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林冲自己总觉得自己是八十万禁军教头,官好像很大,动不动挂在嘴上?你怎么评价林冲?

img src=”http://p3.pstatp.com/large/tos-cn-i-0022/b053602b9e384cf99193e6bc5eac81a9.jpg”>

事实上林冲想到了,但他知道在白虎堂在高太尉面前,不能把这些事情扯出来,因为一扯出来,自己拿刀闯白虎堂这就是死罪。

来到柴家庄,林冲的话语着实让人摇头。

我们知道,整个水浒传其实只有一个核心,就是逼上梁山。它讲的就是各种人因为各种原因被迫走了上梁山。那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应该是林冲跟武松。两个人都流放过,都坐过牢,也都曾经有一份在社会上立足的希望,但最终都走向了梁山。

有计谋的人,是假装忘了,然后寻找机会。林冲呢?他是真的忘了……

所以,我总得林冲很奇怪,他武艺高强,为人和气,但为什么情商如此之低?智商如此欠缺?想了一下,应该是欲望。他还是想在职场上往上爬,人一有欲望,就无法看清自己的道路。

作为正常人,谁会选择去落草为寇呢?只是一些歹人不让他好好活!

林冲和宋江好有一比,都痴迷功名利禄。为了不得罪太尉高俅,在高衙内调戏自己媳妇时,竟然保持沉默与隐忍,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装什么深沉。

坐下后,又是冷言冷语。

林家娘子一条都没犯,林冲是没资格休人家的。当然,他也把话说清楚了。老婆没错,是自己生死未保。

张贞娘的父亲张教头原本不肯答应,因为这种事情说出去是很难听的。而且张教头也不是攀附权贵的人,不然自己的漂亮女儿早就嫁入豪门了,他挑的还是门当户对的林冲。

婆婆妈妈,不像个汉子。被柴进问了,说出来的话又特别有意思,先要说明自己是东京禁军教头。

林冲接着说了水浒传里最圣母的一段话:“非干他两个事;尽是高太尉使陆虞候分付他两个公人,要害我性命。他两个怎不依他?你若打杀他两个,也是冤屈!”

读《水浒传》,每次读到林冲休妻这里,我都特别痛恨林冲。这样的男人,还谈什么八十万禁军教头,还谈什么英雄呢?谁嫁给他谁倒霉!

林冲上梁山,王伦对林冲简直是百般刁难,还外加羞辱,就因为林冲当时是走投无路了,所以又一直忍下去了,直到晁盖一行人上山,林冲才算是在吴用的“激励”下,火并了王伦。

先探讨一下八十万禁军教头的含金量,再看林冲矛盾的人物形象。

鲁智深为了救素不相识的金翠莲,提辖官都做不成了,没关系,当和尚去。因为救林冲,和尚也当不成了,没关系,上二龙山落草为寇去。

从宋朝武官品阶来看林冲排到哪里呢,副九品:陪戎副尉、归德执戟长上,这是宋军中最低的官阶。显然林冲连副九品都不是,他不是军队的官员。他的这个教头头衔好比是现在的教练,是没有任何军权的一个人。他不是公务员,况且还是聘用制,如业务考核不达标随时可以走人。

至于对林冲的评价,总的来说,在梁山的成立之初,他火并王伦,是功不可没的,替晁盖做了一次坏人,然后晁盖才好顺利上位,而自己又不急位,排名第四,在后期的各战斗中,都是为梁山的前期发展贡献了不少力量的,如果梁山没有卢与关的加入,林冲的个人武力在梁山绝对是第一的存在。

在宋朝想当武将并不容易。宋朝的科举远远把唐朝甩在了身后,但那是文举,对于武举,并不是靠一场擂台赛就能搞定的。参加武举也得先学习专业知识和技能,宋朝的武学规模不大,但很全面,诸家兵法,经典战役、军队思想建设都有,但武学老师都是由没有实战经验的文官担任的。老师在课堂上给同学们做得最多的就是思想教育,至于实战得看个人悟性了。

我们再看武松到十字坡写酒那一段,也是犯人投宿酒店。

【“你两个撮鸟,本是路上砍了你两个头,兄弟面上,饶你两个鸟命。如今没多路了,休生歹心!”】

林冲为什么跟这个陆谦关系好呢?

我们为什么看鲁智深段、武松段特别爽快,就是因为他们行事利落,风风火火闯九州。而林冲则是瞻前顾后,总是放不开,让人越rhf 越憋气。

大家可以多分析一下这句话,我敢断定,自被高衙内欺负之后,林冲在家里肯定不止一次询问甚至是怀疑自己的妻子的名誉问题!这样才能解释,他的妻子为何只质问林冲这一点。

在宋江诏安的问题上,他没有过激的反应,因为心里还想着朝廷的赦免,再次想得到锦袍玉带。这种想法从他上梁山,就没有停止过。

或许有时候,林冲也会有一丝遗憾。如果没有人害他,自己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多好。

结语:林冲之所以,以八十万禁军教头自居,说明他留恋大宋朝廷,一心想着加官进爵,封妻荫子。同时在江湖上,也为提高自己的声望,大肆吹嘘自己的过去。

一比较,就知道武松是自信的,林冲是自卑的。

其次,当妻子被人羞辱的时候,林冲是怎么对她的呢?说出来让人寒心呀。第二次高衙内来了,林冲不敢正面顶撞,就在门外面喊,这倒是把高衙内吓跑了。但是林冲进门后第一件事是干什么呢?书里面写,林冲问娘子道:不曾被这厮点污了?大家可以看看林冲说的这话,这是在关心妻子的安危吗?不是啊!这是在关心名誉问题!我们可以再假设一下,如果这时候林冲妻子真被高衙内玷污了,林冲会怎么办?这就是第三点要说的。

这个孔目姓孙,名定,书里写他为人最鲠直,十分好善,只要周全人,因此,人都唤做孙佛儿。

第二天,给他一双新麻鞋,把他的脚上的泡全磨烂,走到野猪林,又借口怕他跑了,要给他捆起来。林冲竟然傻乎乎还同意了。

嫁人千万不要嫁林冲!

八十万禁军教头虽然是个官,但并不是社么大官,相反是个不入流的小官职而已。要用我们现在的话说,顶多是个某部门的教练。就是训练士兵武艺的教头,低级别的武官。这样的教头,数量很多。

林冲扭曲的人物性格

林冲动不动挂在嘴上,说白了,也是对自己过往自己能力的一种肯定,还有就是天下没有谁愿意落草,说自己是以前的禁军教头,更多的也是为自己脸上贴了一层金,虽然他与高俅与不共戴天的仇恨,但是也不影响他对曾经生活的向往,毕竟曾经的他有个一官半职,有个爱的老婆与温暖的家。

他的背景与才华,注定他只要简单行事就可以过得很好,没有必要与人相争。所以,在人际交往上,他很少谈起家事,而是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专业上。如果他活在一个法制健全的和平年代,这样的生活方式无可挑剔,但他身处的是一个乱世,你不生事,还有事亲自上门来找你的,你又如何应对呢?

想得美!

软弱不是生存的理由和充分必要条件,强大才是生存的基础。

说明他虚伪到了顶点,窝囊到了家,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往上爬。这是他终极目标,不惜代价的卑鄙之徒。

1.把陆虞候家打得粉碎。这个可以理解,泄愤嘛。

在上路时,林冲突然告诉丈人:“泰山在上,年灾月厄,撞了高衙内,吃了一场屈官司;今日有句话说,上禀泰山∶自蒙泰山错受,将令爱嫁事小人,已经三载,不曾有半些儿差池;虽不曾生半个儿女,未曾红面赤,半点相争。今小人遭这场横事,配去沧州,生死存亡未保。娘子在家,小人心去不稳,诚恐高衙内威逼这头亲事;况兼青春年少,休为林冲误了前程。却是林冲自行主张,非他人逼迫。小人今日就高邻在此,明白立纸休书,任从改嫁。并无争执。如此,林冲去得心稳,免得高衙内陷害。”】

他的英雄气在他蹲守在陆谦门口的那三天三夜就开始消散了,他看到了自己内心的软弱,甚至把这一切逆境的源头怪到了自己妻子身上,这才做出休妻的举动。

《水浒传》中的一百零将,唯独林冲这个人的个性有些反复无常,是带有双重面具的人。动不动就以八十万禁军教头的身份,来显耀自己的过去,为什么呢?我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然后说出我的评价。

1。林冲的军阶有多高。

跟鲁智深分手之后,林冲跟差人来到一家酒馆,三人坐下后,等了半个时辰也不见酒保上前招呼。

两人要杀他,鲁智深冲了出来,却是林冲喊了停。

林冲当然不是一无是处,为梁山立下汗马功劳。从性格上来分析,他的顺从与懦弱,正是他本真的面目,才有了悲剧式的结果。

只有一个原因,陆谦能够听他吐嘈。

林冲动不动就提起自己是八十万禁军教头,为什么呢?

那好汉是不是要说话算数啊。

这种人才值得敬佩,事非分别,跟强盗讲诺言?脑子进了水!

所以,这是林冲不如武松的地方。论武艺,他要在武松之上,但论气魄情商就远逊了。

林冲告道:“恩相明镜,念林冲负屈衔冤!小人虽是粗卤的军汉,颇识些法度,如何敢擅入节堂。为是前月二十八日,林冲与妻到岳庙还香愿,正迎见高太尉的小衙内把妻子调戏,被小人喝散了。次后,又使陆虞候赚小人吃酒,却使富安来骗林冲妻子到陆虞候家楼上调戏,亦被小人赶去。是把陆虞候家打了一场。两次虽不成奸,皆有人证。次日,林冲自买这口刀,今日太尉差两个承局来家呼唤林冲,叫将刀来府里比看;因此,林冲同二人到节堂下。两个承局进堂里去了,不想太尉从外面进来,设计陷林冲,望恩相做主!”

故入,是故意进入,有事闯入,那就是要杀上司。而误入就是不小心,走错路了。

林冲,人称豹子头,形象如同小张飞,有万夫不当之勇。但是他性格沉稳,从小不喜欢打架,因为如果打了别人,给赔付一笔数额不小的金钱。

武举的录取率很低,考不进前三甲基本可以下线了。但即使考进前三甲,武艺不高也同样得走人。那么小说中的林冲是通过考试进入公务员系统的吗?99%不是。因为在宋朝进入公务员系统,除了科举,还有其它门道。

可见,他对自己是个犯人的身份是在意,对这个身份是感到自卑的。

和林冲的好朋友鲁智深一做比较,就可以看出林冲的人生悲剧的根源,就是他性格中的隐忍造成的了。

林冲说了一句话:“感谢泰山厚意。只是林冲放心不下。枉自两相耽误。泰山可怜见林冲,依允小人,便死也瞑目!”

孙佛儿嘴上功夫了得,使了一个激将法,说你这开封府不是朝廷的,是高太尉家的。


林冲办事有个特点 ,就是出事了,先是三板斧,急火火干一番,但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

其实就是暗示张贞娘已经成为了他的负担。并放出话来:若不依允小人之时,林冲便挣扎得回来,誓不与娘子相聚!

可见,林冲对其中的原委已经想清楚了,他在高俅面前没有明说,就是为了争取到府尹这里伸冤的机会,不然你要是说出来,高俅直接当堂打死没问题的。因为你持刀在手嘛。

小人是以小人之心度人的,你放过他,他反而认为你在算计他。从而处心积虑要害你。

留恋一个自己厌恶的岗位,不敢放弃,这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人碌碌无为的主要原因。

这实在让人瞧不起,又不是没钱,鲁智深离开时还给了一二十两银子,这又要去打人家的秋风?

这样算来,梁山好汉如果要按“官职”来排名,大致结果如下:杨志~宋江~武松~鲁智深~晁盖…杨志上山前做到大名府管军提辖使,相当于团级干部,官职应是最高!

林冲为什么自卑,又为什么在这此刻突然露出自卑呢?

由此,可以想象,宋朝在对外的历次战争中不占优势,其中一条原因可以归结为没有优质武将,武将的整体素质和能力差,那么整个军队的素质和能力也好不到哪里去了,这也使得宋朝的武将更加没有地位。

他的家里算不得大富大贵,也算不上一贫如洗,在宋朝,林冲家里属于中产阶级家庭。他和妻子门当户对,老丈人也是禁军教头之一。

他热爱这份工作。

1.武者林冲

什么,首领邓龙不肯收留我?杀掉他,自己做头领。

2.拏了一把解腕尖刀,径奔到樊楼前去寻陆虞候。

你看,鲁智深简直就是林冲的行车记录仪,林冲的一举一动都在鲁智深的眼里,而且他盘算细密,没有在店里下手,特地选在这个地方。而且他提前来了野猪林,可见他算准了这两个差人要在这里动手。

林冲武艺高强,在梁山集团中,帮派林立,这时候叫一个响亮的名称是有必要的。他本身就是禁军教头出身,说这个是事实,没毛病。

不过,就在我们认为林冲智商欠费时,他又突然灵光起。

个人观点,欢迎关注一下!

\”(高俅)身总军政,而侵夺军营,以广私第,多占禁军,以充力役。其所占募,多是技艺工匠,既供私役,复借军伴。军人能出钱贴助军匠者,与免校阅。凡私家修造砖瓦、泥土之类,尽出军营诸军。请给既不以时,而俅率敛又多,无以存活,往往别营他业。虽然禁军,亦皆僦力取直以苟衣食,全废校阅,曾不顾恤。夫出钱者既私令免教,无钱者又营生废教,所以前日缓急之际,人不知兵,无一可用。\”

再说林冲这个人,别看此人武功高强,但武功在朝廷面前,只是一个工具罢了。众所周知,武人在北宋时期,是非常没有地位的,这就是重文轻武,同一品级的文武官员,显然文官更有权力,至于武人,北宋历史上,能做到极致的,也只有狄青了,最高官位枢密使,可即使如此,狄青也没有当了几年,就郁郁而终了。

1。求取功名心切。

而林冲的梁山之路却让我们感觉不到这样的热心,反而是一压百压,压到无处可压。

连忙问、急跳过墙缺、径奔、抢到、赶到……

差人不发火可能是前面被鲁智深收拾的没有脾气了,林冲的脾气开始有所恢复,但是,他把自己的脾气发到了没什么地位的酒保上面。

动作一波快过一波,但到了最关键的时候,突然就软了。

林冲在《水浒传》中是一个重要的人物形象。不过今天我只想重点说其中一点,就是:

说起八十万禁军教头,这个官衔大不大,看数字毕竟是八十万,不是八万,所以对于林冲而言,首先这是一份值得骄傲的荣耀,也算是人生炫耀的资本,一个字“牛”。但是这个官衔的含金量有多高,性价比怎么样,我们从宋朝对外战争以战败为主基本可以预想的到。

后人统计,那个时期禁军教头的数量约在5000人左右,品阶应该在7品开外。但无论如何,这也算是有编制的宋朝公务员,有工资领着,社会地位也有,家里不缺钱,有美丽的妻子,有固定的圈子。

2.自我认同感

用现在的话来讲,这个“八十万禁军教头”就相当于军队的军训教练,一没调兵权,二没统并权,闲时训练士兵,战时,说白了,也是一个兵头子。别看在外面,这个教头之名够唬人,可是在北宋当朝体制内,压根就没有被上官放在心上,否则一个太尉衙内就敢欺负他,如果是一个在军队有着一定权力的人,别说高衙内随便欺负,就连太尉高俅,都不可能随便用一个“擅入白虎堂”的罪名污蔑他。说白了,还是林冲背景不够硬,权力不够大,否则也不会上梁山。

在宋朝当兵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募兵制下对于参军人员没有什么要求,有盗贼有罪犯,鱼龙混杂,但是军队的数量庞大,因为宋朝几乎没有哪一天是不面临外敌威胁的,只能加强防范,不断征兵,随时准备开战。

武松早就看在眼里。

只这一句话,我是瞧不起林冲的,虽然林冲一拳能把我打趴下,但世间有语,爱屋及乌,恨屋当然也及乌。

想一想禁军教头,武功当然了得,又是在京城天子脚下工作,光彩自然挺吓唬人的。梁山兄弟几乎都是百姓出身,见到林冲只有仰视的份儿。

我们可以回忆一下,林冲买到宝刀时是怎么想的?他心里暗自说高太尉有一把宝刀不舍得给我看,现在我有了宝刀了,可以跟他比这一比,大家琢磨一下这个心理活动。这里面明显显示出林冲跟高俅的关系原本是很不错的。上下级的关系是很融洽的,甚至有点朋友的味道在里面了。不然,你一个教头凭什么跟人家比刀,凭什么说高俅有好刀不借给他看?书中没写林冲跟高俅的关系,但已经暗中点出了这一点,那林冲的仕途还是有很看好的,升职加薪完全有戏。

当然,这个孙佛儿是不是真的是为人最鲠直,十分好善,真的是眼见不平,诚心搭救林冲呢?我想也不全是的。这多半的原因,也是因为林冲的家人使了钱的,书中也交待了林冲的岳父也是买上告下,使用财帛。说明是孙佛儿并不是真正的佛, 收了钱的佛才是真佛,把林冲的死罪免了,定了一个发配充军。

林冲是施耐庵塑造的最好的一个人物之一。为什么呢?因为他映照出了我们自己身上的缺点。

林冲口中说“不怕官就怕管”,按他的意思,其实他不怕高俅,他怕的是失去那份高额的薪水吗?按照常人的理解,讨好上司,无非就是为了晋升和好处,不然是为了“伟大的友谊”吗?

一个“先自手软了”就把林冲的性格刻画了出来,他是一个软弱,甚至懦弱的人。他有强大的武艺,却没有一颗勇敢的心,就连做坏人,他也是不合格的。

最后,当大难来临的时候,林冲想的只是自己。林冲被刺配沧州了,临走之前,他干什么呢?他写了一封休妻书,把妻子给休了。很多人都说这是林冲为了保护妻子才这么做的。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林冲这样一张白纸黑字,就把妻子给休了,他的妻子就安全了吗?绝对不是嘛!

这下死罪立马变成了活罪。

他也想到了后路,杀高俅易如反掌,宋江阻拦也无济于事。可是未来怎么办,杀了高球高太尉朝廷能不记下这笔账,还能重回大宋吗!

2。上了江山后,宋哥哥又是他的克星,处处得听哥哥的指导。林冲的宗旨和为贵,忍为高。可是没想到,自己的命运让哥哥给掌握了。自己一点主动权都没有,好比是一个戴罪的羔羊,结局又让哥哥给抛弃了,是没有主见的表现。

大概是觉察到这一点,让林冲既自卑又失落,心中有一股莫名的火需要发泄出来。

【林冲说道:“相烦大哥报与大官人知道,京师有个犯人——迭配牢城,姓林的——求见。”】

北宋时期,重文轻武,特别是当时高俅一手遮天,把持着军政,大肆侵夺国家利益。《靖康要录》记载,有大臣弹劾高俅:

你看听说自己老婆被人调戏。他的动作是很急的。

一副闭上眼晴,你们爱咋咋地的样子。

一个把自己妻子献出去的人,难免会意志消沉,从一个豪杰变成了街坊市人,竟然饿着肚子要去地主家打秋风了。

离了城,看到外面还有两位在等着,与差人挤眉弄眼。

【林冲连忙问道:“在那里?”锦儿道:“正在五岳下来,撞见个诈见不及的把娘子拦住了,不肯放!”林冲慌忙道:“却再来望师兄,休怪,休怪。”林冲别了智深,急跳过墙缺,和锦儿径奔岳庙里来;抢到五岳楼看时,见了数个人拏著弹弓、吹筒、粘竿,都立在栏干边,胡梯上一个年少的后生独自背立著,把林冲的娘子拦著,道:“你且上楼去,和你说话。”林冲娘子红了脸,道:“清平世界,是何道理,把良人调戏!”林冲赶到跟前把那后生肩胛只一扳过来,喝道:“调戏良人妻子当得何罪!”】

当一重又一重的事找上林冲时,他是无力招架的,他的那套处世哲学不管用了,人生一步步陷入泥潭,将自己逼向了深渊。

宋代重文轻武,文人能得到体面的工作,但是作为武林高手来讲,就算江湖再敬重,也可能拿不到一份养家糊口的差事,更不用提编制了。

有两种情况,一真的是愤恨至极,因为他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都是高俅和高衙内造成的。仇人相见不如不见,见了就得有个了断。

这话说得像在替老婆考虑,其实就是献妻,已经做好了将妻子献给高衙内的准备,他甚至说出:况兼青春年少,休为林冲误了前程的话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头条号,打开脑洞看历史。

宋史记载:“每军有都指挥使、都虞候,每指挥有指挥使、副指挥使、每都有都头、副都头、十将、将、虞候、承勾、押官”。指挥使是上校正旅(副师)级别。那么顺推下来,虞候最多是个少校或者上尉级别的军官,营级或者连级,属于典型的基层干部。当时的高俅官职是太尉,相当于国防部长,一个营级军官在国防部长面前阿谀献媚,自然也“顺理成章”。

到了史家庄,也不留恋东席的位置。就是他的人生目标是很准确的,是一个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需要什么的人。所以王进没有上梁山。这是他的福气。福气来自他的情商。

发现自己老婆被骗后,他的处理方式如下。

武松听了,自暗暗地寻思,冷笑道:“没你娘鸟兴!那厮到来扑复老爷!”

言外之意,你这开封府府尹没有实权,不过是高家的家奴一般。

“这官人是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林武师,名唤林冲。”

原因可能跟鲁智深有关。鲁智深原本是他父亲的徒弟,跟他是称兄论弟的,结果现在他变成了需要鲁智深保护的人,而且他应该也看出来了,鲁智深已经有些瞧不起他了。鲁智深对他,从敬仰甚至交心的对象变成了同情与被同情的关系。鲁智深在确定林冲接下来没有危险时,直接跟他说再见了,没有陪林冲走到底。

了解了宋朝崇文抑武的政策所带来的后果,再去理解林冲,似乎豁然了很多。未上梁山之前,林冲给人的印象就是两极化,一面懦弱,对于官府一味的求和求饶备受质疑,好歹也是八十万禁军教头,面对上级的欺压忍气吞声,一步步将一手好牌打烂。另一面,习武之人,而且武艺精湛,性格好又广交朋友,这样的人怎么也与懦弱联系不到一块儿。

到了后面,陆谦跟他喝酒。

看林冲是处处憋屈,恨不得冲进书里提醒林冲。而看武松呢,是处处快意,武松打虎、堂前杀嫂、狮子楼杀西门庆,快活林打蒋门神,血溅鸳鸯楼。一步步看来,让人惊心动魄,又热血沸腾,而且味口是吊得很足的。比如西门庆跟藩金莲鬼混,然后毒死武大郎时,我们就有一个预期了。看武松回来怎么收拾你们!

但在宋朝武将的下场甚至比林冲还要惨,比如那位智勇双全的名将狄青,出身寒门,凭着自己的能力一步步登堂入室,最后那个朝堂还是容不下他,甚至连宋仁宗也难救他,最后被谣言整得惶惶不可终日,暴病而亡。

接下来,店主人告诉他们,不来招呼是有原因的,因为附近有个柴大官人,最喜欢招揽杂人,曾经说过话,有什么流配的犯人,可叫投到庄上去,所以不给你上酒菜,免得你吃得红光满面,人家不给盘缠了。

当发现自己吃亏时,应该怎么处理呢?

他的处理方式简直跟一个没长齐毛的少年一样。

更关键的是,林冲主动说道:“见我是个犯人。”

明朝有个牛人叫王阳明,他提出一个知行合一的观点,这个观点很好,就是你知道了,就一定要做,做就一定是自己知道的。

府尹当然不服。

3。 他为什么毁在两个人的手里。

林冲一看晁盖有大王气度,心想杀了王伦这厮又有何妨,于是就把刀子插在了秀士身上。晁盖自然会对他另眼看待,这是他预谋已久的事情。

差人说了一句:“好心不得好报!”,骂了半夜,林冲竟然一句话都不敢回。

2。怒杀高俅的真相。

林冲要是有鲁智深一半儿的洒脱,也绝不会活的这么憋屈!

在十字坡,张青夫妇麻倒了两个差人,准备将这两人做成肉包子。武松说了一段话,让我极为敬佩:“最是兄长好心顾盼小弟。只是一件,武松平生只要打天下硬汉。这两个公人於

另一个原因是江湖虚荣。晃盖上了梁山后,在官场上扑打多年的林冲脑瓜很活络,看准时机,站在了晃天王的队列里,帮助晁盖座上了山寨老大的金交椅,除掉了对自己不利的王伦。但是问题依然存在,在梁山想站稳脚,必须有个响当当的名头,比如晁盖,当年一个人抢了青石宝塔,托塔天王晁盖名号一炮打响。

在白虎堂被抓后,林冲大叫冤屈。这时,我们觉得奇怪,难道此时他还没醒悟吗?还不知是人家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他难道还没有想到这事情的根在高衙内身上?我想,就是一个智力中等的人也会猜到其中的原因了吧。

看到这里,特别容易想起很多单位里有一些才华,但是情商欠缺的人,不停的被欺负,自己知道自己被欺负,别人也知道他自己知道自己被欺负,但人家就是欺负你。

他的顶头上司陆谦,是他的发小。这个小细节说明,林冲他们家里的圈子,不算社会最底层,算得上中产阶级。但这个圈子是个武人圈子,社会地位并不高,很多武人没有工作。

还是柴进故意拿出二十五两子做赏金。可叹,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也不过值二十五两银子,有了这银子,林冲这才一两招就将教头打倒在地。

可笑的是,他只能“怒目而视”,有发作之色,却又敢怒不敢言,让高俅胆战片刻便没了下文。未上梁山前忌惮朝廷,上了梁山又忌惮大哥宋江,招安之后,又为朝廷和大哥两肋插刀,最后还把自己搞成了半身不遂,这样的人生怎一个“惨”字了得!

接下来,我们可以看到林冲又变成了水浒传里的第一圣母。

所以,这一切都带有表演性质。幸亏鲁智深来了,给了他一个台阶,他不必去给人家看门了,成天跟鲁智深喝酒,好像把这事忘了。

第二天,人家来传他。

1。高球当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为陷害忠良而生的。林冲为了保住自己的灰领子,逆来顺受忍气吞声,不与这厮做计较。

但两人的梁山之路却因为两人性格的不同,显得截然相异。

所谓教头,顾名思义就是教练,教授,相当于现代的老师。古代人崇尚武艺,所以习武之人的老师就是教头。教头可大可小,林冲是八十万进军教头,可知他教授的人多,但并不代表他的官职高。否则现在的老师视频授课,动辄学生成千上万,那官职岂不逆天了!八十万禁军也有很多教头,林冲只是枪棒教头,只教习一门功课,其他武艺自然还有其他很多教头来教,所以教头之职并不稀罕。

一说这个话,林冲就落了下乘。这个世界没有抱怨者的领地。要么离开,要么就干,一抱怨就表示你已经失败了。

怎么理解林冲八十万禁军教头这一头衔?很牛逼吗?

【武松道:“不要问多少, 只顾烫来。肉便切三五斤来。一发算钱还你。”那妇人道:“也有好大馒头。” 武松道:“也把三二十个来做点心。”那妇人嘻嘻地笑着入里面托出一大桶酒 来,放下三只大碗,三双箸,切出两盘肉来,一连筛了四五巡酒,去灶上取一笼馒头来放在桌子上。两个公人拿起来便吃。武松取一个拍开看了,叫道:“酒家,这馒头是人肉的,是狗肉的?”那妇人嘻嘻笑道:“客官,休要取笑。清平世界,荡荡乾坤,那里有人肉的馒头,狗肉的滋味。我家馒头积祖是黄牛的。”武松道:“我从来走江湖上,多听得人说道: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却把去填河!”那妇人道:“客官,那得这话?这是你自捏出来的。”武松道:“我见这馒头馅内有几根毛——一像人小便处的毛一般,以此疑忌。”】

林冲本来就是八十万禁军教头,而且也没有动不动就挂在嘴边,他的第一次出场,是看到了鲁智深使禅杖,给他叫好,而他的身份,是在鲁智深旁边的泼皮们介绍出来的:

这种怎么可以忘呢?我们在社会上处事,如果跟君子结仇,倒可以忘了,如果自己被小人欺负人。记住,千万不要忘,更不要认为,自己不找小人算账,小人就会感恩不再惹事。

林冲出生于武将世家,完全符合荫补制度。他之所以能进入公务员队伍,最大可能就是受益于荫补制度。而且荫补制度对于个人素质和综合能力没有讲究,即使是一个品质卑劣的无能之辈也能混进去,比如林冲交往多年的陆虞候,这样没有立场的小人也能混入其中,可见,荫补制度招募的武将多半是层次不齐的。

很奇怪的是,发火的不是两个差人,反而是林冲。

反过来看林冲,就感觉林冲这个人太不给力了。

一开始,高衙内调戏他的娘子的时候,只因为他是林冲的顶头上司高俅的义子,林冲忍住了没有教训他一顿,进而就引出了高俅父子对林冲一连串的迫害。

施耐庵写的禁军八十万,有许多夸大成分,宋朝当时的禁军大约二十万左右。像林冲这样的禁军教头,不下几百位。

在我看来,林冲这个“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的名头,有些名不副实,别看数字比较大,什么八十万禁军,可是禁军里面又不止他一个教头。比方说《水浒传》中,最先出场的王进,他不就是北宋禁军教头吗?要不是当年他老爸得罪了当朝太尉高俅,也不至于最后逃至西北,换成谁,都不会背井离乡,由此看来,这个“八十万禁军教头”之名,压根就不够看的。

一切从他的老婆被高衙内调戏发生了转变。

人家不回礼,他连头也不敢抬。

要不到钱,竟然愁闷了,好汉一条,哪里没有饭吃?周身武艺,何苦为这种事愁闷?

孙佛儿又讲:你不信不服啊,那高家有什么看不顺眼,不都送到你这,让你杀你就杀,要你剐你就要剐嘛。

1。火拼王伦,白衣秀士王伦的确有些小家子气。他也不想想林冲本来就受了高衙内的窝囊气,来到梁山又受到他的刁难。正无处发作时,晁盖一行又要入伙,作死的王伦就是不同意。林冲先是暗气暗憋,便观察晁盖的一举一动。

心如明境般, 就是要配合对方演戏,真的好辛苦。所以走到飞云浦,武松等不及了,先发了威,飞脚将两个人踢下水。又把枷只一扭,折作两半。追上逃走两人,一人数刀搠死。回头又砍死被踢下水的某群众演员,最后留一个活口。这动作一气呵成,哪里像这四人要杀武松,明明就是给武松送经验值嘛。

众所周知,自打宋太祖一出“杯酒释兵权”的戏码后,宋朝的统治政策便定性了,总的基本原则就是“抑武崇文”,对于武将宋太祖一向秉持“厚其禄而薄其礼”,意思就是工资待遇给高点,但身份地位就只能将就一下了。

而林冲呢,总是处处留恋这小小的教职,偏偏这个教职还是自己看不上的。

人家对你好,你才对人家好,人家害你,你还对人家好,那你是不是傻?

林冲想在梁山上混得有头有脸,必须有个让好汉们信服的名号,但是他一出场,老婆被调戏、让陆虞侯骗得滴流转、误入白虎节堂、发配沧州、被差役烫伤脚、野猪林差点被两个差役杀死……没啥光荣的事,只有这个“八十万禁军教头”虽然是个无事可做的虚衔,但毕竟听起来还是响当当的,能蒙住人,又能给自己脸上帖金,于是他总是挂在嘴上。

2。上梁山两次发威为那般。

因此,林冲常念叨自己是八十万禁军教头,“八十万”这个数字并不虚,但是鉴于宋朝的现实原因,武将在宋朝地位不高,身份尴尬,口碑和名声都一般,含金量和性价比肯定不能与唐朝相提并论。

他不知道,人家高太尉已经下定计要杀他了。

府尹怕高俅,说高太尉都定了林冲是死罪,我怎么敢放?

虚荣心理:林冲不论遇到老乡,还是梁山兄弟,自报家门时总是带上这个称号,其意不言自明。

原来听人骂脏话也是很爽的。

林冲连忙叫道:“师兄!不可下手!我有话说!”

就是大枝节的鲁智深也比他心细很。鲁智深是怎么跟到这里来的?

上司翻脸,朋友陷害,刚刚还是人人羡慕的林教头突然变成了阶下囚。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他完全没有经历这样的巨变。

而接下为,我们还将看到林冲的不自信。

这个计是先卖一把刀给林冲,我们看林冲买刀时,突然来了一句:“高太尉府中有一口宝刀,胡乱不肯教人看。我几番借看,也不肯将出来。我也买了这口好刀,慢慢和他比试。”

对于教头这个称呼,水浒中有很多,比如九纹龙史进的老师、柴进的门客等等,是一种敬称。正如现代社会人们总喜爱称人老师,听者一般都会比较受用。但是,对于有一官半职的人,人们就会称其职位而不再是老师,比如某科长,某处长,某主任。要是对于有官职的人,你再叫他老师,反而容易招致不快,可见官本位在我国的根深蒂固。

陆谦跟高衙内就是如此。林冲头顶发绿的跟鲁智深喝酒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商量好了害林冲的方法。

欢迎朋友们关注我,看更多精彩历史小故事

【你们这两个撮鸟,快才兄弟,都跟酒家来!”】

反倒是柴进不下去,有意要替林冲出手,要林冲跟跟教头比武,结果打了四五个回合,林冲就跳出圈外,表示认输了。

【当时林冲扳将过来,却认得是本管高衙内,先自手软了。】

林冲八十万禁军教头不假,可并不代表他有多大权位,否则也不可能轻易被高俅构害。

可以说,林冲的英雄气已经消磨殆尽。

林冲这明显是在推卸责任的!他把妻子给休了,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可林冲没关系了!林冲把他的妻子给休的时候,他的妻子说了一句话,大家还有印象吗?

丈夫! 我不曾有半些儿点污,如何把我休了!

已经明白暗示老婆被休后,可以去找高衙内。

对于林冲而言,生存的法则只在于一个字“忍”,能忍一天是一天,能忍一年是一年,能忍一生就忍一生吧。他的一生就在忍耐中度过了,太符合古典女性的性格了。

林冲没有官职,反而小人陆谦却是有官职的,人们都叫他陆虞候,虞候级别虽不大,但的确是一个官职。

到了后面,他被押到了审理军法的府尹前,见到府尹之后。林冲先说了一段话:

在林冲上梁山的生涯里,他的亮色几乎全是鲁智深带来的。

那么水浒中是否也是如此呢?我认为是的。比如宋押司、鲁提辖、武都头等等,无论大小,人们总是在其姓后冠以职位,而非宋教头、鲁教头、武教头了。这是习俗,也是一种惯例,违背惯例就会引起对方的反感。

【“你两个撮鸟,问俺住处做甚么?莫不去教高俅做甚么奈何酒家?别人怕他,俺不怕他!酒家若撞着那厮,教他吃三百禅杖!”】

由于宋朝武人在整体上社会地位不高,于是有个官阶,代表着一定的能力,这是一种社会认同感的需要。

我们再看一下武松的情景。张都监同样收买了差人,要在押解的路上杀武松。

作为一名武将本该保家卫国,驰骋于沙场,浴血奋战,死而后已。然而宋朝把武将的地位压得很低,握着兵权,没有战将,不打败仗也挺难的,甚至打了胜仗的岳飞,也难逃冤死的人生境遇,这就是宋朝武将的悲哀之处。

这种初始冲动,后继乏力的行为在林冲身上屡屡出现。

前面我们已经说了,林冲让人感觉不齿,而这一件事成为他一生的污点。

禁军教头根本就不是官,没有任何的调遣兵将的权力,他只是一个军队中的武术教官而已。即使是林冲这么向别人介绍自己,也并不是在向别人显示自己的官大,而只是为了表示自己的武艺高强,要知到,可不是有点儿武功的人,就能当的上禁军教头的。

这种当面嘲笑都竟然不做声,反观武林在柴家庄,只是被宋江不小心碰了火铲,跳将起来就要打人的。

水浒小说从某种程度上说,本身带有历史性,作者试图从人物身上在还原一个真实的历史现实,同时输出自己的个人价值观。我们看到林冲从脱离体制,再回归体制,并且也的确走上了属于他的地盘–战场,凭借自己的能力,剿灭乱匪,也算是人生的另外一种圆满。

傻子才算数!

差人要杀他,是鲁智深出现,【跨一口戒刀,提着禅杖,轮起来打两个公人。 】

府尹果然被激怒了,在孙佛儿的支招下,把林冲的持刀故入白虎堂改变成腰悬利刃,误入节堂。一持变成了悬,故入变成了误入。这两种情况差的太远了,持刀那是要杀人啊,才手握着。而悬只是身上挂着,并没有拿出来使用的意思。

八十万禁军教头的职位很低的,因为禁军教头本来就很多,听起来很大,名声响,但在宋朝来说,是很低的官职,尤其在当时,宋朝重文轻武,武官的职位就更不被看重。

一路上武松只顾吃熟鹅,呆会要杀人啊,没力气可不行。

这里的武松完全不像一个犯人,他也从来没有提自己的犯人身份,虽然脸上就刻着金印,他刑具上的封皮是刚揭的,枷是刚除的,但人家完全没有在意,反而调笑起老板娘来。

书中说有一个当案孔目。孔目是官名,管官府的狱讼,文书什么的事,是有实权的。

后面,鲁智深在山上碰到林冲,第一句却是问起了林家娘子:【鲁智深动问道:“洒家自与教头别后,无日不念阿嫂,近来有信息否?”林冲道:“自火拼王伦之后,使人回家搬取老小,已知拙妇被高太尉所逼,随即自缢而死;妻父亦为忧疑染而亡。”】

可以说,不管是教头林冲,还是梁山林冲,他的一生都活得很主流,令人敬佩之余,不免哀其不幸,为其忿忿不平,世态炎凉何以至此!

其实梁山好汉普遍地位偏低,所以都喜欢把自己不多的成就挂在嘴上,比如武松总爱说自己是打虎武松,鲁智深听说有个镇关西,也不禁大怒,说老子是镇关西还差不多。而禁军教头虽然官不大,但毕竟是个公职。等于现在的人说,我是有铁饭碗的差不多。

武松早就看在眼底。

一个自卑的人往往容易对比自己地位低的人展示自己的不耐烦。

林冲就差一点了,他交友几乎没有选择性,好的有,坏的也有。

八十万禁军教头的问题

喝了一会,就发现陆谦其实是给他下了一个套,把他骗出来给高衙内制造机会非礼他的老婆。

八十万禁军教头只是个名号,说出去好听罢了。就像现在我们看到有很多名片上写的,什么什么职务一样。另外,从这一点我们也可以看出,即使在梁山好汉那里,名号也是非常重要的。说林冲,就是八十万禁军教头;还有很多人,都是什么名门之后,比如杨志,关胜,呼延灼等等。

高俅经常拖延发放或侵吞禁军的粮饷,却经常以各种名目向禁军收钱,出钱就可以不参加军事训练;没钱的禁军,只能再做点小买卖赚钱送礼,禁军们都成了生意人,根本没时间操练了。八十万禁军只是个数字,管理上\”纪律废弛\”,成了\”人不知兵,无一可用\”的摆设。

所以林冲真功夫是有,但在做人上就实在让人叹息了。

【伴教头道:“大官人只因好习枪棒,往往流配军人都来倚草附木,皆道∶“我是枪棒教头,”来投庄上诱得些酒食钱米。大官人如何忒认真!”林冲听了,并不做声。】

首先,当妻子受到羞辱的时候,林冲没有能力,也没有胆量去保护她。林冲的妻子第一次被高衙内调戏,林冲这时候还有一点点勇气可以保护一下自己的妻子。但是正在他要打高衙内的时候,一看,这是太尉的人啊,不能打!在小说里面,林冲也就只有这一次还算像点丈夫的样子。

在高俅专制下,林冲这个“教头”就是个闲差,根本无事可做,才有时间领着老婆到处旅游。

比如你是白身,有一身武艺,但一口饭都混不上,这无论什么时候提起来都是一件尴尬的事情。

他明知道高太尉对自己不利,还奢望拿着刀去献宝。明知道对方不会放过自己,还装鸵鸟,天天喝酒,以为不管就没事了。放任着小事变大事,大事变死罪。

林冲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不会识人。我们看梁山那些一流好汉,个个都是眼睛雪亮的,鲁智深、武松全是那种一眼就能识破哪些人可以交,哪些人是不能交的。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林冲在江湖上这样报号,一般的人还真架不住。只有满脸陪笑,广开方便之门。

2。怎么评价林冲。

林冲,是一个自幼习武、满腔热血的普通青年,他想报效国家但是没有门路,最后凭借武艺谋了一份还算体面的工作。

后面,幸亏林冲的丈人张教头过来使钱。这里就可以看出师爷的历害。怎么让林冲脱罪呢?

看这语气,是洋洋得意,正等着高太尉来叫他呢。

这样,林冲休了妻,也就是间接献了妻。

林冲,你是导演还是大姨妈啊,这么喜欢喊停?

体制化的思想与浅薄的生活阅历,再加上历史的现实因素,成就了一个“懦弱而刚强”的林冲。

所以,在宋朝国防部长枢密使是由文官担任的,文尊武卑就是宋廷的朝廷风气,在这种价值观的影响下,武将可能感觉自己像个备胎,要想建功立业,得先把卑微咽下,才能拿出几分豪气去战斗。

我们还可以看一下武松,武松也曾经放过两个差人。

他知道这个事情来龙去脉,就去跟府尹说情。

林冲之所以挂在嘴上的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自己当这个禁军教头并不容易 ,也是通过激烈竞争上岗的。禁军教头也是一个小官,并不是谁都能当上。其二,习武之人,又身为国家栋梁,对自己的职业还是充满敬畏感的,别人看不起武将,自己总不能也看不起自己吧。或者说,对于自己尴尬的身份有点不甘,对社会轻视武将发出一种悲叹。

这个门道就是荫补制度,原本是科举选拔文官的补充,却成为选拔武将的主要渠道,但也是有门槛的,必须是在体制内。意思就是必须是武官、宗室、外戚和技术官的亲属,看来家庭背景在任何朝代都是迈向成功的第一门槛。

做好人,不能坚持原则,做坏人,不能放弃原则,所以这是林冲悲剧一生的根源。

两个差人收了陆谦的钱,拿了盆滚水烫林冲的腿,林冲只是说了一句:“不消生受!”

接下来的行程,又是鲁智深一路陪同,对两个差人呼来喝去,稍解了我们的郁闷。

后面他第一次投梁山,人家让他纳投名状,嘴上答应很爽快,下了山却一个也不敢动手。

林冲步步退让,对手是步步紧逼。

想在贼堆里混,必须有个响当当的名号,可林冲上山前都是倒霉事,只能拿“八十万禁军教头”装装面子,满足一下虚荣心。其实“八十万禁军教头”很稀松,就是个虚头衔,根本没有什么兵可教。

这话说得其实是很伤人的。特么谁要什么柴大官人的红包?你给老子赶紧上菜。

林教头,你醒醒,你可是八十万禁军教头啊。

当时高俅把禁军当成了自己的家,他侵占军营给自己盖豪宅、花园,把禁军当劳力无偿使用。禁军每天不是进行军事训练,而是忙着给他投靠砖头、瓦片等建筑材料。不会制作的禁军,只好花钱再雇工匠替他工作。

我是青史回声,我来回答这个问题。

在一个月以前的,林冲的生活还是一片阳光,家有娇妻,外面有酒肉朋友可以吹牛,没事带着老婆丫环出去逛街,又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甚至是一份很看好的工作,因为他原本跟高俅的关系很好。

半路上见到柴进呼啦啦一群人,【林冲看了寻思道:“敢是柴大官人么?...”又不敢问他,只肚里踌躇。 】

鲁智深说: “兄弟,俺自从和你买那相别之后,酒家忧得你苦。自从你受官司,俺又无处去救你。打听得你配沧州,酒家在开封府前又寻不见,却听得人说监在使臣房内;又见酒保来请两个公人,说道,“店里一位官寻说话,以此,酒家疑心,放你不下。恐这厮们路上害你,俺特地跟将来。见这两个撮鸟带你入店里去,酒家也在那店里歇。夜间听得那厮两个,做神做鬼,把滚汤赚了你脚,那时俺便要杀这两个撮鸟;却被客店里人多,恐防救了。酒家见这厮们不怀好心,越放你不下。你五更里出门时,酒家先投奔这林子里来等杀这厮两个撮鸟。他倒来这里害你,正好杀这两个!”

当自己被刺配沧州,妻子一个人在家孤立无助的时候,林冲想的不是如何保护妻子的安全,而是干脆一纸休书,和妻子断绝夫妻关系,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的。这要让林冲的妻子怎么活下去呢??

【“小人是东京禁军教头,姓林,名冲。为因恶了高太尉,寻事发下开封府,问罪断遣刺配此沧州。闻得前面酒店里说,这里有个招贤纳士好汉柴大官人;因此特来相投。不期缘浅,不得相遇。”】

英雄好汉一比较,林冲就让人叹息了,只是不知道鲁智深心里对这位老弟是同情多一点,还是会觉得这位兄弟也太笨了?

以前有老婆,现在老婆也休了,你就是一个光棍汉,你还怕什么?人家都要你的命了,你还畏畏缩缩干什么?

宋朝的军队编制为,禁军、厢军、乡兵、番兵等组成。林冲的禁军是保卫皇家安全军队,归皇帝直接领导,相当于现代的中央卫戍警备部队。

听说见不到,回来的时候,【别了众庄客,和两个公人再回旧路,肚里好生愁闷。 】

这里林冲说得很有套路,因为休妻是有条件的,不是你想休就休的:七出者:无子,一也;淫佚,二也;不事舅姑,三也;口舌,四也;盗窃,五也;妒忌,六也;恶疾,七也。

在押送时,陆谦买通了押解的两个官差,半路要害林冲的性命。

由此可见,武人在当时的年代,很难出头。林冲就是其中的一员,岳父大人和他一样,也是教头,完全没有什么辅助功能,所以最后才会被高俅污蔑。

我们不也经常认为自己怀才不遇,我们不也常常没有行动力,我们不也常常不知道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我们不也常常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 ,在某些重要时刻也软弱过,自欺欺人过?我们就像一头莽撞的小兽在这个不确定的世界里狂奔,最终找不到自己的方向。

高太尉的儿子调戏你的老婆,借的就不是他老子的威?是个正常人就应该把这种厌恶带到这根上,也就是高太尉的身上。偏偏他出了这样的事情,想到的还是去跟高太尉比比刀。

【林冲寻思道:“庄客称他做教师,必是大官人的师父。”急急躬身唱喏道:“林冲谨参。”那人全不睬着,也不还礼。林冲不敢抬头。】

二。表演给山寨的兄弟们看,不论怎么说林冲也是面上人,如果不比划比划,兄弟门会瞧不起他。

【自此,途中被鲁智深要行便行,要歇更歇,那里敢扭他;好便骂,不好便打。两个公人不敢高声,只怕和尚发作。 】

可见,林冲又是聪明的,但为什么还是上当呢?

【 次日,已牌时分,只听得门首有两个承局叫道:“林教头,太尉钧旨,道你买一口好刀,就叫你将去比看。太尉在府里专等。”林冲听得,说道:“又是甚么多口的报知了!”】

见面后,林冲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句话:“陆兄不知!男子汉空有一身本事,不遇明主屈沈在小人之下,受这般腌臜的气!”

林冲的教头不算官职,那么梁山上那些有官职的又有何高低之分呢?提辖,手下三五十个兵,相当于现在的排长或连长,至多副科级。虞候,正营职参谋,略高于提辖,正科级。押司,县衙文案秘书,约等于办公室主任,正科级,在大一点的县,可能有副处级。都头,相当于公安局刑侦科长,正科级。保正,农村维持地方安全的干部,属于民间组织,约等于现代的村长,体制外,无级别。

献了妻就安全了?

我是禅悟净慧,欢迎阅读我的其它文章!!谢谢!

于是,那人就一五一十说了,没有一句假话,蒋门神在什么地方、张都监在什么地方都讲清楚了。

施恩看到情况不对劲,提醒武松。武松说:【“不须分付,我已省得了。再着两个来也不惧他!你自回去将息。且请放心,我自有措置。”】

【林冲道:“上下要缚便缚,小人敢道怎的。”】

这时候,文章写道,【林冲等得不耐烦,把桌子敲着,说道:“你这店主人好欺客,见我是个犯人,便不来睬着!我须不白吃你的!是甚道理?”】

在林冲的执意要求下,终于把休书写了。

心中一路想得是凭着这把宝刀在高太尉面前露个脸,原本是军队内的人,竟然闯进了白虎堂都不知道。最终被当场拿下。 

至于对林冲的评价,我认为是他的性格中的隐忍的成分造成的。

大白天就拿着尖刀要杀人了,这可是京城啊,首善之地,你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满大街晃,这合适吗?这到底是想杀人,还是想做给街坊邻居看,好挽回自己的颜面?毕竟前面这一闹,天下都知道高衙内调戏他老婆,他总要有所表示。

林冲被陆谦阴了一把,自己的老婆又差点被咚咚呛。林冲气得拿着把刀去陆谦门口守了三天。我们说了,这里面有气愤,但也有表演的成份。他其实是要做给街坊邻居看。因为如果真的想报复,完全可以冲到高衙内的家里嘛。三天都守不到,难道还猜不到陆谦就躲在高衙内的家里?就算没这个实力,就不会想想办法,武松们是怎么办法的。

接下来,我们不但发现林冲有点笨,还发现林冲严重缺乏自信心,很自卑。

发现调戏自己老婆是上司的儿子时……

这么个没实权的官职,为啥林冲还要天天挂在嘴边,一是因为他底虚。林冲被逼上梁山时,从朝廷,来到江湖;从一个命官,变身草寇,身份180度大转弯。特别是刚到梁山时,白衣秀士王伦不想重用他,林冲一个人势力单薄,只能靠“八十万禁军教头”这个名号拉大旗做虎皮,赢取山寨首领的支持,在江湖上站稳脚根。

得来的是什么呢?充军发配亡命天涯,由此可见林冲血性的确像凉白开。

武松抓住最后一个:喝道:“你这厮实说,我便饶你性命!”

这里可以跟王进做一个比较,同样是禁军教头,王进的行事无疑要果断许多,一发现不对劲,立马走路,毫不留恋。什么教头也不做了。他还带着老娘呢。

八十万禁军教头的含金量

之后,第二次高衙内又来了,而且还带着林冲的朋友来。这时候林冲不打高衙内倒也罢了,至少得把陆谦狠狠揍一顿吧?!但还是没有!说实话,高衙内为什么敢调戏林冲的妻子,有非常大的原因,要怪林冲的。如果不是林冲这么软弱可欺,如果林冲硬气一点,也不至于最后被刺配沧州。

以德报怨,何以报直?

上了路,两个公人咬耳朵,武松全听在眼里,耳聪目明头脑清楚。

【自瞧了八分尴尬;只安在肚里,却且只做不见。】

我分上只是小心,一路上伏侍我来,我若害了他,天理也不容我。你若敬爱我时,便与我救起他两个来,不可害他。”


林冲发现调戏自己老婆的是小衙内,是“怒气未消,一双眼睁著瞅那高衙内。”但就是不敢动手。

这特么见了鬼了,前面你求饶时,什么“往日无仇,近日无冤。”甚至“泪如雨下”,人家何曾放过你?

有人说林冲是一被体制化的人,这话一点不假。老婆被调戏,一看是领导义子,思索着要给领导面子,不能动粗啊,冲冠一怒为红颜那不是他的性格。对自己不利的局面,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几次差点被高俅弄死,老婆自缢身亡,老丈人郁郁而终,他孑然一身败走梁山,最后与高俅在梁山狭路相逢,难道不应该手刃老贼吗?

要是武松在此,必然是这样说的。可是林冲呢,听了之后竟然跟两位差人商量了起来:“我在东京教军时常常听得军中人传说柴大官人名字,却原来在这里。我们何不同去投奔他?”

我是小阿蛮,主要关注文学和历史。上面说的有点激动了。大家请多理解。谢谢。

林冲就是一个不能知行合一的人。

因此,林冲这个人物在设置上一直处于矛盾之中,似乎总是畏首畏尾,没有鲁智深、李逵那种快意恩仇的痛快。一方面受制于历史因素,上面已述。另一方面受制于家庭成长因素,他的身世还是不错的,出生于武将世家,娶的也是武将世家的女儿,他的成长基本没受过什么挫折。而且他人缘好,性格好,为人低调,连藏在身边多年的发小陆谦是什么样的人,都没有品出来,身上基本没有被生活施虐过的痕迹。

下面介绍一下林冲。

【“原来恁地!却饶你不得!”手起刀落,也把这人杀了】

进了柴家庄,见了人家两个不入流的教师,自个就寻思开了。

林冲的一生应该算是悲惨的一生,在朝廷时被高俅所害,被流放一路遭受迫害,好不容易到了梁山,又被王伦处处刁难,晁盖上位后过了一段平静日子,本来以为有了众兄弟,大家一起好生过日子时,毕竟家人都没了,剩下的也就是和众兄弟们大口吃肉了此一生,结果宋江上位后,又要向朝廷招安,这无疑给了林冲当头一棒,最可恨的是抓住 高俅时,他要杀高俅,宋江的阻止是让他对宋江失去了信心的,当时也可以想象林冲心寒到何种程度,最后征方腊时没死,但是完事后,就生病而孤独死去,可以这样说,林冲的一生是悲惨的一生,好事没他啥份,冲头上阵的事少不了他,而坏事却接踵而来。

展开阅读全文

现在想当佛系公务员的人多吗?\r

上一篇

认真求教,“排队枪毙”接敌时为什么不跑步,射击为什么不卧倒?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为什么林冲自己总觉得自己是八十万禁军教头,官好像很大,动不动挂在嘴上?你怎么评价林冲?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