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荒时人们吃过哪些我们看来不可思议的东西?

饥荒时,1960-1962三年叫自然灾害年。作为自已当时已十多岁了,记忆中吃过,麦麸皮,棉籽榨油剩渣,和玉米磨面皮。把这些东西蒸磨时圈入馍中食用,或把这些东西和野菜一起蒸熟后加入盐和醋再吃,当时还算很好的。吃树叶有榆树叶,槐树叶,洋槐花等。当时主粮少吃野菜和树叶多。当时记得生产队收获白菜后。白菜根充许社员自挖。全队大人妇女学生都爭抢挖。回家煮熟食用。最最难吃的是不知哪位专家发现玉米棒子中间心心和外边包皮叶含淀粉,生产队泡湿加水粉碎用棉布浉过,渗入饭中食用。难食下吞最后以失败告终。死猫烂狗是可喜隹肴,鼠洞里的鼠粮也不放过。当时农民经长拉屎拉不下或长时间拉稀。学生娃放学回家任务打猪草拾柴挖野菜。秋夏放忙假,有组织的参加生产队劳动。最不可放异的是生产队收获完一片麦地和玉米地。全村小孩就得拾麦穗和捞苞谷。饥饿使社员每回国家发放救济粮时,分配标准有时按人口,有时按大小人口,(大人算十份,小孩子一到三岁按三份,四到十岁算七份,十岁以上成大人)有时按家庭实际情况分配。分配时必须是有价的,比农民为国家交纳公钩粮价高。每次分配社会都会吵闹一番,生怕对自已不公。农民加入初级社到人民公社。食用油必须完成国家的交凭棉花任务后,才能用棉籽榨油,丰年农民全年棉籽油分配超不过八斤,灾年全年二三斤。猪肉除过过年生产队养猪,在完成国家任务后,生产队才可杀一头猪,每人分到二两到半斤。时光流逝,岁月变迁,思念永远,记忆永存。

观音土

野菜

挖土茯苓还要有技术哩!

糠饼

过去农村人怕孩子尿炕又无尿布,就在布口袋里装上秕糠铺在炕上,孩子尿渗进秕糠里,身下就不怎么湿了。我母亲生养了我兄弟姐妹7个,都是小时睡的同一个秕糠布袋,里面的秕糠不知道被尿浸透了多少次,饥荒时这些秕糠也吃了。

用白光泥晒干碾细,用清水淘,只用上面一层浑水,澄清,又晒干备用,混红薯麥麸作饼,难以下咽。

最后是秋冬的落叶,还有把麦秸秆和玉米衣放在锅里煮然后捞出来,等锅里的水沈淀后把水倒掉,锅底就会有一层黑泥,美其名曰:淀粉。

五九年——六二年我们村里没有出生一个小孩。

哦豁!

第三样,吃高粱壳榆皮团。

我现在不讥笑印度阿哥,因为我的历史可能同他还不如。

丑陋的来了。

土茯苓不能当正餐吃,算是饭后甜点或佐餐什么的。

每粒高粱米外面都有一个壳,高粱脱壳之后才叫高粱米。高粱壳一般用作烧火用,饥荒那年我家曾吃过用榆皮和高粱壳做的糠团。

感谢我的母亲!那个时代什么不吃?当年母亲愁苦的容貌,至死不能忘怀!

先从优雅一些的说来,丑陋的留到后面去说,反正人们没有那么多耐心,不会看到最后的。

什么地菜子啰,鼠砚子啰,蒿子啰,地木耳啰,桃胶啰,水荇芽……掺些苦荞粉作粑粑,绿油油黄生生的,样子可爱味道难闻。

不然怎么叫“金刚刺”呢?

第一样,吃牛皮绳。

云南的瞌松树。

土茯苓

看到目前人浪费东西,你还不能说,你要是说他她,他她们比你还有理,我花钱买的东西,想怎样就怎么样!老脑壳,吃饱撑的!

记的我爷爷用劈木的砍刀把家里一根牛皮绳剁成一段一段的,因为这东西用菜刀是剁不断的。被剁成段的牛皮绳用水泡了一天,又放在锅里整整煮了一宿,虽然还是咬不动,也被全家人呑吃了。

我50年生人,大炼钢铁,大跃进,深翻地,吃大食堂,三年挨饿?何止是三年?请不要要再提这些事,老夫想说的是当年没饿死就是命大,看到饿死的人多了,我家不到半年饿死三口人,爷爷62岁,姐姐19岁,妹妹5岁……

第四样,吃玉米骨头。

至于什么芋头荷,辣椒叶,蕹菜蔸等等也不能浪费,也还吃得下口。

这些都是当年吃过的东西,纯天然绿色食品。

能吃的东西谁家都没有,生产队里有当干部的不给吃。要说没有东西吃那当干部的所有家人咋没有饿死一人?

……

土茯苓不好,入口巴牙,出口又难。

有一种植物我们这里叫“金刚刺”,可用来造酒,地下茎和土茯苓相似,那个烧不熟,咬不动,有气味,伤脾脏。

1960年闹饥荒时,我10岁,对当时的情境记忆犹新,我吃四样现在看来不可思忆的东西:

玉米棒子脱了粒后的芯俗称\”玉米骨头”。我家父母曾把玉米骨头劈碎了上碾压细,再合上榆皮蒸团吃。

牢记过去苦,不忘今日甜!六十年前沒饿死,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当地叫白光泥,应该是高岭土吧?

当年办“万猪场″,场里有糠饼作饲料,公家的,小孩偷摸到没有人的地方死啃,有香味却难以嚼碎,想想当年不是啃糠饼煅炼了牙齿,今朝就不能吃蚕豆了,应该感恩搭帮那个时代的。

饥荒的时代,我可吃了很多好东西,今天成了天然的绿色食物。

我的父亲,我家的二老爷都六零年饿死的。

第二样,吃尿带里的秕糠。

饥荒野菜、野果作为解决饥饿的首要粮食。其中主要的有:芨芨菜、小根菜、山胡萝卜根、刺菜、车轱辘菜、观音土、树皮、地瓜、红薯等等。这里的野菜、野果不是我们寻常吃的这种有营养的野菜,是特指那些比较嫩,无毒的菜和其根,还有嫩的树叶、树皮!当今怀旧时吃点别有风味。

1960年我快上小学了,记忆中就是饿,每天盼望的事情就是什么时候能吃上一顿饱饭。记得当年春天家里就沒有粮了,先是吃榆树钱、树叶、树皮,很短的时间周围所有的榆树就剩下白色的枝干了,接着吃槐树叶,用水焯后拌盐吃,非常的苦很难咽下去,后来又吃玉米脱粒后用于生火烧材的玉米棒磨成面粉和野菜混合吃,吃过猪都不爱吃灰菜,到秋天了还吃过地瓜叶,甜菜叶。有些野菜毒性很强,记得周围好多人包括邻居的腿都浮肿,大便排不下来,有个亲戚也不知道是什么病30多岁就死了,抛下了两个幼小孩子。特别不愿意回忆那段不可思议年代,很珍惜现在我们的美好生活。

那叫三年困难时期,作者也经历了,现在看来不可思议的各种替代品,有落旱松根磨细做得黄紫色的饼,那时,隔壁师范学校的公大厕所里遍地可见到不能消化的排泄物。有人上山刷一种叫”斗军粮”的野果掺饭,我们的小学老师领我们上山撕松毛切细再用石磨磨。食堂卖过麦夫子饭,莫言小说里有《水浒》孙二娘吃某肉的文字。

谁知道啥办法?让他她们不浪费东西????

在“万猪场”里,有次夜晚,母亲神秘地拿出一道菜肴送晚饭,黑糊糊香喷喷精咸咸的烟薰肉,不是猪牛羊,鸡鸭犬肉,母亲神神秘秘作贼一般端上来,什么也不说叫我们吃,啊哈太美了,过后母亲说是老鼠肉,猪场糠饼堆里打的,怕我们不吃薰了一下,不知明细吃了。

要说到吃的东西,现在的年轻人根本想不到。比如,各种草,草根,(除掉有毒的)各种树皮,树叶。棉种,棉饼。脱了玉米粒的玉米芯,用牛皮做的绳子。只要吃到肚里不能死人东西,都有人吃。

记起来了!

把挖出来的土茯苓在烧红的灰堆里煨熟,然后拍去草灰用手搬着乱咬,完全不用刀叉筷子汤匙,有时咬进牙龈里恶(热)得要死,巴在牙齿上吐都吐不出来。

这东西倒饱肚子,胀鼓鼓的不好消化,有时一顿“咕咕噜噜”的声音,外贸公司要出口物资了,可是海关不让,出不来,没办法,作工作,用手抠。

现在的年轻人没经历过那个年代,不知道粮食的宝贵,看到被浪费的粮食,真的好心疼。

从苦日子上过来的人才真正感受到\”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惟艰”,今天的幸福我们应该倍加珍惜!

树皮,草根,野菜,树叶,花生壳,玉米芯,秕谷糠,红薯秧,春耕翻地翻出来的坏紅薯。

传说中诸葛亮军粮中的救军粮果子。

儿辈们不会相信吧?孙辈们就不便让他们知道了,否则,他们要吃土茯苓饼,出了人命我赔不起了,因为我不能生育了,老伴也不能了。

展开阅读全文

花木兰从军12年,洗澡、如厕、生理期都是怎么混过去的?

上一篇

慈禧太后当年逃往西安后居住在哪里?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饥荒时人们吃过哪些我们看来不可思议的东西?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