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让你吃过就难忘的美食?

有,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我跟师傅去一家军工厂去搞生产协作,中午对方留我们吃饭,就在食堂里。

我选了几个喜欢的菜,一点肉食,一点海鲜,好像吃了一小会,肚子就饱了!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吃更多!还有好多东西没吃到呢!结果吃这么点就吃不下去了!

1994年大天干,河里的水都喝完了。粮食根本没有。我们这本来就是山区落后小地方,祖祖辈辈都靠着那点土地吃饭。还饿死过人。天干也意味着有瘟,但没出在人身上,鸡鸭猪还没等你留着续命就已经完了。村头有一家一头母猪一直没有问题,只是瘦的不成样子了,后来也染了瘟疫,嘴巴眼睛都溃烂化脓了,那个时候管控没现在这么严格,处理措施也就是深挖深埋。我挨着我叔叔睡的。半夜饿醒起来我叔叔把偷摸藏的一个小红薯给我吃了,然后他在门口石阶坐了很久,告诉我不要乱跑,先睡觉,等下叫我起来吃肉,那时候我才八九岁。大概凌晨三点左右,他去把那头别人埋了的瘟疫猪挖回来偷偷在我们后面的树林里煮了,啥都没有,盐都是把盐罐涮了的,一家十多口人坐一起才垫到个底就没了。事实证明不会传染给人。那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也许人在脆弱的时候对他人的善意比较敏感,也比较容易产生倾诉的欲望。虽然是一个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父亲还是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粉店老板。

父亲患癌临走的前十几天,那时候的父亲基本病得下不了床了,也没有什么胃口吃饭。可是那天,父亲突然说:想要到街上去吃碗扣肉粉。

父亲看我们吃得香,笑笑地问我们说:是不是味道比外面的都要好吃?你们快尝尝汤,他们这里的汤也是顶顶好的。

我太想他了,我的老父亲!

可是如今,一碗最普通的扣肉粉却成了他最大的愿望。那也是我吃过的最难忘、夹杂着思念与回忆的一碗扣肉粉。

在部队时参加了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也就是那一年从前线下来后回家探亲,带回来一点压缩饼干,分给我大概有三五块吧,一直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味!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吃过,所以那就是我吃过难忘的美食

我和老公都属于吃货类型,到地头了,当然不能错过名震全国的大盘鸡。在一个比较火的饭店,等了40来分钟,终于等到了,哇!好大的一盘!吃起来味道确实不一样,鸡肉听说也是专门做大盘鸡的鸡,土豆也特别好吃,当然也很辣,新疆人吃辣一点也不比四川人逊色。我和老公吃完一大盘(我俩都是胖子的根源),还意犹未尽。从那之后,隔几天就吃一次,十年前物价还不贵,记得那会儿是25元一个中份,外加送几片面。

哥哥慢慢地开着车,一路上,父亲的精神都前所未有的好,像只出笼的小鸟,给我们分享着他所熟知的一切。

第一次看见自助餐,我目瞪口呆。整个大厅,都是好吃的!

所以,至今我都无法忘怀那一碗粉的“味道”,也是最难忘的“味道”,有心酸与难过,同时还夹杂着不知明的满足。有时候,真的希望时光能够倒流,让我们还能再见一见老父亲。

我们是既开心又忐忑,更多的是心酸。父亲健康的时候,都可以自己骑着摩托车到街上去,一些农作物的买卖也是靠父亲骑摩托车拉到街上。

我吃过最难忘的美食就是我自己亲手做的红烧鱼🐠,真的很美味!我一个朋友连汤都喝完了!

只不过,后来再也没有吃过那样的馒头了,特别遗憾!

那时候烟台刚刚兴起自助餐,单位组织年底聚餐,就选的自助餐。

每次回家,我还是习惯到那间不大的粉店去坐坐,仿佛那还留着父亲的味道,还有父亲的影子。

从此以后,父亲每次出街都要到李伯这里来坐一坐,有时给李伯带一点自己种的水果或家里有的,父亲都要带上一点。

李伯告诉父亲说:这一带特别乱,很多小偷,这些都是一些街上好吃懒做的混混。

最难忘的要数在新疆乌鲁木齐吃的大盘鸡了。

这份算不上美食的扣肉粉,因它原料含有着对父亲的追忆与遗憾,真是永生难忘!

听完父亲的话后,我们才明白,李伯在见到变了样的父亲时,为什么会红了眼睛了。而父亲,在把故事讲完后,似乎也累了。

事隔多年后的今天,父亲不在了,但那天吃粉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我还记得父亲坐在一张老旧的椅子上,把他曾经遇到的事情,那份独一无二的老天爷对他的善待,给我们娓娓道来。

父亲摆摆手说:人老了,哪能不生病。

真人真事,也真是1994年。

我们带父亲到一间比较普通的理发店理了头发,这也许是父亲第一次进理发店理发。

我是来自烟台的鱼师傅,爱美食,爱生活,菜谱天天更新,喜欢我的文章,就收藏,转发一下吧。记得关注我哦,感谢您的阅读!

忙了一上午,有些饿,但又不想吃,出于礼貌,跟师傅就上食堂了。算客饭,照例有几个菜,不记得了,那时也不兴喝酒。菜来了,馒头也来了。

犹记得那天,我们把父亲扶起来,扶父亲的时候才发现,父亲已经瘦得只剩一把骨头了,头发和胡子也很久没有理过了。

后来自助餐普及了,就没觉得有多好吃了。以后每次回忆起来,都觉得第一次吃自助餐特别有趣,特别美味,非常难忘!

九四年我在郑州武警,第一年的新兵,火车站春运执勤。中午每个人就发了六个半大的包子当午餐,还是在站台解决。好容易到晚上八点撤勤,把我们全中队拉到车站食堂吃饭,两个菜,蒜苔炒肉,芹菜炒肉是用以前那种洗澡的大铝盆装的,四大笼屉米饭,号称菜一般,米饭管够。结果不到三十分钟,连菜汤都拌着米饭吃完了。(主要是大家真饿的狠了,早上六点半一直干到晚上八点。经历过九十年代春运的都应该知道当时是什么强度)最后洗澡盆里下了四次面条,街上买了几十袋馒头。才算解决晚饭。第二天就没再让我们去了,估计是被吃怕了。二十多年过去了,我最难忘,觉的最好吃的就是这顿米饭!

虽然我们没吃出那碗粉的味道,可它却给了我们一份更珍贵的回忆。这个回忆里有父亲最后的音容笑貌,也有着父亲最温暖的陪伴。

也是十几年前的某一天,父亲出街赶集买化肥时,钱被小偷偷走了。父亲发现的时候,小偷已经跑出去几步远了。

师傅停筷开始寒暄抽烟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已经在吃第六个馒头了。很不好意思地冲师傅笑笑,“费您饭票了”。一顿饭就超过一天粮食定额。

父亲照着镜子,默默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像不认识自己一样,看了很长时间。也是,父亲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模样了,再加上他很久没有照过镜子,病后的模样,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为了把钱追回来,父亲连续追了几条街,后来,小偷逃入到这一遍的小巷子中,父亲因不熟悉地势,还是让小偷跑了。

当时,看着父亲对自己心心念念的扣肉粉都失去了胃口,心里真的有说不出的难过。可我们不想扫了父亲的兴致,只能忍着泪水,食不知味地吃着碗着的粉。

第一次看到自助餐,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就好像一群狼来到了一个大羊圈,目之所及都是肥嫩的小羊!😍😍我们的眼睛都放绿光了!

那时候天都快黑了,可父亲还是不死心,一条巷子一条巷子地找,最后就来到了这间粉店里。老板看见父亲的面孔,还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天黑了还在这转。

衣服套在父亲的身上,显得空荡荡的。几个月前还能穿的衣服,可是,再穿在父亲身上时,却显得宽大了那么多。

跟着老公坐了两天的火车,终于到达目的地,既新奇又害怕,因为看到很多别的民族的人,在内地是很少见的。新疆维吾尔族和回族比较多,他们都不吃猪肉。所以那边的饭店绝大部分是清真饭店,只卖牛肉和鸡肉。

三十多年了,每每想起戗面馒头,仍然满口余香,不能忘怀!

就现在,去西南三省的山区看看,去湖南广西的山区看看,都有多穷!!更别提94年了!

接过剃须刀的那一瞬间,我忍不住泪流满面,既为父亲的话难过,也为自己和父亲聚少离多而心酸,更多的是害怕我们没有时间在一起了。

哥哥想接过剃须刀,可父亲却把剃须刀递给我说:还是让阿姐儿帮我吧,这个闺女,我欠她太多了,让我再好好看看她。

哥哥把父亲背到了车上,我们一起陪父亲上街。一路上,父亲贪婪得像个孩子似的,看着熟悉又陌生的景色,眼眼都不舍得错开并不时指着某处,跟着说那是什么地方,曾发生过什么事。

师傅乐了,“知道是什么馒头吗?戗面馒头。”

到了街上后,父亲说:你们带我去理个发吧。

只是,父亲也许猜到了些什么,只是他在成全我们的孝心。

吃饱了,就有聊天的兴趣了。何谓戗面馒头?戗面馒头就是老面肥发面后,白案师傅一早就开始揉面,边揉边往里加干面粉,大盆的面揉上八、九次后,再醒面二十分钟,接着再加面粉揉四次。直到面呈现光亮,有较好的弹性为止,上屉蒸。

可是,翻遍了父亲的衣服,都是一堆的旧衣服,并没有新衣服,最后,只找到一套八成新的衣服。

最后,饮料和水果都吃不下了,每个人都吃的饱饱的!第一次吃自助餐,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时候店家真是厚道,所有菜品都很新鲜好吃,量足足的,在当时,真是无比的丰富又美味!

我吃过的最难忘的美食,是自助餐。确切地说,是我第一次吃的自助餐。

那个时候人刚刚能吃饱饭,不饿肚子。在乡下一年四季都是黑面馍,红芋片打成面做的,中午是红片面加一点豆面做的杂面条。来客了才会蒸几个好面馍,家里有人发烧感冒了会给他擀点好面条。一年到头没有见过荤腥。大约到85年左右才能一年吃好面馍,好面条🍜。

发布了很久了,各种人都有,不得不补充个申明!

同事在我旁边,一个劲的提醒我,别拿鸡腿,别拿汉堡,吃一个两个就饱了,没有地方吃别的了……

六十年代,父亲下乡回来买了一只猪头。烀猪头的过程不记得了,只记得烀熟的猪头放在大盆里,父亲直接用手把肉掰下来,放到大碗里,浇上酱油醋,蒜泥,一拌。大米粥,一家五口围着饭桌,吃肉喝粥。在我的记忆里都是白花花的肥肉,吃到嘴里,那肉是甜味儿的,一点儿不腻。一只猪头一家人吃了三顿,每次一大碗。几十年了,始终记得那个味道。如今吃不到了。

最难忘的美食是一头死猪。

没有了胡子的遮掩,父亲显得更瘦了,脸上只有两个突出的颚骨,看着让人更难受。忙完之后,哥哥帮父亲找衣服,打算给父亲换上新一点的衣服赶集。

比较尴尬的是,一个男同事吃鱼,鱼刺卡在喉咙里了,本来想送去医院取出来鱼刺,结果当时在场吃自助餐的有一位医生,他用厨房的一个镊子,把鱼刺取出来了……这件事成了当晚最大的谈资,把我们笑的不得了。永远记得医生用镊子取鱼刺的情形……

那时候,在食堂吃饭是要菜票和面票的。冬天的北京,大白菜是当家菜,不是肥肉熬白菜,就是醋溜白菜,肚子里不可能有油水。

十年前,老公被安排到乌鲁木齐工作。当时在内地(新疆那边都这样叫)对新疆知道的很少,印象里那边很荒凉,到处是沙漠。听说也很野蛮,当然是道听途说的,如果是去过的人,就不会这样说了,比如我现在。

一来二往的,两人虽然不是亲兄弟却也处出了一份亲兄弟般的感情来。

之后,父亲对我们说:帮我刮刮胡子吧,阿姐儿给我买的那把剃须刀挺好用的,就用它帮我刮刮吧。

理发出来后,父亲说他饿了,还给我们指出他最喜欢的一家粉店,父亲说那里的粉,不但肉的份量足,肉汁和肉汤特别鲜,吃过一次就忘不了。

父亲说:这间店开了有十几年了,因为比外面做得既好吃又地道,所以,即便在这小小的地方,也有很多人走过来。

很快,我们要的粉上来了,父亲最喜欢的是粉肠加扣肉粉,所以,我们要了一样的粉。

用筷子夹了一个馒头,用手一点一点撕着吃,感觉很有嚼劲,之后口舌生津,满嘴都是麦香了。这还不算,吃完一个馒头后,嘴里居然是甜甜的味道,越吃越甜,而且口里不觉得干。

再里面有糕点区,主食区,饮料区和水果区。各种小点心五颜六色,娇嫩欲滴。主食特别丰富,蒸饺,包子,面条,米饭,寿司,粥,地瓜芋头玉米全都有!水果品种繁多,各种当地水果,南方水果都有,还有水果罐头!

来很多炫耀的我都一一看了,说句实在话你们真没啥在我面前炫耀的,经常关注我的或者看过我车评的都知道。你们炫耀的真的是笑话!

父亲的手上布满了老茧,摸在我的脸上时,却是那么的温暖与让人依恋。当我努力按捺住自己发抖的手,终于笨拙地帮父亲刮干净了胡子。

可那间粉店在一个小巷子里,车进不去。所以,哥哥一路背着父亲,按父亲的指路,走了大概十来分钟后,才找到父亲所说的那间粉店。

我们匆匆地吃完,结帐时,李伯不愿意收我们的钱,说这是他和父亲的缘分,让我们成全这份善缘。

粉店老板告诉父亲他姓李,刚好这是和我们同一个李,这也瞬间拉近了两人的关系,很快就称兄道弟起来了。

领导讲话很简短,就是特意叮嘱我们,吃多少拿多少,不准剩不准浪费!剩了罚款!领导宣布可以吃了!我们马上就冲出去了,向着自己的目标进军!

小伙子们胃口大,都是一盘子一盘子的端回去,狼吞虎咽的。把服务员忙的团团转,不停地添菜,添肉……

还有多出门,不要坐井观天!

然后,李伯把父亲迎进店里,并给父亲下了一碗粉。父亲说:我身上的钱都被偷了,没有钱再付你粉钱了。

哥哥把父亲放坐到椅子上后,那老板就挪着椅子坐到父亲的身边,握着父亲的手,说:老兄弟,你怎么瘦成这样了,生得什么病呀?

外面是凉菜区卤菜区,各种时令小炒,小凉菜,卤肉,炸鸡腿,应有尽有!我爱吃的红油麻辣鸡,鱼香肉丝,地三鲜,大拉皮都在其中!

离开新疆已经十来年了,特别怀念那时候的时光,也特别想念新疆大盘鸡。和老公经常说,有机会一定要再回去看看,再去尝尝新疆大盘鸡。也不知道现在大盘鸡贵了没有呢?!

来炫富的就别评论了!!

我们在吃粉,父亲就跟我们说起他和这间店老板的奇缘。

父亲边帮我抹掉脸上的眼泪边说:我的阿姐儿最懂事的了,别哭,我会没事的。

接下来是海鲜区,生肉区,生菜区。各种鲜虾,扇贝,鱿鱼,牡蛎,海鱼都有;各种肥牛,羊肉卷,串好的里脊肉,鸡翅等琳琅满目,这些可以烤也可以涮……各种青菜,蘑菇,木耳等菌类,品种丰富。

到了镇边上后,有些街道可能略有改变,父亲就问我们这是什么时候建的或这是什么?尽管我们知道的也并不多,可为了给父亲解惑,还是绞尽脑汁把当时的变化解释得全情合理。

粉上来后,父亲还是没有胃口,只是喝了两口汤就放下了筷子。父亲却对我们说:你们快尝尝这里的扣肉粉的味道怎么样?

蒸熟了的馒头,趁热气腾腾时吃,用手撕就是一层层,纹理格外清晰。

我们到的时候,店里的人不是太多。店老板看见哥哥背上的父亲后,非常热情地把我们请了进去,还笑着问父亲说:老兄弟,有段时间没见你来了,是不是还是老样子?今天还有你最爱吃的粉肠。

还有去百度搜搜看去年还是前年毕节在垃圾箱烤火憋死的那几个孩子是怎么回事,当时那么大的新闻!那就是穷,没得吃,没得读书,十一二岁就出去流浪,大冬天的冷的受不了去垃圾箱烤火!

尝到甜头,就直接上手了,拿一个馒头就用手掰着一小块一小块往嘴里送,看似很慢,不知不觉,师傅又拿来一碟馒头。吃着吃着,就又变成了薄薄的一层层撕着往嘴里送了。

店老板以为父亲不想说,其实,在那之前,我们并没有把父亲真正的病情告诉他,只是说他得的是一些炎症之类的疾病。

父亲说:都这把老骨头了,那用得在意这个。

李伯说:“都是自家兄弟,别钱不钱的,这碗就当做是做哥哥的请你,你吃饱了就赶紧回家,家人该等急了。你也想开点,被偷了就偷了,丢财挡灾,什么事也没有了。”

也猜到出了事情,就问父亲是不是遇到难题了?

我大哥1972去无锡当兵,先是在连队当卫生员,然后提干做连、营、团后勤干部,退伍时是少校军衔。

九四年底,在部队的时候,吃过一次湘西腊肉,到现在也没忘记那个味道。是一个湖南湘西的战友,他探家回部队。背着一个塑料包得严严实实,还五花大绑的东西。晚上八点,他叫上我们几个要好的战友,去找炊事班长。一打开,才发现是一大块黑乎乎的肉,排骨也在,大约有二十来斤。整块肉被几毫米厚的黑色油垢包裹着,给人的感觉是,这还能吃吗?战友说是他自己家的腊肉,有几年了。炊事班长却说这是好东西。又叫来一个炊事班的人,七个人一齐动手,烧水的,用刀刮油垢的,忙了两个多小时。才把那块肉除了排骨,肉煮熟全切成了片,满满一大盆。正好案板上有一盆油辣子,一个战友夹了片腊肉,沾了油辣子吃,连说好吃。本来煮腊肉时,那四溢的香气,已经把大家馋坏了,这下好了,都拿起了筷子。炊事班长本来还想炒一下,在准备配料,一看情况不对,才几分钟时间,一半腊肉不见了。干脆油辣子一倒,一顿搅拌,二十分钟不到,一大盆腊肉,十几斤呐,一片不剩。从此以后,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美味了,那个香啊!现在想想都流口水。

展开阅读全文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有什么让你吃过就难忘的美食?
0

正宗的坤沙酒有哪些?

上一篇

为什么感觉便宜房子永远到不了客户手,基本都被炒房人收了?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插入图片
有什么让你吃过就难忘的美食?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