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仗发起总攻时,为什么要定一个精确到分秒的时间?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当时的中国军队装备还比较落后,湖南战场上也没有制空权,所以暂时涉及不到军种间的协同,不然的话,空军出动也需要准确的总攻时间(欧洲战场那就非常重要了)。但是岳麓山那有战区直属炮兵的,不仅有大口径150毫米榴弹炮,还有40多门山炮野炮,一直在支援第10军的守城作战,给攻城的鬼子以严重杀伤。

而此时,总攻部队一定要迅速出击,赶在一线部队被炮击后,来不及修理工事,组织防御,甚至补充伤亡和弹药损失的情况下发动攻击。

总攻时间是战区司令部用电台通知到各集团军、各军的,三颗红色信号弹这事笔者没有查到相关资料,有些朋友可能会觉得多此一举,其实也未必。那个年代可不是每个官兵都有走时准确的手表的(所以一般战前要对表),许多低级军官甚至都没有手表,所以即便公布了统一总攻时间,也不代表所有基层部队都有条件准确掌握时间,从长沙附近的最高点岳麓山打信号弹,也是双保险的一个好办法,那为什么必须公布总攻时间呢?

无论如何,第三次长沙会战都是抗战期间较为辉煌的战役,九战区部队给日寇第11军以沉重打击,使其未来两年多的时间里,再不敢南犯长沙,战略意义还是很重大的。

而各路部队协调攻击,就要讲究时间的一致性,不然还不如不协调,等于徒增伤亡而已。

薛岳的总攻令也包括了围攻部署,那就是面对长沙城下以及担任交通线掩护的日军第3、第6和第40师团,各部队必须同时并且分头向日军发起攻击,如此才能使日军全线崩溃。如果是乱糟糟先后投入战斗,则优势兵力就变成了“添油战术”,这是兵家大忌。所以总攻命令和时间下达后,日军三个师团同时遭到猛烈围攻,均是自顾不暇,再也无力援助其他师团。

第二,涉及到防御部队转入反攻的时间问题。

比如,萨沙打游戏《近距离作战》时,往往都会用两支部队,同时从两个方向夹击一支固守的敌人。

打个简单直接的比方,你在十字路口,四个方向四个大卡车同时向你冲过来,你还反应的过来吗?还知道往哪跑吗?只是一个方向车冲过来,你跑得空间就大了

而到了现代,部队之间的饿配合就更为紧密,对于世间的要求自然也更为精确,常常会在影视剧中看到,军人在作战前对表的情节,这就是为了将时间的误差尽可能的消除掉。

第一,炮火准备的原因。

总攻之前,一般会有大量的炮火准备,发射几十吨炮弹也是寻常事。

如果你只用一路进攻,很可能落入敌人火网中,最终惨败。

《长沙保卫战》毕竟是文学作品,还有相当剧情是不符合真实历史或者军事常识的,其中重要的一点,是没有刻画出来鬼子的狡猾,实际上在1942年1月3日晚7点30分,日军第11军司令部已经下达了“反转令”。由于日军掌握着制空权,同时在电讯侦察方面也比较先进,根据空中侦察和电文破译等手段,阿南惟畿已经知道前线三个师团即将遭到合围,再不及时撤退就要被包饺子了,尤其是鬼子粮弹两缺渐成强弩之末。

在天炉战法的“熔炉”阶段,薛岳调集了战区所属之罗卓英第19集团军、杨森第20集团军、王陵基第30集团军主力,以及战区直辖的第4军、第10军、第74军等部队参战,这其中第10军负责坚守“炉膛”长沙城,而其他八个军20多万人马是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攻击方向和到达时间各不相同,如此庞大规模的大兵团会战,没有统一的总攻时间那就乱套了。

另外就是在总攻的时候,各个部队之间其实任务也有区别的,哪一支部队是主攻,哪一支部队是佯攻,哪一支部队是包抄,其行动是有先后之分,并非一股脑的冲锋了事,因为这对于牵制与限制敌方兵力的调动,掩护我方攻击的真正目标与意图都是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1942年1月4日凌晨,湘江西岸岳麓山第九战区前敌指挥部,一群参谋开始向薛岳汇报:杨副司令长官所属之第20军、第58军到达攻击线,罗副司令长官所属之第26军和第79军到达攻击线,王副司令长官所属之第37军、第78军到达攻击线,战区直属第4军、第74军到达攻击线,气氛煞是凝重,因为第三次长沙会战的最后关头就要到来了。

总攻不可能是某个部队独自进攻,往往是很多部队协同从多方向,多区域进攻。

这样的事情古已有之,比如在古代几路大军出动,约好在某个时间一同进攻某个位置,那么有部队失期不到,就可能使得其他部队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从而被敌人消灭,这是重罪,汉代名将李广就犯过这样的错误。

而总攻的炮火覆盖是很有讲究的。

而同样比如炮兵提前对敌人阵地进行压制,使得地方为了隐蔽降低开火的力度,从而使得步兵在敌方火力不够的情况下,能够冲上敌人的阵地。在这样的情况下,炮兵必须保证几乎是炮火停止的几秒之内,敌人刚刚反应过来之前,自己的步兵就要登上敌人的阵地,这也需要精确的时间控制。

既然是总攻,往往都是规模较大的部队。

如果稍微迟一些,敌人就会迅速完成阵地上的准备,你攻上去难度就更大了。

第一,涉及到整个战区参战部队的协同问题。

第三,战场纪律问题。

但如果是弄错了先后顺序,就有可能使得敌人提前查知我方的真实进攻意图从而做出针对性的部署,使得作战行动失败。而如果时间延后又有可能使得前边攻击的部队得不到足够的支援而失败。

而军纪中非常重要的,就是时间。

在现代的战争中,讲究的是多兵种的协同。比如炮兵与步兵的协同掩护,炮兵在阵地上为步兵开出一条冲锋的道路,炮火一直在步兵前比如100米左右炸响,将敌人的铁丝网地雷一样的防御工事先行扫除一遍,使得步兵可以顺利的发起冲锋。降低这些的损失。

这个目的是让敌人首尾不能呼应,分散敌人的防御兵力和火力,事倍功半。

另外就是在敌后担负截击任务的几个军,战斗力不够强悍,包括第78军、第99等部队,按薛岳的总攻部署,共有三个军另一个师为东方截击军和西方截击军,只有他们死死拦住日军的去路,后面追赶的大部队才能完成围歼。显然,这几个军虽然给日军造成了一定麻烦,也毙伤不少鬼子,却最终没能真正的截住敌人,中日双方的战斗力还是差距较大的,最终,薛岳设想的聚歼战打成了追击战和“击溃战”。

李玉堂第10军的任务是死守长沙,给其他外围部队赶到战场争取时间,以一个军20000多人硬抗日军两个精锐师团的进攻,第10军的压力可想而知,预10师师长方先觉连遗书都写好了(战后被公布在报纸上)。所以从1941年12月31日的晚间前哨战斗打响,到跨年以后的1月4日凌晨,第10军各部始终以防守为主,甚至已经开始巷战了,伤亡十分惨烈。

及至日军发现情况不妙准备撤退时,第10军也应从正面发起追击作战,这样的攻防转换也必须有准确的时间点,反攻早了,伤亡很大的第10军有可能被日军杀个“回马枪”,反攻晚了,则日军已经脱离战场跑远了。所以薛岳必须确定外围各军已经完成了战术包围、日军确实开始要溜时,才能下令第10军转守为攻,参与最后的追歼作战,这也影响着总攻时间点的确定。

那么在第10军和赶到长沙南郊的第4军转入反攻时,岳麓山上的炮火必须延伸射击,要不然当中国军队冲到原来日本兵控制的城区,不是要挨自己的炮弹炸了?所以总攻时间的确定,对大兵团作战中的军兵种合成攻击,那是非常重要的,包括飞机进场、坦克出动、炮火延伸、通讯线路铺设等方方面面的问题,马虎不得,而各部队、各军兵种共同遵循的,就是同一总攻时间。

一般来说,在总攻前炮弹仍然落在第一线敌人阵地,一旦总攻开始之前,火炮就会延伸到二线阵地炮击,目的就是让部队迅速攻上去。

自然,如果你有困难可以向上级汇报,得到批准以后可以推迟时间。

战争特别是类似总攻这样的战争,是需要多部队协同作战的饿,不同的部队,将会有不同的作战任务,而不同的部队在这样的协同之中,时间就是其配合的一个关键性因素。

这样一来,敌人顾此失彼,进攻很容易成功。

战争实际上是一场比拼双方谁犯的错误更少的较量,而精确的时间掌控的目的就是为了尽可能少的犯错而已。

让你在第二天12点发动进攻,你就必须进攻,不然也是违背军令。

任何一支军队作战,对于这方面军纪绝对不可能含糊,不然绝对不可能打赢战争。

在泰山军第10军的拼死防守下,日军两个师团狂攻48小时也未能克城,而外围中国军队的八个军已经完成了对日军的反包围,“天炉战法”大获成功。薛岳遂镇定下令:以司令部发射三颗红色信号弹为标志,凌晨5时起各部队向敌人发起总攻!《长沙保卫战》的这个桥段基本反映了抗战历史,看起来确实让人热血沸腾。

第三,涉及到诸军兵种的合成作战问题。

但这就需要步兵的推进速度与炮火的延伸速度有一个精确与准确的配合,如果步兵的冲锋太快或者炮火的移动太慢,那么自己的炮弹就会落到自己人的头上,而这个需要的就是精确的时间控制。毕竟在现代的战场上炮兵是看不到步兵冲锋的。

所以日军的撤退令其实要早于薛岳的总攻令,只是中国军队四面八方而来(长沙以北也有原来转入两侧山地的部队),所以日军想逃命也不那么容易,每向北撤一步,都要发生激战。同时,由于中国军队机动能力较差,绝大部分都是步行赶来,至总攻令下达时,仍有部分部队并没有赶到战场,比如抗日铁军第74军奉命从全州驰援,到日军跑路时也未能抵达长沙,所以第三次长沙会战中其实没什么战果。

而大部队作战不是游击队打伏击,一定要严格遵守军纪。

但如果你没有汇报,擅自推迟时间,这在打仗的时候足可以掉脑袋的,是非常严重的事件。

原因大体是这么几个:

规定你第二天10点到某个地方,你就必须赶到,不然就是违背军令。

第二,各部队协调攻击的原因。

什么是军令如山?这就是。具体的战术配合就不说了,你慢了就有可能拖了整个战役的后腿,也可能造成误伤。古今中外再儿戏的战争都有这种讲究。不把这些当一回事的军队都被歼灭了。

展开阅读全文

公安局后勤保障中心是做什么的?

上一篇

武警退伍好就业还是解放军好就业?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打仗发起总攻时,为什么要定一个精确到分秒的时间?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