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每年大概执行几位死刑犯?

从2000年到2018年7月26日,在日本有89名犯人被判处了死刑,平均每年11人左右。

2009年的法务大臣是鸠山由纪夫内阁的千叶景子。这位佛性很重的女性大臣面有难色地签署了宇都宫宝石店杀人放火案的犯人死刑执行令。她的另一个惊人的举动就是到现场观看了整个绞刑过程,并下令公开死刑执行的刑场。如果说这位大臣的这一举动是为了更坚定地执行死刑那就大错特错了。她的一个基本思考是:在日本之所以有80%的死刑执行支持者,是在于他们没有机会看到执行死刑时的残酷性和恐惧性。公开绞刑场所,让民众发挥想象力,就会促使死刑废止论的讨论。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在1990年到1992年三年间,死刑执行件数为零。之后是2011年也是为零。这表明日本人对死刑执行还是相当慎重的。

世界上现在还保留着死刑的发达国家并不多,日本、韩国、新加坡和美国等。日本虽然保留着死刑,但死刑的执行数量已经越来越少,每年不超过两位数。

曾经让世界震惊的,日本二战之后最大的杀人犯,制造了一系列沙林毒气事件,造成29人死亡和6500人受伤的麻原彰晃,在日本经历了长达十三年的反复诉讼,才最终被送上绞刑台,于2018年执行死刑。

日本现在所使用的“永山原则”,源于一位少年杀人犯。这位杀人犯杀死多人 ,在监狱里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了一本书,并因此吸引了众多狂热粉丝,掀起了“废死”的呼声,以至于日本的多级法院与之周旋了22年,才最终将其执行死刑。

在后来的镰仓时代,死刑被广泛使用,执行方法变得越来越残忍,包括焚烧、煮沸和钉十字架等等。1871年,由于对刑法进行了重大改革,可判处死刑的罪行数量减少,废除了过度残酷的酷刑和鞭刑。 1873年,另一次修订导致可判处死刑的罪行数量进一步减少,执行方法仅限于斩首或悬挂。

日本80%的人支持死刑:

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只有四次死刑被最高法院撤销并免除。1989年至1993年期间,司法部长拒绝批准死刑处决,这相当于非正式的暂停执行。

日本司法系统不将死囚犯列为囚犯,他们被监禁的设施不称为监狱。囚犯缺乏向其他日本囚犯提供的许多权利。他们所居住的条件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拘留中心的主管,但通常比普通的日本监狱严厉得多。

日本的“刑事诉讼法”规定,死刑应在判刑后六个月内执行,但事实上几乎从未如此。从2000年到2018年7月26日,已经执行了89项死刑判决。然后实际上,从量刑到执行的最短时间为一年,通常也要五至七年。四分之一的死刑囚犯已经在死囚牢房待了十多年。对于几个人来说,停留已超过30年,其中一个囚犯在等待执行死刑32年之后,在95岁时寿终正寝了。

死囚是怎样被对待的:

日本公众普遍支持死刑。政府定期调查公众对死刑的态度,2015年的最后一次调查显示,80%的公众认为死刑是支持的,10%认为应该废除死刑。

日本近几十年来每年死刑人数不超过两位数

2009年9月17日,作为反死刑议员党团成员的千叶惠子被任命为司法部长,实际上暂停了死刑。

进入到21世纪,日本死刑执行人数最多为2008年的15人。这一年为什么这么多?这与2007年12月起日本法务省开始公布被执行的死囚姓名和行刑场所有关。2008年的法务大臣是前首相鸠山由纪夫的弟弟鸠山邦夫。是他签署了对杀死4名幼女的宫崎勤的死刑执行。《朝日新闻》在当年发表专栏文章说,鸠山法务大臣仅隔两个月再次下令行刑,创造了新的纪录,他的别名应该叫死神。鸠山敲着桌子大叫:难道他们是被死神带走得吗?

因为死刑犯以死来赎罪了,故没有强制的刑务劳动。死刑与劳动刑,二重刑罚是被禁止的。在日本死刑犯也享有一些自由。如:服装发型的自由;本人如果提出要求,刑务劳动也被允许;独立牢房内一个月内有数次观看电视与录像的机会;一周有三次的日光浴;自由时间可以书法作画;可以面会亲友,律师和教诲师。

死囚犯被单独监禁,禁止与同伴交往。他们每周允许两次锻炼,不允许使用电视,也可能只拥有三本书。囚犯不得在自己的牢房内锻炼。家庭成员和法律代表的监狱访问不常见并受到密切监督。

同时死刑犯的家属也不会知道到底是哪天执行死刑,等他们接到通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只能领走遗物和骨灰。至于为什么不告诉家属和当事人具体日期,日本人的想法是可以减少对当事人的精神折磨,是一种人道主义的体现。

日本的死刑执行人数为什么这么少

今年到12月15日的时点,日本死刑执行人数为2人。一位是61岁的西川正胜。他在1991年到1992年,在京都等地杀害4名女性。另一名是34岁的住田纮一。他在2011年杀死一名女派遣员。这二位死刑犯都是在7月13日被执行死刑的。这是日本时隔八个月再次执行死刑。

1999年,18岁的福田孝行扮成水管工进入家中,将本村洋的妻子和十一个月大的女儿残忍杀害,但是日本法院却以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有了悔过之心为由,两次驳回木村洋的上诉,判处无期徒刑,只有检查官对其表示了同情。尽管后来在木村洋的努力下,几年后福田孝行被判处了死刑,但是至今他的律师团队依旧在和法院纠缠,尚未执行死刑。

因为“永山原则”的存在,日本的死刑犯享有多项权利,可以以各种理由反复上诉,和法官扯皮,一直推迟死刑判决日期。即便判定了死刑,也需要法务大臣签字,如果法务大臣出于政治考量和宗教信仰不签,还能接着拖,拖到下一位法务大臣上任,很多法务大臣任上甚至没有签署一项死刑执行命令。


到2016年12月为止,日本共有129名死刑犯,其中女死刑犯为5名。分别关押在日本全国七个拘置所。最多的是东京拘置所68名,最少的是札幌拘置所2名。在日本,死刑确定后死囚犯就从刑务所移到拘置所。包含刑务警官的人件费等,花在死囚犯身上的费用大体一人一年为250万日元(相当15万人民币)。当然这些都是日本国民的税金。

日本出于对死刑的谨慎态度,每年执行死刑的人数很少,并长时间保持个位数,00年到07年是日本执行死刑的人数高峰期,达到了十几位,同时在最近几年安倍执政的时间里,死刑执行人数再次达到了15人的高峰。

之所以日本至今还保留着死刑,与民众的看法有着莫大的关系(隔壁韩国已经20年没有死刑犯了,形同虚设)。日本百分之八十的民众仍旧认为“恶有恶报”,一直反对废除死刑,这在一众发达国家里简直是一股清流。

从大约公元4世纪开始,日本越来越受到中国司法制度的影响,逐渐对各种罪行采取不同的惩罚制度。然而,从奈良时代开始,残酷的惩罚和死刑的使用越来越少,可能是由于佛教教义的影响,并且在平安时代完全废除了死刑,后来的300年日本都没有使用过死刑。一直到源平合战之后,死刑才被重新使用。

根据法规,执行不能在国定假日、周六、周日或12月31日至1月2日期间执行。

2016年死刑执行3人,死刑确定3人,总数129人;2015年死刑执行3人,死刑确定4人,总数126人;2014年死刑执行3人,死刑确定6人,总数129人;2013年死刑执行8人,死刑确定8人,总数130人;2012年死刑执行7人,死刑确定9人,总数133人;2011年死刑执行0人,死刑确定23人,总数131人。

日本的死刑制度有其独特的运作方式,首先表现在行刑方式上:日本所有的死刑均采用绞刑,而非枪毙和注射刑。被判处死刑的人不会知道自己哪天将会被处决,最后会被带进一间密闭的房间,首先在教诲区像很多国家的普遍做法一样,吃点东西喝点茶然后接受教诲师的安慰,最后被带进执行室。

从日本每年执行死刑的人数来看,最近几年大体是:

日本的死刑制度,以犯罪的性质、动机、方法、社会影响等九个角度为标准,来决定是否判处一个人死刑。关于日本死刑还一直有一种说法,就是如果你只杀了一人,多半是不用死刑的,两人及以上才极大可能死刑。事实也是如此,1950到今天的70年时间里,日本因为杀一人就判处死刑的人,不过寥寥10人左右。

日本曾经禁止死刑300年:

当执行命令已经发出时,被判处死刑的囚犯会在上午被告知。被判处死刑的人可以选择最后一顿饭。囚犯的家人和法律代表以及一般公众只会在事后通知。当局会公布罪名,犯罪性质和被处决囚犯的年龄。

在执行室,戴上手铐蒙上头,脚下是一块可以打开的踏板,外面设置三个按钮,由三位执行人同时按下按钮,让死刑犯瞬间凌空,扯断脊椎。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按钮起作用,这么做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减轻执行人的心理负担。

尽管这个数字看起来并不起眼,但是在一众发达国家里,已经算比较多的了,毕竟大部分国家早就取消了死刑。

关于日本死刑制度

我们都知道死刑犯有个“最后的晚餐”话题。但在日本,死刑犯没有“最后的晚餐”。这是因为死刑的执行都是在早上通知死刑犯,一般在中午前被执行。故再也没有时间吃“最后的晚餐”了。

上一个在日本被判处死刑的人,是日本一个黑色组织的创始人松本昭雄,于2018年7月6日被处决,因为他们策划了一系列重大罪行,包括1995年3月在东京地铁线上发起的沙林毒气袭击导致13人死亡。

有人判处死刑但30年后都没执行:

日本的著名犯罪悬疑作家东野圭吾也在他的作品里写道:“可这样真的能消灭罪恶吗?把坏人抓起来然后予以隔离,换个角度看,其实就是在保护坏人。经过一段时间,当社会逐渐淡忘被‘保护’的坏人时,他们又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其中有许多人会再度犯法。他们会不会以为自己不会因为犯罪遭到报复,甚至觉得国家会保护自己呢?”

展开阅读全文

俄罗斯允许女人14岁结婚,这个年龄的女人能结婚吗?

上一篇

把巅峰状态的泰森放到景阳冈上泰森能不能打死武松遇到的那只老虎?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日本每年大概执行几位死刑犯?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