来不会跑太远,加之开张的第一天店里事情比较多还有卫生需清理,距离饭点还要些时间,所以大人们也没太在意只顾着忙手中的活,谁知意外就这么发生了…

过了有三天,一下人在新郎新娘喜房里正打扫房间,却听到床位一粮屯里有动静,他爬上去一看,你们才看到了什么,一条比人还粗、一丈多长的花纹蟒正盘在里面。而有钱人儿子就是被这条花纹蟒给吞吃了。

展开阅读全文

新收的蜜蜂两天了,查看都没有做巢,是怎么回事呢?

上一篇

列宁格勒战役中,朱可夫凭什么17天稳定战局?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你小时候听过的最离奇的故事?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