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龄叛乱造成的奉军损失有多大?

东北王张作霖所掌控的奉军,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之后,实力达到了巅峰。而在郭松龄反奉大战之后,奉军开始由盛转衰,直到东北易帜。

郭松龄这次叛乱,给奉军带来了巨大损失。

几十年的摸爬滚打,张作霖也自然不是省油的灯。冯玉祥的狼子野心哪里瞒得过他。西北军还没有就位,张作霖立马将兵权下放到郭松龄手里,让他准备收拾老冯。

1924年,东北王张作霖所掌控的奉军,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之后,实力达到了巅峰。志得意满的张作霖对手下一众将领大加封赏,郭松龄战功赫赫却什么都没捞着。

“国家殆危到今日这个地步,张作霖还为个人权力,出卖国家。他的这种干法,我无论如何是不能苟同的。我是国家的军人,不是某一个私人的走狗,张作霖若真打国民军,我就打他。”

3、战前奉军拥有姜登选、郭松龄、韩麟春、李景林、张宗昌等五虎将,这一战下来,姜登选和郭松龄直接死于战争,李景林因为参与反叛而失去了张作霖的信任,后来脱离了奉系,五位最重要的将领一下子少了三个;

三,李景林的第二军团在与冯玉祥的争斗中,精锐损失约万余人,杂牌全军覆没。

三、郭松龄反奉影响

还有就是作为接班人的张学良地位一落千丈。张学良因为过于信任郭松龄,所以将手中兵力都交给郭松龄掌管,才使得郭松龄反叛的力量如此之大,这也直接导致了张学良几乎被所有人口诛笔伐,从而导致杨宇霆认为小张不靠谱。

自此,郭松龄军队成了被所有势力抛弃的一支孤军,失败在所难免了。随着张作霖的反攻开始,军心开始瓦解。

此次奉系内战,总计导致奉军账面上减员了近五万多精锐,十多万杂牌。开战之前,张作霖拥兵40万,完虐冯玉祥,瞧不起包括直系在内的其它派系。而战后却惨到要先联络死对头吴佩孚、阎锡山等人才敢对冯玉祥开战。前后这么大的反差,估计就是因为内战的关系,让奉军的兵力直接就腰斩了。

一,第三军团在叛乱中,损失约万余人。

郭松龄正是利用这一优势,反奉时,掌控了6个步兵师,1个骑兵师,2个炮兵旅,外加1个工兵团的兵力,共计7万余人。其中,5万余军队是奉军中的精锐,而仅有的两个炮兵旅也都归了郭松龄。

郭松龄反奉之战前期非常顺利

一个冯玉祥坏了一锅粥,反奉局势开始有了反转的苗头。

四,张作霖死后,丧失了资本的张学良在奉系内部的话语权愈发的薄弱。比如,中东路事件时,张作相在派兵增援的问题上就不听张学良号令。热河抗战时,汤玉麟在热河也根本不理张学良的指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郭松龄叛变,败光了张作霖给张学良留的家底,使得小张在张作霖死后,在奉系集团内,什么都不是。(当然张学良本身的能力也有问题,他的水平不足以坐镇东北)

这一下,郭松龄彻底爆发了。

坏就坏在这里。

后勤方面,张作霖拿出了大量的棉被、食物和大洋犒赏三军,鼓励他们奋勇作战。反观当时的郭松龄部,由于后勤被断,军队已陷入了缺衣少食、弹药不足的境地。再加上张学良在这个时候也展开了策反攻势,表示奉军不打奉军,最终郭松龄部在张作霖的大炮、飞机一顿狂轰滥炸下崩溃,正所谓兵败如山倒,郭松龄很快就大势已去,在逃亡的路上被俘。

郭松龄反奉造成的损失非常大,光直接损失就超过了两次直奉大战的总和,还没算潜在影响。

第三条是李景林和张宗昌的逐渐失控,作为原奉军的大将,第一军团长李景林本来曾与郭松龄相约反奉,最终却跟冯玉祥打了起来,造成郭松龄孤军深入。而郭松龄兵败被杀后,李景林为求自保,与张宗昌合组“直鲁联军”,等于在奉军内部自成一派,所以说郭松龄虽然没有推翻张作霖,却在一定程度上动摇了张作霖的统治基础。

电视剧把郭松龄白化了。其实,郭整个一个私心极重,气量狭小之人。张作霖深知这一点,所以一直把他摆在战场上,而不让他当督军做大。

冯玉祥号称近代兵祸鼻祖。有这个人的地方容易起祸端,因此世人尊称他为兵祸鼻祖。在冯玉祥的游说下,郭松龄彻底坚定了反奉的决心。

这个冯玉祥一向“无宝不到”。看到奉军被孙传芳打得节节败退,眼珠子一转,立马拉着西北军屁颠屁颠地跑到了北平地区,准备顺便捞点油水。

在郭松龄兵败以后,留守在山海关的部下魏益三拒绝向张作霖投降,率6个步兵团和1个炮兵团转投了冯玉祥,因此奉军直接损失的部队就在三万人左右。

郭松龄高大挺拔,朴素简朴,平素和士兵一样穿布军服,当时的奉军高级将领都是呢子军服,布军服除了士兵穿,就是白俄兵穿,高大魁梧的郭松龄穿上布军服和白俄兵一样高大,因此被人们戏称为“郭鬼子”,据说祖上是唐朝名将汾阳王郭子仪。

在一定程度上而言,郭松龄的反奉大战,促进了北洋军阀的覆灭。

所以一旦遇到强劲的对手,如当时势力强劲的直系吴佩孚、孙传芳或是冯玉祥、阎锡山这样的大军阀,还是要靠自己在东北的老班底来打。硬仗、恶仗是指望不上那些杂牌军的。

事隔50多年,已经80岁的的张学良,1981年9月28日在台北对《联合报》谈及郭松龄叛乱这件事,仍然感慨不已:

首先是第三军团反叛的直接损失。郭松龄之所以能够发动第三军团反奉,主要业是因为张学良对他的绝对信任,将军队基本都交给了郭松龄,所以郭松龄得以在反叛的时候顺利控制第三军团,并以此为反奉的本钱。在战前,郭松龄就与李景林和冯玉祥结成了反奉联盟,一开始的时候计划十分顺利。

由于郭松龄掌握着张作霖的精锐军队,又是密谋准备,又联络冯玉祥、李景林等通电全国轰张作霖下台。郭松龄的军队一路连战连捷,势如破竹,直逼奉天(沈阳)。打的张作霖心灰意冷、兵败如山倒,竟然计划收拾家当、烧掉大帅府,逃往大连,幸而把兄弟吴俊升、汤玉麟等勾结日本人抄了郭松龄的后路,致使郭松龄兵败被俘,后被处决(还有郭的夫人韩淑秀)。

很快,郭松龄就占领了山海关,破锦州,攻新民,直逼奉天城。

张作霖还命令将郭氏夫妇的尸体运回奉天,在小河沿体育场曝尸三日示众,并将遗体拍成照片各处张贴,传示东三省各市、各县,惩一儆百。

郭松龄发动的反奉叛乱,对于奉军来说损失非常大,不仅仅只是账面上的损失,可以说基本已经把奉军的主心骨给打没了。

二是要求祸国媚日的张作霖下野,惩办主战罪魁杨宇霆;

二、郭松龄为何会败?

因为郭松龄是联系冯玉祥一起反叛的张作霖。所以李景林的第二军团主要就是在和冯玉祥的部队作战,争斗中,第二军团同样死亡万人左右。

而在张作霖的六个军团中,无疑张学良的第三军团是实力最强的,这也缘于张作霖一直要培养张学良接自己的班。张学良就是张作霖的太子,对于太子自然是要精心培养了,所以把最强的部队交给张学良,一来是要锻炼培养张学良的能力,二来也是要培养张学良的势力,以后张学良接班了以后,手上有自己的势力也能镇住整个奉系的场面。

郭松龄在奉军将领中,是别具特色的一个人。

  1. 1883年出生在奉天(今沈阳),字茂宸,据说是唐朝名将郭子仪的后人;
  2. 虽然是奉军将领,但朴素简朴,平素穿一套布军服,和士兵军服一样,大家平时称呼高大挺拔的郭松龄为“郭鬼子”;
  3. 他受过北京陆军大学的系统教育,是少帅张学良的老师兼莫逆之交;
  4. 24岁时曾加入同盟会,在广州和天津两次谒见过孙中山,深受其革命思想的影响。

因为奉军赢得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张作霖论功行赏坐地分赃,杨宇霆、姜登选、李景林、张宗昌等人都成为了一省“督军”,自然也分别带走了一批部队镇场子,因此张学良、郭松龄的军团是奉军唯一保留的野战机动部队,驻扎于关内外的咽喉重地:山海关至冀东地区。

张作霖几乎到了无兵可用的地步,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搅乱了精神,打包了大帅府的财物,准备火烧大帅府之后,赶快逃跑。幸亏在杨宇霆、王永江等人的安抚之下,张作霖才算镇定了下来。

一、郭松龄为何会反?

张作霖向日本人表示,只要能保住他的地位,“一切要求都好商量”。日本人乘机提出增筑吉会等7条铁路、获得商租权等侵害中国国家主权的要求,狼狈为奸的双方订立了签署了新的《日奉密约》。

  1. 1925年12月14日晨,日本守备队奉白川司令官的命令对渡过辽河开往营口市区的马忠诚旅进行强硬阻挠,迟滞了郭军原定14日对奉军发起总攻的时间。
  2. 15日,白川司令官将大石桥、辽阳、奉天、抚顺、铁岭、开原、长春等14个铁路沿线重要城镇划为禁止武装部队进入区域,禁止郭军通过。
  3. 随后,又假借“护桥”、“换防”的名义,从日本国内和朝鲜紧急调入两个师团,分驻马三家、塔湾、皇姑屯一带,拱卫奉天,一旦奉军危急,便可出动。

很大。奉系的实际损失远比账面数字要大。

“ 若郭松龄反奉成功,中国历史将被改写,可能就没有民国二十年的九一八事变……如果当时郭松龄在,日本就不敢发动九一八事变。”

开战之前,郭松龄与冯玉祥、李景林结成了反奉联盟。最初,计划进展的似乎很顺利。

奉军2军团张宗昌南下,正在与孙传芳的五省联军苦战。

这显然跟张作霖想的大相径庭,张作霖则是穷兵黩武,追求“武力统一”,主张“逐鹿中原”。郭松龄对派兵入关这种劳民伤财的主张十分反感。

部队壮大了。张宗昌心里有了底气,立马跑到张作霖面前吵着要官。木已成舟,张作霖无奈之下,只好又把山东划给了张宗昌。

说到郭松龄叛乱,不得不提一个人—杨宇霆。

奉军真要打硬仗,还真就只有1925年整编的20万老奉军才靠得住。

注意了!这20万人是奉系的精锐,也就是奉系的“本”。后来奉军入关,席卷华北,又收编的大约20多万其它派系的部队,跟这20万人是不能比的。那都是不堪一击的,哪边风大就往哪边倒的“草头军”。

在这20万奉军精锐中,张学良统领的第三军团更是精锐中的精锐。论兵力,第三军团约占奉系精锐的30%;论装备,第三军团的各式轻重机枪多达千余挺,这个比例不仅高于同期的民国军阀,也高于日军。在当时中国领土上,能与之比肩的,只有日本关东军。

郭松龄叛乱给奉军所带来的损失,不仅仅是损失几万军队这么简单,而是具有更深远的影响。

郭松龄掌握了奉军的精锐兵力

当然,之所以会把如此重要的部队交给张学良,对于张作霖来说也是因为张学良是他儿子,儿子怎么说也不至于会叛变老子,但是张作霖应该做梦都不会想到,亲儿子带领的部队也会叛变,还差点要了他的老命。

1、第三军团损失三万余精锐兵力,导致奉军精锐仅余两万;防守的张作相等军,损失更是达四万多;李景林损失万余人。

郭松龄反奉大战之后,奉军失去了倚重士官派、陆大派进行革新的动力,经济、军事实力都开始急转直下。张作霖开始梦想坐一次“龙椅”的感觉。虽然他最终登上了权力的巅峰,可是,很快摔了下来,成了北洋军阀最后一任总统。

可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郭松龄的反奉联盟出了问题。首先是冯玉祥,他其实是想乘火打劫,在进攻热河的时候顺便也跟李景林争夺起了京津地区,结果就是反奉联盟中的冯玉祥和李景林不但没有一致对抗张作霖,反而自己先打了起来,反奉联盟瓦解。其次在于反奉联盟瓦解后,郭松龄失去了大后方,不得不分兵驻守山海关一线,以防后路被抄。最后在于日本方面,张作霖在危急的情况下答应了日本人的“二十一条”,尽管条件非常苛刻,不过张作霖也只是权宜之计,后来日本人要求兑现的时候张作霖也一个都没有兑现。在日本人的帮助下,张作霖的第六军团得以通过满洲铁路迅速集中到沈阳附近,加强了沈阳的守备。同时张作霖也发动了自己能够发动的全部老本,包括奉军中最精锐的教导队组成了一个旅的兵力,同时张作相、张学良、韩麟春等将领也将手中能调动的部队全部集中到了沈阳附近。为了加强炮兵,张作霖不惜将东北兵工厂的火炮技师也拉了出来,甚至连空军也一起出动了。

电视剧《少帅》里描述的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都记得吧?奉军七天之内全线崩溃,而真正败而不溃且为全军断后的,正是张学良、郭松龄统率的第3、第8这两个精锐旅。关于练兵这一块,陆军大学毕业的郭松龄可是不含糊的,这两个旅也就成为“少帅”在奉军中的基本盘。

张作相、韩麟春、张学良,将手中可以动用的步兵、骑兵,全部都集中到了巨流河一线。

首先,张作霖手下五虎将的姜登选被杀,而反叛的首领郭松龄也是被击毙,五虎将直接损失两位。

一场仗打下来,张部队鸟枪换炮。硬是从一个杂牌旅,扩充到几个军。还没有等张作霖任命,张宗昌竟然自己先给自己升职了。

“我班师回奉是中国的内政,希望贵国不要干涉。我不懂得什么是日本帝国在满蒙的优越地位和特殊权利。”

1925年11月24日,因为和张作霖、杨宇霆的矛盾激化,奉系大将郭松龄通电反奉。郭松龄擅长带兵,是张学良一手选中帮自己处理军务的人才,深得张学良信任。加上张作霖为了给张学良积累军功,因此郭松龄当时所指挥的京榆驻军下属步兵7个师,两个炮兵旅,1个工兵团,共计7.5万人。起部队集中了奉军装备最好、训练最好的部队,是奉军精华所在,

此战下来,郭松龄的第三军团损失了三万精锐,与郭松龄对战的张作相等部队损失更是达到了四万人,李景林在与冯玉祥的争斗中损失万余精锐。此外郭松龄下属的悍将魏益三率两万奉军投降了西北军,从账面上来说,奉军至少损失了五万精锐和十多万杂牌军。战前奉军拥有20万起家的部队和20万杂牌军,在战后,兵力总数可说是被腰斩了。

吴俊升所辖的6军团,远在黑龙江,远水不解近渴,只剩下张作相的5军团部分兵力成了大战初期抵御郭松龄大军的主力。

不仅如此,张作相的第四军团与辽西警备部队的损伤也约两万多人。

张作霖几乎到了无兵可用的地步,被突入其来的状况搅乱了精神,打包了大帅府的财物,准备火烧大帅府之后,赶快逃跑。幸亏在杨宇霆、王永江等人的安抚之下,张作霖才算镇定了下来。

冯玉祥渔利,反奉联盟瓦解,战势开始反转

1925年12月25日,奉系军阀卫队团长高金山,在解押郭松龄回军团部途中,接到张作霖的命令:将郭松龄夫妇就地枪决!上午10时左右,高金山将郭松龄夫妇押到离老达房5里许的地方枪杀。

这一战,冯玉祥兵不血刃将热河、天津、山东收入囊中。

张作霖为了平息郭松龄的不满,只好声称将来要把东北让给郭和张学良打理。郭松龄一听,心里觉得是这个道理,因此屁颠屁颠的走了。

但半路突然杀出来一个张宗昌。张宗昌本来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土匪,打仗也没有什么本事。不过,这个人特别有远见。第二次直奉战争,别人都在打仗,张躲在后面玩收编。

该军团的这第4师和第6师就是由原来的第3、第8旅扩编而来的,是奉军中最具战斗力的部队,而第三军团长张学良因为“太忙”,以及出于对郭松龄的绝队信任,将该军团所有军务交与副军团长郭松龄打理,因此郭实际掌握了这个野战军团,仗也基本是郭指挥打的,威信亦高。

冯玉祥为了拓展自己的地盘,进攻李景林,抢夺了直隶省的地盘,并霸占了天津作出海口。郭松龄后勤给养全部中断,陷入了孤军奋战的境地。

4、张作霖在经历这次剧变之后,开始不再信任新派士官,更加倚重张作相、吴俊升等旧派将领。支持郭松龄的中高级将领,除了极个别的之外,全被清除出军队,失去了带兵资格。这也导致了奉军的战斗力开始有所下降。

5、作为此次叛乱的副产品,导致了日后奉系大佬杨宇霆之死。如果张学良能顺利继位,郭松龄将会成为他的左膀右臂。可是这一战后,失去了郭松龄,在张学良上台后由于没有制衡杨宇霆的下属,为了控制奉系便只能处死杨宇霆。

“我们在东北有这样大的地方,经济富庶,人口有三千多万,尽够我们干的了。这次进兵关内,打 败了曹、吴,已足雪当年之耻,如再驱兵南下,胜则成为众矢之的,败则损老将威名,不如雄踞关外,静观其变,养精蓄锐,再谋一统。”

第二次直奉大战奉系获胜以后,奉军大举入关,留守东北的部队很少,特别是奉天只有3个师、1个步兵旅、1个骑兵旅、两个骑兵游击队,总共2.8万人,可谓兵力空虚。因此张作霖一时也是惊慌失措,差点通电下野。
后来因为日本人的支持,张作霖得以把黑龙江、吉林的部队调到奉天,在巨流河和郭松龄的大军展开激战,并在关东军的直接支援下击败了郭军,张作霖才转危为安。

所以可以这么说。奉军在1925年12月,就已经死亡了。后来的奉军(东北军),虽然表面上看,仍然还是一股强大的势力,还在运作,但其实已经没有魂了。并不能称作是一个整体。

可以说,郭松龄的反叛,不但造成了奉系元气大伤,也严重影响了奉系内部的势力格局,造成了奉系的衰落。此后奉系失去了与其他军阀争夺中原的实力,势力范围被限制在了东北地区,直至最终覆灭。

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奉系军阀大获全胜,部队扩编为六个军团20个师约30余万人,这其中以张学良第三军团的实力最强,下辖张学良兼师长的第4师和郭松龄兼师长的第6师,以及赵思岳第5师、高维岳第7师、齐恩铭第10师和裴春生第12师,另附两个独立炮兵旅和五个工兵营,约80000人马。

再看账面上看不到的损失。

比如加入奉系的直鲁联军,其司令张宗昌就是一个墙头草两边倒的人,先是投靠了冯国璋,后来又投靠了曹锟,最后才投靠了张作霖,每次转变立场,都是为了扩张自己的实力。其人被称为“三不知”将军,即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枪(部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老婆,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对于这样的将军,其部队的战斗力就可想而知了,在历次的军阀混战中,张宗昌也是著名的常败将军,打仗很少赢过。

郭松龄见大势已去,准备逃离新民,结果正好碰上了吴俊升的骑兵,被活捉。郭松龄反奉大战以失败告终。

郭松龄叛乱给奉军造成的损失

这一切,正是郭松龄叛乱引发的蝴蝶效应。张作霖如果不早死,张学良也不会仓促上位,杨宇霆也不会被杀……说郭松龄就是一历史罪人,一点也不为过。

接着,张作霖又调来奉军的种子部队,也是奉军精锐中精锐,军士教导队。他以教导队为种子,迅速招募了一个旅的兵力,开赴新民巨流河前线,抵御郭松龄。

冯玉祥取热河之后,也是按兵不动,觊觎东三省,就等着郭松龄与张作霖两败俱伤之时,趁机渔利。这让郭松龄也不得不时刻提防冯玉祥的动向。

张作霖为了鼓舞士气,不但给与最好的饮食,棉服,还让五夫人带着银洋,到前线犒赏三军。

在两次直奉战争中,郭松龄亲睹了连年的军阀混战,使国家破败、百姓遭殃的情景,不由得对张作霖、杨宇霆之流继续扩军备战,抢夺地盘的行为大为不满。遂于1925年末在天津秘密策划反奉,通电要求张作霖下野,请张学良接管大权,随后整军带队以破竹之势,击溃张作霖的奉军防线,一路直逼奉天(沈阳)。



郭松龄才知道张作霖已经暗搓搓地以“落实二十一条”为条件,乞求日方供给奉军军火,进攻冯玉祥的国民军。

郭松龄早年深受“三民主义”影响,后虽不得已投身奉军但内心一直未曾放弃“改造东三省”的念想。直奉战争后他曾对张作霖建议:

很快,郭松龄就占领了山海关,破锦州,攻新民,直逼奉天城。

虽然已经腹背受敌,但郭松龄并没有给日本人好脸色:

不妨对比一下,张作霖非常信任的张作相,其第五军团也只有50000余人,因此,郭松龄掌握了奉军差不多四分之一的部队,还是最能打的一批。此时张学良的第三军团部,还兼着奉军的“津榆警备司令部”,什么意思呢?就是控制华北和平津一带的主力机动兵团。

这让郭松龄的内心十分失落。

其次就是张作霖的影响力大不如前,之前老张手中有兵,手底下的汤玉麟等就算不服也不敢声张,还得怕老张翻脸,但是在郭松龄反奉之后,老张手里的兵一下就少了很多,特别是之前小张率领的第三军团,那可是一个当做两个看的精锐,所以在郭松龄事件之后,老张的话语权就没有那么强了。

此事激起郭松龄的强烈义愤,他便将此事告诉了当时同在日本观操的国民军代表韩复榘。郭松龄表示:

应该说从锦州之战到巨流河之战,双方的战损并不是很大,伤亡万把人的样子,郭军的大部分官兵最后都“反正”而不是被消灭了。但是郭松龄的反叛行动,仍然严重削弱了奉军实力,并且影响非常深远。最关键的一条,就是张学良第三军团重建以后,战斗力已大不如前,覆水难收啊。

二,张作相的第四军团与辽西警备部队的损伤也约两万多人。

正当郭松龄以为进展顺利成功在望的时刻,发生了两个让他意想不到的剧变——

  • 盟友倒戈

一,张作霖为了打败郭松龄,与日本签了一个条约。但后来张作霖反悔,拒不履约,使得日本方面对他极为不满。1928年皇姑屯事变的发生,与此事有分不开的关系。

比如后来盗掘东陵的孙殿英的直鲁联军第十四军,哪里能称得上是军队?打仗不行,军纪不行,人品也不行。哪边风大,就往哪边倒,根本靠不住。

2、此战之后奉军实力大损,张作霖失去了对新派士官的信任,转而重用张作相、吴俊升等旧派将领。郭松龄作为新派军官的领袖发动叛乱,战后新派军团自然就没什么好果子吃,基本被清除出了奉军,即便留下的,也失去了带兵的资格,奉军战斗力也因此下降;

  • 列强干预

就整个奉军的情况来说,在经过了1925年的整编之后全军有6个军团,总共有20个师、7个步兵旅、2个骑兵旅外带2个炮兵旅。6个军团的军团长分别为:第一军团姜登选,第二军团李景林,第三军团张学良,第四军团张作相,第五军团吴俊升和第六军团许兰洲。六个军团总兵力为20万人,是奉军中的精锐,也是整个奉军的主心骨,是奉军起家的本钱。

正在郭松龄进攻顺利之时,冯玉祥为了争夺京津地区,掉头与李景林开战,导致李景林背盟。反奉三角联盟瞬时瓦解,郭松龄失去了大后方。为了防止李景林突然派兵进攻山海关,郭松龄不得不派手下最得力的大将魏益三率军驻守。

除了战争损失外,张作霖为了镇压郭松龄之叛和善后,也不得不大幅度增加了军费开支,对于奉系的财政也是造成了极大的打击。

四,奉军第10军的一部分在参谋长兼炮兵司令魏益三的带领下,投降了冯玉祥。

就兵力来说,第三军团有6万人,占了六个军团的30%。一般来说,当时一个军团下辖2个师,只有张学良的第三军团特殊,有东北陆军第四、五、六、七、十、十二等六个师。并且这些都是东北军中最为精锐的部队,每个师装备的轻重机枪多达千挺,这个装备水平是当时国内其他军阀都没法比的,在国内来说也只有日本关东军能与之匹敌。此外,第三军团配有完备的炮兵旅,为军团提供了强有力的远程火力支持。还有完善的骑兵旅和工程营,提升了整个部队的后勤和快速反应能力。更为重要的是,第三军团还集中了当时奉军中的精英人物,郭松龄本人就不说了,如第五师师长赵恩臻、第七师师长高维岳、第十师师长齐恩铭等,都是奉军中的悍将。

开战之前,郭松龄与冯玉祥、李景林结成了反奉联盟。三人制定了作战计划,反奉联盟一开始计划进展的似乎相当顺利。

  • 郭松龄率军进攻山海关,直指东北奉军老巢。冯玉祥率军进攻热河一带,牵制了奉军汤玉麟、阚朝玺,以及5军团张作相部3个师。
  • 而奉系这边,却处处被动,全面处于被牵制状态:
  • 奉军2军团张宗昌当时正在与孙传芳的五省联军苦战,自顾不暇。
  • 奉军4军团姜登选被郭松龄枪杀,韩麟春接任,已经退回奉天。
  • 吴俊升所辖的6军团,远在黑龙江,远水不解近渴,只剩下张作相的5军团部分兵力成了大战初期抵御郭松龄大军的主力。

此外因为郭松龄部是奉系最精锐的部队。郭松龄战败以后,虽然这些部队大多重新归顺了张作霖,但是双方之间已经有了裂痕。还有像奉系大将、直隶军务督办李景林因为开始也倾向郭松龄,此后和张作霖也是貌合神离。

因为缺乏炮兵,张作霖不惜将东北兵工厂的火炮技师,东北陆军讲武堂的炮科教官,悉数调往了巨流河。这些人可比普通炮兵打炮精准多了,搞的郭松龄认为是日军出动了炮兵支援张作霖作战。

张作霖为了平叛,慌忙答应日本人的一系列条件。后来,张作霖想要赖账,接着引发生了皇姑屯等一系列事件。

名将血统,科班出身,履历加成,按说这样的人在哪里都应该是如鱼得水平步青云才对,但郭松龄在奉军,除了深得张学良赏识之外,却并不算仕途顺利。

李景林的部队在与冯玉祥大战中损失惨重,1926年3月又不甘久居张作霖之下,准备反奉成为第二个“郭松龄”,结果被张学良和褚玉璞发觉后断然处置,只好通电下野投奔广州国民政府。在此期间的一番折腾,奉军第一军团的兵力也所剩无几了,所以说,郭松龄反奉的后果绝不仅仅是他个人兵败被杀那么简单。

比如一年多后北伐战争期间,张学良率第三、第四两个军团在河南迎战北伐军,在兵力火力均占优势的情况下,反而遭遇临颍战役的大败,一方面是北伐军战力强劲,一方面就是奉军素质不堪,内部矛盾重重。对于跟随郭松龄起兵的中下级军官,张作霖虽然没有秋后算账,但老派和洋派对他们的打压和排挤,是在所难免的。

因此郭松龄反奉,可以说是奉系由盛转衰的转折点。

反观进攻至巨流河的郭松龄军队,因为缺乏后勤,缺衣少食,不得已只能抢百姓的,导致士气低迷。同时,弹药补给也成了问题,而炮兵旅的炮弹,辎重部队竟然忘了运输引信,导致发射的炮弹全成了哑弹。

郭松龄被俘,反奉失败

第二天便被张作霖命令枪杀曝尸三日……

至1928年初,经过整补的奉军还有四个军团约35万人,但是战斗力和军事素质却较1925年严重下降了,张学良50000大军甚至啃不动傅作义一师人马防守的涿州。乃至于后来张学良杀掉杨宇霆造成东北军内部不稳,其实都是郭松龄反奉的后遗症,因为当初力主杀郭的,正是杨宇霆等人。

虽然后来奉军入关,占领了华北大片地区,也收编了大约20万军队,但是收编的20万人与奉军起家的这20万人完全不能比。收编的部队基本是属于打不过奉军便投降了奉军的部队,无论是对张作霖的忠诚度还是军队的训练、装备来说与奉军的六个军团都不在一个档次上。而且这些军队一旦遇到情况不好的时候,会随时投降别的军阀,之所以加入奉军,只是因为当时的奉军很强大,依附于强大的势力自身也好生存。这样的部队张作霖自然是不会放心的,一旦遇到激烈的战事,说不准就叛变了。

冯玉祥率军进攻热河一带,牵制了奉军汤玉麟、阚朝玺,以及5军团张作相所属于深澄共3个师。

当年在张作霖帐下,郭松龄与李景林、韩麟春、张宗昌、姜登选并称五虎将, 这五人品行不一,性情各异,郭松龄属于机敏狡诈而城府极深的那种人,独独和豪爽轻财,和蔼可亲的姜登选一向不睦。后在郭松龄滦南倒戈反奉时,借机扣留姜登选并被郭下令处死,姜和郭曾经同帐共事,而姜在奉系集团有着很高的威信,姜的被杀可见郭的心胸狭隘。

这六个兵团,总计兵力约为20万。

另外,第三军团还有两个完备的炮兵旅以及数个骑兵营和工程营。无论远程掩护能力还是快速反应和增援能力,都非常强。

2、奉军五虎将姜登选、韩麟春、郭松龄、李景林、张宗昌,一下少了三个。姜登选、郭松龄被杀,而李景林因为参加过反奉联盟,丧失了张作霖的信任。张作霖将直隶督办委任给了张宗昌的部下褚玉璞,导致李景林不满脱离奉军。

1、张作霖在战到最关键的时刻答应了日本人的“二十一条”,以此作为权宜之计获得了日本人的支持。而在日后张作霖出于爱国的情绪,并没有兑现日本人,就导致了日本人暗杀张作霖的“皇姑屯”事件,这一事件导致了张作霖的死亡;

五,奉系五虎将之一,同时也是第一军团负责人姜登选被杀。

张作霖之所以如此疯狂地报复,除了他宣称的“惩一儆百”之外,更是因为郭松龄的反叛,对他经营多年的奉系军阀,产生了伤筋动骨的深远影响。

直接影响:

  1. 经历郭松龄叛乱事件后,奉军元气大伤,“奉军五虎”痛失三将(姜登选、郭松龄被杀,李景林出走);
  2. 开战以前,张作霖一共拥有40万兵,在1个月的内耗中,军队损失极大,精锐至少损失了近5万人,而杂牌军至少损失了10万人;
  3. 郭松龄的得力干将魏益三率近两万奉军投奔了冯玉祥的西北国民军,后来不但抵抗奉军进攻国民军,还参加了对奉军的北伐;
  4. 张作霖对军中新派将领失去信任,将此前支持郭松龄的多名中高级将领统统移除军队,也导致奉军的战斗力开始下降。
  5. 同时张学良在奉军中的威信也下降,军中元老对其本来就不满,之后奉军内部动荡不安。

奉军互相残杀,丧土失地不说,而且直接损失了三个精锐师,十几个杂牌师。号称几十万人的奉军,真正能打的部队也就三军团的几万人。这一次,三军团整整损失了两万多人。

对此,郭松龄曾对部下说:“真是可笑,摇羽毛扇的军师跑到第一线去挡头阵,简直不知这是什么安排。”

郭松龄的反奉,直接导致奉系军阀迅速走向衰落,后来张作霖被日本人炸死的“皇姑屯事件”也间接和这次叛乱有关:

这使得郭松龄大为不满,找张作霖询问,张却敷衍道:“你还是在我手下,继续对练兵贡献力量吧!”

1925年10月初发生的一件事,终于让郭松龄将长期的积怨和愤懑摆上了桌面。当时,郭松龄作为奉军的代表去日本观操。日本参谋本部一位重要职员去拜访他,问他到日本是否还有代表张作霖与日本签订密约的任务。

自历史虚无主义开始泛滥成灾,民国时期的冯玉祥、张学良、郭松龄都成了一些咒骂的对象。殊不知冯玉祥坚持抗日主张,组织了长城抗战,后与共产党合作反对蒋介石独裁专制,应属开明人物,其妻李德全建国后成为卫生部长,都是为新中国作过贡献的。张学良与杨虎城发动了《西安事变》,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进程。促成了国共二次合作,建立了全国的抗日统一战线,才使抗战有前途,并最终取得了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的彻底胜利。此乃历史功臣,应受起码的尊重。郭松龄反对张作霖发动内战,反对张勾结日本人出卖国家利益本有进步意义。八十年代的《张作霖演义》中郭松龄差一点就成了民族英雄,现在缘何被贬?是不是历史虚无主义的作祟?

老张千算万算,偏偏没算得到郭松龄已经同冯玉祥勾结。此举,正中了二人的下怀。

郭松龄也算是艺高人胆大,竟然敢同冯玉祥合作。这不,他前脚刚走,老冯果不其然地在背后来了一刀……

▲张学良将第三军团完全交给了郭松龄

1925年奉军整编后,共有6个军团,合计20个师,外加7个步兵旅、2个骑兵旅以及2个炮兵旅。六个军团的负责人,分别是第一军团姜登选,第二军团李景林,第三军团张学良,第四军团张作相,第五军团吴俊升和第六军团许兰洲。

而张作霖则以同意“二十一条”中的部分条款为由,取得了日本的支持,将奉天的治安、防务交给了日军,确保奉天不失,吃了一颗定心丸。同时,日军的干涉,也让张作霖有了喘息的机会。日军应该没有直接参与对郭松龄军的作战。

郭松龄的反奉,奉军兵力的损失大约六万人,但是损失最大的应该是奉系的高层力量。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先看看郭松龄反奉过程中,奉系到底死了多少士兵

7、导致张学良在奉军的威信下降,失去了最得力的支持。这一点比较容易理解,原本张学良在郭松龄的支持下,在张作霖的袒护下,掌控了奉军近三分之一的兵力,以及全部精锐。这种情况下,权力交接时,张学良可以挺直腰杆,毫无畏惧。可现在,张学良要面对元老们的压力,导致奉军内部不稳。

至于造成的影响,就不是账面损失那么简单了:

得知江苏督军竟然给了杨宇霆,郭松龄火冒三丈,直接跑去同张作霖理论。

第二条是此役过后,过于信任郭松龄的张学良一时也成为众矢之的,张作霖甚至要做出姿态“办了”自己儿子,因此奉军中的“陆大派”以及张学良为代表的“新派”遭到沉重打击。在此战中立功的“老派”和杨宇霆的“洋派”暂时得势,这两拨人掌握实权后,张学良、郭松龄操持的“整军经武”大为倒退,奉军总兵力虽然没有明显减少,战斗力却直线下降。

搞清楚了奉系的家底,再来看郭松龄叛乱造成的损失。

郭松龄受过北京陆军大学的系统教育,曾加入同盟会,在广州和天津两次谒见过孙中山,深受孙中山革命思想影响,在奉天讲武堂任教官期间,其所作所为,如远离声色、自持清廉、治军严谨,对部下赏罚分明的一身正气等,深深影响了作为学员的\”少帅\”张学良,两人遂成莫逆之交,通过这个捷径,再加上郭在两次直奉战争中有勇有谋、屡立战功,郭松龄很快成为奉军的重要将领,掌握了奉军的精锐军旅。

间接影响:

  • 郭松龄兵败后,冯玉祥则大大地拓展了自己的地盘,东起天津、西迄兰州,长城内外的草原牧场,尽成他冯玉祥国民军的天下。
  • 张作霖对此前与日本签订的秘密条约,心生悔意,毕竟一旦履行,他张作霖就是千古罪人,于是张拒不履约,对此日本军方大怒。之后发生皇姑屯事件,张作霖被日本人暗杀,与此事有分不开的关系。
  • 奉军的衰落,使得日军不再投鼠忌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九一八事变”的出现;
  • 张作霖被炸死,张学良推行“不反抗政策”,导致东北沦陷;

郭松龄一向特别自负,为人又心胸狭窄。自认为能力不在杨宇霆之下,一直记恨杨宇霆霆排在自己前面。杨宇霆可是号称民国三诸葛之一,带兵打仗虽然不如郭,但深谋远虑和施政能力,远在郭之上。

1925年11月21日晚,郭松龄在天津发出讨伐张作霖、杨宇霆的全国通电,提出三大主张:

张作霖的奉系部队在直奉二次大战之后大获全胜,所以收编了很多部队,收编之后的部队被张作霖扩编成为六个军团,合计28万左右,其中郭松龄作为副军团长和张学良一同掌管六大军团之一的第三军团。这个第三军团可以说是六个军团的王牌主力,大约有八万人。

一是反对内战,主张和平;

8、导致张作霖的左膀右臂,杨宇霆被杀。张学良失去了郭松龄,为了控制东北军,只能对不服命令的元老下手,处死了杨宇霆等人。

4、 导致张学良在东北军中的威望下降。这点也很好理解,第三军团是张学良的直系部队,连自己的直系部队都控制不好,奉系中的元老自然是对张学良严重不服了。如果张学良能控制好第三军团,在张作霖死后也能顺利上位,可是在这一战后,元老们认为张学良没有掌控奉系的能力,也就导致了奉系内部的撕裂;

说来也巧。这个时候,鼎鼎大名的倒戈将军,冯玉祥粉末登场。

6、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张作霖被日军刺杀。张作霖为了抵抗郭松龄,不得已跟日军签订了密约。可是,张作霖知道如果履行了,会被千夫所指,成为千古罪人,所以,他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理由,进行抵赖。最终,促使日军动了杀机,亡命皇姑屯。

这件事本来就这样过去了。

三,郭松龄叛变,对张作霖在奉系中的威信也有极大的打击。奉系是军阀体系,一切靠实力说话。汤玉麟、吴俊升等人对张作霖一直都是三心二意。之前张作霖有实力,还压得住这帮人。他想提拔张学良接班,这帮老人也不敢说什么。但郭松龄造反,把张氏父子的嫡系家底赔了精光,事后,不仅张作霖说话的分量大不如从前,张学良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他再也无法集中资源,搞出像第三军团那种精锐。

郭松龄见大势已去,于是在1925年12月24日晨携夫人韩淑秀及幕僚数人以及200多名卫队出走。

3、郭松龄的得力干将魏益三率近两万奉军投奔了西北国民军,后来不但抵抗奉军进攻国民军,还参加了对奉军的北伐。

那么奉系在账面上的损失有多少呢?

而在老帅皇姑屯被炸死之后,杨宇霆就开始打算掌控全局,才有了后来老虎厅诛杀杨宇霆的事件,毕竟在那之前杨宇霆还是很听话的,虽然膨胀,但也不会如此恶劣。在张学良杀掉杨宇霆之后导致的东北军内部不稳,也算是郭松龄反奉造成的损失吧。

而因为直奉大战,张作霖开始分封,分出去好多部队镇守其他地方,导致在奉天本地只剩下了三个师、一个步兵旅、一个骑兵旅、两个骑兵游击队,大约三万人,在郭松龄和奉军的作战过程中,双方都伤亡了万人左右。

奉军4军团姜登选被郭松龄枪杀,韩麟春接任,率军退守奉天。

西北军虽然人数众多,但装备落后。一直蹲在陕西那片苦寒之地。看到机会来了,光着脚板子就跑了过来。

第二次直奉大战奉军胜利后,奉军实力大增,张作霖进行了扩编。奉军先改旅为师,整编出二十个师,外加多个独立步兵、骑兵、炮兵旅。之后,又改军为军团,整编出6个军团,2个炮兵旅,1个工兵团,总兵力在30余万人。

统计一下,在兵力的情况上,奉系在经过郭松龄反叛之后,损失了有六万人左右,虽然没有伤到根本,但是也伤筋动骨了,损失了将近四分之一的军队。

相较于兵力上的损失,奉系的高层力量损失更多

郭松龄的军队在张作霖军队火炮、飞机的一顿狂轰乱炸之下,彻底崩溃了。原本他们就对东北军打东北军持有疑问,这下士气彻底没了。正所谓兵败如山倒,在张作霖军队的不断攻击之下,郭松龄的士兵纷纷举起白旗投降。

第二次直奉战争,郭松龄的功劳比较大。当时的郭踌躇满志,自认为督军之位志在必得。可是老张偏偏把这个位置给了杨宇霆和李景林等人。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郭松龄将所部编为“国民军”五个军14个旅,于1925年12月10日挥师占领锦州,奉天城里的张大帅已经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完蛋了。但是在日本关东军的干涉和张学良的宣传攻势下,郭松龄所部最终在巨流河(今辽河)兵败,12月25日,郭松龄夫妇被杀。

在张作霖兵力空虚的情况下郭松龄很快就占据了山海关,攻下了锦州,大军直逼张作霖老巢沈阳。到了这个时候张作霖可以说的上已经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也一度有了下野的打算。

先看账面上的损失。

二,张学良一直亲郭松龄,把自己的军队指挥权完全交给了他,结果郭松龄搞出这么大的乱子,让杨宇霆觉得小张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事后对他愈发的蔑视。而张学良事后则认为是杨宇霆逼反了郭松龄。其目的是为了架空自己的势力。因此张学良和士官派矛盾越来越深,两边的不信任感也越来越深,导致杨宇霆最终被杀。这平白无故增加的奉系内耗,其实完全没必要,除了给了日本人可乘之机外,什么好处都没有。

当时,其他几个军团将领,李景林任直隶督办,张宗昌任山东督办,杨宇霆任江苏督办,姜登选任安徽督办,唯独张学良和郭松龄所在的第三军团被排除在外。

原本被冯玉祥牵制在热河的奉军三个师,也有了精力开始骚扰郭松龄的西翼。

直奉二次大战之后,郭松龄反叛,晚年的张学良曾经说过,自己最尊敬的人就是郭松龄,年轻的时候亦是如此,所以张学良的第三军团几乎都是由郭松龄直接掌管,除了自己的警卫部队之外,有七个步兵师,两个炮兵旅,一个工兵团,大约有七万多人都是在郭松龄手下。

5、导致张作霖的左膀右臂,王永江出走。张作霖在稳定了东北局势之后,誓要入关报仇,导致了不同意继续战争的,主管东北财政,为东北的经济、教育、工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的王永江辞任。

按照计划来说,冯玉祥在外围对张作霖展开进攻,李景林提供后勤,郭松龄率军越过山海关直攻张作霖的老巢沈阳。开战后,冯玉祥进攻热河,牵制住了奉军的汤玉麟、阙朝玺部以及第五军团一部。在郭松龄叛变的时候,恰好第四军团长姜登选在滦州,被郭松龄扣押,郭松龄策反不成后将姜登选枪杀,第四军团由韩麟春接任,退守奉天。张作相的第五军团是抗击郭松龄部的初期主力,但战斗力与郭松龄的第三军团比起来相差甚远。吴俊升的第六军团远在黑龙江,一时也来不及调回沈阳了。

张学良也调来了奉军的空军进行支援。

这还不算严重的。

拉拢郭松龄失败后,日本人转而与张作霖接触。在此危急时刻,张作霖慌不择路,也希望日本人能够拉自己一把。

但是此战对于奉系来说损失还是非常惊人的。在郭松龄和奉军的作战过程中,双方都伤亡了上万人。加上郭松龄兵败以后,其留守山海关的部下魏益三拒绝向张作霖投降,率6个步兵团和1个炮兵团转投了冯玉祥,因此奉军直接损失的部队就在3、4万人左右,超过了此前两次和直系交战损失兵力的总和。

三是拥护张学良为首领,改革东三省。

12月24日在新民县一个农家的菜窑里,化妆躲避的郭松龄夫妇遭遇了吴俊升的追兵,被奉军逮捕。

吴俊升也紧急调拨其所辖的骑兵师,从黑龙江驰援巨流河。正是吴俊升的这支骑兵师,绕后骚扰郭松龄的军队,才阴差阳错的生擒了离开司令部的郭松龄。

而诺大的东北,当时只剩下张作相军团和黑龙江吴俊升的省防军,其中辽沈地区仅有30000人不到,兵力分散且战斗力不强。所以郭松龄倒戈之前也是认真计算过兵力和实力比的,除去必要的留守部队外,他可以集中70000人以上的精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回奉天。

在郭松龄起兵之初,日本人明里打着“严守中立”、“不干涉”的幌子。当郭军反奉节节胜利时,日本人背地里却与郭松龄接触,企图乘机取得过去没有得到的利益。

6个军团分别由李景林、张宗昌、张学良(郭松龄)、姜登选(韩麟春)、张作相、吴俊升任军团长。1个军团,一般下辖2个师的兵力,只有张学良的第三军团比较特殊。张作霖几乎把奉军近三分之一的兵力都交给了张学良。

值得注意的是,郭松龄将他的部队改称“东北国民军”,可见他内心始终坚持自己是一名民主革命者,与张作霖等旧式军阀有本质区别。

可以说,郭松龄的反叛才是奉系由强变弱的转折点,这才是奉系损失最大的地方。

展开阅读全文

美国彻底撤出韩国,并交出战时军事指挥,对于韩国是否是好事?

上一篇

二十年来,涨价最快的商品是哪些?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郭松龄叛乱造成的奉军损失有多大?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