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进、晁盖、宋江,都仗义疏财,为何大家都服宋江?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宋江是第三个“仗义疏财”的人,这道“江湖令”传播得最广,而且,有一个区别于其他“江湖令”的专属代号——及时雨。书中说:“山东、河北闻名,都称他做“及时雨”,却把他比做天上下的及时雨一般,能救万物”。

宋江见状马上将武松扶起来,问武松的姓名。

晁盖聚众劫生辰纲事发后,官府秘密调兵准备捉拿他,宋江冒着风险骑马赶到东溪村,把官府已知情的消息告知晁盖,让晁盖等人今早逃走。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说明外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仗义疏财演绎水浒大义

你看宋江说的这句话,既有大哥的温暖,也有着大哥的威严。

当武松要回乡看哥哥时,柴进又治酒食送路。宋江和兄弟宋清两个也来送武松。

宋江的志向比晁盖大,晁盖只想带着兄弟们一块大碗吃酒吃肉,过快乐的日子,可宋江还是不希望永居山林,他希望带领兄弟们为国建功立业,谋取光明的前途。宋江来了后能够对一切不同性格特征的人加以调用,这一点就比晁盖直来直往的性子要强

宋江和戴宗过来之后,李逵一下子惶恐满面,便道:“哥哥休怪。铁牛闲常只是赌直,今日不想输了哥哥的银子,又没得些钱来相请哥哥,喉急了,时下做出这些不直来。”

宋江在梁山石碣揭晓之前,有很多绰号,其中,“宋三郎”、“孝义黑三郎”、“黑三郎”隐喻的是北宋几个皇帝:宋太宗、宋真宗、宋徽宗,这几个人要么是排行第三,要么是以第三顺位做了皇帝。

从市民的眼光看,宋江有柴进、晁盖所不可企及的长处:平等待人,始终如一。武松被柴进冷待,宋江却十分敬重他,难怪武松要满口称赞“是大丈夫,有头有尾,有始有终”;多谋善断,富有才能。打无为军、杀黄文炳,完全是宋江指挥。三打祝家庄、打高唐州、华州、曾头市等一系列战役,都显示了远比晁盖杰出的指挥才能。最重要的是,宋江有清楚的政治头脑,能提出符合市民阶层的利益。上梁山的人,尽管情况各不相同,但他们并不以落草为荣、不准备把打家劫舍作为终身事业。由于“忠义”思想的影响,接受招安,为国出力,就成了必然的结局

更厉害的是,明明是白胜受刑不过,揭发了晁盖他们。

这相当于县法院院长、检察长、监狱长,以及县办公室主任的结合体。

就以武松为例,柴进冒险养了他一年多,反而迎来了武松的仇恨。因为柴进开始对他很好,后来因武松殴打他的仆人,柴进恼怒之下对他冷淡了一些。

晁盖并不是个好人,作为东溪村的保正,原本应该守卫一方、与民安靖,可他利用职务之便,勾结盗贼,为非作歹。后来更是亲自下场,劫了生辰纲!被迫上了梁山。

而剩余的如时迁、段景住这样的小角色,他们服不服宋江又有什么关系?

结语:梁山好汉,确实有很多人服宋江,但并不是全部。

看看,这就是宋江手段的厉害之处。

武松报了姓名之后,宋江也给足了武松的面子,说:“江湖上多闻说武二郎名字,不期今日却在这里相会。多幸,多幸!”

萨沙第8716条回答。

显然,这就是墨子所主张的“兼爱”,也就是舶来的“博爱”。咱们的老祖宗比外国人开智得更早,“兼爱”多好。

而宋江唯一的本事就是撒一些钱,而且会笼络人。

等到武松辞了柴大官人,宋江对柴进道:“大官人,暂别了便来。”

宋江大喜。武松纳头拜了四拜。宋江叫宋清身边取出一锭十两银子送与武松。

武松怀疑自己打死了人,去投靠柴进。

正因为在这个位置上, 所以宋江结识和帮助了不少人,其中有好人,也有罪犯,更有灰色地带的人物,所以外号“及时雨”。

撇开了主人,单独送武松。柴进可能还会因此不高兴,但是宋江还是不在乎。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其实蕴含深意,可以说是体现了施耐庵的人文思想。怎么讲?

而当金国“兵马来临”,宋江又义无反顾地荡平曾头市,在梁山竖起了“替天行道”大旗,号令天罡地煞“保境安民”。从此,“及时雨”所主张的江湖义气,上升为驱逐外寇,保境安民的家国大义。至此,“仗义疏财”结束使命,“呼保义”取代了“及时雨”。

话说宋江杀了阎婆惜后逃到了柴进的庄上,酒过三巡后去解手,在走廊下不小心打翻了一个大汉的锨火。锨火就是在铁锨上放上炭火,宋江不小心踩翻了锨火,将灰扬在了大汉的脸上。

晁天王原本是佛教的四大护法天王之一,是受了道家大护法王灵官之托,以财神的身份帮助道家北斗七星提取梁山大聚义的第一桶金。晁盖只是个名义上的带头大哥,因而,完成智取生辰纲这件大事之后,再也不使用“仗义疏财”这道江湖令了。

宋江极善于收买人心,而且要让人家看到好。更难得的是,宋江能够拉得下面子、俯得下身子,就算象武松这样不名一文的流浪汉,他都肯与人家结交为兄弟。

因为赵匡胤在落魄之时,得到了襄阳寺僧的资助。因而,北宋初期推行“儒道佛”三教并立的宗教政策。这一政策被宋真宗打破,北宋开始崇道抑佛。而且,因为北宋重文轻武,导致武功逐渐废弛,终至亡国之祸。因而,施耐庵只主张“佛道合一”,儒生们在《水浒传》中显得极其“无用”。

因为宋江势力大。

在宋江面前,黑旋风瞬间变成了一只温顺的小猫,宋江手下的一个没有自由意志的奴隶。

结语

李逵初见宋江,当他得知眼前的这个黑汉子就是宋江的时候,李逵拍手叫道:“我那爷!你何不早说些个,也教铁牛欢喜!”扑翻身躯便拜。

结果,柴进虽然在武松最落魄的时候收留了他,却也没落个好,反而是与武松才见面的宋江,和武松一见如故,又是结拜兄弟、又是送银子,两个人的关系能不好吗?

可以说,柴进是最讲义气,最舍得花钱的。

其实,宋江笼络人的手段是非常高明的,而且会看人下菜,投其所好。

柴大官人也很识趣,不失时机地说:“偶然豪杰相聚,实在难得,就请同做一席说话。”

宋江不是三人中最有钱的,但却是能量最大的。

卢俊义是最后出场的“仗义疏财”的英雄好汉,但前七十回书中并没有写他有什么具体事迹,只是为燕青一人“仗义疏财”而已。我想,卢俊义的仗义疏财,恐怕要到七十回书之后方呈正文。

而和晃盖走得近的几个人,无论是智谋、武力、心计,在梁山都是排名靠后的。就算晁盖没有死在史文恭的毒箭下,万一将来宋江集团与他火并,他凭什么对抗?

后来,经过柴进之口,武松才知道这押司正是他仰慕已久的及时雨宋公明。听罢,武松跪地便拜。

看到了吗?

这是因为宋江能够洞察每个人的内心诉求,把事情做到还不行,还得体贴到每个人的心上。为了走近一个人的内心,宋江肯为朋友折节,所以人们发自内心的把他当大哥。而晁盖虽有一身的英雄气概,但也为这英雄的人设所拖累,跟普通人产生距离感。柴进自不必说了,他出身显贵,根本就不是江湖汉化们中的“同道中人”。

此外,宋江还是很讲义气的。

宋江大喜。武松纳头拜了四拜,宋江叫宋清身边取出一锭十两银子,送与武松。武松那里肯受?说道:“哥哥客中自用盘费。”宋江道:“贤弟,不必多虑。你若推却,我便不认你做兄弟。”

更何况柴进作为前朝皇帝子孙,也是朝廷秘密监视的对象,他也不敢过多的结交地方官吏,否则自取灾祸。

而他握有实权,所以许多人也愿意投靠他,

柴进确实是个仗义疏财的好人,可惜做不到有始有终。例如武松流落江湖,最早投奔的就是柴进。柴进收留了武松,并且好吃好喝侍候着,还有银子可拿。

晁盖是东溪村保正,本乡富户。

宋江的这口气,是命令,但是又像是在哄孩子。不知不觉中,双方的关系就这样出来了:我宋江是老大,你得听我的。

宋江在这个职位上,熟悉权力运作,可谓八面玲珑,黑白通吃,公器私用,权力寻租,几乎成了郓城县一人(县令)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说他呼风唤雨只手遮天也不为过。

这又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细节。

梁山好汉原本是镇锁在龙虎山伏魔之殿的妖魔,被洪太尉放出来后,散落于五湖四海,甚至流落异域他邦。经历一个花甲六十年时间,纷纷前往梁山聚义,“还道”于北斗七星群,上应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

我们总说宋江这不行,那不行,其实99.9%的跟宋江没法比。

对于武松、鲁智深、林冲这样不求招安偏偏武力又强悍无比的,他用一个“义”字紧紧地捆住了他们为自己效力,偏偏大家又特别认这个“义”字,连带着张青、孙二娘、施恩等,也一并笼络住了。

同样是仗义疏财,为什么宋江能够在自己身边聚集一众忠实簇拥,而晁盖不能?

李逵这种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一下子就被10两银子打动了:只说李逵得了这个银子,寻思道:“难得!宋江哥哥又不曾和我深交,便借我十两银子。果然仗义疏财,名不虚传!”

宋江见武松仪表堂堂,越看越喜欢,说话很照顾到武松的感受。

但是,宋江却坚持给了小张乙,说:“兄弟自不敢来了,我自着他去。”

我们大家都知道,宋江上梁山后架空晁盖了晁盖。但他在架空晁盖之前,就在柴家庄架空了柴进。

大家好,我是文玩壹姐。以下只是个人见解,不喜勿喷。

但是金老师就活到了最后,即便山鸡上台恐怕也要重用他。

要说仗义疏财,柴进、晁盖、宋江都是很厉害的。

拿银子买人心是宋江的专长啊。宋江专用银子笼络人,李逵偏偏此时又缺钱。就这样,宋江用十两银子买了一个铁牛。

而柴进不但冒杀头充军风险窝藏了武松,花费在武松身上银子恐怕一百多两也不止,却没有什么好结果。

宋江则不同,他的“仗义疏财”不分男女老幼,不分豪杰泼皮,也不问亲疏远近,只要有求于他,都予以资助救济。书中是这样描述宋江“仗义疏财”的:

有句话说得很好,有钱必须花在刀刃上,下雨下在农田里,不要下在江河里,宋江,柴进、晁盖都是仗义疏财的典范。都是拿钱交朋友的,买名声的社会人。但问题是花钱最多的柴进和晁盖是买朋友,只有花钱最少的宋江是“交朋友”。结果就是朋友都拿宋江当大哥,留下“及时雨”的名声,而花钱最多的柴进只留下一个“小旋风”的雅号(就和黑旋风差一个字)你说柴进委屈不,这就是情商太低。

提起《水浒传》中仗义仗义疏财、义气过人、扶危解困的大英雄、大豪杰,相信人们心目中想到的前三名人选,必定是小旋风柴进、托塔天王柴进和山东及时雨、呼保义宋江这三人。但三人中,论起成就最大、最让人心折,堪称赢家的也就只有宋江一人。晁盖与柴进两人为何输给了宋江?

柴进身份尊贵,却始终无法真正得到人心

《水浒传》中,小旋风柴进是一位非常特别的人物。他是前朝世宗柴荣的子孙,因为赵匡胤陈桥兵变的原因,柴氏一族沦为了前朝后裔。顾及到天下悠悠之口,柴氏一家算是得到了善待,被赐予丹书铁券,得以延续富贵,但终生再也与仕途无缘。柴进作为柴氏一族的直系后裔,身份无比尊贵,家财更是丰厚无比,但也只能做一个在当地有着一定影响力的地方豪杰。

柴进既然与仕途绝缘,只有安心当自己的富家翁,但他却在江湖之中闯出了极大的名头,原因就是他出手豪爽,不论是谁,出身来历如何,只要有求于他,皆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在江湖之中名声之盛几乎无人可及。连水泊梁山的前身都是受柴进资助。可以说是梁山的金主。

但柴进的一生可以说是完美演绎了“相逢遍天下,知己无一人”,帮助了无数的人,却没有一个真正的心腹,上了梁山也是孤家寡人一个。也只是看在他特殊的身份上才给了他一个天贵星的星位,排名天罡第十位。

柴进沦落在如此地位,在我看来最为重要的原因还是过于看重自己的身份,帮助别人也带着一份赐予之心,高高在上地俯视于人。可能是骨子里的血脉,让他有些刻薄寡恩,压根不懂如何收拢人心。这从他对待自己庄子上的枪棒教头洪教头就可以看出来。

林冲看他脚步已乱了,便把棒从地下一跳,洪教头措手不及,就那一跳里,和身一转,那棒直扫着洪教头臁儿骨上,撇了棒,扑地倒了。柴进大喜,叫快将酒来把盏。众人一齐大笑。洪教头那里挣扎起来。众庄客一头笑着,扶了洪教头,羞颜满面,自投庄外去了。

施耐庵《水浒传》第八回

作为自己庄子上的老人,洪教头纵然有千般不是,在林冲这个暂时还不是自己人的面前,完全没有表现出为人主的宽厚,善待下属,他给的不是洪教头面子,给的是自己所有门客和下属的面子。恐怕看到洪教养的遭遇,其他门客多少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不只是不会收拢人心,柴进的毛病还有不会用人,识人不明。武松千里投奔柴家庄,结果一年下来,柴进压根不识他,最后武松竟然被排挤到生病后在走廊中独孤一人生火取暖的下场。这样的结果,也让武松对柴进压根没有感激之情,轻松被宋江捡了漏。

放不下身段、心态没有摆正,识人不明、不会收拢人心,这也是柴进成为孤家寡人,完全无法匹敌宋江,最后只能从曾经庇护宋江,最终落得个只能屈居宋江之下的结局。

晁盖义气无双,深得人心,却有一点比不上宋江

晁盖原本是山东郓城县东溪村保正,家财万贯,是真正的地方豪杰。但晁盖却并不是一个安分守己过自己的太平日子的人,但仗义疏财,喜爱结交天下豪杰,但凡有人有求于他,皆全力相助。后来和结识的赤发鬼刘唐、阮氏三雄等人合力劫了生辰纲,被迫无奈上了梁山。

在林冲火拼王伦之后,晁盖以其勇武、义气、擅长为人处世等优势成为了王伦之后水泊梁山第二任主人。但晁盖无疑不是一位高瞻远瞩、志向远大之人。他是一个纯正的江湖人,向往的日子就是大碗吃酒,大块吃肉,和众兄弟义气相投,言笑无忌,洒脱自在,过自由不羁的绿林日子。

如果手下的人少还好说,但随着宋江来投,梁山聚焦的好汉越来越多,晁盖为人忠厚,心眼不多,开始越来越显露了不适合担当大头领的一面。晁盖所犯的最大错误,就是他的格局太小,最重要的是看不透人心,不明白手下众多兄弟的所求。他无法给予手下大部分人一个稳定的生活、一个相对明朗的前途。

除了这些外,晁盖还缺乏成为枭雄必备必备的素质,如心狠等。最终和宋江两兄弟之间越走越远,身死曾头市,成就了宋江一世之名。

反观宋江,虽然出身低下,只是一名普通的押司小吏,但宋江却具备了成为一名合适枭雄必备的技能,那就是会经营自己的人设,拉拢人心,能识人才,关键时刻狠得下心,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放弃很多东西。

宋江自己有远大的志向,渴望封妻萌子。为了这个志向,他在正规的渠道被彻底封死后,马上转变心态,另谋出路。更加重要的人,宋江懂得人心,能迎合大势,懂得收拢人心,拉拢有着共同志向的人共同奋斗。所以最后他成为笑到最后的赢家,晁盖提前倒下了,柴进也成了他的下属。

宋江叫过小张乙来,把银子给他。小张乙只拿了自己的,把原先李逵的十两原银不要了,他怕李逵来报复。

《水浒传》中,隐藏着“佛道合一”的宗教思想,与宋徽宗崇道“革佛”针锋相对。所以,《水浒传》就是一部反皇帝的小说。

人家说,打狗也得看主人,武松此举等于毫不给柴进面子。

宋江听了,大笑道:“贤弟但要银子使用,只顾来问我讨。”

梁山一百零八条好汉,如果从整体来看,服宋江的确实占了大多数。就算晁天王没死,这梁山之主的位置迟早是宋江的。

所以,宋江的这句话明显已经显示出宋江在李逵面前的心理优势。而这个优势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呢?仅仅是十两银子。

第二就是晁盖了。

柴进这个人胸无大志,从来没有想到要笼络人心、收买英雄好汉,更没有识人之明,没有发现武松有一身恐怖的武功!

然而,宋江的本事可就大了:过了数日,宋江取出些银两与武松做衣裳。柴进知道,那里肯要他坏钱;自取出一箱段匹绸绢,门下自有针工,便教做三人的称体衣裳。武松告别回老家阳谷县,柴进取出些金银送与武松。武松和宋江离了柴进东庄,行了五七里路,武松作别道:“尊兄,远了,请回。柴大官人必然专望。”宋江道:“何妨再送几步。”路上说些闲话,不觉又过了三二里。武松挽住宋江手道:“尊兄不必远送。尝言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天色将晚;哥哥不弃武二时,就此受武二四拜,拜为义兄。”

柴进是五代后周皇室嫡派子孙,《水浒传》一开篇就讲到了赵匡胤陈桥兵变,夺取了柴氏江山。施耐庵以种种错写,揭发了赵匡胤篡改历史,谋逆夺位的勾当。并以此预示,赵氏王朝将妖魔出世,“三十六员天罡,下临凡世,七十二座地煞,降在人间。哄动宋国乾坤,闹遍赵家社稷”。

这就是三个人做人的差异。

电影《古惑仔6》里面,台湾第一大帮三联帮有两个元老,一个叫做忠勇伯,一个叫做金老师。忠勇伯本来是副帮主,金老师则是军师。说起来,金老师深谋远虑,办事能力强,同黑白两道关系都很好,应该比忠勇伯厉害。

宋江心细如发,不仅会体贴人,更能根据不同的人的不同性格,投其所好,该软的时候软,该硬的时候则硬。

首先,与柴进和晁盖相比,宋江有在体制内工作过的优势。不要因为宋江只是个小小的郓城押司就小看了他,这种长期在基层衙门工作的基层干部,其手腕心计、老辣圆滑,不是江湖上那些草莽人物所能比的。

你看,宋江不仅不问是非对错,还哈哈大笑,不仅大笑,笑声还大,口气还大。笑声大,为什么?让周围的人听,显示自己。口气大,是要把自己说得很有身份。把自己说得很有身份,那就显得李逵很没有身份了。

进一步说,柴进靠银子交朋友,这种单纯的所谓的仗义疏财,白白给人银子花,就是冤大头,败家子罢了,是不会换取巨大的江湖地位。宋江靠感情去经营,银子是次要的。宋江这才叫交朋友仗义疏财,相识满天下。这样才能做黑社会老大。

然后,晁盖他们逃走以后,仍然花费重金行贿,将白胜夫妻救了出来。

第三就是宋江。

而宋江出身富户,长大后是郓城县的押司,押司是宋时办理文书,狱讼的地方胥吏,多由当地有产业人户中差选。

END

他其实只说了一些好话,给了最多十多两银子,就让武松对他心服口服,还结拜为义兄。

与此同时,宋江极善于拉拢人心,他用招安的名目,把梁山中秦明、花荣、关胜、杨志这样的原朝廷降将、体制中人紧密地团结在了一起,形成了强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

兼爱是“天地之精”、“人境之美”,莫说梁山好汉人人趋之若鹜,谁又不希望如此呢?

柴进就更不用说了,他只爱能够帮助他恶心赵宋官家,替自己出气的江湖好汉,竟然连武松这等英雄豪杰都不入他法眼。

宋朝王安石推行保甲法,规定五百家设都保正一人,副都保正一人,下有大保长、保长,分别掌管户口治安、训练壮勇等事,意在加强对民间的统治。后世沿其法,因泛称保长等为保正。

宋江答礼后,马上邀请李逵坐下吃酒。又问道:“却才大哥为何在楼下发怒?”

宋江从来不曾轻看了任何一个好汉,面子上的事情做得滴水不漏。一传十、十传百,“及时雨”的名声就这样传遍了江湖。在舆论造势和形象营造上,宋江绝对是一流的,柴进和晁盖怎么能跟他比!

一部分好汉是超然于梁山的,例如公孙胜、樊瑞、朱武等,如果愿意,他们随时能拍屁股走人,宋江对他们又没有什么恩情,他们凭什么服宋江?

你看,武松这时候还默默无闻,也没打虎,宋江又怎么会认识他呢?他这么说,无非是看到武松在庄上落魄,在柴进面前抬高武松。

宋江其实相比上面两个要差远了。

宋江之所以能够决定这种主导者身份,靠的是他原先的社会地位,名望,教养,年龄,最重要一点,是他身上的一种领袖气质。

宋江和李逵

柴进是超级大地主,坐拥田产数万顷,农田庄子遍天下,家里的庄客就多得柴进大概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晁盖是当地的保正,自己家里有农田,也是黑白两道通吃的主。对比之下宋江就差一些,他是一个小吏,家里也不算有钱,宋江也肯定有不少灰色收益。宋江能办事,肯定也得花钱上下打点,收入高,花费也高,利用职权中饱私囊,左右都是人情账、办事钱。早晚都得还回去,宋江要求的往往讲究性价比,能少花钱解决的事情绝不肯多出半钱银子。更一步说,宋江的花钱更像是投资,不是见谁都给钱,宋江在李逵身上大概花了二十两银子。李逵是拿自己的命换的,宋江是赚大了,而晁盖还是柴进不明白这一点,白白浪费了大把银子,尤其是柴进养武松一年也没有落下一个好,难道武松是薄情寡义的人吗,显然不是。关键在于晁盖从来没有平等地看待过武松,而武松在宋江那里受到的尊重,这是最关键的。

然后,宋江还给武松钱,又是给他做衣裳。在柴进庄子上,宋江给柴进的庄客做衣裳,你想想吧,柴进这个主人颜面何在?宋江为了抬高武松,竟然不惜折损柴大官人的颜面。

晁盖确实够意思,也同样仗义疏财,可他同样是胸无大志。身为山寨之主,既不考虑招兵买马、壮大自己、攻城掠地,又不收买人心、为兄弟们找一条出路。

“仗义疏财”是一道江湖令

宋江身上有北宋皇帝符码,所以,宋江的“仗义疏财”是假天子以令江湖。

宋江一见武松,就视武松为小弟,对他的照顾,都照顾到了内心。武松面对这样的宋江,自然就觉得宋江是大哥。以后大哥有什么事情找小弟来帮忙,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这要分三个问题来看:一,柴进和晁盖哪里差了,二,大家凭什么服宋江,三、是不是所有的人都服宋江

大家看看他们的身份:

十几天,宋江每天带挈武松一处,饮酒相陪,武松的前病都不发了。宋江改变了武松的境遇,也就相当于治好了他的病。

有些人,注定是要来架空别人的。为什么呢?因为他就是比你想的多,想得细,棋高一着,谋高一等,怎么办呢?他就是眼界胸襟在你之上,又肯放低身段,怎么办呢?

宋江之所以在江湖上称呼为及时雨,正因为宋江是个生意人因,为什么呢?因为他将江湖与官场融合在一起了,说白了宋江靠江湖人养活他,羊毛出在羊身上,不但挣到了拥金,还挣得到了个好名声,及时雨宋江。而宋江又靠为捞这些江湖社会的人士,与上级官员合作,说白了就是开了家中介公司,吃点中介费,不但帮顾客完结了单,还与上级官员大家都发财了。所以江湖人土,官场官员与宋江合作愉快,皆大欢喜。

而忠勇伯对三联帮忠心耿耿,不惜一切维护帮派利益,最终竟然被新人帮主雷复轰派人暗杀。

刚才还蛮横无理的李逵,一下子特别乖,从布衫兜里取出银子来,都递在宋江的手里。

柴进的庄客慌忙叫道:“不得无礼!这位是大官人最相待的客官。”

柴进的这道“江湖令”实在是十分厉害,但为何施耐庵把这道“江湖令”交到了柴进手中呢?这个疑问,咱们下文再讲。

柴进和晁盖都是属于有钱不会花,没有钱花在真正的用途上的主。柴进养了武松一年花费的金钱肯定不少,但武松就和宋江见了一面,花了不到十两银子,武松就认宋江当大哥。你说柴进不委屈,晁盖和柴进无论地位,财力都比宋江雄厚得多,晁盖和柴进比宋江还有一个更好的条件,那就是凡是来投奔的,都留在自己的庄上包吃包住、躲避官府缉拿。而宋江作为官方中人这么做首先就不适合,宋江能做的就是给钱和通风报信。但宋江的银子给得巧,给得妙,给得让人心情舒畅,感恩戴德。而无论晁盖还是柴进给银子给东西甚至是包吃包住都给人一种施舍的感觉,让人无法接受。柴进应该是养了不少好汉,但他的名声显然不如宋江,除了仅有的几个好汉对柴进和晁盖称赞之外,其他人对他二人似乎并不感冒。

关键是,武松脾气暴躁,期间不断殴打柴进安排来照顾他的仆人。

甚至有很多事宋江根本不用钱就能办到,也有很多事宋江只要一句话,就会有人送上钱来。

而且江湖好汉听说生辰纲以后,从全国各地来找晁盖,说明知道他仗义疏财,也愿意进行组织。

正劝不开,只见两三碗灯笼飞也似来。柴大官人亲赶到说:“我接不着押司,如何却在这里闹?”

如果一个人有自尊心,有平等意识,有独立意识,如此被人在别人面前埋汰挤兑,那一定很不高兴,至少很尴尬,很丢人。但是李逵却毫不知觉。甚至恰恰相反,宋江对他进行精神控制,李逵可能还会觉得很温暖:因为长相粗犷,性格又像未经驯化的野兽,做事任性而为,恃强凌弱。从未有人真心管过他,也从未有人敢管他。现在宋江出现了,终于有人管他了,终于有大哥罩着他了。

因此,柴进就是水浒“江湖令”的第一个拥有者,柴大官人因而为梁山大聚义开基立业。

这个大汉,其实就是武松。话说武松在清河县不小心杀了人,投奔到了柴进的庄上。后来打听到那个人没有死,又救活了。于是,武松就准备回乡去找哥哥,没想到染患疟疾,无法动身。

但有人来投奔他的,若高若低,无有不纳,便留在庄上馆谷,终日追陪,并无厌倦。若要 起身,尽力资助,端的是挥金似土。人问他求钱物,亦不推托;且好做方便,每每排难解纷,只是周全人性命。时常散施棺材药饵,济人贫苦,赒人之急,扶人之困。

道理也是一样。

柴进明知道武松是杀人嫌疑犯,窝藏他是重罪(宋朝是连坐制度),仍然留下武松,还养了整整一年。

就给银子方面,柴进因林冲打赢了洪教头,出手就给了他50两银子,后来还写了推荐书帮助林冲在监狱安顿。

那汉气将起来,把宋江劈胸揪住,大喝道:“你是甚么鸟人?敢来消遣我!”

宋江以家国大义啸聚英雄,因而,所有人都只服宋江。

而晁盖和宋江一样,广交天下豪杰,那可是真的仗义,又肯疏财。但晁盖与宋江的最大不同,就是他太有英雄气概了,太在乎英雄的气节,而不肯“折节”。而宋江就不一样,他为了交朋友,那可谓是可以将头低到地下,可以将自己卑微到尘埃里。这种差异,早就了两人不同的命运。

他没有收留过武松这类犯人,其实他老家就有藏人的地窖,但他从没有受过这种人,就是怕被连累。

就如同宋江在反诗中写的那样:“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

柴进柴大官人自不必说了,他疏财是真的,却未必称得上真仗义。

不用多做介绍,宋江的仗义疏财,是召聚梁山好汉大聚义最具效力的江湖令。而且,晁盖、柴进、卢俊义皆是因为这道“江湖令”才得以顺利上梁山的。宋江的仗义疏财,是《水浒传》中总“江湖令”。甚至可以说,这道“江湖令”是假天子以啸聚英雄

同样是仗义疏财救急扶危,晁盖和柴进都会疑惑,为何宋江得到那么多人拥戴,而我们却无感和没有光环,晁盖的也许还差点,但柴进肯定感到委屈。宋江做的是人情,是抓住最合适的人, 一定是做深做绝。而柴进是谁的人情都做,深浅不一。实际上就是不会花钱,有道是,人生一世必须得先得有为恶的本钱,才配得起行善的资格。这一点柴进和宋江都有,但柴进少了社会和江湖气息,柴进始终把自己当“皇族”看,一张嘴必提丹书铁券,但问题是这玩意老赵家认才行,不认就是废纸一张。这一点柴进被高俅的侄子都快打死了,才明白这么回事,柴进输就输在他高高在上的 态度上,而宋江虽然骨子里很骄傲,但面子上很亲和,为了让秦明上山,烧死附近村民数千。秦明老婆都死了,但结果呢,秦明就此成为宋江的小弟。这就是宋江的本事。

什么意思?大官人,你先回去,我再送武松一程。

虽然如此,但他没有官职在身,仅仅能给这些罪犯提供栖身之所罢了,对于地方事务根本没有实力插手,势力发展受到影响。

金老师只是周旋于各势力之间,以寻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对三联帮并没有什么忠心,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遇到戴宗,宋江知道他是比较有主见、有能力的人,主要是平辈相交,大家做朋友,平时一起吃喝玩乐而已。

宋江比晁盖、柴进等辈更有谋略和领导能力,且宋江原先是郓城县押司,在此期间宋江便深得民心。往往就是这样的人物最容易成为笔墨下的主角,就像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也是更加偏向于刘备,褒刘贬曹也由此而来,这是应时代时局的举措,意在呼吁执政者应心向百姓,而完全符合历史并不是他们这些封建时期作者的用意。

一部分好汉是被捆绑的,例如卢俊义、燕青、朱仝等,他们被宋江断了后路,实在是无处可去,尽管人在梁山,可他们能服宋江吗?

晁盖、柴进的仗义疏财多少是从本位出发的,属于“爱吾爱以及人之爱”的儒家思想推崇者。所以,晁盖的“仗义疏财”仅是因为他“专爱结交天下好汉”。凡是有江湖中人前来投奔,晁盖不管好歹一律照单全收,“若要去时,又将银两赍助他起身”。但是,上了梁山之后,晁盖因为要招安,便不爱他们了,一个好汉都没有招募上山。

宋江对李逵说:“今日既是明明地输与他了,快把来还他。”

原因很简单,仗义疏财或许能够交到一些朋友,但很难笼到人心。而宋江交朋友的法宝可不是仗义疏财,而是以放低身段的方式,“折节”交朋友,走近人的内心。

然而,宋江却又是坚决的反皇帝的急先锋,率领梁山好汉不断攻打朝廷堡寨,袭扰官府,斩杀命官,棒杀宋徽宗的大舅哥慕容知府,以皇帝御用的金玲吊挂截杀贺太守。这道江湖令,就是一张造反令,号令一出,江湖好汉无所不从,纷纷前来聚义。

还有一部分好汉纯粹是看在钱的份上,或是犯了大罪只能呆在梁山的,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们早就离开了。

而在江湖社会混黑社会的人,由于宋江在官场上混,这些混黑道的人由于经常犯事,会经常落在了刑警队的手中,也就经常需要拿钱请宋江帮忙活动捞人,所以混黑道的人也很给宋江的面子。

宋江是“呼群保义,把寨为头”的天魁星,是一百单八将的魁首,当然要以“及时雨”的身份布施万物了。

当宋江听到李逵说是为了向别人借十两银子,宋江便马上去身边取出十两银子,把与李逵。

晁盖是个能力很强的领导,为人仗义,对兄弟义薄云天,可惜没有一个聪明的脑子。虽然很多人对于宋江架空晁盖的第一把交椅有比较大的争议,认为晁盖才更应该做领头大哥,宋江太过奸诈虚伪,晁盖是实打实的仗义,也更加得旧部人心,可是若想带领梁山一众好汉谋得更好的未来,这还非宋江不可。

柴进是个烂好人,凡是会三脚猫功的,欺世盗名的,投机取巧混饭吃的一概全收,真正英雄哪能和他们一伍。在英雄眼里是没有原则的,好坏不分。

得人心者得天下,历来如此。问题在于:大家为什么服宋江?

一、柴进最先出局

一句话:跟着晁盖,没前途!就连他出生入死的战友、老乡吴用,都转向投向了宋江!

三、宋江凭什么稳坐一哥宝座

但遇到了粗鲁的李逵,宋江见面就直接给10两银子,来实际的。

所以晁盖、袁氏三雄、吴用、刘唐等人对他感恩戴德。

这等于说是当众宣布:我是李逵的大哥,我可以支配李逵。有我在,他不敢。

虽然官江在官场上的职位级别很低,但由于宋江是江湖社会黑白二道都在混,比宋江级别高的白道官场上的人,也得给宋江的面子,为什么呢?因为除了惹不起宋江混黑社会的朋友圈,另外主要是与宋江合作捞人,大家可以一起发财。

有的人善于使用精神控制,和他人在一起,往往不用多长时间,马上就能自然地确立主导与顺从,支配与被支配的关系。而宋江就是精神控制方面的集大成者。

施耐庵极其主张“兼爱”,因此,在梁山大聚义之后这样赞道:天地显罡煞之精,人境合杰灵之美

柴进其实最仗义疏财,且讲义气的。

大家注意,晁盖发现来投奔他的刘唐被抓,立即花费10两银子谎称是他外甥,将刘唐救走。

堂堂禁军教头,居然要沦落到和乡间土霸比武的境地,林冲又不傻,他心里能爽吗?这柴进,就是小家子气!钱花了不少,真心朋友没交到几个!

二、晁盖的短板是过于“柔弱”,缺乏手腕

那汉道:“‘客官’,‘客官’!我初来时,也是‘客官’,也曾相待的厚。如今却听庄客搬口,便疏慢了我,正是‘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却待要打宋江,那庄客撇了灯笼,便向前来劝。

举两个例子,咱们看看宋江如何交朋友的。

宋江初遇武松

本文为“达文有话说”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果然,柴进坐不住了,赶紧取出一箱的缎匹缎绢,教做三人的称体衣裳。宋江这是用柴进的钱,笼络武松的心。

柴进虽不高兴,但是却忍了,并没有将武松赶走。

可武松这个人脾气不好,喝醉了酒喜欢闹事,又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经常跟庄客打架,大家能说他好吗?时间长了,柴进就冷落了他,竟然落到在廊道窝着烤火的地步。

首先宋江是官场上混的人,在江湖社会上的人,都懂得江湖社会混的规矩,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斗。

就算是“豹子头”林冲这样闻名江湖的猛人,柴进在与他交往时,也始终放不下身段,还让人家跟洪教头比武,这是把林冲当啥了?鬼知道洪教头挑衅林冲是不是柴进纵容的?

晁盖当寨主期间,可谓得过且过、不思进取。他主政期间,梁山的实力基本上没有发展壮大,来投奔梁山的,例如时迁、杨雄、石秀等等好汉,都是冲着宋江的名头来的,他堂堂寨主,脸面何在?

柴进是后周世宗柴荣嫡系子孙,家传宋太祖御赐丹书铁券,除了皇帝以外无人能治罪,因此能大胆收留许多钦犯或亡命之徒。

这里有这么一层意思,武松初来时,柴进还将他当客官相待,但时间久了就怠慢了,甚至他得了疟疾都没有人关怀。此时的武松很落魄。

我们大致上可以理解为村长,其影响力仅限于东溪村,即使和都头雷横交好,也是人家看他的面子而已。

柴进、晁盖、宋江,加上卢俊义,是《水浒传》中四个有“仗义疏财”标签的人。但是,所有的梁山好汉,包括同样是仗义疏财的晁盖、柴进、卢俊义都只服宋江。这是为什么呢?

晁盖这人做朋友是够义气,大气耿直,办事公道,没心机,也没大主意,如果没有宋江出现,在梁山盘居过着桃花源的生活,也是不错的。

梁山好汉之所以从四面八方不约而同地齐聚梁山,就是因为以不同的方式接到了一道相同的江湖令——“仗义疏财”。

可惜会做表面文章的宋江的出现,排挤了他。宋江表面也是好口碑,做小吏,工于心计,收拢人心,他这是为自己往上爬铺路,至死也是官迷。他为大家画了一个美好前程,吴用也被他收服。晁盖也就是霸占一方,逍遥自在,这样的日子过久也烦,人心焕散,没有目标凝聚他们。

而忠勇伯对金老师的评价是:这个人,很会做人。

综上所述,三人之中以宋江的势力最大,帮助的人也做多,所以梁山好汉都服宋江。

更要命的是,晁盖没有什么心计,当寨主那么长时间,手底下却没有一个过硬的班底。他们这不是过家家,是盘踞水泊、对抗朝廷造反啊,是靠刀枪在搏命啊,身边没有几个狠人,怎么站得住脚?

施耐庵高度赞美“兼爱”

宋江带着兄弟宋清再送武松,一直送到十里开外,有一个小酒店,三人饮了几杯,看看红日平西,武松便道:“天色将晚。哥哥不弃武二时,就此受武二四拜,拜为义兄。”

总而言之,宋江以仗义疏财啸聚江湖,聚义梁山,是一道假天子以令江湖的“江湖令”。

按说,李逵应该把钱直接还给小张乙,可是,他却交给了宋江,再由宋江交给小张乙。这个小小的细节,恰恰说明,李逵在心理上已经完全臣服于宋江,把宋江看做是自己的主人了。

最先出场的“仗义疏财”的好汉,是后周柴氏嫡派子孙,盘踞在沧州道的柴进柴大官人。柴进因仗义疏财,先后有杜迁、武松、林冲、宋江、宋清这几个天罡地煞前去投奔。柴进以“仗义疏财”为梁山开基立业,并资助过杜迁、王伦、宋江三任梁山寨主。

自家江山社稷被谋篡,柴进当然心怀不满。于是,在高唐州私设“皇城”,圈“禁城之地”。又在沧州道专一接济过往配军,私藏犯了弥天大罪之人。暗中资助梁山,把朝廷要犯不断往梁山输送。

武松是柴进的客人,怎么送应该由柴进决定。宋江这又是不寻常之举啊!

第二个出场的“仗义疏财”的好汉就是晁盖,毫无疑问,这道“江湖令”召集了北斗七星劫取生辰纲。这是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第一次出现在书中,以七人为代表,梁山正式开启了大聚义模式——开挂了。

我是清水空流,历史的守望者。期待你的关注和点评。

宋江以兼爱之名远播江湖,因而,四方豪杰纷纷投奔。梁山之上,都是拥护宋江的好汉,因而,义旗一举,天罡地煞莫不“拱听号令”。

再者,宋江比晁盖有脑子,宋江总能抓住事情的重点,这也是此后人心归向宋江,宋江能同晁盖争权的主要原因。而柴进也是不会讲话不会做人的那么一个角色,就比如柴进庇护武松,给武松钱,武松非但不感激反而对柴进有意见,这就足够表明柴进虽仗义疏财,但不懂人情世故,这就导致不得人心,这样一来怎么可能还会有广而佳的名声。

李逵拿了银子之后,马上就去赌场输了。不仅输了钱,李逵输钱后还耍无赖,把打了人。

所以别看梁山108条好汉取义,声势威猛,其实内部也是矛盾重重。而宋江偏偏有本事把大家聚拢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坚强的战斗集体,打得朝廷无计可施。

第一首推柴进。

这可以说是有情有义了。

我是文玩壹姐,如果喜欢的话,就点个赞加关注吧!谢谢!

展开阅读全文

宽10.4米,进深12米的两层别墅怎么设计好?

上一篇

卢绾为何会反叛刘邦呢?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柴进、晁盖、宋江,都仗义疏财,为何大家都服宋江?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