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读书时,见过最困难的同学每天都吃什么?

我刚上高中时,住在同一宿舍的一个女同学,姓王,让我至今难忘,每天早上她花一元钱买两个馒头,回到宿舍吃,也不买稀饭,中午,她也不到食堂去打饭,躲在我们的宿舍吃自己每个星期天从家里带来的\”好\”东西,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们学习都很刻苦努力,现在都有了自己的事业,二哥还开了自己的公司。

听同学说过她的家庭,父亲干建筑,出事故去世了,母亲跟人走了,从小跟奶奶相依为命,家里生活非常艰苦。那时候大部分都是住校,周六周天回趟家,每次回去她奶奶都会给她蒸锅馒头,拿布裹着带学校来,再拿瓶子自己腌的萝卜咸菜,就是她一星期的伙食,从来都没去过食堂。特别是夏天,到了周四周五,她的馒头都会馊掉,弄的屋里一股难闻的味,班里一些调皮的男生就把她馒头从书桌里掏出来在班里当球踢,她就拿着书本追着他们满教室跑,那时候感觉还挺好玩,现在看来,太残忍了。

第二天中午,我们三个先假装去吃饭,然后出去溜达了一圈,回了宿舍。按照惯例,小军看到我们回来,放下书热情的说:“你们回来了,那我去吃饭了。”

班主任向全班发起了捐款,全班当时捐了800元左右,其他班后来听说后也向他募捐了一些,大约有2500的样子。由于是学校的行为,他不好再拒绝,记得当时他哭得很凶。

母子三人相依为命度日,每當吃饭时他弟弟会到哥哥寝室共同吃饭。

曾经发生了让我至今难以忘怀的一件事情,就是有一天晚上在宿舍,我买了一桶康师傅牛肉面,用开水泡过以后,发现水被我放多了我又不想吃了,我就问她们有没有愿意吃的,如果都不吃我就拿出去扔掉了,问了两次没有人答应,我正准备出去扔掉,王同学说:“你如果真想扔掉,你就把它送给我吃吧!

我所在的高一三班气氛也很融洽,同学们好些也三五成群地常常聚在一起排队打饭,在食堂吃饭、讨论学习,等等,还是比较开心。

我们都惊呆了:这就是陈同学的“好”东西?

我把其中一袋子苹果带回宿舍,另一个埋在红薯坑里,苹果不怕埋土里,很多果农就是把苹果埋在地里冬储到第二年开春再卖。

星期天回家,妈妈会炒点咸菜放到瓶子里,让她们带到学校,吃一个星期,天气热的时候,咸菜都发霉了,夹到筷子上粘粘的,我们都不忍心看,她们却吃的很香!奇怪的是,从来没看见过她们拉过肚子

我来回答你的问题。

再一个是班里的一个女同学,我的老乡。她家里具体情况不清楚,但是比二哥还困难。她从来没在食堂买过菜,在外面市场买颗白菜或者其他青菜,用酱油和盐泡着吃。班里女生说,她一个白菜可以吃两个星期。即便后来系里给她安排了勤工俭学,她也一直那样吃。同学们没法,也是变着法子给她改善下伙食。

耗子一拍大腿:“你这么一说,还真有这种可能。我看他就两双鞋子,而且都已经洗的发黄了。你看他哪天买过零食什么的?每次我们丢零食给他,他都说没有这个爱好。我觉得小军他肯定是生活费有限,怕我们笑话他。对啦,他来自哪里?陕西?不会是黄土高坡上吧?”

1959年我读高一,由于1958年我国遭遇特大自然灾害,国际上前苏联向我国逼债,国家某些政策失误,国民经济处于崩溃边缘,人民吃不飽穿不暖。

都说“寒门难出贵子”。尽管家境贫寒,但他凭借自身努力,考上了令我们羡慕不已的北京大学,成为我们那届唯一的一个北大生。那个年代能考上北大,几乎就是凤毛麟角。

杂粮的味道虽好,但是一天三餐也会吃腻的。特别是红薯,吃多了反胃,反酸。我会加一些盐巴和家里腌制的辣椒。这样一来,饭菜都解决了。

我家里没有水田,蒸饭的大米需要用小麦兑换,这样折合下来,一斤小麦换四两不到。太不划算,一斤小麦磨面够我吃一天了,穷人是最会计算着过日子。

于是,第二天我们兵分两路,我去找我们的辅导老师了解小军的家庭情况,大飞和耗子负责去食堂盯梢小军,看看他到底一个人天天去吃的什么?

陈同学却很另类,他不爱说话,性格内向,无论学习、吃饭、活动等,常常独来独往。他每次到食堂打饭也都是一言不发,一个人默默打完饭后就很快走了。有同学私下还叫他怪人。

02:他,家境贫寒,成绩优异

陈同学还有一个特点:性格相当内向。我想这应该源于他的原生家庭,家境贫寒,父母难靠,兄弟姐妹又多,自己又想完成内心的梦想,他得承受多大的思想压力和生活压力。

03:他,让班花佩服,考上北大

他父亲在淮海战役中,给解放军运粮食时,被国民党飞机炸死,是烈属,那个年代国家对烈属没有什么照顾。

我们几个悄悄跟上去,从他身后往前探,但还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其中一人忍不住说:“好啊,你躲在这里吃好东西呢”。

我说:“我们之前商量好的,故意让他们俩回宿舍的,怕人多你会尴尬。”

我把这件事偷偷的告诉了班主任,班主任和校长了解实情后,把学校图书馆卫生让她打扫和整理,每月给她一定的补偿,另外班主任又帮她联系学校食堂老板,让她每天三餐帮老板为学生打菜,不给工资,只管吃!

大飞和耗子说:“哦哦哦,那我们先走了,小军你慢慢吃。”两人说完抬腿就跑了。

这姐妹俩,父亲40多岁就去世了,有一个哥哥,下面还有2个妹妹,1个弟弟,一共兄弟姊妹6个,妈妈说,6个孩子一视同仁,不肯念书的就回来干活,供肯念书的上学!结果哥哥高中没毕业就去打零工了,还有一个妹妹也老早辍学了!不知是真的不想念书,还是为家庭做出了牺牲?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要再这么坚持就没有意思了,什么叫兄弟,就是我们拿你当兄弟,你也得拿我们当兄弟才行,懂了吗?”

基本上,开学一个月之后,我每个中午都会出来捡花生。我把捡来的花生带到一个废弃的石灰窑顶部晾晒,晒干的花生可以保存很久。

他赶紧说:“海哥,你这……”

看他这样,我们心里很难受……

你在读书时,见过最困难的同学每天都吃的啥?

别的同学也吃不饱,相比较比他要好一点。

我的高中离家大概三十里路,算是同类高中里最差的一所学校。因为初中的成绩还可以,高中学校免去了全部的学费,我乐意地接受了。至于所谓的起点,起跑线,在我眼中就是一个奢望,我能顺利读完高中就是幸运的事,我不会挑剔学校。

记得那时食堂素菜2毛或3毛一份,有点肉的菜5毛一份,那时我们最反感打菜的食堂大厨们抖勺子了,因为一抖就会抖掉些肉沫。

在外面,就没有家里那么幸运,我的年龄太小,又是假期工,很少有厂子愿意接收。活人不能被尿憋死,我开始跟着老乡捡垃圾,这个行当,只要人不懒,总可以顾住自己的吃喝,干捡垃圾的老年人多些。

他说:“我不能占你们的便宜。”

大飞那个家伙,重重的拍了一下小军的肩膀,把我给吓了一跳,大飞说:“以后不许说谢谢,咱们都是兄弟了!再说,我还拍你。”

大家哈哈大笑,笑声飞出窗外,飞向广阔的校园……

陈同学虽然家境贫寒,但成绩相当优异,各科成绩基本都是全年级第一。记得高一物理力学测验,我们几乎都没有及格,只有他一人90多分(满分100分),高居榜首。

高中3年以来,我们就没有看到过他正儿八经地在食堂吃过一顿饭。他每天3顿饭,几乎只用从家里带来的咸菜和辣椒水,早上就着一个馒头吃,中午和晚上就着2两米饭吃。

他们两个走了之后。小军抬头想说什么,我示意他什么也别说,先把桌子上的菜吃完,我有话跟他说。

老爸把家里的干蚕豆浸泡开,除去外皮,然后再晒干,我带到学校里就可以蒸食。我会带些红薯干,这个也是家里的收成。加上我捡漏的小红薯,完全可以轻松解决我的三餐温饱。

后来我了解到,她爸爸是一个残疾人四十以后才和一个智障女结婚,就是她的妈妈!

为什么对她记忆深刻,因为前年的时候,我负责公司的一个开发项目,跟一个大公司做项目对接时,在那个公司见过她,简直不敢相信,女大十八变,亭亭玉立,很有女神范儿,当时一眼就认出了她,去给她打招呼,但是她却说我认错人了,不认识我,我问了他们公司总监,名字都没错,肯定是她,不过中年人的我们,秒懂原因,突然想起了《那些年》里的朱小北。可能青春时期对于她而言,是场噩梦,不想再去染指

陈同学很懂事,他不愿增加母亲的负担,上高中时从不向家里要钱,学费是放假打临时工挣的。我们那时就觉得,这种情节只在影视剧里才会出现,没想到现实生活中还真有。

我说:“有可能啊,我们住一个宿舍,而且要一起住三年的,都是兄弟,如果大飞猜想的是真的我们应该帮帮他。你们觉得呢?”

虽然已经毕业十多年了,但是想想那段青葱岁月,才觉是最美好的时光!

现在每次想起这些事,同学们都会直抹眼泪。

当然,考上北大的陈同学,后来也算顺风顺水,事业也风生水起,这让人很欣慰。最让人难忘的还是他高中时代吃辣椒水拌饭的情景。

我们脸上火辣辣的,感觉象犯了Z一样,对他道歉:“对……对不起……”我们不小心毁了他的“口粮”,心里自责不已。

但大家对他还是充满好奇:他究竟有什么好东西,不让大家知道呢?带着这个疑问,几个同学决定悄悄跟着他,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地域上,我们这边也是花生的主产地。果园空隙里有套种花生的习惯。大部分的早,春花生已经收获结束了,我在收获以后的花生地里捡漏。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年。第三年,我们学校被县里一中合并。我也来到了县城读书,家里的条件开始好转一些。我再也不会为三餐发愁。

我让家里把食物减半,我带过来变质了也是浪费,我跟家里撒谎自己中午在食堂勤工俭学,可以免费吃一顿午餐,我们的学校压根就没有勤工俭学的岗位。老爸对我的话深信不疑。

我停了停说:“你的情况,我和耗子,大飞都已经知道了。你也不要觉得不好意思,我们是住同一个宿舍的,我们是兄弟。从今天开始,你吃饭就跟我们一起,如果你再用免费的汤泡饭,我和耗子,大飞说好了,你泡一天,我们就陪着你泡一天。”

三个人汇合之后,耗子迫不及待的说:“我看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他打了二两米饭,乘了一碗免费的汤,趁着食堂快没人的时候,一个人在角落里匆匆扒完了饭。”

更何况还是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下。

01:高中3年几乎只吃辣椒水拌饭

他每次放归学假回校时,都会从家里扛上一袋30斤左右的大米步行10多公里带到学校食堂来换饭票,从来也不坐车,这样可省下车钱。

你有这样的大学兄弟情吗?

我上大学时,我们宿舍的大姐(她是年龄最大的,大家都叫她大姐)大学4年每天早晨,泡半块儿方便面,把水倒掉,再把提前买的菠菜用开水烫软,把菠菜和方便面和上佐料拌一拌,早餐解决。中午到食堂打一个馒头,半份咸菜。回宿舍晾一杯水,午饭解决。下午去食堂打一个馒头,开水烫上菠菜,放上酱油醋香油,晚饭解决。一个月也见不到大姐吃一次带肉的,还在外面做家教打零工。我们有时候都偷偷轮着多打一份肉菜,假装打多了分给大姐吃。

我们一个宿舍的同学,属她们姐妹俩最励志也是最成功!

我一把拉过他就往外走,我说:“大家一个宿舍的兄弟,一起吃个饭有什么的,怎么还扭扭捏捏的。大飞,今天是因为你耽误了我们吃饭,这顿饭你请。”

陈同学就是这样,他看清了生活的本来面目,从没有放弃对生活的热爱,而生活同样也给了他丰厚的回报,毕竟爱出者爱返。直到现在,每当我为生活的奔波而想懈怠或忧虑时,总被这种情感激励着。

但对于陈同学而言,他就从来没在学校食堂打过肉菜,哪怕是蔬菜,哪些所谓的零食离他很遥远,他仿佛从来没用过“生活费”。

小军笑了笑说:“嗯,谢谢你们。”

他从来不花钱在食堂打菜吃,从来没在食堂吃过饭,每次打完米饭就赶紧走了。

由于他成年累月地吃咸辣味重的辣椒水拌饭,他的嘴唇经常溃疡和上火。高中3年,我们几乎就没有见过他嘴唇好过的样子。

当然那时一般家庭还是能拿出百十元来给娃作生活费的,陈同学高中3年下来几乎就不知道所谓的“生活费”究竟为何物。

他早上用“1两”饭票买一个馒头或一两稀饭,就着家里带的咸菜,配着辣椒水来吃;中午和晚上各吃2两米饭,同样也就着咸菜和辣椒水吃。

那位同学不甘示弱地说,他们寝室每次带的东西都一起分享的,但陈同学每次从家里带来的东西就不会分享,自己躲到一边享用去了。

罗曼.罗兰说过:“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看清生活的真面目并且还能够热爱它”。

还记得曾经睡在一个宿舍的兄弟吧?

其实,两人大多数交流的还是学习方面的。在高考前一个月时间里,班花还给陈同学买了很多补脑的营养品等,也是由我代给的,但据说后来他又退给了她。

我知道,这半圈他应该经历了非常激烈的心理斗争,但是他能想通,真的是太好了。我说:“走,回宿舍。他们俩还在宿舍等我们呢?”

他冲我们三个腼腆的一笑,漏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他小声的介绍着自己:“大家好,我叫刘二军,大家以后可以叫我小军就行了,我来自陕西。”

我把他的家庭情况跟大飞和耗子说完之后,对他们说:“那我们要好好想想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既帮助了他,又不伤害他。”

不管怎样,苦难总会过去,幸福而温暖的春天终会来临。

就在这时,我说:“哎呀,太好了,我们还没吃,刚才出去有事没来得及吃。走走走,一起去吃。”

高考以后,我们都各自考上了不同的大学,我南下读书,很少与他们联系了。

自律才是高境界,苦难过后皆美好阳春三月经历了严冬的考验,才换来万物复苏;严冬经历了一点一滴累积,才有百花绽放的春天。

在我们那个高中时代,物资不算匮乏。我们早上吃馒头、稀饭、包子,中午吃米饭、蔬菜、肉类,是再正常不过的伙食了;好些同学还会上街买些水果、零食,吃个小炒等。

我们几个忍不住把陈同学的情况给班主任反映了,班主任也大吃了一惊,他也没想到班上还有生活这么困难的同学,而且还是一位学霸。

陈同学打好饭回到宿舍,从箱子里拿出一包东西,就往学校后山走,到了一个僻静处,看四下无人,就坐在石头上,打开饭盒吃了起来。

通过家访,我们才得知:他的父亲前两年出了车祸,只能坐轮椅,没法下地干活;他是家中的老大,还有一弟一妹,一个83岁的奶奶,一家子的生活重担全都落在了母亲肩上。

午后的操场上,并没有什么人。我们就这么并排走在操场了。

估计小军当时也明白了,他低着头把饭和菜一口一口的吃着。我分明看到了他眼角闪烁的泪花。

大飞接着说:“你知道当我看到小军用免费的汤泡饭,我想到了谁了吗?孙少平,那个大雪天里,他用剩下的菜汤泡黑馍馍。我和耗子一样,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我们一定不能丢下他,我们是一个宿舍的兄弟,我决定了,以后我每顿饭都要带着他,他不吃,我就不吃。”

后来,班花就时常在我面前夸陈同学学习多么多么厉害,多么有才华,她很佩服他,等等。

那个时候,班里同学有10%家境好、穿着时髦,我上了高中时才觉得自己好土。另有少部分同学虽来自农村,但父母是做生意的,家境不差,每月约80-100元用于学校买菜买饭。

大家认为是不是这样的?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读高中那会,家里的生意垮掉了,哥哥远走他乡,老爸患了脑血栓。城里的房子,别墅,车子都被法院拍卖了。那几年,法院的车子几乎每月都会到乡下的老家几趟,打不完的官司,要不回的帐。

这样下来,一天会花5两米的饭票,一个月下来就是15斤左右。如果他一次扛上30斤左右的大米,加上自己再省一点,就可以吃上2个月了。这些都是我们后来才知道的。

我说:“知道了,我们一定会的。”说完,我就告别辅导老师去和耗子,大飞汇合,听听他们盯梢小军最新的情况。

他们两个说:“行!”

于是,我们几个仔细商量了之后,终于做出了决定!

班花面容姣好,性格开朗,家里是开饭馆的,算是家境优越,关键还是一位学霸,但比陈同学还是略逊一筹。班花经常塞给陈同学吃的用的,那些是她从家带来的。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则删)

大学兄弟情,真好!

为什么吃辣椒水或酱?因为四川确实辣椒多。

耗子和大飞几乎异口同声的说:“对!大家都是兄弟!一定要帮他。”

高中毕业,妹妹王玲玲考上了大学,姐姐却以2分之差名落孙山!

那时候,我们学校的伙食费是每个月10块,另外自己带米蒸饭,她们姐妹俩交一个人的伙食费,用大一点的饭盒,蒸上满满一盒饭,菜就吃一个人的份!这在学校当时也是不允许的,有时候食堂司务长,会看着饭盒点名,但后来,知道了她们家的情况,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了!

我们三个也互相介绍了一下自己,彼此之间也就算正式认识了。大学里的男生还是比较的自来熟,而且喜欢扎堆。

我大学里一个同班同学,叫刘二军。

1995年上高一时,全年级一共5个班,我们是高一三班,同学们来自各个区,由于都是新同学,大家都很新奇。陈同学作为一个神奇存在,以“全区第一”的成绩分在了我们班。

同样,人只有拥有了不平凡经历中的磨炼,战胜了苦难,磨砺了坚韧,才有可能累积更多的美好,绽放出更加绚丽多姿的色彩。

报名那天他是最后一个来的,个子小小的,上身穿一件黑色上衣,下身穿一条灰色裤子,脚上的一双白球鞋已经洗的泛黄了,和他鞋子颜色一样黄的还有他的脸色,给人一眼看上去就像那种长期营养不良的感觉。

接下来,满心愧疚的我们从自己的生活费里挪些钱来,给他凑了一个月的菜钱,还买成了菜票给他,并诚挚向他道歉。

大飞接过话来说道:“可是,他一直躲着我们,我们应该怎么帮他呢?万一要是伤了他的自尊,可就不好了。”

我想了想,确实是这样,一般这样的孩子都把自己保护的很好,不会轻易像别人暴露自己的伤口,到底应该怎么做呢?在做之前,我们一定要先搞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情况?再决定应该怎么做。

岁月惘然,但情意深长!我们宿舍的姐妹们到现在一直保持着联络🌹🌹

时隔20余年,我仍然忘不了一位高中时代的男同学:一位3年以来几乎每天顿顿只吃辣椒水拌饭,却成绩优异、内心丰盈的男生。由于常吃辣椒水拌饭,他的嘴唇常常溃疡和上火。

当时,我们也没太在意,三个人就一起去吃饭了。等我们吃完回到宿舍,小军这才出去吃饭。

和我邻床的是一位石姓同学,他弟弟读初二。

旁边一位和他同寝室的男生说:“他准是又偷着吃自己的好东西去了”。“不会吧,他那么瘦,不象吃好东西的样子”,一位男生回答。

在上大学以前因为不住校,没注意过哪个同学比较困难。但是1999年开始在曲阜上大学期间有几个同学家里是很困难的,我逐一说一下吧。

学校冬蒸的日子来了,我们是乡下的学校。气温到零下之后,学校就开始免费提供蒸饭的服务。蒸饭是免费的,自己带粮食饭盒,学校的伙房集中蒸饭。

说到后面,那位同学还有些愤然。另外两同学来了主意:干脆我们就跟着他,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好东西。我说大家都同学,这样不好吧。

他也从来不换菜票,因为他已从家里带了母亲做的咸菜和辣椒水当作每天的菜了,就不用再花钱买食堂里的菜了。

一男生见状,上前和陈同学夺起来,两人正推搡间,突然东西“呯”地掉到了地上,顿时出现一地的红辣椒水和饭,几个鸡蛋大小的咸菜,还没有切开……

陈同学一看我们几个同学突然出现,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仓促地收起东西抱在胸前,不让我们看,这更让我们好奇了。

我们一个宿舍六个女孩子,星期天从家里带来的好吃的东西,都分着吃,分给她,她总是不要,她带的东西也不分给我们吃!

我们当时,半个月回家一趟。老爸会在中间的日子里,早早起来,他推着车子要花上半天的时间来到学校。我拿到饭菜,加上一些零碎的钞票。这些钱大多数都是母亲卖鸡蛋,卖废品换来的。

学校一天提供两次蒸饭,早上和中午。早上我会蒸红薯干,或者小红薯块,红薯凉了味道不好。中午我会蒸一满盒蚕豆干,够吃两顿。偶尔会掺点米,米是同学之间交换的,一盒米换半盒干蚕豆片,彼此都觉得自己赚了。

到了食堂,小军要去打饭,我把他按在桌子上说:“你别动,今天说好了,大飞请的。你别动!”说完我对大飞说:“大飞,我要吃肉,红烧肉。”

你在读书时代,看过最困难的同学每天都吃什么?欢迎留言~~

最后一个是系里的学妹,和二哥是老乡。我们接新生的时候,她是她奶奶送来的,她奶奶当时背着个凉席,说孩子父母双亡,家里困难,借够学费但是没钱交住宿费了,只要能让孩子上学,让她随便找个地方铺席子睡就行。当时系里的老师没有收学费,让奶奶带了回去,说学先上宿舍先住,给孩子申请免费。后来,学校给免了所有费用,办了勤工俭学。

周围的花生地,被我搜寻的差不多。我不能走太远,下午还要上课。红薯收获后,我开始捡漏红薯,我把红薯埋在学校后面的树林里。吃的时候在石灰窑里烧一把火就可以烤熟,这是我小时候最拿手的技能之一。

宿舍里有老鼠,这是最可恨的。我的食物需要吊在床中间,不然的话就会被老鼠光顾。宿舍里的同学也有带饭的,他们都是吃二三天就结束了,只有我要吃一周。

中间周末的日子,我会去果园里找零工。工价是很便宜的。装一车苹果,好的时候能分到20左右,人太多。或者选择拎两袋苹果抵工钱,大概三十斤样子。这些苹果都是被剔选下来的,市场上几毛一斤。最多的一天,我赚了一百多块钱,足够我一个月的午饭钱。除此之外,我还拎了两包苹果。都是我自己装的,不少于40斤。果农是不在乎这些的,他们给两个袋子,只要你会装。

男生宿舍,基本上就是个大通铺,一间宿舍里二十多个同学睡一起,没有独立的储物柜,所有的东西都是放在床头。

后来我发现她每天只吃两顿饭,一顿一个馒头,晚上学校食堂有免费的汤,她去打点汤喝一下算是晚饭,

姐姐在老家嫁了人,刚开始也过着农民的生活,后来通过自学,学上了中医,自己开了中医门诊,在我们当地很有名气,也算是事业有成!

就象《孟子》里的那句话:

说完,我对耗子和大飞说:“你们俩不是有事的吗?赶紧去吧!”

第二天中午,我们喊小军一起去食堂吃饭,他说:“你们先去吧,我还有点事,晚点我自己去吃。”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现实中,我没有见过比我吃的还差的。

我跟他说:“小军,我们认识也差不多一个月了。之前,兄弟几个疏忽了。要跟你道个歉。”

不到五分钟,大飞和耗子就端着四个菜回来了,有红烧肉和鱼,还有一个宫保鸡丁,一个豆芽粉丝。

一次,我们几个男女同学在食堂打完饭菜,就凑在一块有说有笑地吃起来,这时旁边一位同学向我们使了下眼色说:“他来了!”

我最讨厌下雨的日子,下雨食物最难保存。往往吃上三天就开始变质。发霉的食物是不能在食用,但是肚子咕咕叫,也不能硬扛着。一顿可以,一天不吃肯定受不了。

第二天我们五个女生吃过早餐回宿舍,趁她外出,我们留一个在门口放哨,其余四个翻看她到底从家里带的是什么好吃的,当我们打开她带的东西时,个个都愣住了,就是一瓶自己家里腌制的素菜,还有一个可能是准备中午当午餐吃的馒头!

陈同学还象往常一样打完2两米饭后准备离开,我们叫他:“过来和我们一起吃吧”,他低头小声说了声“不用,谢谢”就离开了。

大飞说:“好,没问题,红烧肉就红烧肉,我去打菜,你们等我。”

后来,班花找上我,让我当他俩的“媒介”传递信息,其实就是传情书,我当时很吃惊,她怎么会喜欢木讷的他呢?由于我跟班花是好朋友,不好拒绝,就答应了这件事,现在想想我那时怎么就糊涂地当了“媒婆”呢。

不管家境和性格如何,都掩盖不了陈同学的优秀的光芒。高一分完文理班时,班上的一位成绩优异的班长也是“班花”,喜欢上了他,有点美女爱英雄的意味。

辅导老师也是上周才了解到小军的情况,正着手准备帮他申请助学金补助。我就来找他了,辅导老师拜托我们宿舍几个人在生活上多多关照他一下。

由于这兄弟俩刻苦学习,哥哥高中毕业后做了教师, 當了校长,共产党员,退休工资每月7OOO多元。弟弟初三毕业后进了工𠂆,退休工资4O00多元。

亲爱的朋友,人一生一世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一定要挺过來,俗话说过了荒年是熟年,受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回到宿舍之后,我冲大飞和耗子比了一个耶的手势。他们俩兴奋的从床上爬起来对小军说:“以后就是兄弟了啊!”

开学了,家庭富裕的同学拿着钱去食堂直接买饭,家庭普通一点的把粮食送到学校食堂,兑换等值的饭票。我属于条件最差的,我自己带饭。因为天气很热,学校里不提供保存食物的冰箱,学校里压根就没有冰箱。我只能把煎饼,馒头,大饼放在宿舍里。

收获完苹果,地里已经找不到可以吃的了。偶尔会有遗漏的苹果,要么是特别小,要么早已经被鸟嘬食过部分。对于我来说也要过一阵子困难的日子。

好多年过去了,妹妹在南京当上了学校的校长,老公是个博士,女儿在国外读书!人生很圆满!

我们三个吃了几筷子就纷纷叫着吃饱了。小军看我们不吃了,也准备放下筷子。我赶紧说:“小军,你太瘦了,多吃点,不要像他们两个学习,他们太浪费粮食了。”

陈同学考上了心仪的北大,班花上了一个二本院校,两人结局如何,后来没怎么听人提起。只听说他北大毕业后做了编辑,可能是性格原因吧。但后来随着社会的熏陶,他的性格逐渐开朗起来,近几年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

第一个我最熟悉的,我们宿舍的二哥,家是菏泽曹县的,他们那个地方当时整体经济是比较差的,他家又是他们村里比较穷的。那时候学校每个月会给每个学生往饭卡里充59元的餐费,我们基本上不到十天卡里就没钱了,他的59元每个月都花不完,每顿饭买份最便宜的素菜加两个馒头。后来我们就让他帮忙从食堂买饭带回来,每次都多要点肉食,让他一起吃,或者每次出去吃饭都多要点菜假装没吃完给他打包回来。后来系里给他安排了一份打扫机房的工作,他才舍得自己买点带肉的菜来吃。

我们也会这样,经常给他分些菜和其他吃的。

我们高中那会,学生是可以用从家里带来的大米换学校食堂饭票的。用大米可按需换“1两、2两……1斤”等不同两数的饭票,也可折算成“1角、2角…..1元”等数额不等的菜票。

大飞明显听懂了我的意思,赶紧说:“好好好,都是我的错。今天我请你们吃好吃的。”

我上高中的时候,在学校里住校,有个双胞胎姐妹俩,王萍萍和王玲玲,一个是1班的班长,一个是2班的班长,长得漂亮,成绩又好,就是家里很穷,她们两个只交一个人的伙食费,两个人只吃一份饭菜!

他很诧异的看着我说:“他俩不是有事去了吗?”

他说什么也不肯收,说可以回家再拿些辣椒水和咸菜来当菜吃,一提到他这样的菜,我们眼泪真的止不住了。

小麦上蒸笼是蒸不熟的,除非浸泡很久才可以。即使蒸熟了,整粒的小麦是很难下咽的。家里除了小麦就是一些小杂粮,这些都是田间地头零星土地被母亲利用起来的产出。蚕豆,红小豆,绿豆,这三种杂粮里面,只有蚕豆可以蒸熟。前提是蚕豆浸泡开,还要去皮。

他默默地跟在我旁边走着,走了大概半圈之后,他抬起头说:“行,我听你们的。”

晚上,我跟老乡露宿在双人桥边上的一个寺庙屋檐下。偶尔下雨了,我会跟着在桥头掏耳朵的老艺人去他的河边违建棚里。这一个半月的流浪,我并没有攒下多少钱。假期结束了,老爸执意让我回家读书,我也就结束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打工生涯。

大概十分钟之后,他放下了筷子。我跟他说:“咱们去操场走走?”他点了点头。

我说:“不会吧。看他平时在宿舍里跟我们交流也很开心,应该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看他平时的穿着打扮都特别朴素。会不会是没钱吃好点的饭菜,怕我们笑话他?”

邳州处于苏北地区,主食是煎饼,正常情况下一人一顿要吃三个煎饼能饱,他兄弟俩必须按计划吃,每人一个煎饼,面前是一个泥盆中放炒好的野菜,春天是七七芽,婆婆蒿,夏天是榆树叶,荠菜,冬天是黑山芋叶,这些野菜放时间长会变味,发餿,都是他母亲星期三给送一次饭去。

我听她说想吃就送给她了,王同学接过面后,我看到她吃的可香啦!最后连汤全部喝完了,她说她是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面条,真是太好吃了。

原来,他是不想让我们看到他的窘境,才躲在一边默默地吃辣椒水和咸菜。他不是不想分享给我们,是觉得拿不出手。

小军明显楞在了原地,他可能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们三个刚才明明去吃饭了,为什么溜了一圈又回来了,而且还没吃饭。他局促的站在原地。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一直都是如此。我们有点好奇,来自江苏的耗子就说:“小军他是不是不愿意跟我们在一起打交道啊?不然他为什么每次吃饭都躲着我们呢?”

他的米饭是怎么解决的呢?

初中时候,班里一个女生,长的不是很好看,而且自卑内向,在班里一点没有存在感,还因为长得丑,成为班里男生调侃逗乐的目标。

我们的学校外面是一个国营的果园场。这里的水果特别多,吃饭的时候我会随着走读的学生一起混出去。

我是在家里最困难的时期读的高中,因为年龄的原因,老爸不放心我外出打工。初中毕业的时候,我曾经跑到浙江一个多月。在外的日子远远比家里难,农村的房子还可以遮风避雨,土地产出可以满足基本的温饱问题。

这在上世纪90年代,已经算不错的了。买菜买饭加上平时的零花钱,也算过得很滋润了。

他也会带些红薯、土豆,这样不用去食堂。

我跟辅导老师一聊之后,彻底震惊了。原来小军他们家是陕西一个农村的。家里父亲常年卧病在床,母亲也有好几种慢性病,需要常年靠吃药来维持。小军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在上初中,家里除了几亩薄田之外,几乎没有什么额外的收入。据说小军大学费用还是村里的乡亲们帮他凑的。

她读高中时,爸爸快六十岁了,还要照顾她妈妈,还要供应她读书,家里生活条件可想而知,结果她只读到大二,还是回家了,因为她父亲生病不能下地种田了,妈妈还要人照顾,爸爸在家为她介绍了一个小包工头,因为她有文化,长的标志,小包工头愿意为她爸爸治病,她只能选择回家种田和嫁人!

他委屈的泪水在眼里打转,大吼道:“这是我一个月的菜啊,我妈辛辛苦苦弄的,你们怎么能这样?”

我97年上大学,有个临沂革命老区来的男同学,单亲家庭。他每年开学背一布袋煎饼(真玉米面的煎饼,硬的拉嗓子那种),用开水泡煎饼,早上在食堂打一毛钱的咸菜,就着煎饼吃一天,可以连吃二十天。这个同学特别能吃苦,在上学期间打两份工,不仅能供自己还能剩下点钱邮给他妈妈。毕业后回了家乡镇政府工作,后来毕业十年见他,已经混成个红光满面的小领导啦。

展开阅读全文

农民出地,城里人出钱,合作建房行不行?

上一篇

从老一辈口中,你听到过哪些直到现在想想都害怕的故事?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你在读书时,见过最困难的同学每天都吃什么?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