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听过老年人讲过或自己经历过一些不可思议吓人的真实事情呢?

今年遇到了特殊情况,到现在已经宅在家里20多天了,一天天的闲在家里无聊,和儿子聊聊天。有一天儿子问我有没有遇到过奇怪的事情,我想了想还真有。这些都是真实发生的,我用人格保证。下面就让我慢慢道来,一个一个的讲。

如果只是一个人看到,可能是出现了幻觉,但是夫妻俩同时看到,很难说是幻觉了,而且两人那天都没有喝酒更不可能吸毒,最重要的是后面走的弟弟也看到了啊?老板说他们弟弟感觉非常真实、清晰,毕竟最近距离也就不到1米,完全就是擦肩而过,可是他没有听到小孩子走路的声音,老板夫妻俩也说好像没有听到小孩走路的声音…因为感觉Ta好像都没穿鞋,到底有没穿鞋他们说不记得了,没有去注意这些…

当他们把周围的土扒开之后,才发现我的脚卡在了两个板子中间,而且不是普通的木板,是棺材板,小伙伴们,帮我扒开棺材板,我的脚才顺利的拿了出来,但那个时候我并没有那么害怕,还觉得好玩,我们还顺着缝隙往里看,里面有一个类似油灯的罐子,还有一个破碗,其他的就什么都没有了,也许是因为年久了,尸骨都没有了。

后来连续一周几乎每天晚上都能听见这哭声,妈妈就告诉了爸爸(爸爸每天十一点半左右睡觉,入睡快,睡的也很沉,所以一次也没听到过),让爸爸劝劝隔壁战友,爸爸一点也不在意,说人家家事怎么能干涉呢?夫妻吵架很正常,过几天应该就好了。

等叫到人回来的时候,孩子已经被杀了,从堂屋的门跑了。

(一)

后来又按照道士的指示安葬了这个头盖骨,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听到过哭声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那个时候是春节期间,夫妻俩都穿羽绒服可是小孩子穿的衣服据他们说像是夏秋天的长袖秋衣

这故事真是我童年阴影。

以前农村的木头床,底下是全空的,空的高度至少40cm,以前的灯又暗,底下简直是全黑,藏个人都不知道。

听我妈妈说起过一个事情。

两人当时半天没反应过来,然后赶紧站起来看向老板娘弟弟的位置,发现她弟弟已经拉完尿朝着他们走来了,并且正要和那个小男孩迎面“相遇”…就在这个时候她弟弟突然站在路中间不动了,好像在等那个小孩子先走,夫妻俩远远地看着大气都不敢出也不敢喊。过了十几秒小男孩走过她弟弟后这哥们边朝他们走边叫老板娘的名字,据说听声音都快哭出来了…老板娘和老板也往她弟弟的方向走去,三个人“汇合”以后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又往小孩子走的方向看去,发现这个小孩走到接近水塘位置时突然拐了个方向,便径直往水塘走去并没有朝他们出来的方向(也就是那个亲戚家方向)走。三个人依旧什么话也没说,赶紧往自己家方向狂奔…

(二)

现在讲起来,也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我大概只有四五岁,我家在一个村子的最边上,一到晚上天黑的时候,当时在农村基本上没有电,路上就没有人了,冷冷清清的。我记得清清楚楚,每天晚上只要一躺在床上,总是能无意的就听到远处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那大链子拖在地下哗啦哗啦的响声。我也不敢跟大人说,只是吓得大气不敢出,用被子把自己的头蒙起来。后面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的也就听不到这些声音了。但是已经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永运的痕迹。这到底是一回什么事,我到现在也搞不清,不知各位遇到相同的情况没有?

那年春节期间,夫妻俩几乎每天晚上吃完饭都会和老板娘弟弟去这个表姐家打麻将,而一般情况下他们晚上11点前就会返回自己新家,但事发那天几个人可能玩嗨了,到凌晨1点半才准备返回自己住处。

我听过我村里的一家人的真实事件:

有一天,母亲告诉我,她有时发现窗帘动来动去的,而门和窗都关得紧紧的。我说,没有的事,是你眼花了。隔几日,母亲又告诉我,东南角总有声音,可是并没有人。我说,没有的事,是你耳朵不灵了。去世前两天,母亲很着急地告诉我,她的假牙不见了。我问她,你去过哪些地方?她说,一直都在房间里。我翻遍了抽屉,找遍了旮旯,又仔细搜索了床底下,一无所获。

大晚上的,接近两点,整个村子里根本就没有符合年龄、身高的人,甚至夫妻俩说他们都不知道小孩子究竟是怎么冒出来的。因为两人靠近小路的右边面向杂草丛、背靠着田埂蹲着。而虽说对面是杂草丛,但是大冬天的根本就没有什么草…更重要的是这个“草丛”宽度顶多几米,而草丛后面是一片小山…所以虽然没有任何灯光,但是视线范围是非常“好”的,非常空旷,5、6米范围内要是有个身高1米的人影在晃动肯定能够看到点的。哪怕看不到,那么寂静的夜晚有人走动也能听到声音啊?可Ta就几乎在夫妻俩蹲下去又抬头的那几秒时间突然出现在眼前

现在我要叙述的是第二件事,上面不是已经说了吗?我的家在村子的最边上,当时的条件很差,也没有表也没有钟。在晚上大家都不知道有几点钟,我那时读书很积极,去的也很早。有一天晚上我睡得模模糊糊的就被我爸爸叫醒。说你赶快去读书了,天都亮了。结果我赶忙爬起来,天确实也是亮亮的,但是只见月亮高高的挂在天上,地上也亮堂堂的。从我家到学校,大概需要走十分钟。我们的学校有一个铁门是全封闭的,看不到里边。结果刚走到门边,要推门的时候听到里边有很多的人在讲话,但是他们讲的话,一句我也听不懂。把我吓得赶快掉头就跑,跑到我姑妈家。手都吓得冰凉冰凉的。结果是又睡了好长好长时间天才亮。这是我遇到的另外一件奇事,我也跟很多人讲过,但是大家都说不出一点所以然。但依然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怎么都不能忘却?只可能要伴我度过一生啰。

以上就是我真实的遇到的三件怪事,到底怪不怪?怪在哪呢?反正是我已经记下了。大家给我分析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

一到夏天,山上会有漫山遍野的高粱果,不一会儿的功夫,我们拿的小篮子就会被装满,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人间美味,但是山上又有些奇怪的东西,一个个的小土包,小的时候不太明白,那是什么?大一点的孩子说那是坟,也就是埋死人的地方。

(我画了一个大概的示意图)

后来在某个战友的帮助下找到当地一个道士帮忙看看。道士在房子里转了一圈,指了客厅中间的一块地方,让爸爸他们挖,说下面有东西。结果,真的挖出一个头盖骨,只有头盖骨,没有身体的。

母亲很无奈地坐在床边上。夕阳洒在她满是皱纹的脸上,假牙被她紧紧地握在手心。

而问他是不是表姐那老住址谁家的小孩子,他弟弟说不可能(老板娘离家很久了,但她弟弟在县城,经常回家),整个村子总共就20来户人家,大家以前又是住一块的,这几户没有迁新地址的家庭成员情况他也非常清楚,总共是5户:

  • 这个表姐家一个女儿18岁吧,一个儿子11、12岁,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老人,以及她表姐共4人;
  • 有2户人家跟着在县城的子女去过年了,所以实际上那个时候只有3户人;
  • 而另外2户人家一个是没结婚的“老光棍”和父母,妹妹嫁外地去了没回来过年也还没生育;一个大家庭有一个小孩子但是都还不会走路,其余都是成年人…

我小的时候,爸爸在陕西当兵,后来妈妈带着我(那时我才一岁不到)到爸爸当兵的地方随军。

最后,她就在这样凄苦的日子中病故了。之后,她小儿子一家人就开始不多敢住在家里了。

这个事情是和他们一次喝酒的时候听来的,不像是编的,因为夫妻俩是你一言我一句同时说的,夫妻俩也不是那种爱开玩笑的人,非常正经。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如果说是人,凌晨1点半以后,还是大过年的,假如身边有一个大人陪同,那都可能是迷路了或者路过的行人。可Ta是独自一人,还是穿着秋衣,确实不太像是“正常人”啊…

(三)

妈妈没辙,只能暂时作罢。当天晚上十二点左右,那哭声又按时响起来了。妈妈叫醒了爸爸,爸爸醒来后仔细一听,确实有哭声,就和妈妈说明天问问隔壁去。

这个村之前房子修建的并不是特别齐整,有些人原先就住在高地,当时的大洪水并没有淹到这几户人家,他们也就没有迁地了,但只有零星的几户人,其中有一户是老板娘的表姐,而老板娘自己新家住址距离这个表姐家大概有4、5百米远,回家的唯一一条小路中间要经过一个废弃了的小水塘、一大片荒凉的田埂和杂草从。

到家以后他们都吓瘫了,老板娘问她弟弟有没有看清小孩子的长相,她弟弟说哪里敢看,大半夜的看到前面有一个小孩子朝着自己走过来,要不是因为刚好拉完尿都差点尿裤子了…

当时我们暂住在部队分的房子里,房子在一座小山旁边。住进去后没多久,我妈妈就在晚上十二点左右隐约听见有女人哭的声音。刚开始时,妈妈以为是隔壁夫妻吵架,就没在意。

还有一件事,也是发生在这个屋子里,上边说过了,里间是寝室,寝室里有两张床,靠窗的是大床我姨和姥姥睡,里面是小床我睡得,其实这件事应该在上边那件事之前,有一天晚上我也忘记了几点,因为那时农村睡觉早,电视节目只能放到12点就没频道了,我估计那时应该是12点左右,那晚我一直睡不着,因为小害怕天黑就蒙了被子,但是过了有20分钟左右我现在回忆的预估的时间哈,我就感觉有人慢慢向我走来,然后慢慢坐在我床边,大家有没有体会到坐在床边有人摸你额头的气息,是的,他就像坐在我床边慢慢按住我的面部一样,感觉困难,幸亏我聪明,提前把头转向一边,然后把手伸到嘴那块,手心朝上顶住他,为了呼吸,但是不管用,我的力气根本挡不住,就在我实在顶不住时,姨突然开了灯,因为她的小宝宝醒了,那时那小孩才几个月,就在同时,我这边突然呼吸顺畅了,我直接跑到姨的床上,一直睁着眼等到4点左右天刚蒙蒙亮吧,有鸡打鸣了才不知不觉的放心的睡了,,,时过境迁,那房子后来确实发生了不幸的事,已经不住了,但是我在里面住的很短暂估计也就不到一年吧记不清了,自从搬出来跟随父母后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现在回忆起,那房子应该是不干净,后来的不幸事再次让现在的我回忆起来更信了,,也许只有小孩才能体会到不幸的前兆,但是孩子却无法明白这是什么,

给大家讲一个我小时候的可怕故事,大概是在我八九岁的时候,有一次放暑假去姥姥家玩,姥姥家周围有许多小山包,山上有许多野果,非常好吃,我们几个小朋友会经常去山上玩,去采野果子吃。

自身经历过:那时我还没上小学吧应该,在姨家,那时大家的房子基本都是瓦房,我在主房就是房主的寝室和客厅那间房子,当时房子是用大柜子从中间一隔两个区域,里面那个区域是寝室,外边那间是客厅,那时是夏天大概7点左右吧,因为我记得天刚黑不久,然后我在外间写字,忽然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现在回忆那声音依然毛骨悚然,说道:小孩你过来。刚开始我以为我听错了,以为外边巷子里的声音,那声音音色低沉却又声贝很大,然后我又继续写了两字,这次同样的声音又传来了,我慌张的朝漆黑黑的寝室方向看了一眼,撒腿就跑向屋外,我妈和姨在放麦子的那间屋子,过去种地打粮食囤积的屋子,就在主房隔壁,我现在还能记得我跑出来拐弯时刹不住差点滑倒的情景,进去后看见家人正在聊天,我心脏怦怦跳,本来想说的,几经张口却不知为何没插上话,然后想等他们说完我再说,谁知却不知道怎么忘了,后来大一点的时候才给我妈说,我妈问我为啥不早说,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说出口,,

其实,那女的知道床下面有个人。后来,她就把孩子放在那,把灶屋门锁了,出去叫人去了。

那是在我七八岁时候的一件事情,我们家有溫室大棚,在北方冬天的时候需要生炉子给暖棚保持溫度。父亲生炉子到后半夜回家,所以母亲就不把厨房灯熄灭。有一天夜里,突然有人来敲门,我母亲从窗户往外看,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个子很高,有一米七八吧,身体瑟瑟发抖,说我是临近你们村的,去亲戚家随礼,多喝了两杯酒回来晚了,在半路遇上了点事情,很害怕,叫我进屋喝口水压压惊。我母亲一看他也不是坏人,就把门开开叫他进来了,给你倒杯水,他做在炕沿上,喝了一口水说,去亲戚家随礼喝了点酒就回来晚了,在回来路上骑自行车路过大铁桥的时候,从大铁桥沟北面来了个穿着一身白色衣服劈头散发的女人,非要我骑自行车送他回家,我不送,她就捩住我自行车不让我走,我就和她使劲拽自行车,她劲可真大啊,累的我浑身是汗才挣脱她骑车骑到这里,实在是骑不动了,歇一歇,我母亲说一会孩子的父亲一会回去叫他送你回家吧,他在我家待了一会我父亲就回来了,骑车把他送回家里了。隔两天听说那个男人生病了,据说是吓的,又是找人看,有事收魂魄,早些年农村都谜信。后来我听大人们说那有什么女鬼什么的,是他喝多了酒,风大从大沟里面刮过来的蒿草刮进自行车里面了,他喝点酒分不清什么自己吓自己的。这世界上那有鬼怪。

我听一对夫妻俩说过一个他们同时经历的集体撞邪事件。

【夫妻俩没有近距离接触小孩,而且也是蹲在地上,但老板娘弟弟和小孩子迎面相遇,最近距离大概1米。而他身高1米7多,非常肯定的说小孩子身高大概就在自己裆部位置,所以肯定不超过1米】

另外我问他们看到影子没有他们说那种时候思路哪有那么清晰还去分辨有没有影子?当时脑袋一片空白…

我奶奶当时讲的画面感好强啊,感觉人就躲在我家床下样。自从听了这件事后,我就特别害怕我家的那个床下面,我怕藏有人或者鬼,有时要打开电筒照照下面有人没有才放心。

母亲去世八年了,是衰老造成的自然死亡。生前,母亲的身体一向不错,只是冬季到来时,左膝关节有些疼,我给她在药店买些芬必得,她用了后告诉我,管用。八十岁后,血压高,我带她看医生,配了降压药,她像个听话的小学生,天天坚持服药,从不忘记。她的记忆力一直都很好,头脑也很管用。她几乎天天出去玩。有时去菜场转转,有时到敬老院找老人聊天,从没有迷过路。母亲还经常把听来的关于亲朋好友的消息说给我听。

为了搞清楚究竟看到的是谁,第二天,几个人又在新家附近问(这里有十几户),发现整个村就没有这样一位小孩子,最接近年龄、身高的就是一个小女孩,都快7岁了,身高1米2多,而且那天晚上人家早就睡觉了,他们也认识小女孩。

具体情况究竟是不是这样我也忘了,但反正就是说老住址的5户人里面根本就出不起这个年纪的小孩子。他们赶紧打了个电话去表姐家问,确定了她们那几户人家里确实没有4、5岁左右身高1米的小孩子,即便那两户去县城过年的人家里也没有…

然而,在她老了,不能动之时,有钱的小儿子拆了老房子盖了村里最漂亮的楼房,却没有给她一个像样的栖身之所。只留了半边没拆完的破瓦房给她住,连吃也是有上没下的。偶尔,饿的不行时,还是爬着出来向乡里乡亲讨吃的。乡里乡亲做什么红白喜事,也都会给她送饭过去的。因为她年轻的不公,她的其他儿子都不管她……

爸爸一听就吓到了,看来那哭声不是隔壁传来的。

这件事情就更怪了,我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过。小时候我到我外婆家,我也记不太清楚,那时候几岁?我外婆家的房子不是很小吗?但是楼上也有一片瓦是可以透光的亮瓦,白天也可以亮亮的,但是楼下也就是堂屋里面,反而显得是黑黑的。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好生的奇怪。有很多次,我都看见是我外公戴着一顶毛线的帽子(就像我们现在街上卖的那种冬天的毛线帽子),站在一堆高高的黄色的烟叶上。可是我到楼上去看又怎么的就找不到,也没有什么烟叶。也没有什么外公。我也不敢说,一直到现在都没跟人说过。这是第一次跟儿子说,现在写出来跟大家分享。我觉得好生的奇怪,更奇怪的是这种事情不是发生一次,而是发生了好几次。一次算说是看花了眼,那不可能许多次看花了眼吧。

听奶奶讲:有个女的给她孩子洗脚,她孩子就坐在床前,面朝着那个床底下。

当然我是不相信这些东西的,为什么我就遇不到这样的情况?我就特别想看看这种“东西”却一直没机会…我猜会不会是夫妻俩记忆出错了?不知道,我也没见过他们弟弟,如果问一下他们弟弟可能会比较靠谱点。

另外这个小孩子最后为什么没有朝着他们表姐家的方向走去而是走向“对面”一口废弃很久的水塘?三人也没有看到小孩子究竟是不是走向水塘,因为那边视线不太好,隔了比较远,但可以确定的是Ta就在水塘位置停下→改变方向并朝着水塘走去的。

我在县城租的房子在烈士墓背后,以前开服装店和砂锅店都要十点以后才回来。只要下大雨的夜晚,就会看到一个穿红衣服的年纪女子打着伞在烈士墓外面来回的走。
这个烈士墓埋的都是战争时牺牲的烈士,有好几百个墓碑。旁边有条小路通到后面的一片民房,这里是全县房租最便宜的地方,我在这租房子住已经七八年了。
关于那个红衣服的女人,不是我自己看见,这附近住的人,没见过的怕是没有。好多次,下大雨的晚上,我回来就看见她穿着红色的长裙,打着黑伞,在那条小路上走,路很窄,很多时候我们对走过,头几年,我都没觉得害怕,因为平时不下雨的晚上是看不见的,我一直以为她是住附近的。直到一次晚上下大雨,我坐个三轮车,说我去烈士墓。那三轮车师傅看了看我说,你看见过那红衣服的女人了吗?我想了想问他是不是烈士墓外的那个?我问他你认识吗?他说认谁都不认识。下大雨的晚上就在那,他说他跑了十几年的三轮车了,他刚跑就看见她了。有一次他问她,这么大的雨,你在等人吗?红衣服的女人说,我等我男人,他好久没回来了。师傅问她,你老公哪去了嘛?她说,他就在这里面。师傅那晚吓惨了。
后来打听,原来这附近的人都知道。老辈人说,这烈士墓修建好后的第三年,她就在外面了。说她和一个二十二岁的小伙子本来马上就要结婚了。后来发生叛乱,通知打仗,小伙子就走了。后来她肚子却大了,父母认为她还没结婚就大了肚子,丢尽了祖宗的脸,把她赶出了家门,恰好这时,她得到消息,小伙子牺牲了,她就毫不犹豫投河自尽了。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样,如果是真的,首先向所有战斗牺牲的英雄们致敬,也希望她们不管在几生几世,还能遇上,能好好爱一世。
前年烈士墓搬迁了,我们也再没人遇到过她了。

第二天一早,爸爸刚出门就看见隔壁夫妻俩手拉手从外面回来,正在开自己房门呢,他们看见爸爸,还和爸爸打招呼,说他们俩昨晚走亲戚,太晚了就睡亲戚家了,刚刚回来。

在当时,这事可是闹的很凶的,他们一家到至今,也只是那变老了的小儿子回来住,其他年轻人都不回来了。

这家里人是当时村里最有钱的人。他们家里有个很老的老母亲。这个老母亲其实是有很多个儿子的,但可能年轻还能干活时只偏心小儿子这一家。什么好的都给了这个小儿子,也跟着小儿子住,帮小儿子带孩子……

那孩子说:妈妈,床下面有个花猫。她妈妈说:哪有嘛,别乱说。那孩子又说了一次,她妈妈还是叫她别瞎说,根本就没有。

当时那条路上没有路灯,可能就是老远能看到自家方向有微弱的灯光吧。一行三个人走过小水塘位置几十米远的时候老板娘弟弟说想要方便一下,所以就独自调头找了一个他们看不到的地方去拉尿了,夫妻两人则在距离几十米远的地方停下来蹲在路边等他。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小孩子从他们对面的杂草丛里跑了出来…小孩子都分不清是男是女,身高大概就1米左右,可能4、5岁的样子,穿的衣服也说看不太清颜色。而且似乎小孩子没有看到两人一样(那条小路宽只有不到3米),沿着夫妻俩“对面”的路边往回走(也就是那个亲戚家的方向和老板娘弟弟所处位置的方向)。

其实,这事,也不是什么真的闹鬼。硬说是闹鬼,也就是他们心里有鬼罢了。如果他们当时不是这么的不孝,我想,不会发生这种景况的………

因为,每天晚饭时间,他们都会看到病故的老母亲会坐在饭桌前直直的盯着他们。又或者是看着她坐在他们家的楼梯口………

几个人把事情的经过跟村里的老人说了一下,老人都说朝着那个水塘走该不会是淹死在那的人吧?但是近几年那个水塘里面没有淹死过人,在老板娘还没出生之前倒是有淹死过一个人(而且特别玄乎的是老板娘的表姐后来淹死在那了,具体可以看看我之前一个回答《你见过命苦的人有多苦》),那个人是老板娘的一个远房亲戚,可能算是老板娘的堂哥或者啥的吧,死的时候4岁,当时大家都住在老住址,那口水塘离老住址非常近,100来米,当时这个小孩子跟着几位年纪较大的孩子去玩,不小心掉下去就淹死了…

母亲去世前一个月。

这对夫妻年长我个十岁估计,是我以前住的公寓楼下开小卖部的老板,男的是我们这本地人,而女的是江西人,夫妻俩几乎每年都会去一趟江西娘家,特别是刚结婚的那几年。事发那一年应该是2011年春节期间吧,因为他们跟我说当时鄱阳湖地区特大洪水,把老板娘老家的村子都给淹了(我查了一下就2010年特大洪水),之后村里绝大部分的人家都将房子迁到了高地,而那次是他们搬进新住址后第一次回家过年。

但小时候我们并不害怕,那些东西我们好像视而不见,采着采着,我发现有一个小土包上的高粱果非常大,我就急忙上前去采,可是一不小心脚下一空,一只脚漏了下去,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拔不出来,这个时候我有点害怕了,急忙喊小伙伴过来帮我。

当天晚上,爸爸和妈妈不出意外又听到那哭声了。这次爸爸不淡定了,第二天天一亮就和相熟的战友聊了这事,想请他们参谋参谋该怎么办。

虽然这件事过去很久了,但我记忆犹新,因为毕竟没有几个人会有这样的经历,现在想想还真有些后怕。

展开阅读全文

美国频繁发生攻击亚裔事件,为什么没出现亚裔逃离?

上一篇

你说郭威和许妈妈相处尴尬吗?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有谁听过老年人讲过或自己经历过一些不可思议吓人的真实事情呢?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