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边有没有患癌症的亲人,他们最后的日子是怎么度过的?

我的婆婆公公都是癌症去世的 ,公公患的喉癌 去世时74岁 ,婆婆患的是肺癌 ,走的时候91 岁。

我们必须给妈妈洗一个大澡。一辈子就这一次。让妈妈在喷壶下坐定,我和妹妹手忙脚乱。

我是心疼她最后的那段时间,太遭罪了,想吃的不能吃,不能说话,难受的都不能入睡。

最后兄弟姐妹结账。我说,大家再把自己花的钱报一报,我当场从妈妈的积蓄里面支出,只准多报,不准少报。过期不补。结果,妈妈的钱,还剩下6万多。到现在,我还是想不通,妈妈病了三年,住了十几次医院,为什么才花了一万多。

是的,因为肚子胀得实在太大了。

当疼痛一阵阵袭来时,三叔身体哆嗦着,声音时大时小地呻吟着……

5,儿女怎么做?妈妈回家以后,只能时不时吃退热药。妈妈说,儿子,妈妈难受,你抱抱我。好吧,一辈子就这一次。我抱着妈妈,不一会妈妈汗如雨下,我也湿了一身,都是死人的味道。

我到娘家一个月,就接到她确诊的消息,然后赶到医院看她。

从他的眼神和语调里,我感觉得到,他对死亡其实很恐惧!

比如泡KTV,隔三差五就约一帮小男妇女,经常玩到半夜不散场。

说实话,当时我也很惶恐,我知道他没几天了,内心里实在接受不了,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快要没了!

三叔生命的最后半个月,每天十几个人陪着他“赌博”,最后输了30多万。他走后,几个心好的村民赔回来6万。三婶拿着钱瘫坐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的……

特别是在各行业内倦化严重,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工作压力越来越大的情况下,无论你年轻年老,请一定要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有个姑丈患胰腺癌

他生前的最后几个春节,村里70岁以上的老人,他每人每年给发500元过年钱。

那段时间,三叔已经经常疼得下不了床。

妈妈吃得很少。这个时候,饮水机必须有。时时刻刻让妈妈喝上热水。其他东西不想吃,只想吃爆米,热水一泡就行。妈妈真的好伺候。

本来公公是经历了解放战争 抗美援朝 ,他的鲜血没留在战场上 ,却因癌症晚期并发症 ,大血管破裂 ,倒在了病床上 ,从确诊癌症到离开人间 ,只有一年零四个月 。

在我印象中,三叔从不缺钱。或许正是因为有钱,才导致他养成了很多恶习吧。

2,活由谁来干?妈妈重病,爸爸90多了谁来照顾他们呢?幸亏二哥二嫂从云南回家。二哥瘫痪了,家里的所有活都由这个瘦弱的女人来干。

而三叔的病痛却越来越严重了。

我们就建议把她送到医院,让医生给她用点减轻疼痛症状的药。结果,八姑一门心思想死,坚决不去。后来家人去医院,让医生开了点药,在家里打点滴。用药后,症状要稍微好些。

没有健康的身体支撑,权力、财富、美色等等,其实都是浮云而已。

第三天,他走了!

跟她一起打麻将的婶子无意中发现她的腿上的血管有些不对劲,那会儿是夏天,她把裤腿挽起来,婶子看了一眼,就对她说,你这不对劲啊,这血管怎么都黑了。去医院看看吧!她自己当时还是没太在意。婶子又去跟我公公说了,让我公公带我婆婆去医院查查。

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村民们给三叔搜罗了各种各样的偏方。

3,钱由谁来花?妈妈辛苦一辈子,存了7万多。我带着妈妈,到银行,全部改为活期,改成了我的名字。

千真万确——\”癌\”,当他拿着长沙附一医院的化验单,一屁股瘫在地上,眼泪潸然而下。

气管切开后带来了麻烦 ,说话说不好 ,气管的周围又腐烂 ,最后不得不住进了临终病 房,去世前的几个月基本上都是坐着睡 ,婆婆当时身体很好 ,白昼都是她一个人在那陪 护,临终前三天 ,(因为婆婆是干医务工作的 ),有一点经验 ,感觉情况不好 ,婆婆做了安排 ,让女儿先陪护 ,我老公到关键的时候再去 。

医生点点头,但没有100%肯定,要他们去省城长沙做进一步检查。

2018年十二月底,八姑去镇上赶集,被一辆三轮车剮了一下,就摔了一跤。开三轮车的人赶紧带她去医院检查,除了三轮车剮的皮外伤,还意外地查出肺部有肿瘤,建议到大的医院复查。

看八姑精神还可以,我们姐妹就问七姑:“看着挺精神的,会不会没到晚期?”七姑说:“不行了,现在去澡堂洗澡,都要我帮着她,还要扶着她!”

唉!几乎每个癌症病人最后的日子都是血雨腥风,被痛苦折磨到绝望,都有立马去死的强烈需求,就是为了结束癌症带来的难熬的痛苦。

临死前一个月,也是他最痛苦的时候,由于肚子胀的像罩了一口大锅,腿又沉重无力,整天只能躺着。癌痛却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剧烈。从最初的每天一两针,到后期的每天十来针,都难以止痛。常常睁着眼睛看着灯光到天亮。

他住在肿瘤科五楼。两个月化疗下来,人瘦的不像样子,下肢明显浮肿,脸色胱白,眼神呆板。整天喃喃细语:我才40多岁,不是说癌症有遗传吗?我的爸爸妈妈80多岁了,一切都好,为什么我就得了癌症呢?

我曾亲眼看着三叔把半小碗活的蝌蚪倒入鸡蛋液里,然后像喝米凉虾一样,一口气喝完。也曾见他细嚼慢咽地“品”着蛤蟆肉。

他生前是涟钢一名经警,工作十分轻闲。除了抽烟喝酒,无其它嗜好。但喜欢把食堂丢弃的鸡脖鸭尾带回饮酒。

姐夫是挺着箩筐大的肚子,全身黑污,睁着眼睛去世的,当时惨状十分恐怖。

大哥的哑声是声腺因放疗受损,吞咽功能受损致胫部淋巴形成硬块(接近手掌大)后压迫咽喉所致。

最后的日子过得,惨不忍睹。

插管以后,每天从里面排出200多ml胆汁,妈妈不痛不胀不痒,能吃能喝能睡能走,有时提一个引流袋,还能下地干活。

比如活蝌蚪、蚯蚓粉、蛤蟆肉、黄鼠狼等等……

手术后的前半年经过艰难的治疗,身体逐渐恢复,后半年脸色的红润了,人也胖了些,以为病情控制住了,病人情绪也稳定了,我姑的脸上也有了笑容。一家人都高高兴的,准备过春节了,天气也冷了,姑丈又觉的身体不舒服,家人都认为是天冷感冒了,本以为到医院拿点感冒药,就能安心过大年。

19年4月,这是八姑最难熬的最后时光。进入了四月份,八姑的肺癌晚期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呼吸困难,咳嗽加气喘,不能睡觉,头晕,浑身疼。八姑夫和儿子们轮流日夜陪护,最难受的时候,她自己用头撞床边上的墙,一直求家人:“你们找根棍子,打我的头,把我打死吧!我受不了了!”这时她也不吃饭了,一方面是难受呕吐不想吃,另一方面是不想活了,绝食了。

最后,愿西塞罗所说是真:

在筹备他葬礼的时候,好几个平时跟着他干活和吃喝的“赌徒”,三千五千地送钱来还三婶,一共收回了6万元。

—— 西塞罗

医生告诉他,可能是……他见医生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立即追问:是不是癌症?

医生考虑到他吞咽困难不易进食,给他从鼻孔插管入胃肠道进流食,但他对插管非常不适,感到呼吸困难,后又将插管取出。

公公是04年在一次查体的时候 ,确诊了喉癌 因为他有慢性咽炎二十几年的病史 ,确诊后马上进行了手术 ,手术后放疗 ,当时没有现在的医疗条件好 ,放疗的剂量过大 ,导致喉咙周围血管病变 ,只好做了气管切开 。

三叔走的那天,他拿了3张Q,可还没下完注,疼痛就让他受不了,只得作罢!

2001年,机缘巧合,三叔认识了几个建筑老板,又转行变身包工头,号召村里的年轻人组成了施工队。

谁没钱了,就找三婶拿。

8,生死两茫茫。那个一辈子苦苦支撑全家,带大我们四个儿女,不喜欢吃鱼肉,只喜欢吃剩饭的妈妈,终究死了。我一直想妈妈的葬礼上大哭一场。人家说女婿哭,驴子放屁;儿媳哭,虚情假意;闺女哭,真情实意;儿子哭,惊天动地。可是,我竟然没有哭一场。没想到在回天津的路上,我的眼泪吧嗒吧嗒。妈妈走了,家塌了一半。以前回家,只有妈妈有一口气,就是完整的家。而现在,哪天才能迈开回家的脚步。

人生苦短,且行且珍惜。

而且化疗没两天,就感染了,肺感染,肾衰竭。第三天就没了。化疗的时候特别痛苦,呕吐的厉害,因为没吃什么东西,吐的都是胆水了。在床上难受得打滚。

病魔真的是太残酷了!

网图丨侵删丨感谢原作者及图中人物!

和着泪水,我写下了这篇短文。只愿我可怜的妈妈,在另外一个世界没有痛苦。也只愿天下的妈妈都没有痛苦。

比如抽烟,任何时候,三叔手上都夹着一根点燃的香烟。他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永远是烟熏的那种腊黄。

死亡并不是生命的毁灭,而是换个地方。

我看着老刘与他女朋友相互夹菜,依偎亲呢的神态。我忽然感觉一股未曾有过的寒气袭来!剌透了我骨髓与心菲!我离桌后来到屋外,仰天长啸!人啊,怎么会如此薄情寡义!呆上一年半载不行吗?

三叔嘴上总是说:算了算了,别给我找药了,早死几天晚死几天没啥差别,死了算球。

比如嘴馋,经常半夜三更的,他还在烧烤摊上喝酒、撸串。但凡吃饭,就得喝酒。

大爷爷活到八十几,三叔的哥弟们身体也都挺好。所以,我一直觉得,三叔不到50岁就得癌症,应该与他的生活习惯有关系。

2015年初,三叔对自己的病情已有怀疑,但他不愿意去医院。后来实在撑不住,去了就确诊为肺癌晚期,双肺气肿、积液。他觉得自己反正活不久了,拒绝继续治疗。然而,回家后他表面的轻松与满脸笑容,却无法掩盖内心对死亡的恐惧。

我婆婆,急性白血病。

妈妈没有一点胃口。妈妈,我给你做面疙瘩吃。两片菜叶,一小撮面粉,用水搅拌了,用筷子蘸一下往锅里甩几下。爸爸做面疙瘩起码有红枣那么大,我做的只有黄豆那么大,这是天津北京的面疙瘩,骗妈妈喝了好几口。

可惜这次进了医院,就再也没有回家过,在医院住了二十多天,每天挂针,姑丈是个退休干部,有文化有休养,他知道自己这一关巩怕是闯不过去了,可还安慰我姑,说没事的过段时间会好点,叫她别担心,自己要是疼痛了都不轻易的表露出来。还叫家人各自安心过春节,就连大年三十那天都没回过家,那时一天到晚都在挂各种止痛,增加体能的药物。可怜的姑丈被病魔折磨的不成人样了,到死病人多很清醒,就是不能动也说不出话,在正月十二那天,睁眼看一下周围的亲人,就永远离开了我们,终年七十三岁。

别说,我大哥的生命力极强,在如此状况下,竟然又拖了半年,后因病情恶化,因血管萎缩 输液都很困难,无奈又重进重症监护室拖了二个月,那时整个人真是骨瘦如柴,直到最后由于生存无望,家庭经济压力太大,只好自动放弃,将呼吸机拔掉,随即大哥停止呼吸,生命终结。

比如熬夜打麻将,一个月至少三五天,从晚饭后可以打到第二天天亮……

我前脚走,她后脚就病了。

有时疼得受不了,他就会嚷嚷:那谁,你快去给我找点敌敌畏回来,我不想再耗下去了。

但妈妈因为胆道阻塞,全身黄疸瘙痒,抓得皮开肉绽。怎么办呢?求助县医院。医生了解情况以后说,你真好玩,上海不做手术,到县医院干嘛?我说,不干嘛。求你们插一根引流管。医生说,那没问题。

有,我的八姑就是患肺癌去世的。

三叔50岁肺癌晚期,为保命吃蝌蚪、蚯蚓、癞蛤蟆,为缓解疼痛花30多万“娱乐”,但10多天后就走了,让人特别揪心。


三叔贪玩成性,烟酒不离,嗜赌,经常熬夜,过度透支身体,导致他50岁未满,到医院就确诊为肺癌晚期。

那段时间,三叔的老相好一一那个小学老师来看过他几回,我看到她偷偷在墙角抹泪水。平时对她恨之入骨的三婶也不计较了,还嘱咐她多宽宽三叔的心。

所以,三叔从医院回家后,每天来看他的人应接不暇。

有好几年他赚钱多,春节前结回工程款,就给3个嫂子和弟妹、2个姐姐每人1万元钱。小辈们的压岁钱,起点都是1000元。

车上,空气凝固。我看出妈妈脸上写满了绝望和失落。我幽幽地说,妈妈你别怨我,做手术不做手术都是为你好,医生说要割除你3/4的肝,整个胆囊,周围清扫,你快80了,受不了这样的折腾。

那么好吧,骗妈妈回家。让医生去说吧。老太太,你可能活两三天,也可能活两三个月,还可能活两三年,住在医院怎么办?妈妈一听,马上吵着回家,连夜就回家。

不能吃饭,只能吃流食,喝米汤,面糊。她精神好一点的时候就想吃炒豆芽,吃炒鸡蛋。但是医生不让吃,我老公只好给他蒸点鸡蛋羹,鸡蛋羹也吃不了两口。每天就只能用吸管喝两口米汤。

我大哥在2000年经重庆医科大学附属一院确诊患鼻咽癌(中期),由于癌细胞未转移,通过一段时间的放疗后,身体恢复较好,但却因放疗的后遗症,致口腔唾液腺受损而口干,很少分泌唾液,因此,他必须常喝水浸润口腔,外出务必手中随时拿着水杯,适时喝少量水保持口腔湿润,以防止口干。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大哥后来存活了八年,于二OO八年八月去世,享年65岁。

越到后来就越是折磨。为了补充营养,姐姐每天变着花样,山珍海味摆在面前,他一点食欲都没有,而是叹息:‘不是不爱吃,是吃不下’。

有很多老乡劝他,这些丢弃的鸡脖鸭尾,不能经常吃,对身体不好。他全然不听,以为自己身体好——\”刀枪不入\”——无所谓。

那时候,有一个小学女教师经常找他买肉,而他总在份量上多给她一些,后来他们悄悄好上了。

妈妈死了,当着父老乡亲,我掉不出一滴眼泪。三年,久病床头有孝子。我们几个儿女,都对得起妈妈。

一个月没见,再见已经没法看了。她已经虚弱到跟木乃伊差不多了,身上一点肉都没有,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下床走路了。

一个月后,在一个朋友生日宴会上,我见到了老刘。他的情绪异常兴奋,满面笑容地介绍他的女朋友。他女朋友很漂亮、很年轻,甚至略有点害羞。但我似乎并未反应过来,仍然还是停留在往事之中,眼前仿佛仍是他妻子弥留之际凄凄惨惨戚戚的情景!

由于大哥长期不能食入饭菜,营养不良,体重急剧下降,身体器官也逐渐衰竭,在2007年年底突然昏倒、人事不醒,经抢救苏醒后进重症监护室,这个时候,他已不能自主呼吸,靠上呼吸机和输入营养液维持生命。每天的治疗费用5、6千元。基于此,医生认为他全身衰竭,根本就没有康复的可能,便征求家人意见、是否放弃治疗。但他的两个女儿却坚持要继续维持他的生命,不要留下遗憾。由此,医生告诉家人,若要让他的生命延续,只能切喉管插管输入营养流汁,而仅仅营养流汁,每天费用就近千元,对此家人也表示同意。就这样,我大哥在重症监护室连续住了三个月后,考虑到经济难以承受,就转入普通病房,请了专人护理,每月护理费4000元。

在他七十二岁的那年春天,总感觉后背及腰部有酸痛,当时也没把这当回一事,过了段时间不但不见好,而且痛感越来越强,到医院一检查,是胰腺癌中晚期了,马上按排时间手术,接下来的化疗,放疗中药就没停过,各种癌症病人的吃的滋补食物,应有尽有。

1 ,病该怎么治?妹妹妹夫雷厉风行,确诊的第二天就联系好,送妈妈住上海华山医院。我飞到上海,让他们在病房护理站等我。我和医生简单交流几句,就决定带妈妈回家。

临走,我肯定说,妈妈,我帮你去赚钱,我不回家,你不准死。妈妈说,好的,你不回家,我不闭眼。

吃完,他呵呵一笑:我比你们有口福啊!什么雀神怪鸟都吃遍了!你别说,看着恶心,还挺好吃。

[祈祷][祈祷][祈祷][祈祷][祈祷][祈祷][祈祷][祈祷][祈祷][祈祷]

我常常给妈妈分析,你看,这个病,三个月最危险,现在你熬过来了,现在就看三年以后了。熬过三年,那就活到九十六,死也死不掉。我想,时间一长,妈妈看淡了生死。

在三叔生前最后的十多天里,尽管大家时不时在故意让着他,原来是常胜将军的他,硬生生输了30多万!

我嫂子跟我说的,我当时也没忍心去看,我就在病房里看她一眼,都受不了了,眼泪忍不住,在病房外捂嘴无声泪流满面。

老刘送妻子去省城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终归是晚期,医院亦无力回天。回家后,妻子在家打点吊针止止痛。不幸的时刻终于还是降临。他妻子在临终前对她娘家弟弟们说,这一辈子嫁到刘家并不幸福,刘家从来没有高看她。她有满腹的委屈,满肚子的苦水!她说如果有来生,希望能嫁一个看得她起的人家!她的眼中流着无限懊悔的泪水,瞬间,她依依不舍地闭上了双眼。

除了肚子大,全身枯瘦如柴。

一开始只是感冒症状,发烧,高烧不退 。拿了一点感冒药吃,但是反复发烧,始终不退。

19年3月,八姑还可以,就是浑身没力气,老是气喘得厉害,因为她自己有四十多年的烟龄,咳喘是常事,这时她还不知道自己患肺癌的事。她就跟家人说:“我这感冒什么时候能好呢?喘不过气来,头是又晕又疼。”这时的八姑躺床上时间比较多了。

我们的生命,其实非常脆弱!

大哥的治疗费用前前后后总共花了近二百万元,除去医保报销外(营养液和有些药物是不能报销的),自费也花了五十多万,给子女们造成了沉重的经济负担,负债累累。然生命依然走到尽头,而且活着时也完全没有生存质量,活着无疑就是受罪。

我常常叩问:像这样没有任何生存质量的活着,生命的意义何在?亲人的坚持值不值?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思考。在我看来,与其倍受病痛折磨的活着,倒不如尽早解脱。

女人哺乳,不来例假。意思是孩子喝的是妈妈的血。我喝了妈妈多少血?我出生时正是三年自然灾害,大多数人吃不饱,妈妈哪里来那么的血,让我喝?

确切地说,我大哥的去世,并非是鼻咽癌复发,而是因放疗所引起的后遗症所致。其后遗症除了前述口干外,还存在面部神经受损以及胫部皮下一些活性细胞受损而致使胫部出现淋巴硬块。而面部神经受损和胫部淋巴硬块较晚出现症状,在去世前一年才趋于严重。

我那会儿刚怀孕,孕吐厉害就回娘家去了。

我每次回家,必定和哥哥妹妹算账,妈妈经常住院,化的钱都从他存款里面出。请大家自觉报上数目,实报实销。

婆婆 先后住过两次院 ,第一次效果不错 ,抽出积液后感觉到很舒服 ,毕竟是癌症晚期 ,回来后不久又住进了医院 ,这次病情发展的很快 ,下身已经没有知觉 ,总觉得有痰,又没有力气咳出来 ,什么东西也吃不进 ,只能靠输液 ,婆婆头脑很清醒 ,让医生给她下病危 ,就在第二次住院的第九天 晚上,突然大声咳 ,医生护士没来得及抢救就走了 ,婆婆的离世 整个程我是守在旁边 ,我为她穿好送老衣 服,把老人家送出了病房 ,从确诊肺癌晚期到去世 ,只有四个 ,走的当天是她91岁的生日

7,阴阳相隔绝。妈妈九死一生,竟然活了三年,最后也没死在癌症上。摔了一跤,引流管连根拔起。看着妈妈嘻嘻哈哈,有唱又念,我知道妈妈肝昏迷,这一次,我抓不住妈妈的手了。

除了恶习较多,我觉得三叔本质上其实是个好人,他为人挺好在村里是公认的,而且他还经常救济兄弟姐妹和小辈们。

三叔出生于1965年,他比我大15岁,是大爷爷4个儿子中长得最高最帅的,1米8几的个子,修长的身材,很招女人喜欢。

妈妈得胆管癌 ,那是2016年,78岁。妈妈的生命开始倒计时。

去了大医院,就确诊了急性白血病。

厂里批了三个月长假,叫他安心养病。

然而,当各种稀奇古怪的偏方拿回来后,三叔却全都硬着头皮吃下去了!

早些年,三叔是娴熟的杀猪匠,一个人就可以放倒一头大肥猪,再拉到集市上卖。在我们小镇的集市里,三叔的猪肉特别好卖。

我们本地有位朋友老刘,他妻子患子宫癌。从发现到去世只有六个月,是时他妻子只有五十岁。

记得是在二OO七年七月份左右,大哥带着他的部分获奖书法学生去北京参加书法作品展,在返回重庆途中感冒后,突然哑声,说不出话,咀嚼和吞咽功能也随之减退,进食十分困难,喝流计和水也要呛咳。饭菜根本不能吃,只有滑肉小圆子整个从喉管顺汤艰难而下,边吞边呛咳,吃十来个肉圆子要花半个小时左右。吃药也只能是胶囊艰难顺水而下。看着他吃肉圆的艰难过程,真是让人十分难受。

果然一去医院查血,就出问题了。当时小县城的医院里的医生没法子治,然后直接说让她去大医院。

但凡来人,无论是坐着、躺着,三叔都故作轻松,陪着大家说笑和聊天。

15年夏,他去参加一个同事结婚的饭局,酒过三巡,烟抽两根,觉得肚子胀——想上厕所。刚刚蹲下,\”哗啦啦\”一陈作响,他低头一看——妈呀——全是一摊血,酒劲瞬间全无。夫妻俩赶紧回涟钢检查。

好几回,我在旁边拿纸巾帮三步擦嘴角咳出来的口痰和血。看着他,就忍不住眼泪在眼晴里打转……

后来在老家市医院确诊为肺癌晚期,开刀是不能了,家人又不想给她做其它治疗,不想她临了还受那么多罪,所以开始是对她隐瞒了病情。

她从发病到去世,不到两个月。

用药后的第三天上午,村医把针扎上就走了,家人在边上守着。过了一会儿,家人感觉她睡着了,就出去了会儿。再进来时,看她还没动静,发现她已经走了!

亲戚们都说不该去化疗的,应该带回家慢慢养着,说不定活的还久些。最后治疗的药,我老公还特意让医生用的最贵的进口的药。

后来医院说化疗,其实当时真不应该化疗的,因为就她那虚弱的体质,根本承受不住化疗,在化疗一次后,她就更虚弱了,化疗之前还能勉强说两句话,化疗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

19年2月初,我们姐妹一起去看她,她还有精神跟我们聊天,她说:“上次被人家三轮车剮了一下后,摔了一跤,到现在还没什么力气。”我们姐妹就安慰她说:“没事的,可能感冒了,烟不要抽了,对身体不好!”

三婶起初都不要。但后来抵不住收下了,她拿着钱,就像那溃坝的水库一样,瘫坐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的……

结尾的话:

我岳父就是因为长期腹泻、便脓血等症状,服用抗菌素无明显疗效。于是就到省城医院检查,确诊为结肠癌。但未见明显的淋巴转移。
经过住院手术治疗,切除了病变部位后,回家休养。起初一段时间,感到身体有所恢复。还时常到地里转转,看看庄稼的长势。还谋划着明年那块地里种些什么……
出院三个月后,遵医嘱回医院复查。结果令人担忧:在肝脏上发现了两个转移病灶——小的大约1×2.5㎜,大的约为3×2.8㎜。说明癌细胞已经是扩散了。
经过与肝肠科主任联系,他开了些药,让回去保守治疗:生存时间的长短,取决于肿瘤在肝脏内的生长速度。一旦破裂,造成大出血,人就没有了。并嘱再过三个月,前来复查。
到第二次去医院复查时,岳父的身体已经变得很差了。连上车都很吃力。我把他扶上汽车后座,系好安全带。到了医院,检查结果是肝脏上转移的肿瘤已经迅速扩大。最大的那个已经有鸡蛋那么大了。
从医院回来不久,岳父就因为全身疼痛、乏力、恶心等症状,不能下炕了。饮食也日渐减少,身体消瘦,肝区能轻易摸到——已经超过右肋下缘,且感到疼痛不适。并逐渐全身状况恶化,出现了短暂昏迷的现象。
我拉了一大钢瓶氧气,接好过滤减压装置。吸氧后的岳父醒了过来,但身体的阵发性剧痛使得他大汗淋漓。
我想方设法买来了杜冷丁,用了半支。后来不让用了,说是有副作用……唉!……
一钢瓶氧气用完后的一天傍晚,有人打来电话,说岳父情况不好。我和老婆赶去探望,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岳父睁开混浊的双眼,眼神迷离。我摸了岳父的脉博,快而虚浮,重按就没有了。
临终前,岳父醒了过来。他想坐起来看看院子里的情况。二小舅子扶他起身时,突然头一低,人就走了——起身时,右肋下突出腹部半个拳头大的肝脏肿瘤突然破裂,内脏大出血了。我摸了脉博,微微几下跳动后,彻底没有了。

4,人死怎么办?妈妈总住院,一发热就是高热,总是奄奄一息。17年那一次,妈妈留遗嘱,死了直接送火葬场。我知道她怕麻烦儿女,甚至不舍得把家门口的菜地踩烂了。和家人商量,都同意,表哥姨弟们却坚决反对,并扬言,如果不按风俗回家,他们一个人都不参加葬礼。

最尴尬,最揪心的就是上厕所,明明胀到肛口了,就是不出来,他常常用食指去抠——用力插到里面抠——抠的鲜血直流。

在就说我的婆婆 ,90岁的时候确诊了肺癌晚期 ,因为肺上没有神经 ,虽然不痛 ,但是晚期的病人肺里有积水 ,胸闷, 喘不上气 ,每天晚上老公都半夜起来陪她聊天 ,她总是不停地回忆,我老公小时候的好多往事 。

然后,他在沙发上躺了下去。这一躺,他身体越来越虚弱,就没再起来过。

大哥在外地打工,孩子都弄不清楚,不出钱不出力。二哥二嫂照看妈妈,不出钱只出力。我在北方上班,只能光出钱不出力。爸爸1000,妈妈1000,二哥二嫂3000,可怜我那时一个月也就5000多的工资。还要三天两头回家,小金库日渐消瘦。妹妹在县城上班,每个周末肯定回家,洗洗涮涮,弄吃弄喝,又出钱又出力。

癌症病人的晚期很凶险 ,什么情况都可以发生 ,就在小孩姑姑陪护的第三天 晚上 ,半夜两点 ,突然大血管破裂 ,鲜血喷的很高 ,当时堵上一床被子 ,没来得及抢救就走了 。

图文无关

三叔平时嗜赌,为了缓解三叔的疼痛感,让他最后的日子过得开心点,堂弟们干脆召集了村里的十几个“赌徒”吃住在家里,每天就趁三叔能坐起来的时候,陪着他用扑克“挑三公”。

6,生死天注定。我接到家里电话,总是妈妈不行了。回家第一句话,肯定是,妈妈你还没死,妈妈会说,阎王不收。我经常问妈妈,你怕死吗?妈妈说,不怕。我说,那就对了。别人同样的病,绝大多数都是三四个月死,而你,活了半年了,一年了,你每一天都是赚的。别人为治病,可能倾家荡产,你还给我们省了一大笔钱,妈妈的贡献大大的。

家里人和她都没太在意,以为只是普通感冒。直到过了好些天,她吃了药感觉好了一点后出去打麻将。

网友们对此有何见解?欢迎大家讨论。

展开阅读全文

2021年退休的高档缴费灵活就业人员,基本养老金该怎么计算?

上一篇

食管癌,如果只用药化疗,不做手术能治好吗?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你身边有没有患癌症的亲人,他们最后的日子是怎么度过的?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