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老一辈口中,你听到过哪些直到现在想想都害怕的故事?

听一个大叔讲过他的亲身经历,至于真假就不得而知,听着挺吓人,今天就分享一下。

第一件事: 当时她和家人居住在城边子,距市内有十几公里,当时周边野生动物狼,野猪、野兔子、野鸭子等特别多,她听说有人挖野菜被狼从后边搭爪,一回头被咬着脖子,后来被同伴相救才得以保命,脖子留下长长的疤,大家给他起名叫“狼剩”。尽管经常听别人说有狼,但从来没看见。有一天,她经历了一次可怕的事情!这一天,妈妈在一个池塘边玩,把鞋脱掉嬉水,突然,有人高声喊:狼来了,狼来了!我妈妈都没顾上穿鞋,拎起来鞋赤脚就跑,平时她都是经过一个大甸子回家,这回她懵了,跑错方向了,不知怎么跑到家里的后门,狠砸门我姥姥才开门,怎么也没想到她从后门回来的。第二天,听邻居说,她没从老路回家就对了,因为这只野狼就是从哪儿过去的,是只白色的狼,有着长长的尾巴。全家人听完后特别后怕,我听着也后怕,直到现在也觉得可怕!

如果当年她没被送回去会有这样的结果吗?不可能的,即便不是遇见我爸,她最终还是会被送回去。因为我们那里地方不大人口不多,只是一时半会没人认识而已,邻近几个乡镇互相结亲的太多了,第一次遇见的那个农贸店实际上有一个女员工就嫁到了小女孩她们村,那天不过是去县城买东西了没在店里…老太婆除非将小孙女送出省,哪怕送到县城、市里我估计都不用多久就能找到!

刘家有三个女儿一个小儿子,都结了婚。三个女儿日子过得挺好,儿子继承了老爷子产业干得也不错。老刘头是安享晚年,但日子总有不顺心的:儿子都30好几了,结婚也有年头了就是要不上孩子!你说这怎么办,愁!老爷子让小两口去省城看看,医院一查,没事,哪哪都正常!这咋回事?可把老两口愁坏了!

……

儿媳到家后觉得无非烧错了纸,再说老僧也及时把冥钱给挑了出来,自己又多磕了响头就没啥事了,此时就没给家里任何人讲,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可万万没想到几天之后的一个中午吃饭时,爷爷逗着小天赐吃饭,由于天赐一小一腔被嘴里一口馒头给呛倒了,一家人又是附心又是拍背也无济于事!眼看着小天赐痛快的挣扎,最后眼睛大睁面色紫青给憋死了!全家人大哭,刘老太悲伤过渡晕了过去,儿媳更是哭的死去活来,嘴里不住的念叨“我可怜的儿啊!是妈害了你啊……!”无论大家怎么劝就是抱住孩子尸体嚎哭不住!最后这儿媳哭的实在没劲儿了昏死过去大家才抱了孩子尸体安顿下来。当地的风俗小孩夭折不成人的不可以在家停尸!亲邻赶紧帮忙买了丧事把孩子生前喜爱之物连同衣物一起埋了。刘家本身有钱更怕孙子死后到那边孤苦伶仃受欺负一并买了不少真金白银现金放在小孩棺材里。

1998年,南方各省突遭一场百年一遇的特大水灾,许多村庄都被冲毁,我爸由于当时还在江西南昌工作,所以大水退去兄弟几个回家整顿时他都来不及赶回来,几天之后忙完了手里的工作才返回县城。

刘家大院是村里最气派的宅子,单是面积就顶其他普通人家宅基地的几倍。外墙整个抹了水泥,墙头上树着玻璃碴子防止有人攀爬,正门口大且高,漆成金黄色的大门显得那么富贵!院里前面是二进院,屋后还有套院!头道院种了菜,二道院种花草养了金鱼,后院是果树……我印象最深的是有次去他家房顶,单单配房的屋顶就要比篮球场宽敞的多!

进去以后看到一个老太婆,其儿子、儿媳并不在家。姑丈问她小孙女有没有走丢,老太婆回答说没有,小孙女和大孙女刚出去玩了。他们想了一下觉得好像确实不应该是这个村的,所以也没多说啥就离开了,之后我爸就和他同学回老家了。

爷爷知道,他遇见狼了。搭在他肩上的掌是狼爪子,只要他一回头,狼会一口咬住他的咽喉,结束他的生命。

席间不知道怎么的同学媳妇说早上去集市时看到一个3、4岁的小女孩坐在路边哭,大家也不认识她、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问她自己又什么都答不上来,只说早上和奶奶来集市买东西后就走散了

到了当天,儿媳沐浴后换了身素净的衣服,到店里买了不少供品香纸就奔九苍山来了!到了山顶大殿前磕罢了头,摆好香山点着了,慢慢把值钱往香山里放一起焚烧……忽然间砰的一声闷响,香山烧着的火苗一下窜起有一房多高!紧接着狂风骤起围着香山转着圈的刮,风声似狼嚎一般!周围进香的人都吓呆了,跪在地上的刘家儿媳更吓的一下瘫倒在地上……就在此时,旁边打扫的一个老僧立刻跑到进前,一铁锹把香山里半着火的一大堆纸钱挑了出来,迅速踩灭大声呵斥道“你这烧的是啥!好大的胆子!”说也奇怪,那堆乱七八糟的纸钱挑出后风立刻就住了,火苗也恢复正常。儿媳这才从惊吓中回过神来说“我没烧啥啊,这不就是一堆纸钱,里边没别的,不信你看啊!”“哼哼!”老僧一阵狞笑道“确实是纸钱!也就是这纸钱!谁让你在神佛面前烧这冥钱?你是多大的胆子!啊?”这时旁边香客一看可不是啊,那挑出的一堆正是给死人烧的冥钱!一老妇人说“你这孩子真不懂事,有啥不清楚也不问问?这神前怎么能拿冥钱乱烧?要是万一娘娘怪罪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还不给娘娘多磕头请她老人家原谅啊,阿弥陀佛,真是罪过啊!”儿媳赶紧跪下来连磕几个响头求神佛原谅!此时扫地的老僧一阵摇头扬长而去……

或许唯一能够让大家“自我麻痹”的就是相信堂叔当年确实无能为力,没法一次救走两个孩子…

当时那个同学并不在家,只有他媳妇和父母在,可人家热情好客非要留几个人下来吃饭,没办法他们中午就在同学家吃了个午饭。

之前趁乱、趁着大家都忙于灾后重建没那么多精力去寻找而故意遗弃,后来发现这一计行不通,两次都被找回来再用这招也容易让人起疑心(父母自第二次后就让小女孩记住了自己家的地址、联系方式并且半年多时间不允许老太婆带她出门),所以就将亲孙女“谋杀”!带着大孙女一起上山只不过是想要掩人耳目,反正那年大孙女也才9岁,如何能分辨妹妹究竟是“意外”还是“谋杀”?而且其实还不止这一次,姑丈说在出事前半年左右小女孩就差点淹死,幸亏姐姐呼救及时才被村民捞起捡回一条小命。虽然那次是她自己和姐姐跑池塘边去玩不慎落水跟老太婆没啥关系,可她姐姐首先回家叫的奶奶,而老太婆竟磨磨蹭蹭直到人都被救起了还没出门你敢信?

当狼看见火光,吓得跳起来跑了。

我小时候听我奶奶讲过一个故事,现在还记忆犹新,晚上独自一个人行走时,想起来就会有点害怕。

一遍问下来没有人认识,应该也不是附近村子的,由于急着回家,等了几个小时无果后就报了警。而警察赶来自然也是没啥办法,带着小女孩到了派出所记了一下我爸和他同学的联系方式以后就准备走人。但这个时候小女孩开口说自家村子前有4棵大树,还有一个“庙”(实际上也不是庙,就是个避雨的地方),而“庙”的另一边是条小溪。这立即让我爸想起那不就是他们的邻村、我姑丈所在的那个村子么?他们村的村口非常有特色,4棵参天大树村道两边各2棵,避雨亭就在靠山那边的2棵大树中间,去过一次都能记得…

我爸23年前亲身经历过的一件关于人性的细思极恐真事,那一年发生的几件事让我明白了:比洪水猛兽更可怕的是人心!

马占山在江桥打响抗日第一枪那年,可不得了了,村里闹起了瘟疫,家家户户的小孩起麻疹。

在溜达过程中,我要上厕所,看到一座老建筑的门口站着一位七十来岁的老人,我向他询问哪里有厕所。他把我引进了院里,告诉我破旧楼的拐角处就是厕所,并让我小心点,他就又离开庭院。

其实奶奶给我讲的也不算是故事,而且发生在我们村的一件真事。几十年以前,我们村有个六十来岁的老人,他非常勤快,胆子也很大,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去拾粪。

到了那个乡镇集市的农贸店后几个人开始般货,我爸闲着无聊就在附近转悠了起来,走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时抬头看见一位大概3、4岁刚会说话的小女孩坐在地上哭。放平常他是不会去管的,小孩子哭有什么的?可当时不是又发大水又台风的么?虽然各个乡镇的集市影响不算太大,但依然有些破旧的房子被大风吹成了“危房”,小女孩就坐在一栋摇摇欲坠的瓦房前特别危险。我爸走过去想要叫她离开那,而小女孩一看到有人在和她说话哭得更厉害了,嘴里还嚷嚷着“爸爸妈妈”。于是他就上前问了几句,小女孩说自己4岁,早上跟奶奶坐车来这里买东西,后来奶奶不见了,而继续问下去却啥都答不上来了,父母名字、奶奶名字、兄弟姐妹名字、住哪个村、家里电话等等全都说不知道,甚至连自己姓名都讲得让人听了一头雾水…没办法我爸就带着她到农贸店里想问问看有没有谁认识这个小女孩。

在老家待了一星期左右,我爸和几个兄弟准备一起返回县城,由于老家原来去县城要经过的其中一段公路发生山体滑坡无法通行,得绕经另一个乡也就是我爸那个同学所在的乡回去,还正好就要经过那个同学家,于是几个人在途径他们家的时候决定顺道进去坐坐。

我从妈妈口中听到两个真实的故事,小时候就听过,直到妈妈89 岁过世,这个故事不知听过多少遍了,尽管熟烂于心,但想想还是觉得可怕,如果当初事情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就没有妈妈了,也没有我了😫

原来,爷爷走了以后,村里人不放心,村长派几个村民要把爷爷送回家。村里人敲铜锣是告诉爷爷,他们已经来送他,让他等一等。

老人讲完,我不禁后怕,他看出我一脸惊恐,就说:\”现在没事了,那次出事以后这里的所有厕所都检查了,重新把钉子钉好了。\”

就在爷爷精疲力尽绝望的时候,海格村的方向传来铜锣声,村里人打着火把来了。

有一天晚上,爷爷在海格村熬完草药已是午夜。村里人劝爷爷宿在村里,爷爷拒绝了,说:还要赶回去明早熬草药。

爷爷没敢回头,他知道,人走夜路不能猛丁回头。他用手一摸,那掌不是人的手,好像是狗爪子,可又比狗爪子锋力。

在有狼出没的年代,我很小,家家都养狗,夜晚经常听见狼的嚎叫声,那声音七股八叉,十分难听,象是人哭,十分凄凉的叫声,怜人毛骨悚然。大人们经常提惺我们,迟出早归。

后来,爷爷每晚再出去,村里人开始保护了。

原来一大早老太婆带着小孙女去赶集,而且本地的集市没有她想要买的东西于是就跑到邻乡的集市去,买完以后发现孙女走丢了,所以匆忙赶了回来,而之所以当时问她回答说孙女没有走丢是因为我爸他们几个人并没有说自己找到小女孩的事(确实我爸说当时他们进屋只是问人在哪,并未提及此事),而她又害怕儿子、儿媳怪罪自己,所以想撒个谎试图瞒天过海…但儿子、儿媳回来后发现女儿不见再三逼问,同时姑丈把我爸遇见一个小女孩的事情说出来并打电话到那个乡的派出所对质之后老太婆才不得已承认了这一事实…

还别说,两个月后妻子还真有了身孕,可把老两口高兴坏了,这以后家里任何事都不让她动只安心养胎!转过年来生下一个儿子8斤7两!这老两口抱上了大胖孙子那欢喜劲儿就甭提了!到了三月十八老刘头和儿子上山烧三座大香山还愿,在大殿磕头祷告感谢,虔诚自不必说……不久孩子满月更请了全村老少来喝喜酒庆贺……大欢喜不细说!

这是真事!

村里的一个老人已去世多少年了,他年青时脖子上就有一道很明显的伤疤,听说是被狼抓破的,想起来也挺怕人的。

到家后没多久大叔就一直冒冷汗头晕,还病了一阵子,还请人看了迷信。他把事情告诉给村里老一辈的人,那些老一辈的人说在农村走夜路遇到种事是有的,他们也遇到过,只要不理会正常走就行。可大叔说他之前怎么就没遇到过,老人们说他那天应该是阳气不足才会看见,只要心里不虚,也是没问题的。

想想我刚才在这个厕所方便,一种恐惧感袭上心头。

前后间隔一个星期,在所有人都忙着灾后重建工作的时候带着不到4岁的孙女到隔壁乡镇集市买东西,敢情是学着花木兰“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呗?可据说她就是去买修葺猪栏的材料,这玩意哪里没有卖?两次还都不是“赶集日”(农村每个月有一天固定时间“赶集”,只有这天卖东西的人多),并且都那么巧孙女走失了?甚至都不找找直接就回家?这次(出门前)还把小孙女头发给剪了是怕人认出来?你这是“丢失”呢还是“丢弃”呢?

如今没狼了,但是想起那些真实的事情,非常后怕。

然而我姑丈却说出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半年前,也就是那两次失踪事件之后一年半吧,小女孩和姐姐、奶奶上山玩耍,一不小心失足从半山腰掉了下来当场摔死,还不到6岁…

于是,爷爷抓住狼的两只前爪,一扭身,把狼摔在地上。

前几年我们那里传得沸沸扬扬的某医院停尸房尸体被袭击事件。据说有一段时间那家医院停尸房里存放的尸体到了晚上经常会被一种类似野兽的东西袭击,将尸体剖开后吃里面的内脏,奇怪的是门窗紧锁,又没哪里损坏不知对方是如何进去的,更何况医院在城里又没什么野兽到底是什么东西干的一时成了谜。医院为了自己的名声只好将此事隐藏下来,另一方面不是每个家属都会去仔细检查尸体的,医院只要将外表外理好是很难发现的,但为了避免此类事的再次发生只好派人加强了夜班巡查,连续调查了一段时间后一天夜里终于找到罪魁祸首了。那天夜里有两人正在巡查时突然看到有人直奔停尸房而去,到了停尸房门口不慌不忙的拿出钥匙打开门后进入了停尸房,两人躲在暗处一边观察停尸房的动静一边联络其他人过来帮忙抓贼。大概过了十多分钟有五六个人赶到了现场,大家冲进了停尸房看到那人已将尸体剖开正吃得津津有味,好像没看到有人进来。当房间的灯打开后众人惊呆了,原来那人就是他们的院长。也许是灯光刺激的原故只见院长全身颤抖了一下,好像猛然醒悟过来,接着大叫一声当众人围上去看时已没气了。后来事情闹大了相关部门介入调查。有专家分析说那院长当时应该是处于梦游状态,再加上他可能有双重性格。白天是人性,晚上是兽性,晚上吃尸体就属于兽性大发,当有人将他唤醒后他就恢复了人性,结果自己把自己吓死了。

那只狼爬起来,一纵身,又扑向爷爷。爷爷徒手与狼开始搏斗,他的脸上被狼的爪子挠出了血,身上的衣服也被狼撕破了。

我的天啊!这地方简直和我做噩梦时见到情景差不多,一座面貌全非的破楼,上面挂满蜘蛛网,我七拐八拐来到一个挂着破帘子的地方,闻着味,凭着感觉,我觉得这里应该是厕所。我当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不知掀开帘子是否会屎尿横流,无处下脚。但尿急促使我顾不得太多,进去吧!里面特别狭小,因为下小雨,地面有些湿滑,两块木板架在一个大坑上面,看着下面充满恶臭的屎尿水混合物,我干呕了几声,完事后赶紧提裤子跑了出来。我不敢多留,快步走向门口,看着外面来往人流,我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他本能地感觉一阵被什么挑衅的行为,慌乱中才看清是狗一样的动物在攻击他。他始终以为是狗,并不觉得胆怯。将手中紧捏的烧热的长烟锅对准狼的咀部捅了过去,不偏不正,刚好击中狼的眼晴,只听一声尖叫,狼撒腿落荒而逃。

大叔他住在农村,他是做豆腐的,他每天早上都要很早起床,把做好的新鲜豆腐骑着车去镇上卖,农村去镇上要经过一片田地,田地里会有零零落落坟包,这都是他的必经之路。

爷爷是村里的郎中,他的诊所每天排起了长队。爷爷说:这是一场瘟病。于是,他在附近几个村的村口架起一个大缸熬草药,有小孩的人家天天去取药汁。

老人说,这片老城区每年都有很多外地游客来参观。有一年也是夏天,天气也是这样的阴沉,有几个南方人来这里参观,到这里找厕所成了难题。他们向附近人打听哪里有厕所,有人就告诉他们进了这个门往里走就有。人群里有个女孩先进去了,可半天也不见出来,外面的人等得着急了,觉得即使大便也该完事了。他们就进去找,破烂楼里外都寻遍了,掀开厕所帘子都没有发现女孩身影,喊名字也没有人答应,这时他们才感觉出事了。

不过也怪小女孩父母粗心,第一次事后就应该让她记住自己家的位置、联系方式,但看情况依然是一问三不知…

我妈妈是1930 年出生,她7—— 8岁时,遇到两件事,就是和野生动物遭遇的事。

你以为故事就这么结束了?还没完…

这事发生在冬天,那天凌晨4点左右,天还是很黑,大叔骑着车去镇上卖豆腐,跟往常一样的路线,等他骑到一片田地的小路时,他看见不远处田里的一个坟包旁有个人影,大叔他胆子大,天天走这路都没发生什么,所以想着可能是某个人太思念他的亲人了,所以去看他。可谁会挑这个时间跑着地里来呢?大叔也是好奇,好心想过去劝劝他,大叔从车上下来,先是叫了一声,大晚上的回去吧!可对方没反应,还是在那一动不动,大叔想着天天走这里,绝不会看错,肯定是个人,大叔开始走过去,可他刚走几步路时发现那个人不见了,大叔立马感觉不对劲,身上立马起鸡皮疙瘩,本来他一点也不怕,可现在却害怕了,他立马回头骑车掉头往回走,豆腐都不去卖了,骑车时还不忘回头看,可他又看见了那个人影,那人影这时还低着头。这下大叔老实了,头也不回的往回赶。

看来就是一个冒失老太把孙女弄丢又担心儿子、儿媳责备而闹的“乌龙”事件啊?可后来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却让这个“乌龙”变得细思极恐了起来!

那个年代大家也没私家车,很多村道又被冲毁了,去车站坐班车回家的话没有直接到村里,得走上好远的一段山路,于是他就联系了一个初中邻乡同学想让对方来县城载自己一趟。因为这个同学当时在跑饲料运输,几乎隔一天就要往返县城一次算是搭“顺风车”。老同学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下来,不过去的路上还得绕到另一个乡镇把货先送到农贸店去。反正也不差那几个小时,两人第二天上午就出发了。

邻县,离家一百多里向西九苍山上有个圣母庙香火很旺,求子特别的灵验。每年的三月十八是正日子,周围人去上香求愿的人能挤丢了鞋!刘老太太提前几天准备,香火纸钱供品不必说,头天晚上直接一家人都提前上了山借宿到寺里就为赶那头香!次日寺里和尚刚醒,这一家子急急忙忙就到了大殿上香,小两口磕头老两口祷告。末了儿子说道:“圣母在上,可怜我爸妈抱孙子心切!若来年受您恩惠得子,一定给您烧三座香山还愿,年年前来朝拜!”话罢又连磕了三个响头才退出去。

传说有一天早上,老人去山里砍柴,当時正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年青力壮,他知道府近有狼,但他胆子大,从不怕狼,专心专意砍柴,四面鸦雀无声,砍柴累了,坐下休息,掏出旱烟煱,装上烟点着,刚吸几口,觉得身后草唰!地一声,猛地觉得身后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扑到…

多年前的一个夏天,我去哈尔滨旅游,当时天空飘着雾一样的细雨,我来到具有\”巴洛克\”风格的一片最老的城区,置身那个环境,看着一处处沧桑的建筑,时光仿佛又回到过去。

那只狼听见铜锣声,抬头看见了火把。此时,爷爷已经躺在地上,再也没有力气和狼搏斗了。那只狼已经张开大口,就要撕咬爷爷了。

两年后,姑姑和姑丈来我家做客,席间我爸调侃起了这件事问小女孩后来还有没有“走丢”,之所以【调侃】是因为其实大家都明白那就是老太婆故意弄丢的,大概是由于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严重,可儿子一连生了3个女儿特别想要个孙子吧(小女孩还有一个大她1岁多的姐姐,不过出生后就送给亲戚领养了)?但那个时候儿子也没钱实在养不起更多的孩子了,小孙女送又送不走如果不“失踪”怎么抱孙子?所以…可没想到两次都被找回让老太婆成了一个笑话…

据说2年多以后老太婆终于抱上了孙子,不过和儿媳的关系一直非常差。【或许】是她儿媳包括儿子也知道就是老太婆“谋杀”了自己小女儿所以始终耿耿于怀吧?因为夫妻二人几年后赚了大钱搬到城里有车有房也不接她出去住,甚至过年也不回老家、不将老太婆接出来,而村民口中夫妻俩是非常懂事有礼貌的,对待自己叔叔、伯伯都比对待这个母亲(婆婆)要好得多!

爷爷想:我不能死呀,几个村的孩子还等我救命呢。

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爷爷战胜了这场瘟疫,各村没有死掉一个孩子。

儿媳昏睡了半日,天黑时慢慢还醒过来,哭哭啼啼把那天上香误烧冥钱之事给家人一说,老刘头长叹一声“唉!也罢!奈何老天不让刘家早早得了后啊……”好在儿子儿媳都还年轻,日后早晚会再要上孩子,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再上九苍山烧香赔礼!其他事再从长计议吧……

到了门口,那位老者还在,我向他表示感谢,并和他聊起了这里的建筑。他倒是很健谈的一个人,看得出他是本地人,对附近建筑都很了解。比比划划地和我讲述着这里的人和事。他说:\”别看这些建筑如今都破烂不堪了,当初这里住着的可不是普通百姓。\”我笑着说:\”就是厕所有点那个啥,哈哈\”,我不好意思直接说脏。没想到这句话引出了一个让我现在想起来都感到害怕的事。

没办法报了警,经过一番努力,最终在厕所的粪坑里打捞出已经没了呼吸的女孩。原来,这个厕所坑里装着大缸,有工人定期来掏粪,上面的木板是用钉子钉在一起的,有时工人掏粪觉得木板有些碍事就把钉子踢开了,过后也没人重新钉好。而女孩恰恰就因为这个原因丧了命,她踩上木板,没有钉子固定的木板向两边一滑,她来不及反应就掉了进去,一缸的污秽很快灌得她措不及防。试想那种恶臭几人能忍受住?我在里面两分钟都要窒息了。

可我爸也不好直接带着小女孩过去,毕竟隔了一个乡,如果是那个村的赶集买东西为什么不在自己乡的集市上买要跑到这个乡来呢?再说警察叔叔也不同意我爸带走啊…于是就决定让他们先过去问问看,如果确定小女孩是他们村的再送过去。

人群中有他的父亲,看着女儿的惨状嚎啕大哭,他说女儿刚读完大一,暑假期间领她旅游散心,没想到……

我曾经与一个女大学生死亡的地方近距离接触,直到现在,那种肮脏与恐怖还不时出现在我的梦中。

…听到这番话我爸心里一惊,啥情况?怎么一样的“剧本”?穿越了?于是将之前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我爸同学可能太忙忘了将那天两人遇到小女孩的事告诉自己媳妇),大家当即觉得这个小女孩应该就是一个星期前我爸遇见那个姑丈村里的小女孩!于是立即让同学媳妇带去找,小女孩也没送去派出所而是被一个好心人带回家吃午饭了,过去一看果然就是她,但头发却刚被人给剪了!

太平庄村东,刘家,大户!家里有的是钱,早在改革开放初刘老爷子就承包了村里的砖厂挣下了第一桶金。而后又成立了包工队,带着人去城里打工,从开始的小打小闹到最后的大建设集团,刘家发了大财!

其实不仅仅是这件事,之所以我开头会说“几件事”是因为那年的特大洪水还带走了一个我农村远房堂妹(回老家时经常和她玩),而她的真正死因我也不想说了,反正半夜洪水来袭,在同一间屋子里的弟弟活下来了,她却走了!那年她只有9岁,只比我晚出生一个月…

第二件事:也是上边那个故事的年代,我妈妈也十来岁,那时落后,没有电,都点蜡烛,有一天晚上缝袜子缝很晚,为了赶活,那时缝袜子是副业,可以补贴家用。干完活出去小便,是冬天,我大姨便完后嫌冷就进屋了,就剩我妈妈了,这时她就听着自己家大门边上的狗洞里传来吭哧吭哧的声音,她很好奇,借着月光看,当时她吓坏了,看见一个黑呼呼的家伙使劲钻狗洞,嘴尖尖的,我姥家的狗洞由于老旧破损,狗洞比一般的大,我妈吓坏了,啊一声,快步跑进屋内,急忙栓上门,上炕掀开窗帘一看,哎呀,这个东西刚好跑到正房的窗下,晚一步就遭遇了它,也是过后听说是野猪光顾了村子。野猪攻击性强,会伤人的,听说会吃小孩子,把我妈吓坏了,现在想想都可怕,我也一直觉得挺可怕的。

此時他才看到一只粗壮托在地上的尾巴,狼!天那!他顿時软摊了,只觉得脖子一阵疼痛,他彻底丢魂了。

但由于没有任何证据,也没有人愿意去揭穿这个“谎言”,最后小女孩只能被当做意外死亡。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那大叔之后就不做豆腐了,出去打工了。有没有年纪大的遇到过,我也很好奇,不知是真是假。

两人到达姑丈所在村子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三点了,幸好我姑丈当时也赶回家帮忙灾后重建工作,所以我爸就将小女孩的事和盘托出。由于他们村当时4岁左右的小女孩就一户人家,于是姑丈直接带着两人去了该村民家里。

那晚月亮正圆。月光撒在雪原上一片银白。爷爷走到村前小树林的时候,忽然,他的肩膀上搭上两只掌。

然而就在当晚,姑丈打电话告诉我爸说小女孩的确是那户人家的孩子!

才不到6岁,应该也就比我小5岁,也跟老太婆生活了将近6年,还是亲生的,据我爸说还挺可爱的…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而害死她的就是那严重的世俗偏见、无知和愚昧!

记得当时在场的几个大人听到以后都一脸不敢相信,因为大家都明白,小女孩的“失足”绝对不是意外!

一天凌晨,这位老人家就早早起来了。背上筐和铁锹,拿上手电筒就出门了。到了街上,他用手电筒在地上照着,仔细的看着哪有牛粪什么的,他好去捡。忽然,他看见前面有个黑乎乎的圆圆东西,就以为是牛粪,就走上前去,用铁锹去铲,没想到他一往下铲,黑球就骨碌碌往前滚去。他又赶紧追上去,又用铁锹去铲,黑球就又滚走了。这位老人不禁生气了,心想:我非要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于是,就紧走几步,赶到黑球跟前,对着它就猛的扎了下去。只听叽一声,黑球就不见了踪影。老人这时才猛然醒悟,这个黑乎乎的黑球不是什么好东西,于是就连忙背起筐,拿着铁锹,粪也不拾了,赶紧就回家去了。

之后当然是联系对方父母过来接,因为赶着回去我爸他们就先走了,听说两个多小时后小女孩的父亲过来接走了。

到了二十世纪时,我妈还活着的时候,我们还曾经交流过,我说可怕是挺可怕的,但说明那时生态环境不错啊😊,我妈妈说是啊,现在连野鸭子都没有,因为没有池塘了,老房子的地方已变成了公路!

幸好他没有受到重伤,医治好了,命畄下来了。脖子上畄下了一道难忘的伤疤。

这大孙子取名天赐,意思为上天恩赐!这孩子打小儿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真是拿在手里怕丢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转眼间孩子到了3岁,聪明伶俐,小嘴儿又甜,见人“叔叔,大爷”的叫,邻居没一个不夸的!老两口见了更是宠爱了!眼看又到三月十八,这几年刘家是年年必到九苍山上烧香还愿,已经成了习惯。偏赶这一年儿子生意是特别的好,真是忙的脱不开身,家都顾不上回!往年都是儿子开车载着一家子去山上,这年是够呛了。老两口岁数也大了去也不方便!但是神前许愿年年去这可不能说话不算,思来想去只有让儿媳开车去趟了,到时多烧香火多拿供品吧!

我是位杖朝老人。我说则我童年经历的惊心动魄的故事。那是一九四七年的夏天,我刚八岁,一天晚上,半夜时分,当我正在酣睡时,接连不断的枪声惊醒了我,奶奶已被突如其来的枪声吓得不知所措,我急忙穿好衣服,帮奶奶穿衣下炕,准备逃往山沟躲僻。黑天半夜,我扶着奶奶,高一脚低一脚的行进在坎坷难行的小道上,和同时逃跑的乡邻,顶着越来越近的枪声,向深山急奔,唯恐匪兵追来。奶奶是小脚,行走十分缓慢,急得我满头大汗,无奈只能边走边歇。枪声越来越近,而我和奶奶越走越吃力,大约一个多小时才进了山沟,躲进一个山洞里,吓破了胆的我和奶奶,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枪声渐渐远去,天亮了,才知是国民党的军队被解放军追击穿村而逃的枪声。这段经历,深深地印在我幼小的心灵里,久久难忘,至今记忆犹新。

展开阅读全文

你在读书时,见过最困难的同学每天都吃什么?

上一篇

花木兰从军12年,洗澡、如厕、生理期都是怎么混过去的?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从老一辈口中,你听到过哪些直到现在想想都害怕的故事?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