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求教,“排队枪毙”接敌时为什么不跑步,射击为什么不卧倒?

了解近代史的朋友都知道,欧洲各国的军队在交战时候,始终保持着整齐的队形;无论战况多么惨烈,他们始终雷打不动,像机器人一样。

很多人看到这里大惑不解,在战斗那么激烈的情况下,他们为什么那么死板,不向前跑或者卧倒,以减少伤亡呢?

欧洲史学界把人类战争史分为四个阶段:冷兵器时代、前冷兵器时代、后冷兵器时代和热兵器时代;也叫古代战争、前近代战争、后近代战争和现代战争时代。

欧洲军队进入热兵器时代,最开始用的是火药枪,这种火药枪不是现在的突击步枪,用的是子弹,把子弹装在弹匣内,发现敌情随时随地开枪射击,既能连射点射还能单发。

当现代步枪和机枪等自动武器问世以后,战争就变成堑壕战了;当坦克、装甲车等机械化装备发明后,战争有转变为阵地战;进入计算机时代以后,现代化战争基本不受时间、地域、甚至是空间的制约。

一部人类战争史,就是一部武器发展史,随着科技进步,军队使用的武器也日新月异。

为了让火枪发挥出最大效率,各国军队在实战中摸索出一个阵型,那就是线列阵型,也就是一排一排横列式阵型。

这种阵型不是密集的方阵,而是一列一列。为什么要用这样的队形?

“排队枪毙”并不愚蠢,这是那个年代能做出的最优化阵型。

第三,机关枪出现前,打仗相当程度靠得是士气和勇气。一场战斗的主要伤亡不是在对抗中而是在一方崩溃后的追击中。组成线列,穿最艳的颜色,旗帜,乐队,都在暗示士兵本方人多枪多,鼓舞斗志。反正要到一百米以内才开火,坚定的齐步,显然比气喘吁吁的跑步更加凝聚士气。至于卧倒?看不到身边的队友,草鸡们可能已经钻草稞找退路了。

“卧姿射击”’,是枪械射击中枪械掌控最好的一个战术动作,跟重要的是卧姿射击还能尽最大可能减小暴露面积,达到消灭敌人、隐蔽自己的效果。

那么问题就来了:如此大摇大摆地在战场上大队齐步走,岂不是成了敌人的活靶子、白白增大伤亡?

火枪在诞生之初,射速、射程和精确性都很差,用欧洲人自己的话说,当时燧发枪击中敌人的概率和击中月球差不多。

之所以不跑步前进,与排队枪毙时需要严格的保持阵型有关。(实际上在抢夺要地的的时候一般也会选择快速跑动,到地点后再集结)

所以,队列的整齐以及开枪的同一时间甚至同一方向,都是极其重要的。

很多人对18、19世纪的火枪不太了解,觉得它们跟现代步枪没有什么两样,其实武器都有一个慢慢发展完善的过程。

这就是鸦片战争中大清帝国与英军作战时一触即溃的原因,什么武器简陋、战术落后等等都是借口,真正击倒大清军队的不是英国军队武器,而是整齐划一、视死如归的气势,大清国民把这样的气势传神到了“刀枪不入”的神话地步,可见“排队枪毙”战术在精神层面对敌人的压制是多么的可怕。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步兵线列,3层步兵的“细红线”,可以正面对抗骑兵,同样怕骑兵侧翼突袭。

如果是坚守阵地的,射击完毕的一排后移至最后一排,以此类推。

(线列方阵示意图)

到了阵前,人们会推出打霰弹的的火炮,这种弹药能在近距离形成一大片喷杀范围,相当的恐怖,而且距离很近,趴地上也没用。

所以,别把古人都想成白痴,人家聪明着呢。

可见,那时候的士兵已经听军乐听成了神经条件反射,鼓点、军乐就是命令,就是步伐。

所以当时的骑兵仍然很得宠,他们可以绕开火枪的正面,又能以极快的速度杀入敌阵,在追击敌人时更是如鱼得水。

除了严格的维持阵型,不跑动与指挥、战术科学也有关。

如果能够保证队列大体不变,就说明士兵训练极其有素。

人类战争经历了几千年的变化,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战术,如蒙古人当年使用的侧翼包抄迂回战术就一度打遍天下无敌手,可谓是屡试不爽,在野战中几无对手。

当一方敌人被打崩时,另一方则可以发动刺刀突击,以白刃战的方式追击对方,彻底将其打垮。

而且当时的大炮基本上都是直射炮,杀伤力只能依靠炮弹的直接命中,炮弹落地以后会形成一个杀伤线路,炮弹滚动之处无论站立,卧倒都是一样的杀伤力。而不是后来的开花弹可以依靠弹片杀伤敌人。自然而然就没有必要卧倒了。

在排队枪毙时代,如英军这样顽强的军队可以顶到阵前30米才开火,往往一顿迅猛的火力就将对方打崩。

这种打法我们其实不陌生,大清王朝还在的时候,洋人便是这么打的。

同时,当时多是三段射或者二段射,也就是一个人射击时,后面两个人装弹。

大量的火枪在短时间内完成同步开火,以密集的弹雨形成杀伤弹幕,既可最大程度的杀伤敌人,还能最有效的打击敌方心态。

这些准备工作都是吸取了以往的教训,专门针对蒙古骑兵所做的调整,随着波兰人在武器和战术方面的改变,蒙古骑兵天下无敌的神话很快破灭,在克拉科夫被波兰人击败。

这些指挥军乐早在16世纪就已经在西方成型了,主要由进行曲、召集曲、散开曲、突击曲、埋伏曲、撤退曲等组成,还有一些专用于传达细节命令的曲子,今天的军号号谱就源于此类。

第一,这是需要整齐的队形。

很多人对于这种自杀式的战术表示不解,认为欧洲人脑子有问题。

文章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原作者联系我们删除处理,谢谢!

他们射击的时候,第二排士兵已经完成装弹接着射击,接着是第三排士兵射击。如此周而复始,直到消灭或者重创敌人。

你四五口人都走不好,别说人家动辄几百人。

认真求教,“排队枪毙”接敌时为什么不跑步,射击为什么不卧倒?

发生在18世纪的法国大革命、19世纪初的拿破仑战争,还有之后爆发的克里米亚战争和美国内战等,都是较为典型的后冷兵器时代的战争。

在后冷兵器时代,火器已经成为战场的主角,或者主宰,决定战争的胜负。

例如在1287年,位于东欧的金帐汗国再度入侵波兰,当时板甲虽然还没有真正出现,但波兰军队已经升级了骑兵的护具,让波兰骑兵在正面硬钢中不落下风。

而且,前装燧发枪发射时需要3个基本动作:1.装填火药和弹丸 2.通条压实 3.打完后通条清膛。

所以排队枪毙的线列才会以连、排为单位,中间划分间隔。当时的火炮走直线嘛,前后隔开点就能减小杀伤。

卧倒了我怎么装弹,怎么用刺刀?

火药枪排成队列射击,能形成强大的火力网,杀伤面积也特别大,欧洲人早年用火药枪打仗时多是采取这种战法。

那怎么样才能提高射击的命中率呢?

欧洲人发现聚集射击可以有效地提高射击命中率,于是线列步兵战术就被发明了出来,这种战术就是要求士兵们尽量接近敌方然后集体开枪,将敌人覆盖于弹雨之下,看似脑子缺氧,却能极大地发挥出当时火枪的威力。

第一次世界大战,欧洲国家出现大量的伤亡,其实就和当时的军事思想与武器装备出现重大变化有关,基本上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排队枪毙就没有了。

三是燧发枪的平均口径大约为13.7毫米,装弹需要很高的技术,也需要时间。

要是用现代步枪射击,一轮就足以将敌人射杀差不多,但是当时的弹丸杀伤力太低,即使射中,也不一定能让对方立即失去抵抗力,所以需要几轮射击。

为什么不跑?

由于在整个对阵过程中双方士兵没有任何保护,也不做任何遮挡,完全就是一副视死如归的面孔,排成整齐的队列相互射击,因此被称戏称为“排队枪毙”。

如果无法维持完整的阵列线,就无法做到高效的开火同步率,当然也就无法快速给予对方以最大杀伤。

排队枪毙时代不是没有跑步冲锋和快速接敌,但正如前面所说,这种打法没法发挥火枪的威力。

有军乐和鼓点辅助,士兵们便不需要考虑太多,根据平时的训练,下意识的踩着鼓点前进就行了,最大程度的形成步伐统一。

这里举个例子,绝不是乳法。1708年奥登那德战役时,英、荷、奥联军对阵法军,法军都打到弗兰德斯去了,眼看大败的联军突然奏起了法军的《撤退曲》,让10万正在疯狂突击的法军产生了严重的协调问题,结果反被欧根亲王突击了侧翼,导致大败。

另外我们应该注意到,燧发枪射程只有50到80米,如果射击之后卧倒,对敌人没有了火力威胁,对方就会在极短的时间来到你面前,还没有等你起身,就将你报销。

第四,燧发枪,前装枪的特点决定了卧倒和跑步中难以装弹。而那个年代一枪不发就动刀子的狠人大有人在,俄罗斯名将苏沃洛夫的口号就是子弹是笨蛋,刺刀是好汉。对方明晃晃的刺刀冲过来,站着打胸前挨刀还是比趴着打屁股挨刀光彩些。

这些鼓点有节拍的快慢,以此来控制士兵的步伐速度。每个国家还为此编了不少军乐,当相应的军乐奏响时,便能让士兵们知道该如何行动。

当一支整齐划一、视死如归、临危不惧的军队阵列出现在敌人面前时,即便尚未开火产生杀伤就已经用气势对敌人形成精神上的压制了。

表面看很令人费解,其实原因并不复杂。

这时候,卧姿的人便不用起身了,由后面的人进行火枪传递,打空的枪送回去,装填好的枪递上来。

燧发枪的枪身长1.56米,卧倒之后根本就没有办法装弹,或者装弹更慢,别忘了当时的燧发枪是需要前面装弹的。

(在前进途中如果有前排士兵被击中,方阵不会因此而停住脚步,剩下的士兵会继续保持队形前进)

“排队枪毙”是当时欧洲国家比较典型的作战模式,现在的人无法想象这种作战模式,但是,但是的武器装备没有现代的先进,基本上都是前装填的单发步枪,后装填的步枪都很少,射速很慢,加上射程并不远,要想形成强大的火力输出,自然阵形就很重要。

等你停下来以后,好不容易整好队,敌人早就射击了很多轮,你已经伤亡惨重了。

因此在当时的条件下,列队是最佳的作战方式,不但可以高效杀伤敌人,还能有效保护自己;跑路和卧倒,都是最愚蠢行为,跟自杀无异。

过去正规军作战有精神战一说,敲着洋鼓吹着洋号排着整齐的队伍进攻,在拿破仑时期最为盛行,蒋介石部队也曾用过。这些打法愚昧的很,后来共产党游击队的排子枪,机枪,德制驳壳枪,横扫千军如卷席,再没人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跟前玩精神战。中国人民解放军有一条军纪,冲锋号一响前面就是刀山火海也得冲,革命精神和胆小鬼在此有别,为什么中国人民解放军能小米加步枪打败蒋军和联合国军,这才是真正的精神力量。另外现在的导演不会不懂打仗,部队挤成一疙瘩,后面的枪对着自己前面的脑袋,为了让演员抢镜头,大家挤一块打仗,服装穿的比五六十年代的军装还新鲜,奇了怪了!那时的老百姓地主也穿不了那么好的衣服,导演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走吗?

“排队枪毙”是军迷对欧洲线列步兵战术的调侃,这种战术起源于17世纪,看上去非常简单,就是敌对双方按照约定,在战场上列队组成方阵,然后奏乐向敌人迈进。

首先,在机关枪发明前,步兵的噩梦是侧翼突袭的骑兵。在对抗的关键时刻,侧翼的那缕烟尘让多少霸主饮恨,多少咸鱼翻身。因此传统上一切步兵战术,都要考虑应对骑兵。步枪密集横队战术,其实是长矛方阵的自然演化,因为步枪射程比长矛远,因此可以用3层步兵获得过去十几层步兵的防御效果,这个就是线列步兵的由来。线列步兵围起来的空心方阵,获得了全向防御骑兵的效果,滑铁卢一战拿破仑的精锐骑兵就是贸然闯入了山坡后埋伏的空心方阵全军覆灭。因此在防御时,步兵不可能用跑步的方式对抗骑兵,卧倒方式更不可能,因为当时刺刀还是步兵主要武器之一,是缩短版的长矛,是不可能趴着用的。

在打仗的时候,当敌人快要进入射程的时候,各行列的士兵已经全都准备好射击。敌人进入射程,第一排士兵马上射击,射击之后立即蹲下,第二排士兵继续射击,然后是第三排士兵射击。

而步枪长度至少有1米,还要用通条将火药和子弹塞入枪膛深处。

对此首先要肯定一点,欧洲人的脑子绝对没问题,而线列步兵战术也是当时最行之有效的战术。

(到十六世纪,波兰演化出著名的翼骑兵,凭借板甲装备的优势,欧洲人连续击败克里米亚鞑靼人和土耳其人)

二是由于还没有发明后装弹式火枪,当时的火枪还需要从前面装弹。装填弹丸的过程很复杂,需要把弹丸放到膛口,用木榔头打送弹棍,推枪弹进膛,这是需要较长时间的。因为弹丸和枪膛不能有间隙,间隙越大射击精度越低。

排队枪毙时代的军队运转,与今天的团体操差不多,为了如臂指使的指挥部队进退、转移、冲锋,都有专门的军乐团辅助。

大家如果不信,可以拉着你家四五口人,类似的走上50米试试看。

当然,卧姿射击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但这种战术要么出现在伏击时的第一波密集攻击,要么出现在街垒对战中。

实事求是地讲,“排队枪毙”阵列战术在大队齐步走行进接敌时伤亡确实很大,因为官兵是以密集队形组成阵列的,而且齐步走行进的速度非常缓慢,昂首阔步、整齐划一的阵列将会是敌人最佳的瞄准目标。

火药枪的原理是靠火药在枪膛里轰出弹头,每次只能打一枪,击发后迅速再装火药,这个时候敌人就会攻击你。如果排成队列射击敌人,就加强了火力。一般排六、七排队列,第一排射击完毕后,迅速蹲下,第二排再射击,以此类推的向敌人射击,这样就等于连续不断向敌人开火,使敌人沒有机会还手。

排队枪毙是多重因素造成的战术选择,没有详细查资料,凭有限的战例大概可以总结以下几点。

先说明一点,排队枪毙只是燧发枪前装枪时代双方主力正面对决时的战术。在试探攻击、埋伏、村落争夺等场景,士兵还是会充分利用掩体,卧倒躲避的。而在追击和逃跑场景,士兵显然显然也不会傻傻走正步。散兵战术一直伴随线列步兵,直到把它送走自己上位。只不过排队枪毙给人印象太深遮蔽了散兵战术的存在而已。

而且射速非常慢,平均射速仅为3发/分钟,优秀射手能达到6发/分钟,这已经是燧发枪的射速极限了。

在整好队形前,这堆火枪阵只能挨对方严整阵线一波接一波的吊打,因为队形不齐的问题,他们得白死很多人。

这种情况下,射击的人暴露在火力的时间很短,也就是射击时的几秒钟,下蹲虽会导致中弹率降低,却会影响射击的速度,毕竟你还要蹲下去。

试想一下,一条前后不一稀稀拉拉的火枪阵,有的人冲在前面,有的人落在后面,冲在前面的急不可耐的开枪了,后面的又要挤开前面的人群给自己找个站队的位置……这是何等的混乱。

为了严格的维持阵型,士兵只能以均速行进,竭力保证队形的严整,只要阵型维持的好,他们就能以最快的速度打出排枪。

后近代战争时代,热兵器应用已经较为普遍,但还比较单调,概括地说就是火枪和大炮。

什么马配什么鞍,什么车配什么道路,什么武器配什么阵型。汽车走公路,马车可以走便道,而列车只能走铁道,使用火枪也应该有新的阵型。

实际上,排队枪毙时代白刃战占据了最少50%以上的战斗时间,这一数据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才开始下跌。

部队分成三批(绝大部分情况下)或者四批(特殊地段)第一排发射,第二排准备射击,第三排装填弹药。第一排射击完毕,原地踏步开始装填弹药,(进攻模式)第二排前出,持续输出火力,然后是第三排,接着是第一排,不停循环。

如果说板凳决定屁股的话;而我们也可以说,武器决定了战争的方式。

在第二、第三排士兵依次射击的时候,第一排士兵并没有闲着,他们在装弹;等第三排士兵射击完毕,他们立即起身射击。

然而这样的战术却是燧发枪时代唯一的选择,这是由当时的枪械性能决定的,燧发枪的射程非常短,有效射程仅为90码(1码相当于0.94米,90码约等于82米),只比现代手枪远一点点,还不如冲锋枪。

所以,人卧倒以后根本无法快速装弹,只能站着或者蹲着才行。

因为趴下开枪不具备可操作性,首先仰射本来就影响射击精度和射程,其次趴下也影响后排士兵前进,最后更不利于第二轮装弹。

当时的武器装备决定了只有保持足够大,足够紧凑的阵营才能保持足够的火力输出,而且当时的武器装备也不可能卧倒能够装填弹药,只能保持阵营,才能尽可能争取胜利。

原因不复杂。

我们也不必说的过于复杂。

(英军可以挺近至距敌人50米处再射击,一波带走)

把“排队枪毙”战术发挥到极致的是英国军队,由于爱国主义教育深入人心,同时军队纪律,官兵们在《大英帝国掷弹兵进行曲》中表现得非常英勇,以至于当时的英军可谓之打遍天下无敌手,看上去十分愚蠢“排队枪毙”战术愣是为英国打下了一个“日不落帝国”。

所以,火枪队想要高效的杀伤对方,就得靠瞬时火力密度解决问题。

也就是说,原来的千军万马、一哄而上的阵型,已经不能适应新兵器作战要求,由此也诞生了一个新的阵型——线列阵型,也就是网友吐槽为“排队枪毙”阵型。

队列中的官兵是不允许做出超出指挥官口令的多余动作的,比如说在完成大队行进动作接近敌人以后,如果指挥官没有下达“据枪”的口令,那么即便是敌人已经开始射击、身边的战友不断到下,官兵们也必须扛着枪立正站好等待指令。

很多人不知道,排列一个最简单的队列,保持同一个速度在崎岖不平的道路上走上50米,都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过去的火枪材质低劣工艺落后,不能维持连续的发射,否则会过热和炸膛,因此火枪只是杀伤的一个途径,刺刀冲锋必不可少,并不像有些电影里那样,双方枪毙个没完没了。

卧倒射击是在发明了后装步枪以后,也就是将子弹不是从枪口装入。

那年代的火炮也不是靠卧倒就能躲避的,排队枪毙时的火炮主要以实心弹为主,辅以开花弹、霰弹等弹丸,并不像今天的火炮那样,拥有触炸引信和空炸引信。

如果是防守,步兵还是很乐于利用胸墙等掩体的。

而排队枪毙时代,子弹和火药都必须从枪口装入。

并且这种战术只适合于训练有素的近现代军队,因为只有训练有素的近现代军队才能承受如此巨大的伤亡,若是封建军队早就崩溃了。

不过还有的国家,仍然在使用比较落后的冷兵器,比如东方某些国家,西方史学界把这个时期为成为后冷兵器时代。

火枪阵为了快速发挥火力,采用了分段攻击的方式,前排打完换后排,速度相当快,根本不需要卧在地上开枪,这反而拖慢速度。

更重要的是如果队列中有人落伍或者脱逃,那将会直接导致队列陷入混乱甚至崩溃,“兵败如山倒”可是一件任何力量都难以遏制的,这一点对于任何时代的军队来说都很重要,所以“排队枪毙”战术拼的就是纪律性。

出现连发步枪,特别是出现连发机枪以后,这种阵营,才真正的成为了“排队枪毙”。

要知道在之前,排队枪毙就是欧美国家主要的作战模式。

但是这种火药枪,最怕阴雨天,雨水把火药淋湿,火药枪就打不着火,因此就失去了战斗力。

此外,波兰军队还配备了更多的强弓硬弩和投石机, 弥补自身在远射武器上的不足。步兵也装备了更多的长矛,以此削减蒙古骑兵的冲击力。

空心方阵,用更少的士兵获得全方向防骑兵效果,滑铁卢一战拿破仑精锐骑兵的葬身之地。

下图为美国独立战争时期正在以““排队枪毙”战术向美军发起攻击的英国陆军,在正规战中,美军对这样的战术根本无法适应,如果没有法国军队介入,美国军队是绝对打不赢这些“看起来十分愚蠢”的英军的,所以我们可以理解为美国独立战争是法国军队打赢的,而不是美国军队。

其次,在考虑进攻时,攻方兼备的方案就是让整个空心方阵一起移动。但是不开玩笑地说,在没有对讲机和高音喇叭的年代,要想在枪炮齐鸣的战场上,把几百人的方阵整齐地送到战场的指定位置,是一个张艺谋也难以完成的任务,战场上走错位置而意外失败或奇迹成功的例子比比皆是。而且方阵的三面都用于防守,显然过于保守了。因此组成无限长连绵不绝的线列,让对手的骑兵找不到侧翼,就成为上佳的选择。当双方都按这个打算,让双方的骑兵都没有机会登场时,线列步兵之间的大战就爆发了。而要维持线列的连续性,跑步和卧倒显然不是选择,不管是局部突出还是落后,都会形成容易被对方侧翼突袭的弱点。

最初的火枪,不但射击精度低,杀伤力弱,射程也比较近。

通常的排队主要是为了形成三段或者四段射击的需要。

而排队枪毙时代,获胜重要的因素就是己方的射速,所以必须尽快装弹,只能站着或者蹲着。

在这种情形下,只有保持整齐队形,才能让火枪发挥最大威力,消灭敌人。而消灭敌人,就是对自己的最大保护。如果乱跑,那杀伤力就大打折扣,根本没有办法从容装弹,只能任由敌人射杀。

为什么不卧倒?

由此可见,武器装备的升级直接推动着战术的改变,而随着火枪的普及,新的战术又紧跟着出现。

但是随着时代的进步,战术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老的战术会逐渐失效,而新的战术则会迅速得到普京。

“排队枪毙”阵列一般从300码开始齐步走行进接敌,在到达90码之前敌人的火力是无效的,阵列可以从容行进;在靠近90码以后,如果敌人率先开火,那么第一波伤亡就会产生,这个时候就要考验官兵们的意志了;到达90以后,阵列就会立定停止行进,后排的士兵会填补敌人第一轮射击造成的减员空位,这时候敌人正在装填步枪,阵列在指挥官的指挥下行云流水般完成据枪、瞄准、射击动作。

这三个动作在卧倒和跪姿时很难进行,枪械最好竖直放置,因此士兵们必须站立操作。

至于为啥不趴下开枪?

在推进途中,双方士兵会一排一排的向对方射击,第一排射击结束后退到后面装弹,第二排接着射击,然后是第三排第四排,一直循环下去,直到击溃敌人或者被敌人击溃。

最要命的是射击精度还非常糟糕,由于燧发枪是通过火镰进行击发的,这就意味着击发时射手面部有被黑火药烧伤的风险,所以一般射手在开火时往往会转过脸才扣动扳机,再就是燧发枪发射的子弹是圆球状的大口径弹丸,飞行过程中阻力巨大,弹道十分复杂,超过90码以后命中精度就只能靠信仰了。

早期火枪性能并不牢靠,发射速率慢,精度差,弹道诡异。

火枪的发展经过了几个世纪,开始的时候只能喷发火焰,到了15世纪火枪已经初具杀伤力,但子弹还是弹丸,不能使用现在我们看到的子弹;发射方式也比较落后,需要点燃火绳来引发火药推动弯钩进行弹丸射击。

任何一种战术变革和战术指导思想都是由武器装备的性能决定的,“排队枪毙”战术的发明是因为枪械射程、射速的制约,所以为了提高火力密度,军队别无选择。

第二,射击不卧倒,这是因为没有办法卧倒。

下图为我军整齐划一的女兵受阅方队,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我军要把军队新练得如此整齐划一,更有甚者将其称之为“花架子”,其实这样的看法是非常无知的,至少是对军事知识知之甚少,军队的队列是否整齐划一,体现了军队的整体素质以及训练水平,高度统一的作风以及令行禁止表现在任何时代都非常重要,队列训练在现代化战争中国固然没有实战价值,但是可以通过训练培养官兵一切行动听指挥的优良传统,试想,一支连正步都走不齐的军队又有多高的战斗力呢?

至于为什么非要大队齐步走以散步的速度接近敌人的问题,那就得从军队在战场上的受控问题说起了,“排队枪毙”战术的核心是提高火力密度,这就意味着队列必须始终保持高度一致,如果在开火前大量减员,那么火力密度就无从谈起了。

17世纪开始,燧发枪问世,火石可以引发火药,扣动扳机就能射击,到了18世纪,已经普遍装备于欧洲军队。

但即便如此,跟现代步枪相比,燧发枪还有很多弊病。

下图为18世纪初期研发的后膛式燧发枪,后膛装填技术的发明使步枪射速提高到了8发/分钟,可见那个时代的武器装备时非常落后的,也正因如此才促进了“排队枪毙”战术的发展,在较慢的射速和较低的精度下,只有密集火力才能发挥热兵器的效率,所以“排队枪毙”是战争开展的唯一战术选择。

排队枪毙是欧洲前装火枪时代大规模交战的模式,起因大概是因为前装枪装弹慢、射程短、铅弹杀伤力弱,所以必须靠前密集射击才能形成致命的战力,这种情况更主要考验士兵的勇气和阵形的稳定性,前排士兵完全暴露在枪口下,勇气不足就溃散,溃散了阵形就乱,结果就只能被密集击毙。有人说可以用散兵线,散兵杀伤力有限,不如排队射击。也有人说卧倒射击,卧倒填弹慢,打完一发没等填弹估计敌人已经跑到你头上来了。以前打战要擂鼓敲鼓除了鼓舞士气还有个目的是保持步伐一致,几万人同时前进步伐乱了估计会踩死人,步伐一致同进同退才有可能维持阵形。阵形在战前很重要,几万人打战不是打群架,宋时金兵只要是对上宋兵阵列基本不战,因为阵列像围成一只刺猬金兵下不了嘴只能撤退。

精度低、火力稀薄、枪管还不耐热,无法长时间射击,这样还要火枪队有毛用。

我是@长沙生活味 ,关注我,一起交流更多有趣的话题。

换句话说,火枪阵对战是一场意志和纪律的比拼,双方与古代那些拿着长矛、大刀的中世纪军队其实没区别。都是面对面的收割,只不过火铳的杀伤距离更远罢了。

结语

后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枪械师创造了新的装填法,使用浸蘸油脂的亚麻布或鹿皮片包着弹丸,装入膛口,减少了摩擦,这样装填速度才有了提高。但即便如此,由于是前方装弹,依旧非常不便。

总之,人们通过声音控制士兵的行为,完成了高度的战场统一性,远比靠指挥官嘴巴喊、鞭子抽要科学,也构成了“排队枪毙”那雷打不动的机器人阵势。

接敌时跑步以及射击时卧倒固然更显得灵活机动,尤其是射击卧倒,在现代战争中国被称之为

当年英军之所以能够纵横欧陆,就是得益于英军军纪严明,可以承受住更大的伤亡,尽量的靠近敌人再开枪,如此一来英军的命中率极高。

因此提高燧发枪杀伤效率的唯一办法就是提高火力密度,而提高火力密度的办法就是增加队形密度,当大量弹丸在同一时间向一定的单位面积内抛射时,命中率就会大大提升,这就是“排队枪毙”战术的秘诀。

相信题猪的疑问是具有广泛代表性的,因为我们在影视剧中经常看到17世纪“排队枪毙”的战争场景,这样的战术与现代战争中的“摸爬滚打”有着天差地别,所以才会产生““排队枪毙”接敌时为什么不跑步,射击为什么不卧倒”的疑问。

燧发枪过慢的射速也无法维持混战中的杀伤,刺刀突击和冷兵器战斗仍然是占据决定性地位的战术。

这就是我们常挂在嘴边那句“令行禁止”的最高表现形式,在面对枪林弹雨时依旧能保持整齐划一的军队,说明其官兵素养极高,不但军纪严明,而且训练有素,这样的军队是战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

马其顿方阵,正面无敌,但是怕侧翼骑兵突袭。

至于卧倒射击嘛,这个纯粹是火枪前装的特性所决定的。

很多人觉得简单,其实在枪林弹雨的战场,即便慢步行走,也难以保持整齐划一,更别说跑步了。

导致战术发生改变的最重要的因素是武器的变化,一旦出现一种新型的武器或者是新的武器搭配形式,都有可能导致老的战术失效,甚至作废。

一是使用的是黑火药,动力不足,射程只有50到80米。

而在排队枪毙时代,由于火枪的命中率太低,必须依靠密集的火力进行齐射,然后依靠较大的概率杀伤敌人。

此后随着板甲的出现,欧洲重骑兵再也不惧怕蒙古骑兵。

鉴于枪械再装填耗时过长,当第一排射击完毕以后,第二轮齐射就由第二排士兵完成,接下来是第三排,三轮齐射完毕以后就可以发起刺刀冲锋了,这个时候敌人的心里防线早就崩溃了,一触即溃的情况下得到的结果就是“兵败如山倒”。

所以说我们不能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待“排队枪毙”战术,更不能用“看上去十分愚蠢”来评价“排队枪毙”战术,随着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未来战争的开展方式必然也会发生巨大转变,届时回过头来看看现在所谓的“现代化战争”未尝不是一样的“十分愚蠢”。

所以火枪阵会不停的以密集阵型从容行进,辅以部分行进间射击或直达开火距离才开火。

然而在17世纪的战争中,军队接敌时的灵活机动并不重要,既不需要跑步接敌,更不需要射击卧倒,最高效的做法就是像绅士一样不慌不忙大队齐步走,以整齐划一的队列在军乐队敲敲打打的军乐声中靠近敌人,然后根据指挥官的口令完成据枪、瞄准、射击、装填等动作。

跑步的结果就是,队列和阵型会全部散乱,最终凌乱不堪。

如果让士兵像今天的步兵这样自由射击,那么两边这么站着打一上午都打不完。

军号和突击乐一响,排队枪毙状态的部队就会转入全面的突击,此时也就不需要顾及什么队形不队形了,杀对方个屁滚尿流才是最重要的。

这就是排队枪毙时期的战争,人们并非是“傻”,而是找到了最科学的战斗方法。

当时的实心弹丸和开花弹丸都是弹跳式弹道,它们击中地面后会连续进行几次跳跃翻滚,将接触到的人成片打碎。

再说跑步冲锋。

下图为人类想象出来的未来战争机器人士兵形象,随着人类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这样的机器人士兵完全有可能出现在现实中,所以说任何技战术以及战术指导思想都是时代发展的产物,用现在的眼光看待过去的事物固然显得“看上去十分愚蠢”,用未来的眼光看待现在的事物也同样如此。

展开阅读全文

为什么林冲自己总觉得自己是八十万禁军教头,官好像很大,动不动挂在嘴上?你怎么评价林冲?

上一篇

都说监狱警察很辛苦,为何还有那么多人报考?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认真求教,“排队枪毙”接敌时为什么不跑步,射击为什么不卧倒?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