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遗址到底发现了什么,为何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

一、神秘的北纬30°

比如青铜神树、铜纵目面具、黄金权杖、青铜太阳轮这些文物,不管是元素还是制作工艺,都带着“诡异”的色彩!

三星堆遗址为何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

那么青铜神树又如何解释?

黄金文化

象牙、海贝

突然间三星堆文明跃出地面,为了自圆其说,有人信誓旦旦说这是外星文明,纵目人面具为证;有人按着牙疼说这是埃及文明,法老金杖为证,但都掩饰不了一种事实,这是二十世最伟大的考古发现。

如何加工

的呢?在三星堆的两个祭祀坑发掘中,还出土了共计80多枚象牙,它的来源和作用在学术界有多种观点,有的认为是通过贸易而来,有的认为在远古四川的生态环境适合大象的生存,其证物主要是在当地发现大量的半化石状乌木,单体巨大。但无论其来源怎样,都可以认为它是统治者财富的象征。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有造型各异青铜人头像,出土时面部510均有彩绘,而且在耳垂上穿孔,用以挂戴

三星堆出土的金杖,全长1.42米,重约一斤,且制造工艺十分繁杂。在五千多年前的时候,炼金技术并不发达,能够提取出如此高纯度的黄金实属罕见,而且黄金提取出来之后还要延展成薄薄的金纸,用来包裹在木棍上,三星堆的这根金杖就是如此制作出来的。

我们都知道华夏文明中象征权力的大多为“鼎”,然而三星堆挖出的却是“权杖”,而且权杖外层金皮上的符号跟神秘图案,在我国历史文化中根本无法匹配到与之相近的文化,反而跟古埃及、古希腊、古巴比伦文明这三个文明很贴切。

如果穷桑便是广汉,那么黄帝、少昊、颛顼均在成都为侯,称帝后才迁都山东、河南等地,留下三星堆这座“都城”便不足为奇了;即使不是,蚕丛在此建都也毫不奇怪。

他们从哪里来?又为何神秘消失?

大家长期以来太忽视南方古道了。三星堆并不是孤立的,它往南还有金沙古国,再往南还有哀牢古国,再往西就是孟加拉(滇越)和印度古邦。

1.超前的制造工艺

如果真有外星人的话,这些外星人也是本土的领袖人物,“黄帝由穷桑登帝位,后徙曲阜”;“少昊邑于穷桑,以登帝位,都曲阜,故或谓之穷桑帝”;“颛顼始都穷桑,徙商丘。\”

直到1963年,冯骥汉带领联合考古队重返广汉县,三星堆遗址的发掘工作才得以恢复,而之后的八九十年代,该遗址大规模发掘工作才正式展开。

三星堆里究竟有什么宝物,竟能称之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三星堆并非一个相对孤立的文明。

这些看似独立的知识点,在文末都会串联起来,其背后的真相可能会颠覆你的认知。

3.青铜太阳轮

文章有点长,看完或许会刷新你对三星堆的认知,反正我越深入了解,越觉得“可怕”,三星堆遗址绝对不止目前看到的这么简单,其背后所隐藏的真相,或许能颠覆我们对全球古代史的认知。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据了解,三星堆遗扯是五千年到三千多年前期间在该地区建立了一个古蜀国,那时正处于新石器时代到夏商时期,位于今天的四川广汉市,总面积为12平方公里,目前,该遗扯经过考古专家们几十年研究论证下,它的具体位置和城墙轮毂以及建筑物的形态大部分已基本浮出水面。

交通上看,这条线沿着河谷并不难走,从金沙、古蜀到哀牢,交通一直存在。到印度古邦也是如此。

而且铜的熔点是1083.4℃,在4500~3000年前,他们靠燃烧哪种材料能达到铜的熔点?

当然不是这个原因,这是由于古人对某种力量的崇拜,创造出了与之匹配的图腾和面具,并成为族人的象征和祭祀之物。

外国学术家不承认夏朝的存在,这青铜神树够让他们喝好几壶了,反正我们想不明白的事情他们更要抓瞎:不承认夏朝便无法继续研究下去……也许他们也能耸耸肩,归结于中国功夫或者幸运的光环。

广汉县发现大量文物的消息很快就传得满城风雨,华西协合大学博物馆馆长葛维汉亲自带领一支考古队来到现场,对这片遗址开始了首次发掘。可这次考古工作只进行了十天,工作人员在搜集了丰富的石器、玉器、青铜器之后便撤离了。

在三星堆遗址中共出土八棵青铜神树,其中最大的一棵高3.96米,躯干伸展出来的树枝形态各异,宛如蜿蜒的蛟龙。而且神树上结有九个果实,每个果实上都矗立着一只神鸟,也就是神话故事中所说的太阳神鸟。

其文明中夹杂着多种文化元素,但巴蜀地区又极为封闭,他们是如何“跳跃”出去的呢?亦或者外面的事物又是如何“进去”的呢?好巧不巧的是,三星堆遗址也处于北纬30°。

可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在当时压根就没有焊接工艺,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不太可能,要是古埃及的女子流落或结亲于部落,成为女王倒还可信一点,最后用她家乡的习俗奉上权杖也说得过去。

最后我们再补充一点,对于三星堆文明的考古发掘,迄今为止,我们所发现的也只是冰山一角,特别是关于起源方面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一个受中原文化影响又独立存在的文明,关于去向迄今为止我们一无所知,属于未解之谜,只能期待接下来的考古发现。

1980年5月,得到允许后的有关部门正式展开了对三星堆遗址的挖掘工作,出土了上万件陶器、玉石器、陶片等古物。

以上种种只是古蜀文明的冰山一角,但这些发现足以让全球为之震惊,说它是20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完全是绰绰有余!

1934年,有关部门集结人手,开始对燕家父子发现玉石器的沟底展开挖掘,10天后总共挖出约600件古物。

燕道诚不停地挖掘,小心地变现,还是被有心人发现,渐渐传开了。

开蜀之祖蜀山氏,由居住在古康青藏大高原的古羌族支派迁徙到成都,其部落之女嫁与黄帝为妃,生子蚕丛,蜀便开始进入了蜀文明的开端。

此面具高鼻深目、颧面突出、阔嘴大耳且耳有穿孔,整体造型奇特,完全不符合华夏人民的容貌特征,反倒是跟欧美人有些相似。

下面从三星堆遗址出土的文物来阐述我的观点,看看古蜀文明到底“可怕”在哪里?

1.象牙

相对而言,古时水源并不充足,冰川融化的速度很慢,因此炎黄部落才会追逐水源最终定耕黄河流域。

为什么李白呤唱出了“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因为他也忽略了一个事实,四川盆地坐落在群山和高原的环抱中,却有得天独厚的水交通,岷江、雅砻江、大渡河和金沙江穿行于横断山脉,均有可通行的河谷,大禹治水,治理出了一个水源充足的富庶之地。

当然,三星堆之所以称之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绝不仅仅是因为其中的文物。

燕道诚没有想到,自己挥了几下锄头,居然发现了西南地区最大的古国遗址。

再来看青铜太阳轮的作用,目前最广泛的说法是古蜀人出于对太阳的崇拜,所以设计了这么一款祭祀用品,然而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又出现了!

眼睛的位置伸出两个大圆通、嘴部直接裂到耳根、鼻子大且高耸、耳朵也是我们常说的“招风耳”。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本来专家认为三星堆遗址也就是年代久远一些,但随着深入挖掘,他们的认知在不断被刷新,因为出土的古物中包括象牙、海贝、青铜器、金器等等。

此外,三星堆的象牙体积庞大,初步研究来看,这批象牙似乎并非出自于亚洲大象,当然也不排除4500~3000年前大象体型远超现代大象的可能性,注意是“远超”。

从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来看,其制作工艺远超当时的年代水平,他们这种技术从何而来?

历史学家说古巴蜀闭塞落后,夜郎自大。

第一次发掘结束后不久,国内局势就变得动荡起来,随着战事的日益频发,三星堆遗址的深入发掘工作也只能暂时搁置。

但关键问题是,在4、5000年前的三星堆人民,怎么可能跟远在千里之外的埃及文明产生关系?

三星堆遗址的来龙去脉

三星堆遗址中出土了大量象牙,然而这些象牙比亚洲象牙更大,难不成是非洲象牙?难道三星堆文明早在4000多年前就已经发展到了非洲,亦或者是贸易来往?

这人怒了,抹了一把汗,掏出神弓,一连九射。

1980年11月至1981年5月,三星堆遗址再度进行发掘,获得丰富的资料,共发现房屋基址18座、灰坑3个、墓葬4座,各类玉石器110多件、陶器70多件、10万多件陶片。年代距今4500年延续至距今3000年左右,从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夏、商时期。

三星堆出的文物,跟世人开了个很大的玩笑。

此外,四川区域的黄金很少,根据现代技术探测,不管是黄金还是铜、铅等金属物质,它们大多来自于云南区域,这就更加证明了在3、4000千年前,各地就已经开始展开贸易了。

个人愚见

2.三星堆遗址包含了多种文化

地理学家说古巴蜀蛮荒之地,孤僻苛安。

尽管以上的这些猜测只是结合了文化、地域、民族等因素,而能够确定到底是哪种猜测,只能通过考古发掘,但是由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考古学界在技术上还比较落后,为了使文物免遭破坏,只挖了一号和二号坑就停止了发掘。

说明古蜀文明只是把象牙用来祭祀,而非制作成各种工艺品,一般情况下,这种操作的本意是出于“敬仰”、“崇拜”,说到这里,你是否联想到了印度教中的象头神迦尼萨,而巴蜀地区水患频发,祭祀象牙很有可能是祈求神灵帮他们镇压洪灾。

2.海贝

这尊人像的奇怪之处在于,通体没有一点华夏人的特征:高鼻、粗眉、宽嘴、大耳、眼睛呈斜竖状。从他穿着的长袍和头戴的冠帽能够确定身份,他应该就是掌握神权和政权的蜀王。

“诡异”是我对三星堆文明的评价,你觉得呢?

当时消息闭塞,所以这事也就没怎么引起各界的关注,直到1931年,部分玉石器在辗转之下流入到了文物专家手中,经过一番研究,专家认为这些玉石器属于商周遗物。

可关键问题是,三星堆周围并不生产黄金,根据现代科技的分析,这批黄金大多来自于云南丽水等地,不光是黄金,其他制品种的铜、铅也大多来自于云南。

“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不是因为传说中的炎黄二帝,也不是因为夏、商、周,而是因为我们有三星堆及良渚。”

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黄金权杖也令人感到不可思议,因为中华文明象征权利的表现基本上都是“鼎”,只有古埃及西亚文明那边,才习惯用“权杖”来衬托尊贵。

首先三星堆文明有自己悠久的文化始源,同时又受中华文明内或明或隐的影响。或者说三星堆文化的青铜铸造技术与玉石打磨工艺,来源于中原夏、商文化,是中原文化与蜀文化交流融会的产物。当然,谭东在文化交流融会中也创造出了具备自身特色的全新文化,如在接受夏、商文化的青铜铸造技术后,又在这个基础上铸造出自己独特的造型艺术……

穆天子传西征,最后遇到西王母,穆天子拿的见面礼也还是玉锦,“执圭璧好,献锦组”,这符合古人以玉相交的礼节,有问题是西王母的外貌。

根据这种猜测,可以暂时判断这根金杖极有可能是统治者或者巫师的法器。

  • 世界最大的青铜立人像。

当时兵荒马乱,所以考古这事,也就没太重视,时间一晃来到了1963年,有关部门集结人手,再次展开了对三星堆的考古工作,也相继出土了些许文物,但因为某些原因,三星堆的考古工作曾一度停滞不前。

有专家把出现“海贝”的地方在地图上连接起来,发现这不就是“蜀身毒道”吗!

那是1929年的春天,在四川省广汉县中兴乡的一个小村子里,农民燕道诚正在自家的农田里引水灌溉。可是他的这块地位置太靠后了,水渠里的水流到这里早就所剩无几,要是靠这涓涓细流,恐怕一天一夜都浇不完。

从它的手部动作可以看出,人像在铸造之初手中是握有东西的,极有可能是象牙、玉琮之类的祭祀物品。还有一小部分专家认为,青铜人像其实手中其实并没有拿东西,那只不过是古代巴蜀地区祭祀专门用的手势,只不过青铜器制作过程中无法将这一动作完美展现出来,所以才让人误以为是手中拿有东西。

  • 世界最大的青铜纵目人像。

令人称奇的是,青铜太阳轮竟然是“五轴式”,在4500~3000年前的古蜀人,是如何在没有科学计量法的情况下,将一个圆分成5份,而且是几乎是等分,因为专家在用现代工具测量后发现,五条轴的夹角误差仅仅在一度以内!

事实上,北纬30°并不存在,只是一条地理学家为方便研究地球而画出的虚拟的线,可是,并不存在的纬度却串联起来了世界古文明。

也许有人说古蜀文明距今4500~3000年前,现在四川没有大象,并不能说明以前没有,确实古代环境更好,但成都平原沼泽众多,相比于云南、泰国、缅甸等区域,四川并不适合大规模象群的繁衍,而且四川区域除了金沙遗址外,很少有挖到古代遗址中带有象牙的。

这尊青铜立人像是按照1:1的比例制作的,人像高1.8米、加上底座全高2.6米,重量更是达到了180公斤。

——END——

无奈之下,燕道诚决定从水渠挑水浇地,他先是回到家中拿来农具和水桶,又叫来了儿子燕青保一起挖坑储水。刚开始挖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异样,可是坑挖到一米深的时候,燕道诚几锄头下去、手臂被震得发麻。他料定地下有不少石块,便扔下锄头准备清理。

1978年,三星堆遗址周围建立了多个砖厂,遗址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2年后,相关领导再次前往遗址探查,结果发现砖厂附近的断面中存在大量古器,于是迅速向上级汇报。

三星堆遗址从被发现的那一刻起便被戴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也正是因为这层神秘的面纱才让我们对它充满了好奇,就如同《蒙娜丽莎的微笑》一样,没有人知道她在笑什么,为何而笑;再如秦始皇陵,没有人知道里面有什么,是否真的以六国珍宝陪葬,这些我们都不知道。

古蜀人是怎么制作制作如此精密的青铜太阳轮?

蚕丛相传是古代的蚕神,眼睛如同螃蟹一样高高突起。当时北方正是夏朝统治时期,蚕丛带领部落在四川一带生活,并最终登基称王,开创了巴蜀古国。

铜纵目面具

而且从工艺上来看,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黄金制品步骤繁复、工艺精湛,足以见得,黄金文化在三星堆文明中属于成熟阶段。

此外,在出土的青铜神树中,最高的那棵高达3.96米,总共有3层树枝,树底有一条盘龙,枝上有9只鸟,从制作手法来看,其中包含了焊接,连接,铆接以及套接等工艺。

如果是生物带的面具,宽1.38米,高0.645米的规格,到底要多大的生物才能带的上?

青铜太阳轮

或许1980年的此次发掘中,并没有带来太多的发现,但是在接下来的发掘中,三星堆遗址带来重大影响却是所有人都无法想象的,以致改写中国古代文明的历史,你说这算不算“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

这条文化线有多处显示存在密切关系。例如象牙,在哀牢古国、印度古邦都很常见。其次是玛瑙等饰品。然后是海贝货币。然后是创世神话的相似性,即触沉木生子的主题。

第一眼看上去,确实令人深感恐惧。

不管图案的寓意,就说说金杖的由来,都能让人迷胡半天。

这也是为何我们在挖掘三星堆,所出土的文物,除了夏文化因素占主体地位外,还有强烈的鄂西川东峡区文化的特点,特别是在陶器上展现的最为明显。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三星堆遗址早在1929年便已经被人们发现,但仅仅只是在1934年进行了一次小规模工作,所以,在此之前人们对于巴蜀文化的认识并不深刻。

然而海贝的出现,直接推翻了“古蜀文明”闭塞的理论,因为一部分海贝是环纹货贝,只产于印度洋!

最近刚刚挖掘的3号坑内出土了100多根象牙,但其存放面积才15平方,而且不止3号坑,之前挖掘的遗址内也存在大量象牙。

那么是否可以假设,三星堆文明当时极其鼎盛,其疆域十分辽阔,通俗的讲,他们是一个大国。

事实上三星堆遗址于1986年祭祀坑发掘还不能被称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的考古发现”,因为当时的三星堆遗址只发掘出一些房屋基址、少数墓葬与一些陶器、玉器之类的问题。所以,在当时三星堆遗址只能被认为是一个巴蜀先人的部落遗址;

经过技术分析,专家们认为三星堆文化存在时间为距今4500±150~3000年左右,也就是新石器时代晚期到中原的夏、商时期这个阶段。

三星堆2号坑挖掘出6件青铜太阳轮,看这形状确实有些奇怪,于是有网友大开脑洞的认为是“方向盘”……

如果您有不同观点,欢迎文明探讨!

当竹筐传到燕道诚手中,被倾倒在路旁,燕道诚随手抓起一块“碎碗片”,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乱跳起来。

——END——

但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不一样,它们里面不含”锌“,他们是如何去除”锌“的?难道是掌握了某种超前技术?

三星堆的青铜冶炼技术无疑是超前的,其中出土的青铜太阳轮同样备受争议,远看像极了某种设备的“方向盘”,而且青铜太阳轮的五根支撑柱在外圆上呈现五等分,如此精密的“五等分”,3、4000年前的人怎么可能做到呢?

把上面得积土清理完之后,一块硕大得青石板出现在眼前,这块石板从形态来看应该是人为切割得,而且边角十分圆滑,年代感暴露无遗。不过真正让燕道诚震惊的不止是这块青石板,还有石板下面掩藏的玉器。

近日某官媒发布了一则关于“青铜太阳轮”的视频,有人发现古埃及壁画中有“青铜太阳轮”的痕迹,此外古印度神话中,也有人拿着类似“五等分”轮盘的描述,似乎是作为某种武器。

我们一直认为这只是个神话,只存于《山海经·海内经》中,“帝俊赐羿彤弓素矰,以扶下国,羿是始去恤下地之百艰”;等大羿射日后,金乌也老实了,“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

这可是各式的玉器,不是瓷片!

尽管大多数专家认为青铜太阳轮是他们崇拜太阳的表现,但“五等分”现象始终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文学大家说古巴蜀道路难,难于上青天。

或许是出于某种原因,一支古埃及文明的队伍脱离氏族选择东进,最后选择同样位于北纬30°的蜀地,并且建立古蜀文明。

这是一个伟大的发掘,既证明当时的发达,又说明祭祀的重视。这种类似现象在少责民族还有痕迹,如木面具。三星堆面具耳孔应是挂装饰品的。也有可能国王上朝时用的,太重了可以在御桌前装支架。尊容不被部下看到,保持威严。随着考古进展会有更多了解。

青铜神树整体造型像极了《山海经》中的扶桑神树,9只鸟对应“太阳神鸟”,树底的盘龙不正是我国华夏文明的图腾吗?

此外,春秋时期到西汉中期的古代墓葬中,也出土过大量海贝,比如晋宁石寨山出土的海贝,其数量高达14.9万枚!

金杖,全长1.42米,直径2.3厘米,净重约500克,是由金箔包卷在木杆上组合而成,上刻有人、鱼、鸟图案。

穷桑又叫空桑、穴处、工邑,“穷桑者,西海之滨,有孤桑之树”,广汉三星堆隔河而望的月亮湾,传说中就是长有巨桑之树的地方。

根据战国时期《竹书纪年》中的记载可以得知古人祭祀多用玉,王权多用鼎,比如“蜀人、吕人来进献琼玉,祭祀河神,用大圭沉河”,但三星堆突兀地冒出了根金杖。

在过去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里,考古学者对三星堆遗址进行了三次发掘,分别是1934年葛维汉带领的华西大学考古队、1963年冯骥汉带领的四川大学与四川省博物馆组成的联合考古队、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一直延续至今的考古发掘。

燕宝清锄头忽然间触到了硬物,以为是河道里的瓦砾破碗之类的东西,也没放到心上,又紧挖了几锄。

青铜神树我们可以理解为古人对太阳和龙的崇拜,但近4米的青铜树就有点不可思议了,铸造技艺是不是太超前了一点?

有一天,十兄弟商议一起跑出去,于是十个小家伙一起蹿上了天,这下可就糟了!

提炼矿石技术这就别提了,商朝发明分铸法,周朝发明焊接法,这近4米的青铜神树怎么就用上了后世的技术?

《山海经》说她“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这意思是满头珠玉,披散着头发,小虎牙,穿着豹皮装,这形象不就是古埃及的狮身人面像吗?

江河水被煮开了,鱼虾红通通浮了一水面;树木、庄稼也相继枯死,人们渴得趴在地上直喘息,眼快也不行了。

为什么他们能掌握某些超前技术?这些技术真的是古埃及文明的产物吗?

虽然在这几十年里出土了多达五万余件文物,但是始终没有发现有文字的痕迹,只有少量的图案,给这座三千多年前的遗扯增添了不少神秘感,因此,考古专家们只能靠文物和年代和地域等因素来猜测这座遗扯的主人是否是古老的彝族人,或者其他地区迁徙过来的域外民族,又或者是夏朝被灭后,其残余势力逃到四川广汉这个地方定居下来建立古蜀国都有可能。

从象牙、海贝来看,古蜀文明在3、4000千年前就已经跟南亚、西亚文明开始接触。

事实上,三星堆文明是由夏人从长江中游经三峡西迁进入成都平原,并通过征服当地原本的土著,两种文化相互融合后形成的一个全新的文明(迁入成都平原的同时还有鄂西川东峡区的土著民族)。所以,三星堆文明实际上是一个以夏文化、鄂西川东峡区土著文化的联盟为主体的考古学文化。通过鄂西迁进入了四川盆地中心的成都平原,并在当地原本相当发达的文化基础上,形成了三星堆文化。

所以这尊青铜纵目人像刻画的就是古蜀国第一位君主蚕丛。

三星堆的意义不只是文物,其文化价值意义非凡。

蜀就是四川,身毒就是印度,从三星堆遗址出土的海贝就可以看出,早在4500~3000年前的古蜀时期,各地文明就开始有了交流,而非“闭门造车”。

除了以上四件“世界之最”外,三星堆出土的文物数不胜数,其中玉石器、青铜器、石器、金器数量足够充满一个国家级的博物馆。

1、纵目人面具

据《华阳国志》所记载,“有蜀侯蚕丛,其目纵,始称王”,这也就是纵目人面具的来历。

那么这些海贝又从何而来?

在三星堆文化发现的早期,因为其与西方的玛雅文明一样,人们对它的起源属于未知性,唯一能确定的是三星堆文明存在于5000年前,相近于玛雅文明,同样空前发达,所以当时有人很多人便断定三星堆文明是“外星文明”。

那么这批象牙从哪里来?这个问题就显得扑朔迷离了,而且祭祀坑中的象牙只有一小部分是经过加工的,比如“象珠”,但绝大部分都是原样。

三元合金

的冶炼,表明在商周时期,三星堆古蜀国即已有高度发达的青铜文明,有力地驳斥了传统史学关于中原周边文化滞后的谬误。自古以来真伪莫辨的古蜀史传说,因三星堆而成为信史,史载在蜀地先后称王的有蚕丛、柏灌、鱼凫、杜宇、开明。三星堆最为繁盛的时期大抵属鱼凫王时期,鱼凫,即俗称的鱼老鸹。三星堆遗址出土有大量的鸟及鸟形器,其喙部多有如鱼鹰者,很可能就是鱼凫的象征或其族徽。另外,三星堆除了没有发现可识读的文字,已建立了城市、产生了高度发达的青铜器,并有了大型的宗教祭祀场所,这些都是早期国家产生的标志因素,已有研究成果表明,两坑本为祭祀的产物,三星堆的三个土堆亦很可能是人工夯筑的祭坛,三星堆盛行诸神崇拜并以太阳神崇拜为主神崇拜,如此大量的充当商品流通媒介货币的海贝,象征财富的象牙等等,都表明了在商周时期,三星堆古蜀国已具有较为强大的综合实力和相对稳定独立的政治地位。一句话,古蜀国的源头及其中心,因三星堆而得到确证。三星堆文物魅力无限,内涵丰厚,极具吸引力和震撼力,三星堆文物是具有世界影响的文物,属世界文化遗产范畴。然而,三星堆存在着许多未解之谜:1.古时祭祀坑多为五个一起出现。在三星堆发现的两个坑若确实为祭祀用坑的话,还会有第3、第4、第5个坑被发现吗?会有历史更古久、更精美、更令今人难以理解的文物出土吗?2.三星堆古蜀已建立了城市、产生了高度发达的青铜器,并有了大型的宗教祭祀场所,这些都是早期国家产生的标志因素,但出土物中没有可称得上文字的符号———“铭文”,真难以想像在没有文字的社会环境中,古代蜀族居然能创造那样高水平的物质文明。3.三星堆的奇异人物造型,如纵目人面像,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古代神话中的“千里眼、顺风耳”形象,这会是天外来客的外形吗?或者这些东西是用于天人相通的器物?或者它们就是天外来客的遗存物?出土的三星堆人高鼻深目,颧面突出,阔嘴大耳,耳朵上还有穿孔,表情似笑非笑,似怒非怒。面对这些造型诡异的青铜器,人们对此的感觉是“不像蜀人”。专家们认为,三星堆人有可能是来自其他大陆的“老外”。因为对照三星堆出土的金杖、金面具青铜像等文物来看,与其他大陆的文明有很多512相似之处。人们确实有理由设想:既然在一万年前,亚洲先民就可以远涉另一块大陆,那么四千年前的三星堆古蜀国为何不能出现来自南亚乃至欧洲的“老外”呢?三星堆文明这种迥异于中原文明的独特气质无处不在证明,这是多种外来文化在三星堆“杂交”的结果。4.玉、石器主要堆积在东北角,尤其是玉璋和戈,在出土的器物上都有被火烧烟熏的痕迹。许多变形、残损的铜器、玉石器,除一部分是由于在填土过程中打夯挤压所致外,有的是被火烧坏。还有大部分是入坑前当时人们在进行某种活动时而损毁。如有的铜器一侧或一端烧变形呈半熔化状态;有的玉石器被打碎,出土时残断部分位于坑内不同部位,有的甚至分为五处;有的拆为两段而重迭在一起;有的端刃或柄残断了,发掘时将填土进行筛过,也未发现残缺部分。这显然是器物在入坑前就残损了。那么,为什么人们要将一件件国之重器先破坏再埋掉?5.两个藏物坑不是同时填埋的,据C14测定,一号坑早于二号坑100年左右,但是,两个坑的距离只有20多米,两坑方向大体一致,若以一号坑倾倒器物的中央坑道为主方向,则一号坑为北偏西45°,二号坑为北偏西55°,均对向西北方的高山。6.将出土青铜器进行检测,在所有的样品中均未发现锌的存在。自然界中单一的铅矿很少,铅和锌往往是伴生在一起的,冶炼铅常用的矿石也称为铅锌矿。因此在使用了铅的合金中,往往都会发现微量锌的存在。在三星堆

纵目,也就是远见,是智慧的象征。

耳环耳饰

。除了这些青铜造像外,还有许多用祭祀的尊等,有形态各异的各种动

直到了几十年后的今天,国家已经掌握了相关的文物保护技术,因此,在近段时间国家文物局利用高科技重启了对三星堆遗扯的发掘工作。这次新一轮的考古发掘在新发现的三个器物坑里出土了大量的象牙、半个金面具、金权杖、青铜罐、鸮(xiao)形青铜器具、玉器等六百多件文物。

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三星堆文明作为一个高度发达的文明,为什么从出土器物中没有发现文字,那么他们是如何交流的?如果展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的话,难不成他们用意念交流?

众所周知,杖是古埃及、爱琴海、西亚等文明王权或神权的象征,为什么会跑到三星堆里躲着?

在我们的观念中,中华文明长达5000年,可是夏朝建立于公元前2070年,距今也只不过4000年多一点的时间,更何况夏到底存不存在,史学界一直众说纷纭,因为并没有大规模的文物和遗址被发现。可是现在,一个公元前3000年的大规模文化遗址被发现,这就是我们民族历史的最好见证。

很多人的视线往往都集中在“青铜树”、“黄金面具”等人气较高的文物身上,但事情的真相,往往来自于很多不起眼的物件,比如海贝,这东西就直接说明了古蜀文明繁荣昌盛的真相。

当英国传教士董宜听闻后,联系到华西大学博物馆馆长美国人葛维汉,两人开始实地考察,并在1934年在燕家院子附近进行了首次发掘。

曾经有十兄弟,乃一母所生,父母管教比较严厉,每天只准一人出去游玩。

有人是这样猜测其来历的。

青铜器的成分

分析结果是:微量锌是不存在的,在全部样品中未发现锌的踪痕。这表明:蜀人使用来冶炼青铜的铅矿可能不是通常使用的铅锌矿,而是无锌伴生的铅矿,这与同一时期中原地区冶炼青铜的原料之一———铅矿的产地是不相同的。但这样的铅矿在四川没有被发现,古蜀人如何能得到它?7.三星堆文明又为何突然从成都平原消失?对于这座东方巨城突然消失的原因,专家们认为,三星堆毁于一场大洪水。从三星堆古城布局看,当时的三星堆很像今天的成都,北邻鸭子河,马牧河由西而东贯穿全城,三星堆的古蜀先民“择水而居”的理念成就了它的繁荣也埋下了巨大的隐患。尽管三星堆尚有许多未解之谜,但伴随着三星堆文物的影响与日俱增,对三星堆文化研究的深入,谜底终有揭开的一天,神秘梦幻的三星堆古蜀国亦终将再现于世人面前,三星堆文物也必将以其无穷的魅力,闪耀出迷人的光华。

1926年,广汉南兴镇燕家父子在挖坑打算安装水车,结果无意间碰到了一块石板,燕家父子在掀开后大为震惊,因为大量玉石器在石板下安静的“躺”着。

如果古埃及那时所处的版块与亚洲没有分开会怎样?大禹治水岂不是也去过埃及?估计那时古埃及沙化还没那么严重,甚至有可能是绿洲,建造金子塔也就不是不解之谜了。

但是三星堆不同于秦始皇陵和其它帝王陵寝,这是一处距今5000年至4000年左右的古蜀文化遗址,同时也是目前为止,发现的四川地区最早的先民活动的区域之一,有城墙、有房屋宫殿,有公共墓地,有祭祀坑等等,不同于传统的考古探索,加上三星堆所挖掘出来的文物,给人一种外星文明的感觉,所以被誉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当然,三星堆遗址名副其实,当得起这一名头。

目前为止,三星堆遗址出土了大约5000多枚海贝,但是在我们印象中,四川地区交通闭塞,从李白的《蜀道难》中就知道在古代,四川地区要跟外界交流是件极其困难的事,更别提在4500~3000年前的古蜀时期。

关于它的作用,首先“盾牌”肯定排除在外,因为盾牌必然以遮挡躯干为目的,而青铜太阳轮存在大量镂空区域,这算哪门子盾牌……

他们的起源是否真的来自于古埃及文明?

九只金乌应声而落,堕入汤谷,最后一只金乌吓怕了,再也不敢停留,也溜回了汤谷,射箭人大羿。

当然,并不是说这些铜器是印度源流,他们明显是西亚源流的,可能是途径印度。哀牢的铜器也非常先进。

三星堆之所以是20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是因为在它身上存在着种种令人无法解释的现象,其神秘程度堪比玛雅文明,时至今日,三星堆文明展露在世人面前的也不过只是冰山一角。

下午发生的一切都像是梦境一般,燕道诚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怎么也不会相信,自己发现的这些玉器价值连城,而这些也只不过偌大遗址的冰山一角。

在此过程中,他们也将古埃及文明的部分制造工艺、冶炼工艺、文化传统带到了蜀地,然而这支小队的人员数量肯定不多,因为在三星堆遗址中,同样也发现了大量东方元素的制作品,青铜神树就是最好的证明,不管是底部的龙图腾还是枝头的鸟儿,都跟我国神话故事中的神木十分相似,此外还有大量青铜器樽也是佐证。

古埃及的金字塔、中美洲的玛雅文化、巴比伦的空中花园,还有神秘的百幕大三角洲都属于这条纬度范围。

穆天子跑到古埃及去了?

2、青铜神树

所以在考古界盛传着这样一句话:

父子抹着汗水,舒了一口气,再淘深一点,这水量便足够灌溉自家田园了。

如果不是非洲象牙,那么如此庞大的象牙,又出自哪里?

再考虑到古埃及文明跟古蜀文明的先后诞生时间,有理由相信古蜀文明是古埃及文明的一个分支。

《史记·西南夷列传》:“及元狩元年,博望侯张骞使大夏来,言居大夏时见蜀布、邛竹杖,使问所从来,曰:从东南身毒国,可数千里,得蜀贾入市。”

黄金杖

而且黄金权杖上雕刻的图像,都跟古埃及西亚文明极其类似,此外遗址还有大量金器出土,比如最近出土的黄金面具等等,而传统的中华文明对黄金的需求量很低,更不会刻意制作各种工艺品,再反观全球古文明,古埃及西亚文明的黄金文化就非常繁荣。

自从35年前三星堆遗扯被进一步发现后,考古专家们在一、二号坑里发现并出土了大量奇异的文物,分别有象牙、青铜人像、青铜人面具、青铜神树、青铜圆盘、各种玉器、金面具、金箔片、绿送石以及各种青铜罐子和陶罐等。这一重大发现在当时的社会上引起很大的轰动。

但这“一角”就足以令各界科学家为之痴迷,绝大多数文明其实都有迹可循,总能找到发展的历程,而三星堆文明最大的特色就是“凭空出现”,然后“凭空消失”,所涉及的文化元素,甚至可以延展到埃及。

如果古蜀文明是由蜀地先民一手建立的,那么他们的工艺品必然偏向于“东方色彩”,而且其制作工艺必然符合时代特征。

锄头一锄锄下去,淤泥一团团被挖了上来,燕保青将其装进竹筐再递给燕道诚,最后垒实在田路旁。

可能看到这里,你会觉得三星堆文明怎么都是外来元素,是不是其他文明迁徙到了巴蜀地区?

可为何三星堆文明却突然消失了呢?

但这样的情况在1986年后便发生了质的改变,因为1986年发掘出两个祭祀坑,同时出土了大量的青铜器、玉器,及古城墙等等,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不能说三星堆是一个简单的古部落遗址了,因为三星堆遗址已经是一个高度发达且带有城市文明的遗址!我们也应该称他为三星堆文明了,这已经与玛雅文明处于同一高度!

所以,三星堆自问世以来备受世人关注,被称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并不为过!好了,话不多说,下面我们就来讲一讲三星堆的前世今生。

先不去谈古印度神话,毕竟说不清道不明,但古埃及文明确实存在,它最早形成于7450年前,而古蜀文明是在4500±150年前出现的,孰先孰后一目了然,二者之间到底存在什么关系,目前尚未探明。

4.三星堆金杖

这么多的象牙从哪里来?

这时,一个人跳了出来,让十个小孩回家去,十个小孩对着这人扭屁股、做鬼脸,根本不搭理他。

由于金乌惧怕大羿,躲着他走,因此就出现了阴天;大羿在家,才有一只金乌敢去轮值,因此出现了晴天。

也就是说,1986年前,我们只能将三星堆作为早期蜀文化看待,此前的发现并不足以将它当成一个古代文明来看到。而在1986年发现两个“祭祀坑”,并出土无数的青铜器、金器、玉石器、海贝、象牙等等,与三星堆古城遗址,“三星堆文化”这一概念才正式成型,并得到中外学术界的认可,三星堆这是一个灿烂的古代文明,拥有城市、礼仪、文字符号、青铜器、金器等,高度发达的古城市。

三星堆遗址的发现纯属偶然,1929年的一个春天,当地农民燕道诚在宅旁掏水沟时发现一块精美的玉石器,因其浓厚的古蜀地域特色引起世人广泛关注。1933年,华西大学美籍教授葛维汉及其助手林名均首次对三星堆进行发掘,其发掘成果得到当时旅居日本的郭沫若先生的高度评价。由此拉开了对三星堆半个世纪的发掘研究历程。1980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四川省博物馆、四川大学历史系联合对三星堆遗址进行大规模考古发掘,揭露出大片房屋遗址并进行了航拍。但真正使三星堆名扬四海的则是1986年7~9月两个商代大型祭祀坑的发现,两坑上千件国宝重器的出土,震惊了世界。英国《独立报》撰文说三星堆的发现“比有名的中国兵马俑更要非同凡响”。1989年,四川考古部门对三星堆进行解剖,证明系由人工夯筑而成;1990年,发掘东城墙局部并获确认,同时发现3000多年前的土坯砖;1992年,试掘西城墙并获确认;1994年,发现并发掘南城墙。至此,确证三星堆古城的存在,其东、西、南被三面城墙包围,北以鸭子河为天然屏障,其面积超过3平方公里,这样大的古城在中国同时期文化中也是罕见的。三星堆遗址文化距今4800~2800年,延续时间近2000年,即从新

夜晚,父子两人将玉合着稀泥搬回了家,清洁去淤后玉器露出了真容,圭、璧、琮、玉圈、石珠应有尽有,见多识广燕道诚知道这是挖到了一处宝藏,凭规格至少会是一大墓的殉葬之物。

三、文物对世人的嘲笑

他们的文明又为何能如此超前?

陶瓷酒瓶

,与日本人喝清酒用的酒瓶极为相似。陶在遗址也有较多发现,颇具特色,一般高三、四十厘米,下部为3只袋状足,中间是空的,可加大容量,一般认为它是用来温酒器物,其玉石器则以祭天礼日的璧、璋为多,尤其是号称“边璋之王”的玉边璋,其残长达159厘米,厚1.8厘米,宽22厘米,其加工精美,棱角分明,器身上刻有纹饰,这么大件精美玉器,在国内现有的考古发现中仅发现有一件,但在三星堆的发掘中,又很少工具类的文物出土,当时也缺乏比玉石更硬的金属,那么这些玉器是

青铜冶炼技术是有迹可循的,但唯独三星堆文化十分奇怪,在我国华夏的青铜文物中,基本上所有的青铜文物都由铜锌合金制作而成,毕竟那个年代冶炼技术有限,要想去除“锌”不太现实。

或许,三星堆文明在早期的起源阶段与发展过程中,深受夏、商文明的影响,但就整体而言,三星堆文明还是有自己的一套结构框架,所以,我们可以将三星堆定义为中华文明的起源地之一,与包含玛雅文明在内的诸多文明处于同一高度,光凭这一点就足够震惊全世界了!说它是“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实至名归!

有人说,象牙这东西有什么好说的?

考古的实质,是破坏与保护之间一种微妙的平衡,因此三星堆再次因为保护措施和条件限制进入了等待的时期,沐着时代的风雨,静默在北纬30°。

《山海经》中曾记载:“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

这些谜团一直困扰着各界学者,正是因为如此神秘,所以三星堆遗址被称为20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实至名归。

青铜神树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们为何会突然消失?为什么在长达1500多年的时间里没有诞生古蜀文字?

世界古文明便这样消亡了!

三星堆恰好也处在这条纬度范围内,所以如今我们看到的仅是一条线上的三座黄土堆,与弧形台地月亮湾隔河相望,默默地驻立在北纬30°。

一号祭祀坑中出土了一根全长1.42米,直径2.3公分,净重约500克的黄金权杖,其内部木杖早已碳化,只留下外部一层金皮。

按照我的看法,一小支队伍从古埃及出发,最后选中蜀地,带来先进文明的同时,他们也选择跟当地先民融合,在此过程中,他们同样吸收了“东方文化”,久而久之,蜀地就逐渐形成了一种“东西结合”的文明,这也就是为什么三星堆遗址出土的文物中,既有东方元素又有部分异域元素。

二、三星堆的发现

其实不然,象牙的秘密很值得研究。

许多考古学者纷纷猜测,与三星堆同时期的北方,正是夏商周存在的奴隶社会,在这里是将铜鼎视为权力象征的,于是有了“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的说法。而在这一时期的南方,也就是三星堆文化中,以杖视为权力象征。

三星堆遗址虽然在我国巴蜀地区,照理说应该属于华夏文明的大范畴内,但从三星堆遗址中出土的文物来看,专家都懵了,这到底属于什么文明?

外星人来到了四川,到处是沼泽和水塘,于是拿着望远镜周围望,企图找一处可以建城的地方,最后发现广汉这块地不错,于是甩手大干,不知过了多久,一座“三星伴月”的都城拔地而起。

从青铜太阳轮、黄金权杖等其他文物来看,其制作工艺完全超出了当时我国其他古文明的制造水平,也就是具有十分明显的超前性,而且带有浓郁的“异域”色彩。

1986年,人们在三星堆相继发现的两个“祭祀坑”,加上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发掘的三星堆古城的东、西、南三面城墙,与无数的考古新发现,三星堆遗址的文化的内涵得到了丰富,这个时候我们已经不能将三星堆遗址定义为一个古部落遗址,而是一个高度发达的古城市遗址,“三星堆文化”这一名称,正式成名,并取得中外学术界的公认。

这样的形象看上去似乎丑陋不堪,可是在古代巴蜀国,这就是帝王之象。在地方志著作《华阳国志》中曾清楚地记载:“有蜀侯蚕丛,其目纵,始称王,死作石棺石椁,国人从之,故俗以石棺椁为纵目人冢也。”

1929年春,播种在即,在县衙做过事的“燕师爷”燕道诚,领着儿子燕保青前去清洗水道,将水车下的沉积的淤泥淘深一些,以便车水灌溉农田。

当三星堆出土了这件青铜大神树,每个人都懵了,古人将神话变成了现实。

三星堆遗址好似一个另外的文明,当然是一个还没有成形就夭折了的文明,从出土的那些东西来看,如果真的是深目高鼻,那有可能是从西域那边迁来的,西域人的文明是半吊子的,高的很高,低的很低到没有,连文字都没有,语言肯定有,应该不是一个国家,也没有社会分工,青铜器精美,仅仅能说明冶炼业一支独秀,在个别方面远高于中国,估计当时中原地区刚会制陶,处在洪水滔天的时代,尧舜带人四处迁徙以避洪水,三星人已安乐好久了,发展了一些技术,但就这些还算不得文明,他们应该人数很少,因为是迁来的,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在那个洪荒时代,洪水会突然而至,要么被淹死,要么迁来迁去到处避水,在逃跑时把心肝宝贝都埋在了三星堆,以后这些人下落恐怕不好,过去有很多突然消失的文明应该都是被洪水赶跑的,至于到了那里,融入到那些民族中就不好说了,三星人的后人一定还存在,只是没有记载,恐怕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三星后裔,应该不在中国了,反正当时那儿没水就去那儿,那时人象动物一样生活,披头散发,赤身裸体,吃野果,吃虫鱼,兼打猎,人类祖先,并不如我们这样生活,过了几千年以后,到处都有了文明人,每天享受荣华富贵,偶尔发现了三星堆遗址,竟然惊动了全人类,并使他们晕头转向,中原至上主义者很不开心,就如当年的洪水一样。

这可是达官贵人指上套着、手里把玩着、腰间佩带、屋里摆饰着的好东西,燕道诚悄声吩咐儿子小心多“勾”一些淤泥上来,自己则不动声色将玉捡在一处,上面再用淤泥盖住。

当然以上仅仅是我个人的观点,至于古蜀文明的真相,还得以权威科学家发布的信息为准。

从此在动动停停地考古发掘中,三星堆慢慢脱去了面纱,直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了长达20年的大面积挖掘,三星堆才露出了神容的笑容。

青铜神树,高3.96米,树干残高3.84米,分三层树枝,花果错落有致,上栖有九只金乌,“九日居下枝”,另外一只显然出门“上学”去了。树下有悬龙,龙头朝下,尾在上,正是翱翔9天之意。

事实上,这也是条灾难深重的地带,伴随着地震、海难、火山和空难等各种无法解释的自然灾害发生。

总之,这根金杖非常的突兀,不符合中原的传统习俗和观念,很大符度上可能是互赠留存的礼物,或是结盟的信物,还有一种可能,是中原某个兴盛国大祭司的权杖,比如广汉?

还如许多难解之谜,正是这些谜团促成了三星堆成为20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因为一旦谜底被揭开,人类文明史可能向前迈一大步,甚至连世界地理、历史都将会随之改变!

神秘而多灾多难,这便给三星堆文明已经戴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就如《蒙娜丽莎的微笑》,没有人知道她在笑什么,为何而笑。

据说在遥远的史前文明中,东方有一个巨大的扶桑树,除了太阳神鸟之外,任何飞禽走兽都无法爬上它的树干,所以扶桑树便成了太阳神鸟的栖息地。十只太阳神年轮番到树上休息,于是便有了日出和日落。

  • 世界最早的金杖。

海贝也是同理,因为巴蜀地区地形复杂,要说4000多年前三星堆文明跟其他文明就展开贸易,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三星堆文化的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黄金文化”,虽然殷商时代也掌握了黄金冶炼技术,但他们充其量也就稍微做几件,但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黄金制品数量庞大,有金杖、金面罩、金虎、金璋、金叶等100多件金器。

更令人起鸡皮疙瘩的是,三星堆文明是如何发展的?它的起源在哪里?

植物造型

,其中有被誉为写实主义杰作的青铜(又鸟)、有在全国范围内首次出土的青铜太阳形器等一大批精品文物。它们皆与中原文化有显著区别,这表明三星堆文化不仅是古蜀文化的典型代表,亦是长江上游的一个古代文明中心,从而再次雄辩地证明了中华文明的起源是多元一体的。三星堆文物中,有高达3.95米、集“扶桑”“建木”“若木”等多种神树功能于一身的青铜神树,共分3层,有9枝,每个枝头上立有一鸟,它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鸟,而是一种代表太阳的神鸟。被誉为铜像之王的青铜立人像,有面具之王美誉,作为“纵目”的蜀人先祖蚕从偶像的青铜纵目面具,长达1.42米,作为权杖法杖的金杖,其器身上刻有精美和神秘的纹饰,两只相向的鸟,两背相对的鱼,并在鱼的头部和鸟的颈部压一只箭状物,同时有充满神秘笑容的人头像。器身满饰图案的玉边璋以及数十件与真人头部大小相似的青铜人头像,俱是前所未见的,作为集群展现的稀世之珍,而在青铜器冶铸方面,范铸法和分铸法的使用,以铅锡铜为主的

回答这个问题前,我先说一条神秘的纬度——北纬30°。

这一情况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才有所改变,当时为了配合长江三峡水库建设(进行前的准备),在西陵峡地区进行了大量的考古工作,发现了一系列早期巴人的遗址,随后又在四川盆地成都平原发掘了三星堆、十二桥等早期蜀文化的遗存,这才将早期蜀文化和早期巴文化确认下来。按照这一情况,三星堆遗址还有一个划时代的意义,就是确定了早期蜀文化!

石器时代

晚期延续至商末周初,这把四川的历史向前推进了1000多年,同时,三星堆文化有着鲜明的地域特色,其陶器以高柄豆、小平底罐、鸟头形把勺为基本组合定式,其中还有瓶形杯,它是三星堆出土的很有地方特色的器物,它被做成喇叭口、细颈项、圆平底,很像今天我国北方地区用来烫酒的

每次针对三星堆的考古发掘收获都相当丰厚,其中最著名的当属4个“世界之最”。

  • 世界最早、最高的青铜神树。

3、金杖

从这些出土的文物来看,当时古蜀国的文化是与中原地区是有比较大差异的,这就体现了我们华夏文明是一个多元化的文明,同时也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

展开阅读全文

焦俊艳为什么让人那么喜欢呢?

上一篇

1872年清朝广西真的发生过僵尸袭人事件吗?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三星堆遗址到底发现了什么,为何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