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为何惜春的下人不敢欺负她,迎春的下人却敢欺负迎春?

有后台。老太太最心痛惜春

这也恰恰是她与惜春的不同之处,软弱没有主见,胆小怕事,所以最后被中山狼欺负而死也是正常的结局。

惜春就说:“你们管教不严,反骂丫头。这些姊妹,独我的丫头这样没脸,我如何去见人。昨儿我立逼着凤姐姐带了他去,他只不肯。我想,他原是那边的人,凤姐姐不带他去,也原有理。我今日正要送过去,嫂子来得恰好,快带了他去。或打,或杀,或卖,我一概不管。”

迎春懦弱又不出众,在贾府活成一张毫无存在感的背景板。怡红院的人敢跟老太太的人要热水洗水,敢在小厨房点菜,可是迎春的人就像小老婆生的,起码的尊重都少。下人们在她身上更捞不到多少好处,自然心中有不少怨言。

惜春,却不一样,她是宁国府贾珍的胞妹。一个人在荣国府贾政生活,如果不刚强有主见,她一定会如迎春一样被下人欺负,所以她孤僻刚强、百折不回,只要下定了主意便谁都更改不了,所以不易被欺负。

连下人也不把迎春当回事,除了上面两个原因,还有重要一条,是因为迎春在贾府的尴尬地位。她是贾府继承者贾赦之妾所出,却养在贾政这边,而贾赦并不当家。没有亲娘,爹不疼娘不爱,亲哥嫂贾琏夫妇也不把她当回事。自己的直系亲属都不重视她,王夫人和老太太就只是在大面上照顾一下。迎春在贾府就是大海里的一把盐,多一张嘴的事。

惜春绝宁府,与尤氏发生争执,虽说显得冷漠孤僻不讲亲情,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她毫不软弱。一个人只要不怂,就能筑起属于自己的气场,令人不敢等闲视之。

迎春是虚构的人物。惜春是真有其人。

惜春并不是只在尤氏面前耍狠,平日里与姐妹们一块儿玩笑,也有不退缩的表现。

谢谢邀请!

那作者塑造的惜春的人设是怎样的呢?她从小缺乏关爱,没有温暖,所以她的骨子里是冷血。孤独狷介是惜春的特征。在紧接着的第七十四回里就写道了“惑奸谗抄捡大观园,矢孤介杜绝宁国府。”惜春她保持着自己一向的孤高清傲,你们那些不清不楚的事不要沾惹上我,我不想听也不想知道。谁但凡要是沾染了什么坏了我的名声我可是不依。

面对年纪虽小,但是要能力有能力要才气有才气,在老太太跟前还有脸的主子,下人们疼爱还来不及又怎么敢欺负呢?

别看这只是姊妹间轻松自在的插诨打科,惜春能铩一铩黛玉的“威风”又不失友好,为自己扳回一点“颜色”,亦可现出她的“厉害”。

第二日尤氏顺路去看惜春,还被惜春喊了半天,差点没气死尤氏。

原文【谁知惜春虽然年幼,却天生成一种百折不回的廉洁孤独僻性,任人怎说,他只以为丢了他的体面,咬定牙断乎不肯。】

惜春在与人发生争执的时候能做到坚持自己认可的理儿,不退让。在与姊妹们玩笑时,懂得适时恰当的回敬。可见她在平时与人相处时,已经筑起了自己的气场,任是谁都不敢小瞧她,更别说受低人一等的仆人的欺负了。

才志精明的探春,是下人眼里又爱又怕的带刺玫瑰花,是凤姐眼里比自己更厉害一层而只可惜没托生在太太肚子里的小姑子。即使同为庶女,探春的生母也远没有迎春的生母尊贵体面,赵姨娘有的也只是“阴微鄙贱”的见识。就像邢夫人所言:

二 主子没有管理和震慑能力

王熙凤也是说:“你且说是谁作接应,我便饶你。下次万万不可。”可见入画的情况并不严重,是可以饶恕的。

可即使惜春身为宁国府嫡女,地位远尊贵于探春,也没有探春身上的果敢与魄力。同样面对抄检大观园,探春敢于甩给王善保家的一记响亮耳光,惜春也只会吓得主动让凤姐惩罚入画,急于撇清关系。可见,迎春与惜春是否被下人欺负,还是取决于性格:

迎春的懦弱已经到了无原则的地步,很容易招来心地不够纯净善良之人的欺负。

渐渐的迎春就变得更加懦弱,被人欺负,特别是被自己的丫环老婆子欺负。

但又不像探春,探春至少要有赵姨娘,贾环在身边,虽然探春一直认王夫人是母亲,宝玉是哥哥,不与贾环赵姨娘亲近,但还是比没有的好,迎春就自己孤零零的生活在贾府,贾赦不疼不爱的,邢夫人更是不闻不问。

奶妈的儿媳听说绣橘要将此事回禀凤姐,现身阻拦,把偷累丝金凤的事轻描淡写一番,不甚放在心上,又提出让迎春为赌博受罚的奶妈求情。迎春拒绝求情,绣橘又抓住赎回累丝金凤的事不放,奶妈的儿媳便编排假账,反说为迎春倒贴了至少三十两银子。

然后惜春就与尤氏大吵一架,毫不示弱,尤氏已是心中羞恼激射,只是在惜春分上不好发作,忍耐了大半。

尤氏与惜春相处竟然落在下风。惜春咄咄逼人,尤氏一味容忍,实在惜春说话太难听,尤氏不得已才与惜春争执起来:

尤氏心内原有病,怕说这些话,听说有人议论已是心中羞恼,只是在惜春份上不好发作,忍耐了大半。今见惜春又说这句,因按捺不住,因问惜容道:怎么就带累了你了?你的丫头的不是,无故说我,我倒忍了这半日,你倒越发得了意,只管说这些话。你是千金万金的小姐,我们以后就不亲近,仔细带累了小姐的美名…

迎春不但懦弱,还稀里糊涂,以至于不仅无力捍卫自己的权益,甚至连权益是应该捍卫的都不知道。

正如惜春自己所言,“不作狠心人,难得自了汉”。与迎春采取的鸵鸟心态不同,惜春对待世事拥有一份看透后的冷寂与寡淡。在尤氏眼里,惜春是一个“心冷口冷心狠意狠”之人。这样的性格,很难让下人不心生畏惧之心。

所以,惜春不被下人欺负,一方面是惜春的丫环下人比较老实本分,另一方面也是惜春很有主见,不会被别人摆布,哪怕是比自己大的人,她也敢怼回去,坚持自己的原则。

“她那些嬷嬷丫头,哪一个是省事的?哪一个是嘴里不尖的?”

说实际的,就入画的情况也不严重,不至于撵出去,但惜春就是不要入画了。

七十三回,贾迎春的金凤被奶娘当了赌博,奶嫂子不但不承认,反倒埋怨迎春花了她们的钱。

迎春听见这媳妇发邢夫人之私意,忙止道:罢,罢,罢。你不能拿了金凤来,不必牵三扯四乱嚷。我也不要那凤了。便是太太们问时,我只说丢了也妨碍不着你什么的,出去歇息歇息倒好。

但是,同样是小姐的迎春就不同,一方面迎春的出身不高,是庶出的小姐,这一点就自然矮别人三分,

刘姥姥进大观园时,老太太当着所有人的面夸惜春会画画。这份荣耀可以参考当时宝玉陪贾政逛大观园,一通做诗对对后难得得到父亲的夸赞。结果一群下人喜气洋洋,主子得赏下人也有脸。可以说惜春的下人在众小姐跟前也会得意洋洋一番。这种感觉是因主子得到的工资之外的荣耀,是精神层面的享受。

”谁知惜春虽然年幼,却天生地一种百折不回的廉介孤独僻性”,这种性格下的惜春,面对前来为入画说情的嫂子尤氏尚且敢怼得哑口无言,更不用说对自己手下的丫鬟婆子了。迎春虽不敢为司棋求情,但也“含泪似有不舍之意”,临别前还送了一个绢包儿礼物。

红楼梦·通行本120回本 】

众人都拍手笑个不住,宝钗还特意为“又要照着这个慢慢的画”作注解,夸黛玉说的巧妙。惜春道:

而惜春却与迎春拥有截然相反的性格:

惜春的下人不敢欺负她,迎春的下人却敢欺负迎春?

惜春跟迎春不同。

一 地位更高

惜春寄养在荣国府。同样,哥嫂也不怎么管她。但是,惜春个性强硬许多,本人也颇有些才华。

迎春是庶女。本身就低人一等,她的生母又早亡,继母对她不管不问,父亲贾赦的所有心思都放在与小老婆们喝酒上,兄长是异母所生,对她也不上心,养成了迎春怯懦胆小的性子,因而下人都欺负迎春。

也正因为如此,迎春的乳母才敢偷走累金凤做赌资。迎春知道后,自己不去设法要回,反而劝说自己的丫鬟绣橘“宁可没有了,又何必生事。”面对邢夫人责怪她管教不力的批评,迎春却只说“况且他是妈妈,只有他说我的,没有我说他的。”

懦弱的迎春面对强势的仆人,也不是一板无可解的死局,迎春是有靠山的,只是她自己不知道怎么依靠。

迎春之所以被下人欺负,除了性格里的懦弱,还因为她对世事的淡然处之,给了下人可趁之机。就像她看到绣橘为了讨要累金凤而与乳母的儿媳妇据理力争,迎春非但不加以辅助,反而拿起一本《太上感应篇》而悠哉游哉地读了起来。

也因素日迎春懦弱,他们都不放在心上。

大观园里贾姓小姐共四位,分别是元春,迎春,探春,惜春。曹雪芹用心良苦,对应的就是“原应叹息”四个字。出身世家,生而高贵,接她们命运多舛。。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另外,惜春又是贾府四春里最小的一个,相应的,贾母会留心多一些,也会及时发现问题,绝不至于再养成一个类似迎春的针戳一下也不知\”哎呦”的二木头的形象来。

迎春和惜春面临同样的问题,二人都是父母不管。迎春父亲嫡母兄嫂都不管她,姨娘身份的母亲已经去世。这使得她无依无靠之下性格变得木讷到懦弱的地步。惜春母亲也去世了,父亲同样丢下她不管,与迎春一样在贾母处抚养。童年的遭遇,两姐妹一模一样。甚至惜春本质上与林黛玉的寄养并无不同。荣国府和宁国府毕竟是两家。惜春孤零零长在荣国府,不同于迎春懦弱木讷,惜春性格果决孤介!

总之,迎春与惜春是否被下人欺负,与嫡庶之别的高低贵贱无关,很大程度上是性格使然。就像同样是面对抄检大观园,探春看到了家族内部的自灭自杀而激烈反抗,迎春感受到了将来终有一散而不如各自散去,惜春不愿与宁国府同流合污而誓死决裂。

但是惜春为了自己的安全,马上就揭发是张妈,惜春说:“若说传递,再无别个,必是后门上的张妈。他常肯和这些丫头们鬼鬼祟祟的,这些丫头们也都肯照顾他。”

惜春是宁府嫡出大小姐,族长贾珍的亲妹妹。在贾府三艳甚至包括未嫁的元春在内出身都没有惜春高。

《红楼梦》作者在书里刻画了大几百人,有名有姓有四百多,加上无名无姓的据说共有八九百,每一个人都有其鲜明的个性。作者笔下的金陵十二钗自然每一个人的个性特征更明显,也正是如此,才会让读者印象更深刻,激起大家的共鸣?不如此,难道说要让作者笔下的每一个人都一样吗?

我是苏小妮,喜欢我的回答请点击关注和分享!

迎春就是软弱到了这样的程度,而且不分好坏。

我只把《红楼梦》当一部小说来看,小说的特点就是刻画出每一位角色的特点,并按照角色的特点铺排故事的情节发展和走向。

妹妹进贾府的时候,看到迎春的感受是“温柔沉默,观之可亲”,而惜春给她留下的印象则是“身量未足,形容尚小”。可就是这样一个娇小的惜春,却拥有“矢孤介杜绝宁国府”的孤绝与勇气,下人们自然也不敢欺负她。

“都是宝姐姐赞的他越发逞强,这会子拿我也取笑儿。”

而惜春则坚决要尤氏带走入画,并作出誓死要与宁国府决裂的孤高姿态。“我清清白白的一个人,为什么教你们带累坏了我”,在惜春的心里,她的自尊与清白早已超越了世俗的情意。为了维护自己的高洁品性,惜春眼里容不得沙子,下人不敢任性妄为。

第七十三回,迎春的奶妈因带头赌博,贾母下令打四十大板并撵出去。邢夫人怪迎春平日里不知道说一说管束管束她的奶妈。迎春答道:“我说他两次,他不他也无法。况且他是妈妈,只有他说我的,没有我说他的。”邢夫人道:

尤氏对惜春处处忍让,与王熙凤对迎春不闻不问形成鲜明对比。也彰显了惜春和迎春的大不同。如果迎春是嫡女,王熙凤一定也不是如此态度。而惜春敢于和身为宁国府当家大奶奶的嫂子尤氏争执不落下风,试问房中人谁敢欺负她?正应了平儿说贾探春,她若撒个娇,二奶奶也要让三分。惜春可不是让尤氏三分,尤氏拿她根本没办法!

后期大观园姐妹嫁的嫁,走的走。面对日渐寥落的情形,惜春小小年纪却知道自己要什么。终日参禅悟道,已经开始为抛弃红尘做准备了。撵走入画,虽然有入画有错在先,也是她狠心弃了红尘的第一步。

迎春性格之懦弱,可谓是有目共睹,是下人眼里戳一针也不知诶呦一声的二木头。邢夫人说她“心活面软”,伺候的媳妇们说她“老实仁德”,邢岫烟说她“也是个老实人,也不大留心”。就是这样“语言迟慢,耳软心活”的主子小姐,不被下人欺负才怪:

同样被抛弃,惜春却又不同。惜春最大的不同因为她是嫡女。嫡女先天就高人一等,先天就多了自信。对兄嫂来说,嫡亲妹子更不好惹。贾珍虽然不理会这个妹妹,但尤氏却对惜春还是很在意的。抄检大观园后,入画有事,尤氏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而且入画的哥哥非常得贾珍器重,表明入画也是特别得力的人。惜春身前伺候的丫鬟嬷嬷显然不像迎春那么不堪。

这说明对于紫菱洲这个属于迎春的天地,迎春是完全失控的。她的管理能力在这里展露无疑,也就是说迎春不具备作为主子的基本能力,缺乏管理和震慑能力。

三 没有强大后台

惜春有脾气,有气场,谁也不敢小视欺负。

因此,奶娘敢借她的首饰当了不还,奶娘的媳妇敢拿这事说迎春花了她们的钱,下人敢在她面前吵翻天。

迎春懦弱,遇事只想息事宁人

博而化易 / 文

惜春孤介,始终将自尊与清白置于首位

【文/君笺雅侃红楼】

仆人偷累丝金凤在先,捏假账在后,处处都在侵犯迎春的尊严和权益,迎春却不为此而恼,只想息事宁人,苟且一时是一时。她处世如此的软弱无原则,她的奶妈、奶嫂又是要强贪婪之辈,怎会不步步紧逼欺负她。

迎春自己无力管束仆人,也不想管,更不想借谁的力量管。只知道无原则的退让,以退让求片刻的宁静。她退一步,无良的仆人则进一步,久而久之,欺负她就成了家常便饭。

反观排行老二的迎春,却经常被下人欺负,以至于最终酿出乳母偷盗累金凤当赌资的丑事来。之所以出现这种差别,其实与嫡庶之别无关,而是由性格决定命运导致。因为就庶女身份来看,同为庶女的探春就远比迎春有胆量和魄力。

懦弱的人往往怕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长此以往,丫头婆子们都觉得迎春好欺负,随便摆布糊弄她。孤独狷介的人却有着自己的清高,不可以随便精弄,虽然那里面带着太多冷血的成份,可是,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去指责她?

后来抄检大观园,司棋与潘又安德的私情被发现。因为攸关封建礼教之大防,迎春不敢替司棋求情。如此懦弱而只想息事宁人的性格,让迎春失去了这主仆一场的情意。倘若迎春不是对下人一味纵容,紫菱洲也至于出现如此有伤风化之事。

《太上感应篇》,是劝人行善的道教经典。迎春受此影响,除了一心想着趋善避恶,就是追求“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的淡然心境。迎春不仅自己不去争,而且也拒绝他人为自己伸张正义。不管是绣橘,还是探春、黛玉等人。

迎春淡然,与世无争是不变的处世哲学

二 个性强硬

正是因为这些截然不同的性格特质,只能“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

乳母的地位在贾府固然要比寻常佣人要体面,可也到不了欺负幼主的地步,就像邢夫人所言,即使迎春不敢斥责乳母,“他敢不从,你就回我去才是。”正是迎春的每一次退让与懦弱,让这种“人善被人欺”的现象愈演愈烈。就像邢岫烟所说:

下人欺负主子这算是大逆不道的事。之所以,迎春的下人敢欺负她无非这样几个原因:

一 主子个性太软弱

惜春的原型就是《石头记》的作者之一,八大山人朱耷。

也许惜春的奶母也想欺负惜春,可是惜春受迎春性子的刺激,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耿介孤僻,冷心冷口冷情,眼里不揉一点沙子,对不守本分,不知规矩的下人绝不姑息,因为入画私藏她兄长的物品,惜春便赶走从小陪伴自己的入画,对自己的兄嫂也无感情,因为宁国府的不良名声,她便声称要与宁国府断绝关系,其性子如此,哪个下人敢捋虎须?

用小厮的话说,迎春是扎一针也不出声的主,性格太懦弱。一个太好说话的人是不会被人敬畏的。下人会在不断试探中测试她的底线,然后越来越没有规矩。

七十三回中,迎春的奶娘偷了钱去赌,被抓就撵出去了,奶娘的儿媳妇就来求情,看迎春软弱,就不承认偷了金凤,还说自己给迎春贴补了许多银子。

黛玉是个爱打趣说笑的,道:“论理一年也不多。这园子盖才盖了一年,如今要画自然得二年功夫呢。又要研墨,又要蘸笔,又要铺纸,又要着颜色,又要……”黛玉说到这里打住,众人催问又要什么,黛玉撑不住笑道:“又要照着这样儿慢慢的画,可不得二年的功夫。”

【工笔红楼梦·清·孙温】

当绣桔和一个媳妇因为金凤在迎春面前吵嘴时,反遇出好几个问题。迎春的屋子是下人可以随便进的,这在怡红院是不可能的。这样的吵闹并不避讳迎春可见也习已为常。第三,他们吵闹时迎春拿了一本书,躲到一边看书去了。至于下人们为什么吵,为什么在她面前吵,最后吵成什么样,迎春一概不管。

总评就说:惜春年幼,偏有老成练达之操,世态何常,知人其难!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80回本 】

不仅性格冷淡,还有些糊涂,固执。

通过迎春和惜春的对此,能轻易的知道相同的遭遇下庶女和嫡女的大不同。迎春的没性格和惜春的太有性格,主要是二人的身份差异造成。迎春连奴才都敢欺负她,惜春却连嫂子都骂跑了。相同的遭遇,不同的性格,迎春被虐待致死,惜春却为自己做主,出家了却因果。虽说都是悲剧,遭遇大不相同。

贾迎春是姐姐,年纪起码大惜春几岁,是贾赦庶女。而惜春年纪最小,却是贾敬嫡女。从出身看,惜春远远凌驾在迎春之上。惜春可以说是贾家仅剩的千金大小姐。嫡女和庶女,不光是出身的问题,也让她们的底气大不相同。

惜春所做的最“厉害”的事,莫过于与嫂子尤氏对刚。抄检大观园,在入画的箱子里翻出一些男人用品。第二天,惜春命人把尤氏请来,将入画带出去。入画跪地求情,尤氏也帮着入画说话,惜春执意不留入画,还指出宁府有不堪入耳的闲话,以后把那边绝了,再不过去。

今见惜春又说这句,因按捺不住,因问惜春道:“怎么就带累了你了?你的丫头的不是,无故说我,我倒忍了这半日,你倒越发得了意,只管说这些话。你是千金万金的小姐,我们以后就不亲近,仔细带累了小姐的美名。即刻就叫人将入画带了过去!”说着,便赌气起身去了。

当时入画就解释是自己哥哥的,入画跪着哭道:“我不敢扯谎。奶奶只管明日问我们奶奶和大爷去,若说不是赏的,就拿我和我哥哥一同打死无怨。”

我想天下的事也难较定,你是大老爷跟前人养的,这里探丫头也是二老爷跟前人养的,出身一样。如今你娘死了,从前看来,你两个的娘只有你娘比如今赵姨娘强十倍的,你该比探丫头强才是。怎么反不及他一半!

这是迎春,林黛玉说她:“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不是没有道理。迎春的性格立不住,等于没有任何性格。这就造成谁都可以揉捏她,欺负她,她也没有立场,随波逐流认命。最后被丈夫孙绍祖虐待而死,就是因为她的性格缺陷。比较起来,迎春的性格最致命。没有性格的性格,是对自己不负责。而这与她从小被所有亲人抛弃的境遇有关。

红楼梦解读见仁见智,如有歧误,敬请雅正。

惜春寡淡,保全自己是最后的底线

“胡说!你不好了他原该说,如今他犯了法,你就该拿出小姐的身份来。他敢不从,你就回我去才是。”

理由是,迎春嫁给了中山狼是假的。中山狼谐音钟山狼,是南明的弘光政权。一载赴黄粱,您没觉得这判词有问题吗?是不是一载赴黄泉才对呢?

绣橘和司棋都为假账的事质问奶妈的儿媳,迎春作为当事人,反而怕这怕那的,只知道劝。后来见劝不住了,自拿一本《太上感应篇》来看,对眼前的纷争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迎春和惜春的姊妹们,宝钗、黛玉、探春、湘云,都不像夏金桂那般常欺凌仆人,在仆人面前要强,但是从没有哪个仆人敢欺负她们。其实一个人要想不被欺负,无需争强斗狠,嚣张跋扈,只需展现出作为人该有尊严、不可触犯的底线,就能自然而然地在别人心中形成约束,产生郑重,不敢放肆。展现尊严与不可触犯的底线,惜春做到了,而迎春没做到。因此惜春的下人不敢放肆,迎春的下人则敢欺负她。

迎春的奶妈擅自拿累丝金凤出外典当,她心里很清楚,却并不问责,“宁可没有了”,只图省事。

主子被仆人欺负,不是必然,而是少之又少的意外。迎春软弱木讷甚至于达到糊涂的境地,无力镇压任何人,她的仆人才敢欺负她。惜春和大部分人差不多,有个性脾气,有叫人不敢轻易触犯的气场。别说她是处于强势阶层的主子,就算是个丫鬟,也没敢随意欺负她。

惜春是贾府年纪最小的妹妹,胆子也不大,但是性格冷淡,在查抄大观园的时候,在惜春房间里,入画的包裹里面发现了男子的衣物,当时惜春胆小,见了这个也害怕,说:“我竟不知道。这还了得!二嫂子,你要打他,好歹带他出去打罢,我听不惯的。”

迎春,是贾赦与妾所生,是庶出。她懦弱怕事,被人叫做“二木头”。红楼判词为: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

《红楼梦》里作者给出的人设当中,迎春就是天性的懦弱,懦弱到谁都可以欺负她,而迎春本人也因此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有事不去声张,不惹事。所以作者在第七十三回用的回目就是:“痴丫头误拾绣春囊,懦小姐不问累金凤。”

但是惜春不一样,首先贾母是对惜春抱有厚望的。她是宁国府的嫡小姐,嫡出身份为她的将来提供了无限空间。随着贾府败落,贾母为了挽救颓败之势,曾经把贾元春培养成了一个德才兼备名声在外的人,然后送进宫中,成为女宫,最后又加封贤德妃,成为四大家族的保护伞。为了双保险,贾母很有可能也动过惜春的心思。只是时间还未成熟,贾家便被抄家,让贾母的计划胎死腹中。

薛宝钗更是说迎春是有气的死人。迎春本来就弱,出身又不好,可以说没救了。

黛玉说她不为自己的乳母求情,是“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若是男儿身如何能辖治住贾府这些人。迎春却笑道,“正是多少男人尚如此,何况我哉。”这种置身世外而与世无争的处世姿态,注定了迎春会被下人欺负,只图自己的清净。

你想,惜春连自己的嫂子尤氏都不放在眼里,气个半死,一方面是惜春性格问题,另一方面也表现出惜春的胆量,她有自己的思想。

第四十二回,李纨召集众姊妹聚于稻香村,商议给惜春放假的期限,好让她安心画画。

邢夫人虽然不关心迎春,但是她不会容许过于放纵仆人,在仆人犯错、迎春无力管束的时候,她会出面镇压。

如果您想点赞,也烦请点击关注下作者^_^

《红楼梦》写人物涉及到方方面面,不同人物有不同命运,其中贾家三春作为主要人物,三个人三个不同的父母,名是姐妹却不是一奶同胞。而三人出身境况不同,造成三人命运迥异。尤其是贾迎春和贾惜春,都是孤零零生活在荣国府,不同力的是迎春竟然被奶娘随意欺负,惜春却敢于和嫂子吵架。二人看似相同的命运,其实却大不相同。

古代重出身,庶出决定了迎春的弱势。加上本人懦弱愚钝,不能像惜春刚强有主见,自然容易被欺负。


展开阅读全文

作为创作者,你是如何安排艺术作品中“主体”和“陪体”的?

上一篇

有人说每行每业都存在艺术,你有什么看法?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红楼梦》为何惜春的下人不敢欺负她,迎春的下人却敢欺负迎春?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