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有哪些奇案?

2008年1月20日晚,台湾省彰化县社头乡的张姓男子,因为喝点酒这事和妻子发生了争吵。一气之下,妻子带着4岁的小女儿骑着机车离开了家。因为夫妻二人平时也会因为一些生活琐事而吵架,每当吵完架,妻子就会骑车回到娘家。

其余五位王爷分别是和荣王府一趟儿的曹王、兖王,以及对面的雍王、南阳郡王、相王。

卖笼人贪图画眉鸟,渔民两兄弟贪图赏金亲手割下父亲头颅,都是因为贪财。他们害人害己,罪有应得。

法庭上夫妻二人坚称垫肩里面确实藏着宝贝,由于时间太长,洗马甲时忘了取出,结果连垫肩带金元宝都丢了。

话说宋真宗时代的王爷们,大多住在皇宫东北角,荣王赵元俨就和其他五位王爷住在这里。

宋真宗年间,有位王爷家的侍女放了把火,火势蔓延到了皇宫里,把宋朝国库、香药库,图书藏书馆烧了个一干二净,连中书省这样的办公单位都烧完了,差点烧到了朝堂。

八贤王家侍女偷情被发现,竟起贼心放火烧家

最后官府将凶手和两个渔民兄弟一起押到街上斩首示众了。

不久,两个打渔为生的渔民兄弟提着一颗人头前来领赏,说是沈鸟儿的人头。那人头看似在水里经过长时间的浸泡,已经严重腐烂,完全无法辨别是谁。但官府为了尽早结案,就发了赏银给渔民两兄弟,箍桶人则秋后处斩。此案到此就结案了。

你还别说,马甲不是金马甲,但马甲的垫肩很金贵,就值这个价。

一日傍晚,一个过路的年轻尼姑正好遇上了赵部正在设卡的兵士,因当时天色擦黑,尼姑又是一个人,于是就有士兵心生歹念,前面将其放行,后面就一路尾随跟了上去。

因为这是以失踪人口来立案调查的,所以警方并没有搜查令,只是进行详细地询问。在走访的过程中,警方得知在20日晚上,曾有住户在电梯前看到过一个穿着红色羽绒服的女人,当时带着一个小女孩,但因为行色匆忙,并没有看清楚两人的长相。

那问题来了!既然人头在树洞里,那当年两个渔民兄弟送来的人头又是谁呢?官府马上抓来了两兄弟,真相更让人震惊让人愤怒!

因为一只鸟,沈鸟儿,箍桶人,卖笼人,渔民两兄弟,老渔民,多条人命丧失。此案名为“画眉鸟案”,载于《七修类稿》。

箍桶人见人危难,跑去报信,本来是做好事救人。官府却仅凭主观臆断而进行严刑逼供,最终屈打成招,枉送性命。

自己找不到,丈夫就叫少妇再去找,少妇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便想起或是昨夜错拿给了那尼姑穿,于是便将昨夜留宿尼姑的事说了出来,哪知丈夫听了并不相信,刨根问底追问个不停,最后他见少妇也说不清那所谓的尼姑的来路,便想到孩子总是不会撒谎的,于是就去询问幼子。

人们开始质疑刘乃沂被没收的财产都去了哪里?是不是被黄哲这样的新的腐败分子侵吞了?

孰是孰非,这一对天才博士在枪响的那一刻,所有的恩恩怨怨都彻底划上了句号。

话说这位在洗染厂门前跳脚大骂女子名叫吴新,她对洗染厂经理说:“我在马甲垫肩里面藏着一枚马蹄金,一支金手镯、一枚钻戒和50元美钞,让你们赔10万大洋还照顾你们了,别不识抬举!

当时老百姓对这些接收大员贪污腐败恨之入骨,称他们是“劫收大员”,“五子登科”——五子登科是指:占房子、捞票子、下馆子、玩戏子、逛窑子。

顷刻间,大火烧出了东宫,烧完了御厨房,向西往仪鸾殿烧去,向东往承天门烧去,连朝元殿、长春殿都烧了。

刚成立的公安部门通过对案件分析,一致认为是囯民党特务所为,于是就在县城上下展开了大搜捕。通过对县城的人员逐个排查,发现有两个外地人员在县城做生意时不是用心管理业务,而是整天东张西望、心不在焉,并且还在街上行走时鬼鬼祟祟,一点也不大方。于是公安人员先打草惊蛇,估计他们不是少数,应暗地跟踪他们的轨迹,最后再一网打尽……。

古代豪门大户,侍女与护卫偷情不是一件稀奇事儿,被发现打死发卖就是了。

天顺年间,杭州有个姓沈的年轻人非常喜欢养鸟斗鸟,渐渐别人叫他“沈鸟儿”。沈鸟儿养了一只画眉鸟,叫声悦耳,且很善斗,每次沈鸟儿带它去斗鸟,它都能赢。沈鸟儿很喜欢这只画眉鸟,同样别人也喜欢,有个商人出十两银子要买,沈鸟儿都不答应。

可是,听到张先生的话,岳父母二人都很吃惊,因为女儿今天并没有带着外孙女回过家。而后,张先生又多次询问妻子的朋友,想问她们有没有看到张女士。但可惜的是,她的朋友也说自己没有看到过她。

烧了王府,又点了皇宫,烧坏了2000多间房屋,因救火而死的有1500多人,烧死的宫人不计其数,损失的财物更难以统计。

宋真宗郁闷了:“我招谁惹谁了?”,侍女被凌迟处死

沈家人心里犯疑,于是把在杭州所见所闻报告给了官府。官府抓来卖笼人一番审问,卖笼人终于承认自己杀人卖鸟的事实。官府怕又是屈打成招,便问他头在何处。卖笼人说他藏在湖边一颗榕树洞内,这次衙役按照卖笼人说的地方,径直找到了人头。

而对于警方拿出的两张画像,他们说很像,但并不认识这两人。而且,警方重点关注的11楼所有住户,他们也茫然的说不认识。

这就养成了黄哲平时专横的性格,他指着经理鼻子说:“信不信我把你的洗染厂封了,把洗马甲的工人毙了”,经理一看这是个硬茬,只好报警,随后警察就把双方当事人带走了。

等沈家人赶到湖边,发现沈鸟儿已被人割去头颅,只剩下一具无头尸体,而装画眉鸟的笼子也已不见。沈家人认为定是箍桶人贪图画眉鸟,想用来卖钱才杀了沈鸟儿。于是把他送去了官府。箍桶人开始直呼冤枉,后来却实在受不了酷刑,被屈打成招。他也不知人头和鸟在哪儿。为了不再受刑,只得说人头扔进了湖里,画眉鸟卖给了别人,他实在不认识。

俩人搞就搞吧,不知咋想的,开始偷王府的东西,“多窃宝器”。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儿很快被荣王乳母发现了。

这位荣王府里有一位叫韩小姐的侍女,专门掌管王爷的酒茶,日久生情之下,和荣王的亲事官,也就是亲近侍卫孟贵搞一块去了。

他对宰相王旦吐槽:“两朝所积,朕不妄费,一朝殆尽,诚可惜也。”这都是先帝们积累的财货,我一点儿都没舍得花,全都烧光了!

就这样,尼姑总算是躲过了一劫,可她仍不敢掉以轻心,毕竟谁也说不准兵痞们会不会再次尾随而来,于是她不敢停留,也顾不得衣衫褴褛,一口气就跑进了不远处的一个村庄,最终来到一户农家。

当夜,丈夫将妻子和孩子的尸身摆在房前祭奠,想起原本美满的一家竟因自己的多疑而连失两命,越想就越是自责,终于他的内心再也无法承受这种折磨,悲痛之下竟也走上了亡妻的路,上吊身亡了。

杨家将、包青天、三侠五义、狸猫换太子等故事中,有一个八贤王,正气凛然,贤名远扬。

历史上有哪些奇案

情急之下,张先生连忙向警方报警。警方在接到报警电话后,一边发出寻人启事,一边派人走访和调查。在1月24日,也就是刘女士离家出走的第四天,警方在距离社头乡8公里外员林镇得到一栋大楼外,找到了刘女士离家时所骑着的机车。

西湖边一具无头尸体,结果竟冒出两个头,两个凶手。而牵连多人丧命的,却只是因为一只鸟。

1924年夏,时任湖北上游警备司令的直系军阀赵荣华正率部驻扎在宜昌附近,他所部军队纪律极坏,不但常有官兵任意设卡盘剥路人,甚至连劫掠、偷盗、调戏奸淫妇女这样的恶行也屡见不鲜,使当地百姓备受煎熬。

在大楼无后门,13个监控没有发现的情况下,警方只能派人对这栋大楼的住户,以及周围的店铺,保安,甚至是行人进行走访和调查。

张先生和刘女士虽然夫妻俩平时有过口角,但两人都是忠厚老实的人,并没有和他人有过较大的恩怨。而且她这消失的行为,似乎并不是主动消失的。毕竟,如果她想选择消失的话,不可能把机车停在这么显眼的位置,而且还来到人口较多的小区。

那么,这两个人又是如何凭空消失的呢?

黄哲娶金红时的排场十分豪华,其支出显然和一个法院推事的薪水不相符,不用猜这些钱财来路不明,人们怀疑黄哲黑吃黑。

这几个王爷家都烧没了,没地方住了,幸亏有钱惟演把他家祖宗吴越王的宅子捐了出来,让这些王爷王妃们有个安身之地。

在宋朝,仪鸾殿是主管皇帝祭祀、宴会等内廷礼仪事务的官署,朝元殿是皇宫举办大典、大朝会的宫殿,长春殿是大臣们上朝的地方。

这还不止,火越来越大,大火烧光了其他王府,竟向大宋皇宫蔓延而去。

大火烧到了皇宫,国库、图书馆等2000间房子被烧干净

警察局也是调解,结果调解不成,双方只好对簿公堂。

就在这时,有小报记者突然认出这个女子,这不是从前百乐门的红舞女金红吗?怎么改名叫吴新了?她的前夫不是国民党接收大员,海军上校刘乃沂吗?什么时候她嫁人了?

烧光了大宋国库、图书馆、档案馆,火还没灭,径直烧出了皇宫,把皇宫外的中书省、门下省、审宫院、鼓司烧完了。

因为岳父母的家和自己的家不足500公尺,再加上妻子每次回到娘家后,只要气一消了,当天她就会自己回来了。所以,这一次也一样,张先生以为妻子是负气回娘家,并没有过多的担心。

就在有一天的夜里,公安发现他们又在聚会开会。立即对他们的寺院进行了包围,先把望风的寺外人员不动声色的干掉,然后一部分公安和解放军先闯进寺院,第一时间控制了开会的一帮人。另一部分公安和解放军埋伏在寺院的周围,防止漏网。这时有的特务听到动静从地下室逃到寺外。正好也被早在等候的公安活捉。就这样国民党特务在该县的老窝被公安和解放军一锅端,还在寺院的地下室里搜出了电台和他们的人员名单和行动纲领。

风助火势,火助风势,“东宫六位一时荡尽,宫人多走上东华门楼。有出不及者,死百余人。

少妇见尼姑的衣服已经被兵痞拉扯破碎,就找来了自己的衣服让其更换,换衣时少妇又发现尼姑的内裤也已被撕裂,便顺手又拿来一条内裤来交给尼姑。当夜由于二人聊得投缘,加之除了幼儿之外又无其他人,就索性睡在了一铺炕上。

大中祥符八年(公元1015年)四月二十三日深夜,大约二鼓时分,韩小姐偷偷来到荣王府佛堂,点燃了帘帐。

王府大多是木结构,这一起火就不可收拾,火苗很快将佛堂淹没,蔓延到其他建筑,一时火光冲天,墙倒屋摧。

乳母很生气,决定狠狠地处罚他们,吓得韩小姐不知所措,决定在王府放一把火,趁乱逃出去。

民国三十五年(1947年4月)某一天,一位妖艳的女子在一家洗染厂门前大吵大闹,原来这位女子在洗染厂洗了一件马甲,等洗好取回时发现,马甲上的垫肩被人扯走了。

当年悬赏通告一贴,年迈的父亲对两兄弟说:“我年老多病,活着也不中用了,你们还不如用我的人头去领赏,这样你们以后的日子也能好过点。”两兄弟一商量,觉得是个好办法。于是一天半夜,两兄弟一起把父亲杀了,割下人头,放在心里泡了一段时间后,便提着去领了赏银。回来盖了房子买了家具。

在调查中,警方得知,这辆机车停在大楼外已经多天了,很影响楼内住户的车辆进出停放,大楼的保安也曾有打电话叫拖车的念头。而且,警方还从张先生及其家属那里得知,张先生和岳父母在这栋楼内根本没有熟人,而且也没有亲朋好友,或者是亲戚住在这里。

历史奇案太多了,你听说过一件马甲引起的案中案吗?

而老渔民为了让自己两个儿子日子好过点,竟主动提出拿自己人头去让两儿子领赏金,真是可怜又可悲!

这把火从四月二十三约二更鼓时分,一直烧到二十四日半夜,一连烧了27个小时,把皇宫东部烧了个一干二净。

而在地下室的调查中,警方不仅搜了下水道,还调阅了停车场的出入口监控,却仍然没有发现两人的踪影。而且,再次对大楼的所有监控,以及周边100米范围内的监控探头的调阅中,也没有发现母女二人走出大楼的身影。

丈夫哪想到这一脚竟要了儿子的命,惊愕着赶忙去看幼子,此时尼姑也赶了过来,想到这一幕幕惨剧竟全因自己而起,不禁哭得更加悲痛,稍后她将身上所带的钱财全部留下后才告辞而去。

没办法,谁让皇帝家富啊,人家王爷家整个家都烧光了,可能都没您这半个家烧的东西多呢。

至于说罪魁祸首韩小姐,她没来得及跑出去,被抓住了。

也就一年半的时间,刘乃沂就侵吞了国家10亿资产,蒋介石为了平息众怒,枪毙了刘乃沂,金红也就失去了靠山,转头嫁给了法院执行庭的小头目,也就是现在的丈夫黄哲。

在媒体的推动下,这件案子轰动一时。人们呼吁要彻查金红夫妻二人的财产,追踪刘乃沂非法财产的去向,一个女人,一件马甲竟牵出了往日的腐败大案。

由于报社记者的深挖和爆料,百姓们从关注案件的本身转而关注案件背后贪污腐败,一个马甲案竟牵出了过去的腐败大案。

通过对他们几天的跟踪调查,发现他们在距离县城五里之外的一座寺院里接头、聚会,人员大约20多个。寺院里的和尚也都是特务,并且还藏有电台……。

内藏库是宋太祖赵匡胤设立的应急战略储备物资,后面的皇帝基本上没动过,“此金帛如山,用何能尽?

这个案子就算结了。

回到30年前案发时的那个下午。下午三点半左右,爱荷华大学凡艾伦物理系(Van Allen Hall)309室正在进行研究讨论会。卢刚出现了。这个儒雅文弱的28岁青年、北大物理系高材生身着夹克衫,他甚至于还提着一个包,他蹑手蹑脚的推开门,没有人注意到他,他在回味着自己从1985年出国到现在,整整6年了,因为他的博士论文答辩也是在这间房,实际上,他生命的全部意义就是学术,而今,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先砍断了韩小姐的手足,示众三日,凌迟处死,也算是死得极惨了!

刘女士的家人在她失踪后,多年来都没有停止过寻找,而她的大女儿如今都不愿相信母亲发生意外,只盼她和妹妹早点回家,和父亲及家人们团圆。

事后,据说黄哲带着金红去了南方,有人在南京见过夫妻二人,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他的传记中,有一句“坐侍婢纵火,延燔禁中,夺武信节,降封端王”,就与栋子要讲的故事有关。

公安请示上级什么时候采取行动,上级为了安全起见,派来了一个连的兵力,协助公安抓捕。

有一天的夜里他们得知各乡干部开会后,再回乡村工作,于是他们商量好在半路残忍杀害了六名乡干部。犯罪气焰十分嚣张,上级要求当地公安尽快破案,捉拿凶手告慰牺牲的同志们。

最可恨的就是秘阁史馆,这栋相当于国家图书馆与档案馆的建筑里,里面保存着历代的史书典籍,“秘阁三馆图书,一时俱尽,火风中有飘书籍至汴水南者”,堪称是一场文化浩劫。

洗染厂当然不接受,认为女子讹诈,坚决不赔。双方闹到了法院,法院一审理,竟然牵扯出了一桩往日的腐败案,马甲案成了案中案,成了天津八大奇案之一。

黄哲和金红是在执行没收刘乃沂财产时勾搭上了。这就让人不由得联想起来,马甲垫肩里的金元宝,是不是刘乃一贪污侵吞的国家资产?如果是,应该归还国家,另外黄哲在执行没收非法财产时,有没有和金红联手私藏的行为。

女子被抢白的火冒三丈,喊来了她的丈夫助阵。她的丈夫名叫黄哲,是法院执行庭的小头目,官儿不大实权不小,人脉很广,能量不可小觑。

同时,她还把自己女儿的外套也脱掉了,甚至连鞋子也留在了电梯里。最后,刘女士赤着脚抱起女儿,慌张地往电梯对面有安全梯的方向走去,并没有往左侧住户区走,逐渐消失在公众面前。

北边没地方烧了,大火又向南烧去,烧光了内藏库、香药库,往东烧光了左藏库,往西烧光了秘阁史馆。

可怜宋真宗,人在家中睡,火从外面来,自己与大爷和亲爹积累了50多年的财物,一夕之间,全部化为灰烬。

当时金红艳帜高挂,迷倒众生,刘乃沂为了娶金红为三姨太,开始利用接收之机侵吞国家资产。

时望见宫人相压死于煨烬中甚众,犹有手足能动者。曹王夫人将投火中,救之获免。宫人入火者,不知其数。禁中大树焚之殆尽,所余者亦燋枯。

可是旁邻的这栋和安全窗靠近的4楼,在对着安全窗的位置,正好有一睹防火墙,而且从楼顶往下走的那扇门也是上了锁的。刘女士当时是抱着一个4岁的女孩的,很难做到在带着人的情况下从安全窗成功的跳到对面。况且,就算跳了过去,也无法走下去。

五十年代初,新中国刚刚成立,在台湾的国民党不甘心他们的失败,对新中国的诞生恨之入骨,不断联系大陆内地的国民党特务,颠覆无产阶级政权。

打掉这个特务团伙后,该县城又回归平静,人民群众积极投入战后重建、恢复生产,再不用担心受怕,从此一心一意建设社会主义大中国。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妻子带着女儿这一走,张先生一直盼到深夜,也没有看见娘俩回来。同时,因为妻子当时走的急,身上并没有带着手机。心慌之下,张先生害怕妻子出现意外,便连夜跑到岳父母家,问她们刘女士有没有回来过。

记者们开始不再关注案情的本身,而是深挖金红和刘乃沂之前的事儿,发现在1945年,也就是抗战胜利后,刘乃沂作为国民党的接收大员,在百乐门认识了红舞女金红。

也许是这些王爷们对钱惟演吐槽了许多,他在《玉堂逢辰录》里详细地讲述了这次大火的经过。


其实,这位八贤王是有原型的,其中一个就是宋太宗八子、宋真宗弟弟赵元俨。

此时,尼姑也得知了少妇的死讯,当即悲痛万分、抚尸痛哭,丈夫也明白自己错怪了妻子,悲痛的同时更是追悔莫及,恰巧此时幼子正跑出来讨要吃食,丈夫不见他则已,一见就想起昨天幼子所说和尚之事,当即便将妻子之死迁怒于幼子,飞起一脚狠狠的踢在了幼子的身上,幼子体轻,一踢就被踢飞了起来,哪知不偏不倚,幼子的头刚好落在门口的石墩上,瞬间便摔了个脑浆喷涌,当即死去。

香药库顾名思义,储存着大量的珍贵香料与药材,大多都是进贡物品,一把火下去,“香闻十余里”。

事儿坏就坏在荣王府这几个王府在皇宫里,荣王府西边就和御厨房挨着。

一天清晨,沈鸟儿提着这只画眉到西湖游玩。走着走着,忽然顽疾发作,肚子痛得倒在了地上。恰好这时,沈鸟儿认识的一个箍桶人正好走过。沈鸟儿赶紧叫住他,让他赶紧帮忙去他家报信,让家人赶紧来救自己。箍桶人也赶紧去沈家报信。

但若是侍女怕死,在主人家点了把火,烧光了主人家不说,把皇上家都烧了个七八分,这就很稀奇了。

因为这件事儿,荣王被降为端王,心里惴惴不安,“每见帝,痛自引过,帝悯怜之。

可惜一把火下去,北宋三代皇帝积累的财富,化作了灰灰。当时的宫人也抢救出来一部分,放到了城墙上,也被火烧光了。

那么,在一个大晚上,张女士为何会带着4岁的女儿不去只有3分钟路程的父母家,反而是到了8公里外的员林镇呢?

一夜无事,第二天一大早,尼姑就辞别了少妇回庵中去了。中午,少妇的丈夫做活回来,因为天气热,到家后就接水冲了个澡,可是,当他洗完澡回屋找内裤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往安全梯的方向走,她们有可能会上顶楼,也有可能往地下室的方向走。要知道,当时的刘女士是和丈夫张先生刚吵完架,心里正有怒气,情绪较为激动,脑海里有可能会出现一些不好的想法。而且,她在电梯里的奇怪举动,也让人心里感到不安。

跟了一段后,天色越发暗了,赵部士兵见四下无人,就明目张胆地冲到尼姑近前一把将其抱住,动手动脚强行非礼。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危险,尼姑并没有坐以待毙,她一面奋力挣脱兵痞们的纠缠,一面高声呼救,值得庆幸的是,刚好有一队结伴而行的村民路过,士兵们怕引起民愤,不得不放开尼姑,悻悻然罢手离去。

是时救左藏库人尤众,辇出金银帛匹,莫知其数,积于城墙之上。及烧角楼,风忽东北,又烧之。烟焰滔天,救者不能措手。

经理一听“呵呵”两声,你说你垫肩里有金元宝,谁见了?莫非你说垫肩里有飞机大炮,我还赔你飞机大炮啊?

卢刚毕业于北大物理系,公派留学生,他有几个姐姐,和二姐关系最好,案发前,他给二姐打了很久的越洋电话,他比山林华早两年到美国,两个人师从一个导师,卢刚参加博士资格考试时与山林华同时并列第一,各门科目全都是“A”,他所获得的高分打破物理系记录。要给卢刚和山林华分高下的话,乃是后者的博士论文更受学术界的首肯,并因此被系方推荐获得DCS学术荣誉奖,而前者却落空。不但如此,卢刚即便有博士学位,工作也遥遥无期,而山林华不但得到了导师的推荐继续攻读博士后,且已经成了助理研究员,领着丰厚的薪酬。这也是卢刚不满和嫉恨的主要原因。

他口袋里揣有一把0.38cm口径的左轮小手枪,子弹满膛。他细数着自己的目标,够用了,他想。5月份他申请到了枪支许可,6月份他花了200美元买下这支巴西制金牛星手枪。“我早就有这个意思了,但我一直忍耐到我拿到博士学位。”他在给他二姐的最后遗书中写着:“你自己不要过于悲伤,至少我找到几个贴背的人给我陪葬。”

旁听几分钟后,未免夜长梦多,他拔出手枪开始复仇,首先击中他的导师戈尔咨,他又在教授脑后补了一枪;继而他又朝史密斯教授开了两枪。枪击案震惊室内,留学生李新不堪刺激当场昏倒,卢刚不以为意,他异常冷静地将枪口瞄准中国科技大学留学生山林华。且一连朝他脑门和胸膛连击几枪,山林华静静死去,而卢刚自始至终冷静异常,很显然这种事情已经在脑海中演绎了千百遍。

(图为山林华)

枪击案还没完呢,他打开系主任的办公室,一枪射杀了尼柯森,接着又跑回三楼,他想确定戈尔咨、史密斯、山林华三人是不是已经死去。有几人围着奄奄一息的史密斯。卢刚让他们滚出去,另外一名教授鲍汉生弱弱的喊了一声:“Stop it!”(住手!)卢刚不予理睬,对准史密斯又开了一枪,这下他死透了。

很显然,卢刚复仇之路没完,他又持枪跑到生物系大楼,从一楼走到四楼,期间遇到几名生物系的师生,但他并没有滥杀无辜,而后他又跑到行政大楼,推开副校长Anne Cleary办公室,直接朝她胸前和太阳穴连射两枪,女秘书准备报警,他朝她开了一枪然后饮弹自尽。凶案发生前后只有十分钟。六人死亡,女秘书重伤。

工作不顺心,因妒生恨,情商低

荣王也是够倒霉的,一个小侍女,放了把火,把兄弟们的家,尤其是皇帝哥哥的家,烧了个精光,真是倒霉催的。

一条内裤两日之中三条人命,这无疑是个悲惨的故事,可是这一切到底是谁的错呢

在没有线索之下,警方的调查在一定程度上也很难展开下去。5年后,刘女士母女失踪案再次被下令重新调查。但是,警方依旧是没有找到有利线索,而且在对刘女士的银行卡、健保卡等私人账户进行调查时,发现里面的东西都未曾被动过,而且她的女儿也没有过任何的登记信息。

这天的天公也不作美,三更鼓时分,刮起了东北大风,火星随着大风刮到了其他王府。

渔民两兄弟送来的竟是他们亲生父亲的人头!两兄弟为了领赏金,亲手杀了父亲!

小报记者头脑联想丰富,“垫肩、金元宝,接收大员、红舞女”,这几个关键词串联起来,其中肯定有猫腻?

为此,警方还多次到顶楼进行搜查。可是,在搜遍通风口,以及能藏的地方,甚至是上了锁的水塔,也没有发现刘女士母女二人的踪影。考虑到这栋楼是附近的高楼,而且和旁邻的大楼又挨得比较近,警方还对安全窗口进行搜查。

第二天,丈夫才发现少妇已经自尽了,可是他的怒气仍未消退,只是将少妇的尸体从绳子上取下,并未安排收殓。这时家中走进了一个尼姑,手中拎着几件衣服和一些吃食,丈夫一问才知,此人正是妻子口中借宿的尼姑,再接过衣服验看,其中果然有自己“丢失”的那条内裤。

宋朝“八贤王”王府侍女偷情被发现,点了把火,竟然把皇宫烧了个精光

当时民国时期的小报记者无孔不入,到处搜集新闻资料。听到一个马甲垫肩让人家赔10万大洋,觉得里面肯定大有文章,纷纷关注这件不寻常的案子。

不得不说,金红现任丈夫黄哲果然是个能量不小的人物,为了平息这件事,他表示不再索赔,因此法院作出判决:吴新在送马甲去洗时,无法证实垫肩内是否有财产,判洗染厂工人无罪,不予赔偿。

诏韩氏断手足,令众三日,凌迟处死,知情人处斩,余并等第决配。

女子找到经理非要让洗染厂赔10万大洋,很普通的一件马甲,值不了几个钱,女子让洗染厂赔10万大洋,莫非马甲是金马甲?

说来也巧,尼姑到的这家农户当时只有一位少妇和她的幼子在家,这让尼姑更加安下心来,言语之际,尼姑了解到少妇的丈夫是个木匠,刚好外出做活去了,想到此时回庵已是太晚,于是便提出想要借宿一夜,那少妇十分热心,特别是又听说了尼姑的遭遇后更是非常同情,当即便欣然同意了。

众多衙役到湖中打捞人头,却始终找不到。于是官府和沈家人都高价悬赏沈鸟儿人头。

也可以这么说吧,卢刚有多邪恶,山林华就有多完美。山林华逢人总是一脸笑,卢刚桀骜不驯,伸手不打笑脸人嘛,所以大家都喜欢山林华。

卢刚在杀人当天1991年11月1日12时02分写给他二姐的一封信。

二姐:

你好!内附的支票请迅速存入银行。这封信是专门写给你的,故不要让家里的其他人看到,在你读到这封信时,我大概已经不在人世了。我已寄了一些东西回去,算是我的遗物。我想你只要跟海关说明,他们会让这些东西进境,就算是我自己带回来的。我最担心的是父母二老,他们年事已高,恐怕受不住这场风波。但我自己是无能为力。这副重担就要落在你肩上了。我恳求你一定要照顾好他们,不息(惜)一切代价。另外,不要花钱为我办葬礼。千万不要跑到美国来搬运尸体回家。最好是让中国大使馆把我的遗体在美国就地火化,只运一些骨灰回去即可。

牢记:不要让美国这边敲诈钱财。我想我寄回去的钱物足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以(已)足够报答两位姐姐的抚育。我昨晚给你打完电话后,一个人哭得死去活来,我死活咽不下这口气。你知道我一生来正直不阿,最讨厌溜须拍马的小人和自以为是的赃官。我早就有这个意思了,但我一直忍耐到我拿到博士学位。这是全家人的风光。你自己不要过于悲伤,至少我找到几个贴背的人给我陪葬。我这二十八年来的经历使我看淡了人生,我曾跟几个人说过我想出家修行去。人的生活欲望是没有尽头的。在美国虽然吃穿不愁,但上边有大富人,跟他们一比,我还是个穷光蛋。总之,我给我自己出了气,给家里人生计提供了保障。

这几个建筑听名字就不一般,左藏库与内藏库就是大宋的国库,大宋王朝的积蓄都在这里面放着呢,百官俸禄、皇室支出甚至军费都在这里面出。

这还不止,当火烧到长春殿南廊时,救火的宫人正救着火时,“火自屋内西行,忽隔十余间而发”,吓得宫人只好拆掉长春殿北廊。

警方在调阅监控后,发现了很奇怪的一幕。在1月20日当晚,刘女士带着女儿来到这栋大楼后,神色慌张地走进了电梯,而且还按下了11楼的按钮。当电梯门关上的时候,刘女士急急忙忙的把自己身上的红色羽绒服脱掉,而后扔在电梯里。

左藏库相当于大宋的国库,是皇宫中金银珠宝、丝绸布匹最集中的地方,价值可想而知。

1991年11月1日下午三点半左右,美国爱荷华大学博士生28岁的卢刚开枪击杀3教授和副校长安-柯莱瑞(女)以及另外一名中国留学生山林华后,随即饮弹自尽!此案轰动中美两国。卢刚经历过什么?是什么刺激他作出这样骇人听闻的血案,由于当事人全部身死,只能从目击者和一些亲历者口中获取蛛丝马迹 。

事件回顾,所有悲剧的发生都不是偶然

几年过去了,沈鸟儿的父亲去苏州办事,竟意外发现当初装画眉鸟的鸟笼!忙询问主人这鸟笼的来历。主人看来并不知内情,直言是从杭州某某人手里买来的。而他说的卖鸟笼的人并不是当时被处斩的箍桶人。

幼子尚小,哪里分得清那许多,张嘴就说昨夜是来了和尚借宿,晚上还与母亲睡在一起。丈夫听完大为光火,恶狠狠的就给了少妇几记耳光,口中辱骂之声更是不曾停过,少妇自知已无法洗白,郁闷中竟自寻短见,当夜就上吊死了。

至于刘乃一贪污的资产到底去了哪里?法院也不敢往下追查,怕牵出更多的人,刘乃沂的非法财产也就成了一笔烂账。

山林华来自于灵秀江南,浙江嘉兴人,农家子弟,卢刚有多狂傲,山林华就有多谦卑,两个人的差别就如同白天黑夜,一位美国记者说,山林华似乎是上帝刻意制造出来,故意要向世人显示善与恶、美与丑、正与邪、光明与黑暗的强烈的对比。而卢刚呢,自恋狂,不修边幅,不爱卫生,乱扔垃圾,不听从别人劝解,不耐烦还要骂人,山林华是中国学生联谊会主席,卢刚就连联谊会会也没有加入,完全被排挤开。

在某县城有20多个潜伏特务,他们白天以做生意为掩护,晚上再统一行动搞暗杀,主要是杀害革命干部。

据他的室友回忆,卢刚这个人我行我素,从来不顾及别人的感受,所以最后大家都不理他,也不和他来往了。这让他更痛恨,杀心一起,就再也走不出来。

山林华和卢刚的恩恩怨怨

南大碎尸案[石化]

展开阅读全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历史上有哪些奇案?
0

《红楼梦》里,元春省亲时为什么在夜里进行?

上一篇

你听过最牛的笑话是什么?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历史上有哪些奇案?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