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碰到过奇人异事?

我讲一件小时候遇到过的一件事,那是62年,母亲带我回老家河北乐亭。我出生在乐亭,二岁时就随父母去了辽阳,也就四、五岁,刚刚记事。也是第一次回老家,也巧了,正好了那年滦河发洪水。

有人猜测可能是位好心的王八精,也可能是位神仙,等等。到底是谁?没有人能说清楚。

他转到我们班的时候已经是高二的下学期,马上就要进入高三的的步伐。来之前我们班主任就告诉我们他的家里特平穷,父亲是从工地上摔下来死的,母亲现在还在外面打工,供他和他弟弟读书,家里还有爷爷奶奶。因为在另外一个中学打架才转到我们班的,班主任还特意交代我们不要走得太近,以免被带坏,高中学习最重要。

一分钟不到,那人直接开始说话了,朋友愣了一下,又想了想,没说话。

我那同学果然是读书的料,小学考初中因为成绩好,初中学校抢着要,有个学校免了她的学费还每个月补助生活费,高中也是一样,没花一分钱,后来考上了研究生,她弟弟也在晚两年的时候考上了研究生,家里两个大学生,在村里是爆炸性的消息,村里人都说,他父母命好,他们家坟上冒青烟,有祖宗保佑,他梦里的那个人救了他的命,也救了他女儿。

父亲在上海经亲戚表哥介绍首先到了一家清朝遗老王族家成为了一名书童。每天喂鸟养花,收拾字画,跟随溜街,串亲,走友。当兵养成的习惯,性格与现实生活格格不入,自己很快寻找自己心怡的工作,并在爱多亚路亭子间找到了自己的住处。这时在上海纺织厂,丝织厂,上海新亚药厂工作。特别是新亚药厂(现在仍然有此厂)缅甸藉华人经理认为父亲有文化,正直值得信任,被直接任命为仓库管理科长。父亲在此位置上从来不贪图任何利益好处,特别是在他每上下半年探亲囬家乡访友,发现家乡十分缺乏没有救命的盘尼西林(青霉素)时,回上海后想方设法购买寄回家乡,因此,认识结交了在故乡工作行医的中西大夫先生们,但从来不在此药上发财图利。父亲虽然仙逝多年,但我们仍保持父辈的那份情谊永恒,沟通着今天三世代相传的那份人间真友情,不因岁月变幻无常的提醒,还是富贵达观的过往云烟,而今仍好至如先,尤如父辈当年那份情谊,莫问富贵锦堂,还是生命无常,皆从心结识传代久远弥新。姓氏不一,但能宛如兄弟而胜似兄弟,情深似海如同生死换难。

我只讲一件亊罢!

那个从桥上翻下去的夫妻就是我同学的父母。

“我上周三晚上做梦,见到了两个人,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俩人长啥样?”

朋友一开口,直接给我搞懵了,你做梦的事情,这个会有人知道吗?这也太扯了吧。

有一天,她父亲做了个梦,梦到有个人追着他骂他,如果再不让女儿上学,他的命就没了。他父亲醒来,半信半疑,看到女儿连走路都在看书,他叹了口气,跑了几天借了钱缴足了学费又把女儿送到了学校。

她父母是帮别人拉石头的,就是哪里需要石头就给别人拉过去,每天凌晨4点钟不到就要起床,晚上9点多别人都睡了才回来,非常辛苦,离他们家不远有个石头拱桥,桥很窄,两边没有栏杆,桥下只有夏季浇灌田的时候会放很多水,平时都只有一点点水,我们小时候去上学都经过拱桥,有时还在桥边沿上走着玩,其实是很危险的。

于是我们把堂兄抬到车上,我一同前往太平寺水师家,车子开了大约个把小时就到了水师那里,当时那水师家也来了好几个客人,他正在陪客聊天,见我们来了,问清情况后只见他搬出一张桌子,用饭碗装满一碗水放桌子上,然后拿了一些黄纸烧着,嘴里念念有词,双手合十大约不到二分钟,然后见水师拿过我堂兄的手,用剪刀把衣袖剪了,双手把堂兄的手拉直揉搓了大约五分钟,然后把绑带固定,开了十五副中药就回家了。

其实到现在整个事情的经过我们都不清楚。后来与他发生冲突的老师说是也疯了,有时候真的比较万恶这世界,一条生命就只是值几千块钱,也许是家里没有能闹事的缘故吧,或许真相只有那个老师知道,但是我想世间还有好多你所不能理解的事,就像鲁迅所说的:“很多人假若你给他讲说要在一所房子里开一个窗户,他们是决计不会同意的,假如你给他们讲不答应的话就要把房顶拆了,他们马上觉得还是开窗户比较好”

谢邀!
奇人异事,我就说说我们村里以前发生的一件事吧。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有一个远亲的姑姑,定居新疆,云游四方后面有多人(她的徒弟)陪伴。听家人她说,会治疑难杂症,会针灸,会画符,。曾经还把一个哑巴治疗的会说话了。她脾气怪,遇到有缘的人,她分钱💰不收,还把病治好。有些人给她多少钱,说多少好话,她就是不给你看。听说她收的徒弟给别人看事,徒弟收几千元,(这家特贫穷)她知道以后,大发脾气,把徒弟的桌踢了,罚她嘴肿好多天,把收的钱全部退回。有一年她来山东,我看到了她真人,看到的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妇女,没看出啥特别的,我也不知道她的传言是真是假

我和几个同亊一天同游一寺庙,大家都是年青人,在参观游玩之时,喜喜哈哈並不在意别人的歉诚之心。走到一个大殿之中,有一尊弥来佛祖大笑的坐像,我的一个姓周的同亊,就叫他小周吧,见殿内並无他人。喜笑着从香炉里拿些香灰,往佛祖弥来大肚上的肚脐眼里抺着,一边说:“胖和尚,往你肚脐眼里抺点香灰你觉得痒痒了,会笑得更开心!”大家也随着大笑,並不在意。

朋友让我陪着去见一个人,也是别人给她推荐的。

洪水来了,水面上漂着各种杂物,还有很多西瓜,(正是瓜熟季节)人们都爬上了房项。我还记得有个飞机,飞的很低,在头上盘旋,飞行员在观看水灾情况。

从那之后,他们每年都在拿点香和纸在桥上烧一烧,说是因为有仙人的保护,才没丢了命。

等人生习惯。

又是不到一分钟,那人就又开口说话了。朋友听完,啥都没说,直接跪下,在佛像前叩了三个头,然后才开始问她的困惑。

这个水师的奇特之处在他拿出那碗水,双手合十念念有词时我堂兄的手就不痛了,而且他拉直堂兄的伤手揉搓时也一点都不痛,在他那回来一直到伤好了都没痛过,现在他的手和好手一样没有区别,又常年在红砖厂打工干活了。

他大概花了五分钟,然后画了一个图,写了三个公式就下来。然而我们怎么也看不懂,数学老师也看不懂,跑上去就是一脚把他踢出去。刚好下课,数学老师也就说下节课再讲。

第二天上课,数学老师居然亲自去给他道歉,说他的是对的,至少思路是对的。

其实他一开来的时候我们都没注意,科任老师也没有单独认识过。大家都忙于复习,谁还会有心情去注意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人。

悟心随笔

世界上确实存在许多让人无法理解,无法解释之事,传说中的法术,我以前根本就不信,说这是封建迷信糊弄善良老百姓的江湖骗术,但自从我堂兄于2008年不小心把手摔断了,也就是骨折了,当时骨头都破皮看得见了,可见摔得够严重的了,我记得那天是正月初三,我刚好回家给伯父母拜年,堂兄在回伯父母家房前陡坡上摔断右手的,堂兄当时那个痛啊简直无法形容了,一会引来了不少左邻右舍的人围观,其中有一位大叔说涟源太平寺有位水师接骨非常厉害,治好了许多的人,而且又快又好。

几天后,我看见大人们都在忙碌,往水缸里挑水,在烙好多的饼。

有一天早上很早的时候,听到外面人说桥上出事了,有个拖拉机翻进去了,我赶紧起床跑过去,看到桥下面是一堆凌乱的石头,上面倒扣着一个很破旧的拖拉机,桥边上站了很多人,都在议论纷纷,说太邪门了,整个车翻下去了,车上两个人却没事,两个人也翻了下去,但没被石头磕到碰到,稳稳地坐在了小水坑里。

后来知道之后,爷爷告诉我,符通神,斩妖除魔,祈福护身都可以。他也并没有学过,因为经常去山上修行,忽然间就有了的能力。的确是这样,好多字都没见过,没上过学的爷爷是不可能自己通过学习学会的。

说一个我遇到的奇人奇事吧,他们到底有多厉害,我不知道,因为世间可能再也找不出那样有神仙手段的人了。

认识这个人大概有十年了!最开始知道他这么神奇纯粹就是偶然。

所以说,人都要好好活着,诸恶勿行,世上有许多看见的看不见的神灵,还有很多的奇人在,奉公守法,一心向善,才会得到庇佑。

后来才发现他是真的流弊,从来不听课,学校统考无论哪一科保证一个小时内交卷子。每每都是年纪前三,但是最终他也没有熬到高考,我记得那天雨很大,学校组织年纪考理综,说前三名都有奖金,到大概十一点左右就听见派出所的警报声在校园里响,当时每个考场有两个老师,有一个老师被叫出去开会,然后另外一个继续监考,不到半个小时老师就回来,然后和另外一个叽叽喳喳的说了一通,然后就给我们说学校发生一点校园事故,考试时间延长,我们一直被关到下午两点才放出来。

我就给那人电话说了,话还没说完,那人就说孩子见好了,我挺诧异,就说了爷爷说的话,结果朋友就说孩子跟着他们给祖先去上坟了,方向也对,几天后我就带着爷爷画的符回去的,处理后孩子正常了。

小周那敢不听,请假到寺院佛祖面前烧了高香,叩着头说,老佛爷,大人不记小人过,跟你开个玩笑,以后我再不也狂手了。你猜咋着?小周回来后,他的肚脐眼不几天竞全好了。你说怪不怪!

有一句很著名的话与大家共享:“有些人考六十分是只能考六十分,有些人考一百分是试卷只有一百分。”

分享一下我高中的同学,他是一个相当怪异的奇葩。到现在我始终相信那句话:“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事后人们想起那位卖干枣梨的,才明白他是让大家“赶早离。”他到底是谁呢?

见到那人的时候,也没觉得有啥神奇的,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四十多岁男子,瘦瘦的,高高的,很精炼的样子。

过了片刻,那白袍老者对年轻人交代了几句。遂后掷出那把亮晶晶的小刀,一脚踏出便稳稳地站在了巴掌大的小刀上。说也奇怪,那般大的一个人,站在巴掌大的小刀上,却一点都不嫌小。那时年少不懂,现在想来许是那小刀上刻画了一些神秘的阵法吧。白袍老者却在这时转头向我藏身之处看了一眼,就见一道白光从他眼中激射飞出,直直的向我打来,一瞬间我顿感浑身无力,心中无限凄凉,以为自己就这样死了,不由得后悔万分进山游玩。等我醒来,已是三天后了,父母守在床边一脸焦急。看见我醒了,才放下心来,我问父母,我是怎么回到家的。父母说,村里有人在村外庄头发现了你,当时有一只大白雕要飞下来吃你,那人呼呼喝喝地赶走了白雕救下你的。当时还有好几个人看到了那只白雕,都说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的雕,对了,还有人说,好像看见大白雕背上坐着一个人,也不知真假。说完了又问我,你不是进山玩的吗,怎么还晕倒在村头了?我把看到的一切告诉父母,我妈伸手摸了摸我额头,又掐了一下我胳膊,担心的对我爸说,莫不是撞邪了,一会我把神婆叫来给你驱驱邪。

洪灾过后,人们发现大队里一头小牛忘了解缰绳,被淹死了,家家都分了牛肉。

故事是真的,现在姐弟俩已毕业多年,姐姐在一家高校当老师,日子过得很好。

八二年16岁夏天我去蒙山游玩,那时候的蒙山还不是旅游景区,很少有人深入山中,一旦进入深处如果不熟悉山中路径很容易迷路发生危险。那天早晨知会了父母我出了门,一路向山中走去,路旁野花烂漫蜂蝶相戏,夏风清凉阵阵送爽,远处峰峦叠嶂,白云挂日。如果不是山里人家,此番美景怎能得见!许是少年心性,渐渐被景色所惑不觉间往深里行去。至一山谷处,忽听前方传来一阵阵嘶吼间杂着人焦急的喊叫声。心中惊异,便掩了行藏借着荒草树木慢慢向前摸去,摸到一处土坡旁我俯下身子慢慢抬起头,眼前看到的一幕不禁让我心神狂跳,三十多米外一条十多米长粗如水桶的乌黑大蛇正在一处水潭边不停的扭曲翻滚,硕长的蛇尾将潭水搅的岸边湿漉漉一片,显然大蛇是受了极重的伤。旁边的大石上站着一老一少,那老者一身白色的袍子,年轻的则穿着中山装。此时就见那年轻人抬起两手,大喝一声:“起”!说也神奇,就见那大蛇倏忽之间离开了水潭,扭曲翻滚的蛇身竟是没了一点势头。紧接着白袍老者取出一把亮晶晶的小刀隔空一划,大蛇肚腹猛然间就裂开了一道几米长的大口子,说也奇怪那大蛇竟然一滴血也没流淌出来,想必是被那俩高人用秘法给封住了。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完全超出了我的认知,此刻我紧张到无以复加,手心湿漉漉的,更是不敢发出一丁点的声息,唯恐一个不小心露了行藏,被那俩高人杀狗屠牛般落得那大蛇的下场。心生怯意之后,又往低俯了下身子,再次偷眼望去,就见一颗五彩斑斓的珠子从那划开的大蛇腹部飞了出来,只一眨眼的功夫便到了白袍老者的手中。老者拿着珠子,叹了一声:“还缺两颗五彩珠,二百年了,始终无法找齐七颗,好在如今又找到一颗,倒还不至于那般绝望”。隐隐约约传来的话声里,有着数不清的无奈。却见那年轻人仰天撮唇一啸,一股高亢清亮的声音直透九天。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见高空一个白点急速落下,待的近了才发现是一只体型巨大的白雕,那只白雕落在黑色大蛇尸体上,一黑一白形成了极大的视觉冲击。白雕抖了抖大翅膀,顾盼之间甚是威严。那年轻人哂笑道:“黑将军,这只臭长虫是你的了,千万不要浪费了哦,你这只吃不饱的傻货,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变回原来的黑将军,等到你恢复了真身,我们说不得要去域外一趟,替你找回场子”。白雕抖擞翎羽扑棱棱扇了下翅膀,兴奋的一连发出几声啼叫。刚刚我心里还在想着明明是一只大白雕嘛,怎么偏偏叫它黑将军,原来以前就是黑的,难怪要叫它黑将军,难道这是一只会黑白变的大雕?还有那什么域外,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

我的父亲是一位平凡农民,而又具有极其不平常几乎传奇人生。

我有个亲戚(媳妇的)宁夏那边,当时只知道他会看病,也会看事,具体怎样不知道,直到我去宁夏见到他。老爷子说我俩有缘分,会教一些东西给我,我从小有这方面的缘分,比较相信这些。对这爷爷,我开始不信,因为我第一次看见画符并且用符治病处理事情的。后来的事才让我没法不信了,当时正好我老家这边有个人找我,说家里孩子不好,问问我怎么办?我就告诉爷爷了。他给看了一下,就说那孩子在他家西北受了惊吓,回来的路上被他家去世的长辈举上了,要我回去给他收拾,并且说只要说开了,我不在的这几天没事。

几代传承至今,谁能说不是奇迹?这就是我们兄弟共同的经历,那份美好温暖着我们继续前行,传承,发揚光大。

刚刚

夜煮清风

出来就听传闻说我们班的那个新生考试和一个老师发生冲突,然后自己跳楼死了,然后尸体都被拉去火化了,家里都已经来谈妥了,好像给了几千元的丧葬费。

我遇到过天眼开的人,不是在梦中,就是现实生活中遇到的。

当得知姑母亲戚中,有人在上海警察局任职,而偷偷的离家前去寻找。父亲开始了在上海的波澜又多彩多姿的人生。

父亲是个孤儿,他的父亲即我的爷爷是一位祖上有着初等功名的人家。清未民初家道中落,而社会极分裂,民不聊生,滕县东部山区响马土匪盛行,今天在山亭区徐庄镇全崮山上,乃留有滕县县长赵长江先生剿匪摩崖石刻,勒石为纪说明。我爷爷遭绑架,家庭家族群体无钱没有财富赎回而遭遇撕票而死。父亲与他的母亲相为命,后又因其母生活无法而失常,自己中断私塾学业,到邻村其姑母家生活了几年,后独身到县城寻找生路,看到了火车站下奉军(张学良)招慕兵员,随机开始了当兵吃粮领响的生涯。入奉军后,奉军选识字有文化的兵员进入保定武备学堂(保定军校)学习,父亲被编入炮射学习。速成三月学习后,参加第二次直奉大战,授上尉炮兵排长,后因疾病不得已还乡养病,赋闲在家,父亲结束了军旅生涯。他从而整个人生性格养成了,正直干练,爱恨分明,德行气正,无假无虚不说谎话假话,爱清洁,还都是自己动手。我记得在生活最困难的60,70年代都是自己洗衣服,衣服少虽然破旧,但仍然干干净净,从不邋遢。生活困境十分难熬但仍不失军人气节,从来不占它人或集体一分钱的任何好处,刚正不阿,从来不贪图利

引起班上同学注意的是有一次数学老师上课讲一套试卷的压轴题时卡壳。然后就让同学讨论,他自己也走来走去的寻找思路,想了很久也没有头绪火气很大,而新来的那个正在后面睡觉💤,呼噜声音大得全班都听得见,数学老师一下气急攻心,跑下去就是几书给他打上去,叫他上去把那道题做出来,不然就滚出去。他瞪了数学老师一眼,只是说了一句“嗯嗯”,就跑上去开始解题。

“我上周还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风水特别好的地方,你能告诉我,我梦到的那个地方的具体朝向和方位吗?”

在闹水灾的前几天,我看见有人在村里喊:“干枣梨!干枣梨。”一连几天都看见了,那时小,什么也不懂,只跟着看热闹。

我很平凡,且碌碌无为,己退休多年。兄弟五人,尽享共产党的阳光雨露,各自成就事业家庭,子孙后代各有千秋,为国尽忠职守,对党忠诚,为民服务尽心。家,分枝散叶,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和谐大家庭。其功在父,家贫穷志不坠乃教于心,无忘何时皆应积善嫉恶,践德行光大不失小节,德仁慈传家远莫问前程。

我一小学同学,学习成绩很好,但家里很穷,她还有一个弟弟,比她小两岁,在同一个小学上学,因为缴不起学费,父母让她辍学,把仅有的钱供弟弟上,她又哭又闹,但拗不过贫穷。她对读书有着强烈的热爱,在家里烧饭时边烧柴禾边看书,有一次因为太过专注没控制好火势,差点就引起一场大火把屋子给烧了,还被父亲揍了一顿。

我无奈的笑了笑说,妈,我没事,刚才做了个梦呢,一时没分清真假就随口说了。我知道,有些事自己知道就好了,说出来,谁也不会信的,毕竟我们所认识的世界是没有神仙鬼怪的!

但是回来之后,小周说,他的肚脐眼痒痒的难受,不几天开始红烂流黄水!吓得他赶去医院,弄了些药膏抺了几天並没有减轻的势头。大家都说,小周,你得罪了佛祖,燒香叩头去吧!要不好不了。

“一个脸圆圆的,黑黑的,个子不太高,一个……”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上帝去见鬼吧!”

至于说里面的玄机,有可能只是巧合吧,谁知道呢?

那人没说话,两手掐了一个形状,闭上了眼睛。

父亲生于上世纪初八年,卒于世纪未二年春季,享八十四古语说中了,晚年安祥中驾鹤西游,给儿孙们留下无法理解的历史经历,都不知他是如何一路平安走来,并善始善终完美谢幕人间那波澜壮阔的世纪人生。

认识时间长了,听他说,他是在家修行人,天眼开了又好几年了,平时就是帮助有需要的人看看分水,解解困惑。最大特点收费很低,或者不给钱也没啥,他也不会说啥。大家找他看事情,问风水都是随意丢几个钱。

展开阅读全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有谁碰到过奇人异事?
0

初二的孩子,开学考下滑得很厉害,怎么办?

上一篇

我是个初二学生,想考一中,现在该怎么努力?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有谁碰到过奇人异事?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