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绾为何会反叛刘邦呢?

卢绾反叛,在刘邦看来最奇葩,最闹心,鼻子差点气歪了,若不是在平定淮南国时受了重伤,他就御驾亲征了,非当面撕了卢绾不可。最重要的是,刘邦听到这个消息后,伤势火速加重,就像魏延闯灭了诸葛亮的七星续命灯,一只脚已经被牛头马面拽进了地府的大门。因此,也可以说是卢绾给日薄西山的刘邦下了一道催命符。

  直到后来高祖刘邦东征黥布,陈豨经常率军在代地驻扎,刘邦便派遣樊哙攻打陈豨并将其斩杀。他的一员副将投降,说出了燕王卢绾派范齐到陈豨处互相交通情报,商议策划的事情。刘邦一听这还得了,得叫卢管来说个清楚,于是就派使臣召卢绾进京。卢管得知了这个消息哪还敢去见刘邦啊,本来自己心里面就有鬼,于是卢绾称病推托不能前往。刘邦一看,嘿!卢管这小子该不会真的私通外敌吧?变要派人看看卢管到底是真病还是心里有鬼称病不敢前来。就又派辟阳侯审食其,御史大夫赵尧前去迎接燕王,并顺便查问燕王部下臣子。这下卢绾更加害怕了,这刘邦居然排了钦差大臣来查自己,更是闭门躲藏不出,卢绾还是推托有病,拒绝进京。卢绾的部下臣子都逃跑躲藏。辟阳侯把这一切都报告了刘邦,刘邦更加生气。

1、始终处于独立状态的旧有诸侯。项羽西入关中灭秦,之后,曾大封天下十八路诸侯,虽然其中大部分诸侯都在此后的乱世中被消灭,但仍有部分诸侯因各种原因得以保存,并最终倒向了刘邦,例如燕王臧荼、长沙王吴芮、韩王韩信、九江王英布等。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诸侯王虽然倒向了刘邦,但却并非是从属关系,而刘邦的势力也从未延伸到燕地、长沙、九江、韩地等地(英布倒向刘邦后九江曾被项羽统治),因此这几位异姓王的势力始终相对独立,刘邦称帝后分封他们为王,其实也是一种无奈的拉拢、妥协。

卢绾和刘邦同一天出生,发小好朋友。刘邦起兵反秦时,因事被官府通缉,卢绾形影不离地跟着刘邦东躲西藏。刘邦到汉中后,卢绾封为将军,楚汉交兵时卢绾任命太尉,随同刘邦左右,刘邦的寝宫卢绾自由出入,一到关中刘邦封卢绾为长安侯,刘邦的手下没有比得上卢绾宠信了。
卢绾为何会反叛刘邦呢?

原来,等到天下局势相对安稳后,刘邦出于一家一姓之私,先后以“谋逆”的罪名处死楚王韩信、彭越,逼反英布、韩王韩信并将他们击杀,一时间令功臣人人自危。卢绾虽然自恃跟刘邦关系要好,不大相信皇帝会诛杀他,但架不住谋臣们的劝说,不由得也开始紧张起来。为求自保,卢绾最终决定跟占据代地的叛将陈豨、匈奴达成秘密同盟,以防止朝廷对燕国用兵。

汉朝虽然最终平定燕地的叛乱,但此时刘邦已是病入膏肓,离“鬼门关”越来越近。临终前,刘邦念及旧情,便派人捎信给卢绾,希望在闭眼前能再见老朋友最后一面。卢绾看完信后痛哭流涕,悔恨自己不应该造反,便率领家属、宫人、亲信等共数千骑在长城下等候,希望刘邦病愈之后,能亲自入长安谢罪。可惜的是,就在卢绾抵达长城后不久,刘邦便驾崩于未央宫,终年62岁。

  卢绾和高祖既是世交,又是发小,彼此之间经历了许多磨难与患难,按常理来说,他对刘邦的感情应是根深蒂固的,不容易被撼动。那为什么听了张胜一席话之后,马上就恍然大悟了呢?难道说他们几十年的交情,还不及张胜的不烂之舌吗?卢、刘二人的关系就真的这么脆弱吗?

陈豨起兵叛乱之后,燕王卢绾本也奉命自东北攻打陈豨,此时的他还没有反叛之心,毕竟陈豨连同之前的臧荼和韩王信确实起兵谋反了,被灭也属于正常。因此,起初卢绾平叛还是比较卖力的,当得知陈豨向匈奴求援后,他还派张胜出使匈奴杜绝陈豨的援兵。

刘邦听完燕国降将的汇报后,更是怒不可遏,遂任命大将樊哙为左丞相,率大军讨伐卢绾,时在汉高祖十二年(前195年)三月。然而,樊哙在燕国作战数月,始终无法击灭卢绾,刘邦一怒之下,又命大将周勃前往燕地诛杀樊哙(未果),并取代他的指挥权。周勃不辱使命,统领前线军队没多久,便一再击败卢绾,并将他驱赶到匈奴境内。

西汉建立之初,汉高祖刘邦之所以选择郡县制与分封制并存的“郡国制”,其实更多是对现实的一次无奈妥协。由于燕地过于偏远,为了确保中央朝廷对燕地的管辖,这才在燕王臧荼之后将与自己关系更为密切的卢绾立为燕王,然而随着中央朝廷与异姓王的矛盾爆发,卢绾却选择了“养匪自重”,这加速了他与刘邦之间的矛盾,进而导致其流亡匈奴。

而在张胜出使匈奴的时候,臧荼的儿子臧衍也恰好在匈奴逃亡,他便对张胜说,“陈豨被消灭了以后,下一个就该轮到燕了,您和您的主上马上就会成为别人的俎上鱼肉”,并劝说张胜应该养匪自重,只有如此燕国才能长存,张胜认为他说的有道理,于是便暗中联络匈奴援助陈豨。而在张胜表现出异动之后,卢绾甚至还曾上书请求刘邦族灭张胜,可以说直到此时卢绾仍然没有异心。

刘邦之所以龙颜大怒,是有道理的,一是卢绾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从小光屁股长大,在一起玩尿泥的次数都记不清了;二是卢绾没有立过像样的战功,等于是白送了他一个诸侯王。所以,卢绾是因亲封王,刘邦认为谁都能造他的反,唯独卢绾不可以,抛开私人感情,他也没有资格。

不过纵观汉初整个局势,刘邦确有将卢绾打造成另一个“长沙王吴芮”的意图。吴芮稳定西南,卢绾布防东北,为汉朝解决两大边患,何乐而不为!可是后来的局势越来越不按刘邦的意愿发展,当他软硬兼施,解决了楚王韩信、韩王信、赵王张敖、梁王彭越、代相国陈豨、淮南王英布之后,便彻底将卢绾置入一片风声鹤唳之中。

刘邦称帝不久,卢绾的运气果真来了。这个运气是燕王臧荼给的。臧荼最初属于陈胜吴广的部下,原本寂寂无名,后陪着上司韩广去攻打燕地。韩广占领燕地后自立为燕王。章邯剿灭“张楚”政权后兵围巨鹿,赵王歇四处求援,于是韩广派部将臧荼前去求赵。臧荼当然不敢和章邯开仗,只是驻扎在远离巨鹿城的地方观望,最后很幸运地等来了项羽。项羽打败章邯,率兵入关主持分封,臧荼紧随其后,分一杯羹的机会不能错过。

三、卢绾的心理预期不好:高祖已是夕阳西下,百年后吕后饶不过自己。

卢绾其实是没有反汉朝的心思的。从开始到最后,找不出卢绾要反刘邦的证据。

二、卢绾耳闻目睹了一出出鸟尽弓藏的大戏,读懂了刘邦的心思。白马之盟言犹在耳,令卢绾如芒在背,后悔接受燕王之封。

那么刘邦该怎么办呢?其实对于刘邦来说,剿灭臧荼是小事儿,防止其他异姓诸侯蜂起而攻之才是大事。不能因为一个臧荼而搞得异姓诸侯噤若寒蝉、人人自危,更不能出现“按下葫芦起了瓢”的局面。如果其他几个诸侯王并举反旗,群起而攻之,那么刘邦必然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刘邦认为当下稳定人心最重要,好比当年封雍齿打消功臣们造反念头是一个道理。因此刘邦在平定臧荼时就带上了卢绾,等于是去燕国来个高瞻远瞩的就任彩排。

到了刘邦从沛县起兵时,卢绾也是紧紧跟随着刘邦,后来到刘邦到了汉中后,刘邦让卢管做了将军,一如既往的跟在刘邦身边。后来又跟从刘邦向东攻击项羽时,卢管升为太尉,又以太尉的身份不离刘邦左右,都可以在刘邦的卧室里进进出出,就跟在自己家一样。刘邦对卢管非常的不错在衣食住行上的赏赐丰厚无比,其他大臣无人能与之企及,就是连萧何、曹参等人无法相比。萧何、曹参等人也只是因为做事有功而受到礼遇,至于说到亲近宠幸,没人能赶得上卢绾。到后来卢绾又被封为长安侯。

做侍中,出入长乐宫,卢绾对宫中险恶的政治生态有了清醒的认识:在那里,在脉脉温情之下其实是没有真正的亲情。只有的角力,为身份,为权力,斗得你死我活。刘盈是刘邦与吕雉的亲生儿子,本来已经以嫡长子身份立为太子。未来继位,几乎已是板上钉钉之事,谁知也有风云突变。戚夫人不仅是一匹黑马,愣是夺走刘邦的宠爱,还让他的儿子赵王如意弯道超车,直逼东宫

刘邦称帝后,大肆捕杀项羽的旧部,而燕王臧荼因为是项羽册立的诸侯,加之先前跟随项羽讨伐刘邦,因此在恐惧心理的驱使下,在汉朝建立的同年举兵造反。刘邦闻讯后御驾亲征,一举击杀臧荼。叛乱平定后,刘邦考虑到燕地民风剽悍,并且靠近匈奴,除非派自己最信得过的将领镇守,否则还会闹出乱子。经过深思熟虑后,刘邦最终册立“铁哥们”卢绾为燕王。

2、虽属汉军阵营却相对独立的功臣。彭城之战战败后,刘邦在正面战场抵御项羽的同时,采纳韩信之计开辟北方战线,而在这个过程中,原本属于汉军阵营的部分将领,被刘邦分封为王,进而取得一定的自主权,例如赵王张耳、齐王(楚王)韩信、梁王彭越等。张耳、韩信、彭越在归顺刘邦时本无固定地盘,可以说是正儿八经的汉军出身,但却在楚汉争霸的特殊时期而得以占据一隅之地,刘邦为了合击项羽,迫于无奈只能将他们分封于各地,而在西汉建立之后,由于这些人根基已经较为稳固,再加上功勋卓著,刘邦也只能保留其封国。

如上所述,卢绾的背叛源自于诸侯王与中央朝廷之间矛盾重重的大背景,再加上异姓诸侯的接连被杀被废,他这才有了自保之意。然而,一旦双方生了异心,便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毫无保留了,只会越走越远、裂痕越来越大,最终变成了你死我活的结局。

二,卢馆和夏侯婴,审其食是刘邦家的铁心豆瓣,没有谁能够超过刘邦对他们的信任。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的,计划不如变化。出乎意料的是,张胜到了匈奴后,竟然看到了在匈奴避难的原燕王臧荼的儿子。他对张胜的一番话使整个局势发生了质的变化。他说:“你在燕国之所以受到重视,是由于你了解匈奴的概况。汉王先与你们合作对抗叛军陈豨,等把他消灭了以后,汉王回过头来就该收拾你们燕国了,到时候,你们哭也找不着调啊!你聪明的话,就按兵不动,并暗地里与匈奴联合,给自己留条后路,岂不更好?”

北方的反派角色很多。汉朝封的诸侯在刘邦在时就到处造刘邦的反。卢绾到燕国后,为了自己的诸侯国的发展,不得不与周围的各种势力有交往。有人就说某年日月,看到燕王使者张胜在反将陈希大营走动,怀疑有不轨之事云云。刘邦不相信,不久又传说有这回事,因为是陈希投降过来的人交待的。刘邦就疑惑了。派审食其去调查。审食其回来说,燕王称病不回来,又不写捡讨,不听朝迄安排与敌国做边贸生意……

卢绾这招就是利用“保存陈豨残部”来体现自己的价值,也是一种平衡术,细想并不高明,因为他虽出于无奈,但丧失了原则与立场,从而把自己推到了刘邦的对立面。因此当刘邦怀疑质问时,卢绾不敢面对,一味的称病逃避。而当刘邦获悉卢绾同匈奴暗通证据时,没有原谅对方的余地,只能选择大兵压境。届时,卢绾无论是否真心反叛刘邦,但必须被动接受“反叛”的事实。

卢绾在刘邦驾崩后,率众逃亡匈奴,被封为东胡庐王,63岁时病亡。

其实吧刘邦除了给卢绾封王,其还给予卢绾诸多特权,比如卢绾可以自由出入刘邦的住所,也就是说卢绾要找刘邦可以不经过别人的禀告,可以直接大摇大摆的进入刘邦的住所。就连汉初三杰都没有这样的特权,更别说樊哙和其他发小了,可就卢绾就拥有这样的特权。

  汉五年初,项羽兵败以后,刘邦马上又委派卢绾与刘贾一起去攻打临江王,并打败了他。七月份的时候,他马不停蹄地随高祖去攻打燕王臧荼。高祖平定天下以后,封卢绾为燕王。在所有的上层干部中,没人能比卢绾更受高祖重视和亲近了。

然而,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卢绾跟陈豨、匈奴勾结的消息,最终被陈豨的降将告诉刘邦,后者闻讯后既伤心又生气,于是派使者征召卢绾到长安进行“解释”。然而,卢绾非但拒绝进京,而且还与臣属非议刘邦、吕后,批评他们滥杀功臣,但是不久之后,连这番话都被卢绾的部将逃至长安后,一五一十的告诉皇帝。

“郡国制”是刘邦的一次无奈妥协,卢绾被封为王有其特殊原因

  到了汉高祖刘邦晚期,刘邦为了给自己儿子上位清扫道路,清洗各地封王势力,导致各地封王反叛。陈豨在代地造反,高祖刘邦率军到邯郸去攻打陈豨的部队,同时作为刘邦小伙伴的燕王卢绾也率军攻打陈豨。陈豨见势不妙,便派手下去向匈奴求救。燕王卢绾也派部下张胜出使匈奴,声称陈豨等人的部队已被击败。张胜到匈奴以后,前燕王臧荼的儿子臧衍逃亡在匈奴,见到张胜就劝说张胜:“您之所以在燕国受重用,是因为您熟悉匈奴事务。燕国之所以能长期存在,是因为诸侯多次反叛,战争连年不断。现在您想为燕国尽快消灭陈豨等人,等到陈豨被消灭之后,接着就要轮到燕国了,您也要成为俘虏了。您为什么不让燕国延缓攻打陈豨而与匈奴修好呢?战争延缓了,能使卢绾长期为燕王,如果汉朝有紧急事变,也可以借此安定国家。”张胜认为他的话是对的,就暗中让匈奴帮助陈豨攻打燕国,养寇自重。可这事卢管并不清楚啊,于是怀疑张胜和匈奴勾结,一起反叛,害怕如果张胜反叛会连累到自己,就上书汉高祖刘邦请求把张胜满门抄斩。张胜急忙返回,把之所以这样干的原因全部告诉了卢绾。卢绾突然觉悟了,可这已经请求汉高祖刘邦把张胜满门抄斩了,便就找了一些替身治罪处死了,把张胜的家属解脱出来,从此张胜成为匈奴的间谍,又暗中派遣范齐到陈豨的处所,想让他长期叛逃在外,使战争连年不断,以便养寇自重。

  有危险的事刘邦不让卢管去干,安排卢管干的都是既没风险又有功劳的事,在攻打项羽的时候刘邦都没让卢管自己带队攻击,都是等到刘邦已经击败了项羽的时候,才派卢绾另带一支军队,和刘贾一起攻打临江王共尉这个好打的软柿子。刘邦平定了天下之后,当时在诸侯中不是刘姓而被封为王的共有七个人。刘邦因为自己跟卢管的关系亲近要好,就想把卢管也封为王,但又害怕群臣怨恨不满。只能等到将臧荼俘获之后卢管有了功劳,下诏封将相们为列侯,在群臣中挑选有功的人封为燕王。文武群臣都不是傻子,知道刘邦是为了想封卢绾为王,才将下面一群将相封为列侯,下面人都加官进爵了,就查卢管了于是就一齐上奏道:“太尉长安侯卢绾经常跟随陛下平定天下,功劳最多,可以封为燕王。”于是刘邦下诏批准了此项建议,卢绾被封为了燕王,所有诸侯王受到刘邦的宠幸都比不上燕王卢管。

刘邦无奈之下只能背负骂名而除去这些异姓王,在除去几个异姓王之后刘邦立下白马盟约,非刘氏不能封王,可此时的卢绾就比较尴尬了,自己本身就是燕王,而刘邦又立下白马盟约,在卢绾心里难免会心生忧虑。

西汉初期曾存在过七大异姓王,分别是燕王臧荼、梁王彭越、楚王(齐王)韩信、长沙王吴芮、淮南王英布、韩王韩信和赵王张耳(张敖),而刘邦之所以分封他们为王,实际上更多是一种无奈的妥协。这七大异姓王基本可以分为以下两种情况。

从此卢管走上了不归路,为卢管后来反叛埋下了伏笔。

卢绾从小就是刘邦的儿时伙伴,这种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孩子,在当时的人们看来不可思议。人们只有把这一切看成说天老爷都安排,非人力可以改变。刘邦的性格比卢绾要钢爆,所以,做了大哥,卢绾跟着跑。在一跑就是一辈子。卢绾的大半辈子耗在刘邦身上。刘邦在得意时,当然就忘不了人家,没有功劳有苦劳不是。这是从私谊上来讲说如此。不相信身边人,还相信谁?

△韩信

卢绾的运气好,就在于刘邦没有强大的儿子做藩王。项羽封的燕王臧荼反刘邦,刘邦把他镇压了。谁梁当燕王成了目光的焦点。刘邦的兄弟和儿子们不是支撑不起事情,就是没有长大。全国那么大,自己的一家人都出去也还大大有剩余的地方。刘邦又不想别人去干,害怕别人会搞分裂,搞独立。所以,他久久拿不定主意。后来,有打听得来的消息说,刘邦想封卢绾去守北方边防战线,做燕国的王,替皇帝分忧,替国家保一方安宁。大臣们马上集体上奏,强烈要求皇帝派忠心耿耿,任劳任怨的长安侯,太尉卢绾去燕国替安邦定国云云。刘邦自然准奏。于是,卢绾成了大汉朝的第一位由刘邦安排到燕国的诸侯王。

在泗水亭这个地方,一群不务正业的青年也加入了反秦大军之中,经过多年的努力最终刘邦成为汉朝的开国皇帝,其众多发小皆因有功被封王封侯。

班师回朝之后,卢绾如约当上了燕王。此举,刘邦可谓是一石三鸟,既完成了封王卢绾的愿望,也暂时打消了其他诸侯王的焦虑,同时还为他在处理异姓诸侯王问题上赢得主动与时机。所以封分卢绾是刘邦非常必走的一步棋。

之后,张胜返回燕地,对卢绾说出了臧衍的理论,再联系到槐荫后韩信被吕后诱杀,赵王张敖因贯高行刺而被废,梁王彭越因不服调遣、被告发反叛而被先废后杀,卢绾这才警醒,连忙又上书朝廷为张胜开脱。与此同时,卢绾派人联系陈豨,使其逃至燕地附近,进而造成双方“连兵勿决”的假象。

公元前197年秋,陈稀在代地造反,刘邦带领部队攻打陈稀,燕王卢绾派兵攻打陈稀东北部,此时,陈稀向匈奴求救,卢绾也派部下张胜出使匈奴,想阻止匈奴帮助陈稀。张胜到达匈奴以后,前燕王的儿子见到张胜说:“燕国能长期存在,是因为诸侯多次反叛,战争连年不断,才使燕国幸存下来,你不想燕国尽快消灭掉,就得于匈奴和好,使诸侯国战争连年不断。”

卢绾虽然在反秦到建立汉朝这段时间功劳并不大,无法与汉初三杰和其他诸侯王相比,甚至比樊哙夏侯婴都比不上,可是卢绾有刘邦的暗中帮助自然被封王也是轻而易举的。凡是卢绾参与的战事基本上刘邦都会说出给卢绾记上一功之言,其他臣子都是聪慧之人自然知道刘邦的用意。在燕王臧荼拿下的时候,刘邦在朝堂之上问道燕王之位谁做比较合适,其实这时大家心里都明白非卢绾莫属。

△卢绾自小便以刘邦马首是瞻

最后就是卢绾为何要反判刘邦,不得不说卢绾有点多心所致了,刘邦建立汉朝之后异姓王是让刘邦头疼的事情,他们总归不姓刘,万一他们反叛起来,天下岂不是又要大乱起来,天下百姓又要重新回到水生火热的生活。

公元前202年,刘邦消灭项羽后,带卢绾征讨燕王臧荼,燕王投降后,刘邦封卢绾为燕王。但是到高祖十一年,卢绾宣布造反,这对刘邦打击极大。卢绾为什么造反呢?

秦朝末年由于秦始皇突然病逝,赵高与胡亥篡改秦始皇之遗诏,令扶苏自裁,然后秦二世无能,赵高权侵朝野致使底层民众反秦之心增加,最后爆发了大规模的农民起义。

后来,陈豨的降将把此事告诉了刘邦,刘邦起初也并不相信卢绾会造反,因此派人召见卢绾。然而,卢绾面对刘邦的召见又哪里敢去,只得称病推脱。至此刘邦才有所怀疑,但他仍然不敢相信卢绾会背叛自己,因此又派辟阳侯审食其、御史大夫赵尧调查卢绾下人,卢绾恐惧之下闭门谢客,并对手下亲信说刘邦和吕后想要除掉自己,却没想到这段话最终还是传到了刘邦耳中。

因此,当燕王臧荼被剿灭,刘邦想要将燕地收回直接管辖,却又因燕地天高皇帝远,且地处各诸侯夹缝之中而不能的情况下,将功劳并不显著、但却极为信任的卢绾封为燕王,其实就是为了实现对燕地的间接管辖

中央朝廷与诸侯王矛盾加剧,卢绾为自保而行“养匪自重”之计

三,卢绾封王

果不其然,项羽在封分诸侯的时候就打了臧荼的数,将其封为燕王,另将韩广改封为辽东王。其实项羽是在诸侯王之间玩制衡术,目的就是让他们相互制约,相互消耗。韩广失去燕国当然不会服气,只是当场不敢发作,回到封地后便率兵攻打臧荼。然而结果出人意料,韩广不仅没有抢回燕国,反而达上了性命。于是臧荼连辽东国的地盘也一并收归己有。

直到后来,汉朝又得到一些投降的匈奴人,说张胜逃到匈奴中,是燕王的使者。于是刘邦相信卢绾真的反了!就派樊哙攻打燕国。汉高祖刘邦逝世后,卢绾就带领部下逃入匈奴,匈奴封他为东胡卢王。卢绾在匈奴时受到匈奴的侵凌掠夺,总是想着重返汉朝可已经回不去了,过了一年多,卢绾在匈奴逝世。

此时,汉朝境内只有7位诸侯王,除卢绾外,还有楚王韩信、梁王彭越、九江王英布、韩王韩信(韩国贵族)、赵王张敖及长沙王吴芮。虽然都是诸侯王,但就受信任程度、享受礼遇而论,韩信等人远不及卢绾。然而,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一旦地位和形势发生变化,即使再要好的朋友也可能反目成仇。很不幸,刘邦与卢绾最终便走到这一步。

过了一年,卢绾死在匈奴。

道理很简单,卢绾也是异姓诸侯,其他诸侯王的前车之鉴,由不得他不去“兔死狐悲”。因此,感觉唇亡齿寒的卢绾活得就像是一只惊弓之鸟,生怕那一天被刘邦找个理由灭了。这就是卢绾反叛刘邦的根源所在——他不再信任刘邦。所以,最终在叛逃匈奴的臧荼之子臧衍的蛊惑之下,卢绾竟然暗中勾结匈奴,给平定陈豨残部的汉军下起了绊子。

皇帝驾崩的消息传至长城后,卢绾自知无法得到吕后宽恕,于是在大哭一场后,率领部属投降匈奴,并被册封为东胡庐王。卢绾虽然得到匈奴的优待,但始终难以消除对刘邦的愧疚感,为此整日郁郁寡欢。汉惠帝元年(前194年),就在刘邦去世后的次年,卢绾也因病离开人世,终年63岁。随着刘邦、卢绾的相继离世,这对密友间的各种恩怨情仇也随之化为过往云烟。

之后,刘邦又从匈奴降人那里得到了确切消息,这才确信卢绾已经变心了,于是在汉高祖十二年(前195年)派兵攻打燕国,但不久后刘邦便驾崩了,而燕王卢绾则就此逃亡匈奴,被匈奴封为胡庐王,次年死于匈奴,终年63岁。

一,刘邦的封侯和封王的标准,是双重的。在刘邦封萧何为第一,曹参第二的时候,他就把这个标准实施了一番。萧何的军功没有曹参大,但是,萧何在后方做保障有大功。因此,萧何第一,曹参第二。同理,卢绾没有大功,但是,他是刘邦的个人生活管家。几年如一日地跟着刘邦,不弃不离。刘邦认为卢绾有大功。在分封诸侯时,卢馆得了长安侯。食邑租税比沛县集团的谁都强,长安是汉朝的都城,却是卢馆的封地。刘邦对他多照顾,由此可见一斑。

张胜回去告诉卢绾,卢绾觉得有理,于是就让张胜做间谍,暗中去陈稀处,商量维持战争不断。汉十二年,刘邦派樊哙攻打陈稀将其斩杀,陈稀一员副将投降刘邦后,把燕王与陈稀的互通情报之事告诉了刘邦。刘邦派使者召卢绾进京,卢绾称病不敢去,刘邦又派御史大夫前去迎接,并顺便查问案件,卢绾更害怕,闭门不出,对自己的宠臣说:“异姓封王的,只有我和长沙王吴芮了,去年春天,淮阴侯韩信满门被杀,又杀了彭越,这都是吕后干的,现在皇上病重,国事由吕后负责,吕后总找一个借囗杀掉异姓王和功臣。”于是,还是称病拒绝进京。

《史记》在编排上,将刘邦的发小卢绾与韩王信、陈豨放在一起作合传,是很有趣也很有用意的一件事。这恐怕不止是三人最终都做了叛臣吧?其实,刘邦到死也不明白,卢绾怎么也会勾结匈奴背叛我呢?不过,司马迁还是让我们看明白了。


一、别人以为卢绾是高祖至爱之人,卢绾心里清醒:最亲近的人也最危险,连太子都难以自保,更何况自己这个异姓之人。

  非也,卢绾不是不重感情,也不是不爱自己的家园,而是他从高祖身上看到了比权欲更可怕的东西,那就是自私和贪婪——“狡兔死,良犬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正因为他与刘邦相处的时间长,所以他才更明白这几句话的深刻含义,更明白自己身边潜伏的危机。卢绾是个有智慧的人,他从韩信,及彭越的惨遭不幸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高祖为什么遭到“发小”卢绾的背叛?不难看出,卢绾在刘邦那儿,完全没有安全感。他认为,与其每天战战兢兢地生活,还不如潇洒走一回。尽管他也怀念故土,但他的离开,却保住了自己的家人,不像淮阴侯韩信被灭三族。

进入咸阳后,人们对卢绾所受隆遇既艳羡,又有所不服:莫说与汉初三杰比,就是跟周勃樊哙比,卢绾的战功也相差甚远。他们都认为,卢绾不过是靠着与刘邦的特殊关系而一步登天的。这种想法也有一些道理,有一定的根据。在旁人看来,卢绾真是太幸运了:跟刘邦做邻居,同年同月同日生,又一起上学读书;长大后又跟随刘邦,由泗水亭到咸阳城,风雨相伴,一路做到大汉侍中、太尉,受封长安侯、燕王,位极人臣,就是同出沛县的萧何曹参也比不了。然而,当局者卢绾可是比那些旁观者参照物选得更准,看得更透彻:我和刘盈比,谁跟高祖的关系更近?

可此后的大戏,他就越来越看不懂了,直到感受到自己也变成了台上的角色。仅仅过了一个月,刘邦借口有人告发谋反,将楚王韩信擒获,接着将其废为淮阴侯,多年后又杀掉了他。次年九月,韩王信被匈奴包围,不得已向朝廷求救。刘邦怀疑他与匈奴有密谋,逼得韩王信万分恐惧中投降了匈奴。汉八年(前199年),刘邦又废掉了赵王张敖,还是因为后者有谋反之嫌。汉十一年(前196年),他又将梁王彭越枭首示众,接着剁为肉酱。淮南王英布接到刘邦赏赐的肉酱,已感无路可走,于是,聚集兵马,反叛汉朝,不久后被消灭。此时,卢绾环视一周,六年前所封异姓王,不管是否谋反,几乎都被刘邦剪除,只剩下了自己和长沙王吴芮。他又想起了白马之盟,非刘氏者为王,天下人共击之。现在不是已经应验了吗?想到这些,卢绾一身冷汗……

卢绾虽然功劳不算太大,但是他跟刘邦的关系不一样!他也是丰邑人,和高祖是一个村的。他们两个的父亲关系非常要好,而且更巧的是,高祖与卢绾又是同一天出生的,就当时来说,这件事在乡里很轰动,乡亲们都带着礼物前去两家道贺,都认为他们很有缘分。

可是在刘邦众多发小之中只有卢绾一人封王,像樊哙之流只是被封为侯,刘邦这么做让人很是费解,另外最后卢绾却反叛了刘邦。卢绾的功劳并不大,刘邦把他封为了王,可是,后来卢绾为何会反叛刘邦呢?

转眼楚汉战争开始,韩信进攻燕国,臧荼不战而降,因此也保住了诸侯王位。要说臧荼这个人比较识时务,乱世之中左右逢源,看惯了成王败寇,混成了一副人精模样。可也正是因为他太精明,所以看问题比较透彻。

  汉十一年秋天,陈豨在代地反叛,高祖亲自带兵到邯郸去攻打他,燕王卢绾是高祖的亲信,当然要极力配合领导作战了,他从东北部进攻陈豨。陈豨见势不妙,便派王黄去匈奴请外援。卢绾审时度势,为防止匈奴出兵,也派自己的特务兵张胜前往匈奴,出发时并交代“就说陈豨的军队已经被我们打垮了,这样的话,匈奴就不敢贸然增援了”。

卢绾从小就一直陪伴着刘邦,俩人情同手足,同甘共苦。刘邦发达后,给予卢绾格外的照顾也属正常。但是,有一条红线不能越过,那就是受封为异姓王,这是被许多人忽略了的。不管你是主动要求封王,还是半推半就做了王的,都等于把自己架在火山烤。汉五年(前202年)九月,刘邦发兵剿灭燕国,俘虏了燕王臧荼,让卢绾做新的燕王。当时,卢绾只觉得臧荼曾为项羽所封,一直有谋反之心,灭其国是情理之中。皇帝这么信任自己,派自己来守边关,感激之余,卢绾也就心安理得地做燕王了。

自燕王臧荼起兵反叛和韩王韩信联合匈奴起兵叛乱以来,汉朝中央政权与地方诸侯之间的矛盾便开始不断加深,尤其是汉十年(前197年)赵相陈豨叛乱之后,双方之间的矛盾便已经开始无法调和。

那么卢绾为什么要反叛刘邦呢?安安稳稳的做燕国的诸侯王不香么?其实卢绾也很无奈,这个件事情既有他自身的原因,也有刘邦的因素在里面,归根结底,两个人之间已经没有了信任。

卢绾,沛县丰邑人,跟刘邦不仅同年同月同日生,同在一条胡同里长大,同在一起读书学习,而且关系亲密,好到几乎要穿一条裤子的程度。刘邦在沛县起兵后,卢绾以宾客的身份追随他,虽然从没上过战场,但官职却是越做越大。等到楚汉战争开始后,卢绾虽然没有尺寸之功,但已经升任太尉,成为最高的军事主官。

△卢绾与以上七位异姓王情况全然不同

通过以上我们可以看出刘邦是没有想过要除去卢绾的,毕竟两个人的关系相比其他异姓王要铁一些,最后发生卢绾反叛之事,只能怪两人从朋友变成君臣之后无法坦言相告了。朋友之间应该有一说一没有必要藏着掖着,倘若两人都敞开心扉也许就不会出现卢绾反叛之事了。

四,为什么要反汉朝?

据正史记载,由于卢绾跟刘邦的私人关系很铁,尽管没有立下任何军功,但依然能享受最高标准的衣物、饮食,所受的赏赐也远超其他将领,并且还能自由出入刘邦的寝室。这种待遇,即使连大功臣萧何、曹参都享受不到,由此可见卢绾的受重视程度(“出入卧内,衣被饮食赏赐,群臣莫敢望,虽萧曹等,特以事见礼,至其亲幸,莫及卢绾。”见《史记·卷九十三》)。

史料来源:《史记》、《汉书》、《资治通鉴》

  进入汉中的时候,卢绾担任大将军之职,话虽这样说,可实际上他就是高祖的保镖。而在楚汉相争的时期,卢绾就又摇身一变,当起了刘邦的生活秘书,他在内廷十分随便,可以自由出入高祖的起居室。高祖待他也不薄,常常赐予他一些衣服、被褥、食品之类的东西。他俩就像自家人一样,亲密无间,引来不少羡慕、嫉妒的目光。像他们这种君臣不分你我的礼遇,除了卢绾以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了。卢绾当了一段秘书后,刘邦就又提拔他为咸阳市的市长。

卢绾是刘邦的同乡兼发小,自始至终追随刘邦,屡立军功,官至太尉,封长安侯,深受刘邦信任。他能自由出入刘邦卧室,刘邦对“虽萧曹等,特以事见礼。至其亲幸,莫及卢绾。”刘邦建汉后,卢绾受封燕王。

在臧荼看来,刘邦封分异姓诸侯不过是权宜之计,迟早他会将这些诸侯王逐一铲除掉的。更何况,臧荼明白他这个诸侯王是项羽给的,刘邦既然容不下项羽,又岂能容得下项羽曾经的小弟!因此,臧荼干脆再“识时务”一回,与其等着刘邦挥来大刀,还不用先给刘邦一棒,于是他便成了第一个反叛刘邦的异姓诸侯王。

当然,生气归生气,卢绾还得灭,于是刘邦将任务交给了连襟樊哙。听说樊哙兵临燕国,卢绾一溜烟跑去投降了匈奴。那个时期的匈奴就像是中原叛将的避难所,所以卢绾到匈奴寻求庇护也不意外,只是下场令人唏嘘。因为卢绾虽然被冒顿单于封了个东胡卢王,但周围的部落不把他当根葱,反而对他大车小辆载来的财物垂涎三尺。匈奴人的生存哲学就是抢,所以近水楼台的卢绾自然就成了他们“打谷草”的目标。最终,卢绾饱受欺凌,人财两空,北逃仅一年时间便郁郁而终。

总上所述,卢绾为了自保不愿落个惨死结局,他为什么反叛,就是因为韩信和彭越的惨死,使卢绾更加害怕,会有韩信彭越的结局。不得已投靠匈奴苟且偷生,刘邦为了自己的皇权,弄的发小也反叛他,不得说在利益面前,为了自己是残酷无情的。

比如齐王韩信、梁王彭越、淮南王,那个不是靠一刀一枪打出来的。而卢绾唯一的一次功劳还是在项羽死后同刘贾去征讨临江王共尉,结果还被打了个灰头土脸回来。所以,如果要从丰沛集团中选一个头号吃闲饭的人出来,那么这个“殊荣”非卢绾莫属。不过这并不能阻止卢绾当诸侯王的节奏,谁让人家跟刘邦关系铁呢!

从刘邦起兵到创建汉朝,有一大帮朋友始终追随其左右,在战场上为他出生入死,最终也都成为开国元勋,获得高官显爵。在这帮人当中,跟刘邦关系最铁、爵位最高之人,非燕王卢绾莫属。但让刘邦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对卢绾提携备至,对方却叛变投敌,实在是令人不解。那么,卢绾为何叛变?他最终的结局如何?

(卢绾剧照)

(刘邦剧照)

卢绾和汉高祖刘邦是同乡同学,光着屁股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又是同一天出生的,而且卢绾的父亲和刘邦的父亲同样也是非常要好朋友,所以卢管跟刘邦从小关系就很亲近很要好,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穿一条裤子的关系。当初刘邦还是平民百姓的时候,犯了事被官吏追到处躲藏,卢绾总是跟随着刘邦,东奔西走,可以说是一起扛过枪,分过脏,一起piao过chang,关系铁到不行。

陈豨在代地起兵反叛,自立代王。刘邦亲征,卢绾亦出兵助战。陈豨求救于匈奴,卢绾亦遣使者张胜说服匈奴王拒绝求救。张胜听从逃亡在匈奴的臧荼(原谋反被杀的燕王)之子的离间之语,“乃私令匈奴助豨等击燕”,并将听到的离间之语转述卢绾。卢绾为自保,勾结陈豨。事泄后,刘邦“使樊哙击燕”。

刘邦立下白马盟约之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忘记卢绾这位燕王的存在,也许是刘邦认为卢绾和自己是穿一条裤子的发小,这样的话应该不会让卢绾多想。可是卢绾毕竟不是刘邦肚子里的蛔虫,卢绾认为刘邦是在暗示要除去自己,就算刘邦不清除自己,吕后又是怎么样的一个心境,最终卢绾选择了在刘邦生病之时反叛刘邦。

听得刘邦身体一天天恶化,卢绾越来越觉得自己是高危人群,该及早找好退路,不致重蹈韩信彭越的覆辙。他想,刘邦若是身体康健,心中也许不会有那么多的千岁之忧,自己也会过一段安稳日子;若是他病入膏肓,忧心忡忡,保不准哪一天就会朝仅剩的俩异姓王下手,为太子继位扫除障碍。至于刘邦去世以后,吕后必然得志,她会快意复仇。对吕后的心狠手辣,卢绾有深刻的记忆的。想要除掉韩信彭越两大功臣,刘邦都有所忌惮,不敢下手,而吕后眼都不眨,从容不迫地快刀斩乱麻。吕后为她的儿子刘盈算是操碎了心,从来都是不惜使用一切手段,当初是保住太子之位,现在是保住皇帝之位。戚夫人是对手,要除掉;赵王如意是对手,也要除掉;刘邦的其他儿子也是对手,也要除掉……卢绾预想,吕后会杀红了眼的,既然同姓王要杀,自己这个异姓王就更是在劫难逃了。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早为之所。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了,逃往匈奴……

众所周知,刘邦最初封了八大异姓诸侯王,齐王韩信(后改楚王)、张王张敖(继承父张耳)、韩王韩信(与韩信同名,史书常以韩王信相称)、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燕王臧荼、长沙王吴芮、闽越王无诸。唯没有卢绾什么事儿。或者是刘邦原想给卢绾封一个诸侯王,但轮不上。要知道当诸侯王要有两把刷子,凭真本事,否则无异于异想天开、痴人说梦。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渐渐长大,他们一起玩耍,一起读书认字,形影不离,情同手足。村里的人都特别羡慕他们两家。后来,刘邦因为吃了官司,整天东躲西藏的。而卢绾呢,也不怕受牵连,不仅给他送吃食,而且还经常跟着他四处奔走。从这一点上来看,两人的关系那是铁的很。刘邦心想,总这么躲着也不是办法呀,必须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才成。他在流浪的过程中,由于本身很具有号召力,所以结识了不少朋友,他看准时机在沛地起兵,卢绾就以他跟班儿的身份不离左右。

宝座。 吕后猝不及防,匆忙间只有招架之功。作为旁观者,卢绾也看出来,吕后是怕极了。若是戚夫人母子得势,吕雉娘俩必将死无葬身之地。后来,多亏有留侯张良出谋划策,又有商山四皓相助,刘盈的位置保住了。可是,戚夫人那面的地位就保不住了。于是,她唏嘘流涕,唱起了悲怆的楚歌。 刘邦对此都无可奈何:身为九五之尊,自己能做到的也就是,生前保戚夫人母子平安,至于身后的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卢绾算是看明白了,与刘邦关系越密切的人,越接近权力的中心,也必然卷入权力角逐中难以能摆脱。权力的游戏是冷血的,没有全身而退的人——这就是宿命。

  就这样,张胜觉得是那么回事,就叛变了,并要求匈奴帮陈豨打自己居住的国家燕国。燕王卢绾怀疑张胜叛变了,就建议高祖逮捕他。可张胜回国后,把自己叛变的原委讲述了一遍,卢绾听了,茅塞顿开。便在高祖面前给张胜圆了谎,并找了几个替死鬼杀掉了事。从此以后,张胜就给匈奴当起了间谍,卢绾也积极配合他的工作,帮助陈豨长期流亡国外。后来由于陈豨的副将投靠了汉王,他把卢绾等人都供了出来。卢绾非常害怕,于是带领一家老小逃到了匈奴。一年多以后,最终客死他乡。

中国有一句话叫“众口烁金,积毁销骨”,卢绾差不多就艾在这句话里面。

卢绾反叛刘邦的原因,内因势力强大而遭朝廷猜忌,外因倚仗匈奴有恃无恐,故被刘邦日渐疏远,被迫反叛,最终不得己而投奔匈奴。

后来,没有不透风的墙,汉朝又抓到了一些投降的匈奴人,他们说张胜逃到匈奴是燕国的使者,刘邦这才认为卢绾造反了。刘邦派樊哙和周勃攻打燕国,卢绾带领家属和部下逃入匈奴,封他为东胡卢王。可是好景不长,一年多便病重而死,落了个客死它乡的结局。

刘邦对待卢绾的态度之所以这么好主要是两个原因,第一卢绾跟刘邦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两家还是邻居,两人可以说是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比其他发小要关系更铁一些。第二刘邦起事之初,卢绾可算是刘邦忠实的追随者,也是第一个拥戴刘邦做领头人的,另外卢绾在刘邦众多发小之中可以说是比较懂事,凡事都会与人商议,性格比较稳重,当然除了当初反对韩信官拜大将军之外。

与以上这些异姓王比起来,卢绾的情况完全不同,他乃是一直跟随刘邦作战的绝对汉军嫡系,始终受刘邦的直接或间接指挥,始终未脱离汉军取得自主权,他之所以能够被封为王,乃是由于臧荼在西汉之初于燕地造反被灭,才以卢绾取而代之而刘邦之所以会选中卢绾,则源于他想要将燕地收回中央直接管辖。

卢绾与刘邦不仅是同乡,且两人同年同月同日生,加上卢绾的亲戚与刘邦之父交好,因此两人自幼便关系极为亲密。而一直以来,卢绾一直都像是刘邦的亲随一般,在刘邦起事之前,便常常以刘邦马首是瞻,这样一个人,可以说是刘邦最为信任之人。

确实有点道理。卢绾的功劳不大,甚至可以说没有武功。他的封侯和封王,是刘邦给他的报酬。这要从几个方面来说明这个问题。

刘邦正在为鲸布的事闹心,一听就炸了。派小老姨樊哙带兵去问罪。卢绾这时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只得带了家室到长城脚下等待大汉军队。但是,等来的消息是皇帝驾崩了。卢绾害怕吕后乱杀人,万不得已地投到匈奴去了。匈奴封他为东胡奴王。

(项羽剧照)

卢管与刘邦从小关系要好、亲近,卢管因刘邦的宠幸而一路高升,刘邦为了封卢管为王,不惜封多人为侯。后来刘邦为了清洗个封王势力,卢管害怕为了自保而于匈奴勾结,纸是包不住火的,卢管最终叛逃匈奴,在匈奴遭受侵凌掠夺,欺凌的死于外地。卢管算是自己作死,本来刘邦还没打算清理他的,自己因为担心害怕非要作死。

展开阅读全文

柴进、晁盖、宋江,都仗义疏财,为何大家都服宋江?

上一篇

为了有一些储蓄,把自己压榨到最狠的时候是怎样的?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卢绾为何会反叛刘邦呢?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