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关羽北伐襄樊时,为什么会留下糜芳、傅士仁这样的三流将军守大本营?

应答:

关羽北伐襄樊,为什么会留下糜芳傅士仁这样的三流将军看护大本营呢?其实原因有这样几点。

无论是糜芳还是傅士仁,他们都遭到来自关羽的轻视甚至折辱或者威胁。两人的能力有限,但是却驻守两座重要的坚城,这就给予了他们非常重要的责任,这个责任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超过了他们的能力,因此时常出现办事不利事情,这就加剧了关羽对他们的轻视甚至折辱。

糜芳是刘备封的南郡太守,其治所又在江陵,所以让他守江陵正合适,关羽是不敢让糜芳上前线的,以两人之关系,非坏事不可,关羽想安心打仗,不想把矛盾带到前线,算来算去还是他最合适。

关羽把荆州弄丢了,至今还流传在民间的一句反面教材,《大意失荆州》,并非关羽无能,是大意,这说明什么呢?关羽根本没有考虑到荆州被抄了老窝,那时的关羽是目空一切,否则借他十个胆也不敢去打襄樊,刘备的小舅子在关羽眼里算什么?这打下襄樊的功劳怎么算,在家看门,筹粮,不卖力杀头。这就把他们逼反了。

按照一般的情况,关羽的判断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江陵和襄樊的陆路距离只有五百里,关羽要想赶回江陵,只需要几天的时间。而江陵的防御设施十分完备,东吴想要夺取,也不是短期就能夺取的。这一点,从历史上也可以得到证实。


之后刘备遭遇更加悲剧,再得徐州再失徐州,走河北入荆州战赤壁,一路糜家兄弟无怨无悔跟在身边,直到取荆入川才算安定,当时论功行赏,糜竺还在诸葛亮之上,而一个如此忠心耿耿的糜芳,被任命为荆州南郡太守,如果不是以后来人已知历史的角度看,谁能想到糜芳这个未来小国舅,再艰险也跟随刘备的人会投降东吴?谁又能说他是三流武将呢?(今日头条南方鹏首发)关羽攻打襄樊,发生在汉中之战后,刘备进位汉中王,封关羽前将军假节钺,有临机处置之权。时宛城发生侯音之叛,曹仁出兵镇压,襄樊空虚,侯音等义军派人来联系关羽,关羽于是出兵。而让糜芳任南郡太守屯江陵,将军傅士仁屯公安。

结果,出了篓子的就是这两个刘备的亲信。其他那些人,有的战死,有的战败,有的弃城而逃,但唯二不战而降的,就是整个荆州军中与刘备最亲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关羽看不得比他强或者和他同等地位或者地位差不多的人,对于这样的人向来就没有好脸色,态度差,甚至轻视他们。

经过了数十年的生死与共,对于刘备来说,从忠诚度的角度来看,傅士仁和糜芳都是值得相信的人,即使能力不足或者勇气欠佳,但是守卫公安和江陵城这两座坚城应该是绰绰有余,这也是刘备把公安交给傅士仁,把江陵城交给糜芳的主要原因。

糜芳和傅士仁为何要献城投降?

关羽大意失荆州,大意这两个字说到了点子上。

江陵位于南郡的东面,扼守着通往夷陵的交通要道,守住了江陵城就守住了通往夷陵,秭归的道路,因此江陵关系着南郡的命运。

第一个层面,也是很重要的层面,就是关羽对自己信心很足,北伐襄樊大获全胜应该是不在话下,同时关羽对于东吴的诸如吕蒙,陆逊等“吴下阿蒙”,“文弱儒将”没放在眼里,他压根就不相信东吴这几个“黄口小儿”有这个胆子动“打荆州”这个主意。

没有办法,刘备把能打的都带走了,留给关羽的只有这些不入流的将军,周仓只见于演义当中,实际上是没有的。而关羽攻打襄樊时,又把能打的都带走了,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及一些文官了。

至于糜芳和士仁(三国志里面是叫士仁,资治通鉴加了一个傅),糜芳地位不低,不但是刘备的妻舅,还是刘备亲封的南郡太守,为蜀汉在荆州地区的二号人物,地位仅次于前将军、襄阳太守关羽,所以关羽出征时,糜芳留在江陵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南郡的治所就是江陵。

我认为,糜芳、士仁的能力和地位并不像大家想象中的那样不堪。

直到关羽被授予假节之后,他才有了处置他们的权力,正是关羽拥有这个巨大的权力,这才让他们产生了害怕和恐惧,因此不得不投降东吴吧。

儿子关平,没名气

刘备镇压黄巾起家,被朝廷封安喜县尉,怒打督邮只得跑路弃官,后起起落落,投奔好友同学公孙瓒,因功进封平原国相,曹操攻打徐州时,与田楷一同救援陶谦,曹操后院起火撤兵。陶谦看重刘备,先让他驻在小沛,后让徐州给他,因徐州四战之地,非明主贤君不能守,其时徐州从事糜竺与弟糜芳,认定刘备,不仅倾家相助,还嫁妹与刘备为妾。刘备也守不住徐州,被吕布袭夺徐州后投奔曹操,曹操大加招揽,加封糜竺糜芳官职,二人拒不接受,只愿跟在刘备身边。

因此,对荆州不够重视的首要责任是在刘备身上。

将军詹晏、陈凤、习珍,还是没名气

前期对东吴的居高临下的蔑视,以及对孙权的侮辱(虎女怎能嫁犬子),使得东吴上下对关羽的仇恨成为共识,鲁肃也没有办法改变这种情绪,于是,夺回荆州就只是方式问题了。陆逊在前面麻痹关羽,吕蒙白衣渡江,偷袭成功,等到关羽在襄樊战事焦灼之际,得到荆州失守的消息,关羽的本能反应居然是“不可能”!

而麋芳的地位更是比傅士仁还要重要。他和哥哥糜竺也是刘备的早期追随者。他们在刘备徐州兵败,走投无路之时,将妹妹嫁给刘备,并且将家产全部资助给了刘备,使得刘备得以东山再起。他们都有一定的能力,史书记载他们弓马娴熟,擅长骑射。作为刘备的老部下,还是刘备的外戚,自然地位要高人一等。

由此可见,此城交给糜芳防守,只要他能够尽心尽责,无背叛之心,那么即使遭遇吕蒙的攻击也不至于立即城破,完全有时间等到关羽回兵救援。

论忠诚度而言,糜芳与傅士仁都是刘备的老班底,傅士仁资格比糜芳都老,只是没有糜芳的功劳大,更没有糜家与刘备的那层关系,所以只能在关羽账下当差,本事应该有一点,否则关羽不会用他守公安的。

关羽在得到东吴要袭击荆州的情报后,也做出了他自己的判断。他面对唾手可得的战果,不忍心放弃即将要夺取的樊城撤退。他一是害怕这个情报是曹操故意散布的消息,动摇自己的军心,让自己不战而退。二是关羽对江陵的防务十分有信心,认为即便是东吴攻打江陵,也不会很快会夺取江陵。这样,自己也可以在东吴夺取江陵之前,赶回去救援。

因此从情理上讲,刘备做得没错的。如果连糜芳这样的人都不值得相信,那么还有谁可以相信呢?

一方面的荆州只剩下关羽独自支撑大局,一方面是益州人才过剩,有很多人无所事事。这对荆州造成了不良的影响。在湘水之争时,东吴就对荆州发动了袭击。在很短的时间里,吕蒙就夺取了桂阳、长沙和零陵三郡。关羽虽然率领军队救援,可是被鲁肃率军阻挡在益阳,只能眼睁睁看着东吴攻城略地。

正是刘备对荆州地位的轻视,再加上对关羽军事能力的过度倚重,使得他将荆州的重要人才都抽调到了蜀中。这造成了益州的人才浪费,而荆州的人才却极度匮乏。这显示了刘备在战略上的短视,正是这一点,造成了荆州失守的悲剧。

刘备没有孙权和曹操那样的宗族可以依靠,只能信赖这些来自家乡,甚至自起兵以来追随的旧人,这些人是他值得相信的人。

公安与江陵隔长江相望。汉建安14年(公元209年),刘备领荆州牧,筑城于油江口,取左公刘备安营扎寨之意,名为公安,公安县由此而得名。

我是历史笑春风,欢迎大家关注我,多提宝贵意见,谢谢。

孙权趁关羽后方空虚的时机,派吕蒙白衣渡江,袭击了荆州。吕蒙先进攻公安,守卫公安的傅士仁投降了吕蒙。随后,东吴的大军进攻江陵,守卫江陵的麋芳也投降了。这两座军事重镇的投降,使得荆州失去了防守依托。东吴的军队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直插荆州纵深,夺取了宜都,封闭了关羽入川的通道。

我是清水空流,历代地守望在,期待你的关注点评。

这就要从关羽的性格说起了,关羽善待士卒而傲君子,也就是说关羽同情底层人士,但是和上层人士乃至同僚的关系不太好。

02. 江陵城。

此时,关羽对糜芳的态度和毫不留情的处罚以及侮辱,结出了怨毒的恶果。糜芳不仅仅是见死不救,甚至投降东吴,关羽腹背受敌。

主簿廖化,后来名气很大,当时只是个年轻文官,也没名气

在糜芳,刘琦等刘备的“小舅子”,“干儿子”的共同落井下石下,关羽只能败走麦城,最终被吕蒙所杀。

关羽手下根本就没有三流以上的将军啊。

这使得关羽在北伐襄樊的时候,由于手下没有得力的将领,只能让麋芳、傅士仁留守荆州。他们虽然资历老,对刘备忠诚,但是能力确实一般。这使得他们在遇到东吴奇袭时,根本没有处理这样突发事件的能力。再加上两人贪生怕死,只得轻易的投降了东吴,造成了关羽的悲剧。

更为严重的是,关羽部下的家眷都在江陵,他们落入吴军的手中,使得关羽的部下都失去了战心。这样,在关羽回军荆州的时候,在落入东吴包围圈的同时,他的手下大军也离散了。关羽在众叛亲离的情况下,只得走保麦城,不久在逃往蜀中的路上,被东吴伏兵擒杀。

荆州之战中,关羽失败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麋芳和傅士仁的投降。由于麋芳和傅士仁的投降,使得荆州最重要的两座军事重镇公安和江陵落入了东吴手中。这使得关羽败走麦城,不久在逃往蜀中的时候被吴军擒杀。那么,为何关羽在北伐襄樊的时候,为何要留下麋芳、傅士仁留守荆州呢?

关羽主要还是疏忽了,他做梦也没想到东吴会来攻打荆州,所以才把精锐兵士都抽调到了前线。关羽以为,即使东吴想攻打荆州,也避不开沿江大量的烽火台,只要点燃烽火,关羽就回马上支援,荆州可保万无一失。但他没想到,他遇到了东吴两个顶尖的人才,吕蒙与陆逊,吕蒙白衣渡江,巧妙的骗过了烽火台,直插荆州腹地。


糜芳的官位安排,可能是自刘备或诸葛亮时就留下来的,当时关羽的手下据不完全统计有曹魏投降过来的傅方和胡修,还有零陵太守郝普,房陵太守邓辅、宜都太守樊友、南乡太守郭睦,武陵从事樊伷,零陵北部都尉习珍,将领詹晏、陈凤,廖化、潘睿及都督赵累等。能力虽各有不同,但论功劳和刘备亲近,无人可以与糜芳相比,这是事实存在的,不以人的好恶为转移,所以,以糜芳守南郡合乎情理,关羽手下论资历威望,确实无人可以比肩。(今日头条南方鹏首发)

麋芳、傅士仁的投降,是关羽败亡的重要原因。他们不战而降,置关羽于死地。其实在东吴袭击荆州之前,关羽也接到过警报。曹操为了坐山观虎斗,挑起关羽于孙权的争斗,他故意将孙权的密信一式两份,分别射入被围的樊城和关羽的大营。

可是这一幕并没有让刘备君臣汲取经验教训。在湘水之争时,刘备率领益州的主力前往荆州救援。毋庸置疑,在这支军队里,肯定包括了刘备手下的主要将领。如果刘备汲取了湘水之争的经验教训,他就应该留下一两员得力干将在荆州,帮助关羽守卫荆州。

公安城和江陵城隔江而望,公安城在南岸,江陵城在北岸,而公安城在江陵城下游,因此公安城是南郡的第一道防线,也是江陵城的门户。

但是在糜芳看来,自己好歹是刘备的小舅子,你关羽至多也是他姐夫的“臣子”,这样对待自己,也太不把“皇亲国戚”当回事了吧?这样一来,心里的怨毒就结下了。

如果和他不能意气相投,那么就得忍受他的欺辱,否则只能像其他人一样离开荆州,来到益州。

再说士仁(《三国志》中为士仁,不是傅士仁)。士仁留存的记载很少,但却很重要。“士仁字君义,广阳人也,为将军,住公安,统属关羽,与羽有隙,叛迎孙权。”

糜芳是刘备的小舅子,当刘备在徐州落难的时候,是他和哥哥麋竺一起帮助他东山再起,并且随后的岁月中不离不弃,硬是撑到刘备在荆州拥有一席之地,因此糜芳对于刘备来说是有功无过,值得信赖的人,正是如此,刘备才让糜芳驻守南郡,把江陵城这么重要的城池交给他驻守。

吕蒙让虞翻写信给傅士仁,傅士仁接到书信后立即投降。吕蒙带着傅士仁沿江而上直到江陵城下,糜芳看到傅士仁投降,也跟着投降,至此南郡两大坚城失守,往上到夷陵的道路被打通,而往南通往武陵、零陵、桂阳三郡的道路也被打通。

在孙刘两家合力之下,曹仁放弃江陵城,退回南阳郡。投奔刘备的人也愈来愈多,原本屯兵的江油口只有巴掌大的地方,刘备觉得地方太小,就向时任南郡太守的周瑜要一块地方屯兵,周瑜就将和江陵城隔江相望的南岸之地,也就是孱陵给了刘备。

糜芳和傅士仁都是刘备的旧人,没有特殊才能,也没有立有赫赫战功,但是他们两人追随刘备时间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因此刘备特别的看重。

从记载中可以得知,士仁是广阳人,而广阳属幽州。也就是说士仁和刘备、张飞都是幽州老乡。再加上士仁在荆州时为“将军”,可见士仁的地位并不低,至少在荆州军区中也是高层级别的。

刘备入川时,带走了许多能征善战的将领,留关羽镇守荆州,并把小舅子糜芳也留了下来。我认为糜芳的职位是刘备任命的,而不是关羽。南郡太守是个非常重要的职位,刘备认为,当时荆州需要的是稳守,而不是扩张,糜芳坚守城池的能力和决心是有的。

正是缺乏独当一面的能力,使得他们在面对东吴优势兵力奇袭的时候,都慌了手脚。傅士仁本来还想抵抗一下,结果在敌人的恫吓下,就乖乖投降了。而麋芳做得更是过分,在能够守卫江陵,城中还有部下自愿守卫的情况下,他居然主动出城去迎接吕蒙了。

这是关羽能预料得到的吗?显然不可能嘛。

估计关羽心里会想,我骂你一两句你就撒丫子投降了?碰上这样的下属这领导还怎么当。

实际上,在益州没有必要留有那么多重要将领。如果刘备将张飞、赵云、马超、魏延这些将领中,留下一两位在荆州给关羽做副手,关羽在用人方面就不会那么窘迫了。在他北伐襄樊的时候,就会有得力的将领守住荆州。这样,东吴在偷袭荆州的时候,形势就完全不同了。只要关羽的副手能够坚守数日,关羽就能够赶回荆州,荆州就不会丢失,关羽也不会败亡,那么历史的走向就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结语:

糜芳和士仁都是刘备集团的老资历,忠诚度是有保障的。所以,让他俩坐镇后方,是合适的选择。但是,士仁和糜芳这样的老资历人员最终却选择反水,荆州其他守将一看也望风而降,这又是为何呢?

那么关羽为何会留两个三流武将驻守大本营呢?其实防守江陵和公安这样的大本营并不需要一流的守将,只需要足够忠诚就足以防守。

另外,就是关羽的轻敌。对于留守荆州的糜芳和傅士仁而言,他们所要防御的是江东的孙权。而在关羽看来,孙权本人就是无能之辈,而他手下的将军们也是无能之辈。所以,关羽想当然的认为,东吴不敢在他北伐的时候从背后对其发起攻击。不过,关羽似乎早已忘记了,曹操早就称赞过“生子当如孙仲谋”,而且吕蒙、陆逊、徐盛等人其实都不是泛泛之辈。所以,关羽认为象征性的防御就足以震慑东吴。于是,就留下糜芳和傅士仁之流。

这是因为麋芳和傅士仁的身份在刘备阵营中并非是泛泛之辈。傅士仁是刘备的同乡,如果按照刘备的经历推断,他应该是跟随刘备来到荆州的人员之一。我们知道,刘备到荆州的时候,手下的人员不满千人。再加上赤壁之战,平定荆州南部的战争,他手下的那些早期追随者就更少了。作为很早就跟随刘备的将领,傅士仁自然深得刘备的信任。

对于这个问题,我的理解是这样的。

03. 刘备的责任。

由于历史久远,又是历代重要军事重地,因此一直为人所重视,其城墙和防守建设更是不遗余力,因此曹仁凭借这座坚城能够防守达一年之久,如果不是粮食短缺无法救济,很难被孙刘联军攻破。

另一个层面,糜芳是刘备的“小舅子”,在关羽的眼里,这个哥哥的小舅子是自己人,对于这个“自己人”关羽还真的没当外人,对这个“小舅子”也不客气,后勤供应的差事没做好,关羽也是毫不留情,该批评就批评,该收拾就收拾,该辱骂就辱骂,没给糜芳留什么面子。在他看来,自家人就更应该尽心尽力,干的不好收拾也是很正常的。

失去了江陵城和公安城,南郡乃至江南其他郡无险可守,因此糜芳和傅士仁的投降,直接导致了关羽在荆州的覆灭。那么他们两个为何要投降呢?

江陵城就是现在的荆州城,可以追溯到公元公元前689年,因此它的历史非常久远,同时由于地理位置非常重要,一直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

当然,除了关羽的统筹全局能力不足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整个蜀汉政权缺少人才。与曹操手下猛将如云,谋士众多相比,刘备手下的大将屈指可数。尤其是在征讨益州和汉中的战役中,几乎将刘备手下能征惯战的大将,以及能够谋划的谋士全部集中到了西部。留给关羽的,也就只有关平、廖化、糜芳和傅士仁之流。所以,关于在攻击襄樊之时,希望能够迅速获胜,就将其手下能打的将军也全部调到了前线。于是,出现了家中无人的状况。

01. 公安城。

01. 糜芳

感谢邀请!

关羽和糜芳乃至傅士仁之间恶劣的关系直接映入了吕蒙等人的眼帘,这也是他们敢于冒险偷袭关羽后方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如果没有糜芳和傅士仁的投降,如此轻易的打开这两座坚城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一旦陷入攻城的僵持状态,必然会导致关羽回援,那么吕蒙的偷袭计划就成空,荆州也不会流落到孙权手里。

而糜芳这样资历和地位的却选择投降,确实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因为他突破了做人的底线。或许是糜芳不够纯粹,在大是大非面前被私心蒙蔽了双眼,被眼前的困难所吓倒。由于江陵有许多荆州官员、士兵的家属,所以糜芳投降的消息传来,荆州各地守将望风而降。

第一首先我们必须确定一点,糜芳、傅士仁他们的职务是刘备任命的,与关羽无关。虽然是关羽的麾下的将领,但任免之权却在刘备的手里,也就是说,关羽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实际上糜芳、傅士仁作为一方主将,二人的地位并不比关羽低,糜芳还是刘备的大舅子。一路跟随刘备。可谓劳苦功高,历经由弱到强。关羽声称处置糜芳、傅士仁更多地是恐吓。但也必须承认,糜芳、傅士仁的投降加速了关羽的败亡。这和二人是几流武将没有太大的关系。这也说明关羽的驾驭能力不行。

当关羽在前线正处于紧张的时候,吕蒙率军装作商船,从浔阳出发,溯江而上,将关羽沿江设置的烽火台破坏,直达公安城。

大部分人说是关羽和二人关系不好,二人才会反水。但设身处地的想象,糜芳和士仁那么老的资历、那么高的位置,单凭私人关系不好就会轻易投降?关羽还会把家室留在江陵让糜芳守着么?显然过分夸大私人关系的因素是不对的。

总而言之,关羽北伐的时候,不得不留下糜芳和傅士仁这样的三流武将驻守公安城和江陵城,也是不得已的缘故,也有自己的苦衷吧。

关羽由于自大导致他的两种心态,或者是对形势的判断,对人的判断都产生了致命的错误。

至于为何关羽要留糜芳和傅士仁驻守江陵城和公安城,其实这个并不是关羽的责任,而是刘备的责任。他们留任江陵城和公安城是来自刘备的任命,并非关羽的命令。

02. 傅士仁

在诸葛亮的《隆中对》中,将跨有荆益作为刘备发展战略的第一步。他将益州作为北伐秦川的基地,并且让刘备作为这支军队的主将。而庞统则认为益州应当作为刘备阵营的大本营,要把根本之地放在益州。不管刘备对这两种建议如何选择,他都是必须入主益州的。

二、 关羽为何让麋芳和傅士仁守荆州。

想在军队中晋升职位,必须兼顾资历和能力。以士仁的籍贯和“将军”职位可以推断,士仁很可能在刘备起家的时候就入伙了,也是个老资历。所以,关羽才会让他去镇守公安。公安之前叫油江口,是刘备在赤壁之战后夺取荆南四郡的屯兵地点,重要性不言而喻。


糜芳为南郡太守,傅士仁屯公安是配合,问题不大,让其他人上也差不多,但麻烦的是俩人对关羽都没有好感,“又南郡太守糜芳在江陵,将军士仁屯公安,素皆嫌羽轻己”,可能关羽的傲上而不欺下性格,以为糜芳是准国舅爷属于上吧,经常欺负他,连同傅士仁也受罪。因一次失火事故受到关羽的严厉斥责,等到吕蒙偷袭时,便无节操的降了,事实也不可能守得住,“初,南郡城中失火,颇焚烧军器。羽以责芳,芳内畏惧,权闻而诱之,芳潜相和。及蒙攻之,乃以牛酒出降”,不是迫不得已,未来国舅又是从龙之臣,谁舍得丢下这些去新的国家重新开始呢!

因此,刘备在夺取益州之战的末期,陆续将荆州的主力调入益州。以诸葛亮、张飞、赵云等人为首的援军大举入川,一举夺取了成都,奠定了胜局。我们可以看到,与荆州人才匮乏相对应的是,蜀中是人才济济。文有诸葛亮、法正、黄权、刘巴等人,武有张飞、马超、黄忠、赵云、魏延等人,这就显出两者之间的不平衡了。

一、 麋芳、傅士仁投降的危害。

02.糜芳和傅士仁俩人的能力有限。

我们所说的荆州城,其实是江陵城,正好是糜芳的地盘,这不是关羽安排的,而是刘备安排的

傅士仁是幽州广阳郡人,和刘备同乡,虽然和刘备的关系没有关羽和张飞那么亲密,但是自幽州起兵到现在也有数十年,也是刘备当年从老家带来的老兄弟,才干不如关羽和张飞,但是追随数十年,其忠诚度应该是非常可靠。

最后,就是信任!虽然,糜芳和傅士仁之流能力不行,甚至在关羽出征之时,还对二人进行过责罚。但是,糜芳时刘备的小舅子,在关羽看来此人还是对于刘备的忠心还是可以信赖的。所以,也就放心的将荆州托付给了此二人。毕竟,守卫的荆州不是关羽的地盘,而是刘备的天下。

先说糜芳。糜芳是糜竺的亲弟弟,两人在徐州时入伙刘备。糜竺家族世代经商,家资数亿,僮仆数千,很有名气。刘备入主徐州时糜竺给予刘备很大的财力物力支持,并将自己的亲妹妹嫁给了刘备,结成了非常亲密的关系,糜芳也就成了刘备的小舅子。

周瑜去世之后,鲁肃为了拉拢刘备一起抗击曹操,就劝说孙权将将南郡之地让给刘备,其中就包括江陵城,这样刘备就据有了江陵城。

宜都太守樊友、房陵太守邓辅、南乡太守郭睦,统统没名气

因此,刘备在入川时,将麋芳和傅士仁留下辅佐关羽,是有着他的考虑的。而在荆州的留守人员中,论资历、地位、能力,没有人能够超越他们。因此,关羽在北伐襄樊的时候,让麋芳、傅士仁留守荆州,是必然的选择。

关羽北伐襄樊留下糜芳,傅士仁等留守荆州,他的心态应该有两个层面。

所以,他并不觉得需要留多厉害的武将留守荆州。留下的人能够保证满足后方粮草供应就可以了。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麋芳、傅士仁如果真想守卫江陵、公安的话,他们是能够坚守到关羽到来的。如果那样,关羽的悲剧就可能避免。但是,由于他们临阵动摇,贪生怕死,最终造成了荆州之战的失败。

有人说麋芳、傅士仁的投降是因为关羽平日里过于高傲,对他们欺压过甚。这让他们心怀不满,在东吴袭击的时候就投降了东吴。其实我们看他们和刘备的关系,就算他们与关羽交恶,他们为了刘备也应该坚守一时。其实,他们投降东吴的原因,就是能力低下,贪生怕死。他们无法处理复杂的形势,又不想战死,于是在敌人的威胁下,就轻易投降了。

三、刘备对荆州人员任用失误的责任。

我们一起仔细的阐述其中的因果。

公安城和江陵城坚固耐守吗?

03. 公安城和江陵城之间的关系。

那么刘封呢?你关二爷不把别人当会事,别人也不把你当会事,关二爷除被曹军打降外,还不知失败是怎么写法,汉江发水于禁被淹关羽长脸了,这好的事情引来了坏的结果,而且是恶果,至命的恶果,刘封希望关羽不活。

关羽的自负是非常著名的,历史上的“威震天下”的“温酒斩华雄”,“千里走单骑”,“斩颜良诛文丑”等“丰功伟绩”,让他“沉醉”于自己的“天下无敌”,也让他对几乎所有的人习惯于蔑视。除了他的哥哥刘备,眼里就再没谁了。

03. 糜芳和傅士仁都是刘备值得相信的人。

到了东汉末年,这里更是当时的军事重镇,驻守大量的兵马,粮草和器械。曹操在刘琮投降之后,更是星夜兼程抢占江陵。在赤壁之战结束之后,曹操派曹仁以江陵为据点防守南郡,随后周瑜在刘备的配合之下围攻江陵城,在死伤数万人后,曹仁在粮草不济的情况下被迫退出江陵城,继而纳入孙权麾下。

关羽毕竟不是刘备,不会发掘人才,按说在荆州这几年,总能找出几个象样的人才来,结果一个也没有,后来的大将廖化,依然在作着关羽的主薄,管一些文书工作,在人才奇缺的荆州阵营,简直是太浪费了,如果让廖化守江陵,关羽也不会败的如此之惨。

但是,刘备派麋芳、傅士仁留守荆州,过多的考虑了他们的忠诚,却没有考虑他们的能力。麋芳和傅士仁在历史上,都没有看到他们在战场上有什么优异的表现。可以说,他们在刘备阵营中,能够得到这种地位,纯粹是依靠他们的资历和对刘备的忠诚。

都督赵累,没名气

糜芳,傅仁,气也受够了,不侍候你了,走之大吉,他们比关羽幸运因为能活着,活着总比死人好,因为还有家眷等,关羽根本没考虑到是这样的结局,更想不到会丢荆州,更谈不上丢了性命。

当年赤壁之战后,周瑜为了完成全据长江的战略目标,将目光死死盯在了江陵。他率领吴军与曹仁争夺江陵,经过长达一年的争夺,才夺取了江陵。在夷陵之战后,曹魏对东吴也发动了攻击,其中魏军一路主力张郃的目标就是江陵。当时守江陵的东吴主将是朱然,他的手下只有五千人能够战斗。张郃包围江陵,围攻了很长时间,最后也只能撤军。

治中从事潘叡,有名气的文官

01. 关羽的性格缺陷。

粮草督运不及而遭到关羽的威胁则是压死他们最后的一根稻草。当关羽在前方鏖战需要耗费大量粮草之际,而糜芳与傅士仁能力有限,无法满足前方粮草需要,这就遭到关羽的死亡威胁。

士仁刚开始是坚守公安的,在虞翻的劝说下投降了。而虞翻认为士仁这种人应该是诈降,所以才会五花大绑把他带到江陵城下去劝降国舅糜芳。士仁诈降失败。

公安位于江南四郡南部,是扼守武陵、零陵、桂阳三郡的咽喉,因此,公安城地理位置至关重要。

196年刘备被吕布击败投靠曹操。曹操为拉拢糜芳,任命他为彭城相,而糜芳拒绝了曹操的任命,继续跟着寄人篱下的刘备颠沛流离。之后经历了客居荆州、当阳逃难、赤壁之战,糜芳一直忠心耿耿,不离不弃。所以糜芳在刘备集团的资历、地位和忠心都是没得说的。

公安原名字叫孱陵,在三国以前,向来是籍籍无名,一直到赤壁之战结束,刘备的到来才让这个地方有些名气。

公元219年,关羽发动樊城之战,意图夺取襄樊,将曹操的势力逐出荆州。正当战事处于关键时刻,留守后方的糜芳、傅士仁却献城投降,导致关羽溃败,兵败身亡。

和关羽这样的相处确实比较困难,要么完全服从他,对他俯首帖耳,不能有反驳的情绪或者言论,否则会遭受他的折辱。

广阳在幽州,也就是说,士仁是刘备的老乡,而且跟随刘备的时间很早,有可能是刘备在幽州募兵镇压黄巾军的时候就参加了,再晚也不会超过刘备依附公孙瓒的时期。虽然名声不显,却属于那种没有功劳还有苦劳的老资格,所以士仁坐镇公安,很可能也是刘备的意思,因为这样跟了自己几十年的老部下放心。

从傅士仁和麋芳的任职,我们可以看出刘备对荆州人事安排的失误之处。那就是刘备过于重视益州,将荆州的主力抽调一空。同时也过于倚重关羽的军事能力,没有给荆州留下有能力的重要将领。正是这一点,加速了关羽的败亡。

刘备为了征服益州,把所有能打的将领都调走了,关羽除了自己,手下其实没有什么人才。可以看看关羽手下有哪些人:

按照三国志的记载:士仁字君义,广阳人也,为将军,住公安,统属关羽,与羽有隙,叛迎孙权。

刘备做梦都不到当年在徐州、长坂坡时那么危险糜芳没有投降,而等到他飞黄腾达时却反而背叛了他,这识人之明也就那么回事,刘备盲目相信关羽、高估了关羽的管理能力以及大舅子的忠诚度。以至于最后损兵折将。而关羽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过于孤傲,不善于团结下属,缺乏政治意识和大局意识。失败是必然的。而如果成功则是偶然的。多种因素作怪,关羽看不上糜芳与傅士仁只是极小的诱因。糜芳、傅士仁即便是一流战将也没有用,没有忠诚度,一切都没用。

建安二十四年,关羽发动了襄樊之战。在这场战役中,关羽水淹七军,威震华夏,取得了辉煌战果。曹操甚至想迁都,来躲避关羽的锋芒。在这个时候,孙权和曹操取得联系,要袭击关羽的后方荆州,来为曹操效力。

关羽在出兵襄樊的时候,留下麋芳和傅士仁镇守后方。可是让关羽大跌眼镜的是,这两员将领完全辜负了关羽的重托,在东吴袭来的时候,竟然不战而降,让自己陷入绝境。关羽明知荆州后方的重要性,为什么还要让这两位不靠谱的将领来守卫它呢?

地方军事主将投降敌国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这首先是叛国,而投降又分为主动投降,濒临绝境被迫投降和被动投降。而糜芳、傅士仁显然是主动投降的。属于卖主求荣,二人的投降属于典型的卖主求荣。这与夷陵之战黄权投降曹操有本质的不同。二人的投降从侧面说明荆州上下政治不和谐,关羽统治不当,糜芳当时是南郡太守,傅士仁是公安主将,跟随刘备也有些年头了,二人不是荆州本土派,属于刘备嫡系,二人的忠诚度是没有问题的,二人的投降应该和关羽的个人有很大问题,换言之,如果是张飞,或者说是魏延守荆州,糜芳、傅士仁未必会投降。但拿糜芳跟关羽人际关系不对付作为投降的理由,未免有些牵强,糜芳投降只能说是面对危机,吓坏了,只好投降。

孙权沿长江而上攻南郡必须先攻公安,而曹操从北而来攻江陵,必须冒着被公安攻击的危险,因此两城是唇齿相依,互为表内。

糜芳和傅士仁是何许人也?

刘备成为汉中王以后,事业进入发达时期,刘邦加封糜芳为襄阳太守,重用糜芳不是在于其能力,而是看重他的忠诚可靠。只能说,糜芳辜负了刘备的信任。麋芳投降孙权没有任何好处。从糜芳在孙权的处境也看得出来,糜芳也不是政治小白,更不是傻子。投降就是贪生怕死,见傅士仁投降也就一起投降了,当然也得承认,糜芳就算守襄阳也守不住。至于说傅士仁,吕蒙白衣渡江兵临城下,傅士仁见抵抗无效的情况下投降吕蒙。麋芳看到傅士仁投降,知道公安已失。也只有投降。关羽绝对不是大意失荆州,不能完全归咎于个人的过失 ,而且整个荆州集团失败,吕蒙顺利拿下荆州也说明荆州集团内部的不稳定不团结。

关羽没有想,更没有想过,还等着回来收实糜,傅二人呢?情况变了,反了,关羽到死不明白,明白时的一瞬间晚了,脑袋没了。

正是由于关羽的过分自负,要了自己的命,也把诸葛亮的“隆中对”战略搅了一个稀巴烂,一副好牌,被人抠了底。

刘备正是凭借这座坚城,向南扩张,取得了江南四郡,其实力获得了孙权的认可。经过数年的经营,公安城城墙高大坚固,防守严密,位于长江边上,成为刘备拱卫南郡的第一道防线。

刘备得到孱陵之后,就将这个地方改为公安,并且在此修筑城池,把原来弱小低矮的小城进行扩充,逐步成为一个坚固的军事堡垒,成为刘备驻守荆州的大本营。

首先,就是关羽本人并非最佳统帅。要知道,当年刘备西进益州之时,留下镇守荆州的是诸葛亮,只是由于庞统不幸战死,诸葛亮才不得不星夜驰援,留下关羽作为荆州的守将。可见,刘备对于跟随自己多年的关羽能力还是清楚的。所以,在关羽北伐之际,对于自己的战略部署才会出现如此大的纰漏,不仅将镇守荆州大本营的重任交给了糜芳和傅士仁,更是将为前敌筹备军用物资的重任交给了此二人。要知道,当时关羽北伐的目的不是为了统一中原,而是为了震慑东吴,袭扰曹操,为刘备攻取汉中创造良好条件。所以,将廖化留下看家更为合适。虽然,廖化也不一定能战胜吕蒙,但是绝对不至于速败,能为关羽回师救援争取时间。由此可见,关羽在沙场上争锋杀敌,或者运用计谋都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在统筹全局方面有所欠缺。

就是因为这些原因,最终导致关羽将荆州留守的重任交给了糜芳和傅士仁之流。

展开阅读全文

旧日本陆军会羡慕、嫉妒海军伙食好吗?

上一篇

小学教师刚退休一年就因病去世了,家属能领到哪些钱?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历史上,关羽北伐襄樊时,为什么会留下糜芳、傅士仁这样的三流将军守大本营?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