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什么难忘的出差经历?

在过去,出差找住处不是个容易的事。有一次在南京,只能住澡堂子,在澡堂里是坐在躺椅子上睡,不能平躺,一夜下來,腰吃不消。

1991年11月一天我去西安出差,火车在郑州车站上来一女子,略三十岁左右,农村妇女打扮,头上包着一个三角围巾,露出一张胖圆的脸,身穿红格棉衣棉裤,脚穿一双圆头棉鞋,手上拿着一个鼓涨的人造革黑色旧包,倚靠在坐椅靠背的走道上,还不时的东张西望。我正好坐在这个妇女对面的椅子上。巳晚上八点多钟了,火车哐当哐当向西行驶,车厢的灯光也随着哐当哐当的声音忽明忽暗,车上的乘客有的昏昏欲睡,车厢里巳安静了许多。车厢里人非常多,那个农村妇女模样的人周边也站了很多人,有的抽着香烟,有的吃着东西,有的东张西望。这时,那个农村妇女模样的人,把她那双肥胖的手伸进包里,拿出一根类似快干透又有点透明,象香肠一样的东西,放在另一只手上,又伸到包里,拿出一个馍,放在嘴上咬了一口。这时,她旁边的一个穿着中山装,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斯文男子,惊呀一声\”大姐,你手上拿的是虎鞭,给我看看。\”他这一喊,惊动了周边乘客,都从昏昏欲睡中醒来,直勾勾的望着那根东西。那个妇女说\”是虎鞭,我去东北大兴安岭大山里找一位老大爷,求爹爹拜奶奶花大价钱买的。我爷爷得了重病,需要虎鞭入药,才能治好我爷爷的病\”。斯文男子说\”你爷爷入药要不了这么多,分一点多我好吗,就一点点,给你三百块。\”女子有点犹豫样子。傍边又有一人,像是有文化的人说,我是学中医的,这的确是虎鞭,也分给我一点吧。\”女子看了看这几个人,吞吞吐吐地说,\”好吧,我去东北,钱也用完了,爷爷治病还要用钱,就分点给你们吧。\”她这么一说,好多人都围了上来,你一言,我一语,这么稀罕的虎鞭,千金难求,难得难得。怎么切割?此时,又一人出现了,手里拿着一截钢锯片说\”用这个锯片切。\”大家的情趣都调动起来了,又有七、八个人喊着要买一点。那个拿锯片的人大声喊到,帮她就是帮自己,要的就拿三百元来。不一会儿,就切割了七、八节。车厢里的广播了,洛阳东到了。车门打开,到站的旅客纷纷提着自己的行李走出了车厢。那个农村模样的女子,也紧捂着那个人造革黑包不急不忙的跟在那个斯文人、文化人、拿钢锯片人的后面下了车。哐当哐当火车又开动了,驶出了洛阳东站。那几个买着虎鞭的人,也小心異異把那截东西放好藏好。火车哐当哐当的走着,车厢里灯忽明忽暗,旅客又昏昏欲睡。但我无语。

我是粮农二代,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惊魂未定,再无心思游山玩水,直接下山回仙女镇休息。时值三伏天,但仙女镇并不炎热,感觉凉爽。晚上,我们三去吃羊肉火锅,喝酒压压惊,可能是那里的气候和水土原因,火锅特别好吃,酒特别肯吞,不知不觉两瓶酒下肚,没感觉到特别醉。

她用粉锤打了我几下,说:“这个你们男人能用,我一个女人,怎么用啊?”

谁知她解手的声音太多,大水冲着塑料袋,发出巨大的沙沙声,让开车的师傅听到了!

当时我还不明白,为什么我能用你怎么就不能用?直到后来结婚了才知道,我们男人能用的,女人不一定能用,男女的构造是不一样的!

我们一车人在车上等着,听他们在车下嚷嚷。原来,该女士内急,在小镇上下车后找不到公厕,就跑到一条小巷子里,看看四周无人,就在一户人家的后门那里解大便了。解完大便,刚离开,那家人正好有人出门,看到了她的遗物和离开的身影,就追了出来。她跑得快,上了车师傅开车就走了,于是他们坐摩托车追来,要她赔钱。

媳妇陪着出差,就当旅游了,结果。。。。。。遇见抓嫖娼的,酒店直接刷房卡进来,好在都穿了睡衣,一堆人进来,还有电视台的!让我们抱头,蹲着!媳妇当场就开骂,足足10分钟!!!!!!三线小城市。。。。。。。。然后给免了3天的房费,给了500精神损失费!

说一件出差遇到我永生难忘的事,非常恐怖。

她偷偷地笑。

80年代初,陪外宾到上海,找不到住处。后来,好不容易在上海宾馆找到了一间房。我和外宾合住,可怜外宾老头一夜没睡。他说这是他一辈子第一次和男人同睡一房,还好什么都没有发生。

在天津工作的时候,我们出差前,都会到市委去换介绍信。如果要去杭州,最好找一个肥头大耳的同伴同行。省接待処一看見大腹便便的胖子,都以为是大干部,一般都安排到西湖边上的高级住处,我这样的\”麻桿小祕\”也跟着享福。在那儿住得好,吃得好,风景好,女服务员还特别漂亮。

她也是急中生智,给我一个矿泉水瓶,然后我就在车上解决了。

这时,一辆摩托车搭着一个人追来,大声叫嚷着,让开车的师傅停车。

笔者觉得,重庆市区道路复杂,容易走错路,容易违章,不熟悉的外地人很难应对,其实,重庆市区公共交通发达,建议最好不自驾。同时,笔者提醒,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绝不掉以轻心,麻痹大意,否则,害人害己,后悔莫及。

女士问他们,要多少钱才可以谅解她。

那是1973年春天,我出差到辽宁省辽阳市,住在辽阳市革委会第二招待所。下车是晚上9点多,因为找了几家旅社都没空床。所以办完手续到房间已经快11点了。四个人的房间,靠门的两张床有人,一个胖子,一个瘦子,只有靠窗的两张床空着。我就顺便把包放在一张床上,然后去匆匆洗了一下脸,回来准备睡觉。

我看着手中的矿泉水瓶,递给她,说我才用了一半,还够你用。

还有一次,我和当时正在热恋中的老婆坐班车出差,当时我们是同事。虽说是热恋,但是我们还没有偷吃禁果,彼此还存在神秘感。

一直到现在,和老婆讲起这件事,我们都还觉得好笑。

女士无可奈何,只能给钱了事。

八五年二十七八岁出差去上海,有一天去南京路闲逛,那时候的上海南京路是全国出名的繁华,在距离外滩不远的地方突然有个女的三十岁左右,长相清秀还算标致,拉着我问我是哪里的?做什么的?因为那时人的思想还是比较单纯的,遇到事首先想到的是要学雷锋做好事,助人为乐,我以为这个女的遇到了什么困难,就如实的告诉她我是哪里来的,是采购员来上海买东西的,你有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助的吗?她问我上班的单位大吗?是不是经常来上海采购?我告诉她我们公司是国有大型企业,单位有需要以后可能会常来采购,其实我当时也是第一次去上海,她说了一句上海本地话我没听懂,她就拉着我往弄堂里走,当时南京路熙熙攘攘比肩接踵的非常热闹,我以为人声嘈杂她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告诉我,但我当时感觉她也不像是遇到了什么大的困难,就留了个心眼,刚拐进弄堂口我就不愿意往里走了,说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她说我能做你的情妇吗?!!!!我当时没反应过来,看她一脸平静的表情就问她你说什么?她说你是采购员对不啦,我做你的情妇,你以后来上海就来找我行不啦?这回听清楚了,我的天哪!我脑袋当时就懵逼了!我们单位当时有三十几位上海知青,一个个知书达礼干净清爽的,给我的印象上海人文明有礼貌,怎么会有这样的幺蛾子?我们都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青年,怎么会生出资产阶级流氓还是女流氓?瞬间三观颠覆,大上海的印象在我心目中立马掉地上粉碎粉碎的,完全的手足无措,张口结舌不知如何回答,她还在叽哩咕嘟的说着,我甩了几下胳膊没甩开,完全的懵逼状态,这时有个男的三十多岁个子不高,从弄堂里走出来突然猛地撞了我胳膊一下,撞开了女的拉着我的手,然后看都不看我一眼的走了,明显是故意撞的,我惊魂未定看着那男的头也不回的离开,立马反应过来他是在帮我摆脱困境,赶紧转身冲进南京路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那女的撵了几步也作罢了。这是我在改革开放后第一次遇见站街小姐。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他们的相貌早已没有了印象,但至今我仍然感激当初帮我解脱困境的那位老兄,虽然无法报答,但我相信好人有好报,愿他一生平安!

在车上,我内急了,年轻,又不好意思叫司机停车,告诉老婆说我尿急了,怎么办?

这时,那个女士怯怯地说:“我。”

招待所上班后,我把夜里发生的毛骨悚然的事情和登记处说了一遍。服务员面无表情地听我说的完:没有房间换,你还住不住?我望着她那平静的脸,气愤地説“不住,开发票”!我付1.8元后,逃也似的离开了招待所!

师傅也是一个比较开朗而幽默的师傅,只听到他“啊呵”了一声,清清嗓子,说到:“年轻人!注意点啊!不要挨洒在车上,等会儿下车了要记得带走!”

司机启动车继续前行。

二十多年前,我们单位当时还没有公车,有一次我们坐班车出差,经过一个小镇,车上有一女士说内急了,叫司机停车,她要下去解手。

全车人都觉得很搞笑,这包屎,估计是史上最贵的一包屎了。

到了武隆县,一天办完了所有事情。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去仙女山观光。在一美景处,一同事给另一同事照相,不停的说退后一点,再退后一点,结果那位同事掉下悬崖,幸好被树藤阻挡,谢天谢地,费了不少功夫,才把他拉上来。我想如果掉下去,不死即残,后果不堪设想。

搞得我们两个人面红耳赤。

酒后,我们三去散步,边走边观赏仙女镇的夜景,大约走了十多分钟,发现一同事不知去向,高声呼叫,没人应答,给他打电话才知道,他不小心掉进观赏水池里了,叫我们去救他。我们很快赶到出事地点,只见他高高举起手机,手机微弱的光一闪一闪的,让人遐想连篇,哭笑不得。

又等了一个小时,司机担心公路塌方,到邮电所给镇坪茅坪乡、洪石乡、牛头店乡、白家乡的公路道班分別打电话,几处回答是他们各自道班内均有不同地点的塌方,车已无法通行。从秋坪到茅坪乡,要翻越一个非常高的滚子坡,公路七拐八绕非常艰难,再说半道上又没有供停歇的商店、旅店和食堂。一车人也知道如果行走,是非常危险的。不得已就在秋坪(百合坪)住下,旅店不大,旅客们只好挤着住,那种艰难简陋至今想起来都感到寒伧。这一住,就连续住了五天。所有的旅客在这五天里由不熟悉都变成了要好的无话不谈的朋友了。如果塌方仍没有抢修完毕,再住上几天,别人疯不疯,我不知道,但我估计我会急疯的!

开车的师傅也急忙跟着下车,毕竟,他要对整车的人负责。

那是八六年冬天的十一月份,我被单位安排去西安参加一个会议。在西安开三天会议结束,匆匆从西安返回镇坪县的路途中,走到平利县城时,当时正好上午11点,突然暴雨倾盆,雨大的司机都不敢开车了。司机把车停在陈家坝汽车站,等雨停。等到下午两点钟,雨开始变小,司机发动车,上路行走,当车开到秋坪(与镇坪边界估计还有80多里)时,雨又突然加大。司机又无法开车,只好停在秋坪,秋坪这儿只有一个食堂,一个邮电所,不远处有一个中学,还有一个简陋至极的旅馆。雨非常大,旅客无法下车。大家坐在车上等雨停,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雨稍微有点小,大家冲下车,到食堂吃饭。饭刚吃完,刚坐上车,大雨又滂沱起来了。人们只好在车上等,当时的公路既不是沥青路面,也不是如今的混泥土路面,是小石子加泥土搅拌压碾平整的公路,司机担心路滑,当时路是盘山公路,危险异常,平时晴天司机都得谨慎小心。

“给我们一百块钱!不然打死你!”说着把女士拽下车。

这时候门口的人都醒了,其中那个瘦子对我说:赶紧睡吧,小伙子,等一会你该睡不着了。我说为什么?他指了指那个胖子说:他打鼾!我心想,打鼾又不是没见过,没什么了不起的。

说起来也二十年了,98年的时候跟单位领导和同事一同出差,那时候只是普通的快车,没有现在高铁速度快。因为我们订的是凌晨二点的火车,就在火车站旁边订了一间酒店,在里面休息和打牌,中间同事给我泡了一杯茶,茶叶放的有点多,我平常不太喝茶,那天也没在意就喝了一杯。后来上车后,大家都在卧铺上睡觉了,我却一点也不困,那时候也没智能机可以消遣,自己也挺呐闷,又不是第一次出差,不至于这么兴奋吧,凌晨四点我就坐在过道的座位上看窗外,一扭头发现列车员坐在我后面,还把灯打开了,可能是把我当成可疑的小偷了吧!直到第二天早上和同事聊起这事,才明白喝了浓茶的原因。

这次出差,是我工作生涯里记忆最深刻的一次!

有一次,我帶一个女同事去杭州,我们谁也不像大干部,就被分到了红楼。红楼也不错,比普通旅馆干净。就是房间门的上部有一截玻璃采光窗,像有的办公室一样。晚上,我去招呼女同事吃饭。到她房前,隔着采光窗一看,房中間有一只浴盆,旁边有朶出水芙蓉。

我们在车上等了她很久,她才急匆匆赶回来。

大约早晨2点左右,我听见鬼哭狼嚎的声音。我一下子爬了起来,借着月光我看见一个面目狰狞的家伙,张牙舞爪,披头散发像僵尸一样,跳着奔我而来,嘴里还念念有词。我抱起衣服一下子跳到了窗台上,推开窗准备跳出去。这时候灯亮了,那个胖子瞪着眼低着头,流着口水转过身向后走去,一下子躺在自己的床上了。惊魂未定的我迅速穿好衣服,准备找服务员换房间。那个瘦子对我说:没事了,睡觉吧!就这样,我在床上听着雷一样的鼾声一直坐到天亮。

开车的师傅把车停在路边。

然而,等过了一会儿,她也内急了,问我怎么办?

重新找旅馆住下后,我还在回忆昨天晚上的事:那究竟是一个什么人,怎么一回事……。望着“辽阳市革命委员会第二招待所”的发票发呆!

两年前,自驾到重庆武隆出差,一路畅通无阻,两个同事在车上有说有笑,很快就到了重庆市,不知咋回事,导航把我们导入了重庆市区。

后来,还是她自己想到了办法。我们有一袋水果,是用塑料袋装的,吃得已经差不多了。她把果子拿出来,就在车上偷偷解手了。

追来的两个人冲上车,气冲冲地说:“刚才哪个下车?是哪个?我不打死他才怪!”

进入重庆市区,就像进了迷魂阵,导航小姐说个不停,我们反应不及,总是拐错岔口,导航常常说重新规划线路,在天罗地网的道路上打转转,就是找不到去武隆的路口。只好花160块钱,叫一位引路人上车,在他的指挥下,不到20分钟就到了去武隆的高速路入口。我们觉得引路费给高了,感觉上当受骗了。

追上来的两人说,至少给一百块钱。

当时,我一个月的工资才198元,而这位女士,一包屎就一百元,相当于我半个月的工资了!

2004年我和我们单位同事到河南许继集团出差(这位是我唯一的一次出差机会),在那里呆了十天左右的时间后准备回大同市,由于许昌市没有直达回大同市的火车,只能从许昌市坐长途汽车到郑州市转车。到了郑州市后,我们六个人一起商量,去郑州市最大的最大商业广场二七纪念塔广场附近溜达溜达。几个人一起登上了二七纪念塔下来之后,我提议去著名的亚细亚商场去看看,它就坐落在二七纪念塔附近。我为什么提议要去那里呢?因为九六年六月份我与媳妇旅游结婚时去过一次,我对它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因为当时郑州市亚细亚商场在全国相当有名气,还记得当年央视广告里面有一句很经典的广告词\”中原之行哪里去,郑州亚细亚。我们俩个就是慕名而来的。一进商场,立刻就把我呆住了,果然名不虚传,商场内富丽堂皇,装璜的相当气派。各种各样的的名贵商品琳琅满目,来自五湖四海的顾客在商场里来回穿梭,礼仪小姐个个气质非凡,着装整齐,一看就是受过专门训练的。商场二楼正中月台中,只见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少女正在用纤纤玉手用古筝弹奏乐曲,听的我是如痴如醉(说真话,我长那么大头一次听到这美妙的乐曲,至今印象深刻)。我记得很清楚,就在我们刚刚准备坐电梯上二楼的时候,我不小心闪了一下腰(因为在这之前我没有坐过电梯,倒是见过)。礼仪小姐就立刻上前说到\”您慢点,请您扶好,站稳\”。我当时真不好意思,因为我当年也才只有25岁。我们是小地方人,从小在山沟沟里长大,根本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场面,两个人足足在商场里呆了整整三个小时,东转西转,好像中国人看西洋镜似的,不过里面的东西就是贵。就拿电视📺机来说,96年结婚前我在我们当地的商场里花了3400元买了一台jvc牌21英寸彩色电视机,在这里要3800元,足足贵了400元(这相当于我当年一个月的工资,我觉得人家贵有贵的道理)。出了商场之后,我还是觉得意犹未尽,真不愧为中原第一商城。我心里默默的说,真是好地方呀!如果哪一天有机会我还会回来的。这个机会我足足等了八年,久别的亚细亚商场我又来看你了![呲牙][呲牙][呲牙]可是当我们一进入商场的大门时,我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听不到音乐🎶了,音乐🎶呢?礼仪小姐呢?当年的熙熙攘攘的顾客呢?偌大个商场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顾客,难道我们几个走错了地方?[what]应该不会吧![祈祷]进入商场之后,只见有许多的小商小贩在卖吆喝,已经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自由市场了。于是我主动跟其中的一位摊主拉呱起来,她说亚细亚商场早在两年前就已经转租出去了,那几年也确实红火了几年,慕名而来的顾客相当多,可是随着周边地段所盖的商场越来越多,还有商场里的东西卖的太贵,再加上亚细亚商场在广告方面的资金投入过大,两年前已经是资不抵债,商场老板没有办法,遗憾的宣布破产。[流泪][流泪][流泪]听了摊主的话,我的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伤感,我真的有些难过。为什么当年那个如此火爆的商场尽然落到了这个地步?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谁能告诉我?

展开阅读全文

美国如果分裂成三个国家,还会是世界强国吗?为什么?

上一篇

猪价“苦尽甘来”,仔猪跌价,调运禁令即将生效,4月行情如何?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你有什么难忘的出差经历?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