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经历过哪些细思恐极的事?

很多年前,在南昌工作。有一年过年坐火车回家,碰到个山东老乡,济南附近人,也在江西工作。一路上聊天打发时间,下车时要和我留电话。说实话,聊的其实并不是多投机,但也没太放在心上,所以就互相留了联系方式。没想到这么个一面之缘的陌生人,竟差点让我出大事故,现在想想也很后怕。

那个门锁是圆形的,当时不知道怎么锁,现在知道往里面按下就锁了。一夜无眠,真的好害怕,一个叫叔叔的人居然这样对我。

因为我是单身,且对目的城市不熟悉,有一次出去旅游时,独自一人住在了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酒店。

他们看到眼前这种情景,因为我们什么都没发生。我发现妲己向他们使了一个眼神,然后其中一个男人就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们走错门了。三个人灰溜溜的走出去。

我一辈子没有摆脱天真二字。现在,弟弟还管我叫天真大妈。真是天真救了我?我到现在也不明白。

那黄毛青年道:一起回家。

回了酒店一看,领导都急了!你上哪去了?我把经历告诉领导。他脸都白了。你没事吧?我没事,就是可能会感冒。太冷了!我还得谢谢那大哥。他给我结的帐。

此时天边有闪电滑过,即而有雷声破空而来,持续不断。同学见我倦意渐生,就在附近找了一家宾馆让我休息,明早再送我回工地。

但当我打完电话时,竟然发现那个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当时,我还出去找了一圈,但没看到她的身影。

然后,我把手机挂了。很严肃又从容对眼前小黄毛道:“你们等长途汽车呀?”

当时因为各种原因并没有交往。后来他听说我还没有男朋友,就再次联系了我。我也是想着,老大不小了,先交往着看看吧。

老妹哪人呀!

她来了,打扮得很精致,让人惊艳。黄色紧身裤,浅紫色薄短䄂,身材完美地展现得淋漓尽致。

我心里咯登一下:不好,他们真得想劫我。

我年轻那时候,单位开会,东北某省会城市。是哪就不说了。影响不好。晚上了。突然特别饿。找饭店要送餐服务。被告知,没有!饿呀,出去找食吃吧!

就在他万念俱灰间,缠进肉里的绳子突然断了,挣脱出来的侄子顿时就象发射鱼雷从水中\”腾\”地直窜上来,瞬间钻出海面。

我忙又道谢。

我往厕所里进去,“哇”的吐了出来,上衣也被溅到一些。妲己很贴心,她帮我拿着粘到脏东西的上衣,就扶我到床上。我感觉到她好像还要做什么事?

这事后来想起来还觉得有些害怕,如果那晚我冲动了,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我在想,天上不会掉下免费的馅饼的,人不能够有贪婪之心,也不能够有非分之想,如果你有了非分之想,也许你会把自己惹来一身祸,甚至可能会身败名裂。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酒店的,我好像记得与妲己分别后,自己一个人走上去的。可当我打开房门进房间的时候,怎么美女也跟着我进了房间?

前几天,我的一个侄子出海打鱼,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感到头皮发麻,腿筋打颤,极度恐慌。

知道他有个3岁左右儿子,还买了一些零食给他儿子。到他家里后,他老婆不在家就他和他儿子,帮我做了饭,我还带他儿子玩了一会儿。吃饭前后都没说什么工作,吃饭后直接叫我冲凉睡觉,想到天色已晚,他又是叔叔辈,就在他家里过夜吧。也许别人爱干净,不冲凉不好意思。

在回去的路上,想着为了这么个陌生人,差点搭上小命,越想越来气。到楼下一看,他正在那等,问他什么事,支支吾吾半天,说是工资暂时没发,要和我借钱,我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一个只见过一次的路人,竟然有勇气跑过来借钱。巧的是,那天钱包里除了一张一直放的美元,一分钱都没有。我跟他说,你看,我也没钱。他又让我帮忙借点,基本到了厚颜无耻的地步。推了半天,拗他不过,就让他先在楼下等,我回宿舍看看。宿舍里几个年纪稍大点的同事一听情况,直接跟我说遇到混子了,告诉我别搭理他,叫我去其他宿舍玩。他如果上来找,他们会收拾他。于是,我把手机一关,就去找其他同事玩了。半夜回来后,舍友告诉我,这个家伙还真查了宿舍电话找我,他们告诉他打错了。

那几个青年,搞不好也并非一起回家,而是一起流窜,事后,我暗自侥幸了许久。

司机道:这边就有,你可以不用去汪村。

一杯下肚,大哥坐我旁边了。我激动的问大哥,你是什么战役落下的彩。越战?者阴山,发塔山?那个部队的?我丈夫也是打越战的。要说跟你是战友。那个军的。什么兵种?

如果他从海底窜出,顺流飘走?如果不是大副恰好出来,听见动静?

我也知道为什么了。因为网上这种事情报道得多,我立即就对妲己说,我明天还得早起,不好意思,这次我们就先到这里,下次有机会我们再聚吧。

这个故事其实没完,后面这个家伙竟然还在作妖,不过与提问无关了,在此不叙。

当时,我不愿多省那十几二十几块钱,主要是怕去老家的车改道,因为当时许多路段修路,经常有些车改道。不走你等车路口。可亲戚热情过头,将我送出门来,我只好他家门口拦个公交车,没去威海站方向,去了那交叉路口。

一件事,我年轻那会儿发生的。一辈子想起来就后怕!

清清楚楚见到他们仨人回去后,并未与其他人讲什么,只是有些垂头丧气,低头从那老大状身边走过,似乎微一摇头,那老大状的青年脸色一沉,冲我瞥了一眼,我怕那老大复起歹意,便从容前去路边,张望远处,做一会儿来车状。那老大状青年便不再瞅我,扭头望向别处。

我躺下的时候,因为刚才把酒都吐出了很多,所以头脑也清醒了不少。

一个,二个,三个……当扔到第四个时,侄子终于抓住一个。这一刻,他知道自己的命保住了。

再醒来已是第二天了!身上盖着被子。迷迷糊糊躺在包间里。起床吧!还得开会呢。我走到吧台。问服务生,我结账了吗?服务生愣了,看着我,点点头!成,我走了……

我想,就在我楼下,我还怕你吃了吧?还怕被你骗了吧?这点把握,我还是有的。所以我就爽快的答应了她。

半夜时分,侄子被一泡尿憋醒,他从床上爬起,腥眼模糊走出船舱。

我实在难为情的说,真没什么事儿!总不能冤枉黑社会的同志呀!警察一听都乐了……

一下车我就蒙了,那个地方高速路在上方,省道钻高速路桥洞,所以地势很低,四围树林子,什么也望不见,过往的车,几乎半小时不见一辆。孤身一人置荒郊野外,心里莫名有些不安,心想,这地方杀气怎么这么大。正胡思乱想着,又一辆公交车停下,车上下来七八个小青年,其中三四个染着彩色头发,样子不像那种朴实的农民打工仔,倒像几个社会小哥。下车后他们叽叽咕咕说了几句,口音不是省内口音,有点象南方口音我听不太懂,也没太听清,然后他们就在离我约十米远的地方聚拢,样子也像等起车来,约过了二十几分钟,那个路口一辆车也没经过,我心里更是担心:“这要是这几个社会青年将我拖路边树林里,打晕了,钱财抢去,我岂不白挨。”这人这时怕什么来什么。我清清楚楚记得当时那几个青年当中,有一个人坐在一包上,一付老大派头,也没说话,只眼晴朝我这边一斜楞,有三个黄毛青年,就冲我走来。

我假装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样子。我发现妲己走到房门边,把房门稍微打开,然后用手按了一下手机。她又走到我的床前,好像就要倒下来。

成,坐吧!我挺大方。

回头望了一眼那几个青年,有两三个呆楞楞的望着我,一付出乎意料的样子,决非良善。

刚走出分手的阴影没有多久,一个有过一面之缘的朋友再次约我。说是一面之缘,是因为他是朋友介绍给我的相亲对象。

北京的,来办事。

她说,因为家里逼婚,她不得不离家出走了。现在她已经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没有钱吃饭,也没有钱住宿,她已经睡大街好几天了。她还说,只要我收留她,我想要什么回报都行。

我哪还敢跟她聚啊?

我又一指远处一荫凉地儿道:那边有荫凉,你们可以去那边凉快。高速路上的车,你们拦人家不一定停,停也不能停太久,高速路有规定的。你们最好不要怕晒,一块儿上去,上车时不耽搁时间,省得到时这个上了车,那个在下边没上来,人家车再走了,你们一起的吧!

大概半夜时,我在睡眼朦胧中,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我问对方是谁,回答我的是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对方是女孩,我不知不觉的放松了警惕,然后开了门。

那年,我才21岁,在读大学生,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对于违法分子创造出的一些新型骗局,我是一点都不了解。

我一看,上去摸了一下,敬重的说,大哥,好样的!妹妹我敬你一杯!

我道:天太热,我去买点水,中午也没吃饭,顺便吃点饭。

中年男人脱下外衣,挽起袖子指着一条大伤疤说,这是叫大哥的原因。不是岁数的事。看见没,这是打仗时落下的……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大概20岁出头,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不过,她的衣服上有些不少灰渍,显得有些风尘仆仆。

我表面从容镇静,心里那个焦急呀,过了去约十几分钟后,才来了辆公交,还不是去我老家,而是当地县区公交。我也顾不得了,上了车对司机道:去汪村大街十字路口,对了大哥,那边有跑莱阳某地的车么?

编瞎话时,我清清楚楚看到那向我走来的仨小伙一迟疑,互相对视了一下,却还是走近我,将我三角形围了起来,我当时那个火呀!募得起来了,心想:“问路有三个人一块来问的么?即便三个人一块来问,有这样,一人在前,俩人绕我斜后方的么?摆明了想擒我。”可是这仨小子可能听了我的电话有些迟疑,没敢动手,互相观望着,我于是又拔给我亲戚一个电话道:“大姐,我到地了,他们一会就来接我了,今下午的饭局,我想加个人,顺便请一下公安局的刘局长,政府有人好办事么!”

然后仨人又回去了。

大学时候有一年暑假放学回家坐火车,火车对面坐的是个当兵的,旁边坐的是一个位40多岁的阿姨。

这是,几个穿皮夹克的大汉簇拥着一个中年男人来到我桌边。中年男人坐下了,冲着我一笑,说到:老妹呀,自己喝呢?我答,不想喝,饿了。吃点。中年男人说,我陪你呀!

我说的是真人故亊,信不信由你。

在车上无聊就开始聊天,这个当兵的特别能聊,聊自己在部队的事!天南海北的聊。

如果是他,相信他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一定会落网的。如果不是他,仅仅凭我的猜测,就指控也不合理。再问的时候,我就说,我实在想不起来哪里不对了,就是吃了一点饭,喝了一点饮料。最后不了了之。

有一次,我住酒店时,半夜有个女孩敲门,她说她离家出走了,求我收留,还说我想要什么回报都行。

事后我想:君子不居危墙之下,更要事前见机决断,不为屑须所误。当时去了威海车站,那来这一场虚惊。我敢肯定,那几个青年临时起歹意,想劫我钱财。因为这个东西偶遇是最难破案的。因为事前无征兆,且他们刼了我钱财,顺路坐公车走了,谁知道他们去那儿了。即便不灭我口,事后等我报案,就我身上说多不多,说小对我来说,不算小的几个钱,值当警察去浪费精力,长期追究么。

那次吃饭是我选的地方,一个老火锅店,味道不错。那天他非常殷勤,主动帮我到饮料,准备蘸料碟。我呢,却之不恭,就看着他忙活,甚至一瞬间觉得真的想恋爱了。有人照顾的感觉可比一个单身狗好多了。

那黄毛青年道:天太热了,上面晒人,我们先在下面歇一会儿。

2007年7月,我在江西上饶一偏僻的工地出差,工地位于两山的峡谷之间,前有一条山溪流过。我忙完当天工作后简单吃点饭已是晚上9点。当时天气闷热,躺在简陋的工地招待房内怎么也睡不着,正辗转反侧之时,突然电话响起,一看是一大学同学,他在上饶市工作,毕业后有近8年未见面。他听说我到了上饶,电话里一定要我去市区见过面喝喝酒叙叙旧。

这个社会什么风浪都有,看你怎么去面对。

当然最后我很严肃的拒绝了他,后来想想挺可怕的,万一他俩真是一伙的,再给我下点药什么的,我恐怕现在就不能坐在这里回答这个问题了!

所以以后大家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防范,虽然和陌生人沟通不可避免,但是千万不能随意轻信他人的话,随便和别人走!这个社会,人心险恶!

哦,我跟你见面是缘分,喝两口吧?

事情是这样的,侄子的船在东径39分线西纬146度打鱼,这里已经是大海深处,海水最深处有七八十米。

这些事情真的不好跟身边的人聊,深深埋在心底。

这个时候,我坐起来了,赶紧制止了她。

司机道:哎呀!你不嫌弃先喝点我的,我知道有一地,卖小吃,你不用去汪村大街十字路口,你在那边一边吃饭,一边可以望着路上车辆,去你老家的公共汽车也经过那里。

原来,那段时间经常有一些女骗子半夜敲门。如果你对她有什么想法收留她的话,她会偷光你所有贵重物品。或者,突然来了一群自称她家人的大汉,说你欺负了她要巨额赔偿。

没想到短短十几米,出事了。侄子慌不择路,腿脖子被拖水板的绳子缠住了,来不及反应,就被拽下水去。

后来警察询问,我说头有点晕,让我想想,其实我是迅速的在思考要不要揭发他,但是又没有真凭实据,事情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想想就算了。不是我胆小怕事,只是没有证据的事,说了又能怎样。

我心里一阵神兽飞过,感情不是你家孩子,随便跟个人走都无所谓,我真怀疑他俩是不是一伙儿的,一唱一和!

晚上十点多了,哪有开门的饭馆呀。小卖部大商场一概关门上版。一路走来,好容易看见一地方灯红酒绿热热闹闹。好像是酒吧。我在北京生长,酒吧也有。去过的。没啥事。于是,进去吧?到吧台,点了一份烤肠,一份薯条。一杯柠檬水。大姑娘我一人独坐,边吃边喝!

我见她可怜,就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但是,我只是个穷学生,我身上就没带多少钱。后来,我让她先等等,然后我当着她的面,给一个朋友打电话借钱,并说明了具体情况。

90年代末,大专毕业没有工作,父母想托一位80年代中专毕业生帮我找个好点工作。中间见面了一次,帮他从老家带过东西。有一天他叫我去,说有可能有工作适合我,我当时在一个超市当营业员。

大副喊来其他人,大家七手八脚把他拉上来,才知道他刚才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和一面之缘的男人吃了一次火锅,我感到浑身无力,非常不适。借故去了趟洗手间后,迅速打了报警电话。

夜深人静,船上的人都沉醉在睡梦中,谁也不知道有人已经掉进海里。

而且巧中又巧地就在大船旁边。

这就是这么多年,我唯一想起会感到恐怖后怕的一件事。当时如果不是下意识的一抬头,抬手挡那一下,后果真是不敢想象。

旁边的大汉介绍说,这位,知道是谁吗?我们这大哥。城里没人不认识。

冲凉后,问了他睡哪间屋,他指了一个房间给我。我就去睡了,没想到他也进来了,我坐在床上的,还说什么现在社会嫌贫不嫌娼,从后面抱着我,顶着我屁股。我知道他想干什么,我说了句,假如我爸是个当大官的,你敢动我吗?他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就出去了。当时没有网约车,又太晚,打车太远。就没有回租房子的地方。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早,我坐同学的车往工地赶,一路上见到许多军车相向而行。离工地大概五公里时,忽遇有警察戒严限行。我忙下车查问情况,警察一脸严肃地说:昨晚这里突降暴雨,引发山洪,你们工地也被冲走了,现在部队正在抢险。

试想,大拇指粗缆绳,中间还夹着两根钢丝,竟然突然断了,你信吗?

我当时很累,工地又离市区又有30多公里,实在懒得折腾就回拒了同学。可他不干,问我详细地址说他来接我。盛情难却,就告诉了他地址!

零五年左右,我去威海亲戚家,回家时,亲戚说你不用去车站坐车,太远了,车站花钱多,你在这儿花一块钱坐到前面有个高速路交叉口,威海去你家的车都经过那里,你拦个过路车能省一半钱。车站人家不给省的。

到一个小县城出差,打开聊天软件。不到两分钟,竟然有一个美女主动找上我。当晚,我们就出去喝酒。酒后到我房间里,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听完服务员的解释后,我仔细回想了一下,细思极恐。如果我收留了那个女孩,后果可想而知。

我说我喝不了,我只能够再喝一杯,她说,那你就一杯,剩下的我来喝。

我点点头道:那边凉快,去吧!中午头这路车不多,午饭一过,这路车就多了,路边尘土怪呛人的。

大哥?看你岁数是比我大。

那黄毛青年微微冲我一哈腰道:谢谢!

我大惊,忙给一工地负责人打电话,电话一直不通。后得知,工地全部被山洪冲走夷为平地,也冲走不少兄弟,包括那位工地负责人,到现在都没找到!

这件事想来真的是后怕,具体哪个环节的问题,我也不好凭揣测去下结论。只是这样的约会,我是绝对不会再去了,那个人,我回来后也已经彻底拉黑。

说完这句我清清楚楚看到眼前的小黄毛又是眼神一愣,也清清楚楚听到亲戚在那头道:“什么?”我便道:“一会儿等我电话安排吧,或者我到了咱们细说。”

我也醉眼朦胧了。她帮我倒了一杯,这一杯我喝下去后,感觉好像又喝了三四瓶一样,醉得很。买单的时候,老板好像说600块,那个时候我感到很贵,但却不想争辩。我只是说怎么这么贵,就微信支付了600块,因为我自己快要吐了,我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也不想在跟这位美女第1次邂逅就露出洋相,当场吐出来。我想尽快回酒店,在酒店里吐,那时候谁也不知道了。

被我婉拒后,她就退了一步说,要不,我就到你楼下,路边有大排档,我们就喝两瓶,两瓶就走了,反正你明天都要回去了,就当作认识了一个远方的朋友吧,如何?

5年前,我独自到一个小县城出差。公司的事情处理后,那天晚上闲着无聊。突然有一个叫妲己的人要叫我。我打开她的头像一看,竟然是一个大美女,红润圆滑的脸蛋,一头黄色的大曲发。

那天晚上,已经两天一夜没有合眼的船员吃完饭便一头拱进船舱里,呼呼大睡。

他不停的用公筷给我加着刚涮好的的菜品,自己吃的不多,就看着我吃。大概吃了半小时左右,我感到有点不舒服,去了一次厕所,在厕所里感到身体酸软无力的。突然联想到各种下药的事情,吓得瞬间清醒了些,马上走出火锅店,走到马路边人报警了,警察感到的时候,我已经快失去了知觉了。

我想,反正只是聊天也没什么,于是就接受了。两人就开始聊天了,她说自己就在附近,离我所住的酒店不到2公里。今晚刚好老公去出差了,自己闷得慌,想到酒吧喝点啤酒。说到这里,我还是有点警惕心的。我就拒绝了她,我说我今晚还有点事,可能出不了。

第二天退房时,我跟酒店服务员说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那个服务员把我拉到一旁,偷偷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我喝高了,恢复了政工干部的本性,喋喋不休的教育着中年男人。一会醉倒了……

打架呀。嗨!我以为你打仗了呢。这我觉得就得说你了。你不小了。有家有业。打架伤人害己。你要是把人家打了,还得坐牢。你让人家打了,你这伤,你妈看见不心疼呀……这有主动脉呀!要是不慎,就大出血了。太险了!哪能拿自己命开玩笑呀!我丈夫身上也有伤,那是没办法,保家卫国呀。我心疼极了!你这是何苦呢?让爱你的女人多担心呀!我要是你媳妇就不让你打架去……

我满族人,确切的说是蒙满混血。这点酒不算啥。我从小就喝。

更巧的是,值班的大副到船舷上检查,被突然的响声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海面上出现一个人,也不管是人是鬼,抓起救生圈就扔了过去。

近一小时后,我同学真来了,拉我上车直奔市区,找到一灯火通明的夜宵店,两人点菜喝酒,各叙毕业后的经历,一直喝到凌晨一点多还余兴未尽。

在入水的刹那间,侄子清醒过来,他下意识想挣脱,可是绳子勒住脚脖,越勒越紧,让他动弹不得,把他拖向海底。

第二天早上,他做了面条,吃了就赶公交车走了。再也不联系,也不敢给父母说,因为怕他们担心。

后来,我把那天我的经历告诉了我的同学和朋友,他们也都觉得恐怖,这种骗局真是防不胜防。

坏人为何放过我。我也不知道。我丈夫说,可能是你太天真了,下不去手!

因为我还是很清醒的,我听到门外好像有急促的脚步声。很快就有敲门声,然后三个男人魁梧男人气势汹汹走进来。

她说,每人就再喝一瓶吧。

那黄毛青年答道:“是,、”

啊!我愣了。后来,警察说中年男人是酒吧老板。跟当地小有名号。可我想来,除了请我吃饭喝酒他也没干什么。总不能请客就抓呀!领导沉重看着我说。无论出了什么事,你告诉我,我替你保密!但是,咱绝不能吃亏!

你糊涂呀!领导气愤的叫到。你让人下药了。不然怎么会一杯醉呢?报案!我看谁敢包庇,那是个黑社会的窝点!

我又道:“长途车到上面高速路等,这下边省道几乎不跑长途。”

一位叔叔辈的人想利用帮我找工作,非礼我!

你想想,几百斤重拖水板拽着一个人下水,速度很快,侄子觉得这回死定了。

在酒吧里灌醉女性干坏事的事,我从来没有听过。我长在北京机关大院。住在北京城里。九十年代初,太单纯了……自己认为,祖国到处是亲人。包括那位爱打架的黑社会大哥。

事后,每每想起此事,他便心惊肉跳,越想越恐惧。

自此之后,我出差警惕心更强了。

借此也给年轻的姑娘提个醒,和不太熟悉的朋友约会,千万别一个人赴约。

有一个细节对不上,他都会葬身海底,死于非命。

我下车的城市是最后一站,距离这个当兵的还有三个小时路程,他突然和我说,要不你和我一起下车,我带你去玩,玩一天我再开车把你送回去,我心里当时就nnp,我又不是傻子。我当时就说,不去了,我家里人要在车站接我了。谁知道他直接问旁边的那个阿姨,说阿姨你说,她先和我去,我再送她回家,怎么样?结果那个老阿姨竟然说,也行,去玩玩也行。

中年男人尴尬了。啥呀,我们东北管打架叫打仗……

船上人大小便都在后舢板上,从船舱出来,穿过船舷,来到后舱,也就几步远。

当时我便掏出手机,佯装接了个电话,无人自语道:“你们到那儿了?车怎么还不来,我都等半小时了。”又一停顿,佯装那头有人接电话,复又道:“你们到汪村了,顺国道向北不用五分钟,过了九里水头就看到我了,我在这高速路交叉口等你们。”

那天晚上,我们点了5个菜,都是很普通的。啤酒却不止喝了两瓶,每人喝了5瓶。她的酒量还是比我好,喝到第5瓶的时候,我其实有点醉醺醺的。但我的头脑还是清醒的,我说今晚就到这里吧,下次如果有机会我们再喝,我就准备要买单回酒店去了。

老妹,酒量不错呀!

成,喝一杯。我把他递给的酒一饮而尽。

如果途中有任何不适,选择第一时间报警。因为没有人比警察更能保护你。

假期结束回南昌后,有天晚上我在公司加班,外面下着雨。突然电话响了,一接电话听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是这位老乡,他说已经到了我这边,正在我宿舍楼下等我,要找我玩。当时很纳闷,一是觉得和他聊的并不投机,也没打算深交。二是想,下着雨,大晚上跑这么远过来找我干什么。但是出于礼貌,还是让他稍等一会,赶紧披上雨衣,骑上自行车就往回走。

当时的公司是个国企,厂区很大,出了厂区骑车几分钟基本就到了宿舍楼。平时一下班,我们几个年轻同事就会像飙车一样,骑着自行车就飞奔回去。那天由于下雨,再加上怕他久等,所以在厂区里骑得很快。晚上路灯也不是很亮,一路披着雨衣头也不抬,全凭感觉往前冲。突然一瞬间我抬起了头,模模糊糊感觉前面一片黑影,我赶紧下意识的抬起手护着头,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轰的一声,我撞到了停在公司里的一辆货车后面,头部正好装在车尾挡板。万幸的是,那一刻我抬起了手,手起到了一定的缓冲作用。即使这样,还是感觉头脑一片金星,手臂像折了一样,前车轮也撞的变了形。由于是晚上,厂区也没有多少人,我在地上足足了坐了几分钟才缓过劲。慢慢站起来,将变形的车轮踩正,甩了甩手,还好没什么问题。

如果没有同学那个电话,我现在也不知在哪!

展开阅读全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你经历过哪些细思恐极的事?
0

在火车上的难忘经历都有哪些?

上一篇

老小区加装电梯大概要多少费用每个楼层怎么分摊?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你经历过哪些细思恐极的事?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