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遥远的救世主》,最后丁元英会给刘冰留一手,有没有考虑后果?

遥远的救世主》或电视剧《天道》中,丁元英找刘冰单独谈话,并给了刘冰一份文件,这是非常巧妙的情节,也是能让读者、观众震撼的情节的,后来,刘冰的死给观众留下了巨大的遗憾。救世主离我们很遥远,没有办法拯救我们,能救我们的只有自己!

综合丁元英的这两个安排来看,其实丁元英是想让刘冰往好的方向发展的!

所以长痛不如短痛,只要你刘冰有非分之想,那你刘冰要挟格律诗之时,就是你刘冰输掉在格律诗的一切之刻。

丁元英究竟在乎不在乎格律诗?按说芮小丹不在了,格律诗也就失去了意义。接受礼物的人都没有了,他又何必在乎这个未能最终呈现的礼物?

丁元英肯定会考虑后果了,后果有多少种可能也预料的到,但是至于是哪种,那不是丁元英考虑的!

或许刘冰的死丁没有考虑到,算个意外。不过刘冰的选择即使不死他的未来也必将痛苦不已,所以死也是倒是一种解脱。

当幻想破灭之后,刘冰到底是因为接受不了现实,而选择了自我了断。

刘冰不仅输不起,而且是一个很自我,很不切实际,很没有原则底线的人。就拿当初他跟欧阳雪撕破脸,还要继续留在格律诗来说,要是放在别人身上,肯定干不出这种事儿。

然而格律诗“杀富”已经成为现实,乐圣和格律诗的碰撞而带来的合作中,不断有人退出,又不断有人加入,所以不缺乏投机者的成功。

丁元英深爱芮小丹,芮小丹也只跟他要过这么一个神话,他怎么可能眼看着格律诗即将毁在刘冰手上而不管呢。

丁元英也在刘冰来找他之前,就已经跟肖亚文和欧阳雪打过招呼,如果刘冰安分地工作,那么就可以让他继续待在格律诗。这是丁元英对刘冰的安排。

也就是丁元英基本把所有的后果都考虑到了:第一,如果刘冰好好干不生幺蛾子,那就给他好待遇;第二,如果刘冰不好好做事,但也没太危害公司,那就直接辞掉;第三,如果刘冰利欲熏心,妄图破格获取最大的利益,那丁元英给的档案袋在他看来就是一把最锋利的刀,不过最后割着自己了。

仅仅通过这一个情节,就能够看出来,刘冰这个人的思想是一种坐井观天的思想。但凡他理解不了的、接受不了的事儿,他就很容易钻牛角尖,甚至用阴谋论去解释事情。输不起,一早就在刘冰的性格里有所体现了。

丁也告诉过肖雅文如果可以,两家公司合并后给刘冰一些股份,这么做也算仁至义尽。

丁元英给了他一个蜡封的档案袋,并且告诉他案子判了之后还有两年追诉期,这个关键推翻原裁定的原始证据。这个操作很多人看不懂。

个人觉得丁元英的做法是在给刘冰机会,也是希望给小丹的礼物能完美呈现。

刘冰的幻想终于破灭了。他想要过上上流人的生活,现在却只是趴在井口看了一眼,就又掉了下去,又变回了井底的青蛙。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于是走上了楼顶,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只是刘冰在面对这个别人知道答案自己不知道答案的二选一问题时,用本性自私无耻想不劳而获的观念做出了错误判断。说明他没有反思之前事态发展到如今自己的过错,甚至在自杀前一刻还把责任推到丁元英身上,还在抱怨。如此看来他的死对他来说倒是最好结局。

刘冰有些能力,也有感觉,但野心太大,他想靠投机来取得快速成功,但要命的在于不懂得自救,不知道救世主就是自己。他从井底看天,但不想办法爬出来,只有把天摘下来,结果彻底毁了自己。

至于刘冰会不会跳楼,或者是远走他乡,或者是忍辱负重地活着,那都不是丁元英操心的事情!

因为路都是自己选择的,即使错了,丁依旧给其机会。只是对于刘冰这种人来说,一辈子只能看别人不是的人,本就难以跳出这口井,哪怕没有这件事他也一样会陷入井中。

假设刘冰不是一个有歪心思的人,那他就不会用格律诗整个公司的毁灭,去博取自己不该得的利益。可是刘冰却并不是一个喜欢从正路上上进的人。他自从做生意,每每都幻想着能够过上上流人士的生活,却从来不在一个行当里精耕细作,甚至连勤奋都谈不上,他只想走捷径。

假设刘冰不是一个蒙骗自己的人,就会在拿到文件的时候,打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文件,这样他就能够及时发现里面是白纸。可是刘冰却不是一个敢于看到现实的人,他单方面地给自己洗脑,始终认为自己与丁元英关系匪浅,丁元英说这是机密档案,这就一定是机密档案。然而事实上,如果丁元英不是个人物的话,刘冰完全会把他当做路边的陌生人那样欺骗,黑心挣他的钱。

其实,丁元英之所以给刘冰留一手,是因为看到刘冰最后仍然不安分,不想让刘冰闹出事来。

丁元因的性格底色加以后天学识修养,以及人生阅历生活经历形成了他自觉自律自省自知的生活状态。

试想,处在这样状态中的人是何等的冷静睿智啊!

格律诗公司在面对可能发生的巨额赔偿之时,刘冰、叶晓明这几个人就选择了退出股份。但是刘冰不像另两个人那样心胸坦荡。他想着,总得继续留在格律诗,看看公司后面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也留恋着公司给他带来的虚荣感。出于这个动机,即使刘冰已经跟欧阳雪撕破脸了,他还要厚脸皮地提出要求,留在公司里做一名普通员工。

用欧阳雪的话说,“既要享受成果,又害怕承担风险。”这是某些人劣根性的通病。所以即便“杀富”成功,最终也达不到“济贫”的目的。

《遥远的救世主》我仔细看了近20遍,看选集不知多少遍,就全剧来说都在警醒世人“那位遥远的救世主就是我们自己”,就丁元英给刘冰的后手,我认为是他对刘冰人性最后的拷问,同时丁元英也告诉亚文把刘冰留在公司并考虑给刘冰一些股份,可见丁元英对刘冰已经相当够意思了,可惜刘冰却选择了最下贱的手段去敲诈欧阳雪,阳光大道他不走,自己却选择了死路,一切都是自己在做主,这也是作者在告诉世人“做人不可以太贪心”!


一份男女之间因爱而生的礼物诞生于世,平凡而不失庄重,平淡中透着凝重,这是丁元因与芮小丹平凡爱情的结晶,里边有女人原始雌性于男人原始雄性力量的崇拜憧憬,有男人原始雄性力量下的英雄主义,还有俩人某种精神灵魂高度上的社会责任……!

你如果踏踏实实干用不着档案袋;这里面的东西如果是真的,丁元英就算给他也会跟欧阳雪和肖亚文打好招呼。可刘冰就这么盲目而欢喜地接下来了,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眼光短浅而且利欲熏心。他既然敢不问清楚就接,那也会不问清楚就去要挟欧阳雪,自杀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这就无形中给了刘冰两条路。一条,他安安分分捏着这几张纸,心安理得地老实待在格律诗继续工作,这样他就能保住饭碗,也能够让肖亚文与欧阳雪省去麻烦。第二条,他可以用这份他以为的绝密,去做一些未来他依然会做的破坏格律诗的事。

肖亚文的投机实际上也是丁元英的铺的路,投机在明面上,她有法律知识,有风险意识,但是更有承担风险的意识,属于在道德框架以内的野心实现。用她的话说,她的机会就是“败诉”的风险,但是搏一搏单车变摩托。肖亚文最后一个参与进格律诗,但是它的确用自己的身家和格律诗共风险同命运的。她代表了这个时代的通过投机而获得成功的既得利益者。

刘冰这个人,本来就是个梦想发家致富,又十分输不起的人。所以他就给叶晓明打电话,表达出自己的猜想。刘冰认为,肯定是丁元英跟欧阳雪他们本来就已经很肯定官司会赢,所以故意把刘冰、叶晓明几个人挤走。

当刘冰知道肖亚文进入格律诗之后,心里就开始犯嘀咕了。他认为,此时的状况是十分凶险的,所以他才要选择退出。但是,如果状况真的凶险,怎么肖亚文还要进入呢?之后他又发现,格律诗面对的状况有了转变,赢面很大。所以心里更加后悔当初退股的决定。

丁元英在这里根本不需要承受什么心理负担。

丁元英当然希望刘冰能好好干,不过当丁元英把档案袋给他,这个举动就已经代表了丁元英对他的不信任。大家都说刘冰去要挟之前会打开档案袋,可如果真会如此刘冰就不应该接下档案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手里拿着一个炸弹,就算你没有恶意别人也会怀疑。也就是说刘冰从他接下档案袋时那一刻起,基本就注定了他不会有好的结局。

当刘冰所有威胁都做完之后,打开文件要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的时候,这时候才发现里面竟然只是几张没用的白纸。他凭着这几张白纸,根本无法出卖格律诗,根本无法从乐圣那里获得利益。

我们作为读者,看到刘冰之死的时候,或许会把这条人命算在丁元英的头上。可是丁元英难道不知道自己会因此背负上怎样的心理负担吗?他当然知道。

如果丁元英不出手,直接送给刘冰两条路,那么刘冰未来对格律诗的威胁将会是无法预料的。那么多种可能性,都指向“毁灭格律诗”,这是丁元英所不想看到的。与其等着刘冰给格律诗毁掉,等到事态失控的时候再去处理,不如直接把刘冰放在岔路口上。

刘冰只是众生的一个阶层,不管他曾经拥有什么,最终的结局无法改变,能改变结果的只有他自己

而刘冰则复杂得多,他没有任何规则意识,他骑墙、贪婪、不懂感恩等等性格,往往是各种劣根性中集大成者,这样的人在任何关系中,都可能是定时炸弹。在当初格律诗面临巨额诉讼时,鼓动退股开始他做出的选择和叶小明、冯世杰不一样,其实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丁元英是以结果为导向,选择当下行为,对于刘冰,他可预知是因股份问题,如鲠在喉一定会不停折磨他,在此折磨下他会不断骚扰纠缠欧阳雪,肖亚文。丁元英留给刘冰的这手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的胜负手。芮小丹,林雨峰的死让他于情感上不会置刘冰于死地,但丁元英不是神不能控制刘冰心智。生门是丁元英留下的材料足以让刘冰在肖亚文公司有安身立命的依托。丁是整个事件操盘手,肖、欧、刘都不会对这份资料产生怀疑。肖,欧对丁元英奉若神明的状态也足以让他们俩会给刘冰一个立锥之地。死门是刘冰人心不足蛇吞象,他行敲诈之事,定会先看材料然后行敲诈行为,当看到白纸时也就死心了,按丁元英安排过完其心有不甘但又无能为力的一生!恰恰没预料到刘能连打开都没打开就揭底牌!刘冰此刻已疯了,无药无人能救了!

刘冰一只想飞的鱼,胸有大志却小肚鸡肠,贪图名利。甚至最后表现出了卑鄙的一面。

如果芮小丹知道林雨峰与刘冰的死,她会不会对当初所要的“神话”有所反思,接纳不了现实呢?

这些都意味着,丁元英在最开始接触刘冰的时候,就基本能够看到刘冰性格中的一些东西。而刘冰的性格,如果让他继续身份尴尬不清地留在格律诗,会是一种隐患,早晚会爆炸。那到时候,格律诗这个局面就会彻底崩塌。

所以回应了《遥远的救世主》开头的“丁元英是人还是鬼,是人他就有七情六欲,是鬼他就不做人事,出手便是伤害。”

那他为什么这么做?如果丁元英认识到,刘冰迟早会是格律诗的麻烦,为什么不给他指点迷津?为什么不干脆撵走他?

但是,作为肖亚文的老上司,欧阳雪的大哥,丁元英不得不放着刘冰,所以给了一堆白纸。

丁元英的目的,就是让刘冰安分地留下来,要么彻底地在格律诗消失!

刘冰属于弱势文化人,但他时时找机会摆脱弱势,自以为是,不择手段。格律诗刚成立,在不经过其他股东同意下,私自印发刘主任的名片,野心昭显。用公司的宝马车,到处招摇,爱面子,满足私欲,虚荣心很大。格律诗面对乐圣的起诉,在关键时刻,刘冰自私地退股,想及时止损,但却想留在公司,只赚不赔。格律诗胜了官司之后,快速发展,前景辉煌,退股后的刘冰感到自己失去大利,心理极端不平衡,他依然以原始股东自居,认为对公司有莫大的贡献,他退股不退位,其做法很不厚道,连叶晓明、冯世杰都鄙视他。格律诗的美好前景让他绝对不想放弃,而他考虑的不是公司前景,而是他自己的利益。本来,丁元英对刘冰也是了解的,但他还想给刘冰一次机会,看他能否有些善心,希望刘冰能改过自新,归心于格律诗,与大家一起努力,给他在公司发展的机会,但刘冰确实心存不轨,他开始表现出日对抗欧阳雪、肖亚文的自私举动,所以,丁元英留下的空白文件,也就成了制约刘冰捣鬼的有效手段,可是,刘冰撑不住了,自杀了,这与他格局小、自私却野心太大的个性有关,这是个很震撼的教训,他与芮小丹两种不同的死,引发观众深刻思考!


丁元英要的是,只要刘冰拿着文件要挟格律诗,他的工作就保不住,就被彻底清除出格律诗!

参与到格律诗的有两个非典型投机者,一个是肖亚文,一个是刘冰。

丁深知刘冰为人,在他退股留职的时候就体现了这些点,可以说有些无耻。

如果你想要有非分之想,那即使是没有这份文件,以后留在公司,长此以往也会闹出不少乱子。

刘冰走后,丁元英又安排肖亚文给刘冰留住工作,如果表现好,还可以适当给点股份!

就这份惊天地泣鬼神的礼物随着芮小丹的英勇就义而被赋予了圣洁的意义,被披上了一层神圣而又神秘的色彩!

丁元英对世事与人性的认知,使得他能够在识别一个人的同时,预测这个人即将会面对怎样的人生困局。比如,他预判到,如果芮小丹继续做刑警,她就会面临极大的危险。果然,当芮小丹回城途中遇到匪徒时,马上就跟他们展开战斗,最终失去容貌与双腿,因而自绝身亡。比如,他预判到,乐圣公司的董事长林雨峰是一个只有矛而不用盾的人,就已经知道林雨峰会来杀他,却又不见得会杀了他。他甚至有预感,林雨峰很可能会在输掉官司之后,给自己选择一条绝以保留尊严。

确实是的。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他,怎能容忍在自己离开古城之前,甚至于日后置身世外之后,给这件惊天地泣鬼神的神圣礼物留有遗患呢?

其实从丁元英对刘冰的了解,他早就意识到按照刘冰的性格会选哪条道?所以丁元英主动叫刘冰来的目的,其实就是解决这个问题。

关键就是,丁元英知道,刘冰的性子并不是别人指点指点,他就能轻易幡然醒悟的。他也知道,刘冰就是那种干撵都撵不走的人。

考虑到了,不过以丁元英的睿识程度,恐怕不只考虑了一种后果。这也是为什么丁元英会在给了刘冰档案袋之后还嘱咐肖亚文:刘冰要是好好干就留住他甚至给一些股份。

3:刘冰本不是大恶之人,也极其聪明,但心位不正。既能做事又能破化事。留个纸封口袋实际就是个陷井,这口袋在冯世杰手上就永远不会打开,在刘冰手上一旦打开就是陷入无限的深窖之中。对好人无害,对害人之人是大害,这整个大陷井中的小陷井之一。实际上整个局就是陷井,有分别心之人,皆被算计。所有人皆在局中。整个局只有那个深圳说自己是过来的坏人的大哥看破和点破,这个人和元英不是同道,但也是高人。

可是话又说回来,如果丁元英已经预料到刘冰拿到文件之后的举动,那么是否可以说,丁元英当时也面临着两个选择。要么选择保住格律诗,要么选择保住刘冰的命?所以在丁元英看来,他认为格律诗要大于刘冰的命。而这一点,正是道德上的争议点。

格律诗“杀富”,逼着乐圣和自己合作的成功。在于它打破了西方工业文明的那套规则,开拓了一个新的模式,让王庙村参与进了整个世界工业体系大生产中。但是这种为了效率牺牲公平的操作,在当时成为一个理论界的隐忧,也是乐圣最终一博的理由。而这个隐忧如今已然成为现实,这个名词叫“内卷”。

假设刘冰能愿赌服输,回去好好过自己的日子,那他就不会选择从楼顶跳下去。可是刘冰偏偏是一个从不认输的赖子。他原本与丁元英之间仅仅是买卖唱片的交易关系,却非要赖上去,说自己跟丁元英因此有着交情。他原本不该私自给自己加头衔,却非要在务实的时候务虚。他原本应该在退股之后,给自己留下脸面,干脆地离开,却非要留下来企图钻缝子,留恋着开豪车的虚荣。

从创作上人物塑造的角度来看,刘冰的死是描写丁元英这个角色画龙点睛的最后一笔,或许在之前的剧情里面因为芮小丹,韩楚风,欧阳雪和肖亚文这些人物的存在,丁元英或多或少都表现出了人性温情的一面。可随着刘冰跳楼,丁元英坐着轿车远去,这个角色冷血无情的一面暴露无遗,而角色的复杂性也进一步增加。

于是当刘冰主动找到丁元英的时候,丁元英才会设一个小局,用几张白纸做引子,让刘冰以为这几张纸是可以摧毁格律诗的机密文件。

刘冰的结局,仍然是他自己的选择更多些。

所以说,刘冰的死,看似是丁元英设了一个局,实际上他的死却是他自己的选择。

经历人性的复杂,再高明的设计,也难免背离其初衷。

丁希望能满足刘冰一些欲望,但也怕他日后生事,让礼物有瑕疵。于是最后给他个终极考验。如果刘冰安守本分自是以后衣食无忧,如果依旧心存邪念丁就用这种方法让他提前暴露,将其早日踢出局以免日后生怨。

那就要看刘冰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自己的造化了!反正工作肯定是保不住了!

如果你愿意踏踏实实地继续干,你就会得到你想得到的工作,甚至是股份!

1:冯世杰虽然看不透整个局,但其初心是整村人的脱贫,即使运作中出现困难,他也把债务转移到自己手里,其父母还专门在吃饭的时候问过。这是其人品决定的。也是丁元英可以扒开井沿的人,而不是仅仅看一眼。

说说丁为什么这么做。

给刘冰一个秘密文件袋其实就是要安抚刘冰好好干,不要搞事情,如果不放心的话,我再给你一个武器防身,仅此而已!

还是叶晓明脑子清楚,愿赌服输。他解释说,当初要退股,是他们自己决定的,并不是丁元英和欧阳雪逼迫他们的。事实也是如此。叶晓明认输,且很佩服人家肖亚文,一个女人竟然有着这样的远见和魄力,敢于在危难的时候入股。这才让刘冰哑口无言。

可是格律诗还是格律诗,它真正的初衷,从叶小明、刘冰、冯世杰(很多人可能没有发现,他就是《亮剑》里面的旅长)退股开始,就已经注定他要送给芮小丹的“神话”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是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那就不是设计者可以随意关上的。

所以丁元英临走前,特地叫来刘冰,在跟他交谈后,发现“格律诗的事没完。”

这份感情因率性而为的纯粹而生,因跌宕起伏的坎坷而深。

表面丁元英给刘冰铺了两条路,最终走哪条?还得看刘冰自己选。一条是刘冰捏着这“证据”定心,保留一个饭碗;另一条是刘冰公开这个“证据”,在断了自己在格律诗和乐圣两边的路,为格律诗和乐圣合作解决这个定时炸弹。

格律诗打官司,需要一名律师。于是芮小丹就找到了大学同学肖亚文。可是肖亚文在看过资料之后,却忽然提出,她想要入股格律诗。也是因为肖亚文自己的眼光,她原本的打算就是赚些钱之后,开一家公司,而格律诗的这个案子对她来说正好就是个机会。

未来走那条路,选择权依然在刘冰手中。于是刘冰选了第二条路,拿着文件去跟乐圣做交易,要把格律诗出卖,企图从中获利。

丁元英留下空白文件应该是有考虑的,他是考验刘冰,如果还有诚心,还有信心和勇气,不会太贪,太急功近利,能给他机会;否则,就只有出局,再没有机会,只是,丁元英可能没有想到,刘冰会在宏大欲望不能满足时,失去坚持的勇气,自杀了。

这份礼物至诚至真,从开始的谋划到诞生就已注定不会平凡!其中的过程不再重复,单

看过电视剧和书本原著。

细数名著,共话人间——关注 不做惆怅客

而刘冰就是这一礼物事件中最后的后患。丁元因这样层次境界的人对待任何事物的态度都是遵循天道自然规律规则的,就如剧中颇为争议的扒在井沿看一眼又掉下去的残忍一样,他给刘冰留下的资料袋最终是护他一世安稳周全的护身符镇宅法宝,还是潘多拉魔盒全凭刘冰自己的决择,自己的觉悟……!

2:叶也是参与的人,但由于其初心仅是好奇或能否干点事,这也是大众心态,趋利避害。选择退出而后也能平淡对待。属于有机缘扒在井沿看一眼的人。也是造化。

有人说,芮小丹死了,才能够给芮小丹留下一些清静。

其实剧终时刘冰的死活早已不重要了,无论是他安分守己忠于职守还是最后撕破脸皮的歇斯底里,他的结局对丁元因送给芮小丹的神圣礼物都不会产生任何威胁了,因为一切都已在他算计之中!


展开阅读全文

为什么“婊”一点的女生,更受男生欢迎?

上一篇

新加坡是否可以自行选择接种疫苗类型?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为何《遥远的救世主》,最后丁元英会给刘冰留一手,有没有考虑后果?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