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见过最能吃的人到底有多能吃?

见过能吃的人确实不少。但是最能吃的,恐怕就是1983年4月碰到过的那个人了。
当时候,我们响应号召,在山区河滩里的乱石堆中挖树坑。任务是每人每天二十个。午饭,就在附近的机械厂吃了。
大家干了一周后,只剩下最后一片河滩了。头儿估计了一下,觉得明天早点儿来,先干一早上,把早饭也在机械厂吃了,然后一天就能收摊子了。
第二天早上,一切按计划进行。早饭时,厂里安排我们先吃:每人一个半斤的蒸馍,一小碗菜。不够吃的就是窝窝头,每个大约2两。米汤管够喝。
大家都吃开后,炊事员大喊一个人过来吃饭。只见他身高足有1米8,粗手大脚,体态雄壮。端着一个和脸盆差不多大的白瓷盆,里面放着一个大碗。
只见他搬了二十个二两的窝窝头,装在瓷盆里。用大碗舀了圪堆冒尖的一碗土豆丝,就蹲在一个水泥台阶上吃开了。
不一会儿,碗净盆光。他又用大碗舀了两碗米汤,倒进盆里晾着。然后一仰脖子,全喝了!看得我们矫舌不下:居然有这么能吃的人?
一会儿,厂里的依法车要进城。厂长让这个大肚汉把坏了的S195柴油机搬到车上,拉下去修理。司机把车开到水泥台旁,大肚汉一个人就很轻松地把一台十二马力的柴油机端上了水泥平台,又从平台上弄进了车斗里。
不仅能吃,还十分能干呀!真是身大力不亏。

扛一袋水泥好像是一块或者两块?我只是听他说过,时间太长,具体记不清了,反正这货就是下班去装个五六十袋。

好吧,我刚进厂,第一次跟他上夜班我就被吓着了。

这种事儿对于我们这些中国人来说就是不可能的事儿啊!给我最深的感悟就是还是咱们国家好啊!相比较朝鲜就是穷阿!

在回家的路上,走到司令部机关大食堂,见食堂里吃的是刀削面,食堂司务长热情地让他吃一碗再走,他客气地说,不吃了,吃不下了,刚才在小灶已经吃了十八个包子啦!司务长说,那请副参谋长品品味道如何?他见盛情难却,就答应帮忙品品味道,一品上口,嗯,味道不错,司务长又给他上了一碗,就这么左一碗右一碗,又品了一斤刀削面。

一名战士干的是“二把手”,吃的是“两筷子”。

呃,七碗,全倒盆里,对我来说,洗个澡估计不够,洗个头约莫着绰绰有余了。

小时候,在我们部队大院里有一个伯伯,职务是副参谋长,北方人,特别喜欢吃面食,为人十分豪爽,也挺平易近人的,大人小孩都喜欢和他打交道。

因在盐化干了几年,转了正,手头有余钱的八叔娶了媳妇后,要在村里盖房、打院墙。晋南打院墙时要用墙板,柏木做的,丈二高,四寸厚,重千余斤。不愿麻烦他人的八叔,一个人便去了离家二里远的大口井上,让村里惊奇的是,不知道他一个人是如何把千余斤重的墙扳,从井沿上移走并背上肩,更奇的是背着千余斤重、高丈余的墙板要走二里多路,还要上家门囗六十多度三十余米长的土坡,才能到家。

身高一米七左右,130斤,瘦得跟猴儿似的,走路也像猴儿,一蹦一跳。

有战士好奇,问“二把手”到底能吃多少个馒头?“二把手”不假思索地回答:两筷子!何为两筷子?就是用筷子串插馒头,一串就是一筷子。那战士不信,跑到炊事班压紧串了两筷子共十二个馒头给“二把手”,并打赌说:你要是把这十二个馒头一口气吃完,我就输你一条“芙蓉王”烟。“二把手”不出十分钟,就把十二个馒头解决了。他不仅得到了一条“芙蓉王”烟,还得到了另一个外号:“两筷子”。

2000年我在基层连队当排长。我们连队是导弹工程部队的施工连队,负责土石方开挖,劳动强度大,对战士的体力是一种极大的考验。

于是把馒头和方便面全吃光了,还把盆里的汤全喝了,然后结账走了。

结账时110块钱,我本想说收100的,但是没等我说话,他们就把钱给我转身走了。

我排里有一位苏北战士,姓任。个子不高,也只有一米七左右,但力气大的惊人。那时,部队施工机械化程度不是很高,一些特殊地段开挖还得使用手风钻。一台风钻重达50来斤,打风钻是一个体力活,一通高压风,难以驾驭,平时都是两个人扶着打。但任战士可左右开弓,左手一把,右手一把,并可以一口气打三、四个小时还不见累,后来我们给他起了一个外号:“二把手”, 一是他打风钻打得好,二是因为他的脾气也像连队“二把手”一样火爆。

为人民子弟兵点赞。

那是一个冬天,他和正我在馆子吃着火锅,吃到一半,外面又走进来一个有名的狠角色,先前是个混社会的人,打架无数早已扬名立万,现在已经洗白为成功人士了。我弟看着他笑:怎么,来问我要回你马仔们的刀子吗?那狠人忙不迭声地说:不不不,我我哪敢啊?就是见你们吃饭,特地过来向你问个好!

我对这事儿没怎么往心里去,听说那个人会说汉语,就过去和他聊天,他对我很惧怕!我问什么他就说什么,也不多说话!原来他是在朝鲜当兵的,饿的受不了跑过来的,在延边黑工地干活学了点汉语,打听到我朋友这边有朝鲜族自然村,离朝鲜边境还远,安全性好。如果被抓住遣送回朝鲜就是死罪!我对他很是同情,看到他左边胳膊上有韩文纹身,就问他纹的是什么?他用手指着说!这写的是,,全国统一,,四个字。当兵了就得纹身,跑也跑不了,有纹身的跑去韩国,韩国人也不敢收留怕是特工。我表示理解,就结束了聊天。

他每天早餐,汤碗盛的面条,都是一吃两大碗,不然等不到中餐就会饿。

能干就能吃,“二把手”能干在连队出名,能吃在连队更出名。我们在工地施工时,一日三餐都是炊事班的战士送到工地。有一天早餐,炊事班按每人四个馒头给我们排的施工战士配送的早餐。全排吃早餐时,“二把手”上了一趟厕所,回来吃饭时,炊事桶里只剩下五个馒头了。“二把手”三下五除二把五个馒头全部吃下,可没有吃饱,一生气竟把炊事桶丢进了河沟。后来,连长知道了此事,没有批评“二把手”,反而交代炊事班:按每餐八个馒头给“二把手”配早餐。

见过最能吃的人,但是不是中国人,是朝鲜人。记得是1996年的时候,去农村朋友家玩儿,那是佳木斯市郊区的一个偏僻的村子。正好是秋天,他家里秋收割水稻。中午吃饭,看到一个年轻人,大约就是二十左右岁吧!穿着普通,但是感觉就是怪怪的,好奇就问朋友他是谁?朋友说,这是朝鲜跑过来的,朝鲜在挨饿,他来了好几天了,看到谁家忙就去帮忙,只要管饭就行,人很老实,晚上就找个草堆睡觉,还会说汉语,就是得仔细听才能听懂。

如今,八叔快八十岁了。当年,英姿飒爽,力大无比的八叔,也耳背、背驼了,只是酒量、饭量比年轻时小多了。

呃,惊为天人。

他自己从家带的干面条,跟挂面似的那种,不过是自己家用压面条机压的,然后用报纸包着,一包大概两斤左右,也不配菜,就是用海天黄豆酱那种的大瓶子装一瓶酱油醋香油腌的葱花蒜苗,钢筋锅煮好,把瓶里的腌菜直接往里一倒,连汤带水吃的干干净净。

原来在厂里上班时候的组长。

他有些后怕地说:当时是条件反射去制止,现在想起来却非常不安,要是伤着女儿怎么办?

有一年他放学回家。正是秋收打谷的时候,家里请了三个打谷客,正在田里打谷子,妈妈和妹妹在家做饭,饭做好了,打谷客还没回来,着他饿急了,妈妈就说:大锅里煮了5个人的饭,好多,你先吃吧。我们这里平常说“栽秧酒,打谷饭”,意思是栽秧时是春季,人光脚踩水田里,难免冷浸腿脚,所以要喝酒驱寒;打谷时是秋天,太阳大出汗多,打谷又是体力活,必须多吃米饭,主人煮饭也比平时多得多。

愿能带给人们快乐的八叔,福如东海,寿齐南山!

唉,他们的时间大概都用在救人上了吧,连吃个饭也是匆匆忙忙的。

这货,最高记录,二十二个!!!

晚上躺在蒙古包,哼哼了一夜,光膀子一身白膘。

前几年我们几个发小一起去内蒙找一铁磁玩儿,这货算是逮着了,铁磁是在那边牧场支教,我们就直接住草原,睡蒙古包,众所周知,内蒙那边的青菜贵,肉相对便宜,好吧,一天一只羊,杂碎炖羊汤,外面烤全羊。

从此后,部队大院就流传着这个副参谋长伯伯一顿吃了十八个包子,品了一斤刀削面,还尝了五十六个饺子的经典故事。

人家家的两层小楼,就是靠这样扛出来的。


我的六祖父叫伍青德,身高二米四七,体重大约一百五十公斤,给邻居耕田,邻居的牛看见六祖父太过伟岸受了惊吓,扭伤了腿,六祖父把牛扛到肩上,一手抓着四条牛腿,一手提着犁耙走了一公里送到邻居家。一顿饭要吃五斤米,十五斤肉外加疏菜才能吃饱。祖父的父亲叫伍积达,每天吃早饭之前要吃八十个左右的鸡蛋,外加两升阴糯米饭,修天井式的房子,所有的木柱与大梁都是他与哥哥伍积泽抬回来一根木柱湿的大概是一千五百斤,我祖宗力大吗?能吃吗?这是讲老辈份的人,他们身躯伟岸都不算什么,我现讲一个堂叔而且现在还活着他叫伍安支,个子很矮,体重大概一百斤,一顿饭吃的量,我可以吃一个星期,他家建房烧红砖,那时我十七岁,我们四个人挑煤,他一个人挑砖坯,而且煤的份量比砖坯少多了,烧窑师怎是催我的挑煤的。现八十七岁了,他一只手拿着扁担,我和另外两个人双手扭不动扁担。

别说,这货能吃也能干,他家住在我们这边的一个水泥厂旁边,下班了没事就去水泥厂扛水泥赚钱补贴家用。

第一天到的时候,这货自己,滴酒不沾,烤全羊直接干了半只,又弄了两碗喷香的羊杂汤。彻底过瘾。

九几年的时候

他还有另一个特点,打架特别厉害。

品完刀削面继续往家走,走到一机关参谋的家门口,参谋的新婚妻子来部队探亲,小俩口正在家里包饺子呢!参谋俩口子见副参谋长路过,热情地拉着他,让他吃碗饺子再走。副参谋长伯伯,拍着肚子说,实在吃不下了,刚才吃了十八个包子,又品了一斤刀削面,是真吃不下了。参谋小俩口说,那请首长尝一尝总可以吧?副参谋长说尝尝味道还行,于是又是左一碗右一碗,把参谋俩口子包的五十六个饺子全部给尝完了,搞得小俩口最后只好自己下面条吃。

一袋水泥100斤,这货一次两袋,装车,走那种颤颤巍巍的宽木板上到运输车上码正装好。

本人身高一米九四体重二百二,必须能吃,大学第一天去食堂吃饭,我们是师范类大学,饭给的特别少,没办法,我只能拿两个餐盘,一个都是饭,一个都是菜,正常饭量一斤米饭,四个菜,但是碰到一个小子,这小子都圆了,将近一米八,绝对二百八十斤左右,他也跟我一样,一手饭一手菜,后来知道我们竟然是同班,挺好,记忆最深刻的是,去吃自助火锅,当时二十块钱一位,我两个一进去服务员都哆嗦了,当时故意饿了一顿,去的,见到肉眼睛都蓝了,说实话,五斤肉之前脑袋是空白的,就知道吃,最后吃了十斤肉,他喝了六瓶啤酒,我喝了五瓶啤酒,吃的我们第二天中午都不饿,这是第一次记忆深刻的,第二次是大四实习,我们是东北的师范类大学,因为普通话好么,所以学校给我们提供的都是南方的学校实习,我们俩关系比较好我俩一起去的南方实习,十几个小时火车啊,下车的时候真的饿疯狂了,看谁都像鸡腿,实习单位有人来接,带我们去一个小饭店吃饭,三个人点了四个菜,当时说实话特别特别想矜持一下,真的,但是实在受不了了,一分钟之内四个菜都没了,那个带我们的老师,当时就愣了,然后继续点,说实话服务员上菜速度没我俩吃的快,当时不知道上了多少菜,我们也是一直喝酒,不好意思吃太多,喝酒撑肚皮,最后吃差不多了,那个老师说多亏那顿饭报销要不哭了,实习一个月,学校食堂因为我们俩而多做一点饭菜,实习介绍,副校长跟我们说,最好别来这边毕业后,学校养不起。哈哈

话说你见过跟掐成摞煤球那样子掐包子的么?我见过……

现在咱们只要不懒就饿不着,其它国家就不一定了,还有许多战乱国家,好好想想吧!别喷国家了!

有一回接待了五个消防员小伙子。

到吃饭的时候我才真正的看到挨过饿的人吃饭是什么样子的。朋友老婆端上来一笼屉馒头,又摆了四个菜,当馒头上桌的时候,那个朝鲜人还象征性的让我们先吃,我们说你先吃吧我俩喝酒。这句话说完了我发现我被惊到了,只见他把馒头拿一个过来就把它掰碎了,然后又掰第二个,直到掰完了十个左右,才开始吃!我就怀疑他能不能吃下去,我的身体就不错也就是能吃一个半顶天了,他能吃十个?结果他就吃了,吃完了才说刚刚好。据他描述说在部队里每个人每天就三个馒头还是粗面的,一天两顿饭,吃饭的时候手慢了就吃不到馒头,他是个老兵油子,在开饭的时候就把馒头掰碎再慢慢吃,这样别人就不会去抢他手里的馒头了,虽然还是吃不饱,但是最起码保证了自己的那份不会被别人抢去吃了。

发小,

我开饭店的。

去年,我去干休所看望这个伯伯,他已经是九十八岁高龄了,每顿饭还可以吃半斤面条,身体十分健硕!

有一次,小灶晚上吃包子,是那种二两一个的大包子,他一口气吃了十八个包子。当时他觉得特别满足,

窗口不卖给他,限量十个,怕他一次买太多万一有其他人再来不够卖,于是,每次食堂蒸包子的时候,都能看到这货上蹿下跳到处乱让烟,让这个帮他买俩,让那个帮他买仨。

五个小伙子让煮了10袋方便面放进一个盆里,然后点了20串烤馒头。

一米八多的个儿,体重超两百五……具体体重人家不说,说要保持点神秘感。

从小家里娇生惯养大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干啥啥不行,吃啥啥见底儿。

我兄弟。1米7多点,虎背狼腰,背膀看上去很壮实,但腰真的不粗,长年穿腰围一尺九的裤子。特点就是特别能吃!

厂里食堂卖的包子,不夸张地说,就跟原来家里烧的蜂窝煤大小差不多,比蜂窝煤直径大,没蜂窝煤高。公家食堂,舍得放油,我勒个去,真心香,那时候年轻,我一般大概四个或者五个就够了,再来碗汤,挺爽。

他又笑:好麻烦,我车后备箱里一堆刀剑,明天得送去局里。

那胃口天天好的,跟饿死鬼投胎似的,面条米饭都是论盆,特别爱吃烧烤,不过由于内地大环境和个人钱包的问题,经常性地吃不够。委屈巴巴的。我们几个有时候开他的玩笑,说弄坨干粑粑,撒点孜然辣椒面,他估计也能吃下去。

还有一个,这货就是头猪。

真人真事。父辈叔伯共9个,其中八叔这个人,身高一米八,体重二百斤。特能吃饭,力大无穷。在生产队时,因缺少吃的,单身的八叔,吃不够时常去生产队的地里,扒玉米穗,挖红薯等等,凡能添饱肚子的东西绝不放过,社员和队干部对此只能摇头对待,民以食天啦。当时,运城盐化池到农村招民工拉硝,队长想让力气大的八叔去,省的为了添饱肚子而偷鸡摸狗让乡邻头痛,队长便去了正吃午饭的八叔家,只见饭桌上放着八碗面条,还已为光棍一条的他家来客人了,八叔说就他一个,在瞪着眼的队长面前,八叔吃完了八碗面条,摸着肚皮还说吃不太饱!从此,在村里八叔便有了‘八碗不太饱’的绰号。

我问他们是不是烤串,因为我是开烧烤店的,小伙子们很腼腆,说吃肉吃不饱,先不吃了。

我就问他出了什么事,我弟笑着告诉我,刚过来吃饭前,拉着3岁的女儿路过中学门口,见到人群突然四散分开,两边却有三十多个小混混互相走近,手持刀剑准备互砍。眼看就要发生流血事件,弟弟左手抱女儿,大吼一声住手!乘他们楞住的时候,右手和双脚并用,闪电般冲上去打倒为首的6个混混,真的是打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动作非常快,一拳倒一个,一脚趴一个,一下子就把场子镇住了。弟弟然后捡起一把刀,指着余下的混混说:把刀全部扔过来,一个都不许走!

可能任务出完了,下班很晚,大概晚上11点多吧。

老年人常说:吃的多的人,力大无穷。事实也如此。到运城盐池后,因硝在有水的盐池里,往外运要么与人搭伙,要么有毛驴托运。一架车硝毛重要有一千多斤重。有天,在前边毛驴托运的遇上了坑,走不动,便让八叔搭把手,单干的八叔便说行,你可要准备好,使坏的八叔托住架子车的后边,稍一使劲,前边架辕的人把持不住,辕杆猛一着地,折了。八叔于是乎在硝池便有了另一个绰号‘推拉机’。

一共吃饭也就20分钟吧。

哈哈。

当时我就在想,这都是谁家的儿子,又是谁的丈夫啊,优秀。

那时候四班三运转,上夜班的时候一般都要自己带点东西吃点夜班饭,不让睡觉,没活儿的时候闲饥难忍不好熬啊。

还有一次,车间年检结束聚餐喝酒,两杯酒下肚,有人抬杠说他能吃是装的,然后这家伙跟别人打赌,吃烩面,来过河南的朋友都知道,4两烩面碗有多大,这货直接干了七碗,不带剩汤的,这还不算饭桌上的酒菜。

在家附近的村子里还有一个和这个有关联的事儿!就是和这个当兵的同时期过来的有一位女的二十左右岁吧!也是去朝鲜族自然村想生存下去的,但是确发现村子里就剩下些老人和孩子,年轻人都去了韩国,没有人有能力收留她!没办法被别人比比划划的骗她去给别人当佣人挣饭吃,就在隔壁村。她同意了,哪里知道其实是把她卖给父子都是光棍的家庭当儿媳妇了。准备给光棍儿子当老婆的,但是确被光棍爹相中了。爷俩打起来后还是儿子胜利了。第二天就简简单单的秘密办了喜事!那个朝鲜女人还被蒙在鼓里,衣服也没换,吃饭的时候发现都是好吃的差点没撑死!听说她得吃最少三个人的饭量!等到吃完饭后收拾东西非常利索还干净。新郎早就按耐不住欲火了,和她比划着要睡觉她才反应过来,没有想到她性子非常刚烈,拿了一瓶啤酒就砸在炕沿上,用锋利的瓶子茬对着自己的肚子威胁新郎抗议,但是新郎就不相信她敢动手就要用强。女人蒙的划破了自己肚皮,连血带饭淌了一地。新郎害怕了喊起了他爹找车送到市里医院抢救。医生一检查就发现不对劲了,问女人确听不懂她说话,正好医院里有一个朝鲜族医生,朝鲜族医生和女人交谈后就给女子做完手术并报了警。女子做完手术刚刚清醒就被警察带走了,后来她的命运就定格在那一年了,和其他叛逃者一个待遇!她本来以为和朝鲜族医生说了会有人同情她并帮助她继续活下来。可是确换来了更加快捷的死亡!生活在那个国家真是悲哀啊!

只是他胃口特别好,平时实在太能吃了,如果在家里吃饭,一家人的口粮还不够他一个人吃的。所以一般情况他都会在机关小灶吃饭,这样粮食才能管够。

结果,一大锅米饭,被他吭哧吭哧几下吃了个干净。妈妈和妹妹看得目瞪口呆,急忙重新煮饭,好招待打谷客。

果然是头猪。

展开阅读全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你见过最能吃的人到底有多能吃?
0

女朋友是学护士的,天天和病人打交道,给男病人插尿管之类的事情,你们能接受吗?

上一篇

上班时怎样穿搭既有职场范又不失个性?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你见过最能吃的人到底有多能吃?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